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章        与空中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六1020

  教会的建造是荣耀又伟大的事,因为建造完成的结果把全宇宙都恢复进神丰盛的荣耀里,所以在建造的过程中所遇到阻力也是特别的大,一面是神的儿女并不体贴父的心意,在把自己预备成为建造材料的事上不与神合作,活在只要恩典不要主的光景里,另一方面,加重这建造的困难的,又是来自撒但的破坏与攻击。从伊甸园开始,撒但时刻在破坏神恢复的工程,败坏了人,也败坏了以色列,如今也要来败坏教会。他尽所能的让神儿女不重视神的心意,就是看见了神的心意,也不想去体贴神的心意。人不站在神的一边,所发生的阻力是难以置信的巨大。虽然是如此,神还是要完成祂永远的旨意,建造基督的身体。因此,属灵的争战就在教会中发生,神要得着教会,撒但也要得着教会,只是这一场具有决定性的战争,在已经以基督作生命的教会中,撒但再也不能像以往一样的处处占上风了,他注定了要倒下去。

  从以弗所书的内容的次序来看,首先是神启示了祂荣耀的计划,再次就是神建造的程序,祂要得着顺服神权柄的人作建造材料,配搭起来就叫基督的身体增长。人不顺服神,不会发生什么大事,人一顺服神,撒但的手就要插进来,要阻挡人顺服神,属灵的争战就此触发了,是顺服引出来属灵的争战。不顺服就没有厉害的争战,顺服就引来极剧烈的对抗。这就是跟随主和体贴主的弟兄们多遇上属灵的难处的一个原因。属灵的难处是跟随主的道路的记号,主在地上走过的路都留下这个记号,没有这个记号的路不是主的路,要特别指明的,物质的难处不就是属灵的难处,属灵的难处是引动我们的脚步偏离主,引动我们的心思不高举主的,这些难处是因着我们拣选主,撒但便向我们发动攻击而出现的。还是要再说这一句话,顺服神就引出属灵的战争。

与属灵气的恶魔争战(12节)

  一般说来,争战致胜之道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知己知彼”,认识对手是非常重要的,不认识对手只有吃败仗的份。‘争战’这个词在圣经的原意是‘摔跤’,就是说要使对手倒下去,倒到贴地,而自己还能站立得住。因此认识对手的强点和弱点,又知道自己的强点和弱点,是十分重要和需要的,因为这些认识决定了我们的战略,战术和兵器的运用。这些运用得当,我们就得胜;运用得不当,我们就失败,既使在表面上看来是得胜,实质上还是失败的,所以我们不能忽略对对手的认识。

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12节)

  我们在属灵的争战中常吃的亏,就是只看见人,因而只看重工作的发展与推动,而忽略了神权柄的彰显,并撒但的蒙羞。把人作为工作的对象是对的,但把人看作争战的对象就错了。在人生活的圈子里,人是唯一的对象是顺理成章的,但在属灵的争战里,人是净在表面上的对象,那真正的对象是隐在人背后的魔鬼,他不是属气的,而是属灵的。

  认识争战对象是属灵的,那叫我们知道如何去接受这一场争战。基督教的历史提醒了我们一件严重的事,基督教本身是发展了,但撒但的权势和气焰却没有受到压制,原因就是没有找到真正的敌人,也没有用上准确的武器。直到如今,基督教还是沉迷在人的自信里,忽略了撒但并不是属血气的人,而是属灵气的恶魔,所以自己在欺骗自己,以为可以用人的思想,人的工作方法,或是一些人训练出来的特殊技巧,使用人以为不可缺的工具,就能达成战斗的任务了。我不是说不能使用方法,技巧和工具,但这是次要又次要的,因为我们的对手并不是属血气的,我们得先打下那隐在人背后的那不是属血气的,然后才可以使用人所有的去作得人的工作。我们的对手既是属灵气的,我们就得站在属灵的地位上,使用属灵的权柄去对付他。因此,在属灵的争战里,首先是要求我们作一个属灵人,因为我们的对手是属灵气的。

执政的,掌权的,管辖世界及天空的(12节)

