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章  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一12

  喜爱那些美好的事,叫神得荣耀,也叫人蒙主记念。神的儿女能活在这光景里,教会就多有祝福,少有难处。但是这样的活着是需要付代价的,并且所付的代价也不轻,所以长久以来,以此为话题的人多,羡慕这话题的人也不少,只是实际追求的人并不多。虽然这样的追求是有困难,但并不是没有可能。保罗、众使徒,和历代好些圣徒们都曾经这样走过,并且也留下美好的见证。

  圣灵藉着保罗来显明这生命追求的功课,所以不单使用保罗来说话,也使用他的经历来作说话的内容。以弗所书是启示神荣耀计划里的基督,歌罗西书是启示在神的丰盛里的基督,而腓立比书是启示了人所享用的基督。神的荣耀与丰盛若是不能给人享用,只能给人作谈论的资料,那就成了宗教。但神要让人明白祂是可以给人享用的,吸引人来追求让祂作生命,好使人更透切的享用祂。因此,在腓立比书里,我们多看见保罗在述说他怎样去经历基督,从经历中得着对基督更准确的认识,因而更宝贵要得着基督。

  保罗虽是多交通他自己的属灵学习,但我们并不觉得他在讲自己,因为他所交通的虽是自己的经历,但内容却是绝对的高举基督。让人看见的不是保罗自己,而且看见保罗所深深切慕的基督。我们不要忘记,“那些美好的事”的主题就是基督,只要基督被高举,一切的人,事,物都要落下去。在人中间所发生的一切难处,就是因为没有高举基督。因此我们可以得着一个认定,什么是美好的事呢?所有让基督得着高举的,都是美好的事。

基督究竟被传开了

  只要基督给高举,也只要基督给传扬开去,个人的荣辱与得失就算不了什么,这是保罗所学习的。人的眼睛若看定自己,环境所加给人的就是痛苦与折磨,就是人落到极大的忧伤里,环境也不会把折磨转换为同情。人的心思若是注定在基督身上,就没有什么能使他感觉是受折磨。人的心思能注定在基督身上,必须先要有对基督的认识与经历,在认识基督中轻看了自己,在经历基督中破碎了自己,经过了这样的轻看与破碎,存留下来的就只有基督。心思里只有基督,这个人就是对的人。

  保罗在神面前是一个对的人,他经过了许多的试炼与试探,他学会了完全的拣选基督。所以监狱不再是他的痛苦,受捆锁也不成为他的羞辱。他的心情不再受个人的遭遇所影响,他能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常常喜乐,因为他看见主的手,并且他的喜乐是建筑在基督的见证上。谁也不能阻挡基督的见证在地上建立,因此,谁也不能使保罗不喜乐。

更是叫福音兴旺

  照着外面的情势来看,一个长久给关在监狱里的人,那是糟糕透了。但是保罗在这样的情况下,却是喊出了使人大得鼓舞的话,因为他在里面看见了神的手。“弟兄们,我愿意你们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一12)。谁能猜得透一个不能自由行动的人,竟能发出这么大的福音能力。这叫我们领会一件宝贵的事,就是不能凭外面来认识神的工作,若是只看外面的话,没有人能知道神自己在作工。人看工作的主力是在人,作工的人给关起来了,工作也就该宣告完结了。但神的工作并不是这样的,所以只从外面来看,没有人可以明白神自己在作工。

  神是作工的神,祂自己能作成一切要作的工,创造是祂自己作成的,救赎的工作也是祂自己作成的,祂不需要别人的帮助,祂自己的大能就可以成就大事。但是在把救赎的果效显明在人中间这事上,祂定下了一样作工的规律,就是祂需要人来配合祂的所作,祂先要得着人,然后祂就显明祂的工作。我们不要误会,以为人本身是了不起,神没有人就不行,完全不是这样。要记住,神是大能的工作者,祂需要人的协助,因为祂需要器皿,而人就是祂所需要的器皿。人是祂手中的器皿,器皿在祂的手中,祂就藉着器皿去作工,真正去作的是神自己。

  保罗是给神得着的器皿,所以不在乎保罗的遭遇是怎样,他升高或是降低,他受捆锁或是可以自由奔走,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保罗是不是神手中的器皿。保罗是神的器皿,所以在他自由的时刻,神使用祂,在他受捆锁的时候,神也使用他,并且是更大的使用他,因为他没有注意自己的遭遇,他只注意基督的见证。他实在是神的器皿,随时随事他都让神随意的在他身上作工,所以他能说,“我所遭遇的,更是叫福音兴旺”。

