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十八篇 使徒权柄显明的中心──一个完全向神负责的生活(一)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一章十六至二十一节(另译)

“我再说,人不可把我当作愚妄人;纵或如此,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可以略略自夸。我说这话,不是奉主命说的,好像愚妄人放胆自夸。既有好些人凭着血气自夸,我也要自夸了。你们既是精明人,就能欢乐的忍耐愚妄人。假如有人奴役你们,或侵吞你们,或掳掠你们,或高抬自己,或打你们的脸,你们都能忍耐他。我说这话,是羞辱自己: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然而人在何事上勇敢,(我说句愚妄话)我也勇敢。”

 使徒保罗权柄的显明是在知识上、在卑微上、在财物上、在忠诚上、在向教会的爱上总不给人有机会,而且把破坏教会的人暴露出来。

 但是有了这五点,似乎还不够叫保罗成为主的仆人,他又进一步的说到这一个显明的中心。这一个显明的中心,一面是根据他有怎样的生活,另一面是根据他的启示和异象。

权柄显明中心的一面── 一个完全向神负责的生活

 保罗到底有什么样的生活?他的生活乃是一个完全向神负责的生活。

一、见证这生活的原因

是不得已才作见证的

 保罗来见证他的生活,乃是出于不得已。

 他从十六节至二十一节用了六节的圣经,翻来覆去的说明他是何等的不愿意作这个见证。因为在他的感觉里,这个见证对于他来说太宝贵了,太有价值了,如果把这个见证说出来,似乎要叫他失去该得的报偿(太六1)。

 他的感觉是,我保罗非常清楚,在我里面有一些秘密,这些秘密是我不能告诉人的,也是我不愿意告诉人的。我有怎样的生活,怎样的心情,我有怎样的启示和看见,我有从神那里来的什么经历,这些秘密只有神和我知道。神乃是我所爱的神,祂乃是我的爱人,我和祂之间有一个爱的秘密,借着这个爱的秘密产生许多人所梦想不到的生活和经历,这些东西只能留给我的主和我一同来享受。但是,哥林多教会啊!今天我爱你们爱到一个地步,叫我不得不把这个秘密说出来──这原是我所不愿意的!

 弟兄们很少能领会这一个基本的态度。我们有了一点经历,就到处作见证,惟恐别人不知道。我们是一个礼拜难得遇见基督一次;一旦碰见了基督,就连续三个聚会作见证,甚至到各处去作见证。我们是没有货,却巴不得开店。但是,保罗却是有货而不肯开店;因为这一些的经历在保罗的感觉里是太有价值了,他不愿意轻易的被别人知道。

 弟兄们,我们要学这个基本的态度。换句话说,在跟随主的路上,我们会有许多的经历;但是有一些的经历是你不能告诉人的,因为这是主和你之间的秘密,是主最享受的,也是你最享受的。

 主每次看到你,看到你所有的经历、启示和看见,以及你在主面前的那种情形,祂的心就非常喜乐。你每次到主那里去,带着启示、看见、经历,以及你在主面前的情形,你的心也非常喜乐。这就是你和主之间的秘密,是只有主和你配得来享受的。

 现在保罗说,我实在爱教会,我爱到一个地步,不得不把我秘密的生活见证给你们,要你们知道什么是真的使徒,好叫你们能够在主面前有一个正常的情形。

 这就告诉我们,一个人若为着教会,连他那最高的属灵经历都可以放下来;只要教会得益处,无论他有多高、多深、多好的属灵经历,他都可以把它放到一边去,只望教会得着建造。

 所以在这里保罗就说到他的经历。从十六至二十一节这六节的话,他先说到他的自己,又说到为什么要作见证,然后他又说他实在软弱不敢作这见证。但为着一些情形,为着哥林多教会,他必须作这见证,他好像在一个不得已的情形下把一切负担说出来。

