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章               一同坐在天上

 

(二110

  称为教会的这一批神的儿女,他们并不是比别人好,也不是比别人强。照着他们的本相,他们和世上的人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分别,都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放纵肉体的私欲,……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这正是我们原来的写照。在地位上是死的,对神的事是陌生的,可是对今世的风俗,不仅是熟练,而且是喜爱,对撒但的统治一点也不抗拒,只要能满足自己,什么道义都可以抛上九霄云去。我们回顾从前,我们都得承认实在是这个模样,就是如今信了主,灵里稍微有一点昏暗,那老旧的光景还是要跑出来。我们这个人的本相就是如此的可憎,心里的眼睛没有开起来以前,还觉得自己蛮不错,蛮棒,可是一在圣灵的光照底下,我们都感到羞愧得无地自容。我们就是这样的人,一点也没有可夸的。可是因着复活的大能,我们给神分别了出来,成了基督的身体,成了神的丰满,这不是由于我们自己,完全是因着神丰富的怜悯,在我们还没有认识祂,也还活在罪中的时候,祂就为我们预备了救赎,藉着圣灵的感动和祂大爱的吸引,我们进到了基督里,承受了基督所有的,享用了基督所作的,更联合在基督所是的。这一份大的恩情,全然是神白白的赏赐,要把我们带到神的面前,像基督一个模样,好使父对子的悦纳也显在我们身上,父对子如何,也对我们如何。教会这一个属灵的经历,实在是宝贝得很,在父神眼中地位的转变,也是宝贝得很,父把我们这些本来是可憎的人联结在基督那里,基督的一切所有,所作,和所是,都成了我们的。这是教会的经历,也是教会所要见证和显明的。

三个‘一同’(56节)

  中文圣经在这里指出了三个‘一同’,这实在是充满了恩典的事实。它清楚的指明,每一件事都是基督自己作的,但是当基督作的时候,都把我们包括进去,使祂所作的都成了我们所作的。祂活过来,我们与祂一同活过来,不再活在罪和死里面,祂复活,我们与祂一同复活,死亡再不能辖制我们,祂坐在天上,我们也与祂一同坐在天上,进到神的荣耀里。

  这三个‘一同’不是要等到将来见主面的时候才成为事实,而是现在已经成为事实,是神已经作完成了的事实,祂坐在天上,我们承认不大容易领会这个属灵的事实,但是我们不够领会并不能改变这一个已作成了的事实.我们相信主被教的时候,地上还没有我们,但我们却是在祂被杀的事上有份,祂复活的时候,我们也不在地上,但我们却深知我们也是在祂的复活里,同样的,祂升到天上去坐下了,我们也与祂到天上去坐下了。这些属灵的事实都是我们的经历,是超越过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的经历,是我们还活在地上的时候就感觉到的。

一同活过来

  严格的说,这一个‘一同’,和以后那两个‘一同’是有点不一样的,但这没有关系,因为在原则上还是一样的。我们可以迷醉在犯罪的生活里,对罪没有感觉,像死了一样。我们是这样,但我们的主不是这样,祂是永远苏醒的,祂是叫人活过来的灵。祂与我们一联接,祂的生命就进到我们里头来,祂在我们里面作生命,这生命使我们对罪有了敏感,这生命使我们对罪起了反抗,罪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辖制我们,也不能再随意摆弄我们。从前以罪为喜乐,为满足的感觉不再存留了,反过来罪却成了可憎和可厌的。这是基督徒最基础的经历,从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他绝不会是一个基督徒。一个接触了基督的人,他的灵若不苏醒过来,那是不会有的事。每一个得救了的基督徒都经历这一件事,因为是神已经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所有信主得救的人,所有神的儿女,他们的灵都是苏醒过来的。只有灵苏醒过来的人,神的恢复工作才能显在他们身上。

