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十六篇 使徒权柄的显明()──显明的根据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一章四至十节(另译)

“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都对他容让得好!但我想,我一点不在那些超级使徒之下。我的言语虽然粗俗,我的知识却不粗俗;这是我们在凡事上,在各方面,向你们众人显明出来了。我因为白白传神的福音给你们,就自居卑微,叫你你们高升,这算是我犯罪么?我亏负了别的教会,向他们取了工价来,给你们效力。我在你们那里缺乏的时候,并没有累着你们一个人;因我所缺乏的,那从马其顿来的弟兄们都补足了;我向来凡事谨守,后来也必谨守,总不至于累着你们。既有基督的诚实在我里面,就无人能在亚该亚一带地方阻挡我这自夸。”

使徒权柄的显明

 接着,我们要来看使徒的心境和生活所带进的使徒权柄的显明。

 从十一章第一、二节,我们看到,保罗的心境是要把教会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是对基督有一个纯一清洁的心;保罗的生活是愚妄的,是嫉妒的,是关切的。因着他有这样的心境和生活,就产生了使徒权柄的显明。

 你如果愿意在教会中显明你所有的那一分,你这个人一定要在一个正常的心境里,在一个正常的生活里。这个显明绝不是口才好,绝不是我们所领会的知识,也绝不是讲道讲得好──这都不是正常的显明 ── 一个正常的显明,乃是你有一种心境,这种心境带给你一种生活;你有这样的生活,你是这样的人,自然的,你就被显明出来了。

权柄的显明是根据于知识

 保罗说到他的显明,第一个是根据于知识。

 十一章四节说,“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都对他容让得好。”(另译)保罗看到哥林多人竟然能容让有人来传讲另外一个耶稣、另外一个灵、另外一个福音的事,他不同意他们这样,所以就在这里责备哥林多教会。

 并且进一步说,“但我想,我一点不在那些超级使徒之下。”(十一5另译)这里保罗是挖苦哥林多人。这里不是说大使徒、小使徒的问题;乃是说,哥林多教会啊!你们真的这么胡涂吗?有一班人是“超级”使徒,他们来传另外一个耶稣,他们来给你们另外一个灵、另外一个福音,你们竟然都能容让他们!现在我要告诉你们,我一点不在那些“超级”使徒之下!

知识联于主、主的恩赐、主的工作

 并且我要告诉你们,“我的言语虽然粗俗,我的知识却不粗俗;这是我们凡事上,在各方面,向你们众人显明出来的。”(十一6

 为什么保罗在这里提到知识呢?

 一个真的知识乃是联于三件事:主的自己、主的恩赐、主的工作;这三个乃是神经营里最重要的项目。

 当哥林多人接受人传的另一个耶稣、另一个灵、另一个福音时,保罗在这里要让他们看见:一个真的知识乃是联于这位主,一个真的知识乃是联于主的恩赐,一个真的知识乃是联于主的工作。

 保罗的意思是说,我是一个有知识的人;我的知识一点也不粗俗,也许你们听我说话,觉得我的言语、发音不是那么高雅,但是我的知识却是一点也不卑下。

 对于这位神,我有充足的认识──这就是我所传的那一位基督;

 对于神工作的根据──恩赐,我也有充足的认识──这就是我所给你们的那一个灵;

 对于神的工作、神的经营,我更有充足的认识──这就是我所传给你们的福音。

 这三件事证明我这个人、我的知识并不粗俗;我是一点不在那些“超级”使徒之下的!

所传的不在基督、灵、神的经营之外

 保罗因着他有一种的心境,有一种的生活,而有了一种的显明。

 他的显明乃是:我所知道的基督就是主自己,我所给你们的灵就是灵,我所传的福音就是福音。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我只知道基督就是一位活活的人;我只知道基督的恩赐是活活的赐生命的灵,叫我们经历基督一切的实际;我只知道荣耀的福音就是神的经营,就是神的工作,要把我们带到神的旨意里面。我只知道这些,除了这些以外,我什么都不知道。

 弟兄们,你我可得小心,我们无论怎么传或传什么,只要在这些之外,都叫作另一个基督。

 如果有人传基督是传挂在脖子上那个十字架上的基督,是十二月二十五的的基督,是兔子找鸡蛋(复活节)的基督,那就是传另一个基督。所以今天我们在这里传福音,要注意的是,我们不能在基督之外、不能在圣灵之外、不能在神的经营之外加上任何的东西。

