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腓立比书第二章

 

第四段 劝勉信徒同心一意(2:1-18

一.在爱的交通中同心(2:1-4

在这几节中,保罗继续劝勉信徒怎样保持同心。1:27开始,是劝勉信徒在福音的争战中保持同心,好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这几节经文,是劝勉信徒在一般生活与属灵的交通上保持合一,并且表明,能使保罗内心喜乐和满足的,就是信徒在主里同心,这也是主耶稣在世上的祷告(约17:20-23)。保罗是常体会耶稣基督的心肠的(腓1:8),他对信徒有一种父母的心,满心爱怜,而寄以殷切的盼望。

在此分二题研究:

1.同心的几种需要(2:1-2{\LinkToBook:TopicID=136,Name=1.同心的幾種需要 (2:1-2}

2.同心的几种阻碍(2:3-4{\LinkToBook:TopicID=142,Name=2.同心的幾種阻礙 (2:3-4}

1.同心的几种需要(2:1-2

A.在基督里的劝勉(2:1

1          “所以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这“所以”是连接上文的意思。由于敌人的惊吓与逼迫,由于我们在福音工作上可能遭遇极大的反对,并且我们在地上所负的福音使命责任那么重大,“所以”我们在基督里应当彼此劝勉、互相安慰或同情。基督徒既然为真理的缘故遭受世界的恨恶,理当从教会中得着安慰和鼓励。

“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表示所有在基督里的人,要是有从圣灵而来的教训,就该互相劝勉。这“若有”并非表示劝勉无关轻重,可有可无;而是指劝勉的由来。要是有从基督而来、出于圣灵感动的劝勉,便不可积压在心中,应当互相勉励,互相激发。在主里互相劝勉,是基督徒应有的责任;这种互相劝勉,可以帮我们在主里更加同心。当我们看见弟兄的软弱时,要用主的爱劝勉他,为他祷告,却不该在人前轻率的批评他。

保罗在加6:1劝勉信徒,对于偶然被过犯所胜的人,要“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这“温柔的心”就是谦卑、仁慈、没有私心和偏见的心。一个劝勉人的人,自己应当顺从真理,有基督的爱心,并且也虚心接受别人的劝告。主耶稣在世时,要门徒彼此洗脚,这“洗脚”的属灵意义就是彼此劝勉,这是保守合一的心所需要的。

圣灵光照人心常有几方面。一方面借着神的话语提醒,一方面又在人的心中作感动的工作;一方面藉环境的阻挡或管教,另一方面也是借着弟兄的劝勉或警告。这种相劝的生活,是信徒彼此该有的责任,是今日教会所需要的。可惜今日教会中的信徒,肯接受人劝告的太少了。过于看重面子的结果,就轻忽了肢体的劝告;另一方面,那些劝告人的,也常缺乏温柔、谦卑的态度,以致叫听见的人难以接受。

B.爱心的安慰(2:1

1          信徒保持合一的第二种需要,就是爱心的安慰。凡是需要别人去安慰的人,必是失败、灰心、遭遇患难或灵性软弱的人。所以一个安慰别人的人,一定不要把自己看作是得胜者、成功者,而应该用“爱心”去安慰他们。叫人得安慰的不是安慰者的身份、口才、或学问,而是他的爱心。给予人真诚的爱心,就是最有力量的安慰。许多人信主,是因为信徒所给他们的爱,是跟世俗假之爱全然不同的真爱。照样,许多信徒对主的心渐渐冷淡,也是因信徒彼此间缺乏真诚相爱。

“爱心的安慰”就是向肢体流露爱心的表现。我若先用爱心对徒别人,就会激起一种交流和反应,使他也用爱心待我,结果便互相激发爱心。

若要实行“爱心的安慰”这句使徒教训,就要好好的利用别人需要爱心对待的机会;在别人有困难时,尽力帮助他。我们应当善用这种机会,使我们跟别的肢体间的关系更亲密、更热切、更重视基督里爱心生活的价值。

C.灵里的交通(2:1

1          “圣灵有什么交通”原文没有“圣”字,新旧库译本译作“灵里有什么团契”。这“灵里”是表示我们在同一的属灵范围内,有同一的属灵生命。因这关系而有的交通,包括各种属灵经历的交换、了解,真理的切磋、勉励,这种交通,就是达到在基督里相劝、相爱的一条路。我们必须发觉弟兄姊妹的需要,才会去帮助他;必须看见别人的可爱,才会流露自己的爱心;必须先有相当的了解,才不致引起误会,并能体恤别人的软弱。为这缘故,我们需要在灵里有交通,使彼此在主里的关系更为亲密,可以从肢体之间尝到主爱的甘美。

信徒之间缺乏灵里的交通,就如现代的军队没有通讯联络一样;无论配备如何精良,也必然失败。

灵里的交通,也是信徒保持合一生活所必须的。魔鬼惯用的计俩,是在信徒之中造各种隔膜,从而引起误会、偏见,不知不觉陷在魔鬼的诡计中。但信徒若常有属灵的交通,就不致为魔鬼所乘了。

D.心中的慈悲怜悯(2:1

1          在这里的慈悲怜悯,无疑是指对待别人的慈怜。“慈悲”原文splagxna有内脏、心肠的意思,所以中文圣经加上“心中”二字亦合原意。怜悯oiktirmoi有同情之意,中文圣经中有时译作慈悲(罗12:10;林后1:3),有时译作怜悯(西3:12),或怜恤(来10:28)。

注意此处提了许多次“有什么”,都是假设的语气;但这些假设的语气,并非表示信徒可以不必有这些劝勉、安慰、交通、同情。因本节是与下节连接,说明如果信徒要彼此劝勉、安慰、交通、同情时,要怎样实行。使徒已经认定一切信徒都该有这些互相的劝勉、安慰、交通、同情,然后再指导他们,倘若要实行这些事,该怎样做。

