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腓立比书第三章

 

得着基督(三112

  使徒保罗是一个不平凡的人,论到过去,他实有值得夸口的地方:他是正宗的法利赛人。在犹太人的社会里,法利赛人是备受尊重的阶层,他们有其自身的优越感,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因他们在律法上有可夸口之处。然而律法其中一个要求就是行割礼,对于腓立比教会,保罗的劝勉是:割礼是属肉体的,并不能靠着得救,如果有人注重割礼,认为是得救必具的条件,他就是靠肉体得救,而不靠基督了。保罗更说明在他归主前所认为对他有益的,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在保罗面前有一个抉择,得救之途是靠割礼呢?还是靠基督呢?抑或两者都靠呢?保罗拣选了基督,却看割礼为有损的,如同粪土。有损的原因,就是它使人不全靠基督;以价值来比较,则卑贱得有如“粪土”般可弃而无价值。

  保罗认为要得着基督者,必须竭力追求方能得着。在他的道路中,他规定几个步骤:ヾ晓得复活之大能;ゝ晓得和祂一同受苦;ゞ效法祂的死。这样才能完全得着基督。像保罗这样的弃万事如粪土,是消极方面最大之舍弃,在积极方面则是要得着基督。

  “晓得他复活的大能”(10),这不只在头脑的认知上,而必须要在生活中体验得到。“一同受苦”是指践行基督所受的苦。“效法祂的死”是指主的舍己──要绝对地顺服神,不体贴自己。

祈祷 主啊,我愿竭力追求以得着为我人生的目标。

 

标竿与奖赏(三1321

  保罗在此提到赛跑之事,以此勉励信徒。属灵的道路彷佛赛跑,首要的就是专一,所以保罗说“我只有一件事”(如果有两件事,就必分心)。保罗要求信徒专心到一个程度,就是要把过往的一切都忘记,包括过往一切的成功或失败。其次就是不能以地上的事为念,保罗指出所谓地上的事,就是吃喝享乐,把肚腹之欲望成为了神,也就是过度看重吃喝的事。人惟有存正确的心志才能赛跑;亦惟有这样的赛跑才能得奖赏。

  奖赏是什么?虽然在此未曾说明,但在别处都有提及。古时罗马帝国的竞技大会所得之奖赏是一顶桂冠,就是以桂树枝编成的冠冕。冠冕本身没有什么贵重,但冠冕背后所代表之荣誉,却是意义深远。保罗说明人为能坏的冠冕尚且如此努力地追求,何况我们所追求的是不能坏的冠冕呢?天路的终点是设有冠冕的,那是不能朽坏、荣耀的冠冕(参林前九2425)。

  奖赏的另一个事实,就是当基督从天降临时,使我们这卑贱的身体与祂荣耀的身体相似。这里隐含着不但是指身体相似,而且位分也相似。这就是说:主降临为要作王,我们也必与祂一同作王,得荣耀、掌王权(参启二十46)。这种奖赏可以说是基督徒人生中最大的盼望,如果你是属灵生命成熟的信徒(完全人),就更该存这样的盼望。如果你不是,而另有别的看法及理解,神也必指示你当有的态度,这是保罗清楚言明的真理(三15)。

祈祷 求主的灵激励我,叫我不满于现况,乃要向标竿直跑。──《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