是为着帮助教会才表明的

 十六节说,“你不要把我当作愚妄人;纵或如此,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可以略略自夸。”换句话说,保罗在教会面前自夸的时候,他就成了一个愚妄人。所以他说,我现在作一件愚妄的事,照着我的天性我不愿这样作;但为着你们,我必须作。现在你们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可以略略自夸。

 然后,十七节说,“我说这话不是奉主命说的,好像愚妄人放胆自夸。”十八节说,“既有好些人凭着血气自夸,我也要自夸了。”这二节和前一都是说到同一件事──我真是愚妄;我是不愿也不想夸口,但我还得夸口。你们知道我并不是愚妄的,但请你们把我当作愚妄的,好让我夸口,总而言之,我是不得已的,我不得不这样作,我这样作乃是为着帮助教会。

•看见教会失去了鉴别力

 保罗看见教会失去了鉴别力,他要来帮助教会认识谁是真正的愚妄人。

 十九节他说,“你们既是精明人,就能欢乐的忍耐愚妄人。”这愚妄人是指保罗他自己。保罗在这里说,你们什么都知道,所以你们能欢乐的、甘心的来忍耐我这个愚妄人。

 然而,谁是真正的愚妄人呢?

 二十节说,“假如有人奴役你们或侵吞你们,或掳掠你们,或高抬自己,或打你们的脸,你们都能忍耐他。”保罗在这里说,哥林多人哪,你们精明到一个地步,有人奴役你们,你们竟能忍耐!有人侵吞你们,你们竟能忍耐!有人掳掠你们,你们竟能忍耐!有人高抬自己,你们竟能忍耐!有人打你们的脸,你们竟能忍耐!你们既然能这样的忍耐,所以像我这样的人,你们当然更可以忍耐了;现在就让我这个愚妄的人来对你们这班精明的人夸夸口罢!

 你想,谁是真正的愚妄呢?

•看见教会被欺掠

 保罗也看见教会被欺掠了,他要帮助教会活在基督的自由里。

 按我们天然的观念,以为二十节的“人奴役你们”,就是人要你开门,你就去替他开门;“人侵吞你们”,就是占了你们的便宜;“人掳掠你们”,就是把你们的丰富拿走了。不!这里乃是指有人到你们中间。把你们的基督拿走了。

 一个在基督里的人,是不在奴役里面的人。假如有人奴役你们,就是有人叫你们不在基督里,叫你们活在律法的奴役下,叫你们活在诫命的奴役下,叫你们在神面前不再是一个自由的人。

 无论奴役也好、侵吞也好、掳掠也好,都是要把基督拿去。你们本来在基督里是自由的、是刚强的、是丰富的;现在你们被奴役失去了自由,现在你们被侵吞失去了刚强,现在你们被掳掠失去了丰富。这都是因为有基督之外的东西,藉这些假使徒、这些撒但的差役把它们带到你们中间来了。

 我最近收到一封没有具名的信,要我为他解答一些问题。他的问题是什么叫分裂、分出去的人有怎样的结局、合一是怎么显出来的……等等这一类的问题。我一读那封信,里面就生气,这是一个“空中派”的牺牲者,是被侵吞过、掳掠过、奴役过的。在这一个人身上,既无基督,又无自由,既不丰富,又不刚强,满脑子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好好坏坏。这样的弟兄真是可怜。

 我不是说他该被定罪,乃是说他真是可怜;因为有人侵吞了他,掳掠了他,奴役了他,叫他这一个人变成一个蒙羞的人。

 你或许会想,人要抢夺他、掳掠他,就由他们抢夺、掳掠吧,何必反应这么强烈。不!我绝不让人来抢夺、来掳掠。我可以容忍人的软弱──看见弟兄打麻将,我心虽痛,还能容忍,还能为他祷告──但是看见有人抢夺弟兄、掳掠弟兄,这件事我绝不能容忍!我永远可以同情人的软弱,但如果有人掳掠别人、侵吞别人,换句话说,如果在事奉的过程里,把基督之外的东四给了人,叫人失去了基督、叫人失去了自由,我绝不能容让!

