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弗所书第二章

               

                3.     动机:恩典2:1-10

 

在保罗论及基督徒的个人呼召(1:3-2:10)的最后部分,他先解释了我们呼召的目的(神的荣耀;1:3-14)和我们认识这种呼召的方法(通过神的启示神所给我们的知识;1:15-23,然后保罗转而谈了神呼召我们的动机(神不配得的恩典;2:1-10)。

 

这些经节继续救赎的主题(1:7),我们在这里所看到是保罗在罗马书中有关救赎论的缩影。我们曾经向神是死的(1-3节),但现在我们在神的里面活了过来(4-10节)。

 

曾经向神是死的2:1-3

 

这些经节对保罗的主要观点是预备性的。在希腊原文中,1-7节是一句话,主语是神(4节),三个主要动词是活过来(5节)、复活(6节)、坐(6节),宾语我们,介词词组与基督是描述我们的。那么主要的论点就是神使信徒活了过来,复活并与基督同坐在一起。1-7节中的其它部分都是稍次重要的。

 

2:1   你们死在过犯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

 

在重生之前,信徒在灵里是死的,与神的隔离的,无法与神相处。我们在那时是活在与神的对抗中,过错(错误,参1:7; 2:5)和罪(错过目标的行为)描述我们对神的任意反叛。

2: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保罗对不信者的生活状态在三方面作为更多的描述,首先,它是一种人们在其中随从今世的风俗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是由试图把神从生活的各个方面清除出去的哲学所统治的(参约15:18, 23)。

 

第二,未得救的人跟随倡导这种哲学的撒但。作为空中的掌权者,撒但被给予了暂时带领反叛神的自由(参约壹5:19; 林后4:4; 12:9)。这里运行的邪灵可能指的是空中的能力或是王国(字意是权力),而不是指的是撒但since this word is its nearest antecedent.悖逆之子指的是那些悖逆特性的人,就象儿子具有父母的特性一样。他们与撒但一样悖逆。

 

2:3   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第三,不信人不仅仅被今世的哲学所引导,被撒但控制,他们也放纵肉体。肉体(希腊语是sarkos)这个词在这里的意思是它比喻的意思,指的是每一个人所具有的罪恶本性,我们人类的本性是罪恶的。不信的人屈服于他肉体的私欲和念头,而信徒则不应该且不需要这样做(参罗7--8章)。

 

可怒之子与悖逆之子都是用来描述不信的人的,可怒之子(孩子,希腊原文是tekena)重点强调的是一个孩子与他父母的亲密关系;悖逆之子(儿子,希腊原文是huioi)强调的是这个孩子身上所表现出来的父母的特性。因为不信者对神的的悖逆,神的震怒常在他们身上。(参罗1:18-2:29; 3:36)。

 

这些经节(1-3)描述了不信的人是这世界系统的一部分,是在撒但的控制之下,放纵肉体的私欲,注定要经受神的震怒。当一个不信的人相信耶稣基督的时候,世界、魔鬼和肉体就成了他的三大敌人。

 

现在活在神的里面                2:4-10

 

神对不信者的震怒(3节)与神对信徒的恩典形成(5, 7, 8节)鲜明对比,神对一些不信者的恩典使他们得到生命(4, 5节),使他们复活(6节),并使他们与基督同坐在天上(66-10节)。

 

2:4   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

 

信和不信的人状况的对比是由然而这个词引入的。神,这段经文的主语,给我们信徒浩大的恩典,使信与不信的人有了如此大的区别。怜悯(希腊语是eleos,是七十士译本的翻译者用来翻译希伯来词hesed的,忠诚的爱)意思是不配得的善待。虽然我们曾经是叛逆的罪人,但神的大爱(希腊语是agape)使他寻求给他的选民以最大的益处。

 

2:5   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不信的人在灵里是死在他们的罪中(参1节),但神却给了信徒新的生命。一个死人能与神相交的方法就是神再使他活过来(参罗4:17),重生是神在恩典中的工作,这重生开始了一个新的生命并使这生命继续生长下去得救在希腊原文中是现在完成时态,表示一个持续的永久的状况。

