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十二篇 所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

 

 读经:

哥林多后书十二章十一节至二十一节(另译)

“我成了愚妄人,是被你们强逼的。我本该被你们荐明才是;我虽然什么也不是,却没有一件事在那些超级使徒以下。我在你们中间,用百般的忍耐,借着神迹奇事异能,显出使徒的凭据来。除了我不累着你们这一件事,你们还有什么事不及别的教会呢?这不公之处,求你们饶恕我吧。如今我打算第三次到你们那里去,也必不累着你们;因我所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儿女不该为父母积财,父母该为儿女积财。我也甘心乐意为你们的魂费财费力。难道我越发爱你们,就越发少得你们的爱吗?罢了!我自己并没有累着你们,你们却有人说,我是诡诈,用心计牢笼你们。我所差到你们那里去的人,我借着他们一个人占过你们的便宜吗?我劝了提多到你们那里去,又差那位弟兄与他同去;提多占过你们的便宜吗?我们行事,不同是一个心灵吗?不同是一个脚踪吗?你们到如今,还想我们是向你们分诉;我们本是在基督里当神面前说话。亲爱的弟兄阿,一切的事,都是为建造你们。我怕我再来的时候,见你们不合我所想望的,你们见我也不合你们所想望的。又怕有分争、嫉妒、恼怒、结党、毁谤、谗言、狂傲、混乱的事。且怕我来的时候,我的神叫我在你们面前惭愧;又因许多人从前犯罪,实行污秽奸淫邪荡的事,不肯悔改,我就忧愁。”

使徒凭据的表明

表明的原因──是被强逼的

 从林后十二章十一节又开始另外一段。

 十一节说,“我成了愚妄人,是被你们强逼的。我本该被你们荐明才是;我虽然什么也不是,却没有一件事在那些超级使徒以下。”保罗不承认有超级使徒,他乃是讽刺哥林多教会中那一班人,实在是太没有见识了。

 “我本来该被你们荐明才是”说出哥林多人就是保罗的荐信,无论他们到那里,就该把保罗荐明出来。保罗在这里说,我本该被你们荐明的,今天却被你们弃绝,你们逼着我来证明我使徒的凭据──我是希伯来人、是以色列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基督的真仆人、是劳苦的、是患难的、是为众教会挂心的,我上过三层天,也下过乐园──我保罗有这么多使徒的凭据,我没有一件事在那些超级使徒以下。

 其实,根据保罗使徒的凭据,他不能说“我什么也不是”,他该说“我一切都是”,但是他结束在他所宝贝的那根刺。因为有那根刺,就叫他什么也不是。然而那些所谓的“超级使徒”连“什么也不是”也不是,因为他们不过是一群肉体而已。所以保罗才会有这样的感觉:虽然我什么也不是,但起码我倚靠神,所以我一点不在他们以下。

凭据的根──百般的忍耐

 保罗说,“我在你们中间,用百般的忍耐,借着神迹奇事异能,显出使徒的凭据来。”(12)保罗提起他使徒的凭据,最根本的就是在百般的忍耐上。

 要证明一个人是不是使徒,就看他有没有忍耐。当你服事教会的时候,你对某地有负担,觉得那里需要你劳苦,主也把你量到那里,这时你所需要的就是百般的忍耐。若是你没有任何的负担,就说出你不需要忍耐。就好像你虽然喜欢别人的孩子,但不需要对他有忍耐;但是对于你自己的孩于,你就需要有百般的忍耐了。一个使徒的凭据所显出来的,就是看他到底对教会有没有百般的忍耐。

 当你盼望教会往前的时候,你需要认识,教会生活原是一班肉体的集合。所以无论你在那里劳苦,基本的条件就是你必须活在忍耐里。无论是对人的长大、爱主、认识生命,或是对于人的经历基督、产生丰富,对人在教会中显出功用,对教会的建造等,你都需要忍耐。没有忍耐的人就不是一个服事主的人。

 忍耐是事奉神所必需的。你在那里有忍耐,你就在那里事奉神。你不要说你有爱、有负担、有感觉、有主的话,这些都是假的。真正的事奉乃是你把自己交给一个教会、一些弟兄姊妹,在他们中间你所显出来的乃是忍耐──这个忍耐是为着弟兄姊妹生命长大的。