“慈悲怜悯”表示信徒对于那些比不上自己的人──不论是在灵性上、经济上、体格上或学问才干上,应当有同情和体谅的心。我们并非要同情罪恶,乃是要同情被罪恶所胜的人;不是去包庇罪恶,乃是要用温柔的心挽回那些被过犯所胜的人。要是我们有胜罪的经历,理当用来帮助、同情比我们软弱的,不是用来轻看人、责备人。

2.同心的几种阻碍(2:3-4

上文使徒告诉信徒该作什么,此处又告诉信徒不该作什么,指出妨碍合一生活的因素为何:

A.结党{\LinkToBook:TopicID=143,Name=A.結黨}

B.虚荣{\LinkToBook:TopicID=144,Name=B.虛榮}

C.骄傲{\LinkToBook:TopicID=145,Name=C.驕傲}

D.自私{\LinkToBook:TopicID=146,Name=D.自私}

A.结党(2:3

3          “凡事不可结党”。结党与同心相反;“同心”是为要求主的喜悦,结党却是为偏袒某一派的主张,寻求基督以外的利益。“凡事”表示,对于教会的事务,不论自己同意或不同意,都不可用肉体的手段拉拢人;不可不以神的利益为中心,只顾附从自己所喜欢的人。

B.虚荣(2:3

3          “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贪图虚荣是信徒彼此不能同心的原因。贪心的罪有许多种,有些是贪财,也有些是贪名,但同样都是贪心。“虚浮的荣耀”就是今世的荣耀,它的特质是只顾面子和人前的称许,体贴人意而不体贴神旨;没有实际的质量,只有表面的光荣;是虚浮的,没有根基的,不稳固的。这种荣耀我们不当去寻求。寻求这种荣耀就是一种“贪图”,因为它是神所不要给我们的,是在神旨意以外非分的贪图。

“贪图虚浮的荣耀”,结果会叫我们失去公正的心,对真理的观察失去正确的判别力。

C.骄傲(2:3

3          “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本句是从正面劝勉信徒谦卑;反过来说,骄傲就是信徒合一的阻碍。谦卑的表现在于“看别人比自己强”。高傲的人却常会看自己比别人强,因而生出轻看别人的心。我们都同样生活在血肉之躯中,彼此间“强与弱”的差别并不大。不过,如果我们谦卑,就会留心别人的“强”处,而看别人比自己强;如果我们骄傲,就只重视自己的“强”处,而看自己比别人强。谦卑而看别人强过自己,使我们尊重别人,易于与人相处;骄傲而看自己强过别人,却叫我们尊重自己,而难以跟人相处。所以骄傲是合一生活中的阻碍。

D.自私(2:4

4          “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单顾自己,不顾别人,就是自私。自私的人只是单求自己的利益,绝不会求别人的利益。信徒应当顾念别人的需要,但自己却不可凡事倚赖人的帮助,而要仰赖神的帮助。总要亲手作工,而不是等候别人爱心的照顾;但对待别人却要尽力照顾,切不可借口要叫人仰望神,而忽略了自己该有的爱心本分。

“顾别人的事”不但可以使别的肢体免陷于弧独无援,也使自己免于孤独;肢体彼此相顾,就更有力量抵挡魔鬼。人类所以能够生存,是因为互相倚存。我们并非都是种田的,也不都是经商的;各人都只能作某一项工作,必须跟别人合作以换取生活的各种需要。照样,信徒在灵性方面能够站立得住,也需要跟别的肢体互助合作。神并没有使任何一个人成为全能,每一方面都刚强;反之,神倒是许可我们各人都有自己的缺欠(甚至最刚强的人,也有他的弱点)。然后让我们从别的肢体身上有所得着,补满我们所缺乏的。这样,我们各人便都有机会运用主的恩赐,互相顾念,彼此扶助,并且可以从中学习谦卑,学习体恤人和安慰人。在这样互相扶助的生活中,又可发现自己的缺欠和别人的长处,从而认识到人都各有缺欠,需要别人的帮助,不可自夸张狂。

总之,结党、虚荣、骄傲、自私,都是合一生活的阻碍,不是从基督里出来的,乃是从亚当里出来的。基督徒不可体贴旧生命的需求,却要体贴新生命的要求,才可以高举基督,与肢体过着和睦合一的生活。

二.以基督的心为心(2:5-11

在本段中,保罗先论到基督的降卑,后论到祂的升高,再借着基督的降卑而升高,劝勉信徒效法主的榜样。

这几节的中心意思,是说明耶稣基督的心是“反倒虚己”的心──是谦卑的,仁爱的,为顾念人的灵魂而自取卑微、顺服至死的。并且祂这样降卑,正是神要将祂升为至高的途径。由至卑而升为至高,就是经十字架到荣耀的路,这是神高举人的原则,是蒙福的途径。

1.基督的心(2:5

5          在此我们先要注意的是第节,“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这“心”是心思的意思,英文译作mind。使徒提醒信徒,应当以基督耶稣的心思为心思,让那在基督里面的心思也在信徒里面,这是合一生活的要诀。信徒若各人坚持自己的意见和主张,结果必定不能同心,但若各人都以基督的心为心,便很自然地“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了。上文提到信徒在基督里的各种劝勉、安慰、交通、同情、不结党、不贪虚荣、不骄傲、不自私、彼此相顾等,这种完美的肢体生活怎能实现呢?乃是“要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从新约的记载中,可见基督耶稣的心是:

A.柔和的心(太11:28-30

祂不因人的弃绝而动怒。当祂行了许多神迹,而那几城中的人仍不归信祂时,祂并不颓丧或恼怒,反而流露出祂那种满有安息、柔和、谦卑的心情,并呼召罪人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B.赦免的心(路7:36-50

祂喜欢赦免人,不是喜欢定人的罪。当祂在法利赛人西门家坐席时,对那在祂脚前流泪的有罪女子说:“你的罪赦免了……平平安安的去罢”(路7:48-50)。当人们将一个正在行淫时被捉拿的妇人带到祂跟前,想用石头打死她时,祂却使那些人惭愧退去,然后对那女人说:“没有人定你的罪么?……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罢!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0-11)。当那十字架旁的强盗呼求祂说“耶稣阿,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时,祂便立刻应允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2-43)。

