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章               建立基督的身体

 

(四116

  因为看见了教会的荣耀,保罗一再的在圣灵的催促下为教会祷告,要叫神的众儿女一同看见教会的荣耀,好能体贴神的心意,同心完成神的心意。看见了教会的荣耀,就解决了初步的问题,但还须要进一步解决实际的问题。没有看见就是根本没有接触问题,看见了而不实际去操练也没有解决问题,甚至可以说和没有看见差不了多少。所以圣灵启示完了教会的荣耀,和教会在神永远计划中的地位,接上去的就是带领神的儿女进入实际的操练,真实的活在基督的身体里。只有切切实实的照着神所启示的原则去活,那才能活出基督身体的见证,不然的话,一切在基督教范围内的活动都不在建立基督的身体的见证里。

  进入建立基督身体的见证是需要付代价的,不少看见教会的荣耀的弟兄们,因为体贴人的缘故,没有办法跟得上神的心意,结果是停留在身体的见证以外,也使神对他们失望。虽然体贴人的目的和动机都“正确”,但在不体贴神这个大前题下,“正确”的也成了不正确,这实在不是一件可以马虎混过去的事。神要建立基督的身体,我们却不以为那是一件大事,那怎么可以在神面前过得去呢!不付代价就不能跟随主,为了体贴父神的心意,就算是要付很重的代价,那也是值得的,因为所付出的一切都是积蓄在基督里,闪耀在新耶路撒冷里。为了保留人的地位与地上的利益而离开神的心意,那人在神面前所损失的才真是重的。

  所以在进入实际的开始,圣灵就提醒人,‘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1节)保罗自己也现身说法的提醒神的儿女要活出与蒙召的恩相称的实际来,就是付很大的代价也要活。活出来是必须的,计算要付多少代价是不必的。保罗付出了坐监牢的代价,他没有后悔,反倒更强有力的劝勉弟兄们,要活出与蒙召的恩相称的实际来。神给了我们一个地位,就是与基督一同作后嗣,叫祂的荣耀因着我们得着称赞,使我们成为祂的丰满,可以指着我们给后来的世代看,显明祂极大的恩慈,我们就成了祂的恩爱的标本,又叫我们对付了撒但。这一切所表明的恩典实在是太大了,接受这样恩典的人,就是保罗不劝勉,自己也该活出这恩典的实际来。如今保罗劝勉了,圣灵提醒了,若是不活出来,那亏欠就更大了。事实上神并不是把重担加给我们,只不过是把所已经得了的恩典活出来就是了,也不要我们多活,只要‘相称’也就够了,不必活出我们所没有的,只是把我们从神手中所接过来的透过我们的生活显明出来就对了。这就是‘相称’,不‘相称’就是亏欠。

身体只有一个(4节)

  神儿女们蒙恩的根据是在基督里,也一同组成基督的身体,就是教会。神儿女们的人数虽多,但都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受建造,彰显神。神造就个人是为了得着建造的材料,而建造的对象只是教会。三章里保罗的祷告所指出来的,从个人进到众圣徒的原则,在实际的操练中就立刻要用上了。许多的“个人”合成‘众圣徒’,而‘众圣徒’又成为一个大“见证人”。圣灵带领神儿女活出身体的见证,首先就叫神儿女弄清楚“与众圣徒一同”的观念。不解决这个基本的观念,或者说不撇下与这个观念不调和的习惯和背景,就没有基础可以进入身体的见证。

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3节)

  一个人有一条心,两个人有两条心,多少人就有多少条心,这是神儿女中间的一样严重的属灵难处。我们的种族,文化背景,宗教背景,包括基督教外和基督教内的背景,生活的习惯,各人的个性,都没有几个人是完全相同的。如今这许多各自带着不同条件的人都给放在一起,成了一个“大见证人”,这问题可不简单,各人都自然的强调自己所有的对,别人有而自己没有的不对,这是人天然性格的表现。可是在身体的见证里,却不允许强调这一些,所以我说,教会的生活,或说是教会的建造,是从十分尖锐的对付人的天然生命开始的,在教会里面,不能有个性的强调,也不允许有背景和习惯的强调。只有一件事可以强调,就是‘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在这一件事以外的一切强调都是不正确的,不是神的心意。所以要‘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睦)彼此联络’,目的就是为了‘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人若不强调自己的背景与习惯,就会发现一件希奇的事,虽然在外面我们会有许多的不同,但在我们里面却有一样是相同的。那是基督的生命,那是圣灵。这一样相同的东西叫我们彼此受着吸引,叫我们和谐的结连在一起。这个吸引很容易给我们强调自己这一回事压下去的,甚至于会消失掉,因此圣灵就提醒我们要竭力的去保守这一个吸引。竭力就是尽一切可能,就是把性命摆上去也不顾惜。如果是这样,那么教会的建造就有了初步的基础。

