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弗所书第三章

 

被囚和权利(三1-13

要了解这段经文的思想组织的连系,必须要注意第二至十三节,是另外插入的很长的一段经文。在第十四节的‘因此’乃是从新再继续第一节的‘因此’。有人说保罗的习惯往往‘由于一个字会使他离开主题’。一个字,或是一个观念,能把他的思想,轶出常轨。当他说到他自己‘作了基督耶稣被囚的’,使他想到神普世的大爱,以及他参预把这爱传于外邦人的工作。在第二至十三节,他的思想脱离了轨道;到第十四节,再回到他开始时的思想。

伟大的发现(三1-7

保罴写这封书信的时候,他是被囚在罗马的监中,等候尼罗的审问。他们等那些带着阴沉的脸,苛毒的恨,恶意的控告的犹太起诉的人来。保罗被囚,有些特别的权利,准许他住在自己所租的屋子里,他的朋友也可以去看他;不过他还是一个囚犯,昼夜用铁链把手腕与守·他的罗马兵丁连在一起,以防止他逃跑。

在这种状况下,保罗称自己为‘作了基督耶稣被囚的’。这里是另外的一幅图画,说明基督徒的人生的双重性,他同时属于二个地方。一般人要说,保罗是被罗马政府囚禁的;是的,的确如此。不过,保罗从来没有想他是罗马政府被囚的;他想自己是基督耶稣被囚的。

一个人所持的不同的观点,使他成为完全不同的人。在列恩(Christopher Wren)建造“圣保罗座堂”时,有一个著名的故事。有一次列恩巡视工程的进展。他看见一个人正在工作,便问他说,‘你在做什么?’那人回答说,‘我在把石块凿成规定的形状和大小。’他遇到第二个人,问他在做什么。那人回答说,‘赚钱养家。’他来到第三个人,问他在做什么。那人稍停,整理一下自己,回答说,‘我在协助列恩建造“圣保罗座堂”。’

当一个人为着伟大的目的被囚的时候,有的可能发怨言说,这是一种大不幸,枉费了一生;有的却认为这是为着伟大目的努力所受的,毫不气馁,满有信心的承受。有的人以被囚作为惩罚;有的却把它作为权利。当我们为着基督的缘故,遭遇艰难,蔑视,受物质的损失,或许我们会认为这是人生的不幸作为牺牲品,或许我们会认为我们是基督的战士所必然有的遭遇。保罗是我们的模范;他不以自己为尼罗的囚徒,乃以自己为作了基督耶稣被囚的。

在这段经文中,保罗回到这封书信的中心思想。在他一生中,神给他那极大奥秘的启示。那奥秘是神的慈爱、怜悯、恩典,不是只临到犹太人,乃是全人类。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遇见基督得到突然的光照。神差遣他往外邦人中间‘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同得基业。’(徒廿六18)。

这完全是一种新的发现。古代世界的某本的罪是藐视。犹太人轻侮外邦人,认为他们在神面前,一无价值。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毁灭。‘那一邦,那一国,不事奉你,就必灭亡,也必全然荒芜。’(赛六十12)。充其量,他们的存在,是作以色列民的奴隶。‘埃及劳碌得来的,和古实人的货物,必归你,身量高大的示巴人,必投降你,也要属你,他们必带着锁炼过来随从你,又向你下拜。’(赛四十五14)。

有这样思想的头脑,不大会令人相信,他们会以为神的恩典荣耀,也是为外邦人的。希腊人轻视化外人──对他们来说,其它的国家,都是化外人。克理索(Celsus)在攻击基督徒所说,‘化外人或许有一些恩赐发现真理,不过只有希腊人才能够体会。’

种族间的轻视并不止于古代世界。在十六世纪的苏格兰的愁叹中写着:‘每一个国家都称其它国家为未开化的国家。’在一八五八年的一份商船杂志里,有一申请,要求在中国官方文件中,勿用英国蛮夷字样。(以上两则,皆取材于T. J. HaarhoffThe Stranger at the Gate.

不过在古代的世界里,其分隔是完全的。在那时,没有人梦想到神的恩典是普及万国众民。保罗第一个发现。这是为什么保罗是这样的重要──因为如果没有保罗,很明显的,今天就没有普世的基督教,我们也不会成为基督徒了。

保罗的自我意识(三1-7)(续)

当保罗思想到他自己承受的启示给他的奥秘时,他想到他和这奥秘的特殊关系。

(一)他想到他自己不过是一个承受这新的启示的人。保罗从未想过他自己发现了神普世的爱心;他只是想,这是神给他的启示。这含着一切真与美常是神给人的意思。

传说,有一次苏利文(Arthur Sullivan)往听他自己的作品彼纳福号军舰。在那首可爱的二重唱:‘啊!不要让我孤单的饮泣’唱完了以后,他转向坐在他旁边的朋友说,‘那首诗歌真的是我写的么?’