C.救人的心(路9:51-56

当撒玛利亚人不肯接待他们时,约翰、雅各求耶稣让他们从天上降火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行的。祂却责备他们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

D.以父的事为念的心(路2:49

祂一心求父的喜悦,不求自己的荣耀(约17:1-4),祂定意面向耶路撒冷,不逃避神所要给祂的苦杯(路9:51;26:42,46)。信徒也该效法主的榜样,凡事要讨那察验我们心的神喜欢(帖前2:4)。

E.憎恶伪善的心(太20:3

祂责法利赛人的假冒为善时,用了祂生平所说的话中最严厉的话,可见假冒为善的行事,是祂所最憎恶的。祂教训门徒要用心灵诚实敬拜神(约4:23),而祂自己的名称为“诚信真实”,在祂口中没有诡诈(启3:14;53:9),祂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来1:9)。

F.体恤软弱的心(来4:15

祂预先警告门徒将因祂跌倒,需要儆醒(太26:31);又在彼得未曾三次否认祂之前,便为他祷告,使他不致失去信心(参路22:31-32);祂复活之后屡次向门徒显现,坚固他们的心(徒1:3)。祂是顾念我们各种软弱的主。

G.求父的旨意成就的心(太26:39

祂在客西马尼园的几次祷告中,都是愿父的旨意成就;在传道时,以神的旨意为食物(约4:34);祂对犹太人说:“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5:30;参约7:16-18)。

以上不过是从圣经的记载中选出几个例子,略为说明基督的心是作样的。总之,神一切的美好、圣洁、慈爱、温柔、良善的性情,都包括在基督耶稣的心中。信徒要是以基督的心为心,以基督的思想为思想,就必在生命上像祂,且在肢体生活上能与弟兄姊妹同心合意。

2.基督的舍弃(2:6-7上)

6-7   基督舍弃祂本来的荣耀,就是虚己的意义。我们讲一个人的舍弃时,不能忽略他本来的尊荣和地位。所以使徒先提到基督是“本有神的形像”,但祂却“反倒虚己”。约翰在福音书的开头就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约1:1-2)。主在最后的祷告中,一开头也提到祂自己原本与神同荣:“父阿,现在求你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约17:5)。可见祂本是与神同等、同权、同荣的,就像祂对犹太人所说的“我与父原为一”(约10:30)。这样,祂的舍弃更值得我们注意了。

“反倒虚己”是基督降卑的第一步,就是放弃原本所有的荣耀,和一切合理的权利,而甘心忍耐不合理的待遇,这就是基督一生所行的。祂是一位圣洁无罪的义者,却为人的罪忍受一切羞辱和痛苦;祂是一位最智慧的主,却忍受愚顽人的顶撞;祂是最富足的,却为我们成为贫穷。祂一生所受的都是不合理的待遇,这是十字架道路的性质。原本高贵的人屈辱在卑贱的人手下,这种屈辱是很难忍受的。正如一个总经理忽然要受侍役的叱斥、驱使,一个君王忽然要受奴仆的侮辱,都是很难受的。主耶稣原有的尊荣,比一般世上的君王更大,但结果,祂却降卑到成为奴仆的形像。

3.基督的卑微(2:7-8上)

7-8   基督的降卑是“自己卑微”,即自己甘愿降卑,并非不得已而降卑(有些人由于自己的过失而被人降卑)。“自己卑微”含牺牲的意思。祂是为着我们的得救,而甘愿卑微。一位神成为人的样式,这种降卑所含括的牺牲,是我们所不能想象的;况且祂卑微到一地步,竟像人中的奴仆。所以我们每逢处于卑微,受人轻看的时候,不可忘记主曾为我们处卑微。许多时候,我们不能为主忍受人的讥笑、轻看,常因人所加的羞辱而发怨言或恼怒,这无非都是因为我们不肯为主卑微。我们若效法基督的榜样而完全谦卑,就必易于与人和睦相处了。

4.基督的顺服(2:8中)

8      “存心顺服”与“自己卑微”有密切的关系。卑微的人自然比较容易顺服,所以有多少的谦卑就有多少顺服。基督能够完全地顺服神,正是因为祂曾完全的降卑。

“以至于死”这句话表示基督的顺服、舍弃、和降卑,都是完全的、澈底的,可以达到神的要求、成就神的旨意的。

5.基督的受死(2:8下)

8      这是虚己的最高意义,这是祂为我们舍己、降卑的最终目的。为什么祂要舍弃祂原来的荣耀,而自取卑微成为奴仆的样式?是为着要死在十字架上。这样地死在十字架上,不是为彰显自己舍己的伟大,乃是为完成神的旨意和救法。

6.基督的升高(2:9-11

9-11     “所以”连接上文,说明了神所能升高的人是怎样的,就是已经降为至卑的人。“因为高举非从东,非从西,也非从南而来。惟有神断定;祂使这人降卑,使那人升高”(诗75:6-7)。“高举”不在乎人的抬举,乃在乎神的断定。神在怎样的情形下断定人可以升高?就是在那人已经降为至卑的时候。这是最“安全”的原则,又是出于神最大慈爱的原则。所以当我们被放在一个卑微的地位时,应当感恩,因为这是表明神准备要将我们升高了。彼得在他的书信中,也是这样教训信徒,“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彼前5:6)。

“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凡是能叫得出名字的,没有一个比祂的名更尊贵;换言之,神使祂超越了一切受造的。这“超乎万名之上的名”究竟是什么?使徒没有指明,大概就是启示录3:12所说的“新名”。既然使徒在预言中称它为“新名”,当然不是现在所能知道的;否则到那时就不算是新名了。但显然,那新名一经宣布,必使一切受造的无不惊奇,无不因祂的名屈膝,无不口称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神。

“超乎万名之上的名”也可能指下节的“耶稣”或“耶稣基督”,因9节既说赐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而10节便说“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11节又说“无不口称耶稣为主”,似乎表示10节的“耶稣”和11节的“耶稣基督”,就是9节所说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耶稣”既是万人的救主,曾在十字架上完成救赎大恩,曾为人降为至卑而被神升为至高,则这“耶稣”之名实堪为“超乎万名之上的名”了。

