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弗所书绪论

 

{\Section:TopicID=142}至上的书信

大家都同意,以弗所书在教会的灵修及神学作品中,处于很高的地位。有‘书信中之皇后’之称──的确如此。许多人主张,它是新约思想的最高k。诺克斯(John Knox)在临终前的病榻上,常念给他听的一本书是加尔文(John Calvin)的以弗所书讲道集。科磞尔利治(Coleridge)说,以弗所书是‘人类最神圣的作品’。他继续说,‘它包含,第一那些基督教特有的教义,及第二那些在自然宗教里一般通有的教训。’以弗所书很清楚的,在保罗的书信中,有其自己的地位。

不过与以弗所书相关的,的确有些实在的问题。这些问题并非出于批评苛刻的学者,而是极其明显,众人都能看到的。不过当这些问题一经解决,以弗所书将愈加伟大,发出更焕耀的光芒。

{\Section:TopicID=143}撰写以弗所书的情况

在我们讨论可疑的事件以前,先让我们写下那些确定的事。第一,以弗所书是很清楚的,是保罗在监狱里写的。他称自己‘作了基督耶稣被囚的’(三1);他以‘为主被囚’的身份劝他们(四1);他‘作了带锁炼的使者’(六20)。这是在监狱里,很近最后的时期,保罗写以弗所书。

第二,以弗所书很清楚的与歌罗西书有密切的关系。推基古似乎是这两封书信的送信人。在歌罗西书中,保罗说,推基古要把一切有关他的事,告诉他们(西四7);在以弗所书中,保罗说,推基古要把他的事情和景况,告诉他们(弗六21)。此外,这两封书信内容,有十分类似之处,有五十五节经文以上,每字每句都是一样。正如哥尔利治所主张的,或是歌罗西书可称为‘以弗所书的外溢’,就是以弗所书是‘歌罗西书的扩大’。到以后我们要看见,因着这种相似点,我们知道为什么以弗所书,在保罗的书信中,有特殊的地位。

{\Section:TopicID=144}问题

这样,我们可以十分确定的说,以弗所书是保罗为着信仰的缘故,被囚在牢狱中写的;同时,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有很密切的关系。不过当我们开始查考,这封书信是写给谁的时候,问题就发生了。

在古代,书信是写在芦纸的书卷上。在写完以后,就把绳子缚住。如果它们特别是属于私人或重要的信件,就在绳子的结上,加上火漆印密封。不过很少有人写上地址,其最简单的理由是当时还没有邮政局。当时有的是政府的邮政局,专为政府及皇家的信件,不是为一般的普通人。在那些日子里,书信的来往是由人带送,所以不用书写地址。现在新约书信的标题是原来的书信上所没有的。它们是以后收集书信,出版为众教会阅读的时候,加上去的。

当我们仔细地阅读以弗所书的时候,我们觉得这封书信一点也不像是写给在以弗所的教会的。我们可以在书信里面。找到理由,达到这种结论。

(一)这封书信是写给外邦人的。他们是‘生而为外邦人的……是没有受过割礼的。那时候,你们跟基督没有关系,是外人,不在神选民的行列里。你们无分于神应许给他子民的契约,在世上没有盼望。’(弗二1112)。他督促他们‘不要再过着像外邦人那样的生活。’(弗四17)。他们是外邦人这一件事实,其本身并不能证明这封信不是写给以弗所人的;不过这是一件应当注意的事实。

(二)以弗所书是在保罗所写的书信中,最没有私人交情的一封信。在这封书信中,完全没有,在其它书信中却充满了的,个人的问安,及个人亲密的讯息。这一件事格外令人惊奇,我们记得保罗住在以弗所的时间,比任何城巿为长,在三年以上(徒廿31)。况且在整部新约中,没有再比在使徒行传二十章十七至卅五节所载,保罗在他最后的一次传道旅程中,于离开米利都之前,向以弗所教会长老所说的分离的话,更亲密,更富于情感。这是很难令人相信,保罗与以弗所人有这样的感情,而在书信中却没有私人的交情。

