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腓立比书第四章

 

捌.呼吁信徒要和谐、互助、喜乐、忍耐、常常祷告、思想生活有节制(四19

  1 使徒保罗基于前一节向信徒表明的奇妙盼望,现在他劝勉他们要靠主站立得稳。本节对信徒有亲切的称呼。首先,保罗称他们弟兄们。而且不单是弟兄们,还是他亲爱的弟兄们,他又表示想念他们,期待再见他们。再者,他说他们是他的喜乐和冠冕。无疑他的意思是他们是他现今的喜乐,将来在基督审判台前的冠冕。最后,他又以亲爱的来结束本节。使徒保罗真的去爱人,无疑这是他在主的工作里有果效的秘诀。

  2 友阿爹和循都基是腓立比教会中的妇女,她们在相处上有困难。圣经并没有说明她们不和的原因(也许这是公平的做法)。

  劝字在原文出现两次(“我劝友阿爹和劝循都基”)表示这劝勉是同等地给予两人的。保罗劝她们在主里同心。我们不可能在日常生活中凡事合一,但在关乎主的事情上,我们却可放下细小的个人的相异之处,好叫主显为大,主的工作有进展。

  3 关于保罗在本节所称呼的那真实同负一轭的20,学者作出了不少推测。有人认为是提摩太,有人认为是路加,但这里所谈到的大概是以巴弗提。保罗劝勉他帮助这两个女人,她们在福音上曾与保罗一同劳苦。我们认为这两个女人是友阿爹和循都基,保罗则给予经验,证明是稳妥的忠告。通常两个人争吵,最好的解决方法是把事情交由中立的第三者判决,而那第三者必须成熟,有属灵的判断力。他并非任意处理这事件,然后作出宣判,而是诉诸神的话,能够向争论双方指出圣经给他们面对之问题的解决方法。

  解释“他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这句时,我们必须十分小心。我们不可任意想象,认为意思是她们与保罗一起传福音。妇女可以在许多方面为福音劳苦──如接待基督的仆人、家庭探访、教导年轻妇女和孩童等──毋须假设那是公开教导或传道。

  保罗提及另一位名叫革利免的同工。我们对他并没有进一步确实的资料。保罗继而提到其余和他一同作工的,他们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表达相信和事奉基督那永琚B难以言喻的福祉。

  4 保罗转向全教会说话,重复他最喜爱的劝勉。这劝勉的诀窍在于靠主。无论生活的景况如何黑暗,基督徒常常可以靠主……喜乐。

  朱伟慈分享他在基督徒喜乐方面的经历,说:

  基督徒喜乐这种情愫不受实时的处境影响。若喜乐是在乎我们周围的环境,那么,真的就好像蜡烛在阵风的夜里毫无保护那样不可靠。烛光一时十分稳定,一时又被风吹得几乎要熄灭。但基督徒的喜乐跟变幻无常的人生无关,因此不受当前的日子影响。我的环境一时好像六月里充满阳光的日子一样,不久却又好像十一月里幽暗的一天。这天我在婚礼中,明天我却站在墓穴前。一天,我为主赢取了十个灵魂,其后,在一段很长的日子里,信主的人连一个也没有。我们的日子实在好像天气那样易变,但基督徒的喜乐却可以持久不变。这种不变的诀窍在那里呢?

  诀窍就在这里。“看哪!我天天与你们同在。”在变幻的日子里,“他不改变,也不疲倦”。衪不是天晴时的友伴,日子变得幽暗冷酷便离我而去。衪不会选择我顺利祝捷的日子,纵然在我贫困失败的日子也看不见衪。衪不会在我戴荣冠的时候才出现,在我戴荆棘冕时便躲藏起来。衪是“天天”与我同在──在顺境和逆境时;在丧钟敲起和婚礼的钟声响起时。“每一天”。生之日──死之时──审判的日子21

  5 保罗劝他们叫众人知道他们谦让的心。这也可译作谦让、有理不骄、愿意舍弃自己的道路。困难不在于领会当中的意义,而在于遵守“叫众人”这训诲。

  主已经近了,意思可能是主现已同在,或主即将驾临。两种观点都是正确的,纵然我们较喜欢后者。

  6 一无罣虑对基督徒来说是否真有可能的?是的,只要我们倚靠信心的祷告。本节继续解释我们的生活怎样可以避免有罪的焦躁不安。凡事都应藉着祷告告诉主。凡事就是每一件事。没有太大或太小的事情是衪不用爱心去关怀的。