凭据的证实──神迹、奇事、异能

 然后保罗又说到他乃是借着神迹、奇事、异能,来显出他使徒的凭据。

 为什么保罗要对哥林多教会说到神迹、奇事、异能,来显出他使徒的凭据?这里我们要有一个正确的领会,这乃是因为哥林多教会是个软弱、属肉体的教会。保罗写哥林多前后书的负担,并没有加强的、着重的说到神迹、奇事、异能;保罗所着重的乃是基督、十字架,乃是一个事奉神的人如何流露生命到教会中。这给我们看见一个使徒的凭据,不仅是显在外面的,更是显在生命的。但是为着一个软弱的、寻求神迹、说方言、搞灵恩、吃祭偶像之物、姊妹不肯蒙头的教会,保罗就起来说,“我在你们中间显出使徒的凭据,乃是根据神迹、奇事、和异能。”

 保罗在这里告诉我们: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他应该能赶鬼,但是赶鬼不是他的负担;他能行异能,但是行异能不是他的负担;他有治病的能力,但是治病不是他的负担。我听说有弟兄会赶鬼,我觉得这是很普通的事,但我们的托付不是要去找鬼来赶。不,我们的托付乃是建造教会。保罗是为着哥林多教会的需要,才说他使徒的凭据的证实是借着神迹奇事异能。

凭据的持续──持久的爱

 十三节,“除了我不累着你们这一件事,你们还有什么事不及别的教会呢?这不公之处,求你们饶恕我吧。”这里说出一个爱心。说出我保罗如何爱别的教会、顾念别的教会,我也是照样的顾念了你们。你们又有什么地方比别的教会差了一点呢?

 哥林多教会虽然看不起保罗,但是他们有一个感觉:我们不是一个好教会,不是一个忠心的教会。我们这个教会软弱多、混乱多。因此保罗就向他们说,“在带领你们的事上,你们又有什么地方所领受的和别的教会不同?只有一件事不同,就是你们要供给我,我没有接受。在供给这一件事上,好像你们比别的教会少了这个恩典。现在我在爱里还亲自向你们道歉,为着这一件事,请你们要饶恕我!”

 这里面有个爱的灵。保罗向着教会是个活在爱心里的人,他使徒的凭据,乃是借着爱心显在教会中。

使徒的辩明

是把人摆进去的

 保罗愿意教会得着建造,所以他说,“如今我打算第三次到你们那里去,也必不累着你们”(14)。我来乃是为着教会,不是来要钱的。我前面说了:我没有要你们的钱,请你们饶恕我。现在我到这里来乃是为着你们,而不是为着其它的利益。

 我们要认识,什么时候服事教会,什么时候就要“摆上你这一个人”。有的人服事主是走进天堂,有的人服事主是走进战场、走进坟墓。这里有一个教会是藐视保罗、逼迫保罗的,但保罗为着哥林多的教会愿意把自己完全摆进去。他因着爱教会,愿意教会得着建造,所以他才打算第三次再到哥林多教会去。

是以教会为负担的

 保罗是对教会有负担的。他说,“因我所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保罗所求的是教会,不是教会的。如果所求的是“你们的”,花样就多了。在保罗的感觉里,我今天来,是因为我对你们这些“人”有负担。我所要得着的乃是你们这些人;我所盼望能帮助的、能有改变的,乃是你们这些人,而不是你们的。

•所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

 我们任何人学习服事主都要注意有这样的灵。例如你到一个地方去,人接待你如同神的使者,就感觉很通畅;若是你到一个地方去,人看你一文不值,就觉得那地方不行。这个时候你就要有个衡量:到底我是要“他们的”呢,还是要“他们”?若是你要的是他们,那么接待得好不好,睡弹簧床还是睡地板,吃筵席还是啃面包,有享受或没有享受,又有什么不同呢?

 今天我们所有事奉神的人,都得学这个功课。如果我有负担,我的负担乃是“你们”,不是“你们的”;我所盼望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如果我的心盼望你们对我好一点,财物奉献多一点,恭维我的话多一点,多提一提我在这里给你们多有帮助,多有供应……,这就是“你们的”,而不是“你们”。

 一个真正服事主的人对于所服事的弟兄姊妹一无贪求,那么住在那里,睡在那里,吃得怎么样,对他来说都没有不同。因为我们所求的,乃是教会,而不是教会所能供给我们的。

•把教会当作自己的孩子

 保罗接着说,“儿女不该为父母积财,父母该为儿女积财。”在保罗的感觉里,哥林多人是他的儿女,是他该给哥林多人,而不是哥林多人该给他。保罗的这一段话把他最心头的话都说出来了:哥林多人哪!你们知不知道,我待你们就像父亲待儿女一样阿!

