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腓立比书第一章

 

{\Section:TopicID=905}壹.保罗的问候、赞美和祷告(一111

  1 在本信开首,保罗和提摩太便已相提并论。这并不表示提摩太协助保罗写本信。保罗初次探访腓立比时,提摩太便跟保罗在一起,因此腓立比的圣徒也认识他。现在,使徒保罗开始写本信时,提摩太也与他在一起。

  保罗现在已一把年纪(门9),而提摩太仍然年轻。这样,年老的和年轻的正同负一轭,一起服侍一位最好的主人。朱伟慈以优美的字句表达这情景:“那是春天和秋天,活力和经验,冲劲和智慧,幼弱的盼望和安静与丰富之确据的结合。2

  两人都被描述为基督耶稣的仆人。两人都爱他们的主,各各他山的情义叫他们一生服侍他们的救主。

  本书是写给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凡”(所有)这字常在本书中出现,保罗对所有主的子民都存着亲切的关心。

  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指出信徒的双重地位。在属灵的地位而言,他们是在基督耶稣里,被神分别为圣的。在地理位置而言,他们是在腓立比。他们同时存在于两个位置!

  使徒保罗又提到监督和执事。监督是教会中的长老,他们牧养神的群羊,并以本身敬虔的榜样来带领群羊。执事是教会的仆人,他们主要管理教会的事务,如教会的财政等。

  教会中只有这三群人──圣徒、监督、执事。若教会里有一位全权的牧师,保罗应该提到,但他却只是提到监督(复数)和执事(也是复数)。

  这里描绘了一幅早期简朴教会生活的图画。先有圣徒,然后是他们的属灵老师,最后是负责庶务的仆人。只此而已!

  2 在保罗特有的问安语中,他祝愿圣徒有恩惠平安。恩惠大概不是指罪人悔改时所蒙的恩,而是指他每次有需要时,必须不断在施恩座前祈求的恩惠(来四16)。同样地,保罗为他们恳求的平安也不是与神相和,因为他们已经与神和好了,这平安是透过祷告和感恩而得的属神的平安(四67)。

  上述两种祝福都是从神我们的父,并主耶稣基督那里来的。使徒保罗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约五23)。毫无疑问,保罗是以耶稣基督为神。

  3 保罗至此涌溢出一首感谢的歌。对使徒保罗来说,那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保罗和西拉初次在腓立比下监时,监牢里也充满着他们的歌声。他写这信时,大概是身在罗马的监牢──但他仍然在夜间歌唱。保罗确是不屈不挠的!每逢想念腓立比的信徒,保罗心里就充满感谢,他们不单是他在真道上所生的儿女,也在许多方面证明他们是一个模范的教会。

  4 每逢为腓立比信徒祈求的时候,保罗常是欢欢喜喜的祈求。对保罗来说,为他们祈求是一件乐事,而不是苦差。从这段经文和许多保罗书信中类似的经文,我们知道他是一个祷告的人。我们不需要再找别的原因,去解释他为何被神重用。我们想起保罗到过多少地方,认识多少基督徒,便会希奇他怎能跟他们所有人维持这种个人亲密的关系。

  5 他为腓立比信徒感谢的第一个原因是他们从头一天直到如今,都是同心合意的兴旺福音。同心合意可能包括经济上的援助,但也有祷告上的支持,全心全意为福音的广传而努力。保罗提到头一天,我们必会想到,当这封信在腓立比教会中公开朗读时,那信了主的禁卒不知是否仍然活着。若他仍然活着,保罗这样提到自己初次把福音介绍给腓立比人,必定会触动他的心弦。

  6 使徒保罗想到腓立比信徒在基督徒生命中有好的开始,他深信神动了善工,也必成全这工。

  衪动了善工,

  衪大能的膀臂必成全;

  衪的应许不会落空,

  却总是是的,总是阿们。

∼杜普莱迪

  善工可能指他们的得救,或指他们为兴旺福音而奉献金钱。耶稣基督的日子指衪再来的时候,到时衪要把子民领往天家。这可能包括基督的审判,那时衪要评核和奖赏那些事奉衪的人。