 你若说,“朱弟兄,何必对空中派这么动怒呢?他们加起总共不过是二十个小伙子!”我告诉你,就是只有一个,我也生气。没有一个基督徒不应该活在基督的自由里,没有一个基督徒不应该活在基督的刚强里,没有一个基督徒不应该活在基督的丰富里;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享受基督的自由、刚强、和丰富。

 但是有一天有一些所谓的“主的仆人”,所谓的“前面弟兄”,所谓的“有学习、认识真理”的人,用一些道理迷惑你,使你失去了在基督里的自由──你变成奴隶了;使你失去了在基督里的刚强──你被侵吞了;使你失去了在基督里的丰富──你被掳掠了;结果叫教会变成了一个软弱、贫穷、无能的教会,你想,我们能容让吗?

 本来你是自由的在灵里的,现在你失去了自由,处处看人的眼色,处处求问,“某某弟兄,你看这个怎么办,你看这件事怎么作,你看这个福音怎么传”。这里我愿意告诉你们这些服事的弟兄姊妹们,若有人在凡事上都来问你们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你们没有把基督服事出去!

 若有人来问你说,“弟兄,你看这个该怎么办?”你就该回答说,“你来问我作什么?难道你没有基督么?难道你不会祷告么?难道你不会亲近神么?难道你没有灵里的自由么?难道你没有基督里的丰富么?难道你没有在基督里该享受那一切荣耀的情形么?你来问我作什么?我又不是问题解决专家!”

 弟兄们,我们要看见,当我们来跟随主的时候,有一些东西可以让,也应该让,有一些东西我们不能让!

 譬如说,人有软弱,这一点我们可以让。我们都是人,不要定他的罪,不要大惊小怪。今天主若不保守我们,我们任何一个人,每一天都可以犯最罪恶的罪,这没有什么希奇。

 但是,当有一个人在教会中破坏人,叫人不能到基督面前,叫人不能享受基督,叫人落在心思里,叫人造出许多坚固的营垒;我们就不能容让!因为基督被代替了。

 所以保罗有一个态度:假如有人奴役你们,我不让!假如有人侵吞你们,我不让!假如有人掳掠你们,我不让!假如有人侮慢你们、高抬自己,我不让!假如有人打你们的脸,把你们放在羞耻里面,我不让!

 教会应该是荣耀的,教会应该是圣洁的,教会应该是没有瑕疵的,教会应该是基督的身体、神的居所、神的军队、基督的彰显;今天教会若落到蒙羞的地位上去──这一个我不能让!

是在蒙羞的感觉里作见证的

 二十一节,“我说这话,是羞辱自己: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保罗在这里告诉哥林多人,我从前在你们中间时,我没有高抬自己,我没有标榜自己,我没有自以为属灵、老练,我也没有自称是大使徒;那时我好像是软弱的。

 一面来说,保罗是何等不愿意作他荣耀的见证,但是现在他又必须作这样的见证;另一面来说,当他来作这荣耀见证的时候,他还活在从前那个感觉里──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其实从前他不是软弱的;所以他说,“我说这话,是羞辱自己: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

是为着教会的益处才敢如此作见证的

 十一节保罗接着说,“然而为着教会,人在何事上勇敢,我也勇敢。”保罗在这里说,现在为着教会,我要起来!若真有人那么大胆,敢掳掠你们、敢侵吞你们、敢奴役你们,现在我也要勇敢,我要来把他们暴露出来!

 保罗就是为此非常气愤,所以他要来见证到底怎样的人才是真正服事主的人,要来见证到底什么样的人才是神的仆人。

 保罗要作他的见证之前,花了六节说出他心情的矛盾,他真是巴不得不要作这个见证。但是现在为着圣徒、为着教会,他要起来作这个见证。他看见圣徒们太可怜了──可怜到一个地步,在奴役里;可怜到一个地步,被侵吞、被掳掠;可怜到一个地步,被侮慢、被打了脸──就起来说,“人在何事上勇敢,我也勇敢,我要站起来见证怎么才是一个主的仆人!”──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