 我想,哥林多人读到这里,应该很有感觉,应该会流泪的说:“主阿!这是我们属灵的父亲,我们竟然批评、论断他,我们竟然轻看、藐视他,我们竟然拒绝、抵挡他。哦主阿,赦免我们!”

•愿意把生命财物全都花费

 十五节,“我也甘心乐意为你们的魂费财费力。”保罗为着他们的魂(全人)把生命财物全都花费。一面来说,他花出来(I spend);一面来说他是被花费(I am being spent)。他花出来的,一定是他荷包里面的钱财;他被花的就是他这个人。他愿意为着教会的益处,为着弟兄们的长大把他的生命、财物完全花费出来。

 弟兄们,任何事奉神的人,感觉到自己太疲累了,自己花费过度了,自己摆上太多了,都不配作一个事奉神的人。一个事奉神的人应该欢欢喜喜的把自己的生命、财物为着教会来花费。不是说我们不保重、不保养自己,而是只要能让教会得益处,就是牺牲我的性命,就是亏损我的身体,我也是愿意的。只有这样的人才是一个真正事奉神、服事教会的人。

是坦诚的

•没有诡诈,没有心计

 保罗又说:“罢了!我自己并没有累着你们,你们却有人说,我是诡诈,用心计牢笼你们。”(16)保罗似乎是说,我对你们实在是坦诚的,没有诡诈,也没有心计,也没有占你们的便宜。一个事奉神的人最恨的就是别人骂他诡诈。在他的感觉里,他一直是以他们的良心、照着他的良心来服事人;若有人说他诡诈,就是侮辱他的人格。

 今天哥林多教会不仅不爱保罗(15),还说他诡诈,是用心计牢笼他们。所以保罗在十六节开始的时候就说:“罢了!”

•不借着任何人事物占教会的便宜

 保罗在十六节节至十八节为自己辩明他不借着任何人事物占教会的便宜,他说,“我自己并没有累着你们,我从来没有藉任何人、事、物占过你们的便宜。我所差到你们那里去的人,我借着他们一个人占过你们的便宜吗?我劝了提多到你们那里去,又差那位弟兄同去;提多占过你们的便宜吗?”

 在这里保罗对教会有一个非常坦诚的交通:我从来没有占过你们便宜,而你们竟然说我是诡诈的,用心计牢笼你们,你们是何等的可怜阿!你们这样批评我,你们自己的良心到底觉得如何?你们的良心平安不平安?你们里面能不能过得去?难道你们觉得我就是这样吗?我何来诡诈?何来心计?何来牢笼──保罗是这样的将自己完全坦白的摆在教会跟前,这就是坦诚。

 中国人说话总是话中有话;中国人若都学了保罗的坦诚,教会就强多了。你们年幼时要学,绝对不要接受话中的话,要绝对相信表面的话──基督徒没有暗示的话──我们来建造教会,“坦诚”就是建造的根。如果今天我跟弟兄们在一起,不能把我心头的话说出来,我就没有可能跟弟兄们建造在一起。

替同工们有同一的表明──一个心灵、一个脚踪

 保罗不仅为自己有辩明,他为他的同工们也有辩明。他说:你们在一起彼此猜忌、互相嫉妒、分门结党、争胜好强。你们是歪的,就不相信别人是正的;你们是诡诈的,就以为别人也诡诈;你们满有心计,就以为别人也有心计;你们牢笼人,就以为别人也牢笼人。但我们在一起不是这样;我和提多在一起,我和这些同工们在一起,我们行事是一个心灵、一个脚踪。在我们中间是无懈可击的。

 在教会生活中蒙保守的秘诀就是不要相信任何毁谤前面弟兄的话。什么时候你猜忌别人在动心计,其实你已经在用心计了;什么时候你猜忌别人在牢笼你,就证明你已经在那里牢笼人了;因为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把别人也看作什么样的人了。今天在教会中同工在一起就要这么说:“我们是一个心灵、一个脚踪。”弟兄姊妹在一起也要说:“我们是一个心灵、一个脚踪。”全教会的弟兄姊妹在一起都须要说:“我们是一个心灵、一个脚踪。”

