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十九篇 使徒权柄显明的中心──一个完全向神负责的生活(二)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七节(另译)

“他们是希伯来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以色列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么?我也是。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么?(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见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常常守望禁睡)、又饥又渴(常常禁食),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

权柄显明中心的一面── 一个完全向神负责的生活(续)

二、向神负责的生活经历

 保罗在十一章二十二节这里,开始见证他怎样是一个主的仆人。

是主呼召的

 保罗在这里提到三件事──“他们是希伯来人么”、“他们是以色列人么”、“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么”。他这样重复的提这三件事,必定是在他里面有一个属灵的负担。

 保罗写圣经不会就着情绪来写,他乃是就着一种情形来说主的话。当他说的时候,他是在一种属灵的启示和负担里说的。

 在这里,他说到一个圣徒跟随主最重要的三个元素:希伯来人──在神的呼召里;以色列人──在神的经营里;亚伯拉罕的后裔──在神应许的福里。

•是希伯来人──在神的呼召里

 每一个跟随主的人都必须是希伯来人,只有希伯来人才是跟随主的人。

 “希伯来”这一个词是从亚伯拉罕身上开始的。当亚伯拉罕过了河,人就说“那希伯来人”。“希伯来”的意思就是“过河”。希伯来人乃是在神的呼召里;因着神的呼召,他就有一个“过河”的生活。

 保罗说,他们是希伯来人,乃是By birth(凭着出生);我是希伯来人,乃是By calling(因着呼召)。他们是希伯来人,是因为他们的父亲是希伯来人;我也是希伯来人,是因为神对我有一个呼召,叫我成为一个过河的人。

 所以保罗说,“他们是希伯来人么?我也是。”

•是以色列人──在神的经营里

 以色列人乃是主的见证,是主工作的结果。

 主的呼召是“希伯来”,主工作的结果是“以色列”;主的呼召是亚伯拉罕,是希伯来,主工作的结果乃是成熟的雅各──以色列。

 “以色列”这名字的意思就是“神所立的君王”。以色列的实意,就是这里有一个人经过神的呼召,经过神的击打和雕刻,经过神的工作,这一个人成为与神一同掌权的人,他代表神的权柄,在地上成为神的见证。

 所以保罗说,他们是以色列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以色列人,是借着出生;我是以色列人,乃是借着圣灵的工作,叫我成为主的见证。

•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在神应许的福里

 “后裔”在加拉太书中乃是指着所应许的“赐生命的灵”(加三14)。

 如果说他们这一班人是活在所应许的福里面,保罗说,他们不过有外表,我乃是有实际;我乃是经历赐生命的灵,我乃是一个经历神所应许之福的人。

 “他们是希伯来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以色列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么?我也是”。保罗在这里提起这三样外面的显明,就说出使徒身分的实体。这个实体就是“在神的呼召里,是经历神的工作与成为神的见证,是活在神所应许的福里──就是灵,就是生命,就是活活的基督”。

 保罗说,他们的一切是在天然的境界里,他们是凭着天然来事奉神;我的一切是在属灵的境界里,我乃是凭着灵来事奉神;他们是根据天生的身分,我乃是根据圣灵在我身上的工作来事奉神。我和他们非常的不一样。

 保罗有神的呼召,有神的工作,使他成为神的见证。他活在生命里、活在灵里、活在基督里、活在应许之福里,他乃是有亚伯拉罕的后裔(这里的后裔是单数)的实际的人。

 什么时候我们有这样的经历,我们里面也就很清楚,我们乃是一个服事神的人。

是基督的真仆人

 保罗接着从二十三节到二十七节证明给他们看,到底他如何是基督的仆人。他说,“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么?(我说句狂话)我更是。”(23节)

•是在劳苦里的

 保罗说到他如何作一个基督的仆人,首先提到的就是“我是一个在劳苦里的人”(24节)。

 他说,“我比他们多受劳苦。”他是主动的进到劳苦里,这一个劳苦是他自己找来的。

 一个服事主的人劳苦不劳苦,最主要是根据于他愿不愿意劳苦,他有没有负担来劳苦。一个愈有负担劳苦,愈主动的进到劳苦里的人,就是一个多受劳苦的人。

 若是保罗和那些所谓事奉神的人比较,那么最基本的不同就是保罗乃是一个进到劳苦里面的人。他乃是一个有丰富劳苦的人,他的生活就是一个在劳苦里面的生活。

 一个事奉神的人,到底能不能服事出事情,都是根据他有没有劳苦的习惯。一个劳苦的人无论到那里,那里就会出事情,那里的教会就要受他的影响。有人说,我没有恩赐,我没有口才,我不会事奉……,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完全是在于他这个人肯不肯劳苦。