  这个吸引具体的表现就是教会合一的要求。这个合一是一个已经作好的事实,只要是在基督里,那就是已经成为一了,若是不在基督里的,正如那些新派的人,不管是怎样的借用基督教的金字招牌摇旗吶喊,也进不到这个一的里面,这个一只是包括信主得救的人,却不包括那些“基督教徒”。现今宗派林立的景况,明显的破坏了这个一的见证。用基督教联会的方式也不能挽回这个见证,固然是联合的方式反面说出各联合单位并不是一的,若是一就不必联合,更严重的是把那些主严严吩咐教会要与他们绝对分别的“不信派”也包括进去。教会的合一是一个已经作好的事,现在神儿女要作的是竭力去保守这个合一的事实,不是去制造“合一”的事实,“合一”是制造不来的,只有从我们心思里把宗派的情绪和成见挤出去,合一的见证就自然的显出来。

  这话更精确的意思是,‘竭力保守灵里面的合一’。这就指出问题的本质来了,这合一是在灵里面的,不是在行政组织上的统一。天主教所表现的是统一,全然是行政组织性的,一个行政组织维持一个宗教系统。基督教联会是混合,各个份子保留各自的不同而参加进一个形式的组织里去,这些都不是合一。过去有一些弟兄,他们看到了合一的本质,但却变相的采用了行政组织的方式去进行合一,结果也活不出合一的见证来。神的话既然是说‘保守灵里的合一’,合一就是在灵里进行的,是在灵里活出来的。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在地上有许多基督徒的聚会,但这许多的聚会在各地是行政独立的,但在灵里却是彼此相通的,而且也没有任何标帜显示彼此间的不同的,只要是在基督里的人,就彼此接待的。这样才是活在那合一的见证里,各地的聚会各自在各地显出教会的实际,但又是组合成那唯一的那一个宇宙性的属灵教会。这个合一的观念是在教会建造的过程中,首先要通过的心思关,过不了这个关,就谈不上教会的建造。因为:

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4节)

  我们为何需要那么严谨的守着身体的见证?这不是我们自己定下一个模样,而是主自己十分严肃的启示这一个事实。‘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林前十17)身体既是只有一个,全地的众教会只能摆出一个身体的见证,圣灵既是只有一个,我们所受的都是同一的灵,我里面的灵与弟兄们里面的灵是一样,弟兄们里面的灵与姊妹们里面的灵也是一样,在美洲的弟兄们的灵和在亚洲的弟兄们的灵也是一样,全地上所有神的儿女们里面灵都是一样,没有根据充许我们给别人一个印象,这地的基督徒和那地的基督徒有点系统上的分别,一给人有这种印象,那就是分门别类,破坏了身体只有一个的见证。这是神所不能接受的,虽然神充许宗派的存在,但神从没有悦纳宗派的事实,只有定分门别类的罪。主若许可,这一点留在哥林多前书的交通里再详细的看看。

  我个人绝对承认宗派的形成,都有他们好的见证的历史,有些是为了某一个真理的显明,有些是因着一次属灵的复兴,有些是因着工作团体的背景,这些都是好的,但是这些好与‘身体只有一个’这事实有抵触,准确的选择就是放弃这些“好”,而拣选神的“好”。人天然的性格就是喜欢以自己作中心,在属世的事也好,在属灵的事也好,就是喜欢结成小圈子,划出“势力”范围。属世的事我们管不着,可是属灵的事,关乎教会见证的事,我们可一定要看清楚,因为这是讨不讨主喜悦的事。神既严肃的宣告了“身体只有一个”,所以在神眼中是没有宗派这一回事的,神只看见一个教会,神的儿女都在这一个教会内,都在同一个圣灵里。有一些基督教的表格真是叫人作难,里面有一栏叫“属何教会”。这真把一些神儿女难倒了,除了神的教会,难道神还有别的教会么?弟兄们拿这个难处来问我,我就告诉他们,填上“在XX地方聚会”就好了,神只承认一个教会,我们也就只能表明神这一个承认,在什么地方聚会不是问题,问题却在不能把神只有一个教会的见证作错,叫人看见神有许多不同的教会。这样,我们就真的得罪主了。