  我们的对手不单是属灵的,而且是有权柄的,也是有能力的,更是邪恶的,我们所生活的地也是在他的管辖范围内的。因此,我们必须明白,在外表上看来,我们在这场争战中是处在不利的地位上,在能力和智慧上,我们不及撒但,凭着我们自己,我们在他面前是脆弱得不堪一击的,他有胆量对抗神,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他的眼内,事实上,只要他的指头一动,我们就可以完了。在他的邪恶的智慧面前,我们常常吃了他的亏,上了他的当,而我们一点也不晓得,还沾沾自喜,这就是我在上面所提到的,在外表上似乎是我们得胜了,而实质上还是失败的事实。我们是活在他权力所管辖的范围里,事事处处都受着他的影响,非常容易的进入他的摆弄中。

  认识了对手的实况,也就是认识了这一场争战的性质和我们所处的地位与环境。我们承认,凭着人所有和人所能的,我们绝不是撒但的对手,因此我们不敢自信,也不敢靠自己,不然,在这场争战中,我们失败定了是无疑的。像时下一些基督徒心思里所存的,只要学到了一些工作方法,就能完成神所要作的工了。有这么简单的事么?若真是这样,撒但究竟是凭什么胆量去对抗神?而神为什么要花那么长的时间,又要付那么重的代价,连怀里的独生子也交出来,才能作成神恢复的工作呢?若真是这样,人比神更强,更有智慧了。这是撒但的诡计,叫我们不去认识他,好自己欺骗自己,遂他要对抗神的心计。

神的军装(101320节)

  争战的性质是属灵的,争战的对手是属灵的,争战的目的也是属灵的,因此,我们作为这一场争战里的战士也该是属灵的,对如何接下这一场的争战也该有属灵的看见,好使我们能站在属灵的地位上去使用属灵的权柄,把属灵的恶魔击倒。

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10节)

  这一场战争的一个特点就是争夺一个据点,那就是在基督里的地位。我们留在这个地位内就是得胜,我们给引离了这个地位就是失败。在基督里就是一个得胜的地位,我们是在这个得胜的地位上来向撒但夸胜,不离开这个地位,撒但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他就得认输。虽然我们是脆弱,不是他的敌手,但我们若是在基督里,那情况就完全改观,他就得败下阵来,他就得认输。

  所以‘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的原意是‘在主里面,在祂的大能大力里面’。留在主里面,在祂的大能大力里面,我们就刚强起来,是主的刚强成了我们的刚强,是主自己成了我们的刚强。所以我们争战的方法是站稳在主里面,站稳在这个地位上,就能抵挡魔鬼一切的诡计,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仍旧是‘站’的问题,‘站住’就是争战,‘站住’就是得胜,人可以受一点损伤,但地位站住了,撒但就是失败。撒但一切的诡计都是要我们离开地位,我们能站住地位就是得胜。撒但尽可以使用人的智识,人的感情,世界的名与利,满足情欲的一切事物,……要叫我们不站在主里面,我们不上当,我们站住,他就要蒙羞退后了。

  单凭人的智慧和方法,倚靠人的聪明和办法,那就是不站地位,是用自己和撒但对抗,这样,没有不失败的。人的脑子很会想理由,帮撒但的忙叫自己离开地位,最愚昧不过的就是这样自毁长城。举个例子来说,要向赌徒传福音,我们先去作赌徒,和赌徒在一起生活,和他们接近,就有机会传福音了。理由很漂亮,也蛮有说服力,可是这样的离弃真理,出卖了原则,先丧失了见证,还能结出真正的福音果子来吗?还能为主寻找到建造教会的材料来吗?我不敢相信有这种可能,若有,我们也就可以去酗酒,去作嫖客,去吸毒,去……了。离开了地位,失去了见证,撒但已经收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果了。可是,近代的基督教却常作这样放弃原则去迁就世界的愚昧事。

  地位一定要站稳,不然“胜”了还是失败。

神的全副军装

  地位站稳了,装备还要对,装备不属灵,这场战还是不能打,徒手的士兵不是用在战场上的。神用着我们对付撒但,祂也负责为我们预备军装,是整副的,是属灵的,我们得要全副的穿戴起来,不可以缺一样,缺了一样就是一个破口。因为我们的对手太强,我们绝不可以留下一个破口,我们必须穿上全副的属灵军装,好击败这属灵的仇敌。

