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章 坐──我们在基督里的地位

 

读经:

“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使祂从死里复活,叫祂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一17-21

“祂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二6-9

“神……叫祂坐……又叫我们与祂坐。”请我们思想这个“坐”字的含义。就像我们已经说过的,这字启示出属天生命的秘密。基督徒的生命不是以行开始,乃是以坐开始。基督徒的纪元乃是开始于基督,就是当祂洗净了人的罪,“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来一3)的时候。同样的真实,我们也可以说,基督徒个人的生命乃是开始于“在基督里”,那就是当我们藉着信,看见我们和祂一同坐在天上的时候。

{\Section:TopicID=266}基督徒的起点

大多数基督徒都弄错了,企图以行达到坐,但那正好把真正的次序颠倒了。我们天然的观念以为说,我们若不行,如何达到目的呢?我们若不努力,如何能获得呢?假若我们不动,我们如何到任何地方呢?但基督教是一桩奇异的事!假若我们在起初的时候想要作什么,我们就得不到什么;假若我们要获得什么,我们就失去一切。因为基督教不是以一个大的“作”(Do)开始,而是以一个大的“成了”(Done)开始。所以以弗所书开宗明义就说,神“曾在基督里赐给我们天上各种属灵的福气”(一3)。我们一开头就受邀请来坐下,享受神所为我们作成的,并不是要出去为我们自己尝试获得这些福气。

行的含意就是努力。然而神说,我们得救,不是出于行为,乃是“本乎恩……因着信”(二8)。我们常应用“得救是因着信”这句话,但我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的意思是说,我们是因信赖主耶稣而得救。我们并未作了什么来救自己,我们只是简单的把自己受罪侵蚀的灵魂卸在祂身上叫祂担负。我们开始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不是靠自己的行为,乃是靠主所已经完成的救恩。除非人这样作,他就不能成为基督徒。因为当我们说,“我不能作什么以救我自己,但是神因着祂的恩典,已经在基督里为我作好了一切事”,这就是我们在信心的生活里走上了第一步。基督徒的生活从始至终都根据于这个完全依靠主耶稣的原则。神所乐意赐给我们的恩典是无限量的。祂乐意赐给我们每一件东西,但除非我们安息在祂里面,我们就不能得到什么。“坐下”就是说出一种安息的态度。因为事情已经完成了,工作歇下了,所以我们坐下了。只有当我们首先学会坐下来,然后我们才能在基督徒的生命中往前长进。这件事似乎是矛盾的,但却是真实的。

坐下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当我们行或站的时候,我们是将全身的重量都托负在我们的腿上,但当我们坐下时,我们所有的重量──不论是多重──就都置放在所坐的椅子或床上了。当我们行或站时,我们就逐渐疲累,但当我们一坐下来,我们就觉得得到了休息。在行或站中,我们费很多力气;但当我们坐下时,我们立刻就轻松了,因为压力不再落在我们的肌肉和神经上,而是落在我们身外的某些东西上。在属灵的范围里也是如此,坐下就是把我们所有的重量──我们的担子,我们的自己,我们将来,每一件事物──都卸在主身上。我们让祂来负这责任,自己不再来背负。

这就是神从起初就立下的原则。在创造里神从第一天一直作工到第六天,而第七天安息了。我们可以确信,在那前六天中,祂是非常的忙。于是当祂该作的工作完成时,祂就歇了一切的工。第七日就成了神的安息日,那就是神的安息。

但亚当如何呢?他与神的安息有什么关系呢?圣经告诉我们,亚当是在第六天造的。那么明显的他并未有分于那前六天的工作,因为他只是在六天的末了才造出来的。事实上,神的第七日乃是亚当的第一日。神固然是作了六天的工,然后才享受祂安息日的安息,但亚当的生命却是与安息日一同开始的。神是先作工,然后安息;而人却必须先进入神的安息,然后才能作工。再者,乃是因神创造的工已经确实完成了,所以亚当的生命就可以从安息开始。在这里就是福音:神已经先作了一步,并且也完成了救赎的工作,因此我们并不需要作什么来获得救赎,却能藉着信直接享用祂所完成工作的价值。