 可是我们很难领会这样的话,因为难得有一个事奉主的人是不劳苦的。那为什么许多事奉主的人也劳苦却劳苦不出事情来呢?因为在这里所说的劳苦,是联于人放弃他作人的权利、放弃他的喜好,联于人放弃他天然里所谓的“负担”。

 劳苦的人不懂得什么是作人的权利,什么是“我的喜好”、“我的负担”、“我的一分”。劳苦的人只知道:我要把神的教会借着神的怜悯,在祂的恩典里建造起来。

 有的弟兄姊妹不是不劳苦,他劳苦读经、劳苦讲道、劳苦祷告,他是劳苦在他天性喜欢作的事里。有的人爱交通就劳苦交通,有的人爱讲道就劳苦讲道──人爱什么就劳苦什么。

 保罗所说的劳苦乃是反人的天性,反人的本能,反人作人基本的权利,为着要建造教会。这一个劳苦是:不祷告的人要祷告,不读经的人要读经,不喜欢讲道的人要讲道,喜欢讲道的人要去看望。他是这样一个在劳苦里建造教会的人。

 为什么今天有许多弟兄姊妹忙来忙去、读来读去、祷来祷去,却不出事情呢?基本的原因就是没有劳苦。一个刚蒙恩的人若劳苦就能带人得救,一个刚刚爱主的人若劳苦就能带人爱主、就能建造教会。

 今天教会之所以不能从我们身上得到那么多的帮助,基本上就是我们没有活在劳苦里。我们的生活常常是以我们自己为中心;我们不是不摆上,而是喜欢搞自己的一套──喜欢搞自己的读经、祷告和讲道,以致在教会中成为一个“偷灵懒”的人。

 我们都知道怎样安逸,知道怎样在属灵上安逸。只要我们作一些属灵的事是合乎我们喜好的,我们就可以非常安逸,却显得非常属灵而不让弟兄姊妹觉得我们已经在贪享安逸了。

 真正的劳苦乃是一个人在服事教会的时候违反自己,不顾自己的感觉,放弃自己所喜欢的,放弃自己所宝贝、所要的,放弃能装备自己、能叫自己更有用的,把这一切都放在一边,而好好的爱教会。这就叫作劳苦。

 劳苦乃是一个人把自己摆在教会中,他只在乎怎么作才对教会有益处,怎么作才能兴起圣徒,怎么作才能使人爱主、爱教会。譬如说,若是有弟兄在半夜下班后需要有人陪他吃宵夜,帮助他爱主,他就这样的去陪弟兄,这就叫作劳苦。劳苦的人不知道什么叫作半夜,也不知道什么叫该休息,他只知道一件事──怎么作能帮助圣徒,我就怎么作。

 这里有一班人,他们也劳苦作工,但是他们的劳苦却是掳掠人的、是奴役人的、是打人脸的,是叫教会蒙羞的。因此保罗要作一个相反的见证,他说,“我比他们多受劳苦”;我的劳苦乃是根据我舍弃了作人的权利,我放下了个人的负担,我丢下了自己的喜好,我能够无愧的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为着要教会得着建造。

•是在患难里的

 保罗先是主动的进到劳苦里,接着他被动的在患难里;劳苦是自己找出来的,患难是环境的临到。

 保罗经历过什么患难呢?他多下监牢,他受鞭打是过重的,他冒死是屡次有的。他是已经预备好,随时都可能会被抓起来下在监里,他的生活是在受鞭打里,也是在冒死里。他明明知道,像他这样传福音,会要他的性命,但是他是宁可失去他的性命,也不能不传福音。

 并且“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林后十二24)。这里所说的鞭打似乎是一种经过训练出来的刑罚,所以才会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这一种打法从那里打起,从什么角度打,都是有讲究的,打到一个地步,就会把人打到完全瘫痪的情形。保罗被鞭打五次,每一次都是冒死的。

 然后,“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林后十二25)。棍打是没头没脑乱打一通的打法;石头打则是一种完全不合理的打法,一直到打死为止。鞭打是有计划的打,棍打是残忍的打,石头打是要命的打;这三种打保罗都经历了。保罗一共经过了九次的打,然而他都活过来了。接着保罗又作见证,“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

 保罗见证他的生活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在主动方面,他放弃了他作人的权利,放弃了他的喜好,放弃了他所谓的负担,也放弃了他所有的追求;他这一个人是主动的把自己放在劳苦里,他是一个多受劳苦的人。

