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弗所书第六章

 

父母与子女(Ⅰ)(六1-4

如果基督教信仰,在妇女身上,作了重大的贡献,它在儿童身上,作出的贡献更大。在与保罗同时的罗马文化中,有些事对于儿童的生活是有危险的。

(一)罗马的patria potestas父权。在patria potestas之下,罗马的父亲在家里有绝对的权柄。他可以出卖他们做奴隶,他可以命令他们在他的田里工作甚至锁着铁链,他可以随意的责罚他们甚至判处死刑。更深一层,只要他活着,罗马的父亲的权柄,管辖孩子终生。一个罗马的儿子永远不会达到成年。即使他在年龄上已经长大,即使他是一个城市里的长官,即使国家授与极大的荣誉,他仍然在他父亲绝对的权下。贝克(Becker)写着说,‘在罗马父亲里最大的错误,是认为这是自然赋与长者的责任引导并保证在婴儿期的儿童,扩大而有管辖其自由及生死之权,延展而及其终生。’的确如此,父权很少达到这样的极端,因为这是为大众的意见所不许的,不过在保罗的时代,事实还是存在,孩童是在绝对的父权之下。

(二)遗弃婴孩的习俗。一个婴孩出世以后,就把他放在他父亲的足前。如果他弯身抱起,这意思就是说,他承认这孩子,要把他养大。如果他转身走开,这意思是说,他不承认这孩子,要把他抛弃。

有一封在主前一年,从一个名叫希拉利安(Hilarion)的,写给他妻子亚立斯(Alis)的信。他去了亚历山太。他写了一封家书,写了些家务的事。

希拉利安致书于妻子亚立斯,向你问安,也给我亲爱的贝洛斯(Berous)及亚波洛那利安(Apollonarion)问好。我们就是现在还留在亚历山太。请你们不要担忧,如果你们见到其它的人都回来,而我仍逗留在亚历山太。我请求你好好照顾小孩。当我领了薪金,我会立刻寄给你的。如果──愿你运气好!──生了孩子,男的,把他养大;女的,把她抛弃。你要亚弗洛地西亚斯(Aphrodisias)告诉我:“不要忘掉我”。我怎样会忘掉你呢?你可以不用担忧。

这是一封奇异的信,这样的充满了情爱,但是对于孩童,却又这样的无情。

一个罗马的婴孩往往有被抛弃的危险。在保罗的时代,这种危险性更大。我们已经看见婚姻的结合怎样的崩溃,男女配偶的转变快得令人手足无措。在这种情况下,儿童是非常的不幸。那时儿童的出生率减少,罗马政府立法,限制没有孩子的夫妇承继遗产的金额。不要的儿童被抛弃在罗马的市场上。任何人都可抱起,归他所有。晚上有人把他们带回家中养大,有的出卖为奴隶,有的在罗马的妓馆里做妓女。

(三)对于衰弱及残缺的无情。古代的文化对于这类的儿童是苛酷的。辛尼加写着说,‘我们杀一只凶猛的牛;我们勒死一只疯狂的狗;我们把刀插入病牛,怕它连累了全批;生下来衰弱的及残缺的儿童,我们把他们溺毙。’一个衰弱的,或是生得不端正的儿童,很少有机会生存。

保罗在这种状况下,写劝告父母反子女的话。如果有人问我们,基督教对于世界,作了什么贡献,我们只要指出基督教对于妇女及儿童地位的影响。

父母与子女(Ⅱ)(六1-4)(续)

保罗要儿女服从诫命,孝敬父母。他说这是第一条诫命。或许他的意思是基督徒孩子要首先记得的诫命。孝敬父母并非口头上的孝敬。孝敬父母是服从父母,尊敬父母,不使父母痛苦。

保罗看见这问题的另一方面。他告诉父亲们,不可惹儿女的气。班杰尔(Bangel)解释为什么保罗只吩咐父亲,没有说母亲;因为母亲有一种超乎人的忍耐,而‘父亲们性如烈火,易于发怒。’

