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十一篇 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二章五节,七至十节(另译)

“为这人,我要夸口;但是为我自己,除了软弱以外,我并不夸口。我就是愿意夸口,也不算狂;因为我必说实话;只是我禁止不说,恐怕有人把我看高了,过于他在我身上所看见见所听见的。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开我。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在软弱里、在凌辱里、在必需里、在逼迫里、在困苦里大为喜乐;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前面保罗提到他使徒权柄显明的中心,乃是根据他有一个向神负责的生活,和他得着了异象和启示。

 他曾上到三层天,认识了基督;他也下到乐园,看见了神的经营──这并不是说乐园就是神唯一经营的地方,而是在那里他认识了在全地、在永远计划里神的经营──直到今天,乐园仍是一个奥秘,没有人知道在乐园里到底有什么样的事,保罗却认识了神的经营。

经历异象和启示在保罗身上的结果

一、成为一个谨守的人

只夸自己的软弱

 保罗乃是一个大的人,他对神经营的中心──基督,有完全的认识,他真是丰富到了极点。所以他说,“为这人,我要夸口。但是为我自己,除了软弱之外,我并不夸口。”

 照说他可以夸口,但是他不夸口──他就是愿意夸口,也不算愚妄,因为“这人”就是他自己──所以当他夸口时是指着“这人”说的,而当他说到他的软弱时乃是指着“我”。

说实话是为着教会

 并且,保罗为着弟兄姊妹的益处而“必说实话”(原来他是禁止不说的),他说实话不是为他自己,乃是为着要教会得益处。他不是要叫自己被高举,所以他用“这人”来说,恐怕有人把他看得过于人在他身上所看见所听见的(六节)

不愿被人看得过于所当看的

 在保罗里面有一个清楚的领会:一个主的工人服事主若服事得正常,教会看他这个人如何,应该就是从他身上所看见所听见的。他知道人有一个难处:或者是把人高举了,或者是把人轻看了,或者说这人是主的仆人,或者说这人是撒但的差役。人很难看一个人就是根据他在这个人身上所看见的和所听见的;人总喜欢把人拿来与自己比一比,若是比自己好就服他,若是比自己差,就看不起他。保罗说:“不!我不愿这样,我乃是夸我的软弱,我愿意你们看我就是你们所看见的,就是你们所听见的。你们听见我言语粗俗,我就是言语粗俗;你们看见我身体软弱,我就是身体软弱;至于我所交通给你们的,是你们所听见的,那你们就得慎重!”

 一个作工的人总愿意给人一个更深的印象,总想给人一个更重的感觉;但是保罗作工没有用技巧,好让人觉得他就是使徒。他愿意把一切事都告诉教会,但他不愿意教会看他过于他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他愿意教会接待他正如他们所看见的、所听见的,他一点都不盼望从教会得着什么。

二、得着了一根剌

 十二章七节,“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保罗得着了异象和启示,结果叫他得着了一根刺。他有异象、有启示,并不是马上就成为一个主的大仆人,而是得着了一根刺。

 保罗所得着的丰满的启示,会使他不知不觉的自高,不知不觉的高抬自己。为着这一个,主就给他一根刺,加在他的肉体上。

是约束保罗的

 人终究是人,无论你多成熟,多老练,你还是人。当保罗的启示丰满了,异象丰满了,就有一根刺加在他肉体上,免得他高抬自己。

 为什么保罗有了异象就会自高呢?难道他的生命还不够丰富到能变化他吗?这一段话非常难懂。不是保罗的生命不够丰富,而是我们须要认识:无论我们多属灵,我们总还在肉体里;而什么时候我们不在灵里我们就不属灵。

 也许现在我们是百分之百在灵里,既有异象又有启示,但异象和启示若不是把我们引到基督里,就不过成为我们的装饰,成为叫我们美丽的东西。所以每一次当我们得着一些属灵的事物,我们就要加倍小心,这些属灵事物必须在灵里成为我们的实际,否则就会成为我们跟随主的拦阻。

