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十三篇 使徒的权柄,为着建造教会(二)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章六节至十二节(照原文另译)

“并且我们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你们是看眼前的么?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主赐给我们的权柄,是要建造你们,并不是要拆毁你们,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我说这话免得你们以为我写信是要威吓你们。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厉害;及至见面,却是身体衰弱,言语可卑。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

保罗的基本生活及事奉的态度 ── 在争战里顺服基督

 保罗的基本生活及事奉的态度,是在争战里顺服基督。

 保罗叫人顺服基督,是要把人的心意夺回;而要把人的心意夺回,这完全是一个属灵的争战。他不是在外面教导人要顺服基督,而是要把人的推理改变,将人的心思和意念都夺回;他不是教导人在外面有顺服基督的行为,乃是教导人有正常的推理、有正常的心思和意念。他是这样的活在争战里,好叫人有顺服基督的实际。

在权柄里建造教会

把教会带进十分顺服的里面

 保罗也是一个在权柄里建造教会的人。他来建造教会,是要把教会带进十分顺服的里面。他说,“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的不顺服。”(十6)这里他不是针对不顺服的人,乃是针对一种不顺服的情形。无论教会多好、多丰富,它都会有不顺服的情形的;他要把一切不顺服的情形,带进十分顺服的里面。

 一个事奉神的人,他是对人的“不顺服”有感觉,而不是对不顺服的“人”有问题;我们在开始服事主时就要学习有这样的认识。我们若把人分为顺服的与不顺服的,然后,我们就专找那些跟我们谈得来的、合式的、顺服我们的,而远离那些和我们意见不一样,似乎是不顺服的。这样的态度,会给教会带来难处,致使教会不能得着建造。

基督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保罗来建造教会的时候,也对自己的属基督非常的有把握。他知道,别人如何是属基督的,他也如何是属基督的。他说,“你们是看眼前的么?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7)一面来说,他不轻看别人,另一面来说,他也不轻看自己;他不轻看别人是属基督的,是有异象的,是有启示的,他也不轻看自己是上过三层天的,是下过地底下的。

 一个建造教会的人,要对“属基督”这件事满有感觉:你们如何在神面前是属基督的,我也照样在神面前是属基督的;你们是属基督的,我也是属基督的。当你夸口你是属基督的时候,我劝你要再想想,你如何是属基督的,我也照样是属基督的。换句话说,当你说你是属基督的时候,不要把我排斥在外面。

 一个事奉神的人,总要从深处领会:当我建造教会的时候,我乃是一个属基督的人。

主赐给权柄是为建造,不是要拆毁

 一个事奉神的人也必须认识,主赐给权柄是为建造,不是要拆毁。保罗说,“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建造你们,并不是要拆毁你们,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8)保罗为什么没有惭愧?因为他所有权柄的运用,都是为着建造教会,并不是为着拆毁教会。他来建造教会,基本的乃是要把教会带到顺服基督的里面、帮助教会认识“属基督”、叫教会得着建造。当他来夸主给他的权柄时,他没有羞愧,因为这权柄的运用完全是为着建造,而不是为着拆毁。

 青年人喜欢顺服权柄,也喜欢成为权柄。当他顺服权柄的时候,是有特定对象的 ── 他只顺服长老、和年长的同工们 ── 至于其它的人,他就觉得不值得顺服、不配顺服。而当他自己在使用权柄的时候,却认为所有的人都应该顺服他的权柄;一有人和他不和谐,他立刻运用权柄对付人,叫人知道他的厉害。这样的运用权柄就是拆毁。

 还有,青年人在服事主的时候,很容易就去挑选几个合他胃口的人来成为他顺服的对象,好叫他良心平安的来要求所有的人都顺服他。因为如果他从来不顺服任何人,他就不敢要求别人顺服他;他若顺服了某一位弟兄,他就敢以此为由来要求别人顺服他。事实上,他根本不是一个顺服的人,他对人是满了问号和不满,他只顺服那些对他毫无要求的人,却不能顺服在他旁边和他实际配搭的人。因此,当他来服事教会、青年、专项时,立刻他就觉得自己是在权柄的地位上,就要求别人都要顺服。

 主给我们权柄,是要建造教会,不是要拆毁教会。什么是拆毁呢?拆毁就是不合式的运用权柄。这些年我学习服事主、服事教会,我就学会了不用权柄。在我们身上,不能自以为蒙恩久了,老练了,我们就是权柄了,我们就可以在教会中运用权柄了。不,如果你果然有权柄,也要让神来用。你若感觉别人必须听你的,这就是你用权柄;你若愿意把你自己带到神面前,这就是神用权柄。你要常常学习作一个把你这一个人带到神面前的人,要作一个在神面前让神来表明你的权柄的人,而不要作一个把人呼来唤去、似乎满了权柄的人。

 弟兄姊妹,我们可以有权柄,但不要凭自己去用它。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建造人,不是要拆毁人。所有自己运用权柄的权柄都是拆毁的权柄。譬如说,我们把人找来对付,这不仅不能帮助人,反而叫人受伤,反而叫教会不得建造,反而逼着一些弟兄姊妹离开教会生活。今天我们在教会生活里,一面我们自己要完全服在权柄之下;因着我们这样服在权柄之下,我们就能在良心里把人带到基督的权柄里来顺服基督,这样才能有建造而没有拆毁。