  7 保罗感到他为腓立比信徒感恩是应当的,在他心里,他常常记得腓立比信徒怎样忠心地支持他,无论他受试炼、被下狱、或周游各处辩明证实福音。辩明福音指响应别人的批评,证实福音指在那些已接受福音的心灵里,更坚固地建立福音的信息。温尼说:“福音既能退敌,也能坚固接受的人。”3这里的恩是指从神而来的,不配得的能力,为了在面对攻击时仍能继续作主的工作。

  8 使徒保罗记念他们忠心地与他同工合作,这使他切切希望再与他们在一起。他求神见证他怎样体会基督耶稣的心肠,切切的想念他们众人。我们若记得保罗生来是犹太人,现在却写信给一群外邦人,我们便知道保罗的爱是多么不寻常。神的恩打破了世世代代的仇恨,现在他们都在基督里合而为一。

  9 保罗由感谢转向祷告,他会否为他们祈求财富、生活舒适,或免于困难?不,他是祈求他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常常增多。基督徒生活的主要目标是爱神和爱弟兄,但爱不单是感情上的事。为要有效地事奉主,我们必须使用智能和见识。否则,我们的努力便是徒然。因此保罗祈求腓立比信徒不单能继续彰显基督徒的爱,也叫他们以完全的知识和见识,来运用他们的爱心。

  10 这样被启发的爱能使他们分辨更美好的事。在生活的各方面,有些事情是好的,有些是更好的。好的往往与更好为敌。为了有效地事奉主,信徒必须能作出分辨。

  被启发的爱也能使他们避免那有问题的事,或明显的错误。保罗要他们诚实4,即光明正大,并在基督的日子无可指摘。无过不是说没有罪。我们各人都会犯罪,而无可指摘的人是能认罪和远离罪,并向所得罪的人求饶恕,若有可能,便赔偿别人的损失。

  基督的日子,如在第6节,是指被提和其后对信徒工作的审判。

  11 在使徒保罗的祷告中,最后要祈求的是基督徒能结满了仁义的果子,意思是能使人产生仁义的果子,或能叫基督徒活出正义的生活的各种品格。这些品格的源头是耶稣基督,他们的目标是叫荣耀称赞归与神。保罗这个祷告可与以赛亚书六十一章3节的话完全看齐:“使他们称为公义树(结满仁义的果子),是耶和华所栽的(靠着耶稣基督),叫他得荣耀(叫荣耀称赞归与神)。

  史乐民写道:“‘果子’一词……跟我们与基督的关系和衪对我们的期望有密切关系。接在葡萄树上的枝子目的是要结果子。5

 

贰.保罗的入狱、期望和恳请信徒坚忍(一1230

  12 祷告已结束。保罗跟着数算他的祝福,就是他被下监而得到的益处。朱伟慈称这部分为“不幸中的大幸”。

  使徒保罗愿意弟兄们知道他所遭遇的事,即他的受审和入狱,结果更是叫福音兴旺,而不是人所预期的使福音受阻。这是又一个奇妙的例证,表明神怎样败坏魔鬼和人的诡计,在似是悲剧的事件中带出胜利,从污泥中绽放出美丽。“人纵有恶径,神也有衪的道路”。

  13 首先,保罗的捆锁已显明这是为基督的。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许多人已知道他被下监,是因为他为基督作见证,而不是因他犯了法或犯了罪。

  他受捆锁的真正原因,在御营全军和其它地方,已广为人知。御营全军可指:(1)整个王宫护卫军队,即守卫在罗马皇帝宫室的御营士兵;(2)整个王宫,这里包括所有住在其中的人。无论如何,他的下监成为了他在罗马皇室代表中的见证。

  德鲁雷写道:

