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章               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

 

(五21∼六9

  个人在主面前生活得对了,还得在众圣徒的生活中也对,个人生活得好,不一定在众圣徒中也生活得好,这是太普遍的情形。许多神的儿女在单独的时候,很爱主,和主有很好的交通,也相当的认识主,很有生命的流露。可是一摆到众圣徒中间,毛病都显出来了,不是看这个弟兄不顺眼,就是看那个姊妹不对,别人完全不够水平,只有自己还不错,我们承认这实在是事实。主也知道我们的毛病,所以祂不单是带我们有个人生活上的操练,也带领我们照着众圣徒的原则去生活,在与别人一同生活的环境中去操练。一块好材料只不过是一块,一座建筑物不能只靠一块材料,即使那一块材料是稀世之珍,也不可能因为有了那一块材料就完成了一个工程。一个工程需要许多材料,同样的,神也需要得着许多的材料。

  材料本身要好,也要能和别的材料配合调和得好,不然的话,好的材料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主使我们和别人一同生活,和别人有特殊的关系,透过这些关系的生活,把我们带进一个高贵的属灵质量里,那是在个人的生活中锻炼不来的。人的个性不一样,爱好不一样,视点不一样,思想感情也不一样。一般来说,把有这许多差异的人摆在一起而不出大乱子才怪呢!但是在神的建造中,祂所要作的工就是要把这许多有差异的人造成一个和谐的整体。我们先从个体受造就开始,然后学习彼此联络作肢体,结果就造成功一个完整的身体。

敬畏基督

赞美生活的另一面,就是承认基督的权柄,承认祂是一切的源头,也是一切的结束,我们所蒙的恩都是根据祂,也是倚靠祂。我们属灵的眼睛一开,就看见祂所是,我们的灵一苏醒,在生活中就经历了祂所作的。不管从那一个角度遇见主,都使我们的心向着祂又敬佩,又信服。因着祂的荣耀和权柄,我们敬畏祂,因着祂的怜悯和恩典,我们也是敬畏祂。敬畏就是怕,但不是惧怕,而是因敬爱祂而怕祂,不是怕祂的威严,而是怕我们使祂失望,怕我们使祂难过。这一个微妙的属灵经历在我们生活中显得何等真实,起初一个时候,我们会怕受管教而怕神,渐渐的,我们就不再怕管教,就是神管教我们,我们也欢喜接受,因为,神肯管教我们,就表明了神还是疼爱我们,我们这时候怕神,是怕我们愚昧,怕我们不长进,以至神因着我们叹息,神的心得不着满足。

  我们敬畏神,就会不顾一切的去讨祂的喜悦,满足祂的心意,一面是因为服祂的权柄,一面是因为爱祂。敬畏的心在我们里面,就没有任何的难处能叫我们在讨祂喜悦的事上退缩,祂曾为我们不顾惜自己,把自己完全的交出来。‘諨Y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但在謔陶j免之恩,要叫人敬畏諢C’(诗一三○34)我们这些享用了恩典的人,怎能再顾惜自己而不讨祂的喜悦呢!认识恩典的人一定敬畏主,认识赐恩的主的人,更是敬畏主。从救恩到生活,事事都让我们经历恩典,经历赐恩的主,顶自然的,从我们里面就生发敬畏基督的心。

彼此顺服(五21

  里面有了敬畏基督的心,一定不会拒绝主所喜悦的事,也甘心付代价去作成主所喜悦的事。敬畏的心思在生活上表现出来就是顺服的态度,因此敬畏主的人也必然是顺服主的人,顺服实在是属灵操练的顶点,因为在顺服主的大前提下,我们也顺服主所要我们顺服的人,我们顺服人,因为主喜悦我们顺服那些人,主也透过我们顺服人的事实来考验我们对主顺服的实意。

  顺服主比较上没有太大的难处,要顺服人,难处就来了。人的自己只喜欢在别人之上,却不喜欢在别人之下,顺服人就好像是把自己放在别人之下,若不是主的怜悯,没有一个人甘愿接受人的权柄。回过头来再说,人的属灵难处就是接受神的权柄,这个难处解决,所有属灵的问题都解决,包括属灵宇宙的难处也在内。空洞的说服神的权柄没有接触得到顺服的实意,实际的服神的权柄就会经过不少的挣扎,我们真不容易接受人作为神权柄的出口这个事实,神给我们安排一些环境,我们比较容易顺服一些,但神给我们安排一些人,我们的眼睛一看见人,里面的顶撞就跑出来,心里就有说话,“为什么我要顺服你?”主开我们的眼睛,我们所看见的不再是人,而是神权柄的出口,是神在那人身上显出祂的权柄。在外面,我们是顺服人,在里面,我们却是顺服神。