 拆毁是根据于我们的运用权柄,建造是根据于基督的运用权柄。当基督运用权柄的时候,教会就建造:当我们运用权柄的时候,教会就拆毁。所以保罗在这里表明:主赐给我权柄,是为着建造教会,因为当我在这里推翻一切坚固的营垒,我乃是要把人的心意夺回,使他们都顺服基督。这就是权柄的实际。

向教会敞开、有负担

 保罗来建造教会时,他向着教会也是有负担且是敞开的。当有人带头攻击他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利害,及至见面,却是身体软弱,言语可卑”(10节原文)时,他却能起来说,“这一个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十11~12)这里表明一个事奉神的人 ── 我保罗 ── 对教会是满了负担的,而且是敞开的。

 一个事奉神的人应该有的两个非常基本的美德,一个叫作负担,一个叫作敞开。一个事奉神的人,永远不能对教会没有负担,这一个负担就是他服事的基本要素。一个事奉神的人,也必须是一个敞开的人,他不能神秘。所以有心事奉主的人从起头就要学这两个基本的美德:我永远对教会有负担,我永远向教会敞开。

不威吓管辖

 保罗说,“我说这话免得你们以为我写信是要威吓你们。”(十9)威吓是联于管辖的;威吓人就是管辖人。有的人服事主,开始就先威吓人,好叫人被他管辖。保罗的服事不是这样,我们的服事也不能是这样。我们若有把一个弟兄带到我们系统里的存心,这是得罪主的。保罗的服事不是威吓人,所以不是管辖人。

 我们愿意服事主,都要学保罗这个基本的诀窍。在事奉神的路上,我们不威吓人,即或有人和我们不一样,我们也不能要他和我们一样,不能说他不在流中。我们只负责把人带到基督面前,把人的心意夺回,把人的营垒推翻。我们事奉主的人只有基督,除了基督之外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有一个负担,乃是要叫人的推理正常,要叫人的心思、意念正常,不用神奇的事威吓人,也不用权柄、地位管辖人。

不自卑自弃

 保罗不仅不威吓管辖人,他自己也不自卑自弃。

 在保罗身上有一种病,是一根刺加在他的肉身上,这个病必定是叫他这个人得羞辱的。所以就有人说“他的信,实在是又沉重,又利害。及至见面,却是身体软弱,言语可卑”。然而保罗却说,“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

 在这里,保罗一面不否认自己的身体软弱,言语可卑;然而,他并不自卑自弃,他说,我是一个经历主工作,而有建造教会负担的人。我这个人和我的言语、我的行为,完全是一致的。

经历主工作而有建造教会的负担

人、言、行三者一致

 保罗为什么在第十节说到“这一个人”?因为教会中所有的难处多半是从这种人身上出来的。十一节说,“这一个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这一节就说出这里“另有一个人”,他的“人”、“言”、“行”三者是一致的:这里有一个人,他有一种“言语”;因着言语,他有一种“行为”。他不是有行为而没有言语,也不是仅有言语而没有行为。他这一个人完全是里外一致、言行一致。这是我们基督徒要学的非常基本的功课;我们常常因着我们这个“人”有问题,所以我们的“话”有问题;即或有时候我们也勉强说一些话,却没有那样的行为,因为基本上我们这个人还构不到那种情形。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要认识,我们的人、言语、行为,该是一致的,我们的言语和行为都该是从我们这一个人生发出来的。

 弟兄们,今天我们来学习服事人,不能用情绪来服事,不能用情感来服事,只能用我们这个“人”来服事。你若仅仅用情感、情绪服事人,时间久了,负担就没有了,因为情感、情绪是属魂的,是不能持久的。

 当你用你这个人来服事时,你就不能只靠言语而没有行为。你的行与言必须一致,而言行的一致完全是由一个正常的人产生出来的。一个事奉神的人要学这个功课:我这个人乃是一个有负担的人,因着我有这样的负担,我就有这样的言语,我就有这样的行为。

不以自己作标准 ── 不自荐、不自量、不自较

 十二节说,“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保罗在这里表明他不是自荐的,他不是自己说自己是使徒,他也不是自己度量自己。什么时候人自己度量自己,就是以自己作标准;什么时候人以自己作标准,人就会以为自己的祷告最高,以为自己的见证最好,以为自己的服事最有果效。

 这些年我在各地看望教会,我就领会,今天不以自己度量自己的人是何等的稀少!我们是经不起主的祝福的;完全没有祝福时,我们很难度量,稍微有点祝福时,我们就自己度量自己。譬如说,两个教会之间,两个分家之间,彼此会比较,这就是自己度量自己。

 人若没有标准,就没有比较,但是一旦以自己的标准衡量别人,就产生比较。保罗说,“以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我们跟随主、服事主的人,一定要学习在生活中没有自己。自己一出来,就比较自己;自己一出来,就度量自己;一度量自己,立刻这个人就不通达、不智慧了。这实在不是神所要的。──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