  神的工作能否显明出来,端的是看神有没有得着器皿,神得着更多的器皿,神的工作就显得更大。我们的难处是在不肯让神得着我们作器皿。在教会的历史里,我们看到许多的见证人,在人的眼中,他们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他们给神得着作器皿,在极艰困的环境里,叫神的名大得传扬。他们也许是流了血,也许是给监禁,也许是受苦待,也许是他们少有人间的学问,人都不看他们在眼里。他们是卑微的人,但他们是神所得着的器皿,神因着他们大得荣耀。所以问题不在人的遭遇,而在人肯不肯作神的器皿。

是为基督的缘故

  人里面没有控告,他才能活得平静安稳。不管他所遭遇的是沉重的试炼,或是轻省的担子,他里面的平稳使他能超脱一切眼见事物的困扰。怎么样才能里面没有控告呢?人若不为自己寻求什么属地的利益,单一的以讨主的喜悦作生活的目的,为了成就基督所要作的而决定自己的脚步,这样的活在神的脸光中,这人里面就不可能有控告。保罗的下半生就是这样的活在主面前。

  一般说来,坐牢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但保罗却对这事处之泰然。并不是保罗没有羞耻的感觉,而是因为他里面没有一点的控告,因为他在神与人的面前都是清白的。亚基帕王、巡抚,与同坐的人都彼此谈论说,“这人并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徒廿六31)。既然不是因犯罪而进了牢房,那他究竟是什么原因而进到牢房里去呢?保罗可以公然的说“是为了基督”,连“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一13)。就是为了作基督的见证而给关进牢里来。“你们中间却不可有人,因为杀人,偷窃,作恶,好管闲事而受苦。若为作基督徒受苦,却不要羞耻。倒要因这名归荣耀与神”(彼前四1516)。

  既不是因着犯罪而被关,而是因着作基督的见证而留在牢狱里,并且是在可以得释放的情形下,不要求释放,只要求在人面前的清白。不是这个人不爱惜自己,而是他不甘心主的名给人毁谤。他是这样的为主站立,叫接触到他的人,都知道主耶稣是谁,也都承认主耶稣是可信的,因为有人肯为着祂的缘故而忍受凌辱,也毫无怨言的摆上了他自己。若是主耶稣不是真实可信的,谁肯为一些虚假的事而使自己蒙羞受害呢?一个真正拣选主的人,他的受苦也成了基督的见证。

放胆传神的道

  保罗的受捆锁不单是使御营的全军并其余的人认识了基督,也在弟兄们中间激发了他们服事主的心意。“并且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锁,就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神的道,无所惧怕”(一14)。在保罗留在监狱的日子,罗马政权还没有进行对教会的迫害,但是犹太人和外邦人对教会的反对与摧残还是没有放松。在教会受践踏的日子里,不是所有的称为基督徒的人都肯站稳在主那一边,因为不要说在逼迫中首当其冲的那些身受的人的感觉是如何,就算是因逼迫而造成的气氛,也可以窒闷着人,使人受不了而生发恐惧,便从主的见证路上退去。

  保罗没有给环境遮挡而看不见主的手,也不因着个人的遭遇而看不见神所作的工。他的站立叫弟兄们更清楚的看见他们所信的主,也因着看见主而胜过了环境的压迫,昂然的抬起头来,坚强的站住作主的见证。情感的激动不能维持人长久的站立,理智的考虑也不能保证人可以长期的忍受苦难。唯有当人看见了主,什么的重担也不能阻止他在主的路上继续的往前行。

  在忍受苦待当中,保罗个人遇见了主(参徒廿三11,廿八2324),也让众多一同作弟兄的看见了主。主是那样的真实,祂管理着环境,祂施行拯救,祂也不住的扶持,叫人冰冷了的心再次火热起来,放胆的传讲神的道。保罗就是那点燃众人的火苗,主先点燃了他,主再用他点燃了众人。被主点燃是一件美事,但接受被主点燃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容易并不是因为主,而是因着要给点燃的人,因为许多眼见的事叫人不甘心给点燃。只有那些单纯的追求主,并喜爱那些美好的事的人,才会喜欢给主点燃。他们给点燃了,不单是给人照明道路,也同时把众人都点燃起来。

为基督站立的学习

  基督是神荣耀的显出,显明基督的就是神的见证人,喜爱那些美好的事是作神见证人的最基本条件。不喜爱那些美好的事就不能作神的见证人,作神的见证就得付上代价去追求喜爱那些美好的事。不看重那些美好的事,人的心定规是黏在个人的荣辱与得失上面。因此,为基督站立必须经过有痛苦感觉的学习。虽然在学习的过程中有痛苦的感觉,但是经过学习的人就享用了基督的甘甜,属灵的度量也得着大大的扩展,而所有的扩展都是充满着基督。