注意主耶稣的降为至卑和祂被升为至高,其中的转折点就是十字架。十字架是卑微的顶点,也是神把祂升为至高的起点。十字架就是衡量我们是否谦卑、顺服、虚己到底的标准。我们是否果真已经降为至卑,只要看我们是否已经到“自己卑微……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的地步。反之,十字架也是预测我们能否被神升高的根据。神所能高举的人,是自我己经钉死的人。基督“无不”降卑、“无不”舍弃、“无不”顺服,因此神能将祂升到至高的地步,叫万有无不向祂屈膝、无不口称祂为主。凡是自觉未得神升高的人,不要埋怨神,应当省察自己;因为祂没把我升高,可能就是一种记号,表示我还是太高大,还不够谦卑。

基督的谦卑是“自己卑微”,祂的升高却是神把祂升为至高。反之,魔鬼是自己要升高,而神却将牠降为至卑。

三.应当更加长进(2:12-18

1.更加顺服(2:12-13

12        上文是论到主的顺服,本段是劝勉腓立比信徒应当顺服。使徒在讲论主的顺服之后,紧接着劝勉信徒顺服,一方面可使他们在顺服之中得着鼓励与安慰,因为他们效法了主的榜样,另一方面可使他们看见自己的不够──他们的顺服比起主还差得太远。

在此并未指明顺服什么,顺服谁;但照内文讲论的语气,应指顺服使徒的教训,和顺服在信徒心中运行的圣灵,也就是顺服神。

使徒称赞他们说:“你们既是常顺服的,不但我在你们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们那里,更是顺服的”显见他们顺服的重点,是使徒所教训的真理,而不是他本人。使徒用一种称赞的语气勉励他们应更加长进,他的称赞很有属灵的智慧,恰到好处。

“就当恐惧战兢”,为什么保罗要腓立比信徒恐惧战兢,作成得救的工夫?我们要注意保罗在其它书信中对这句话的用法。保罗曾对哥林多人说:“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2:3)。这意思就是说,他在哥林多信徒中间工作,是十分小心谨慎的,惟恐失职未能尽责。又在哥林多后书中,用类似的话描写他们怎样迎接提多:“并且提多想起你们众人的顺服,是怎样恐惧战兢的接待,他爱你们的心肠就越发热了”(林后7:15)。在此恐惧战兢的意思是,持十分尊重而谨慎的态度,惟恐自己受责备。在弗6:5,保罗又用类似的话,论到仆人对主人该有的态度说:“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在此“惧怕战兢”也是惟恐未能尽职,忠心谨慎的意思。

所以在这里保罗劝勉信徒要“恐惧战兢”,是劝勉信徒要存敬畏神的心,小心谨慎地生活工作,惟恐有失于神的托付,有负神的大恩,不能对神无愧。信徒应存这样的心,活出神的救恩。

“作成得救的工夫”──“得救”原文so{te{rian,常被译成“救恩”或“得救”。“作成”原文katergazesthe在罗马书7:13译作“显出”,罗15:18译作“藉……作”,林后4:17;6:13译作“成就”。中文新旧库圣经本句译作“活出你们的救恩”,按英希对照圣经则译作“活出你们自己的救恩”,在英译文K.J.V., R.V.都译作work out your own salvation,所以本句的意思是要将自己所得着的救恩活出来。得着救恩,是神在我们生命中工作的开始,我们应当让这救恩的工作得以完成。灵魂得救、罪恶得赦免,不过是救恩的起点;若要经历完全的救恩,就要继续让神的话语不断在我们心中作工,而且要顺服这种工作,使我们有成熟丰盛的生命,使救恩的奇妙功效明显地在我们身上活出来。

13        “因为”解明了上文。为什么我们要恐惧战兢以活出神的救恩?因为我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我们心里运行。我们所以能活出救恩,让神在心中作成祂的工作,皆是因神的运行。神在我们心中的“运行”,使我们能以顺服神的旨意,活出救恩的力量。我们的得救,就是神的灵在我们心中运行的结果,使我们的心思能顺服神的真道。这样,当我们得救以后,神的灵仍然不断在我们心中运行,使我们照着祂的旨意行事立志。换言之,问题不在乎我们能否活出主的救恩,乃在乎我们是否肯顺服神的灵在我们心中的运行。

“运行”就是作工、活动、发出力量的意思。神在我们里面如何运行,我们就能如何活出主的荣美。保罗在罗马书7:18曾提到一种凭自己的立志,结果是“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但这里保罗给我们看见另一种立志,是照神的运行而立的心志,就是照神的灵在我们心中的感动、作工而下决心,然后又照着神的灵所发出的力量实行所下的决心,结果就能“成就祂的美意”。可惜许多信徒仅仅照神的运行“立志”,却凭自己“行事”,结果仍是失败。

注意,本节最重要的字是“神”,不是“运行”,因为最重要的是谁在你心中运行。既然那一位在我们心中运行工作的是神,我们该存何等敬畏的心,战兢地顺从祂的运行,以成全祂的美意!反之,若我们轻忽祂的运行,不顺服祂的感动,就等于是破坏祂的美意,阻碍祂的计划了。

保罗在弗3:20也同样用“运行”来说明神在我们心中工作的情形。神并不是把我们当作机器,把能力灌注其中;祂乃是通过我们的心思作工感动,使我们对祂的旨意、慈爱、信实、大能等,有更深切的认识,更大的信心和爱心,从而更有能力摒除自己的意念,而顺从祂的运行,成就祂的旨意。