  顺服神所要我们顺服的人,那是我们服神的实意的考验,藉着这样的顺服,我们真正的活在基督的权柄下,众人都活在基督的权柄下,众人都在讨主的喜悦,人的自己就出不了头,许许多多有差异的人都在基督的权柄下归为一体。我们的眼睛只看见基督,不再看见人,人与人中间的难处也就没有了,人与人之间就能和谐的接连在一起了。接受基督的权柄是从个人进入众圣徒的生活的关键。

  主安排我们顺服人,也安排别人顺服我们,这就是彼此顺服,这一个彼此顺服顶厉害的在折毁人。别人顺服我,我知道是主用我作祂权柄的出口,是别人在我身上碰到主的权柄,他们是服主的权柄,而不是服我这个人,主的权柄若不在我身上,我这个人还是我这个人,没有一点可夸的,因此,别人顺服我的时候,我骄傲不得,我自大不得,因为别人不是顺服我,而是服在我身上所显出的主的权柄。反过来,我顺服别人的时候也是一样,我不会高举人,也不会压低人,我是看见主的权柄。主用着彼此顺服这个功课,除掉我们进入众圣徒的难处,给我们在服主权柄的事上有实际的操练,更进一步把我们造成完全合祂心意的建造材料。

三种关系

  在彼此顺服的学习上,主启示了三种关系。这三种关系概括了我们整个的社会关系,也就是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把我们带进主的权柄里。这个功课学得好,进入众圣徒里的难处就不大;这个功课学不好,根本就没有条件进入众圣徒,在最亲近的特殊关系上没有学到服权柄,在神儿女们中间就更不会接受主的权柄。从个人到众圣徒,主是一步一步的带我们深入的预备我们自己作神所要的材料。

丈夫和妻子(五2233

  越是最接近的人,越是不容易顺服。在彼此顺服的功课上,主首先摆出来的是夫妻的关系,不单是因为这是人一切关系中的最密切的关系,更重要的是这个关系所表明的基督与教会的关系,也透过这个关系再从另一个角度来指明教会在神计划中的事实。

  很明确的,主指出了‘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不单是因为他是丈夫而顺服他,并且是因为主安排丈夫作头,因着顺服主的原故而顺服丈夫,如同顺服主。我不知道姊妹们是否看懂这一件事,因为有些姊妹把这个次序翻转了过来,不单在自己的家中作了头,在神的家中也要作头。这个次序一翻过来就不对,就不是顺服主。要作惯了头的姊妹不再作头是不容易,但不容易也得要守住自己的地位。当然,顺服丈夫是在真理里顺服,在主里面顺服,不在主里面的事,就只有顺服主。对一些姊妹来说,顺服自己的丈夫是天大的难处,但是生命长成的姊妹,她们应当看到一件大事,就是主用着作妻子的顺服自己的丈夫这一件事来提醒教会该当顺服基督,又反过来用教会当顺服基督这一件事来提醒姊妹们当顺服自己的丈夫,这一个双重的提醒,正是把教会与主的关系和夫妻的关系接连在一起,在生活上不住的让神儿女们操练让主作头的功课,作丈夫的看到妻子顺服自己,立时就提醒自己要顺服主,弟兄和姊妹都一同顺服主,所有神儿女都在每天的生活中顺服主,教会让基督作头就一点难处也没有,姊妹不让自己的丈夫作头,教会也一定不肯让基督作头,那个教会就没有身体的见证。不只是姊妹在此学顺服的功课,弟兄也一同在此学顺服的功课。