(三)这封书信表示保罗与受信人不太认识,他只是从别人那里听到而互相知道。在一章十五节保罗写着说,‘因此,我既听见你们信从主耶稣。’他写给那些忠于他的人,他们的忠心,并不是由于亲身的经历,乃是由于人家告诉他的话。在三章二节说,‘谅必你们曾听见神赐恩给我,将关切你们的职分托付我。’那就是说:‘想必你们已经听见,神把外邦人使徒的职分交托给我,为你们这样的人服务。’教会知道保罗是外邦人的使徒是由于听见人家说,并不是由于与他有个人的接触。所以从这封书信的本身显明它不大适合于跟保罗关系亲密的以弗所教会。

这些事实或许都可以加以解释,不过有一件外证,确定了这件事。在第一章第一节中,希腊文新约圣经的早期重要的抄本都没有‘在以弗所’这几个字。它们都是‘保罗……给那些在基督耶稣里忠心的圣徒’。我们知道早期希腊教父在解释经文时,也是根据这样的抄本。

{\Section:TopicID=145}写信的是保罗吗?

有的学者,在以弗所书里,觉得另外有一困难。他们怀疑到底写这封书信的人,是否是保罗。他们的怀疑根据什么理由呢?

他们说,这封书信的用字,和保罗的用字不同;是的,在以弗所书中,大约有七十个字,是在保罗其它书信中所没有的。不过这一件事也不足令我们希奇,保罗在以弗所书中所说的事,是以前没有说过的。他在这里所走的思想的旅程,是以前没有走的;当然,他需要新的字汇,表达新的思想。这是不合情理的,要求像有保罗一样头脑的人,不能增加他的用字,常常用相似的方法表达。

他们说,这风格不似保罗的风格。这的确是这样──就是在英文圣经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希腊文圣经当然是如此了──以弗所书的风格的确有异于其它书信。其它的书信的所以撰写都是要应付确定的实际情况。不过,正如麦尼尔(A. H. M'Neile)所说的,以弗所书是‘一篇神学的短论,或毋宁是一篇宗教的沉思文’。更甚的,就是所用的文字说法也是不同。摩法特(Moffatt)用这样的描写-一般说来,保罗的文字说法,倾吐出来,犹如急流;不过在以弗所书里,我们得到的是‘一条缓慢活泼的小溪,毫无间断的流着,充溢了两岸。’在以弗所书内,句子之长令人吃惊。在希腊文的以弗所书中,一3-14;二1-9;三1-7,每一句都是长而曲折的句子。麦尼尔很美丽的,也很正确的称以弗所书为‘一首散文诗’。这一切都很不像保罗通常的风格。

我们对于这一切的话,应当说些什么呢?第一,这是一般的事实,没有一个伟大的作家,只用一种风格。莎士比亚在他所写的哈姆雷特(Hamlet),仲夏夜之梦(A Midsummer Night's Dream),驯悍记(The Taming of the Shrew)及十四行诗(The Sonnets)中表现出各种不同的风格。任何伟大有风格的作者──保罗就是一个伟大有风格的作者──能采用一种风格,适合他在写作时的目的和情况。只是因为不同的用字和不同的风格,就说以弗所书非保罗所写是一种拙劣的批评。

再有,让我们记得,保罗怎样写他大部份的书信。他正是在工作繁忙之中写的,大多是在路途上。他是面对即刻要解决的问题而写的。那就是说,他好像在和时间竞赛中,写他大多数的书信。至于以弗所书,我们知道他是在监狱里写的。那就是说,他是有充足的时间,写他的书信。那还有什么希奇,以弗所书的风格与以前所写的书信的风格,有不同的地方?

此外,这不同的风格,这默想的和诗的质量,最明显的在前面的三章里,它们是一篇长的祷文以崇高的赞美诗为最高k。事实上,在保罗的书信中,没有一封是像这样的。这是一篇抒情诗祷文的体裁,并不是一篇辩论,争吵,斥责的体裁。以弗所书和其它书信的不同,不能证明以弗所书不是保罗写的。

{\Section:TopicID=146}本书信的思想

有的学者还要继续的说,以弗所书的思想,是超乎保罗其它书信之上。让我们看,那思想是什么。我们已经看到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有密切的关系。歌罗西书的中心思想是耶稣基督的完全充足。在耶稣基督里隐藏看一切智能和知识的宝库(西二3);神的一切丰盛都在祂里面居住(西一19);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祂里面(西二9);只要有祂,人的得救已经足够(西一14)。整个歌罗西书的思想是依据耶稣基督的完全充足。