总之,本节经文显示,神是在人的心中作工,藉内心的感动控制支配人的。我们如果顺从神的工作和支配,就必随时行在神的旨意中了。

2.行事光明(2:14-16

14        怨言是表示不服神的安排,不肯为自己所遭遇的苦境负责,而想要诿过于人。它一方面是对神不服,另一方面是对人不平。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曾经用以色列人在旷野被神严厉惩治的事,警戒哥林多人不可发怨言(林前10:10)。彼得在书信中也有同样的教训(彼前4:9),因怨这不但触动神的怒气,且破坏团体的和睦生活,容易激起争论,损害爱心。所以保罗在此将发怨言跟起争论放在一起讲。无论什么情形下所发的怨言,都是只能破坏同心,于事无补的。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四十年的失败,可以用两个字总括一切,就是“怨言”,这是今日基督徒应当引为鉴戒的。

基督徒属灵美德的操练,在于接受不平等的待遇。这是主的榜样。主在世上时,就是常常接受不合理的待遇。这实际上是最能使信徒灵命长进强壮的训练。发怨言,就是拒绝学习这种功课;所以常发怨言的信徒,灵命必然难以长进。反之,灵命长进的信徒必然少发怨言,多感恩。

“凡所行的都不要……”,不论那一件事,不论是顺是逆,都不要发怨言,这样才能显出信徒生活的特点,才能为主发光。

15        本节中的“使”是重要的字。其原文gene{sthe,有“生成”、“变成”、“改为”等意。在约1:6,14;8:58都译作“有”,来4:3译作“成全”,彼前2:7译为“作了”,加3:14译作“便……可以临到”。这“使你们……”表示上文顺服神的旨意,与在凡事上都不发怨言、起争论,就是“使”信徒可以成为“无可指摘,诚实无伪……作神无瑕疪的儿女”的重要因素。信徒能否获得15节所说的丰富荣美的灵命,在乎是否接受14节的操练。

“无可指摘”,就是消极方面不给人有毁谤的把柄。

“诚实无伪”,原文akeraioi,在太10:16译作“驯良”,而在罗16:19译作“在恶上愚拙”。新约只用了这三次,原意是纯一不杂。本句指积极方面,信徒要表现出真纯诚实的美德。

“弯曲悖谬的世代”──就是现今的世代。弯曲形容它的诡诈,挬谬形容它对神的悖逆,与在道理方面的错谬。在这样弯曲悖谬的世代中,作神无瑕疪的儿女,更显得难能可贵。注意,作神无瑕疪的儿女,不只是作一个可以被一般人称许、没有大过失的人,更是作一个没有小过失的人。这应当是信徒追求的目标。

“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这句话提醒信徒,为什么要作神无瑕疪的儿女,因我们在这世代中,有如明光要照耀在黑暗中。主在世时也曾如此教训门徒(太5:14-16),但倘若信徒之间发怨言起争论,或在生活行事中给人可毁谤的借口,就叫这“明光”被遮蔽了。

按上文记载看来,信徒要在这世代中如明光照耀,便需要:

A.顺从神在心中之运行──对神。

B.要与肢体同心,追求和睦,不发怨言──对人。

C.要有诚实无伪、无可指责的品德──对己。

16        “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这是发光的条件。这生命的道必须藉信徒的生活加以表明,使人看见。但我们必须坚持所信的道,让它在我们里面作工运行,才能在生活上把它表明出来。

“表明”原文epexontes (epexo{),有“紧握”或“展示”的意思(参英译)”“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夸我没有空跑,也没有徒劳”──即在基督再来的日子,他能看见自己所作的一切工作都有美好的果效。这是传道人的喜乐和荣耀(帖前2:20)。保罗用他自己对将来的盼望,勉励腓立比信徒为主发光,表明主道。否则,不但他们自己没有荣光,也使那曾为他们奔跑、劳苦的使徒失望。使徒为他们任劳任怨,尽力栽培他们,目的不只是要他们脱离罪恶的永刑,也盼望他们能丰丰富富地住入神的国。

“好夸我……”,“夸”是保罗喜欢用的语气,强调他将来在主前会有的喜乐(参林后1:14;帖前2:19)。

3.保罗的喜乐(2:17

17        “我以你们的信心为供献的祭物”,保罗劳苦栽培信徒的信心,使他们的信心长进坚强,把这样工作的果效,当作“祭物”献给神。

“我若被浇奠在其上,也是喜乐”,意即为要培养信徒信心的长进,纵使他自己牺牲生命,像祭物那样被浇奠在其上,他也是喜乐的。

“并且与你们众人一同喜乐”,意思就是:他们要是能在这世代中,像明光照耀,在主前便有内心的平安和喜乐。这不但是他们的喜乐,或保罗个人的喜乐,也是他们和保罗共同的喜乐。保罗虽然身系囹圄,仍将因他们能为主发光,而与他们一同喜乐了。

保罗这样地表白自己,可以光照我们的心。我们是否像保罗这样一心以主的羊群为念?是否像保罗,以信徒的信心为祭物献给神?

保罗在此表现出一个忠心事主的人所有的喜乐。这喜乐不是物质的享受,也不是人的夸奖;而是在为主甘心忍受一切劳苦之后,可以从信徒身上看见真实的果效。主仆的安慰和喜乐莫过于此了。

4.保罗的要求(2:18

18        保罗这一项要求,是很“厉害”的要求。他不但要腓立比信徒不因他下监而忧愁,还要他们因着他自己能在监狱中充满喜乐的缘故,跟他一同喜乐。这句话更深一层的意思,是要信徒照他那样甘心乐意地献上自己,为主劳苦、受患难;甚至不顾性命,只求主的儿女灵性得着益处,信心坚固;并以此为喜乐。

当基督徒在主里面更进深时,他就不再注意怎样从世界有收获,不会以世界为乐;而是想到他怎样在属灵方面可以为主舍弃更多,亦以些为喜乐。

问题讨论

1-4       用了好几次“若”是什么意思?要怎样实行在基督里劝勉?什么人需要安慰?“交通”一词的实际意义是什么?为什么要有灵里的交通?“心中……慈悲怜悯”是指什么?

3-4       提到合一的阻碍共有几项?默想其中每一项的教训。以基督的心为心,跟信徒合一的生活有什么影响?试从新约中举例说明基督的心是怎样的。

6-11     注意基督为我们舍弃、降卑到什么地步?然后神把祂升为至高,对我们有什么教训?为什么保罗要腓立比信徒“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

12-18   保罗怎样劝勉腓立比信徒更长进?试总结保罗这几节劝勉的主要教训有几项?