 在被动方面,他是一个多受患难的人,他是多下监牢,他是鞭打过重,他是冒死屡次;这一切都见证他的生活是为着传主的福音,是完全活在患难里、活在困苦里。

 我们实在需要有保罗那样的灵,要摸着保罗那冒死、在患难里的感觉。当他被打的时候,他知道他作的是什么;当他被丢弃的时候,他知道他作的是什么;当他在危险里,他知道他作的是什么;当他被人拒绝的时候,他知道他作的是什么;无论在那里,他都知道他作的是什么;甚至有一天所有的一切都起来反对他的时候,他还知道他作的是什么。因为他就是主的仆人!这就是保罗在这里的灵。

•是在危险里的

 保罗的生活也是一个进到危险里的生活。

 保罗并没有因为建造了一个教会,就在那一个教会中作“太上皇”;也没有因为作工兴起了教会,然后就在那一个地区当起使徒来。他乃是一看见教会被兴起了,一看见教会得建造了,立刻就寻求下一步要往那里去。所以他屡次行远路。

 保罗屡次行远路,遭遇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换句话说就是无处不危险,他乃是把自己完全放在危险里。

 他实在是可以不去行远路的,因为他可以有许多属灵的理由:我所在的教会需要我;这里的教会需要我看顾;这是主量给我的界限;这些弟兄姊妹是我的儿女,他们都是我带的,我就是他们的使徒。

 他里面非常清楚,他可以留在某一个教会中,他可以用“见证”为名,他可以有许多属灵的理由,只要他用这些理由,他就不需要行远路去遭遇危险。只要用这些理由,他就可以安逸了,就不需要遭遇危险,他的生活就可以安定了。

 但是保罗却不这样。保罗一看见教会正常了,一看见教会被主得着了,立刻就行远路──去遭遇危险。

 保罗是这样,而我们的情形如何呢?

 我们这一个人天生就想要安逸,贪享安逸在我们的骨子里,也在我们的血轮里。劳碌违反我们的个性,也违反我们的喜好,我们不肯把自己放在艰苦里,总是贪享安逸。

 保罗这里的话使我们觉得何等羞愧。我们不仅不肯劳苦,不肯受患难,我们也不肯进到危险里去。我们总有许多属灵名词,许多说法,许多属灵的口号,把我们这个人遮蔽了,也叫我们一点用处都没有!

 保罗经历的环境,完全是危险的;但是他却有一个态度:我不是不知道有危险;我知道处处都是危险,我也知道只要我的脚踩出门,我就进到危险里去。然而就算无处不危险,我还是屡次行远路,因为我对教会有感觉,对教会有盼望。我为着神的经营,为着神的国度,真是把我的颈项置之度外,把我的性命放在一边。我知道有危险,但是我还是愿意把我放在一切危险里,好叫我经历这一位基督,建造荣耀的教会!

 在我们年幼时要有保罗这样的心境:为着教会,愿意把自己放在劳碌里,拒绝自己的喜好,拒绝合法的享受,违反我们的个性,拒绝我们所该得着的,并且进到危险里。

•是禁食禁睡的

 二十七节,“受劳碌、受困苦,常常守望;又饥又渴,常常禁食。”(另译)保罗不仅是一个在劳苦里、在患难里、在危险里的人,他还是一个在劳碌里、在困苦里、常常守望、常常禁食的人。当他没有地方睡的时候,他就守望祷告;当他又饥挨又渴的时候,他就禁食祷告。

 当他没有地方可睡的时候,他不是去寻找住处,乃是借着这一个机会常常守望。当他又饥又渴的时候,他不是找食物,找人同情,乃是屈膝在神面前,仰望神、为着教会祷告。在他的生活里,他是常常没得睡、常常没得吃。但是当他没得睡的时候,他就守望祷告;当他没得吃的时候,他就禁食祷告。

 保罗总是活在主面前,他实在是一个为教会争战、帮助教会、要带着教会往前的人。

•是赤身露体的

 保罗也是一个“常受寒冷、赤身露体”的人(27节)。

 “受寒冷、赤身露体”如何能成为保罗的夸口呢?

 保罗在这里有一个表态:“当我缺乏的时候,我不是高呼‘主预备’的口号;我乃是在主不预备的时候,仍有诀窍。我不是理论的说“我向主负责”;我乃是在主不向我负责的时候,照样能赞美祂。主如果叫我不得睡,我就禁睡祷告;主如果叫我不得吃,我就禁食祷告;主如果叫我不得穿,我就安然的赤身露体。如果是主要我这样,我有何不能阿们?”

 在这里我们真要对主说,“主,赦免我们!我们有吃有喝,就不肯禁食;我们有住处,就不肯禁睡;我们有衣穿,就不肯赤身露体。我们和保罗差得何等远。他实在是你的真仆人!”──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