  我们有的是同一的灵,这灵是把我们带进同一的身体里,基督的灵一定把人带进基督的身体里,不然,那灵就不是基督的灵。不管是人自己的灵也好,是从撒但来的邪灵也好,只要不是基督的灵,我们都必须要拒绝。神安排我们分散在全地,虽是分散得那么广,但还是在神的那一个教会里,因为‘身体只有一个’。我这样说,我也深知会得罪许多人,包括一些基督教的领袖,我请求他们原谅我,但我不能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把神的心意说清楚,我是不得已的,因为主给我看见祂的心意,我不能不说。我不能贿赂自己的良心,也不甘心神的心意给蒙蔽。

  我们不只是接受同一的灵,成了一个身体,也是‘同有一个指望,一主,一信(对象与内容),一浸(圣灵的浸),一神。’我们从神手中接过来的,什么都是一样,并且神自己把我们众人贯串在一起,我们没有根据作分门别类的事。宗派是历史遗留下来给教会的大难处,我们是不由自己的活在这种环境里,但我们都可以使用自己的意志作讨神喜悦的事,放弃宗派的情绪,让神恢复‘身体只有一个’的见证。别人怎样看我们并不是大问题,神怎样看我们这才是要留心的事,神儿女若能体贴神的心意,慢慢的放弃宗派的情绪,拒绝分门别类的表现,身体的见证就会给守住。教会也就渐渐的成为主的圣殿,成为神的居所。

  在观念上接受神所定规的‘身体只有一个’的事实,实在是在感情和心思上都不大容易通过的一关,我自己有过这种经历,是相当的痛苦的,不可能在谈笑间走过的,虽然不一定会带着眼泪走过,总而言之,那种挣扎并不好受。但若定意要讨主喜悦,进入神建立基督身体的计划,这一关一定要走过,然后才能有路可走,才能继续的往前走。

建立基督的身体(1116节)

  圣灵指明了身体只有一个的事实,所有的建造的工作都是围绕着这一个中心来进行,神自己也负责供应和安排整个建造的需要。也只有神自己知道该如何建造,没有人能出主意去替神建造。所以在建造的过程中,神启示了该怎样去建造,也启示了如何开始去建造。该清楚指明的是,这个建造是从神自己开始,一切不从神开始的事物都摆不进这建造里。工作和活动不一定是建造,只有从神开始的,又实际的显出身体的作用的,那才是建造。

  在神开始建造教会的工作中,祂首先把恩赐赐下来,藉着那些有恩赐的工人,造就神的儿女,使各人都能发挥属灵的效用,使教会的建造渐渐的进行直到完成。所以整个教会建造的实际,就是各种恩赐很和谐的配搭运用,显出基督生命的丰富。

恩赐

  神赐下各样的恩赐,这是教会建造的开始,属灵的建造有属灵的方式,属灵的建造要使用属灵的工具。我们人自己所有的在属灵的建造里起不了作用,甚于有时还产生相反的效果。保罗吃过这样的亏,灵里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就说了‘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林前二1213)保罗有的是智慧和智识,保罗有的是雄辩的口才,但是在他经历过神在他的事奉里所显出的造就以后,他领会了也经历了一件事,在属灵的工作上,必须要使用属灵的方法和工具,也要凭着圣灵的供应。他明明的说,他是从圣灵的供应里认识神的事,也是从圣灵的供应里去作神的工,传讲神的话,他只是使用圣灵供应给他的,包括认识和技能。这叫我们看准了,在属灵的建造上,能产生属灵的正确效用的,只能是从圣灵的供应出来的。

  恩赐这一件事,从表面上看来,就是人所具备的一种特长,但又不同于世人心目中的特长。多少年来,基督徒对‘恩赐’认识是含糊的,也是混乱的,甚至是有一些称为是“恩赐问题专家”的,还是给人一种含糊的概念。最常听到的一些话,“某某人有弹琴的恩赐,”“某某人有唱歌的恩赐,”或是“某某人有领导集体游戏的恩赐,”不错,这些人都有一种特长,但是特长是不是就是恩赐呢?这就是我们在进入建造以前要弄明确的问题,对恩赐的认识不明确,对恩赐的运用就混乱,是恩赐的却得不着使用,不是恩赐的却大行其道,结果就是神的建造受打岔。