第五段 打发及介绍同工(2:19-30

本段保罗预先告诉腓立比人,他盼望很快就可以打发两个在监狱中侍候他的同工去见他们。并特别慎重地见证这两个同工如何在他受苦之中服事他,与他同心,要腓立比信徒好好地接待他们,尊重他们。

一.提摩太(2:19-24

在这里可见提摩太与保罗之关系:

1.是保罗的代表(2:19{\LinkToBook:TopicID=162,Name=1.是保羅的代表 (2:19}

2.与保罗同心(2:20{\LinkToBook:TopicID=163,Name=2.與保羅同心 (2:20}

3.求基督的事(2:21{\LinkToBook:TopicID=164,Name=3.求基督的事 (2:21}

4.敬爱保罗(2:22{\LinkToBook:TopicID=165,Name=4.敬愛保羅 (2:22}

5.解释的话(2:23-24{\LinkToBook:TopicID=166,Name=5.解釋的話 (2:23-24}

1.是保罗的代表(2:19

19        本节显示提摩太有代表保罗的身分。保罗差派他去看望腓立比信徒,并要向保罗回报,使他知道他们的情形而得安慰。保罗似乎很急切要知道腓立比信徒的景况;他身虽在监狱中,心却十分挂念腓立比的信徒。保罗曾同样挂念帖撒罗尼迦的教会(帖前3:1-10),而且也差派提摩太去探望他们。提摩太显然常代表保罗探望各地教会;除帖撒罗尼迦教会外,他曾代表保罗探望过哥林多教会(林前4:17;16:10)。

“我靠主耶稣……”,这句话加重了全句的语气,表示他定意打发提摩太去,是十分认真和确实的。他为什么要靠主耶稣打发提摩太?打发同工似乎不是什么大事,但保罗在一切大小事上,在同工的调遣与工作的分派上,都不凭自己的意思。另一方面这句话也表示,保罗虽然在监狱中,在圣工上仍然发挥领导的作用,照着主的引导,安排同工的工作。

“打发”表示保罗是站在年长的地位上差派提摩太的。虽然按在基督里的关系来说,没有阶级的分别,保罗也不是用上司的态度来对待提摩太,但在工作上确有打发人和受人打发的分别。如果我们以为,按生命的关系来说,信徒在基督里都是兄弟姊妹(参太23:8-9),因此在圣工上也不能有谁站在领导的地位上,这种观念并不符合圣经。

“叫我知道你们的事,心里就得着安慰”,保罗对于信徒的挂心,有如父亲对待儿女。他曾对哥林多人说:“你们学基督的,师传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林前4:15),然而他自己的确有“为父”的心对待主的羊群。圣经并没有说明他打发提摩太去腓立比,是要知道什么特别的消息,显然并非因为腓立比教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故,以致保罗想知道详细情形;他只因爱心的挂念,很想知道任何有关他们的消息,使他可以得着安慰,所以要提摩太去。按当时保罗所预料的,腓立比教会情形是不错的,所以他深信当提摩太回来报告时,必能使他“得着安慰”。所以保罗的挂念完全是像父亲疼爱儿女,不一定是腓立比人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故,才引起他的挂念。

2.与保罗同心(2:20

20        在此所说“我没有别人与我同心”,大概是专指在挂念腓立比信徒的事上,没有别人像提摩太这样跟他同心。而“别人”大概是指与保罗在一起的同工以外之人。但本节也可能是特指提摩太在工作上跟保罗的特殊关系,没有别人像提摩太那样跟他有同一的心灵,与他同劳、同苦,经常作他的左右手,又是他福音的儿子(林前4:17;提前1:2),待他像儿子待父亲一样。

注意,在本章第1,2节中,保罗曾勉励信徒要同心合意彼此勉励、交通、安慰、同情,而在此保罗讲论提摩太和他怎样同心相爱的情形,无异是举了一个很好的实例,使腓立比信徒对他上文所劝勉的,得着更大的激励。

“实在挂念你们”,挂念原是一种内心的情绪,提摩太是否实在挂念腓立比信徒,保罗怎会知道?保罗既能如此断言,显见提摩太挂念腓立比人,绝不是仅仅口头上查问几句,像普通人问安那样。由于他内心挂念腓立比信徒,他跟保罗在一起的时候,必定自然表现出对腓立比教会的种种关怀,或在祷告中不断提到他们,以致保罗看出提摩太实在挂念腓立比人,正如保罗挂念他们一般。

保罗所打发出去探望腓立比教会的使者,是一位实在挂念他们的提摩太。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提摩太能够常常代表保罗去看望各地的教会,因为提摩太也有保罗的爱心,对所要看望的教会有深切的关怀。

3.求基督的事(2:21

21        本节的“别人”不是指保罗的同工们,而是指他们以外的人,可能是1:15-17中那些存另外的心意传基督的人;或是当时一些冷淡的信徒,他们对于主的事全不关心,只顾自己的生活与享乐。这些人虽不至像保罗将殉道前要离弃他的那些人那么严重(提后4:16),但他们对主的爱心既冷淡,对主仆人的苦难也不关心,甚至惟恐受累,避而远之。总之,这些人不与保罗同心站立,只求自己的利益,这是主的仆人在为主受苦时常见的现象。

主的仆人在一切苦难中务要认识清楚,不要仰赖人的同情和支持,要专诚仰赖主的帮助,求祂的喜悦,才能刚强为真理站稳。

本节有另一解释,认为保罗说这句话,是因当时原想打发别人去腓立比,但他们都只顾自己的事,不愿为保罗而去,因而保罗不得不打发提摩太,所以上节保罗说“因为我没有别人与我同心”。按这解释则本节和上节所说的“别人”,可能都是指保罗的一些同工,他们对于关怀腓立比信徒的事,与保罗并不同心。