  争战是属灵的,军装也必须是属灵的。神预备的军装分为两个部份,头一部份是保护性的,先是巩固了自己的阵地,然后才是攻击敌人的营垒。撒但对付我们的武器,不管是什么,就是要我们的心思受伤,我们的里面受伤了,战斗力就瓦解了。所以神先给我们保护,叫我们的心思不受伤,叫我们的心意不起疑惑,我们的地位也就站稳了。因此,我们看见了神为我们预备的保护性的军装是,真理的认识,公义的性情,福音的脚踪,信心的生活和救恩的把握。换一句话说,就是属灵的品格,是从日常生活中操练出来的属灵的品格,这品格是保护我们不受那恶者的伤害的。一位姊妹说得好,“要福音传得出去,首先要活出神的见证来。”没有快捷方式可以走,没有属灵的品格的人,就没有争战的资格,因为他是帮助敌人的。先是享用了属灵的保护,然后才能发挥属灵的攻击力。

  另一部份军装是攻击性的武器,全是属灵的,在圣灵的管理下来使用的,那就是神的话和祷告。近代的基督徒不肯在神的话和祷告上下功夫,不能使用这属灵的兵器,也不会使用这属灵的兵器,更不明白这属灵兵器的效能是远超过人所能想象的,是唯一能制服撒但的兵器。他们既然没有这种兵器,只好用人自己所有的来代替。但属灵的兵器岂是人的思想产物所能代替的么?撒但所惧怕的不是人思想的产物,而是神的话和神儿女的祷告,这两样常是联在一起使用的。

  神对撒但发动的功击,是用着神儿女的祷告来开路的,物质的人不领会属灵的事,不知道祷告所显出的能力是如何的坚锐,只有祷告才能在属灵的战场上开路,叫神的话大有能力的击败仇敌。撒但的蒙骗,叫人相信自己的道理过于神的话,相信会议的结果过于祷告,但这些都不是神的军装,神的兵器只有神的话和祷告。退一大步来说,我们主要的兵器是神的话和祷告,其余的一切都是辅助性的兵器,可有也可无的。若把辅助性的兵器和主要的兵器互换了位置,甚至是把辅助性的兵器代替了主要兵器的位置,这个仗不打也就罢了,反正是输定了。但这一仗是不能叫撒但得胜的。因此,我们必须要学会熟练的使用神的话和祷告的武器,不然的话,我们就是自己解除自己的武装,不再是一个属灵的战士了。

  争战总有完结的日子,虽然在争战中,我们会经过许多的磨难。等到主在荣耀中降临的时候,争战就完毕了,撒但也被捆绑了,教会也建造完成了,我们要与主一同显现在荣耀里。那时,我们在争战中的痛苦成了我们冠冕上的宝石,我们在争战中所流的眼泪也成了冠冕上的珍珠,闪耀着生命的光辉,标志着基督的得胜。

后语

  以弗所书的末了,是弟兄们中间一些问安的话,但却是非常优美的教会生活的记录,是基督的身体见证的流出。保罗在罗马监狱里,但他的心却牵挂着教会,要教会受安慰,以弗所的教会与保罗分离了许多的年日,但时间没有降低他们对神的工人的怀念。是基督的生命把他们串联在一起,时间和空间都不能打断在身体内的交通,这交通不限于保罗和以弗所教会,也包括了‘所有诚心爱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人’,因为这是身体。

  读以弗所书,不单是把神儿女的灵挑旺起来,也把神的心意放进神儿女们的里面,催促他们靠近主,爱主,体贴主,更进一步的满足主。这事的本身就是一场属灵的战争。人的堕性加上撒但的蒙蔽,大多数神的儿女不是看不见神的心意,就是对神的心意漠不关心。但是在每一个时期里,神都兴起一些神的儿女来体贴祂,跟随祂,照着祂的心意去奔跑。过去的千多年就是这样的经过,神默默的用着那少数体贴祂心意的儿女去作祂要完成的工,直到如今。摆在前面的日子已经剩下不多了,虽然谁也不能确实的知道主在什么时候再来,但都知道那日子已经临近了,‘还有一点点的时候,那要来的就来,并不迟延。’在这剩下不多的时间里,主向神儿女启示祂的心意,比过去任何一个时候都明显,留心神心意的人也比过去的日子增多。显然的主要在这最末的日子里加强祂建造教会的工作。但愿我们这些活在最末一段时间里的人,灵里苏醒过来,眼目明亮过来,在这剩下的短短时间里体贴父的心。我们不敢想能在这一段日子里补偿过去所失掉的年日,至少也不在前面的那段日子里再积累亏欠。