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科尔利治(Coleridge)怎样写成他的一首音乐诗忽必烈可汗。哥尔利治睡着了,读一本书,中间有这样的字句,‘忽必烈可汗命令在这里作为建造一座庄严美丽的花园的地方。’在梦中,获得这首诗的每一字句。醒来他用不到做什么,只是把梦中所得,逐句的写下。

一个科学家,作出伟大的发现,常常会像这样,他想了又想,作了试验又作试验;结果好像进了一条死胡同,找不到一条出来。忽然间,解决的方法好像闪电一般,突然的临到他。好似是神赐给他的。

保罗从未声称他是神爱的普世性的第一个发现的人;他说,神告诉他,这奥秘在以前从没有启示给人。

(二)他想他自己是恩典的传达者。当保罗与教会领袖谈到他往外邦人中间的使命时,他说他受的托付是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是神‘所赐给我的恩典’。(加二79)。在他写给罗马的书信中,他说,‘神所给我的恩典。’(罗十五15)。保罗看他的事工,乃是将神的恩典,传达给人的通道。这是基督徒人生的一件伟大的事,我们领受基督教里宝贵的东西,为了要和别人分享。这是基督徒人生的一个严重的警告,如果我们握紧了那些东西只是为自己,结果我们会失去它们。

(三)他想他所负担工作的神圣。保罗说,他之所以成为仆人,是出于神恩典的白白恩赐。他并不把他的工作视为一种烦厌的责任,乃是一种光荣的权利。我们往往很难说服人,为教会服务。为神教导,为神歌唱,为神作行政上的事务,为神说话,为神探访贫穷或有苦难的人,为神献出我们的时间,我们的才能,我们的金钱,不应当把它们视为被逼加在我们身上的责任;它是我们应当快乐地接受的权利。

(四)保罗想他自己为基督受苦。他并不期望事奉的道路是容易的;他并不期望忠实的道路是没有困难的。西班牙伟大的神秘主义者,攸那慕诺(Unamuno)常常说,‘愿神不给你安全,却给你荣耀。’马尔培(F. R. Maltby)常常说,耶稣应许他的门徒三件事──‘他们要有背乎常理的喜乐,全然无惧,常在困难中。’当武士前往阿瑟王庭,加入成为圆桌武士,他们要求的是面对危险和制胜巨霸。为基督受苦,并不是一种责罚;这是我们的光荣,因为这是分尝基督自己的痛苦,并且是一个机会可以表明我们对祂的忠心。

使人谦卑的权利(三8-13

保罗看他自己乃是一个领受双重权利的人。他获得权利,发现神的奥秘,这是神的旨意,世界众人要在祂的爱里,集合一起。他也获得权利,把这奥秘使教会知道,并且作为把神的恩典,推及外邦人的工具。但那种权利的感觉并不使保罗骄傲;反而使他谦卑。他惊奇这重大权利交给一个像他这样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的他自己。

如果我们拥有讲道的特权,或是教导神爱的讯息,或是为耶稣基督作工,我们必须记得,我们的伟大并不在乎我们自己,乃是在乎我们的事工和我们的讯息。杜斯加尼尼(Toscanini)是全世界最好的管弦乐队的指挥之一。有一次,他准备演奏贝多芬的一首交响曲时,他对乐队的队员说,‘各位,我算不得什么;你们也算不得什么;贝多芬是一切的一切。’他知道得很清楚,他的责任,并不是把一切注意力集中在他自己的身上,或是他的乐队身上,乃是要忘却自己和他的乐队,让贝多芬自己流露出来。

魏德海(Leslie Weatherhead)谈起,有一次他和一个在校的学生谈话,他决意加入教会事奉的阵营。他问他什么时候,他作出这决定;那青年回答说,在学校里有一次做礼拜的时候。魏德海很自然的问他,那天讲道的人是谁。那青年回答说,他记不起来了,他只知道在那天早上,耶稣基督对他说话。这才是实在的讲道。

今天悲惨的是有许多人只关心自己的名誉,不高举耶稣基督;把自己放在闪光灯下,而把基督藏在暗处。

神的计划与智慧(三8-13)(续)

在这段经文中,我们还有其它必须加以注意的事。

(一)保罗提醒我们,世界众人结合起来,是神永琤堛漱坐@部份。这是我们应当记得的事。有的时候,基督教的历史会令人误会,福音传到外邦人中间,只是因为犹太人拒绝福音。保罗在这里提醒我们,外邦人的拯救并非是事后神想出来的;把世界众人都带入祂的爱里,是神永琲计划。