一个复活

  上面所说的‘一同活过来’是灵的苏醒,这里的‘一同复活’是胜过死亡的权势。主为着我们曾经死过,但是复活了,死亡不单不能拘禁祂,甚至连死亡的钥匙也给主夺了过来,我们信了主的人,不单是有复活进入荣耀的盼望,也已经有了复活的地位,这个复活的地位叫我们可以向死亡夸胜。虽然我们的肉身还会死亡,就像主也曾为我们的罪死过一样,虽然我们的身体会‘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罗八1011)我们的肉身可以死,但死却不能拘禁我们,像它不能拘禁主一样,因为我们已经与基督一同复活了。

  复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们是站在复活的地位上,身体的复活是将来出现的事,但我们现在就有了复活的指望,这指望是根据复活的生命和复活的地位。现在没有复活生命的,现在不是站在复活的地位上的,他绝不能有进入荣耀复活的指望。我们有进入荣耀复活的指望,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复活的生命,也站在复活的地位上。复活的指望虽要等到主再来时才成为眼见的事,但我们现在已经与基督一同复活,现在就有了复活的生命,也已经站在复活的地位上了,死的权势不能再摸到我们,阴间的权势也不能胜过我们。教会的历史清楚的印证了这一点,历世历代直到今天,世界所加给教会的各式各样无止境的逼迫,或是要使教会走样变质,但教会没有倒下去,因为教会所有的是复活的生命,教会所站的是复活的地位。

一同坐在天上

  神丰盛的怜悯把我们更深带进一个新的地位,就是叫我们一同坐在天上。这一个属灵的事实是我们最不容易明白的,我们怎么能现在就已经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呢?用物质的观念去看属灵的事,一定是看不清楚的,但是神既说我们已经是与主一同坐在天上,我们就相信与主一同坐在天上是一个事实。不只是相信,而且经历到这一同坐在天上的事实。

  头一点我们要留心一下的,紧跟着复活的事实就是升天,主自己是这样,教会将来被提是这样,我们的属灵的经历也是这样。我们有的生命不单是复活的生命,也是属天的生命,我们在基督里的地位,不只是复活的地位,也是属天的地位,我们虽是活在地上,但我们的地位是在天上,是属天的,我们的生命是属天的,我们的思想是属天的,我们的感情是属天的,我们的观点是属天的,因为我们已经与主一同坐在天上。许多神的儿女不重视地上的事物,不重视地上的好处,不重视地上的名与利,不计较地上的荣与辱,一心一意的爱慕天上的事物,这不是苦行的意念促成的,也不是人的意志所能维持得来,而是我们站在天上的地位来察看一切,用属天的生命来接触一切的结果。基督徒正常的生活表现应当是如此的。

  不仅是在天上,而是坐在天上。基督什么时候在天上坐下,我们也跟着祂一同坐下。坐就是安息,就是作完了要作的工,就是等候得胜的果实。‘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从此等候祂仇敌成了祂的脚凳。’(来十1213)所以真实活在基督里的人,他们不是挣扎,不是愁苦,而是享用基督的安息,享用基督的得胜,高举基督的得胜。苦境压不倒神的儿女,难处伤害不了神的儿女,因着他们是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在忧伤的环境中能喜乐,在黑暗的际遇里能歌唱,因为神的儿女是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

  活过来也好,一同复活也好,一同坐在天上也好,这都是神丰盛的怜悯,也是教会要活出的见证内容。叫人感到难受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教会失去了这样的见证。使徒时期的教会,初世纪的教会,都是清楚明确的活出这样的见证,可是现今的教会只是在夸耀人的技巧,华丽的教堂建筑,庞大的组织和俗世性的活动,就是没有了基督,也没有与基督一同得着的属灵实际,教会成了俗世的社团。我不配说什么定罪的话,我只想神的儿女用神自己的话和教会的实况作一个对照,我们定会看到我们的亏欠。

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

  神丰富的恩典显明在我们身上,并不是我们知道自己的痛苦和危险,我们先向神求拯救,然后神就为我们预备救赎。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们并没有向神要求救赎,而是神看到我们的困苦流离,祂动了慈心,在我们还在蒙昧无知的时候,祂主动的为我们预备好恩典。是祂‘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祂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是祂主动的给我们作好这一切,好透过我们显明祂的恩慈,祂的智慧和能力。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8节)