当然我们知道,在这两件历史性事实的中间──就是在神创造的安息和神救赎的安息之间──还有整部悲惨的故事,说到亚当的犯罪和审判、人不止息与无益的劳苦,和神的儿子降世受苦并舍了祂自己,直至失去的地位得以恢复。“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那就是祂的话,直至最后,祂赎罪工作完成,祂才能呼喊说“成了”。

就是因着那得胜的呼喊,我们所传述的乃是真实的。基督教确实是说出,神在基督里已经作成了每一件事,而我们只要藉着信就得以享受那事实。我们在此的钥字自然不是一个命令“要坐下”,乃是看见我们在基督里面是已经“坐下”的。保罗祷告求神照明我们心中眼睛(一18),明白所为我们包含在这双重事实里面的一切,就是神先藉大能“使祂坐”,然后又藉着恩典“叫我们与祂一同坐”。而我们必须学的头一个功课就是:在起始的时候,工作根本不是我们的,乃是祂的。不是我们为神作工,乃是祂为我们作工。是神赐给我们安息的地位。祂带来祂儿子所完成的工作并赐给我们,然后对我们说“请坐”。祂对我们的表示,我想不能再比大筵席比喻中邀请的话“请来吧,样样都齐备了”(路十四17)更表达得好了。因此我们开始基督徒的生活,不是以“作”,乃是以看见神所已经作的。

{\Section:TopicID=267}祂所成就之工的范围

从这里往前去,基督徒经历的步骤就和开始一样,不是根据于我们自己的工作,而是在于另外一位所完成的工作。每一个新的属灵经历都开始于一次藉着信接受神所已经作的──也可以说,就是一次新的“坐下”。这个是生活的原则,是神自己所指定的,从始至终基督徒生活的每一个阶段都根据神所定规的这个原则。

我们如何能接受圣灵的能力来事奉呢?我们是否必须为此劳力呢?我们是否必须为此向神申诉呢?我们是否必须禁食、舍己、刻苦己心,使我们成为一个应得的人呢?绝不!那不是圣经的教训。再想想看:我们如何接受罪的赦免?以弗所书一章六至八节告诉我们,那乃是“照着祂丰富的恩典”,“在爱子里白白赐给我们的”。我们并没有作了什么来换得赦免。我们是在基督里“藉着祂的血”得蒙救赎。在祂所已经完成的根基上,那乃是我们的。这就是“我们得救的福音”(一13)。

那么,圣灵浇灌的圣经根据是什么?乃是主耶稣的升天。因为主耶稣为我死在十字架上,我就得到罪的赦免;因为祂被高举到宝座上,我就得到圣灵的能力(看徒二33)。圣灵赐下既是因为主耶稣已经得着荣耀,所以这恩赐就不是根据于我所是的或我所作的。我不是藉着作任何事来得到赦免,我也不是藉着作任何事来接受圣灵。我获得每一件事物,不是靠着行,乃是藉着坐──那就是说,藉着安息在主里面。所以我们怎样不需要等待救恩入门的经历,照样也不需要等待圣灵的浇灌。让我确实的告诉你,你不需要为这恩赐向神申诉,也不必努力挣扎,也不必举行奋兴会。你受圣灵并不是因你的行为,乃是因着主耶稣基督的高举。“也信了基督,既然信祂,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一13)这也包括在“能叫你得救的福音”里面。