  在罗马狱中,这囚犯的手臂被锁链系在狱卒身旁,狱卒要听闻囚犯为基督受苦的故事,而他翌日可能就要在尼罗身旁侍奉6

  14 他被囚的另一个好结果,是其它基督徒为主耶稣作见证时,也不会那么惧怕。逼迫往往能使安静内向的信徒变成勇敢的见证人。

  15 有些人的动机是嫉妒分争。他们传基督,是出于嫉妒和爱争论。

  另一些人则有诚恳和纯正的动机;他们传基督是出于好意,目的是协助使徒保罗。

  16 嫉妒的传道者以为他们这样做,会使保罗在狱中受苦更多。他们所传的信息是好的,但却存心不良。基督徒的事奉竟然靠着肉体的力量,出于贪婪、斗争、骄傲和嫉妒的动机,多么叫人沮丧。这段经文教导我们,在事奉主的时候,必须省察自己的动机是否纯正。我们不可为了表现自己,为了一个宗派的冒升,或为了打击其它基督徒。

  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叫我们知道行使爱心时要有知识,能分辨。

  17 有些人传福音是出于纯正真诚的爱心,知道保罗是决意要维护福音。他们在事奉中没有自私,没有党派观念,没有恶心。他们知道保罗是为维护福音而被下监的。因此,他们决意当保罗仍在狱中时,继续完成他的工作。(译按,中文和合本与原著引用经文新英王钦定本根据不同抄本,因此第16节和本节次序刚好倒转了。)

  18 保罗不因一些人不良的动机而灰心失意,两群人都把基督……传开了,保罗为此而感到欢喜。

  值得注意的是保罗在这样艰难的景况下,也不自怜,或博取别人的同情。相反,他心里充满主的喜乐,并鼓励他的读者与他一同喜乐。

  19 前景是叫人鼓舞的。使徒保罗知道整件事最终必叫他得救。这里的得救不是指保罗灵魂的得救,而是指他从狱中得释放。这是指神要使用腓立比信徒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工作或帮助,来使保罗得着释放。我们要为保罗看重这样一群软弱的信徒的祷告而感到惊奇。他认为他们的能力足以挫败罗马的计划和强大的权势。那是真的;基督徒可以藉着祷告,影响国家的命运和改变历史进程。

  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意指圣灵为他伸张的能力──圣灵供应给他的力量。一般来说,那是指“圣灵供应给信徒的无限的资源,这资源能使信徒在任何景况下都能站立得稳”。

  20 他想到信徒的代祷和圣灵的帮助,表示切切盼望自己永不会羞愧,而能常常无所畏惧地为基督作见证。

  无论审判结果如何──无论他能获释或要受死──他的目标是基督在他身上照常显大。显大的意思不是使基督变得更伟大。衪已经是伟大的,而我们不能作任何事使衪更伟大。显大的意思是叫基督被人尊敬或赞美。金尔指出,我们可以怎样于在生时叫基督在我们身上显大:

  用嘴唇叫衪显大──喜乐地为衪作见证;用双手叫衪显大──喜乐地事奉衪;用双脚叫衪显大──喜乐地作衪的差事;用双膝叫衪显大──喜乐地跪下来为衪的国祷告;用肩头叫衪显大──喜乐地肩负彼此的重担7

  基督也可以藉死在我们的身上显大──身体为事奉衪而衰残;身体被残忍的长矛刺透;身体被石头掷得满身破损或受火刑。

  21 简单来说,这就是保罗的生活哲学。他不是为名利或享乐而生活。他生活的目标是去爱、去敬拜和事奉主耶稣。他希望自己的生命像基督的生命。他盼望救主能透过他去彰显衪的生命。

  我死了就有益处。死了就是与基督同在,并且永远像衪;就是以不犯罪的心,不会偏离的双足来事奉衪。平常我们不会以死为我们的益处。悲哀的是,今天人的展望似是:“活着就得着世上的益处,死了就不再有益处。”但朱伟慈说:“对使徒保罗来说,死并不是一个黑暗的通道,我们的财宝并不会腐朽变坏。那是一个充满恩典的过渡,是‘通往光明的隐蔽通道’。8