  我们的本相是没有条件得救的,本性是不要神,行为是抵挡神,凭着我们本身所有的,只配被定罪。就算我们能作出一些自己以为好的,也不能够得上神圣洁公义的要求。神怜悯我们,同情我们,祂乐意把拯救的恩典赐给我们,救我们脱离了灭亡,使我们能与祂的独生子完全的联合,叫我们能像祂的独生子一样在祂眼前蒙悦纳。难怪天使也要详细的察看这一个奇妙的作为(参彼前一12),但是他们只能看到神的仇敌成了神的儿子,他们怎样也不能领会这恩典的经历。

  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一点也不错。得救是我们自己作不来的,也是我们所不配得的,若有人以为可以凭着行为得救,那么他还不认识人败坏的本质。我们全然是凭着神的恩典得救。按着神公义的性情,祂不给我们拯救也有充足的理由的,但是祂乐意向我们施恩,祂不要求我们作什么,祂也知道我们什么也不能作,祂替我们都作好,只告诉我们说,‘去用信心接受吧!’这是恩典,实实在在的恩典。人自己造成堕落,亏缺了神的荣耀,神自己作成恩典,挽回失落的人转回到神的荣耀里。

给后来的世代看(7节)

  人的堕落是撒但对抗神所造成的结果,那堕落的程度是几乎到了不能挽救的地步。虽然在神的手中没有难成的事,但神并没有义务要作祂不要作的事,可是在堕落的人身上,神显明了极大的恩慈,祂亲身撤销了那堕落的后果,叫信的人脱离了罪的权势和刑罚,又藉着赏赐生命把人恢复进原先神所命定的荣耀里。这是宇宙中最大的一件事,也是绝不寻常的一件事。神这样的造成教会,祂就把教会陈列在宇宙中,好像展览品一样,透过这展览品向宇宙中一切被造之物显明神的慈爱,特别要给以后的世代看,看看神的心意,看看神的作为。看到了教会,就看到了神的恩慈,因为这许许多多不配的人,都进到了神荣耀的丰富里。

  谁是以后的世代呢?这绝不是我们的儿孙,因为他们若是信主,他们也是在教会中,也是组成基督的身体的一个份子,所以绝不是他们。在神的计划中,我们这一个世代的末了,主就再来。主来了,就建立祂的国度,国度的日期满足了,基督就把国交与父神(参林前十五24),新天新地的永世就来了。这样看来,在我们这世代以后,还有两个世代,就是国度和永世。神把教会也摆放在这两个世代中,不是建造教会,因为那时教会已经建造完成了,而是藉着教会显明神的恩慈,神的作为,和神的自己,就是以弗所一章末了所说的,显明教会是神的丰满。

  在国度的时期,教会与基督一同在地上执掌王权(参启五10),在新天新地里,教会以新耶路撒冷的形式出现,永远的彰显神的荣耀,和神的丰富。从所显出的权柄、荣耀、和丰富里回头看,仍然可以看见这个在荣耀,丰富和权柄里的教会,是出身在背逆、可憎、卑贱,又该灭亡的人中,是神的恩典把他们带进荣耀中,用荣耀充满他们,用他们流灵荣耀。所以在羔羊的婚娶的时候,教会作为基督的新妇出现,天上就爆发大的敬拜;在新天新地中,教会作为新耶路撒冷出现,宇宙中就满了神的荣耀。神不只是在今世使用教会作祂的见证,也永永远远使用教会作祂自己的彰显。

为要叫我们行……神所预备要我们行的(10节)

  神把教会摆放在宇宙中展览,这是太不寻常的事,因为教会的经历很不简单,它包括了神的心意,包括了属灵的争战,包括了神的性情,包括了神的智慧与能力,也包括了神的得胜。所以神没有指着别样事物来宣告祂要充满在其中,而单单指着教会说出她是神自己的丰满,祂把祂的心意都放在教会里。