 

2:6   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

 

第二,信徒已经与基督同复活(参1:20),这里描述的是我们属灵而非肉体的经历,我们的肉体有一天是要复活,但在灵里我们早已经复活得到了一个新生命(参西3:1-2)。象我们主的复活生命一样,我们复活的生命也是同样有能力并且是永恒的。

 

第三,我们已经与基督同坐在天上(参1:20),在那里才是我们属天的公民权所在地(腓 3:20),基督在肉体所做的(受死,复活,坐在天上),在灵里神已经为信徒做了。神已经使基督所做的这一切,可以帮助我们相信神也已经在灵里为我们做了这一切。

 

2:7   要将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

 

神最终极的目的就是要荣耀他自己。后来的世代包括所有未来的世代,神将使用这一世代的信徒来显示出他丰富的恩典(参1:7),尤其在这里提到的是神向信徒所施的恩典,我们在基督里所有的一切表现了神这些恩典。神把生命赐给那些曾经死在罪中的人们,神的恩典就在此显明了。

 

请注意1-3节描述的是我们过去的光景,4-6节描述的是我们现在的情形,7节所描述的是我们未来的情形。

 

2:8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

 

8节和9节解释了神丰富的浩大无比的恩典(7节),并扩大了第五节中的解释。

 

我们救恩的基础就是神的恩典(不配得的恩惠与神的能力;参罗3:22, 25; 2:16; 彼前1:5)。我们得救恩的方法就是信心(相信基督)。信心不是可以换取神的救恩的一个行动或行为,当一个伸出手来接受别人给他礼物的时候,他不是在做什么来换取那件礼物。有功的是那个给的人,而不是接受的人。

 

这指的是什么呢?既然在希腊文中这是一个中性词,明显它不是指恩典或信心,因为在希腊文中这两个词都是阴性的,也许它指的是描述救恩的从句(参1:15; 3:1)。救恩是神的恩典。

2:9   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救恩也不出于行为,因为救恩的基础是恩典,获取的方法是通过信心。没人可以自夸说他做了什么事获取了救恩,所有的荣耀都因他所成就的救恩而归于他。

 

2:10 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在这里保罗给了为什么救恩不是出于人或出于行为的原因,救恩不是人手的作为,重生的信徒是神的手的奇妙作为。工作(希腊语是poieme,参罗1:20)意思是一件艺术品,一个杰作。耶路撒冷圣经在这里把这个词翻译成艺术品。作为一个艺术大师,神在基督耶稣里创造了我们。翻译成造成的这个词(希腊语是ktizo)只用来描述神的活动,并描写只有神所造成的工作。

 

好的行为并不是救恩的基础,而是神意要救恩所产生的果子。神并没有根据我们的行为来救我们(8-9),但是他救我们却是为了叫我们行善(10节),我们被拯救的目的是为了行善。在这节经文中,好的行为被看成是神通过给我们的能力让我们去行出来的。在神拯救我们之前,他的意思就是要我们这些得救的人行在好的行为当中,就象人行在一条路上一样。这节经文显明了神是我们好行为的源泉(参腓2:13)。保罗在4-6章中更详细的探讨了这个问题。

 

        B.     共同的呼召    2:11-3:9

                1.     目前的合一2:11-12

 

新的属灵生命并不仅仅意味着我们是分别被重生的,除此而外,神把每一个基督徒都带入与其它信徒的合一之中,在基督里,我们与其它的信徒也与神是合一的。保罗下面讨论了在基督里共同的呼召。

 

使徒首先提到了所有的信徒在基督里合而为一的实际(11-13节),然后解释了这合而为一的内容(14-18节),最后论及了合而为一的结果(19-22节)。

 

 外邦信徒与犹太信徒合而为一的实际 2:11-13

 

2:11 所以你们应当纪念:你们从前按肉体是外邦人,是称为没受割礼的;这名原是那些凭人手在肉身称为受割礼之人所起的。

 

神为我们所做的改变了我们,根据这一点,我们外邦人信徒对某些特定的问题应该清楚,这里的肉体指的是它字面上的意思,而不是它的喻意。在十字架前犹太人信徒与外邦人信徒存在很大的不同。