  从圣经上的话来看,恩赐是根据两项事实确定的。第一是从圣灵的供应来的(参考林前十二411),不是因为人学习的结果。方言是不能学的,行异能是学不来的,辨别诸灵,作先知、信心、医病,讲说智慧和智识的言语都是学不来的。圣灵把某一种恩赐赏给某人,在某人身上就特别显出那恩赐的效用,供应人,造就人,保护人,带领人。每一个神的儿女都该有信心,但神安排一些弟兄能特别的使用信心。每一个神的儿女都能传福音,但神常使用一些弟兄特别显出福音的能力。这些是恩赐,是圣灵供应给人的,不是人能从学习中得来的,也不可能模仿得来的。一切学来的东西都不是恩赐。工作方法是可以从训练中学到,但恩赐不能从训练中产生出来,恩赐是在实际的事奉操练中显明出来,在不住的运用中成为老练。

  第二件构成恩赐的根据,就是使用恩赐的目的。恩赐不是一般的特长,而是与神建造的心意有直接关系的特长。不然的话,食量大的人也可以说他有大量盛装食物的恩赐了。神把各样的恩赐赏赐下来,目的是在建立基督的身体(参弗四1116)。因此,在建立基督的身体上起直接作用的才能称作恩赐,在建造基督的身体上不能缺的特长才是恩赐,可有可无的就不是恩赐。比方说,教会聚会的时候有人司琴是不错的,但是没有司琴的人一点也不影响教会的建造。我说句一般人不中听的话,如今许多教会以为诗班是很重要的,没有诗班就不够体面,这是人的感觉,尤其是爱好音乐的基督徒更有这种感觉。不错,唱诗是一种赞美,但不是唯一的赞美方式,也不是最高的赞美方式,只可以说诗歌班是旧约时候在圣殿中敬拜的仪文,不是新约中的‘以心灵和诚实敬拜’的新样。一件明显的事,诗歌班在教会的建造上并没有不可缺少的直接效用,没有不见得是损失,有了也不见得增加了什么,甚至有时还会成了建立基督身体的累赘。这样说真会得罪一些爱好音乐和有一定音乐水平的人了,我自己也爱好音乐,也喜欢唱诗,从前也是诗歌班的中坚份子,可是现在我却不觉得这样说是得罪了自己。我用我自己的这一件事作个比方,目的是要说明究竟什么才是恩赐。

  因赐是神藉着圣灵赐给人的特长,目的是要建立基督的身体,不符合这两样条件的,都不能称为恩赐,神也不能使用不是恩赐的东西去建造祂的教会。不管人是怎样看重某一些事物,若不起直接建造基督身体的作用的,决不能因为人重看了就会变成恩赐。只有从神那儿赏赐下来,为着建立基督的身体的特长,那才是神所承认的恩赐。

五种特别的恩赐(11节)

  神在建造基督的身体的实际工作中,首先赐下了五种特别的恩赐,或者可以说是建立基督的身体的恩赐。这五种恩赐就是‘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显然的,神把这一些恩赐分赐给一些神的儿女,这些神的儿女就成了有某一种恩赐的人,他们整个人连同神所赐的恩赐就成了神给教会的一样特别的恩赐。恩赐是给个人的,但有这五种恩赐之一的人,却成了神为教会所预备的特别恩赐,也可以说是神工人的恩赐,这些恩赐是给神使用来建立基督的身体的。

  使徒是开荒传福音,建立地方教会的工人。

  先知是接受神的真理启示而向教会传讲神的心思的工人。教会里的先知讲道是在同一的恩赐原则里的。

  传福音的就是在教会中特别有福音托付的工人。他们又可再细分成向个人传福音的,或向众人传福音的。

  牧师是带领神儿女们去追求生命的长成,给他们实际的属灵造就,在真理的管理下,给神儿女们在生活上得着保护的。

  教师是用神的话教导神的儿女,使他们认识主和真理,好使他们能准确的走在主的道路上。

  这五种恩赐是很和谐的配搭起来供应神的教会,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的。举个例子来说,到如今,我们还受着保罗、彼得和约翰的供应,我们也受着过去的世代神所兴起的工人们的恩赐所供应,是加尔文也好,是马丁路得也好,达秘也好,司布真也好,慕迪也好,王明道也好,宋尚节也好,倪柝声也好,他们的恩赐还是在供应我们。这些建立基督身体的恩赐是为着神在地上的众教会的。

成全圣徒,各尽其职

  教会不是只有五种恩赐,教会还有众圣徒。只有五种恩赐,基督的身体还不能建立,必须众圣徒一同在运用恩赐,基督的身体才得建立。五种恩赐虽然很强,但他们不能成为身体,他们只是身体上的一些活动力强的肢体,必须是与众圣徒连在一起,那才能显出身体。