  22 若神的旨意是叫保罗在肉身活着多一点时间,那就是要成就他工夫的果子。他可以给主的子民多一点帮助。但他很难作出决定──返回他所爱的救主身边,还是留在世上服侍主,这也是他心爱的工作。他不知道该挑选什么。

  23 在两难之间,意思是要在两者中作一选择──返回天家或留在世上作基督耶稣的使徒。

  他热切地盼望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若他只是考虑自己的好处,无疑他会作出选择。

  留意保罗并不相信任何有关灵魂安睡的理论。他相信基督徒死后会与基督同在,享受与主同在的喜乐。多么荒谬,像今天一些人一样,竟然说:“活着就是基督,睡了就有益处。”或“离世安睡,是好得无比的。”新约用“睡了”来形容信徒死时身体的状态(帖前四14),而不是形容他的灵魂。灵魂安睡是杜撰出来的理论。

  也请留意不要把死亡和主再来混淆起来。人死的时候,是离世与主同在。在教会被提的时候,是主来接我们。

  24 为腓立比信徒的缘故,保罗留在世上多一点时间更是要紧的。我们不能不受这心灵伟大的人那无私之爱所感动。他并没有考虑自己的安舒,而是想到怎样对基督的工作和衪子民的福祉是最好的。

  25 既然这样深信──深信他仍要在世指导、安慰、鼓励圣徒──保罗知道当时他不会被处死。他怎样知道?我们相信他既与主有那么亲密的关系,圣灵必能把这知识给予他。“耶和华与敬畏他的人亲密。”(诗二五14)那些与神深交、安静默想的人,能听到神的声音,这声音被今天生活中的繁忙、嘈杂和喧闹掩盖了,惟有贴近神的人才能听到。保罗是贴近神的。

  保罗在肉身活着,便能激发他们灵里长进,增加他们的喜乐,因他们信靠主,那喜乐是属于他们的。

  26 保罗既免于死,在世得着更长的寿命和事奉的日子,腓立比信徒在他再次到访时,应有更多理由要欢乐。保罗到达腓立比时,他们必会紧紧拥抱他,与他亲嘴,并赞美主,这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也许他们会说:“保罗,我们一直为你祷告,但老实说,我们并没有期望在这里再见到你。主竟再次差你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多么感谢赞美主!”

  27 保罗在此加上一句提醒的话:“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基督徒应该有基督的模样。天上的子民行事为人应有天上的样式。我们应按着自己的身分来行。

  使徒保罗除了呼吁他们要言行一致外,也请他们操守坚定。他特别希望无论他亲自到访,或是不在他们那里,只是听见他们的景况,也可知道他们有同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即基督信仰,齐心努力。基督徒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他们不应互相倾轧,而应彼此连手对付敌人。

  28 他们也不要怕福音敌人的惊吓。面对逼迫而无惧有两重意义。首先,那是敌挡神之人要灭亡的凶兆。其次,那是勇敢地面对敌人烈怒之人得救的记号。这里的得救用于将来的含意,指圣徒最终要免于试炼,身体灵魂都要得赎。

  29 腓立比信徒应记得为基督受苦和得以信服基督是他们的权利。

  杰佛夫.约翰博士说,有一次他被一群愤怒的异教徒包围,并被他们殴打。他用手掩着面,当他挪开手时,看见手上竟染满鲜血。“他心里充满一种被高举的超凡感觉,并且因自己配得为基督受苦而喜乐。”在基督信仰中,受苦竟也被高举至这样一个高超的境界,不是很叫人注目吗?真的,“当人与那位无限者相交,就是一件琐事,也有不朽的火为它燃烧。”十字架使人尊贵和高尚。

  30 本节可与上一节连系如下:

  你们已得着为基督受苦的权利,因为你们参与争战,正如我在腓立比时,你们在我身上所看见,现在又听见我仍在参与的争战一样。──《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