 

2:12 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

 

保罗列举了五个犹太人享受而以前的外邦人信徒在十字架前并不享受的特权。首先,外邦人信徒在以前与基督-弥赛亚-无关,与以色列民族不同的,他们并没有一个他们所寄望于之的弥赛亚使他们有民族性的盼望;第二,他们是在以色列国民以外,个别的外邦人虽然可以成为以色列的国民,但他们作为整体来讲,外邦人在神在以色列中和通过以色列所做的事情上是没有份的,在这个意义上外邦人在是与以色列人以外的;第三,在圣约(亚伯拉罕之约、巴勒斯坦之约、大卫之约和新约)中神对以色列民的应许上他们没有份;第四,以色列民可以仰望神所应许的共同的未来,而外邦人作为一个民族却没有;第五,他们与神隔绝了,而神却向以色列民伸出手并把他们向自己拉近。

 

2:13         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

 

却字显示出又一个鲜明的对比(参4节),由于基督的死,外邦人同神和犹太人的关系拉近,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罪造成了死和隔离,但基督的顺服却给我们带来了生命与和解。

 

尽管在旧约中神的被赎子民与新约中神的被赎子民之间有明显的连惯性,但保罗在这里所强调的是这两者的不同。基本上,圣约神学所强调的是这两者的持续性,而天道神学所强调是这两者的不同。

 

外邦人信徒与犹太人信徒合而为一的意义 2:14-18

 

从根本上讲,基督的死成就了外邦人信徒与犹太人信徒之间的和平以及外邦人信徒与神之间的和平。

 

2:14 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要明白这节经文,我们必须要先知道保罗说讲的隔断的墙是什么。也许它指的是希律所建圣殿院内把外邦人的院与犹太人的院相隔开的墙。这似乎不大可能,因为在那时保罗写这封书信的时候,这堵墙仍然存在并把外邦人与犹太人隔开。也许保罗所指的是殿内圣所与至圣所之间的幔子,但这幔子(不是一堵墙)并不是把外邦人与犹太人隔开,而是把人与神隔开。所以极有可能的是,为了继续对属灵实际的强调,保罗所指的是属灵的而非物质的自从亚伯拉罕以来把犹太人与外邦人隔开的障碍。

 

这节经文有力的见证了,随着基督的死,神采取了与过去不同的方式来处理人类的问题。他现在不再主要同并通过犹太人和犹太教来实行他的计划(暂时的,参罗11章),而是在同样的基础上来对待犹太人和外邦人,这基础就是他们对他儿子的信心。或者说,他对他的计划实施了新的管理方式。

 

2:15 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

 

耶稣献在十字架上的身体结束了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敌对的关系。因为当基督死的时候,他履行了摩西律法的所有要求。他这样做了以后,神就结束了作为犹太人生活准则的摩西律法。废掉(希腊语是kataresas)意思是使其无效,摩西律法不再是神定规他子民生活的标准(罗10:4)。摩西律法中有众多的饮食规则和要求使人隔离的规条,它一直都是造成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敌对的原因。英文NASB版本的翻译包含有律法就是那障碍的意思。实际上律法就是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的障碍的缘由。基督通过结束摩西律法而摧毁了这障碍(敌对的关系)。

 

基督结束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敌对的关系有两个目的。第一,从犹太人和外邦人(11节)中间,造出一个新人,也就是教会(6节)。现在在教会里,神不象他从前对待犹太人那样对待外邦人;他也不象从前对待外邦人那样对待犹太人。不是说外邦人变成犹太人,也不是犹太人变成外邦人,而是说神创造了一个全新(希腊语是kaionon,意思是新鲜的)的事物,就是教会,在教会中犹太人被看为是基督徒,外邦人是也被看为是基督徒。

 

2:16 即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

 

基督结束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敌对的关系的第二个目的就是要把犹太人信徒与外邦人信徒归入他自己,使他们进入一个身体,就是教会。在旧约当中从来都没有提到过犹太人信徒与外邦人信徒合为一体的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十字架钉死了耶稣,而耶稣却用十字架结束了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敌对的关系。不仅仅是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成就了和睦(14节),而且由于十字架他们也与神和好了(16节)。