  神把祂的心意和工作托付给这些有特别恩赐的人,他们的属灵活动力很强,他们把神的心意告诉神的儿女,把神的真理教导神的儿女,也带领着神的儿女去事奉神,在事奉中发现神儿女们各自的恩赐,安排神的儿女们合宜的运用他们各自的恩赐。所以‘成全圣徒’又有‘装备圣徒’的意思。神的儿女们好像新兵一样,起初对属灵的事什么也不懂,连救恩都不知道,这些神的工人就运用他们的恩赐把人带到主的面前,用真理去装备他们,用生命的经历去装备他们,用事奉的操练去装备他们,使他们从入伍的新兵成了老兵,成了精兵,能以单独的作战。所以教会不是工人在事奉,而是全教会事奉,是工人带动全教会事奉,只有工人事奉,那只有肢体活动,看不见身体,必须是全教会都一同事奉,在身体的原则下,各自运用恩赐去事奉,也配搭起来事奉,这样才是建立基督的身体。

  神用恩赐去成全圣徒,不单是装备他们,而且把他们装备到一个地步,能以熟练的使用他们各自的恩赐,尽量的发挥他们属灵的效用,‘各尽其职’,所以像杨绍唐弟兄所说的,信徒捐些钱,请传道人去作工,信徒自己不作工,实在是不合圣经真理的。可是不少教会却熟视无睹,天主教统辖的黑暗时代不用去说了,就是从马丁路得到如今,许多给埋没的真理都先后给发现出来了,就是建立基督的身体仍是给称为教会的等闲视之,人重视救恩的真理,却疏忽了救恩的目的,从没想到体贴神的心意去建造教会。

牧师制度的不当

  牧师是五种建造教会的恩赐中之一种,并不是一种教会的职衔,可是在现在的教会中,这恩赐竟被滥用及乱用而至造成破坏了教会建造的一种制度,不仅是人的主意代替了神的定规,更坏的还是造成神儿女们的属灵堕性及放弃运用恩赐心思。牧师的恩赐是对的,有牧师恩赐的人该受教会尊重也是对的,但是把牧师当作一种职衔,赋予一些属灵的特权,造成一种不合圣经真理的制度,那就是大错特错了。人作错了还是小事,损害了教会的建造才是大事,实在不能把它看为小事。

  许多作了牧师的人,我绝不相信他们全部都不明白真理(当然不是每一个都会明白),但大多数应该是明白的,有些因为没有注意体贴神的心意,有些因为背景的关系,有些因为个人的工作重点的关系,有些因为别一些“可原谅”自己的原因,虽然明白这制度的错误,但避而不接触这问题,甚至还转弯抹角的曲解了神的话来支持他们所作错了的事。有弟兄说弗三12的‘各尽其职’是指牧师要尽职,所以证明牧师是一个职位,因此,牧师的制度没有错。我不是在批评弟兄,我十分尊重在主里清心服事主的那些“作牧师”的弟兄,但是在真理里却徇不得情面而不辩正。牧师是五种恩赐之一,为什么在制度上只有牧师,而不见了其它的四种恩赐?这真是费解。参考弗四16,明确的显出‘各按各职’是指着众圣徒按着他们的恩赐而发挥功用而说的,一点没有证明牧师是一种职位的意思。

  牧师的制度是天主教的组织的变相,当教会从真理里苏醒过来,脱离了天主教的异端体系时,却没有完全脱离掉天主教的错误,牧师制度是其中之一。天主教的神职制度是承接着旧约律法下祭司的条例,这种条例是新约教会所不该也不能接受的,是使徒行传里所看不到的,却是抵触圣经真理的。这种制度把神的儿女分为“平信徒”和“圣品人”,只有“圣品人”才能参与事奉的活动,“平信徒”只有参加聚会和捐钱的“权利”。虽然一部份称为教会的没有很严格的划分,但这种棈神却是严重的存在着,并且对教会产生显著的影响,不是牧师不能给人施浸,只有牧师才可以替人祝福,明明的把牧师放在信徒之上(参来七7),也明明的把牧师放在旧约时的祭司地位上(参代上廿三13),没有牧师在就不能“守圣餐”,没有牧师的聚会只能叫“基址”或是“布道所”,或是其它的称谓,不能称为教会。这些现象都是没有真理根据的,和主所说的‘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太廿三8)明显是冲突的,是不调和的,但却是根深蒂固的在基督徒的心思里。