 任何的东西一加上去,保罗就要起来说,“你们竟能容让他啊?像这样的人,你们都能接受吗?”很少有人对教会有这么重的负担。我们来爱教会,常常为了一些特别的情形,为了一些特别的需要,而许可另一个基督进来,许可另一个灵进来,许可另一个福音进来。我们容让这些事,不知不觉就叫教会受了莫大的损失。

 保罗在这里传福音是有知识的。一个教会要正常,必须要有像保罗这样的人,他是这样的爱教会、关切教会。他给教会的,就是这位活活的、有人位的基督;他给教会的,就是这位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他给教会的,就是神的工作,神荣耀的经营,好成全神荣耀的旨意。他是在这三个原则里来见证他的知识并不粗俗。

 说到知识,不是你懂不懂希腊文的问题,不是你读过多少属灵参考书的问题,也不是你有多少属灵认识的问题。说到知识,你要摸着这个知识乃是根据于一个真实的主──活活的主;一个真实的灵──赐生命的灵;一个真实的福音──神的工作、神的经营,要把神的旨意实行出来。

 这个就叫我们在凡事上、在各方面都显明我们是有真实的知识。

权柄的显明是根据于卑微

 权柄的显明也是根据于卑微。

 七节说,“我因为白白传神的福音给你们,就自居卑微,叫你们高升,这算是我犯罪么?”保罗怎么证明他有使徒的权柄呢?他说,我有使徒的权柄乃是因为我在你们中间是卑微的。很少人有保罗这样的领会、有保罗这样的心境和态度。

是一无所取的

 什么是真正的卑微?当你看见作父母的对待他们的儿女,看见他们在爱心里的服事,看见他们总是被儿女呼来唤去,凡儿女所要的,他们无不应允,你就看见了真实的卑微。还有,你看见有的弟兄姊妹服事在病患中的圣徒,这种服事也显出他们的卑微。

 这个卑微乃是从爱里出来的。所以保罗说,“我因为白白传神的福音给你们,就自居卑微。”换句话说,因着爱你们,我对你们就没有要求;因着爱你们,我就把神的福音传给你们;我在你们中间乃是一无所取,乃是自居卑微。

 我们每一个服事主的人都得学习在弟兄中一无所取。你若存心坐前排,要弟兄们尊敬你,这就是有所取,这就不是自居卑微。一个自居卑微的人在弟兄中是一无所取的,是和弟兄们毫无分别的。弟兄们如何坐,他也如何坐(来晚了,就坐后面,来早了,就坐前面);弟兄们如何尽功用,他也如何尽功用;弟兄们如何活在教会生活里,他也如何活在教会生活里;这样就叫作自居卑微。

 在教会生活中,弟兄尊敬我们,是弟兄的事,我们的态度是对人一无所取。(但我们尊敬前面弟兄,尊敬在主里面喂养我们的,尊敬长老们,尊敬同工们,这都是应该的,是非常自然的从爱里出来的。)我们要认识,自居卑微不仅仅是态度的问题,更是爱的问题;自居卑微乃是爱教会到一个地步,我们这个人对教会是一无所取的。

 当保罗说到那些超级使徒(5),说,“我……就自居卑微,叫你们高升”时,说出有一班人在教会中间有所取。或者是取得地位、或者是取得权柄,或者是取得利益;总之是有所取。这个有所取就叫他们高升了。什么时候你里面盼望高升,你就要知道,你的心境不对了,你爱教会的心境不对了。因着你向着弟兄姊妹已经有所取了,所以你才要高升,你才要特别,你才要属灵,你才要有用,你才要承担一些事。这些都证明你不是自居卑微,你是向教会有所取。这时你这个人已经失去了权柄来建造教会。

权柄来自于卑微

 没有一个不卑微的人是一个有权柄的人。

 我很喜欢一位长老弟兄。在他们盖会所的时候,他一下班,就马上换上工作服到会所去,尽他所能的来工作。弟兄们敲鎯头,他也敲鎯头;弟兄们漆地板,他也漆地板;弟兄们粉刷墙,他也粉刷墙;弟兄们所做的,他都做;他在弟兄们中间一无所取。这就是自居卑微。你如果要显明出你是一个有权柄的人,诀窍就在于卑微。