一切都为着建造教会

是在基督里当神面前说话

 十九节,“你们到如今,还想我们是向你们分诉;我们本是在基督里当神面前说话。”保罗讲这些话,实在是一个辩明,而不是一个分诉。他不是为着他自己来辩明,他乃是为着教会的益处而辩明。因为他的说话是在基督里,也是在神面前说话。

一切为建造教会

 所以他接着说,“亲爱的弟兄阿,一切的事,都是为建造你们。”保罗没有别的负担,他讲了这么多的话,他花了这么多的力气来说到他如何是一个馨香之气、如何与神同工,他有什么样的经历,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建造你们”。

对教会满有盼望而产生惧怕

 然后又说,“我怕我再来的时候,见你们不合我所想望的,你们见我也不合你们所想望的。”保罗在这里的惧怕是爱到极处才产生的惧怕,因着保罗对教会满了盼望,所以他才对教会产生惧怕。

•怕教会不合使徒所盼望的

 保罗怕什么呢?“怕我再来的时候。见你们不合我所想望的”。保罗有一个惧怕:我真是怕我来到之后,你们是依然故我;分门的分门,结党的结党,淫乱的淫乱,拜偶像的拜偶像,你们仍然是个一塌糊涂的教会。我何等愿意见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合乎我所想望的──没有分门别类、没有淫乱、没有拜偶像,在你们中间满了相爱、满了生命、满了建造。

•怕使徒不合教会所盼望的

 保罗还怕“你们见我也不合你们所盼望的”。他想:“当我回来,我也有所怕,我怕你们见我也不合你们所想望的──你们看我保罗好像还是老样子,改变得不多。”

•怕教会中有肉体的果子

 保罗又怕在他们中间“有分争、嫉妒、恼怒、结党、毁谤、谗言、狂傲、混乱的事”。肉体的果子是以分争开始。从分争就产生嫉妒、恼怒……至终一片混乱。

 撒但对人最大的攻击,就是叫人对弟兄不信任。叫人对弟兄没有把握,叫人里面对弟兄怀疑;这样立刻就带进分争。有了分争,就什么都出来了;有了分争,必定带进混乱。所以同工们不可相争,弟兄姊妹们不可相争,参加训练的、没有参加训练的也不可相争。因为基本上,我们都是一同来服事主、服事主的教会。在我们中间不能有分争。

•怕因教会失败而叫使徒惭愧

 二十一节,“且怕我来的时候,我的神叫我在你们中间惭愧”。我怕我再到你们中间,看见你们的情形,我就惭愧了;看见你们属保罗的、属亚波罗的、属矶法的、属基督的,都还自成一堆,我就惭愧了;看见我所兴起的教会还是这样,看见我花尽力气,还不能叫你们改变,还不能建造教会,我就惭愧了。当我惭愧,你们也就更惭愧了。我怕我来的时候,你们不是喜乐的,而是惭愧的!我真是愿意,我来的时候,我们能喜乐在一堆,大家都欢喜快乐。

•怕教会不肯悔改而产生忧愁

 “又因许多人从前犯罪,实行污秽奸淫邪荡的事,不肯悔改,我就忧愁。”(21节)这里所说的犯罪、污秽奸淫、邪荡的事,是个“实行”。保罗所怕的是一个严重的情形,就是发现有人照样实行奸淫污秽,活在邪荡里;他怕他看到这种情形,那时他不仅要惭愧,他也要忧愁。

 人都有软弱的时候,有时有的弟兄也发脾气,他发动一次不严重;每一个人若是没有主的怜悯,都会发脾气,但是这只是个偶发事件,而不是一个实行;一旦变作一个实行了,保罗就忧愁──这就是一个使徒的灵。

恐惧战兢的建造教会

 一个使徒的灵并非我们所想的那样豪迈。保罗说:我要来,并非带着刑杖,带着使徒的权柄,刑罚那些不听的人。我来建造教会乃是恐惧战兢的,乃是带着“五怕”:

 怕教会不合使徒所盼望的;

 怕使徒不合教会所盼望的;

 怕教会中有肉体的果子;

 怕因教会失败而叫使徒惭愧;

 怕教会不肯悔改而产生忧愁。

 一面说,为着主的教会、为着主的经营,你需要豪迈;另一面说,当你实际来摸教会的事时,你不要把你的豪迈用到别人身上──顺我者生,逆我者死。不,当你来建造教会时,你的里面是满了惧怕的。── 朱韬枢《馨香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