希奇的是保罗在歌罗西书三章廿一节重新再说到这教训,并且说得更完全。他说,‘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班杰尔说,青年的烦恼是受到不断的批评,责g,太严格的惩罚,所产生的意志消沉。施密德(David Smith)想,这是保罗从他自己痛苦的经验里写出来的。他写着说,‘在这里可以觉察到个人情感震颤的语气。这似乎是一个年老的被囚的人的心,回到他的过去,回忆童年没有尝到爱的滋味的岁月。在传统的正统严峻的气氛中长大,他经验到的很少是深情,却都是严酷的待遇,因此懂得“青年的烦恼,意志的消沉”。’

我们对于我们的儿童,可以有三种不公平的对待。

(一)我们会忘记万事都在改变,一个时代的习俗,不同于另一个时代。莫同德(Elinor Mordaunt)告诉我们,有一次她禁止她的小女儿做某一些事,说,‘我在你的年龄的时候,是永不许这样做的。’那孩子回答说,‘妈妈,你必须记得,你是在那个时代,我是在现在的时代。’

(二)我们会把管理的时候拖得太久,有侮辱我们自己教育儿女的方法之嫌。把儿女管理得太久,不让他自由,只是表明我们对于他的不信任,转过来说,也就对于我们教育他的方法的不信任。宁可让他多有自由信任他而犯错误,不要不让他自由而又不信任他。

(三)我们会忘了鼓励的责任。路德的父亲,非常的严厉,几乎到了凶残的程度。路德常常说:‘惜笞则误其子──那是正确的;不过除了杖以外,要准备着一只苹果,在他做得好时,给他。’·斯特(Benjamin West)讲述他怎样成为一个画家。一天他的母亲出去,留他在家里照看他的小妹妹撒兰(Sally)。在他母亲不在家里的时候,他发现有几瓶颜色墨水,开始画撒兰的像。他把墨水弄得一塌糊涂,到处都是墨水渍。他的母亲回来,看见一片混乱,但是没有说一句话。她拾起一张纸,看见是一幅画。她说,‘哎呀,这是撒兰!’她弯身下去,吻他。此后,·斯特常常说,‘我母亲的一吻,使我成为一个画家。’鼓励比斥责所收的效果更大。安娜布坎(Anna Buchan)讲述她的祖母有一句喜欢讲的话,就是到她年纪很老的时候也是如此:‘不要挫折青年人。’

在保罗看来,儿女必须孝敬父母,父母必不可挫折儿女的锐气。

主人与仆人(Ⅰ)(六5-9

保罗写给教会里的奴仆。他必定写给一大批的人。

有人估计在罗马帝国里,有六千万个奴仆。在保罗的日子里,罗马的公民变成十分的懒惰。当时罗马称霸于世,因此罗马的公民工作便会失去体面。几乎所有工作,都让奴仆去做。甚至医生与教师,甚至帝王最接近的朋友,管理一切信札、上诉、财政的大员,都是奴仆。

在主人和奴仆之间,往往有很深的效忠和感情。皮里妞(Pliny)写给一个朋友说,他心里很是感伤,因为有些他深爱的奴仆死去了。他有二件可以安慰的事,虽然它们也不足以消除他的悲伤。‘我常常准备释放我的奴仆。另一件事是我允准他们立下一种像遗嘱一类的文件,我必定像法律一样的严守。’这是和善的主人所说的话。

不过基本上,奴仆的生活是可怖的。在法律上,他不是一个人,乃是一件物。亚里士多德规定主人和奴仆之间,不可以有友谊,因为他们没有一些共同点;‘因为奴仆是一件活的工具,正如工具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奴仆。’范恩薄(Varro)写到有关农业的事。他把农具分为三类──能言语,不能言语,无声音。能言语的是奴仆,不能言语的是牛批,无声音的是乘具。奴仆与禽兽无异,所不同的只是会说话而已。伽妥(Cato)给一个要接管农地的人的劝告。他必须要把一切东西查验过,把过时的没有用的抛弃;年老的奴仆也必须置之不理,任由他们捱饿。一个奴仆患病以后,给他平常的配给,也是一种浪费。