我们原是祂的工作

  神的心意放在教会里是有原因的,因为教会是祂的工作,藉着基督来作成的,要加以注意的是,这不是在说个人的经历,而是在说教会的经历。‘我们’是包括全部神的儿女,是多数的,‘工作’却是一件工作,是单数的。神的工作是把我们众人都作进一个教会里,把全部神的儿女作成一个基督的身体。所以我说,神这一个工作是教会的经历,不是个人的经历,虽然教会的经历是根据个人的得救,但个人得救的目的却是为了基督身体的建造,让神得着材料来建造基督的身体。

  进一步看,我们是神的工作这意思还有更精细的意义,因为这不是一般性的工作,而是精心制作的艺术品,是呕心的杰作。教会实在是神的杰作,从罪人转变成为教会,是神的智慧和神的能力的结晶品。神创造宇宙并没有太大的困难,神的权能就解决了问题,可是在造成教会这一件事上,神要解决公义和慈爱的矛盾,神要在人身上转换绝对相反的生命,神也要改变人的性质,叫必朽坏的成为不朽坏的,使败坏了的成为荣耀的。为了达成这一个创作,神用上了祂的智慧,用上了祂的能力,也用上了祂的生命。神宣告教会是祂的精心细作的艺术品,是一点也没有夸张,在宇宙中,神只有这一个那么高创作性的艺术品,是用祂的独生子作代价来造成的,也是在祂的独生子里面来完成的,使教会像基督,教会的性质是基督,也充满基督。用神的生命作成的教会,神欣赏,神满意,比其它神所作的更满足神,‘祂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使心满意足。’(赛五十三11)教会是神的精心杰作,神全副心思都放在教会里。

  神这样子费尽心力来造成教会,却没有多少神的儿女会体会神的心思,与神同心来配合神的计划。结果造成教会中只有人的活动,却失去神的心意,只追求人的满足,却把神放在人的背后。巴不得神儿女们的灵都苏醒过来,体会父神的心,叫我们的脚步掉转,回到神的路上来,好使基督身体的建造可以照着父的心意去完成。

行神叫我们行的

  神把我们造成基督的身体,祂的心意是要叫教会在地上活出神的心意。主教导门徒祷告的时候,很重的要他们求‘愿諈漲捕N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撒但的堕落是不服神的权柄,人的堕落是不遵行神吩咐他们行的,撒但和人的堕落都是同一个原则。神扭转这个不顺服,藉着祂手中所作成的教会的拣选神,高举神,遵行神的旨意,就把堕落的现象除掉,也把堕落的原因清除。所以神的话明确的指出来,我们在基督里被造成,目的是要我们行善,就是行神预备要我们行的。从人这边来看救恩,是人脱离罪的权势和刑罚,从神那边来看救恩,是神要得着遵行祂旨意的人。所以教会是为了遵行神的旨意而被选召的,教会不知道遵行神的旨意,就是不站教会的地位,失去了教会的立场。

  ‘行善’不是一般人观念中的作好事,人以为好的在神眼中不一定是善事,甚至可能是敌挡神的事。这里所说的善事,是指神所命定的事,是神预备我们要作的事,是神能点头说“阿们”的事。所以教会不一定要作人以为好的事,但一定要作神所要作的事,教会不是为满足人而存在的,而是为着满足神而被造。从前新派的人给世人一个错误的印象,把教会看作慈善机构,看作社会工作团体,如今一些称为信仰纯正的人也变相的走上这路程。我们不与世界竞争作“好事”,世界的事让世人去作,教会有教会该作的事。我们不是不讲理由,我们也不是不注意目的,但我们必须要问,教会作这或作那,不作这或不作那,究竟是根据什么?根据大多数人的意见么?是根据说得漂亮又得人同情的道理么?还是单纯的只根据神的话呢?人太会转弯抹角了,人太会制造理由了,叫教会充满了神所不要作的事,却拒绝了神所要作的事。在好听的理由下掩盖了人的不信,不顺服,以人自己代替神作主。我再清楚的说一遍,教会是为了遵行神的旨意而被造的,神的旨意在教会中没有出路,教会就失去了见证,也失去了立场。教会不是一个聚会,教会该是神旨意的出口。── 王国显《建立基督的身体──以弗所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