  祷告既是行动,也是气氛。我们某些时候到主面前来,向衪提出某些特别的要求。但活在祷告的气氛中也是有可能的。我们的生活应有一种祷告的情愫。也许本节中的祷告是指生活中整体的态度,而祈求则指我们带到主面前的一些特别要求。

  跟着我们要留意我们的祈求,应以感谢的心告诉神。有人把本节概括为我们应“没有忧虑,每事祷告,凡事感谢”。

  7 若这是我们生活的态度,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神的平安就是信徒紧紧倚靠神的时候,他心灵里充满的一种平静和安心。

  倚靠耶和华,满心得着祝福;如衪的应许,找到完全平安与安息。

∼凯弗高

  这平安是出人意外的。世人完全不能明白这平安,甚至得着这平安的基督徒,也发现其中仍有奥妙之处。他们感到惊讶,为何在遭遇困境时,仍不会忧虑恐惧。

  这平安把守着我们的心和思想生活。在今天充满神经衰弱症、精神崩溃、镇静剂,和精神疲劳的日子里,那岂不是一种必须的补药吗?

  8 使徒保罗给予最后一点忠告,是关乎思想生活的。圣经常说我们可以控制我们的思想。我们采取失败者的态度是无用的,不要说不受欢迎的思想充满脑海时,我们就是不能抑制它。事实是我们可以抑制它的。秘诀在于积极的思想。那是现今人所共知的一种原则──一种新感情的排拒力量。一个人不能同时容纳邪恶的思想和有关主耶稣的思想。若一个邪恶的思想溜进来,他应立即默想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以驱逐那邪恶的思想。今天较明理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已开始同意使徒保罗在这方面的观点。他们强调消极思想的危险。

  我们毋须仔细研究也可在本节找到主耶稣基督。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有德行的和值得称赞的,都在衪里面找到。让我们逐一细看这些美德:真实的意即并非虚假或不可靠,而是真正和实在的。可敬的意指可受尊敬的,或道德上吸引人的。公义的就是对神对人都是义的。清洁的指一个人生活中崇高的品格。可爱的就是受人景仰、和蔼可亲的。有美名的,也译作“有好名声的”或“听起来了不起的”。德行当然是指卓越的品德;值得称赞的,一些配得赞许的东西。

  在第7节,保罗向圣徒保证神会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他们的心怀意念。但他不忘记提醒他们,他们也在这事上有责任。人若不想过圣洁的思想生活,神也不会保守他。

  9 使徒保罗再次以自己为圣徒的榜样。他劝信徒实践那些从他身上所学习的、所看见的东西。

  这劝勉与本节紧接在一起是有重要意义的。有正确的思想就有正确的生活。一个人的思想生活若是清洁的,他的生活也会是清洁的。相反,一个人的心思若是腐败的泉源,你可以肯定,它所涌流出来的,也必是污秽的。我们要常常记得,一个人若长期怀着邪恶的思想,他最终必有邪恶的行动。

  圣经应许那些忠心效法使徒保罗之榜样的人,赐平安的神必与他们同在。第7节指出神的平安是那常祷告者的分;这里指出赐平安的神是那圣洁者的同伴。这里的思想是,对所有体现真理的人来说,神在他们现今的经历中,是亲而近的。

 

玖.保罗为圣徒送来的金钱献上感谢(四1020

  10 从本节至19节,保罗谈到腓立比教会跟他自己在经济支持上的关系。这段经文对那些神所呼召,要经历经济困境的人来说,有着难以言喻的重大意义!

  保罗大大喜乐,因为如今(终于),在一段时间之后,腓立比信徒已在主的工作上,给予他实际的帮助。他没有为着一段时间得不到帮助而责怪他们;他维护他们说,他们曾希望把馈赠送来,只是没得机会。莫法特翻译为:“因为你们缺乏的不是关怀,而是表现的机会。”

  11 在处理整件财政的事上,我们欣见保罗的体谅和厚道。他不希望他们以为他为金钱上的缺乏而埋怨。相反,他要他们知道,他不受这些现世的景况影响。他已学会了知足,无论经济环境如何。知足实在比富足更重要,因为“纵然知足不能产生财富,却能达到相同的目标──藉以消除致富的欲望”。

  “蒙福的秘诀是,信徒知道怎样空着肚子却志气高昂,袋里空空却精神抖擞,没有工资却心境开朗,人们虽没有信心,却在神里得着喜乐。”(选录)

  12 保罗知道怎样处卑贱,即得不到生活的基本需要的情况;他也知道怎样处丰富,即一时间得到过于他当时需要的。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他都得了秘诀。使徒保罗怎样学会这功课的呢?只要:他深信自己在神的旨意里。他知道无论他在那里,或在什么景况中,都是神所安排的。他若是饥饿,那是因为神要他饥饿。他若是饱足,是因为主的计划如此。他忙碌忠心地事奉他的王,他可以说:“父啊,即使这样,因为这样在貒握互搰O好的。”