 

2:17 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基督不仅仅使我们和睦(14节),他也传讲和睦。在他升天之后(参徒1:1-2, 8),他通过他的门徒向外邦人与犹太人传讲和平的信息,就是福音(12,13节)。

 

2:18 因为我们两借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因此犹太人与外邦人都可以到神的面前来。从前,到神的面前要通过犹太教,但现在却是借着圣灵。由于基督的死,我们可以来到父的面前(参3:12; 5:2)。请注意在这里三位一体的父、子和圣灵都被提到了。

 

在使徒的教会时代,外邦人信徒是需要借着犹太教到神的面前来,还是可以直接作为外邦人到神的面前来,对于这个问题在当时有很多的争论(徒15:1-5; 1-2章)。在这里给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参徒15:6-21; 3-4章),犹太人信徒与外邦人信徒已经被合而为一了(14节),神从这两者之间造出了一个新人,就是教会(15节)。在这个身体中,这两下被成就了和睦(16节),这两下都可以借着圣灵来到神的面前(18节)。

 

外邦人信徒与犹太人信徒合而为一所带来的影响  2:19-22

 

2:19 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

 

作为这种合而为一结果,犹太人信徒对以色列人来讲再也不是外人和客旅了,而是在教会中与犹太人是同等的国民,同为神家里的人(提前3:15)。基督徒与其它时代圣徒一起同是天国的子民。

 

2:20 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在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

 

保罗把教会比喻成一个殿,这殿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明显地,这里提到的先知指的是新约的先知,因为先知这个词是跟在使徒这个词的后面(参3:5; 4:11)。这些人构成了教会的基础,因为神是通过他们启示并建造了到那个时候才被启示和建造的教会。(3:5)。

 

在保罗的那个时代,房角石是房子根基的最关键部分,房子中所有其它的石头,包括其它的房基石,都是照着房角石摆正的。(Harold W. Hoehner, Ephesians, in 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New Testament, p. 627)。

 

在东方,房角石被认为甚至比房基还重要(Wood, p. 42)。

 

2:21 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

 

教会被看作是在他的建造中不断有新的信徒加入进来(参4:15-16; 彼前2:5)。各个石头代表信徒,即有犹太人信徒也有外邦人信徒。与所罗门那个时代不同的是,神今天并不住在地上某处可见的殿里,他居住在他的教会里,这是一个遍布全地的开始于五旬节那天,结束于被提时的属灵的殿里。就象古时那些可见的殿荣耀它们所代表的神一样,教会在今天也荣耀真神。

 

保罗在这里用了殿的比喻也许是非常合适的,因为是在以弗所的亚底米神庙(在原文中殿与庙是同一个词)使这个城市大享其名。它是现在仍在雅典的巴台农神庙的四倍大,有高达六十英尺的一百二十根白色柱子环绕一尊亚底米(黛安娜)神像。这座庙一直被认为是古代七大奇迹之一(参徒19:23-41)。

 

2:22 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

 

圣灵居住在宇宙性的教会中,当然他也分别住在每一个信徒中(约14:17; 5:5; 8:9, 11; 林前2:12; 3:2; 4:6; 约壹3:24; 4:13)。保罗在圣经别的地方也把个自的信徒比喻成神的殿(林前6:19),他提到地方性的聚会也是把它们看成是神的殿(林前3:16; 林后6:16)。但在这里所有的基督徒都被说成是一个巨大的殿-教会-的一部分。

 

神对信徒的计划包括,在基督的死、复活和升天之后建立一个新的团体(参太16:18),它就是教会,这教会不仅仅是以色列国的持续及其现代化,而是一个新造物(15节)。在教会中,犹太人信徒与外邦人信徒在神面前有平等的权利与特权。有资格成为这个身体中的一成员是现今时代信徒最大的祝福之一,此外还有许多其它的福气(1-10节)。──  Thomas L. Constable《以弗所书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