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十二篇 使徒的权柄,为着建造教会(一)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章六至十一节

“并且我们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你们是看眼前的么?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并不是要败坏你们;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我说这话免得你们以为我写信是要威吓你们。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利害;及至见面,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的(身体衰弱,言语可卑)。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

“我保罗”最中心的负担 ── 叫众人都顺服基督

 当保罗说到“我保罗”时,他的基本负担乃是:我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并且我也是一个叫众人顺服基督的人。所以说到“我保罗”的生活,就我自己来说,是一个顺服基督的生活;就着事奉来说,是一个属灵争战的生活,而这个争战是要把众人都带到顺服基督里。

 保罗怎么把众人带到顺服基督里呢?他给我们看见两条线:

改变人的推理

 教人顺服基督,首先就是注意人的推理,要把人不正常的推理推翻。为什么人不能跟随基督?为什么教会不够彰显基督?都是因为缺少了一个正常的推理。什么时候我们推理正常了,我们跟随主的路和生活就正常了,教会也就正常了。

夺回人的心和意

 然后就是要人注意他们的心不要在基督之外贪爱那些高的事。所以保罗在第五节就说,“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就是要将人的心和意(包括推理、计谋和爱好)夺回,使他们都顺服基督。保罗要把人所有的心意夺回,要把人的思想和心都夺回来,叫人顺服基督。

 换句话说,你要帮助人顺服基督,乃是先要攻破人的营垒。这个营垒的组成是根据人的推理,是根据人心的爱好;所以帮助人顺服基督乃是一个争战。这个争战要叫人有个正常的推理,使人对主有一颗单一、纯洁的心,在基督之外别无爱慕。这样你就把人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保罗所说的顺服乃是:我的思想就是主的思想,我的喜欢就是主的喜欢。我乃是和基督完全一致。我就是一个把基督活出来的人,我在这种生活里来事奉,我的事奉乃是一个争战,这一个争战是要叫人的思想就是主的思想,叫人的喜欢就是主的喜欢。我要把人的心和意都夺回来,好叫这个人顺服基督。

 所以当你在各地、各教会服事主的时候,不要因为看见人来聚会了、人祷告了、人守晨更了就欢喜。你的里面要有一个负担:我要叫人有一个正常的推理,有一个正常的爱好,我要叫人的心和意都顺服基督。这个顺服不是指一件事一件事的顺服,乃是指和主一致的顺服。

 这就是保罗说的“我保罗”最中心的负担。

使徒权柄的运用

 保罗不仅在使人顺服基督的事上有一个争战的生活,并且他在这样的生活中也运用他使徒的权柄。

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

 保罗说,“并且我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十6原文)这里我们看见,他使徒权柄的运用首先就是“要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

 这节圣经真难懂。我们会想:既然大家都十分顺服了,还有谁是不顺服的呢?到底保罗还责罚谁呢?如果保罗说,等你们大体都顺服了,我就要来责罚那少数不顺服的,那他就有恐吓的味道。但是作使徒的保罗不是这样;他所注意的还不是一个个不顺服的人,他所注意的乃是和神的经纶相合或不相合的事。一个服事教会的人也应该是这样。

使人与神的经纶相合

 什么叫作不顺服呢?所有那些和神的经纶、和神今天所要作的不能配合的,都叫作不顺服。任何和神的经纶不相合的事,保罗都把它叫作不顺服;任何和神的经纶相合的事,保罗都把它叫作顺服。

 我们的想法是保罗把圣徒分类:这一班人是顺服类,那一班人是不顺服类;对不顺服的,就给予责罚,对顺服的,就给予称赞。不,这样是不能建造教会的,没有一个建造教会的人是带着这种心境的。我服事教会多年,从来没有这样的心境。

 如果是这样,永远就有个“比较”,无论多顺服,总还有一些是不顺服的。比如有一个教会非常好、非常可爱,对保罗完全接受,对保罗的职事也完全敞开,但在这个教会里仍然会有一些情形叫作不顺服。当保罗说“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我要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时,保罗的感觉是,教会要更被拔高,教会该活在完全顺服的境界里。但事实上,当教会活在这个顺服的境界里的时候,仍有许多东西需要审判,需要责罚;仍有许多东西还需要更往上拔高,更要带进对基督的新鲜经历里。这个就是一个使徒、一个服事教会的人所要运用权柄的地方。

 一个使徒到一个地方,不能看见什么都说好 ── 教会好,年长的好,年幼的也好 ── 否则就是只看见教会的十分顺服,而没有看见在教会中还有不顺服的。譬如说,有的人很聪明,但是他的聪明就是他的难处,他的聪明就叫他无法百分之百的、十分的顺服。他的确是顺服的,但还有不顺服。因此,要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就是要把人身上的不顺服都责罚掉。

