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讲 破坏诚信正直的因素

 

(腓三17-1

  不知道大家会否觉得在一充满积极喜乐的书信中,保罗竟突然会在写作过程中,表示他想哭泣的悲绪是何等令人诧异的事情?以他这持定专一追求心志,认定基督是他至优先宝贝的人,不可能意志消沉到想哭的地步;他不会为自己的遭遇或难处而哭,他乃是为一些自认为信徒却受错误观念的影响,过着一种满足肚腹之欲和放纵生活者而难过哭泣。又一次充分证明保罗实在是一位满有人情感的人,他并未压抑魂的作用,觉得悲哀难过就自然拼发出哭泣的情感来。巴不得我们信徒都要作个有情感人,为感动的事而洒泪,也为一些乖谬的事而抱不平。保罗之所以难过而哭,是因他看见一些破坏诚信正直生活的因素在腓立比教会滋长着,不及早提出来加以纠正,恐怕会影响多人的信仰,也破坏了他们过纯全正直的生活;所以他率直揭露这些负面性的不正直因素,提醒腓立比信徒加以防范并与之抗衡。

{\Section:TopicID=124}(一)纯以地上世俗事为念的道德解放者(三17-19

  保罗在末后作出劝告以前,促请腓立比信徒要效法他,这句话正确的译法是:“你们要成为一同效法我的人。”意思是希望信徒观察他那言行一致、正直的生活行为和方式;不单是他,还有其它同工,例如以巴弗提,提摩太,路加,腓利门等人都是一班生命榜样良好的人,是值得效法的。正如下文所示:这种生命的榜样是与天上公民的身分相配的。保罗之所作出如此呼吁和邀请,目的在指出他和其它同工都有效法基督的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其生命榜样是高透明度的,足以取信于人及说服人要听从他的劝告。可见能够活出诚信正直的人才能叫人信服;但愿我们教会中所有属灵领袖与众信徒都是这样的人,神就能在教会中大大作工了。

  接着保罗指出腓立比教会某一些人不但不效法主,反而成了基督十字架的仇敌,他们的言行刺伤了保罗的心,使他悲伤难过。这一群欲将基督教犹太化的律法主义者,认为单信福音还不够,乃要加上行律法才能得救;这批人口虽说信福音,但行出来的却与福音信仰相违背,甚至破坏了纯正的福音信仰。《圣经》学者大多认为这批人士受了当时两种思想影响,

第一,当时有人认为物质世界的本质是恶的,人的身体既属乎世界就是邪恶的,那何必要受道德约束,倒不如放纵它更好。

第二,他们认为既因信称义在基督的救赎里被神接纳,那我们在神面前的行为如何则无关紧要,反正好坏都一样,倒不如放纵情欲,不需要加以禁制。

换言之,他们都把在基督里获得的自由曲解了。所以,保罗现在劝告信徒要防备这些道德解放者,他们的主张讲论与基督十字架的福音道理相违背,这些人可说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因此保罗严正指出这些人的结局是沉沦的,即不能获得永生,永远灭亡。保罗指出这些道德解放者的生活方式有三个特色:就是“贪食好酒,满足肚腹之欲”,“以自己的羞辱为荣”和“专以地上的事为念”。就是说,人整体的生活哲学是纯物质化的,并陷入一种想做就去做,只顾满足一己无穷的欲望,夸耀不道德性的淫乱行为。其实,昔日这种毫无顾忌的生活方式和形态,与今天也无分轩轾哩!

  在香港这个富裕和物质主义的社会里,整体社会人心都趋向于物质和声色犬马的享乐生活。大众所追求的,都是自我的表现和官能上的满足,以不断消费,拥有更多的东西为人生目标。整个社会的价值观纯以物欲和积聚财富为本,形成一种无边际的消费狂热,以满足无穷的欲望,此种潮流风气也冲击着教会的信徒,使他们不断消费享乐,寻求官能上的满足,这种现象尤其在新生一代尤为严重。教会内外都一样,所谓“X一代”在舒适安逸的环境下成长,受到金钱、享乐和物质主义的冲击,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也失去了上一代的传统价值观,甚至失去了自我。另一个可怕的现象趋势就是放纵情欲,把神原为人类预备的一份尊贵的礼物──性,完全扭曲了其功用。在这个开放的社会里,许多以前认为对的性道德操守都崩溃了,男女毫无羞耻地随意搞上关系,上流社会如是,中产阶级如是,低下基层人士如是。最令人忧心的是,今天以一种新包装的形式来美化这种混乱关系,使人不知不觉地感觉有如此的行径并无不妥。而且那些提倡新道德观念的学者们,正为现代人极力打破道德和良心的约束,透过各种传媒向人传递自由解放肉欲的理论。结果这种肆无忌惮的主张并没有给人更幸福的婚姻或更美满的男女关系,反倒造成更强烈的肉欲主义,更多空虚的心灵和破碎的家庭,构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Section:TopicID=125}(二)与之抗衡的动力(三20-1

  经过一番关乎十字架仇敌真相的揭露之后,保罗继而详述真信徒的生活方式应是怎样的,“但我们却”《现代中文译本》译作“然而我们是天上的公民”,强烈表示我们与世人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因为我们的身分是天上的国民,因此我们可以以此身分来抗衡之!