  13 使徒保罗补充一句令人困惑的话:“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他的意思是否真的这样?使徒保罗是否真的认为没有事情是他不能做到的?答案是这样的:使徒保罗说凡事都能作,那凡事是指所有神愿意他去作的。他已学会了,主的命令就是主的授权。他知道神不会呼召他去完成一些任务,却不给他需用的恩典。凡事大概不是指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毅,而是极大的苦难和缺乏。

  14 尽管他这样说,他还是希望腓立比信徒知道他们与他同受患难,是一件美事。这大概是指腓立比信徒在保罗下监期间送出金钱,供应他的需要。

  15 过去,腓立比人已在授受的事上表现优越。保罗初传福音,离了马其顿的时候,除了腓立比信徒以外,没有别的教会供给他。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看来并不重要的细节竟永远记录在神宝贵的话语中。这教导我们,供给主的仆人就是供给主。衪在意每一分钱。衪记载每一件事,好像是为衪作的一样,并且丰丰富富的给予酬报,分量充足而有余。

  16 就是他在帖撒罗尼迦,他们也一次两次的,打发人供给他的需用。显然腓立比信徒与主十分亲近,所以主能在供献的事上指引他们。圣灵把供应使徒保罗的负担放在他们心上。他们的响应是一次两次的把钱送往给他。我们若记得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只是停一段短时间,就知道他们对保罗的关怀是多么无微不至。

  17 本节指出保罗那完全不自私的态度。腓立比信徒的得着比他们的馈送更叫保罗高兴。他盼望信徒的果子渐渐增多,归在他们的账上,过于他自己得到经济上的支持。金钱献给主的时候,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所献上的全都记在帐簿上,到了那日,主便要百倍地回报他们。

  我们所拥有的,原属于主,因此我们奉献给衪时,只是把衪自己的东西献给衪。基督徒若为了应否作什一奉献而争论,就是完全不了解这事实。什一奉献是以色列人在律法以下最低限度的呈献。在这恩典的时代,问题不应是“我要奉献多少给主?”而是“我敢为自己留下多少?”基督徒应活得俭朴而多奉献,以致他能把增加了的收入为主的工作献上,使人不会因不能听到基督的福音而灭亡。

  18 保罗说我样样都有,意思是我所需要的,我样样都有,并且有余。在今天这二十世纪商业主义的日子里,听见有主的仆人不要求金钱上的支持,反而承认自己足够有余,会显得有点奇怪。今天那些毫无节制的筹款活动,在神眼中是厌恶的事,对基督的名是一种羞辱。那是完全没有需要的。戴德生曾说:“以神的方法进行的神的工作,永远不会缺乏神的资源。”今天我们的困难是不能分辨为神工作和神的工作。我们参与的所谓的基督徒事奉,可能完全不是出于神的旨意。拥有充足金钱的时候,往往也是面临最大的危机,我们可能会从事一些未经神核准的冒险事业。再看戴德生的话说:“我们需要恐惧的,并不是没有足够的资金,而是太多未奉献给神的资金。”

  以巴弗提从腓立比信徒那里取来,送给保罗的爱的礼物,被形容为极美的香气,为神所收纳所喜悦的祭物。圣经只曾用这些形容词来形容基督自己(弗五2)。保罗的描述是从神的角度看这些供献,使之更显尊贵。这供献上升,如献给神的馨香之祭,它既为神所收纳,也为神所喜悦。

  朱伟慈赞叹说:

  那明显地只是有限的善工,竟有多么广阔的效力!我们以为只是帮助一个乞丐,但事实上却在与君王谈话。我们以前那香气只盘旋于附近的邻舍,但看啊,竟渗透整个宇宙。我们以为只是解决保罗的需要,但却发现我们正在事奉保罗的主和救主22

  19 保罗加上也许是本章最著名、最受人喜爱的经节。我们应留意这应许是随着上文对忠心管家的描述的。换句话说,因为他们把自己的东西献给神,甚至生计也受威胁,所以神会使他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把本节断章取义,给那些把金钱浪费在自己身上、对神的工作却不闻不问的基督徒用作软枕,是何等容易的事!“没问题。神会使你一切需用都充足。”

  虽然大致上,神确实会供应衪子民的需要,但这是一个特别的应许,叫那些忠心为基督献上的人,永远不会有所缺乏。

  圣经常注明,神供应子民的需要──不是出于衪的丰富,而是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一位百万富翁若给一个小孩一个钱,这施与就是出于他的丰富;他若是为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而献上十万元,他就是照他的丰富。神的供应是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赐给人的,没有别的比这供应更丰富!