  另一方面,主又提醒弟兄们,‘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这真是一件不得了的事。虽然因着次序的关系,不说丈夫当顺服妻子,但是像基督爱教会那样的爱妻子,恐怕许多弟兄要感觉亏欠自己的妻子了,不是有爱的成份就算及格,而是要爱到一个地步,舍去了自己也得爱妻子,因为主是这样的爱教会。主也是藉着这一个功课,叫弟兄和姊妹都时刻温习基督给们的大爱。在人生中间,夫妻的爱情是最紧密又最长久的,连死亡也不能遮断这个爱的维系和思念,每天的生活都浴在爱的水流里,每一点爱的享受,都把我们带进主的恩情里,不间断的在爱中苏醒我们,深深的感觉我们实在是蒙爱的人,时刻享受主的大爱的人。‘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五1415)爱妻子引我们时刻在主的爱里更新,叫我们不再为自己活,乃为基督而活,因为祂是主,我们要爱祂,并且要顺服祂。

1. “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五25

  在这个因夫妻关系而要学习的功课里,主启示了一件我们从来不大会去想到的问题,是关乎教会在神眼中的地位的。我们常想主是为拯救我们而舍去祂自己,这当然是事实。可是圣经在这里所说的,却是一件不是我们注意到的事,而神却把它看得很重要,说明主是为教会舍去自己的,就是说主在舍去自己的时候,主的眼目是看定在教会身上。我们擘饼记念主的时候,常会想到主所说的话,‘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这杯是用我血所立新约,是为你们流出来的。’注意所提到的‘你们’,不是说你们每一个人,而是说‘你们’是一个整体,这个‘你们’就是教会。以弗所书这里就说得更清楚了,‘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所以‘你们’就是教会,基督的舍己是越过个人的需要,而是为教会的需要。

  有一点要在这里强调的指明的,当基督被杀的时候,地上还没有教会。教会是在主被杀以后,埋葬了,又复活了,并且升到天上,把圣灵赐下来的时候,才在地上显出来的。所以把这个历史的事实和以弗所书所说的这话一比较起来,一件大事就显明了。地上还没有教会的时候,基督已经爱教会了,地上还没有教会的时候,基督就为教会舍己了,这说明了,早于地上有教会的时候,在主的眼中,已经看见教会了,在主的心里已经有了教会了,所以主死是为着教会死的,但那时地上实在没有教会,因此,我们能这样领会,基督爱教会,祂就为产生教会而受死,祂要得着教会而把自己交于死地,祂死是为要得着教会。主的话是这样的把这个奥秘说明了出来,我们就看到主的心意是放在教会身上,我们个人是因为在教会这个生命组织里蒙记念的,主的心意不在个人,而在教会,个人是在教会组成的过程中蒙记念的,因为主要得着的是教会,主得着我们,目的还是为了建造教会。

  主降世以前,祂心意已经是教会,主被杀的时候,祂的心意还是教会,到如今,主的心意仍然是教会。我们可不能忽略主心中的这件大事。夫妻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或是看到别人夫妇一起生活的时候,我们的灵该苏醒,好接上主的心意。因为主的话明明的说,夫妻的关系是‘极大的奥秘,……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五32

2. 作个荣耀的教会献给自己(五27

  主是为得着教会而交出祂自己,主的心意是教会已经藉着这事显明了,除了这一件事,主还继续在教会身上作工,更深的显明祂的心意是教会。主把教会得了回来,祂还没有停止祂的工作,祂继续的作工在教会身上,不住的用真理来洁净教会,要把教会造就到圣洁无有瑕疵的地步,好成为一个荣耀的教会,可以献给自己。这就是说,主不满足于只有教会,主所要的是荣耀的教会,有了教会,主还不能称心,必须要把教会造就成连“玷污绉纹等类的病”也没有的情形,只有当教会到了这样实际的圣洁无有瑕疵,到了这样的荣美的时候,主才称心满意。主的这一个心意,不允许我们不注意教会的建造,因为主在地上还没有教会时候,已经为教会舍己,在地上有了教会以后,主还是不住的作工使教会成为一个荣耀的教会。只有我们决定不体贴主的心意,我们才可以不理会教会的建造。

  我们承认,要进到洁无有瑕疵的地步,还得经过基督台前的审判,教会才能得到那样丰满的圆满,但我们却不因为必要有这一个过程才能达到圆满,便自暴自弃。我们必须要看见,有不少称为神儿女的,他们真的不肯接受真道的洁净,在真理以外热心活着,不理会主建造的心意,这是教会不能在地上进到圆满的一个原因。正因为如此,我们得竭力使自己脱离成为教会进不到圆满的原因中的一个份子,至少,我们也该尽量的减少我们带到基督台前的亏欠。