法律上的条文是很清楚的。罗马法学家季雅斯(Caius)在法律定则里说,‘我们可以注意,这是大家普遍的接受,主人对于奴仆有生杀之权。’如果奴仆逃走,轻一点的,在他额上烙下字母F,表明fugitivus,意思是逃犯;重一点的,判处死刑。奴仆的可怕之处是他绝对的任他主人为所欲为。亚古士督把一个奴仆钉死十架,因为他弄死了一头心爱的鹌鹑。朴立奥(Vedius Pollio)把一个奴仆活生生的抛在池塘里,去喂凶残的鳗鱼,因为他打破了一只水晶杯。犹文拿里(Juvenal)讲述一个罗马的主妇只是因为发脾气,吩咐处死一个奴仆。他的丈夫提出异议。她说,‘你称奴仆是人?是么?你说他没有做错?即使如此;这是我的决定,我的命令;我的决定就是证明。’奴仆之为婢女者,她们的头发被拉掉,他们的脸上常常有女主人的指爪伤痕。犹文拿里告诉说,有的主人‘他喜欢听残忍的鞭笞声,幻想比海上女神的歌声更美’,或是‘他陶醉于锁炼声中’,或是‘他叫施刑者来,在奴仆身上施用烙刑,因为失去了几条毛巾’。一个罗马的作者写下说:‘主人无论怎样的对待奴仆,不应当的,在怒气中,愿意的,不愿的,因着健忘,经过致细的考虑,有意的、无意的,都是一种判决,公正和合法。’

保罗在这样可怕的背景里,给奴仆的劝告。

主人与仆人(Ⅱ)(六5-9)(续)

保罗给奴仆的劝告提供给我们基督徒工人的福音。

(一)他没有叫他们反叛;他叫他们在他们的本位上做基督徒。基督教给每一个人重要的讯息是神无论把我们放在那里,我们必须活出基督徒的生活。一切环境或许都对我们不利,这不过是给我们更大的挑战。基督教不是要我们逃避现实的环境;它要我们征服环境。

(二)他告诉奴仆,他们的工作,不要只是在主人眼前做得好;他们做得好是因为知道神的眼是看着他们。基督徒所做的每一件工作必须可以呈献给神看的。世界常常面对的问题,今天额外的严重,基本上不是经济的,乃是宗教的。凭着改善环境,提高奖酬,不能使人成为良好的工人。这是基督徒的责任要明白这些事;但是这些事本身却无法产生好的工作。要想增强督工,加多刑罚,以求产生好的工作,更不容易。良好工人的秘诀是所做的工作是为了神。

保罗对于主人,也有几句话。他必须记得,虽然他是人的主人,他仍然是神的仆人。他也必须记得,他所做的是在神的眼前做的。最紧要的,他必须记得,那天要到,他和在他以下的人,都要站在神面前;那时,一切世上等级都不复存在。

工作的问题可以得到圆满的解决,如果人和主人都接受神的吩咐。

神的军装(六10-20

当保罗要和他们道别的时候,他想到在他们前面的可怕的战争。无疑的,古代的人民的生活和我们今日相比,是可怕得多。他们相信恶灵充满了空中,虎视眈眈的,要伤害人。保罗用的这些字,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都是这些各类恶灵的名字。在他看来,整个宇宙是一个战场。基督徒不只是要抵挡人的攻击,他也要抵挡与神为敌的恶灵的势力的攻击。我们或许可以不必拘泥于保罗的文字,不过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在这世界上是有罪恶活跃的力量。史蒂芬逊(Robert Louis Stevenson)有一次说:‘你知道爱丁堡的喀利多尼亚火车站(Caledonian Railway Station)?在一个寒冷的,东风狂吹的早晨,那里我遇到了撒但。’我们不知道史蒂芬逊实际状况怎样,不过我们能体会到他的经验;我们都觉得罪恶影响的势力,引诱人堕入罪中。