若是我们说的罪得赦免和得圣灵恩赐是真的,我们的成圣是如何呢?我们如何得知能从罪中蒙拯救呢?我们的“旧人”是如何钉十字架呢?秘诀还是不在于行,乃在于坐;不在于作什么,乃在于安息在所完成的事实上。“我们向罪死了”;我们“已经受浸……归入和的死”;“我们已经与祂一同埋葬”;“神……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罗六234;弗二5)。所有这些叙述都是过去式的。为什么是这样?因为将近两千年前主耶稣在耶路撒冷城外被钉十字架,而我是和祂一同被钉的。这是个伟大的历史事实。藉此祂的经历现在已经成为我的属灵历史,神能说我已经“和祂”得着每一件事。我现在所有的一切,是“与基督”一同有的。在圣经里我们绝不能发现所说的这些事尚在将来,现在尚需去要。这些乃是基督的历史事实,所有我们已经信的人都已经进入其中了。

“与基督”──钉十字架、活过来、复活、坐在天上;这些观念对于人的心思,比约翰福音三章三节主耶稣对尼哥底母说的话还要令人费解。那里的问题是如何重生,这里的事甚至是更不可能──不仅像重生一样是一些要成就在我们里面的事,并且要看见和承认,那已经在另外一位里很久以前所成就的就是我们的。这样的事如何能够呢?我们不能解释。我们必须从神接受,认为这是祂所已经作成的。我们不是与基督同生,但我们是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加二20)。因此我们与祂的联合是开始于祂的死。神在那里把我们放在祂里面,我们所以“与祂一同”,因为我们是“在祂里面”。

但我如何能确知我是“在基督里”呢?我所以能够确知,因为圣经坚定的说是如此,是神把我放在那里。“你们得在基督里是本乎神。”(林前一30)“那在基督里坚固我们和你们的……就是神。”(林后一21)那是祂在主宰的智慧中所完成的事,为要让我们看见、相信、接受,并在其中喜乐。

我若夹一张钞票在一本书里面,从此以后这书所遭遇的,也就是夹在它里面这张钞票所遭遇的。我把这个拿到那里,另一个也就到那里。他们的历史已经成为一个。就是这样实际的,神已经把我们放在基督里面了。所以凡祂所遭遇的,也就是我们所遭遇的。一切祂所遭遇的经历,我们在祂里面也都已经遭遇过了。“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罗六6)那是历史。我们的历史是写在我们诞生之前。你相信吗?那是真的!我们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是一件荣耀的历史事实。我们从罪得蒙拯救,不是根据于我们能作什么,也不是在于神要为我们作什么,乃是根据于祂已经在基督里为我们作了什么。当那事实向我们显明,并且我们转回来安息在其上时(罗六11),我们就发现圣洁生活的秘诀。

但在实际上,我们对这一切在经历中知道的太少了。举一个例说,假若有人当面恶言批评你,你怎样来应付这局面?你紧闭嘴唇,咬紧牙关,勉强吃下,竭力控制自己,你若在极大努力之下,能压制而不表露出这一切愤怒的征象,得以在比较合理的礼貌中回复对方,你就觉得已得到很大的胜利了。但那怒气仍然存在,它仅是被遮盖了起来而已。这难处是什么?就在于你在坐下之前,就试着要去行,这条路是注定了要失败的。让我再重复的说:没有一个基督徒的经历能从行来开始,它必须是从确定的坐下来开始。从罪得蒙拯救的秘诀不是要作什么,乃是要安息在神所已经作的上面。

有一位工程师,原住在西方的一个大城里,以后离开家乡,来到远东。他离家的两三年,正在这时,他的妻子对他不贞,随他一个好友离家出走了。他回家时,就发现他已失去了他的妻子、他的两个孩子和他的好友。在一次讲道聚会结束的时候,这个受悲伤打击的人向我吐露他心中的重担。他说:“整整两年,我心里日夜满了愤恨,我是基督徒,我知道我应当赦免我的妻子和我的朋友,但是虽然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赦免他们,却是不能作到。每天我都定意要爱他们,而每天我都失败了。我对此能作什么呢?”我回答说:“完全不要作什么?”他近乎吃惊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什么?是要我继续恨他们吗?”于是我解释说:“你问题的解答是在这里,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死的时候,祂不但担去了你的罪,祂也担去了你这个人。神把祂的儿子钉了十字架,神也把你的旧人在祂里面钉了十字架;同样,那个不赦免人的你,那个根本不能爱那些亏待你的人的你,也已经被钉了十字架,被除去了。神在十字架上已经对付了一切,所以再没有什么留给你,要你去对付的。你只要对祂说:“主,我不能赦免,我也不再试着这样作,但我信赖你在我里面作。我不能赦免,也不能爱,但我信赖你代我赦免,代我爱,并且在我里面作这些事。”