基督是这样整个心放在教会里,主劝勉作丈夫的该这样的爱妻子,透过夫妻相爱的生活,每时每刻在提醒神的儿女们注意主所作成的和主还要作的,也领会我们自己在主建造中的地位,在实际生活中操练我们属灵的质量。

3. 二人成为一体(五31

  夫妻是日常生活中常在一起的,这个关系又是神亲自安排和造成的,这个关系的实际是要两个人成为一个,思想是一个,感情是一个,在应付一切问题上是一个,不是像亚拿尼亚和撒非喇那样的一个,而是在讨主喜悦的事上成为一个。‘所以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明显的指出夫妻在生活上完全的联合,藉着作妻子的要顺服丈夫,作丈夫的要舍己的爱妻子,这些学习,把联合的关系表现出来,从个体来看,夫妻是两个人,从思想,感情和意念来看,夫妻又是一个人,因为是二人成为一体,时间和空间都改变不了这一个联合的事实,正像基督和教会是分不开的一样,看见基督就看见教会,看见教会也该看见基督。

  夫妻的关系是联合的关系,主自己用这个关系来表明基督和教会的关系,因此,夫妻的生活显不出联合的事实来就不对,貌合神离的夫妻也不对,因为把基督和教会的关系表明错了,这种光景有问题,这种光景也不正常。所以岔出去说几句话,基督徒的婚姻不能随便来,也不该随意的撮合,更不该为满足个人欲望而结婚,必须要双方都明白神的旨意和安排,因为夫妻的关系是带着基督和教会的关系的见证。婚礼中的誓词是没有意义的,必须在生活中显出来才有实际的意义。

夫妻两人要成为一个,实在是双方都要好好付代价去学功课的,要甘心的受对付才能学得好。基督不会撇弃教会,所以神的儿女只有夫妻相亲相爱的义务,才没有离婚的权利,‘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开。’夫妻必须相亲相爱,这才是神儿女的样式,不管世人的婚姻观念是如何的“进步”(事实上是严重的堕落),神的儿女一定要守住这联合的见证。夫妻的关系不和谐,都得到主的面前求光照,不顺服的赶快顺服,爱得不够的赶快活出爱来。基督徒的夫妻只能和好,看见了主,就没有不能和好的原因。不肯和好就只有痛苦,这不是主所要的见证。夫妻的生活实在是主造就祂要得着的材料的课室,每时每刻都在炼净我们的掺杂,使我们成为棈金,能以显出祂的圣洁无有瑕疵,显出祂的荣耀。

儿女和父母(六14

  另一个关系是上下两代的关系,在个人主义思想盛行的今天,“代沟”每每为人所强调,是否需要强调来维持新一代人的生活态度是别人的事,但对神的儿女来说,“代沟”可以存在,但不允许它发生作用。在别人是不能,但在神儿女身上却应该是可能。主也知道两代之间总有不够和谐的地方,特别在见解和思想上,古今中外都是这样。正因为在这个关系上真实的有矛盾存在,神也用着这种隐藏着矛盾的关系来造就出神所要的材料,唯有经得起考验的,那才是上乘的材料。人与人中间有矛盾是避免不了的,但是一带进基督里,什么矛盾都得消解。

  儿女和父母的关系是终我们一生的,在终我们一生的年日中,主都教导我们如何作儿女,因为我们是永远作父神的儿女。‘在主里听从父母,是理所当然的。’只要是在主里面,不管我们是在年幼的日子,或是青年,甚至是成了人,对父母都是应该孝顺的,除非父母的要求不是在主里面,不然的话,都该听从。现今年青的一代受教育的机会大,往往把父母看作老古董,不把父母看在眼中,若是真认识父母是老古董,就会宝贝父母,事实上他们不是真懂,正因为存着这种极端个人主义的心思,就觉得父母讨厌,像西方的风气一样,人长成了,就不要父母了,弄一个母亲节和父亲节出来,除了给商人多赚一点钱的机会以外,在现实生活中只是一个讽刺。主要求作儿女的在主里听从父母,孝敬父母,并且指明这是神所喜悦的,又是带着祝福的应许,撇开天性和感情不说,单是凭主的吩咐,我们也该学习这个功课,没有一个不孝敬父母的人,他能在父神面作个好儿子的。