  牧师制度不单是人出的主意,也是教会的建造起着破坏的作用,现在许多存在教会里的陋习是根源于这一个制度,教会与工人的不和谐的情形也是和这制度有点关连的。一些还没有毕业的神学生就已经接受了“预备牧师”的职衔,一些从神学出来的人,先作几年传道或教会干事,然后就封立牧师,没有封牧师以前叫“教师”或“教士”,这时对牧师的特权是不能摸的,一封了牧师就像高升了一大级,在他本人心中怎样想别人不能知道,但在信徒心思中就是如此。不管是什么恩赐都是牧师,只要是封立了,没有恩赐的也是牧师。可是一件奇怪的事,一些拿了博士头衔的牧师,他就要称博士而不称牧师了。拿了硕士学位的,还老老实实的称牧师,这完全是世俗的那一套。教会请牧师,把教会与工人的关系(注)弄成了一种雇佣关系,把牧师请来了,什么事都是牧师去作,顶好是牧师有牧师娘,那就是一位当然的义务女传道。有了牧师和女传道,信徒只要捐点钱维持牧师最低的生活费,礼拜天来作作礼拜,教会的事情就算圆满了。一些教会有好几个牧师,主任牧师,副牧师,探访牧师,诗班指挥牧师,名堂越弄越多,内容越来越离开真理,人还以这些为夸耀,信徒越来越懒惰,信徒不必服事主,因为已经有牧师替他们服事主了,因为牧师是他们请回来的,正因为牧师是请回来的,他们就是牧师的老板,对牧师可以颐指气使。教会宁愿要当什工的牧师,而不要清心祷告的工人,要求工人注意什务过于为教会在主面前作守望。信徒该作的都不作,全推给牧师去作。这是不尊重恩赐,是浪费恩赐,也是埋葬恩赐,包括工人的和信徒自己的。这不是建立基督的身体,而是破坏教会的建造。不是说所有的教会都有这样的现象,但多多少少总有这制度所产生的坏影响。撇开坏影响不说,单是人代替神出主意造成一个不合真理的制度已经是太不服神的权柄了,不服神的权柄,就没有教会的建造。

 

注:关于这一个问题,请看杨绍唐弟兄着的“教会与工人”。

在真道上同归于一

  人肉体的掺什,撒但的打岔,使基督身体的建立成了太不简单的一件大事。宗派的存在是历史性的,传统与习惯又给人一定程度的捆绑。从XX会出身的基督徒自然的以XX会主张为正确,从另一个会出身的又以那一个会的习惯为优越。这在人的心思上已经是筑成了一堵又坚又厚的墙。主自己也知道这样的事,除了时间的因素以外,人对真理的认识也是一项重要的原因,使主不能很快的就完成教会的建造。所以主说教会建造要‘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的时候。

  强调传统与习惯,强调个别的真理或不按正意分解的真理,都阻挡教会进入“身体只有一个”的见证,主忍耐的等待,圣灵也默然的作工,把一个顺从真理的心意和讨主喜悦的心意放在我们里面。慢慢的我们看到真理的正意了,慢慢的我们会看重神的心思了,慢慢的我们领受到我们只能接受真理的指导,那时候,我们就不再强调我们的背景了,我们也不再强调我们的传统和习惯了,我们只要查问一件事,圣经究竟是怎么说的呢?圣经怎样说,我们就怎样跟上去。不再理会别的了,单是注意主的真道,追求在真道上同归于一,在基督里同归于一,不是归于某某人,也不是归于某某会,而是归入真理,归入基督。

  在宗派的事实还存在的时候,不能盼望所有神的儿女都摆进基督身体的见证里,但是主总吸引好些人专心讨主喜悦,清心的进入身体的见证里,无条件的活在真理里来显出身体的见证,从前主是这样建立祂的见证,如今还是一样,并且祂还是一样的建立祂的见证直等到祂来把教会带进荣耀里。

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建立基督的身体,除了外面活出一个身体的见证以外还有里面的充满基督。只有外面的建造还不是完全的建造,真正的建造必须要有里面的内容,这内容就是基督,教会现存的许多不准确,制度也好,传统也好,活动也好,都是因为不是基督,也不是基督所要作的。因此,教会的建造必须要有里面的内容。里面充满基督,外面也流露基督。‘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认识神的儿子