4.敬爱保罗(2:22

22        照本节的话,腓立比人对提摩太的忠心是有认识的。按徒16章,提摩太跟随保罗之后,随即同到腓立比传道。但在腓立比监狱中却未见提摩太在一起,只提西拉跟保罗,但这并不表示只有西拉、保罗在腓立比,因为事实上医生路加当时也在腓立比(徒16章中,路加多次用了“我们”,暗指他自己也在内)。无论如何,腓立比教会对提摩太是有认识的,而提摩太对腓立比教会关系也很深,因为在他跟从保罗同行布道后,所建立的第一处教会就是腓立比。后来保罗离开腓立比到帖撒罗尼迦布道时,提摩太也同行(使徒行传没有明提),保罗离开帖撒罗尼迦时,提摩太又被派往帖撒罗尼迦坚固信徒(参徒17:14-15;帖前1:10;2:20;3:20,6)。

“待我像儿子待父亲一样”,提摩太在工作上跟保罗的关系,不但是同工且像父子,彼此以爱相待。他们这种关系是腓立比信徒所知道的。保罗提到他们彼此间这亲切的关系,不仅表露了他们内心的相爱,也加强了打发提摩太到腓立比这件事的意义,使腓立比信徒感到,提摩太来跟保罗亲自前来相差无几,因为他是保罗最亲密的助手。

5.解释的话(2:23-24

23        “我的事”指保罗在罗马被囚的事,“要怎样了结”,即他的案件怎样了结。本节的语气表示,保罗对于自己的案件了结,必会重获自由,有绝对的把握。所以他先打发提摩太去腓立比,将这好消息告诉他们。

24        本节上半“我靠着主”解明下半“自信我也必快去”的把握从何而来,他这种讲法与雅各书4:15“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的意思相合。

二.以巴弗提(2:25-30

在这几节中,保罗特别提到腓立比教会打发到罗马服事他的以巴弗提,怎样忠心地跟保罗同工,供给保罗的需用,以致病倒,且病得十分严重。为此保罗十分挂心,希望快些打发他回去。在此分三点讨论:

1.以巴弗提如何跟保罗同工(2:25{\LinkToBook:TopicID=168,Name=1.以巴弗提如何跟保羅同工 (2:25}

2.以巴弗提如何想念腓立比信徒(2:26-27{\LinkToBook:TopicID=169,Name=2.以巴弗提如何想念腓立比信徒 (2:26-27}

3.以巴弗提该受信徒的尊重(2:28-30{\LinkToBook:TopicID=170,Name=3.以巴弗提該受信徒的尊重 (2:28-30}

1.以巴弗提如何跟保罗同工(2:25

25        保罗又再用“打发”这个字。他打发以巴弗提与打发提摩太有不同之处,因提摩太是保罗福音的儿子,由他所栽培、造就、提携,提摩太受他的“打发”似乎很合理。但以巴弗提却是腓立比教会差派至罗马照顾保罗的人,而保罗也同样“打发”他,可见保罗的属灵地位是众教会的领袖。

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以巴弗提是供给保罗需用的人。腓立比教会在经济上供给保罗的事,是经以巴弗提的手,馈赠给保罗的。虽然如此,以巴弗提还是侍候保罗并受保罗的“打发”,而不是打发保罗,管辖保罗。可见以巴弗提没有利用经济上的权力,使保罗在他手下受驱使;保罗也没有因收受他所转交腓立比信徒的赠款,便向他讨好,看他的脸色行事。以巴弗提没有占取神的权利,借着别人信托在他手中的金钱弄权;保罗也不认为自己是从人领受什么好处,而完全看作是神的赐予。所以,初期教会信徒与主的仆人之间,虽或有在经济上互相供给,但绝没有利用经济上的帮助,使对方受自己的支配。反之,那些奉献金钱的人,在圣工上可能还是站在受调遣的地位上。因为属灵的地位不是凭金钱多少,而是按灵命的造诣和神的选召而定的。

“他是我的兄弟,与我一同作工,一同当兵”,在此有三种称呼,显示他们之间的三重关系,并暗示教会的三种使命。“兄弟”表示他们是属灵的同胞,由同一位父所生的手足至亲,暗示教会乃是一个家;“一同作工”表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同工,为着同一的利益而工作,暗示教会是一个工场;“一同当兵”表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同志,有共同的仇敌,受同一位元帅统率,暗示教会是一支属灵的军队。保罗没提到以巴弗提的属世地位和资历,却特别提到他在福音工作上与保罗的这三重关系,说明以巴弗提和他之间不论在生命上、圣工上、属灵的争战上,都是彼此十分亲切、同心、患难与共的。

“是你们所差遣的,也是供给我需用的”,本句追述以巴弗提是腓立比教会所差遣来供给保罗需用的。其中“差遣”原文与“使徒”同字,林后8:23的“使者”原文也是同字。有解经者根据这两处圣经,认为以巴弗提与提多也可算为使徒;其实这两处圣经并没有说他们是“使徒”,只不过说明他们是受差遣的人。反之,圣经这种用法显示,apostolos这个字不仅是指受神差遣,也用于受人的差遣。这样,我们就不能说凡是受差遣的人就是使徒。一个人是否是使徒,要看他是否从神领受了使徒的职分和恩赐(弗4:11;10:1)。注意,以巴弗提在这里是受腓立比“人”差遣。

但“你们所差遣的”照原文可译作“你们的使者”。照这样看来,以巴弗提大概是腓立比教会十分尊重的一个人,可能是他们的牧者。如果这样,更显出以巴弗提的可爱,因他既是一个教会的牧者,与保罗同是传道人,却谦卑地服事保罗。虽然圣经中未见他有像保罗那样伟大的工作,但毫无疑问的,他有保罗的忠心和谦卑;他为主的缘故服事保罗,甚至自己也病倒了。可见他不但爱保罗,也很敬重保罗,惟恐服事不周,以致亏负了教会的托付。

以巴弗提可作传道人的榜样。今日许多传道人对待信徒可能“很谦卑”、“很有爱心”,但对待同工却并不谦卑也没有爱心。究其实,他们所谓的谦卑和爱心,并非真正生命的流露,只是一种要争取信徒爱戴和敬重的手段。传道人不尊重传道人,却教导信徒应当尊重传道人,这是不公平的。