 有这个认识的人就会说:“主啊!我是何等软弱,何等不容易跟随你。主啊!我每一步路都需要你的怜悯。”因着我们是这样的需要主的怜悯,所以这一根刺就来了。

是在肉体上的

 这一根刺是什么?有两种可能,一个可能是人一直胜不过的一个特别的软弱。

 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软弱;我们不要祷告求主除去这个软弱,反而要认识,就是因为这个软弱,我们才常常向主祷告,我们才不敢高昂、不敢骄傲;就是因为这个软弱,我们才不敢觉得自己特别;就是因为这个软弱,我们才须要活在灵里。

 我们总以为我们是愈过愈荣耀,愈变愈刚强,愈变愈丰富,愈来愈有生命──这并没有错──但主在我们身上的带领,乃是借着一个软弱,借着一根刺来限制我们。主总是告诉我们说,“你不是很爱我么?你不是很绝对么?你不是奉献一切么?我爱你,我就要给你一根刺。”

 这根刺在人身上,可能就是他的一个软弱,是特别叫他觉得羞愧的,是特别叫他为难的,是特别使他有感觉的。这一个软弱也许在别人算不得什么,但是在他身上,只要主一来摸,他立刻有感觉而又偏偏胜不过。这一个软弱逼着他不得不常常亲近神,不得不常常祷告;这一个软弱叫他不敢骄傲、不敢高昂,逼着他谨守在神面前。

 我们要清楚,跟随主的路不会便宜的。今天为什么弟兄们缺少谨守的情形呢?就是因为还不知道自己有多软弱。我们是稍微得着了一点,摸着了一点,就出去露一手了;不知不觉就叫我们高抬自己。所以主怜悯我们,就给我们一点特别的软弱。

是撒但差役的攻击

 这根刺还有可能是一种肉体上的疾病,是好像受攻击的;这个病叫他在受攻击的里面,是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垮台的。

 保罗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心稍微高昂,它就来了;什么时候他觉得特会开得不错,什么时候他对教会的情形满意了,它就来了。这一个攻击叫他不敢不活在神面前,叫他不能不活在神面前。

 一面主给保罗最高的启示,一面主也给他最困难的“刺”,困难到一个地步无法控制。他这个人是随时随地被摆在受攻击的里面。任何时候,撒但的差役都可以来攻击他。我们都知道,撒但永远不能攻击不可攻击的,牠只能攻击可攻击的,当一个人已经有了问题,撒但才能攻击他。

 对保罗来说,这个攻击是联于“自高”的。这个攻击叫他永远是一个抬不起头来的人。什么时候他想一想:这么多教会都是我建造起来的,攻击立刻就来了。什么时候他想一想:有谁像我这么劳苦,经历鞭打、棍打、石头打,经过那么多危险呢?攻击立刻就来了。这个攻击叫他永远不能享受他属灵的成就。

 主对保罗似乎是残忍的,主一面把一切都给了他,一面又把一切都拿走。主把一切给他是为着教会的,什么时候保罗想要把主给他的拿来为着自己享受,小撒但就要来攻击他,来叫他蒙羞,叫他觉得不能活下去。

 虽然保罗的经历是那么多、那么高、又那么丰富,但终结却是得着了一根刺。你能不能相信当一个人有了这么多的奉献、这么多的劳苦和摆上、这么多的追求,主也给他许多的祝福,使他兴起多处的教会;主也给他丰富的恩典,使他把主的话传得完全,把主的话实行出来,他真是主最大用的仆人;但是他所得着的却是“一根刺”。

 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一定要知道,到后来他是天也没有,地也没有。他可以兴起许多的教会,但教会不能给他什么;他可以有最高的启示和异象,但启示和异象不能叫他以为他有了什么。什么时候他一享受他所得的启示和异象,撒但的差役就来攻击他了。

 保罗在这里有一个领会,“我是不能自高的,在我身上有一根刺是撒但差役的攻击,这个攻击是肉体的攻击,是疾病的攻击。这个攻击使我蒙羞,使我在神面前成为另一个人,叫我不得不到神面前去,叫我不得不联于基督,叫我不得不常常祷告,叫我不得不活在主面前。”