  按着圣经的原意,神等待基督身体建立的完成,是要等候四件事情出现,第一是教会在真道上同归于一,第二是教会认识神的儿子,第三是长大成人(生命成熟),第四是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若是从经历上来看,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是前三件事的结果,也是教会建造完成的模样,而认识神的儿子却是整个经历的关键。认识真道把我们领向神的儿子,认识神的儿子却使我们成熟而至丰满。

  因此,追求认识神的儿子是我们追求的目标。约翰十七3说神儿子是永(远)生(命),西二章说基督是神的奥秘,又是神的丰满,整本新约都在启示基督的所是。我们却常常在认识祂是救主就停住了,连认识祂是主的也没有几个人,难怪我们的生命是那么的脆弱,又是那么的肤浅。神的儿女没有进到神儿子的丰满里,也没有让神儿子的丰满进到他们里面,难怪神的儿子在教会中没有地位,而人却代替了祂的地位在活动,在作主。所以在教会的建造上不是在教会样式上首先着眼,而是在教会的实质上去注意。教会的实质就是基督在教会中该得着完全的地位,让基督的生命完全的管理教会。人认识基督多少,就会把多少地位让给基督,人认识基督是我们的荣耀,我们才不会追求世上的名与利;人认识基督是我们的丰富,我们才不会抓紧地上的人、事、物,人认识基督是我们的一切,我们才肯放下自己而单一的拣选基督。先是在真理上有这样的认识,然后是经历上有这样的认识,那才是真实的认识神的儿子,这个认识才会叫我们生命趋向成熟,基督在教会里才有丰满的充满。

  教会里若不是充满基督,流露基督,人就在教会中只遇见人,而遇不见基督,人不能在教会中遇见基督,教会一定是走错了路,没有走在神建造教会的路上。

教会建造的实际(1516节)

  神给教会指出了祂负责作教会建造的开始,赐下了恩赐,指出了建造的目标,也指出了建造的内容和要求。现在该具体去进行的,就是实际怎么去作这建造的工作。这两节经文给我们明确的摆明了实际建造四个原则,照着这四个原则来进行建造的工作,那结果就是‘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身体)’。这里再一次的给我们提醒,是身体还不够,必须要叫身体增长,必须要叫身体得着建立。

持守真理

  头一个实行的原则是‘凭爱心说诚实话’,这是神儿女间的彼此劝勉,透过诚诚实实的劝勉,使神儿女不偏离神的心意,这是十分需要好好学习的,是身体上的肢体的正常关系。身体的关系不是在吃喝玩乐上,而是在爱心里诚实的劝勉,在真理里接受保护,脱离属灵的亏损。

  这话的另一个意思更明晰,‘在爱里持守真理。’因着爱神的原故,不计算代价的持守真理。教会的建造必须在真理的基础上,离开了真理就不是教会的建造。许多称为教会的,工作和活动都蓬勃,可是不在真理里,结果在神眼前都归徒然。持守真理会导致感觉上的孤单,也难获得别人的同情,其实众人都同情的时候,就没有持守真理的需要了。持守真理就是因为众人都背弃真理。为了爱神而忍受孤单,忍受别人的不同情,一心一意的持守真理,这是实际进行教会建造的第一个原则,也是神儿女对建造的态度的确立,肯定了教会建造的轨道。

联于元首基督

  从持守真理引出一个结果,就是承认基督是头,接受基督的权柄。在前面已经提及这一方面的认识,如今是实际的把这个认识活出来。认识基督的权柄是一件事,真正顺服基督的权柄又是一件事。许多神的儿女是认识基督的权柄,但他们不一定是接受基督的权柄。真实的活在真理里是服权柄的表现,但也有可能落在字句和条文上,没有生命的活泼,若是在爱主的心意里去持守真理,这定然在各方面都会长进,会把人带到主面前,直接的遇到主,在追求长进的事上,最大的难处就是遇不见主,人若一遇见主,一切自己的东西都会落掉,不再坚持自己的传统,习惯和背景,不再以自己作主,完全的以主为依据,以主为元首,绝对的服主管理。不从主那里作起头的,不能连接到主心意里去的,你就不会去摸它,也不肯去动它。

  神儿女在体贴主的学习上的难处,就是不让主作元首,主不作元首,人就有许多保留,人以为对又以为美的事保留下来,主的心思在人中间便得不着出口,真的智识便成了死的教条,本该引导人到主面前的,反倒成了堵住主的道路的。所以在实行建造的时候,要确实的学习服主的权柄,叫我们在主面前恢复单纯,只注意是谁在作主的实际,而少看自己的理由。这是第二个原则,基督的平安在我们里面作主的经历会叫我们知道究竟是主在我们身上作元首,还是别的在我们身上作元首。不连于作元首的基督,神的心意出不来,基督的丰满也进不来。