以弗所书是那观念的发展。它归纳在第一章的两节圣经中,在那里保罗说到神‘都是照他自己所预定的美意,叫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910)。

以弗所书思想的锁钥是在耶稣基督里,一切都同归于一。在自然界中,没有基督,因此充满了不和,充满了血腥。人的统治破坏了人兽应有的交往;人与人分裂;阶级与阶级分裂;国家与国家分裂;主义与主义分裂;外邦人与犹太人分裂。世界的外而是这样;在人的内心里也是这样。在每一个人里面,有一种紧张的局面;每一个人似有内战,善与恶的挣扎;他恨他的罪,不过同时他却也爱它们。依照保罗时代,希腊人和犹太人的思想一样,这种不和,甚至延展到天上。恶的势力与善的势力,魔鬼与神正在进行一场宇宙的大战。最坏的是神与人间的不和。人应当和神交往,却和神隔离。

因此,在这没有基督的世界里,不可能有别的,只有不和。这种不和不是神的目的,不过只有在基督里合一以后,才有和好。正如司各脱(E. F. Scott)所云,‘在基督里,无数根分裂的线束,又结合在一起,回复起初的状况。’以弗所书中心的思想是了解宇宙的不和,并坚信当一切在基督里同归于一的时候,宇宙也就复和统一了。

{\Section:TopicID=147}保罗思想的渊源

保罗怎样得到在耶稣基督里同归于一的观念?最可能他来自两方面。第一,一定的这是出于他在歌罗西书活跃在纸上的信念,基督是完全充足的。不过很可能还有其它的因素,把保罗的思想,导向这一个方向。他是一个罗马的公民,并且也引以为荣的。在他的旅程中,有关罗马帝国的,他看得很多;现在他是在皇都,罗马。罗马帝国的升平气象,pax Romana,是一件非常实在的事。列国纷争的世界却获得统一在一个大帝国之下。那帝国就是罗马帝国。很可能的,当保罗在监狱里的时候,以新的目光来看以罗马为中心的统一;很可能的,在保罗看来,如果有一天一个分裂的自然界,世界,人类,获得同归统一,一切必须以基督为中心;罗马帝国是未来,在基督里同归于一的象征。这决不是一个保罗不能攀登的观念,保罗一切的思想和经验都是朝向这个方向。

{\Section:TopicID=148}教会的功能

在本书的前面三章里,保罗所讲的是在基督里合一的观念。在后面的三章里,保罗所讲的是在神要把这合一实现的计划中,教会所处的地位。在这里,保罗首创一个非常重要的说法。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教会是从事基督工作的手,接受差遣奔跑的脚,传达基督讯息的口。因此,在以弗所书中,有双重的主题。第一,基督是神的重新和好的工具。第二,教会是基督的重新和好的工具。教会必须把基督带到世界去;在教会里必须除去一切中间分裂的墙。藉着教会,把一切不调协的成分,成为合一。司各脱(E. F. Scott)说,‘教会是要达到基督到世上来,使举世和好的目的;基督徒在一切交往团契中必须灌输建立教会的观念。’

{\Section:TopicID=149}除了保罗,还有谁呢?

这是以弗所书的思想。我们已经看到,有的人,因为想到这本书信的用字,风格,思想,不能相信是保罗写的。美国学者顾斯庇(E. J. Goodspeed)提出一个有趣的──不过不大能令人相信的──理论。大概在主后九十年,有人在以弗所收集保罗书信,然后分发给各教会。这是顾斯庇的理论:那负责收集保罗书信的人,一个保罗的门徒,写以弗所书,作为那集本的绪论这一类的文章。不过这理论破坏了一件明显的事实。任何模仿作品总是及不上真品。以弗所书可以说在保罗书信中最伟大的书信。如果这封书信不是保罗自己写的,我们必须假定一位作者,他可能比保罗更伟大。司各脱很合适的提问说,‘我们能否相信,在保罗的日子里,教会可能有一个不知名的教师,像这样的出类拔萃?一封好似保罗最佳的书信,很自然的假定,并非是别人写的,一定是保罗自己。’没有人曾见到比在唯一的中心基督里,一切人生的分裂合而为一,基督的更大远象。没有人曾见到比教会是神的工具,达到全世界和好,教会的更大远象。我们还是最好相信,除了保罗以外,没有其它的人能够见到像这样崇高的远象。

{\Section:TopicID=150}以弗所书的受书人

我们现在必须要回到以前所提出没有解决的问题。如果以弗所书不是写给以弗所的教会,那么写给那个教会呢?