  传基督是一件好事,但传福音的动机却不一定是准确,人心思的复杂使一件好事变成使别人痛苦的事。在保罗为主作见证的过程中,主就让他多次的遇见这样的事,藉着这些折磨人的事来造就他,扩展他的度量。在他为着基督给囚禁的日子里,神给他看到一些使他伤心难过的事。“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分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这一等是出于爱心,知道我是为辩明福音设立的。那一等传基督是出于结党,并不诚实,意思要加增我捆锁的苦楚”(一1517)。给外人所加的伤痕比较容易平复,给自己弟兄造成的创伤是很难愈合,犹其是那些称为弟兄的,他们使用外面属灵,里面却是包藏祸心的动作,暗暗的使人受伤,这实在是叫人十分难以忍受。

  一些要加增保罗苦楚的人,好像藉着传基督来向保罗示威,似乎是说,有没有保罗并不要紧,没有保罗还有我们,所以不需要去理会保罗,没有保罗,我们也能成大事。我们现今不能明确的知道当时的实况,但是圣灵在这里指证,这些人传基督是不怀好意,他们的目的是要结党,是要高举自己,结果是造成教会的分裂,使弟兄们失去同心。愿意体贴主心意的人看见这样的光景,实在是伤心,若是因此而组织爱主的人去对付那一些人,使他们不再张狂,免得教会受损害,就是这样作了,也有站得住脚的理由。但保罗不作这样的事。

  度量给扩大了的保罗说出了何等美的话,这实在是从神宝座流出来的话,动人心弦。“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一18)。在他里面已经没有了人的荣誉与羞辱,只有基督。只有基督被传开,只要基督给人认识,那就好了,个人忍受一点有什么了不起呢!不追求个人的好处,只注意基督的见证,所有的喜乐与满足都是根据基督。因此他能在神的光中定那些人的罪,但却不受那些人的恶意行动所伤害,所倒因人认识基督而喜乐。这就是生命的功课,领人进入基督的荣耀丰富。

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保罗超脱了环境的辖制,也超脱了人对他所制造的难处,他可以欢然的在苦境中歌唱。因为在他里面有一个看见,这一个看见使重担变成轻省,愁苦变为喜乐。虽然他还是在捆锁中,但他能说,“因为我知道这事藉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终必叫我得救”(一19)。他并不急于脱离捆锁,他非常有把握的知道,这事全在主的手中。众圣徒的祷告,主不会听不见,圣灵的代求,主一定要答应,问题全在主的时间,是在主看为最合宜的时间。

  人不再看重个人的遭遇,只留心神的美意,这就是一个极大的祝福。留在监狱里是主的见证,离开捆锁也仍然是主的见证,因此主看我该留在监牢里,我能说阿们,也能在其中向祂赞美。主看我不该留在监狱,祂自然会打开牢门让我出去。从前保罗在腓立比就经历过这样的事,如今他还是把他的道路交托在他所信靠的主手中,只要主看为好的,那就真的是好的。所以他欢喜,还要再欢喜。

基督的显大

  人的自己是损坏神工作的一个大原因,只有脱离了自己的人才能成就神所要作的工。保罗多年的经历神,使他不再拘泥在个人的得失,而单留心行完神要他走的路程,成就他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所以他能说,“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一20)。一个不求自己好处,只求神荣耀的人,的确是没有什么事可以使他羞愧,因为他不会与人过不去,也不会作与神过不去的事。所以他能凡事放胆,也没有什么可牵挂的,因为一切都在主的手里。

  保罗可以这样坦然的活着,乃是因为他生活的目标是非常的崇高。“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一20)。生也吧,死也吧,这些在人看为极其重要的事,他都不放在心上,何况那区区的牢狱呢。他所注意的不是肉身活着的事,而是基督能否在他身上显出来。这是何等感动人的心思,只有基督,没有自己。我们实在羞愧,因为到如今,我们还是多顾念自己的事,少顾念基督的事,就算热心的工作,那工作的动机还是为了自己。

  基督的显大是根据人的减少,“祂必兴旺,我必衰微”。这是不能改变的法则。人的自己不减少,基督就不能在人身上显大。保罗渴慕基督在祂身上显大,也就是说他在厌恶自己,要叫自己减少,要藉着十字架的功效除掉自己。基督的显大是从外面看生命的成长,若是转到里面去看这事,那就是基督的充满。要让基督充满,还是必须先倒空自己。在里面充满了基督,在外面就有基督的显大。显大的另一个意思是膨胀,膨胀是在里面进行的,膨胀到一个地步,就让基督全充满了,因为基督在里面膨胀,就把人的自己挤出去。