学习自居卑微

 如果有一段时间我和你们在一起,我天天和你们接触,让你们把我看得透透的;这时就算有人背后说我什么,你们也不会觉得希奇。如果我天天与你们保持距离,装得很神秘,你们每一次见到我就肃然起敬;等到有一天你们听到一些有关我的不是,就要讶异我这个人竟然不是这么属灵,你们就要觉得似乎是上当了。

 实在说,我把自己暴露在你们面前,并不减少你们对我的尊敬,也不减少你们对我的爱心。若果减少了,我也不怪你们,这只证明我给你们的生命供应不够,我只是凭架势来维持我的形象。(如果教会中是以架势来维持的,那教会就不是教会了。)教会是生命的生机体,如果我给你们的是生命,你们知道了我的软弱,你们看见了我的缺点,你们会祷告,你们会体谅,你们会在主面前为我儆醒;你们不会觉得诧异,因为你们清楚我的光景。

 弟兄们,你们一定要学习自居卑微,要和弟兄姊妹完全一样,只是实实在在的、诚诚实实的活在弟兄姊妹中间。你若是这样,你就有权柄来建造教会,这不是从我们的天然来的,乃是从主来的。

权柄的显明是根据于财物

 使徒的显明,也是根据于财物。

 十一章八节说,“我亏负了别的教会,向他们取了工价,给你们效力。”这里的“亏负”有“侵掠、抢”之意。

 保罗在这里对哥林多教会说,我是用别的教会的供给来服事你们。当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我的生活是别的教会供给我的,并不是你们供给我的。乃是我取了别人的工价来给你们效力。(不是工价本身给你们效力,而是我来效力,却是带着别人的工价来的。)我在你们那里服事,你们应该供给我,但是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你们并没有供给我,而是别的教会供给我,这就变成我抢了别的教会的。

不接受不正常的供给

 保罗接着说,“我在你们那里缺乏的时候,并没有累着你们一个人;因我所缺乏的,那从马其顿来的弟兄们都补足了。我向来谨守,后来也必谨守,总不至于累着你们。”(9节)

 这里我们看见保罗在财物方面的态度:

  他是用别的教会的供给来服事哥林多教会;

  他只接受正常的教会供给;

  他不从一个不健康的教会有所取;

  他在钱财的事上是谨守的。

 从九节这处经节,一面我们看见,当保罗在哥林多的时候,是马其顿的教会供给他需要的;一面我们也看见,马其顿教会的供给也不是一直按时给的,有时保罗也有缺乏;但是当他缺乏的时候,也没有累着哥林多任何一个人。有时他的确缺乏到一个地步,活不下去了;他虽然活不下去了,也不累着他们一个人。

 也许哥林多教会有人曾关心过保罗的需要,但是保罗认识,若是教会光景不正常,他就不从任何一个弟兄那里收取供给,免得成为话柄。所以他?可缺乏,也不累着哥林多教会,他向他们是一无所取的。

 这也是我们服事主的人要学的,我们不要接受不正常的供给。

 有一次我收到一个奉献包,里面包着的是金子;又有一次奉献包上有署名,里面有一大笔款项,他表明这是他惟一的积蓄。遇见这种事,我一定退回去。不是我不悦纳弟兄们的爱心,乃是这个过程不正常。

 有的时候到较幼嫩的教会服事,我就要考虑要不要拿他们的供给;拿了里面觉得不安,而不拿又叫他们受伤。有的时候到较老练的教会服事,我也不一定拿他们的供给,因为有时候还是会引起人的话柄;为着见证,我就不能接受。所以连接受钱财都要有智慧。

凡事谨守,不累着教会

 保罗在这里就见证他如何处理钱财。保罗说,“我向来凡事谨守,后来也必谨守,总不至于累着你们。”(9节下)保罗好像在这里说,无论如何,我定下主意不从你们中间收取分文。哥林多的教会,你不要想再有福分来顾念我!能顾念我是个祝福,这个祝福,你们已经失去了;从以前直到如今,你们还是没有长进。所以我再到你们那里去,我还是不从你们那里收取分文。我以前如何谨守,后来也必谨守,总不至于累着你们。你们在供给我所需的这一件事上,一点也不能有分。