这人坐在那里很惊讶的说:“这话对我太新奇了。我以为我必须对这件事作一点什么。”等了一下,他又说:“但我能作什么呢?”我说:“神在等着你直到你停止要作。你一停止作,神就要作。你曾经想救一个淹水的人吗?要作这事有两个方法。或者你击昏他使他失去知觉,然后把他拖到岸上来,或者你让他挣扎喊叫,直到他完全无力,然后再去救他。若是他还留着一点力气,你就想去救他,他就要在恐惧之中紧抓住你,把你拖下去,那他和你都要淹死。神正在等着,让你把贮藏的力量完全耗尽,然后来救你。一旦你停下不作任何的事,祂就要作一切的事。神正在等你对自己绝望。”

“这位作工程师的朋友跳了起来,他说:“弟兄,我明白了!赞美神,现在一切全好了!我不需要作什么了。祂已经作了一切。”于是他面带荣光,欢欢喜喜地去了。

{\Section:TopicID=268}赐给者──神

我想,在福音书所有的比喻中,浪子回头的故事是幅最好的图画,给我们看见讨神喜欢的路。父亲说:“我们理当欢喜快乐。”(路十五32)在这句话里主耶稣启示出来,在救赎的范围中,什么东西特别使祂父的心喜欢。那并不是大儿子不断的为父亲劳苦,而是小儿子不为父亲作任何事,只让父亲为他作每一件事;不是常要作赐给者的大儿子,乃是常愿意作接受者的小儿子,最叫父的心喜欢。当浪子在放荡的生活中耗尽了他的赀财,回到家中时,父亲并没有一句责备他浪费的话,也没有一句问到赀财的话。他对于这耗去的一切,并不难过,他只是对于小儿子回家使他得以供给更多费用的机会而快乐。

神是太富足了,所以祂所最喜欢的就是赐给。祂的宝藏太丰富了,因此当我们不给祂机会,不让祂使用财宝在我们身上时,对祂反而是一个痛苦。父亲看见浪子需求长衣、戒指、鞋子和筵席,这在他是一个喜乐。但在大儿子身上他找不到这样的需求,那在他是一个忧伤。我们想要为神预备东西,这对神的心是一个忧伤。祂是太富足了。当我们就是这样让祂一再的赐给、赐给、赐给的时候,我们就给祂真实的喜乐。同样,当我们想要为祂作事时,那对祂就是一个忧伤,因为祂是太全能了。祂渴望我们就是让祂作、作、作,祂希望永远是个赐给者,并且永远是个作工者。假若我们看见祂是如何的丰富,如何的大能,我们必定把一切的给和一切的作──让在祂手里。

你以为假若你不想讨神的喜悦,你的好行为就会停止吗?你以为假若你把一切的给和一切的作让在神手里,那个结果较比你作了一些更不令人满意吗?其实当我们要想自己去作时,我们就是把自己再带回到律法之下。但律法的行为──即使是我们的好行为──都是“死行”,是神所恨恶的。在那比喻中,大儿子和浪子都是同样的远离了父家的欢乐。大儿子虽然不是在远方,但事实上仅是“地位的”在家里。理论上他的地位也同浪子一样,永远不能享受那实际,因为他拒绝放弃自己的好工作。

正当你停下“给”时,你就要证实神是一位何等的赐给者!停下“作”,你也就要发现,祂是一位何等的工作者!小儿子曾经完全错了,但他回到家里却找到了安息──那就是基督徒生活开始的地方。“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祂爱我们的大爱……叫我们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弗二46)“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倪柝声《坐行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