(二)保罗用一个重要的字,描写神的恩典。他称它polupoikilos,其意义是色彩丰富。这字的含意有神的恩典,能应付我们人生的,各种不同的遭遇。无论是光明或是黑暗,阳光或是阴影,都能叫我们得胜有余。

(三)保罗又回到他自己喜欢的思想之一。在耶稣里,我们可以自由的到神那里。有的时候,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们有一个朋友,认识社会上有特殊地位的名人。我们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到他那里去。不过在你的朋友的伴同下,可以到他那里去。这正是耶稣为我们所做的。在祂里面,到神面前的门户,已经为我们开放了。

(四)保罗最后请求他的朋友们不要为他被因而沮丧。或许他们会想,传福音给外邦人的工作,因着传福音给外邦人的战士被囚,受到阻碍。保罗提醒他们,他所受的一切苦难,对于他们是有益的。

神我们的父亲(三14-17

保罗在这里重新再行开始,他在第一节开始的话,他已经插入了许多的话。保罗开始说‘因此’。他因了些什么使他祷告?我们再回到这封书信的基本观念。保罗已经绘了一幅教会的重要图画。世界分解成为一片混乱;各处都是分裂,国家与国家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甚至在一个人的内在生活里也是如此。这是神的计划,一切不调和的因素,在耶稣基督里,都要合而为一。不过这不能够实现,除非教会把基督的讯息,神的爱,传给每一个人。保罗为着这个原因祷告。他祷告教会里的人都能成为这样的人,使整个教会,成为基督的身体。

我们必须注意,保罗的用字,表明他祷告的态度。他说,‘我在我父面前屈膝’。那意义更超过屈膝;那意义是俯伏。犹太人一般祷告的姿态是站立,双手伸出,双掌向上。保罗为教会祷告,其内心十分迫切,他在神面前,俯伏恳求。

他向神天父祷告。这是很有意义的,注意保罗在这封书信里,讲到有关天父神的各件事,因为从这些事上,我们可以清楚知道,当他说神是天父的时候,在他心里所存有的观念。

(一)神是耶稣的父亲(一23;一17;六23)。我们说,耶稣是第一人称神为父亲。这是不正确的。希腊人称修斯(Zeus)为众神和众人的父亲;罗马人称他们的主神为朱庇特(Jupiter),它的意义是Deus pater,神父亲。不过有两个关系非常密切的字,它们有很相似的,但同时却有很不同的意义。

第一个字是Paternity(血统上的父亲)。这字纯粹是指身体上血统的因素。两个人可以从未见面,但是有父子的关系。

第二个字是fatherhood(父道)。这字是指二人之间的爱,团契,和关心的亲密关系。

在耶稣来的以前,人说神是父亲,他是接近第一个字的意义。人的渊源是出于神的创造。在那字里,没有耶稣所说的爱与亲密的意念。基督教神观的中心是祂是像耶稣,祂的恩慈,爱心,怜悯,是像耶稣一样。保罗所想的神常以耶稣为准则。

(二)神是父亲,我们得以进到祂面前(二18;三12)。

旧约的本质是神禁止人接近祂。玛挪亚,他是未来参孙的父亲,知道了那向他显现的是谁,他说,‘我们必要死,因为看见了神。’(士十三22)。在犹太人圣殿的崇拜中,至圣所是神的居所,只有大祭司可以进去,一年只有在赎罪日那天才可以进去。

基督教信仰的中心是神的易于接近。纪异(H. L. Gee)讲一则故事。有一个小孩。他的父亲擢升为少将的高职。当这小孩听到了这消息以后,静了一歇,于是说,‘你想他还会让我叫他爸爸?’基督教信仰的本质是毫无限止的得以进到神面前。

(三)神是荣耀的父亲(一17)。我们必须注意事情的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只是讲可以进到神的面前,很易流于把神的爱感情化,这正是有的人要做的。不过基督教的信仰虽然以到神面前的奇妙为乐,可是没有忘记祂的圣洁和祂的荣耀。神欢迎罪人,但是祂不欢迎那些想利用祂的爱心,仍然在罪中生活的人。神是圣洁的,凡是追求和祂交好的人,也必须圣洁。

(四)神是众人的父(四6)。没有个人,没有教会,没有国家,可以单独的持有神;那是犹太人的错误。神是父遍及众人;那意思也是说,我们必须互相亲爱,互相尊重。

(五)神是当常受感谢的父(五20)。神是父包含着人向祂的亏欠。只是想神在人生重要的时刻,来帮助我们,是错误的。因为神的恩赐,按时的赐给我们,我们很易忘记。某督徒必不可以忘记他所欠的,不只是他灵魂的得救,也包括生命、呼吸,及一切的一切。