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

保罗三次求主

 保罗为这事三次求过主。

 我们知道,保罗的祷告是可以震动天地的,他知道主可以医治他,他祷告再祷告,祷告三次后,主给了他一个回答:“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经历够用的恩典

 神似乎是说,“保罗啊!你到底要什么?你是要病得医治呢,还是要我的恩典?你觉得这病是你的限制,我觉得这病是你的祝福;你觉得你身体的软弱叫你不能好好的事奉我,我觉得因着你身上有这个软弱,你才能好好事奉我。那么,你是愿意活在软弱里来经历我的恩典呢,还是要得着我的医治?你这些年来跟随我,你好像是蒙羞的,你好像是为难的,但我没有丢弃你,我没有离开你,我没有把你放在一边,我没有拒绝你。我一直喂养你,一直带领你,我不断的祝福你,不断的给你异象和启示。这些年我不但没有在你身上减少,反而更加多。既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病得医治呢?你的软弱不是叫你更多的经历我吗?”主给了他很好的回答。

 我们以为主这么作就会把人摧残了,但是奇妙啊!主仍然有保守、有眷顾,因为主的恩典是够我们用的。

经历主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我们不喜欢软弱,但是主要说,“你若是没有软弱,你就不知道什么是能力;我的能力乃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我的能力是怎么显出来呢?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出来。”许多时候你恨你的软弱,但是主喜欢你的软弱,主不是喜欢你去犯罪,主是喜欢一个人因为认识了他的软弱而有的那一种的“倚靠”。一个不软弱的人是一个不倚靠的人,一个不认识自己软弱的人,是一个不懂得如何活在神面前的人。一个人如果要活在神的面前,这一个人在他的身上总会有一些软弱。

 诗歌四百二十三首说,“当我的心稍微高仰,我就近乎跌倒危地;我不敢作我不敢想,事事处处我需要你。”你什么时候觉得你不错,你要注意,你就近乎跌倒危地。你在那里高仰的时候,就是你跌倒的时候。为什么“我不敢作、我不敢想”呢?因为软弱!一个不软弱的人,他的计划多,他的打算也多;一个缺少软弱的人,他也一定缺少“倚靠”。

 一个真正跟随主的人,一定要宝贵主所量给他的那一个软弱。这绝不是指犯罪、跌倒、作得罪神的事说的,而是在他这一个人身上有一种情形,这种情形在他身上或者是一种限制,或者是一种疾病,总之,这些东西都是提醒他──你若是没有基督,你就活不下去;你若是没有基督,你就不能健康;你若是没有基督,你就不能在祂面前服事教会。一个人能事奉主、服事教会,这一个人在主面前必定是一个正常的人──乃是一个活在软弱里的人,因为主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保罗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

 保罗被哥林多教会中的人逼着说了这一切的话,到末了保罗最喜欢作的见证就是告诉人,“我很软弱。什么三层天,什么乐园,什么隐秘的言语,什么禁食禁睡、什么危险、困苦……,这些我都不在意。我最喜欢见证的,我最宝贵的,我觉得最有价值的,我最喜欢夸的,还不是那些启示和异象,而是我的软弱。我的软弱比启示和异象更好,我的软弱比乐园更好,所以我更喜欢夸我的软弱。我并不是喜欢软弱;而是喜欢这一个软弱叫我不能自高,叫我不得不到神面前作一个祷告的人,叫我不得不支取基督,叫我和主的关系得以正常。所以当我来看我的软弱时,我的心何等得安慰,我何等宝贝这样的软弱。我的主啊!我赞美你,像我这样不配的人,你竟然给了我一根刺,好叫我不得不活在你面前,阿利路亚!我敬拜你,为此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

 我们是惟恐没有异象,惟恐没有启示。但是保罗说,异象、启示我都有,而且太多了,但是我最宝贝的却是我的软弱。我不是爱这一根刺,而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喜欢这一根刺叫我倚靠神,叫我活在神面前。叫我不得不常常仰望祂的怜悯和保守。哦!最好的就是我身上那根宝贝的刺啊!