  以弗所书谈原则性的问题比较重,谈具体的生活实况比较轻。主若许可,过些日子,再靠着主的怜悯,在哥林多前书里再和神的儿女有点交通,好把关乎教会生活的一些具体问题也留心一下。但是问题实在不在乎我们已经知道多少,或是能知道多少,而是在我们体贴主有多少,讨祂喜悦的心有多少,主的心意是要我们活出来的,不是只给我们去谈谈的,不活出来,知道了也如同不知道,谈过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过去的已经不能要回来,剩下来的日子还是我们的机会。我们过去虽有愚昧,但主还是有恩典,‘我从貒換e被隔绝,然而我呼求諈时候,諵揮v我恳求的声音。’(诗卅一22)并且祂还是等候着那些体会祂的心意的人转回到祂的计划中来。虽然时日已经失去了一些,但对我们活着还存留的人并不算太迟,主还留下机会,主也在等待着更多神儿女苏醒。

  一位已经被主接去的主所用的弟兄曾说过这样的话,“学习遵行神的旨意,必须先顺服祂已经在圣经中显明了的旨意,显明了的旨意不去遵行,而去求随时的引导,这些人是不懂神的旨意,也不是实在要遵行神的旨意,只不过是人云亦云,随便说说而已。”这话也许是说得太重,但却是入木三分,一点也没有错,显明了的旨意不遵行,还能遵行神还没有显明的旨意么?神的大计划已经启示得那么清楚,我们若还视若无睹,那里还能把神的事看得清楚呢?不是我们没有看到白纸黑字所记录下来的,主要的问题是我们只有我们的心思,却没有主的心思,因此体会不了基督耶稣的心肠。不知道的还可以说因为不知道,但许多人实在是知道的,就是缺了顺服主的心意,没有讨主喜悦的爱慕。所以在教会中普遍存在这种情形,神的儿女只知道要神的恩典,却不肯要神自己,人所想要的,神都给人得着了。但神所要的,神却没有得着,因为太少人会想到要满足神,只是想到满足人。

  我跟随主的年日并不长,在主里面的学习和经历都不够深,但主仍然怜悯我,叫我不敢违背祂的心意,也不敢代替祂在各样事上作主。多年前,主就把我带到一个地步,甘愿为主丧失人中间的一切美物与好处,甘心作一个被人遗忘的人,单要主的名被人高举。自从离开中国大陆以后,主也不断的考验我向祂的单纯,在香港的时候,曾有好些教会向我关门,就是到现在,还是有一些称为弟兄的对我采取敌对的立场,理由就是我反对神学制度。我都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我也不责怪那些弟兄。事实上,基督教的传统已经使教会失去了方向与主所要的内容,基督教的时尚已经把人与神的实际经历转变成了学术思想,人早就代替了神,但还打着神的金字招牌说响亮话,有点像马丁路得还作天主教神甫时的那一个宗教环境。我承认我有时真感到孤单,但我还是不敢为求在地上取得通达的道路而跟随时代,我更不敢离弃主的心意而讨人的喜悦。不过在感到孤单时,主也用着许多弟兄作了我的安慰,祂从不亏负仰望等候祂的人。

  这次把从以弗所书里所领会到的写下来,为个人,我不存一点的盼望;为神的心意,我却是求主用着它来叫许多神的儿女苏醒,归回体贴主的路途。时候是已经不多了,路也是越来越窄了,回想主在地上所走过的并没有一条是宽路,我们怎能要求主把道路扩宽呢!我们不求主把道路扩宽,我们只求主扩充我们对祂的顺服,要主迁就我们是不合理的,道路窄小又艰难并不要紧,只要是主的道路,我们便可以安息了,也可以高唱欢呼了。在长久的混乱中要走出一条正路来,的确是吃力不讨好的事,艰苦是在意料中的,但这路还是要走,因为是主要我们走。

  天上的父啊,我们在这里等候諢A切愿諈漲W给人尊为圣,諈国降临,諈漲捕N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那一天早日来到。我们求踶着諈灵把諈话放进神儿女的里面,给我们光照,叫我们看见我们所有的热心离諈漱葽N是何等的远,我们的工作和諈计划是何等的不调协。求諟洇们的灵苏醒,我们沉睡的日子已经够了,我们因循的日子不可以再继续下去了,我们不能再把别样来代替謔茈s我们继续的陶醉下去,我们不甘心因着我们的无知而让撒但向讥诮。苏醒我们,兴起我们,吸引我们回到諟漸远的心意里,叫我们顺服諢C但愿諟荣耀的计划因着我们的顺服得以完成,謔b教会中,并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王国显《建立基督的身体──以弗所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