(六)神是一切作父亲的模式。这样,在人类父亲的肩头上,加了重大的责任。蔡斯多顿(G. K. Chesterton)对于他父亲的记忆,很是模糊,不过他所记得的,却很是尊贵。他告诉我们,在他的童年,他有一套玩具的剧场,所有人物都是用纸板做成的。其中有一个人手持一把金色的锁钥。他永远不能记得这人物是谁,不过在他的心里常把他与父亲连系起来,一个人手持一把金色锁钥,开启各式各样奇妙的东西。

我们教导儿女称神为父亲,他们唯一获得父亲的观念,是从我们身上来的。人类的父亲应当以神是父亲为模式。

基督加添的力量(三14-17)(续)

保罗祷告祈求,使他们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他的意思是什么?这心里的力量,依据希腊人的了解是指三件事。

(甲)人的理智。保罗祷告,祈求耶稣基督加强他们理智的力量。他要他们更能分别是非。他要求基督,给他们智慧,使他们的生活,纯洁安全。

(乙)良心,保罗祷告,他们的良心更加灵敏。很可能,良心因为搁置太久,成为迟钝。保罗祈求耶稣,使我们的良心柔和警醒。

(丙)意志。常常我们知道一件事是对的,心里有意去做,但是我们缺乏坚强的意志,没有支持我们所知道的,没有实行我们的意愿。脱林华特.约翰(John Drinkwater)写着说:

求你赐给我们意志去实行我们的感受,

求你赐给我们力量去从事我们的所知,

求你赐给我们目的以坚钢支持护·,

亲自下手。

知识非我们所求,知识你已赐与,

不过,主啊,意志──我们最迫切的需要,

求你赐给我们力量去建造,超越感受,

实行,实行!

心里的力量有三方面:理智、良心、意志。

当基督永久的居住在人的心里,那心里的力量就刚强起来了。保罗所用的‘住’在我们的心里,是希腊文的katoikein,这字是指永久的,以有别于暂时的店所。莱特(Henry Lyte)在他所写的夕阳西沉歌(Abide with me)中,有一节这样说:

不是一瞥 不是片言只语

乃是永久 与门徒共居住

孰悉谦卑 忍耐无拘无束

非暂时乃永久 与我同居

获得能力的秘诀,是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基督同在。基督快乐地进入一个人的生活中──不过他决不会强行入内。他必须等待我们的邀请,把祂的力量赐给我们。

基督无穷的爱(三18-21

保罗祷告,基督徒可以把握住基督的爱的长阔高深的意义。这似乎是保罗要我们观察宇宙──上面有无穷的太空,四方有茫无边际的水平,下面是地和海洋的深处,然后说,‘基督的爱是像这样的广大无边。’

保罗除了觉得基督的爱非常广大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其它确定的思想。不过许多人拿了保罗所描绘的,加入了其它的意义,有的却写得非常美丽。有一个古代的释经家把十字架作为基督之爱的象征。十字架的向上一段是指向上天,向下一段指向下地,左石两段指向四围广阔的水平。耶柔米(Jerome)说,基督的爱,高则包括圣洁的天使;深则甚至包括地狱里邪恶的幽灵;长则包括向上追求行走天国的人;阔则包括离开基督在歧途彷徨的人。

如果我们要用这种方法去解释基督的爱,我们或许可以说,从阔的方面来看,基督的爱包括各时代,各地方,各式各样的每一个人;从长的方面来看,基督的爱尝尽一切苦味,甚至接受十字架的痛苦;从深的方面来看,它下落承受死亡的经验;从高的方面来看,祂在天上,仍然爱我们,在天父面前,为我们代祷(来七25)。没有人是在基督的爱的范围之外,没有一处是祂的爱不可到的地方。

于是保罗再回到这封书信主要的思想。在那里可以经验到这种爱呢?我们和众圣徒一同享受这种经验。那就是说,我可以在教会的团契里获得。·斯理约翰的话是对的,‘神不知道有孤独的宗教。’他说,‘没有一个人孤独的到天上。’教会或许有它的错误;教会里的教友或许离基督徒的标准,还是很远;不过在教会的团契里,我们找到神的爱。

保罗以赞美诗及讲道后的赞美词作为结束。神为我们成就的是远超过我们所想的。祂为我们所做的是在教会和基督里。

在我们离开本章以前,让我们再一次想到保罗所绘的有关教会的一幅荣耀的图画。这一个世界不像一个世界;这世界被敌对的势力,被憎恨争斗,撕得四分五裂。国攻打国,民攻打民,阶级攻打阶级。在人自己里面,善与恶也在剧烈的战斗。这是神的计划,祂要把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人,在基督里,得成为一。要达到这一个目的,基督需要教会外出,向人宣扬祂的爱,并祂的怜悯。教会不能做什么,除非它的会友在团契里,联合一起,经验到基督无穷的爱。──《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