  另一面,主也提醒作父亲的认识自己的地位,若是在主里面,父亲和儿子都是弟兄,正因为有这种属灵的关系,因此作父亲的不可以滥用作父亲的权柄和地位,因为我们在天上的父不会作这样的事。作父亲的必须在主里教养儿女,这是不能放弃的属灵责任,时下所流行的“自由发展”的教育理论不能适用在父母在主里带领儿女的事上,儿女得不着救恩,父母推卸不了这个属灵的责任。对子女有高的期望不是错事,但在“望子成龙”的心情下,任由子女离弃主的真道,也不是父母所该作的。

  两代的关系很微妙,既有爱,又有矛盾。这个关系处理不好,我们属灵的生命一定受亏损,所以也是要付代价的去处理好这种关系,人的肉体真实的受对付,没有一种关系是处理不好的。活在基督里,年青的收敛了仿气和轻浮,年长的除掉了固执和自持,在这种关系的生活考验中,可以显出我们是否真的学会了服权柄的功课,是否真的领会了彼此顺服的实意。

仆人和主人(六59

  头两个关系是因家庭而产生的,末了这一个关系是因为工作而产生的,这三个关系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密切的,所以最能反映我们属灵的实况,也最能实际的造就我们。这第三个关系是最尖锐的反映我们里面的光景,是一面清晰的镜子,把我们的情况显露出来。头两个关系是有亲属的成份,不大掺进利害的关系,而这个由工作而产生的关系,那利害的成份就很高,神儿女能脱出利害的关系而生活,是需要很严肃的态度接受主的破碎的。

  为了生活,人都要工作,一般来说,工作就是为了生活,因着工作就产生了主仆的关系,或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工作既是为了生活,那么在工作的人心思上或多或少总有“只要过得去就算”的想法,所以在工作的态度上就表现了出来。别人怎样作,我们管不着,但作为神的儿女,主却提醒我们,虽然我们是替别人工作,但我们该有如同服事主一样的态度去作。因此,有人看着也好,没人看着也好,我们都该是一样的忠心谨慎去作工,不该存有那种心思,没人看着就躲躲懒。一般人可以这样作,神儿女不能这样作,既使众人都这样作,神的儿女还是不能这样作。因为我们是在主的眼前作,是作给主看的,不是作给人看的。

  对主人或是对上,我们该守着我们的地位,虽然我们是因工作而产生这种关系,是劳动力与薪酬的交换关系,但我们看这种关系是主给我们安排的,所以,除非是这种关系结束,不然的话,我们总是守着我们的地位,在工作上是无条件的听从肉身的主人,在这一个操练上面,使我们在顺服主这个功课有更好的操练。

  对于作主人的弟兄,主又提醒他们虽然是作主人,但他们仍然是人,不是因为作了主人,便以为是高人一等,对作仆人的可以作威作福,呼喝打骂,别的人是怎样作不必去管,但作神儿女的决不能这样,必须公公平平的待仆人,因为我们有一位主在天上,祂并不喜欢看见人欺压人。自己作主人的,该想到自己是主的人,也让别人从他的生活态度和表现上看出我们是有主的人。这样的提醒,叫我们在地上的生活没有脱离主的权柄。主是怎样看属祂的人,我们在对属于我们管理的人也该流出主的性情。

  这三种的关系,给我们三种不同内容的学习,但有一个总的题目贯串在其中,那就是服权柄。因着直接服主的权柄,也就在生活里面各种关系中接受权柄。一个人活着,问题不会太复杂,两个人或更多的人一同生活,问题就复杂了,在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中碰上了权柄,学习彼此顺服,我们属灵的质量才能提高,不经过试验的,不一定有真实的内容,经过了试验,那高贵的质量才显露,才确定。日常的生活正是我们属灵质量的大熔炉,把渣滓分离,炼净,成为精美的材料。不单是在个体的时候是精美,在进入众圣徒中也是精美。

  教会的建造是把众人联结在基督里成为一个身体,站在真道上来见证神自己。我们在生活上磨炼好了,在地方教会中,神的儿女很和谐的互相联络作肢体,各人发挥正常的效用,显出基督身体的见证,地方教会和地方教会之间也是一样的和谐配搭着,在主里彼此交通和供应,明确的活出基督的身体见证。神的儿女们是这样的顺服主的心意,神也在我们的顺服里渐渐的叫身体增长,成就祂在永世以前的命定。── 王国显《建立基督的身体──以弗所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