等教会十分顺服

 保罗说:“我已经预备好了。”(6节)换句话说,他知道当他的信到达圣徒中间,一定会把他们的心和意都夺回来,把他们的营垒都推翻掉,叫他们都顺服基督。所以他说,我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大受感动的时候,我就要来把不顺服的情形暴露出来,你们就可以更蒙光照、更往前去。

 使徒保罗说到“我保罗”,开头的一段乃是说到他的立场,说到他如何是一个顺服基督的人,他的负担就是一个属灵的争战,这一个争战是要叫众人都成为顺服基督的人。现在他接下去表白他在治理教会上是有负担的,他要教会对基督不仅有十分顺服,而且要十分十分的顺服 ── 顺服加上顺服。这个教会要成为在基督里、让基督充满、让基督作内涵的教会。

使徒的权柄是为着建造教会

 然后,他就提起他如何有神所设立的使徒权柄来建造哥林多教会。

权柄不是为拆毁,乃是为建造

 七节和八节,“你们是看眼前的么?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建造你们,并不是要拆毁你们。”(原文)

 这里“拆毁”与前面的“推翻”同一个字,拆毁的结果就是分裂。根据这里,我有把握保罗前面所说的绝不是把好的分作一类,把不好的分作一类,然后称许好的,责罚不好的。如果是这样,就失去建造的原则。保罗绝对不可能这样作;不,保罗说,“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建造你们,并不是要拆毁你们。”

想得“地位”就无法同被建造

 跟随主不是那么简单,总有人走走就走不动了。而走不下去的因素多半是“争地位”。人因着在教会中没有得着他所想得着的地位,或是一直不满足于他目前的地位,作了长老的,就想作头号长老;作了头号长老的,又想作使徒。这样的企图叫他无法与人建造。

 无论如何,教会就是教会,不能分好坏,不能争地位。想得“地位”就无法同被建造,也无法建造教会。

不能分门别类

 你要有这样的领会,教会是建造而不是拆毁。所以我们永远不可将圣徒分成好的、不好的、可爱的、不可爱的;这样的分门别类是青年人往前去的最大障碍。青年人总是喜欢分析:到底谁是被欣赏的,谁是不被欣赏的?到底谁是被看重的,谁是不被看重的?到底谁该坐前排,谁不该坐前排?这些都是肉体,这也都证明我们还不够认识保罗的心。

 保罗是什么心呢?他乃是等教会十分顺服的时候,就要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也就是对所有那些和神旨意、神的经纶合不来的,他都要责罚,他都要暴露,好把教会长大成熟的引到基督里。

看眼前的就不能建造教会

 然后他说,“你们是看眼前的么?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在教会里,人总喜欢看眼前的。人一看眼前,就感觉自己高了;人一高,就自信了;人一自信、自负,他就要被破坏,前面的路就不可能走得好。

 人一看眼前,就想想自己:说到读经,我读过好几遍了;说到讲道,我讲的道总是叫人得帮助;说到启示,我最近读出了新的亮光了……。这样一来,就叫他有个感觉,似乎只有他是属基督的,别人都不是属基督的,不知不觉里面就高昂起来。这就好像我们参加过一个训练,就感觉自己是训练里的人,不知不觉就觉得似乎只有自己有启示、有看见。这样的推理都不对。

 以前有几个已经离开我们中间的同工,他们开口闭口都是“我们”;每当他说“我们”,大家就知道那是指他们那四、五个人说的 ── 他们把别人看作“不属我们”的 ── 这就是这里所说的“我是属基督的”;意思是,我们是有异象的,我们是有看见的,我们是高的,我们是特别的。

 人不知不觉就会长到自满自负里 ── 我是属基督的 ── 我是特别的,我是属灵的。这样的人,不能建造教会。

不要“特别”,要竭力保守那灵的“一”

 人一特别,人一自负,就产生分裂。在我们年幼学习服事主的时候,常不知不觉就把自己作特别了,一有“特别”就会带来分裂。今天我们看见弟兄姊妹起来爱主,我们里面非常喜乐,看见弟兄姊妹有光、有启示、肯拚、肯摆上,我们也非常欢喜。但我们不能让这些情形叫人特别;一特别了,就要叫他将来和弟兄们很难配搭。

 当保罗说“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属基督的”时,他乃是要弟兄们知道,你不要被你的启示搞昏头了,你要知道,你是如何属基督,我也是如何属基督。保罗在这里不否认他们是属基督的,他不是说“你们都是肉体”,他乃是说“他如何属基督,我也是如何属基督”。换句话说,他永远不离开教会建造的原则,他永远不让任何东西出来成为一个话题,破坏了教会的建造。