2.以巴弗提如何想念腓立比信徒(2:26-27

26-27   照这两节的记载,以巴弗提曾病得十分严重,他的病可能是因服事保罗同时又作传道的工夫,过于劳苦,以致病倒。按27节看来,他的病严重到了垂死的边缘,幸亏神的怜恤才得以日渐痊愈。

注意26节末句的记载,“因为你们听见他病了”,是解释上半节“他很想念你们众人,并且极其难过”的缘故。为什么以巴弗提极其难过?不是因为腓立比人忘记他,不关心他;反之,正是因为腓立比人“听见他病了”,为他的病焦急挂心,他恐怕腓立比人为他过于挂心、焦急,因而极其难过。按照通常的情形,如果说以巴弗提听见腓立比有信徒病重而极其难过,是合乎常理的;但以巴弗提竟然因别人听见他病重,而为别人难过;这种“难过”隐藏着一种美丽的生命和超凡的爱心,这种爱心是只能在属基督的人中找到的。他为主劳苦以致病倒,不但没有怪责别人对他不够关心,反而怕别人为他担心;没有埋怨腓立比教会差遣自己来作这等卑微辛苦的工作,以致病倒,倒是恐怕腓立比信徒为此而感觉歉疚。一个病到几乎要死的人,竟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还是一心以主的教会为念,这是何等像主的生命呢!

“然而神怜恤他”,像以巴弗提这样一位爱主爱弟兄的人,为什么神竟允许他生病,而且病得几乎要死?在这里的“然而”解释了神旨意的美妙。神藉他这一次的重病,使他更深地经历神的怜恤。对于软弱的信徒,神所赐的福多数是属物质的好处;但对于生命更成熟的信徒,神给他们的赐予已超过了物质层面和眼前的好处。神所赐给他们的福,不一定是眼所能见、属物质的好处,而是一些更深的属灵功课,更深的信心试炼,使他们在灵性上蒙恩,在永世中有更大的荣耀。

无论如何,以巴弗提的病,已使他与保罗之间,腓立比信徒与他之间,都在爱心上受到很大的激励;他们彼此都获得机会流露那种在主里面的爱心。

“不但怜恤他,也怜恤我,免得我忧上加忧”,保罗对以巴弗提的关心,使他在以巴弗提的“忧”上分忧,也在以巴弗提所蒙的“怜恤”上同蒙怜恤。他若不爱以巴弗提,就不会为他担忧,也不能为他得安慰和喜乐,这种忧与乐都是因为爱心而有的。所以本节充分表现当时教会的同工与同工之间,信徒与传道人之间那种亲切的关系,今日教会实在望麈莫及。试将本节与林前12:26比较,便看出保罗在哥林多书信中所写的,不只是“道理”而已,更是他所实行的真理!因他实在能因同工之苦而苦,为同工之乐而乐。

3.以巴弗提该受信徒的尊重(2:28-30

28        本节表示以巴弗提不但是保罗所喜爱的,也是信徒所喜爱的,腓立比信徒对他有真实的感情。他们既实在地彼此“想念”,这样,他们相见时,当然也必一同喜乐了。对于以巴弗提与腓立比信徒之间彼此的想念,与相见时将有之喜乐,保罗似乎领会得很透切,因此他说:“我越发急速打发他去,叫你们再见,他就可以喜乐。”况且保罗由于以巴弗提因服事他以致病重,内心显出十分感谢,深望以巴弗提早日回到腓立比,获得适当的调养,使他也可以为以巴弗提放心(保罗写信时,大概以巴弗提已痊愈,保罗不想他带病还在狱中侍候他)。虽然保罗在属灵方面是长辈,且正为主受苦,接受以巴弗提的照顾也是应当的;但保罗完全没有以这种身分来接受他的服事,倒是“用爱心互相服事”(加5:13)。

总之,这几节圣经给我们看见许多爱心待人之真理原则,正如保罗对罗马信徒所说的:“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惟有彼此相爱,要常以为亏欠”(罗13:8)。

29        本节使徒保罗劝勉腓立比人应当好好地接待以巴弗提,并要尊重他。圣经未说以巴弗提曾否在罗马作了美好的工作,或引领多少人信主,但他忠心服事保罗的见证,已足够使一切信徒尊重他了(提前5:17;13:17;帖前2:6)。

30        本节继续解明以巴弗提所以配受信徒尊重的理由,因他为基督作工几乎至死。他为基督所作的是什么工夫?下半节说:“要补足你们供给我的不及之处”,这大概是指他如何服事保罗。腓立比信徒虽供给保罗经济上的需用,却无法照顾他,但以巴弗提却补足他们不及之处,为他们服事保罗。可见虽然他所作的工夫只是一些卑微的工作,但他既为基督而作,且十分忠心,甚至不顾性命,便同样值得受人敬重,也同样为主所看重。按当时保罗既在狱中,他服事保罗难免有种种困难,格外劳苦,甚至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在照顾保罗之外,他也可能另有传道的工作。

“补足……不及之处”,以巴弗提所作的是补足别人不及之处,今日教会需要像以巴弗提这种人,不是专门挑剔人的“不及”,而是补足别人的缺欠、漏洞;这等工作似被别人看作次要,但却是使徒所称赞的。信徒该尊重这等人,就像尊重那些名声显赫、工作伟大的人一样,因为这等人的工作,在神面前,是同样被看重的。

问题讨论

19-30节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跟上文劝勉信徒要以基督的心为心有什么关联吗?

19-24节中分点列出提摩太怎样作保罗的好助手?

20-21节的“别人”是谁?这两节经文是表示保罗除了提摩太就没有别的可同心的同工吗?

以巴弗提是什么人?从25-30节看来他有什么地方可以作事奉神之人的榜样?

注意保罗怎么关心、尊重、称赞以巴弗提?

以巴弗提在罗马作的是什么工作?保罗说他“作基督的工夫,几乎至死”是什么工夫?──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腓立比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