最早的说法是这封信写给老底嘉的教会。在歌罗西书六章十六节,保罗说,‘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信。’这句子使我们知道,确定保罗写了一封信给老底嘉的教会。我们现存保罗的书信中,却没有这封书信。马吉安(Marcion)在大约第二世纪中叶,是一个首先收集保罗书信的人,他就称以弗所书为‘致老底嘉人书’。因此,在很早的时候,必然有人觉得以弗所书,实际上首先给老底嘉的。

如果我们接受这有趣的,也吸引人的说法,我们仍旧必须解释,这封书信怎样遗失老底嘉的名字,而和以弗所发生关连。有两种可能的解释。

或许在保罗死的时候,在以弗所的教会知道老底嘉教会有一封保罗写给他们极有价值的书信;就写信给老底嘉,要他们寄一份副本。他们就抄了一份,只略去第一节中的‘在老底嘉’,留下空白,因为最早的抄本是有空白的,寄给以弗所的教会。大约在三十年以后,保罗的书信被收集起来发行。老底嘉是在着名的地震区内,很可能一切历史的文件都已毁灭;因此,在收集保罗书信的时候,唯一的老底嘉书信却保存在以弗所。可能这封书信,因此就被称做‘致以弗所人书’。

第二个解释是由德国的一位大学者哈那克(Harnack)提出的。老底嘉教会不幸在后来的日子里堕落了。在启示录里,有一封写给老底嘉教会的信,读之令人不快(启三14-22)。在那书信里,老底嘉教会受到复活的基督严厉的斥责。祂强烈的说,‘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三16)。却说,在当时古代的社会中,有一种习俗,叫做damnatio memoriae,咎责过去的功绩。一个人为着国家作了非常伟大的事,他的名字记载在书本上,国家年鉴上,镌刻在碑铭上。不过这样的人后来变了节,名誉败坏,他过去的功绩要受到贬斥。他的名字要从一切书籍,年鉴,碑铭上除掉。哈那克想,老底嘉教会正遭遇到damnatio memoriae,它的名字从教会的记录上除掉。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底嘉教会书信的本子上,就不会有它的名字;当保罗的书信在以弗所收集的时候,很可能写上了以弗所的名字。

{\Section:TopicID=151}通传的书信

这两种解释都有可能,不过还有一种解释更加可能。我们相信,事实上以弗所书并不写给任何一个教会,它是写给一切保罗的亚洲教会的通传书信。让我们再看歌罗西书四章十六节。保罗说,‘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保罗没有说,歌罗西的信徒要念‘致老底嘉人书’;他是说,他们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保罗好像是说,‘有一封通传的信;现在已传到了老底嘉;当这封信从老底嘉传到你们那里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念哇。’这很像是在亚洲的教会中,有一封通传的信。我们相信那信就是以弗所书。

{\Section:TopicID=152}保罗的精髓

如果真是这样,以弗所书是保罗最主要的书信。我们已经看见,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我们相信,事情是这样的,保罗之所以写歌罗西书,是要应付一种特殊的景况,异端的兴起。当他努力从有的时候,偶然发现他的重要的辞句:基督的完全充足。他对自己说,‘这正是我要传给众人的。’因此他采用歌罗西书的材料,除去了一切地区性的,时间性的,引起争论的东西,重新写了一封新的书信,告诉众人基督的完全充足。现在我们所有的以弗所书是保罗写给东方的教会,告诉他们人类万物,除了在基督里以外,不能合一,同时也告诉他们教会首要的工作──作基督的工具,达成人与人之间,人与神之间的和好。那是为什么称以弗所书是书信中的皇后。

在以弗所书里,保罗的议论,很紧密的组织在一起。他往往用很难解明的长而复杂的句子。如果我们真要抓住他的意义,最好的办法是先读一段较长的经文,然后再分成一小段,一小段的仔细研究。──《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