  威廉斯称本节为一张从信心银行提取出来的纸币:

  我的神──银行家的名字。

  使……充足──付款的应许。

  你们一切所需用的──纸币的价值。

  照他……的丰富──银行的资金。

  荣耀──银行的地址。

  在基督耶稣里──下款的签署,没有签署,纸币便没有价值23

  20 想到神丰富的供应,使徒保罗不期然地发出赞美。对于每天经历神恩典的看顾──不单在于物质的供应,也在于衪引导、帮助我们胜过试探、复苏那疏懒的灵修生活──的神子民而言,这是合时的话语。

 

拾.结语的问安(四2123

  21 想到信徒聚集一起,聆听他正在写的这封信,保罗便向在基督耶稣里的各位圣徒问安,也代那与他在一起的众弟兄向他们问安。

  22 我们不得不喜爱本节,因为提到该撒家里的人。我们很容易会胡乱想象。这里提到的尼罗家里的人是谁呢?是否一些被派来看守保罗,因保罗的传道而得救的兵丁呢?是一些在王宫里工作的奴隶还是自由人呢?这又是否包括一些罗马政府里的官员呢?我们不能确实地知道,但这里却表明一个真理,就是基督徒好像蜘蛛一样,能找到进入王宫的路(箴三028)!福音并不受限制,能渗进最固封的城墙。在那些要消灭福音的人当中,福音却能生根成长。真的,地狱之门不能胜过耶稣基督的教会!

  23 保罗以他独特的问安语结束本书。在本书的开首,恩典闪烁着耀目的光辉,而在结束之处,又再出现。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便说出来。保罗的心涌溢着历世历代以来最伟大的主题──神藉着基督所赐的恩──无怪乎这宝贵的真理充满他生命里每一条路径。

  李斯为我们作总结说:

  人类最有人性的一位已写完了他书信中最亲切的一封。爱心的劳苦已结束。日子已过。锁炼仍系在使徒的腕上。兵丁仍在看守。不要紧!保罗的心灵是自由的!他头脑很清晰!他的心有热情正洋溢!

  明早以巴弗提就要迈步往腓立比去24

 

评注

 

1 (简介)甘纳第(H. A. A. Kennedy),"Philippians", The Expositor's Greek Testament, III:407

2 (一1)朱伟慈(J. H. Jowett),The High Calling,页2

3 (一7)温尼(W. E. Vine),The Epistles to the Philippians and Colossians,页23

4 (一10)从字词的衍生,可知译作“诚实”一词(eilikrine{s)意指“不混淆”或“防晒”。若其意思是后者,则与英文 sincere(字面义为“没有蜡”)一字含意相同。一位诚实的雕匠为去除大理石雕像上一条裂纹,会把四周削平。一个“不诚实”的雕匠,则会用蜡来填补那裂纹。但在太阳之下,一个用蜡来填补的雕像不久便会显露出匠人的掩饰来。

5 (一11)史乐民(L. Strauss),Devotional Studies in Philippians,页63

6 (一13)德鲁雷(T. W. Drury),The Prison Ministry of St. Paul,页22

7 (一2O)金尔(Guy King),Joy Way,页33

8 (一21)朱伟慈(Jowett),Calling,页34

9 (二1)迈耳(F. B. Meyer),Devotional Commentary on Philippians,页7779

10 (二5)金尔(King),Joy Way,页51

11 (二6)纪霍德(E. H. Gifford),The Incarnation,页44, 45

12 (二11)欧德曼(C. R. Erdman),出处不详。

13 (二17)威廉斯(G. Williams),The Student's Commentary on the Holy Scriptures,页931

14 (三7)金尔(King),Joy Way,页81

15 (三10)朱伟慈(Jowett),Calling,页217

16 (三10)同上,页81, 82

17 (三10)戴德生(Hudson Taylor),由戴存义太太(Mrs. Howard Taylor)引述于 Behind the Ranges,页170

18 (三10)高斯(C. A. Coates),出处不详。

19 (三17)史乐民(Strauss),Philippians,页202

20 (四3)“同负一轭的”(希腊文作 Su[n]zugos),可能是一个专有名词(Synzygus)。虽然这名字不见于别的地方,但这是奴隶会得到的一种名字。

21 (四4)朱伟慈(Jowett),Day by Day,页169-71

22 (四18)同上,页225

23 (四19)威廉斯(Williams),Student's Commentary,页934

24 (四23)李斯(P. Rees),The Adequate Man,页127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