 弟兄们,如果我是哥林多教会的弟兄,我读到这里会失声痛哭;教会不能可怜到一个地步,连奉献给主仆人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刚出来全时间服事主时,除了主,没有人知道我的生活是怎么过的。有一段时间生活相当艰苦,那时钱财的试探很大,当孩子需要东西不能供给的时候,心里真难过。我很了解周围的弟兄们都是爱我的,只要我稍微表示一下,弟兄们就会注意我的需要。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至少有八、九年的时间,我在他们当中从来没有提到财物的事。因为那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全时间服事主,我若提了,就是说明我要钱,所以我一点也不提。过了八、九年之后,教会较老练了,我才对教会提到该如何处理钱财。

 那个过程真是艰苦,然而我并没有饿死。虽然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只能买“过期面包”──半价品──但我里面一点不觉得羞耻。弟兄们,你们要服事主,就要先学会“挨饿功”;谁有挨饿功,谁就活得下去;谁没有挨饿功,谁就去找职业。所有服事主的人都要练“挨饿功”,怎么样都不告诉人你需要钱;怎么样也不叫人感觉到你需要钱,你就是饿死了,也是向主负责;你若不能向主负责,你就去找职业。

 一个人为着生活去做事赚钱,这是正当的,一点不失格。什么叫失格呢?就是一面说凭信心生活,一面又怪教会的供给不足。不要怪教会;不是教会叫你出来服事主的,乃是神呼召你来服事祂的,所以你就该和神办交涉,而不是怪教会。不要让教会看见你的鞋子坏了,不要让教会知道你没有食物吃了。弟兄们,我们服事主的格要高;我们如果没有信心活在主面前,我们都该去带职业。

 供给的人要在灵里供给,接受的人要从主领受。教会若连经常费都不够,同工就该挨饿;若是同工有丰富的供给,也不是罪。教会不供给同工的需要不算亏欠,但教会该对同工有一种的爱和尊敬,这个爱和尊敬是在圣灵的引导里。教会的财物丰富的时候,教会中的长老该照着主的引导供应同工们,不要导致同工不能吃好的,不能穿好的,这样会把同工的性格弄坏,变得很小、很窄。同工们则要学习,有钱时懂得如何运用钱财,没有钱时能挨饿,能祷告,能释放。这才是罗曼蒂克的生活。

 我们都要学这个功课,如果主印证你一生来服事祂,你非得学这个功课不可。你要能信托主,说,“主啊!我是一生服事你的,我愿在我一生服事你的过程里,绝对不和人谈到我的需要,我愿意信托你。你必须见证你是又真又活的神,你必须负我的责任,我也向你负责。我绝不愿在钱财的事上向另外一个人负责,我也不愿有一个人或一个教会在钱财的事上向我负责。”

 一个建造教会的人,在钱财的事上一定要谨守,一定要知道如何通过钱财这一关。保罗说到钱财,他的确是一个在神面前谨守的人。

权柄的显明是根据于基督的诚实

 使徒权柄的显明也是根据于基督的诚实。

 十节说,“既有基督的诚实在我里面,就无人能在亚该亚一带地方阻挡我这自夸。”保罗这里说,诚实在他里面,这一个诚实就是他的人,就是他的心,诚实就是他这一个人活在地上实际的情形。当他活在地上的时候,他这个人乃是一个诚实、实际的人,他和人之间从来没有客套手腕,他里面完全是真实的。

 一个人要在权柄里建造教会,他总得学习活在诚实的里面。这话讲起来很容易,实行起来就不容易;尤其在教会中,若真是诚实就很难活下去;即或如此,你还得诚实。

 保罗说,“既有基督的诚实在我里面,就无人能在亚该亚一带地方阻挡我这自夸。”(10节)为什么没有人能拦阻保罗这自夸?因为他是一个建造教会的人,他对教会建造那个权柄的显明乃是在他的诚实上。他这个人在教会中从来没有玩过手腕,从来没有用过方法;他这个人在教会中间从来没有是而又非的,他这个人乃是一个诚实的人。

 一个跟随主的人就要这样,要活在诚实的里面来建造教会。──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