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

  教会不是个人,而是众圣徒,基督的身体不是一个肢体,而是许多的肢体。这许多的肢体要和谐的联结成一个身体。我们自己的经历使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的问题不简单,人与人之间的问题更复杂。主若是叫我们只注意祂与我们中间的关系,那事情就好办得多,但主却是叫我们一面联于祂自己,一面又联于众圣徒,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若是把神的儿女一个一个的看,每一个都是好弟兄,好姊妹,但是把这些好弟兄和好姊妹摆在一起,这个弟兄有毛病,那个姊妹有问题,这些好弟兄和好姊妹都不好了。你就不能和别的弟兄姊妹在一起,一摆在一起就是麻烦事,我们承认这是实际的难处,但我们一定要看见,不能和弟兄姊妹摆在一起那才是一个大毛病,是生命不够成长的表现。神要把众圣徒放在一起建造教会,你若是摆不进弟兄姊妹中间,那怎样行?

  你不要说,我摆不进来就是因为某弟兄或是某姊妹的关系,只要他或她在,我就摆不进来。这不是事实的真相,你不能放过弟兄或是姊妹,是你先与主过不去,你先与主出了问题,主看那弟兄或那姊妹是配得上用祂的性命换回来那么宝贵,我们却觉得一看见那人就厌烦,这里面不正是说明我们没有主的心思么?主在我们里面受了拒绝么?这一个属灵的事实是准确的,人和主的关系不对,他和弟兄们的关系也不可能对,他和弟兄们的关系对,他和主的关系也对。弟兄姊妹们的关系是透过主而发生的,和主的关系对了,和弟兄们的连接关系也对了,身体的实际才显出来,因为教会不是个人,而是众圣徒。所以不容弟兄们中间出事情,弟兄们中间出事,定然是与主之间先出事,因为我们是各自直接连在主身上,然后透过主而连结在弟兄们身上,这样就成了基督的身体。这是第三个原则,要注意弟兄们中间的和谐并调协,若是不对,马上退到主面前去察看,是弟兄错了,就饶恕弟兄,是自己错了,立刻请求弟兄饶恕。肢体出毛病,身体就受影响。真正的联于主,联于元首的权柄,也一定能摆进身体里。

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

  摆进身体里还不够,还得要在所站的地位上显出功用,神把我们配搭成一个身体,祂给我们各样不同的恩赐,让我们用着我们的恩赐去供应身体,每一个人都供应身体,每一个人都享用身体,这样才是教会的实际建造。一个地方会里,有恩赐强的工人传神的话,使神儿女享用了主在聚会中的同在,又有一些爱主的弟兄,运用他们的恩赐供应教会,带进神的祝福,但是大部份的人却是只坐着去享用属灵的供应,这地方教会还不能算是在建造中。当然这已经比那些只会批评这批评那而又不实际去活出神心意的好得多了,在人中间作比较并没有什么意义,就是比别人强但还不是在建造中的,那也算不得什么。

  教会建造的实行,是全教会都动员的,各站各的岗位,众人都一同运用自己所有的那一份恩赐,配搭起来一同服事主,有人用祷告供应教会,有人用话语供应教会,有人在看守弟兄的服事上供应教会,有人在福音的事奉上供应教会,有人用爱心的服事供应教会,有人用生命的丰满供应教会,有人在福音的事奉上供应教会,有人用爱心的服事供应教会,有人用生命的丰满供应教会,众圣徒一同在运用恩赐从各方面供应教会。‘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才是教会建造的实际。显不出效用一定是出了问题,全体都显出效用,正常的作工,配搭起来一同作工,年长的作工,年幼的也作工,按着恩赐,按着负担,按着生命的经历,和谐的在身体内一同显出功用。现在一般的教会,不是按恩赐安排服事,而是照遗传和人意来决定教会的工作内容。在彼前四10里,圣灵用着彼得也是说同样的话,‘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这是第四个原则。

  四个原则在次序上是有先后之分的,但在生命的经历上却是相连在一起成为一个完整的功课。神的儿女根据这些原则来操练自己,那结果就是‘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基督的身体得着建立。这是主自己定规的建造的路,人不能增加什么上去,也不能从其中减少什么,任何的增减,都损害基督身体的建立和增长。── 王国显《建立基督的身体──以弗所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