保罗经历基督恩典的覆庇

 保罗接着说,“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十二9)人一在软弱里,自己的能力就没有用了,所以就必须来倚靠主,好叫基督的能力来覆庇。

使保罗有更深的奉献

 十节,“我为基督的缘故,就在软弱里、在凌辱里、在必需里、在逼迫里、在困苦里大为喜乐。”(另译)这一根刺给保罗的启示是关于肉体的启示。所以什么时候软弱来了,他就赞美神;什么时候凌辱来了,什么时候逼迫来了,他都赞美神。

 他知道,逼迫来了,是叫我更多的祷告:困苦来了,是叫我更多的仰望!现在我看见所有为难的事,就大为喜乐。因我知道,没有逼迫,我不会祷告的;没有必需、没有凌辱,我不会祷告的。这些环境来了,给我一个看见:现在又是我禁食、禁睡的时候,现在又是我祷告、倚靠主的时候,现在又是我不得不活在主面前的时候了。

 到了这一个时候,他这一个人就成为一个完全活在主面前的人。所以保罗为基督的缘故,就在这一切里面大为喜乐。

 “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十二10下)当一切临到的时候,保罗就有刚强的实际。保罗以这些来见证他如何是一个事奉神的人。

 保罗所得到的最大的异象就是“那一根刺”。三层天可以是客观的,乐园也可以是客观的,那根刺就把所有一切客观的都带成主观的。所有人以为消极的,在他身上都变成积极的了,一切都是大为喜乐。因为他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求主怜悯我们,在主面前也有这样的心:“主啊!但愿我不好高骛远,我愿意结结实实的活在你面前。”

补充的话

 保罗这一根刺指的是一种特别的软弱。倪弟兄说过这样的话:“在每一个爱主的人身上都有一个特别叫他为难的点。”保罗这一根刺最好领会作“高昂”。换句话说,什么时候他把神所给他的拿来享受,什么时候他把神所给他的启示、神的工作拿来享受,立刻他那个享受就让他成为一个有懈可击的人,就给撒但留地步能够来攻击他。这一个就叫他这个人不能高昂、不能自满、不能在神面前有个笃定──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已经成熟了、已经经历够了。

 无论在启示、异象、事奉、劳苦、分赐上……,保罗样样都有。但是主一点也不留给他享受,因为这一切百分之百都是为教会的。为着炼净他,他得着一根刺。给他一根刺是因为他启示太大、异象太高、劳苦太多、工作太有果效、生命太丰富了。这一根刺剥夺了他一切可以享受的。这一根刺是非同小可的,不是一般的爱看电视、爱看小说──这些不是刺,而是爱世界──这根刺乃是叫保罗不能享受他在主面前所得着的、所成就的。

 对保罗来说,没有一件事比这个更残忍──就是借着这根刺,神剥夺他作人的权利。但藉此基督的恩典也加多了,所以他喜欢夸他的软弱。保罗连要享受讲道后的膏油、弟兄的称赞,都要发病。多数圣经学者解释这根刺,都与“鬼附”联起来;病发的时候就像被鬼附的一样。这个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点也无法控制,人看他是被鬼附了。

 所以,再也没有一个病比这一个病更羞耻。这病一来就把所有能得的荣耀全都剥夺掉,叫他成为一个被轻看、被藐视、被拒绝的人。因着这个病,就叫他不得不时刻活在主的面前。所以他起来说:“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在软弱里、在凌辱里、在必需里、在逼迫里、在困苦里大为喜乐。”

 这一根刺变成他的一个启示,他就领会:原来顺境不如逆境,原来安乐不如艰苦,原来颂扬不如凌辱!当我得着安乐、颂扬时,许多时候反而忘记基督;只有凌辱、逼迫、困苦、必需、软弱来的时候,反而叫我活在主面前。──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