保罗不在意的看见一幅现成的图画。他的手腕时刻与一个罗马兵丁,以锁炼连在一起。一个兵丁日夜的在那里防备他逃走。保罗实实在在的是一个在锁炼中的使者。保罗现在,在他旁边,总是有人;无疑的,保罗常常与被逼接近那兵丁,又和他谈话。在他写信的时候,这兵丁的军装,给他看见了一幅图画。基督徒也有他的军装;保罗把罗马兵丁的军装,一件件的放在基督徒身上。

军装上有真理的带子。这带子用以紧束兵丁的外套,上面挂着他的剑。紧束了带子,他可以行动自由。有的人可以猜测:基督徒之所以能行动自由快疾,是因为他知道真理。

军装上有公义的护心镜。当一个人穿上了公义,他就很难被人家攻取。光是言语,不能抵挡人家的攻击;只有良好的生活,方才可以。有一次,有人攻击柏拉图,说他犯了某些罪。柏拉图说,‘那么怎样呢?我们必须用生活证明他的攻击是谎言。’应付基督教面对攻击的唯一方法是显明基督徒能达到的善良的高度。

军装上有鞋。鞋是装备好的记号,准备出发。基督徒的记号是热心要把福音传给没有听见过福音的人。

军装上有藤牌。保罗在这里所用的字,并非指比较小的圆形的藤牌;这乃是重武装的战士所带的大的长椭圆形的藤牌。在古代的战争中,最危险的武器之一就是火箭。箭头上有麻屑浸渍在松脂里。在战争的时候,把箭头默燃,然后射出。这大的长椭圆形的藤牌,是由两部份木材,胶在一起造成。当火箭描向藤牌放射,火箭穿入木中,火便熄灭。信德能够挡住试探的火箭。在保罗看来,信德总是完全信靠基督。当我们与基督紧紧的同行的时候,我们有安全,不受试探的引诱。

军装上有救恩的头盗。救恩不只是回顾以往。救恩是在基督里,赦免过去的罪,并且给力量在未来的日子里,得胜罪。

军装上有宝剑;这宝剑就是神的道。神的道是我们抵御罪的武器,同时也是我们攻击世界罪恶的武器。克伦威尔(Cromwell)的骑兵队,在战争时,一手拿剑,一手拿圣经。我们在神的战场上得胜,决不可以缺少神的圣书。

最后,保罗讲到最重要的武器──那就是祈祷。我们注意到,有关祈祷,保罗提起三件事。(甲)祈祷必须经常。我们往往有一种趋势,只有在危急的时候祈祷;不过从每日的祈祷,基督徒获得每日的力量。(乙)祈祷必须热切。软弱无力的祈祷,不能有多大的成就。祈祷须要全神贯注的面对神。(丙)祈祷必须不自私。犹太人有一句话说,‘让人在祈祷中,把他自己与社体结合在一起。’我想,我们的祈祷往往太多为我们自己,太少为别人。我们必须学习多为别人祈祷,为别人像为我们自己一样。

最后,保罗要求他的朋友为他祈祷。他要求的,并不是舒适安好,乃是准许他宣讲神的奥秘,祂的爱是为世界众人的。我们值得记住,每一个基督徒领袖,每一个传道人,需要他人举起手来祈祷。

最后的祝福(六21-24

我们已经知道,以弗所书是一封遍传的书信,从一个教会带到另一个教会的带信人是推基古。不像保罗其它大部份的书信,以弗所书没有给我们好多有关保罗自己的资料,除了他是被囚以外;不过推基古,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时,可以告诉保罗的近况,并且传达个人鼓励的话。

保罗以祝福语作为结束──其中都是一些非常重要的字。平安──人至高的福利,信心──在基督里完全的安心,恩惠──神可爱的白白的恩赐,保罗在神面前祈求,将这一切赐给他的朋友。最要紧的,他向神求爱:他们得以知道神的爱;他们得以爱人像神爱他们一样;他们得以以不灭的爱,爱耶稣基督。──《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