1.以天上国度来抗衡(三20-21

  “天上国民”身分与上面那些“专以地上之事为念的人”对比起来是何等的不同!保罗说,我们的生命不全是属于这个地上世界的,而我们最终的目标也不在这世界。我们有更高的盼望,因我们的国籍是属天上的;基督徒既然有这种地位和盼望,就理应过一个与我们地位相称的生活。保罗的意思不是说在地上生活完全没有价值,他只盼望我们的眼目应以天上永国度的事来作衡量。不论我们住在腓立比、香港、多伦多、广州、北京或旧金山,生活在主后六十二年抑或是今天廿世纪末,所有基督徒共有的天上公民权是超越时间和地点的。我们的生活朝向一个目标,在这个天上国度里,我们的公民权叫我们成为一群等候基督荣耀再降临的人,这是我们基督徒至终极的关怀。有了这种认知,我们就懂得把世上的事看得更远、更深和更广,不再是肤浅表面化的。我们的人生就更有立场,也更有勇气活出诚信正直的生命来。为此,“我们都是天上的国民”,这个身分其实就是一个提醒,鼓励我们以此身份来发挥现世生活的责任感。世人只为自己而活,并不懂得顾及别人的需要,我们则要摆脱自我中心,看重关怀别人的需要。世人只管放纵情欲,过自由无度的生活,我们却将欲望放在适度的位置上,不随意放纵,过有纪律的生活,别人重视物质享受,我们却要在享受正当娱乐和物质时都有节制,重视俭朴,不任意挥霍金钱,愿将财富与人分享,帮助有需要的人。别人在任意过不道德的生活时,我们却要尊重神所给予我们的这份礼物,不任意使用,只在神所配合的婚约内,夫妻互相尊重来使用性,增加双方的情感和爱恋。别人不努力工作、偷懒,我们却应专心勤劳地工作;即使那份工作沉闷,我们仍要以忠心的态度去完成之,这些都是我们生活在今日社会里,发挥天上国民身分的正确态度和当有的责任。

  另外,我们在地过天上国民的生活的一个特质,就是个生活以神为中心,过敬畏祂的生活。换言之,神是我们生活的核心,亦是生活的动力;我们仗赖祂给予我们能力,能面对今天这个充满引诱、试探和挑战的社会;不会退缩,反而以健康的力量与之抗衡。这样我们活着就有所不同,更守法、守时、守信,对别人更宽恕、体谅、关怀、帮助,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以致别人得见我们的动力之所以不同,是来自这属天的信仰所带动的行为。这种有原则、有立场的正直生活方式,才是我们天上国民所该有的生活方式,求神帮助我们能活出此种与别不同的生活方式来!

  当然,作为天上国民,我们生命终极的盼望是达到完美之境,那时不单灵性完全,身体也改变成为似主荣耀身体那样的完美,这不单是保罗,亦是我们心目中、眼目中和现今生活事奉中的焦点所在。荣耀基督再来实在是神把我们带到最高最完美的地步,虽然要实现仍须等将来;然而,紧握将来却是一件需要我们全力以赴的事。到那日,我们与基督永远同在,并且得着永琲奖赏,我们今天为主所付的代价就没有白费了。弟兄姊妹,紧握将来这荣耀的一天,是我们今天重大的任务,亦足以充实我们现今的每一天!

2.持定当有的立场(四1

  我们《中文和合本圣经》在此节中少翻了原文的一个字就是“因此”,“因此”是个连接词有承上启下的作用。《中文圣经新译本》就译出来:“我们想念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所以,亲爱的,你们应当靠主站立得稳。”换言之,基于上面所讲的原因,信徒在错缪理论中若要经得起考验,就要在信仰上站立得稳,这样才能保住我们天国子民的属灵地位,并不怕外来的攻击和引诱。请留意保罗是说:“靠主站立得稳”,不是靠自己;靠自己不可靠,因我们是脆弱的,意志又薄弱,一下子考验来了,就容易失败。唯“靠主”才有保障,因为主是我们一切力量的来源,在这基础上,我们才能蒙保守,不轻易失跌!另一方面,“靠主”亦表示我们对主的真理要熟悉,这样我们才会产生坚定的立场,来抗衡各种错缪和不道德的行径。为此,鼓励各位要认真在真理上下苦工,我们才有坚强的属灵立场去抗衡抵挡一切的试探、引诱和攻击,为主名打胜利的仗!── 曾立华《在虚假欠诚信的世情中重拾纯全正直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