 许多时候我们可以蒙神恩典有许多的看见,但是不能因着这看见,我们就“高出去”了,我们就“高特别”了,而应该是把我们高到弟兄姊妹里面去。

 保罗在这里不是带着审判的灵来定他们的罪,他乃是切望弟兄姊妹都在一的里面同被建造。因此,当有人起来说他是属基督的,保罗就叫他再想想看:你是如何属基督,别人也是如何属基督;你如何有启示,别人也会有启示;你如何有经历,别人也会有经历;你如何有高的知识,别人也会有一样的知识。保罗不愿弟兄姊妹当中有特别的,他何等愿意全教会都在“一”的实际里。所以保罗提到他运用使徒的权柄,乃是根据于认识教会是一个“你是属基督的,我也照样是属基督的。我们都是在基督里”的教会。

权柄乃是在生命里产生的

 在一九六○年左右,有一天一位比我大十几岁的同工突然问我:“朱弟兄,你看某弟兄到底有没有异象?”当时我楞了一下。那个时候,就是所谓的“异象”叫教会有了分门别类的事 ── 这班人是有异象的,那班人是没有异象的;这班人是有看见的,那班人是没有看见的;这班人是高的,那班人是低的。这样分门别类的结果,不是建造,乃是拆毁。

 但是保罗在八节上半说,“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建造你们,并不是要拆毁你们。”保罗在这里并不是用使徒的权柄来断事情,然后将圣徒分为谁是属基督的,谁不是属基督的;谁是有异象的,谁是没有异象的。他使徒的权柄是为建造,不是为拆毁。

 保罗认识主给他一个权柄,他说,我就是使徒,我有权柄,我是在基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这是你们无可推诿的 ── 这样的权柄就好像我对我的儿子说,“你姓朱,你就是姓朱,由不得你喜欢不喜欢。你是我生出来的,不管你爱不爱这个家,你都得在家里,因为你有我的生命。” ── 我这权柄是在生命里产生的。但是我这权柄是为着建造的;当我运用这权柄时,不能叫教会有不合式的感觉,不能叫教会有猜忌,不能叫教会彼此之间有了界线。

 有的人到一个地方作工,就先找自己喜欢的人,先和他们有交通,然后彼此标榜;这不是建造,而是拆毁。真正的建造,是我们去到一个教会中,不存任何目的、存心、动机,不盼望在教会中得任何的好处。今天我们用福音生了教会,我们就用使徒的权柄来建造教会。在这件事上我们一点不退让,但是我们运用权柄的时候,是没有一点拆毁成分的。

对教会没有贪图、要求,只有供应、盼望

 接着他说,“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羞愧。”(8节下)保罗在这里运用他使徒权柄的时候,他的态度是,我是要建造你们,不是要拆毁你们。我对你们没有贪图,只有供给;我对你们没有要求,只有盼望;我不愿意从你们那里得任何的好处,我只愿把基督丰丰富富的给你们。

 你若有这样的认识,就是你夸口也没有惭愧。如果有一个教会是你建立起来的,我也愿意你们能说,说到某某教会,我一点没有惭愧,因为我对他们没有要求,只有满了盼望。我真是愿意借着他们,能兴起更多的教会。但是我没有要求;我没有盼望那里成为我养老的地方,我也没有盼望他们给我退休金,我更没有盼望在那里作长老长,受人的尊敬。我巴不得他们长得好,被成全出来,能兴起更多的教会;我也巴不得他们所得的启示比我更高。我没有别的贪图,因此我在这里夸口,也不至于羞愧。

不是威吓,乃是把教会带进顺服基督的里面

 第九节,“我说这话,免得你们以为我写信是要威吓你们。”保罗说,我不是要威吓你们,我乃是要把你们的心意夺回,使你们都顺服基督。

 第十节,“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利害,及至见面,却是身体衰弱,言语可卑。”(原文)保罗可能身体纤弱,并且讲道带有腔调(因他跑过很多地方)。人总是喜欢先看人的外貌如何,再看人的言语如何。外貌是一个人的长像,言语是一个人的气质的发表;人对人的尊敬都在这两点上 ── 身体长像如何;言语、谈吐如何 ── 所以人看保罗长得瘦小,又会发病,再讲起话来满了不纯正的腔调,就轻看他。

信上言语如何,行事也必如何

 十一节,“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保罗特别指着那一个弟兄说,你可得注意了,你在外面散布死亡攻击我,现在你得先悔改,好叫我来的时候,你是在十分顺服的里面。为什么我把你写在信上呢?是要叫你在我来的时候已经悔改了,那么一切问题就没有了。因为主给我权柄是要建造教会,而不是拆毁教会。

 求神怜悯我们,叫我们所有、所作的,都是要教会得着建造。──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