  基督在人里面膨胀就是生命的成长,生命是要成长的,生命有成长就是正常,生命不成长就是不正常。“照常显大”的另一个翻译是“正常的膨胀”,或者是“正常的扩大”或“扩充”。保罗看准了这一点,所以他不能让基督的生命在他里面受压缩,只能让基督的生命在他里面扩充,因为生命的扩充是正常的,生命受压缩是不正常的。我们别要忘了,工作的热诚并不等于生命成长,我们不能缺少工作的热诚,我们更需要生命的成长,让基督在我们里面扩充,在我们外面显大。

活着是基督,死了就得着

  保罗认定了他生活的目的不是为自己,乃是为着基督,因此他所切慕的只是基督在他身上照常显大。因为他确实的知道,“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一21)。这些话对保罗来说,绝不是空谈,他实实在在是这样活着。现在所该作的是什么,在永远里要得着的是什么,他都是十分的有把握。保罗说这些话并不是在炫耀自己,一点炫耀自己的成分都没有,他只是在清楚的表明他的生活态度,他也盼望藉着他的表白,可以叫更多神的儿女也一样的确定各人的生活态度。

  “我活着就是基督”不是说他就是基督,而是说,他活着的时候,要让人在他身上看见基督。有一首短歌叫“让别人在我身上看见基督的美丽”,这短歌的意思正是保罗所说的“我活着就是基督”。我若活着不能彰显基督,我就是活得不对,我算是白活了,白占地土,白白的浪费了主的恩典,我不允许自己这样活着,我必须要活出基督来。要活出基督来的前提就是要会享用基督,时刻的享用基督,大事小事都去支取基督作供应,不住的享用祂。一面是活着享用基督,另一面是活着彰显基督。生活的内容是基督,生活的表现是基督,“因我活着就是基督”。

  活着是享用并彰显基督,“死了就有益处”。这不是说在神面前活得对,死了就有神的赞赏。这话的意思不是这样。照原来的意思把这话翻作“我死了就得着了”,这样上下的文意都清楚了,意思是说活着的时候,我羡慕能活出基督,我死了就可以得着基督了,我可以面对面的看见基督,并且可以与祂同在一起。生生死死都离不开基督,再没有别的事物比基督更可珍贵,基督就是我的指望,也是我的一切。

体贴基督而作的选择

  能与基督面对面的同在,再没有什么别的事比这更美了。对保罗个人来说,活在地上并不是那么可留恋的,但是为了基督的见证,他必需要继续的在地上活下去。当时的保罗该是步入晚年的时候了,在同时期写的腓利门书上,他称自己为“像我这有年纪的保罗”,活了这一把年纪,又为主劳碌奔波了那么许多年日,现在能回到主那里去,实在是一件可喜乐的事。以当时保罗的处境来说,活下去不过是徒然多受折磨。但是保罗并没有专为自己去想,这就使他心里有了挣扎,他怎样去处理这挣扎呢?这又是另一个追求生命丰盛的学习。

  “但我在肉身活着,若成就我功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该挑选什么。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一2224)。若是单为着自己,保罗很容易为个人的前途作出决定,但他并不是一个单为自己活的人,他想念神的儿女,他要体贴基督的心意,他要成就神所交托给他的,他不能只求个人的舒畅而拣选离世与基督同在,他总是想到自己该是如何见主才是最美的。

  没有完成主所交托的就去见主,造成主不满意,众圣徒也没有得着益处,自己也受亏损。这样去见主是保罗所最不乐意的。他所要的是看见众圣徒在基督里长进,满足主的心意,这样他才能安然的去见主。为着这个缘故,他定规要继续活下去,那怕环境再恶劣一些,他还是要继续的活下去。他不求自己的舒适,只求众圣徒得建立,他明白神是要建立基督的身体,把众人带进身体的见证里是不容许忽视的。为着这一件大事,他必须要不顾自己的活下去。

  腓立比的众圣徒都是已经得救了的,不然就不会给称为“住腓立比,在基督里的众圣徒”。人都已经得救了,还有什么不能放心的呢?一般人看见得救就以为可以完了,但保罗却看到更高的。他不是为还没有得救的人活下去,他是要为“你们”住在世上。这些“你们”就是已经得救了的人,保罗不以他们得救为满足,他是以建立基督的身体为终点。他体贴基督的心意,基督要建立祂的教会,保罗就以教会得建立为基础去定规他的选择,他作对了。

进入身体的见证

  真正生命成长的人,无论在什么事上作选择,他都是体贴主的心意,而不计较个人的好处。保罗就是这样的活在主面前,为了成全主的心意,他宁愿暂时放下面对面的得着主,迟缓他面对面得着主的时间,继续的留下来住在世间。他的留下来不是仅仅的活着,向弟兄们讲解一下神的话,和弟兄们交通交通。乃是实际的陪伴着弟兄们,一同走进基督的见证里。在弟兄们中间作个榜样,引领众人活在基督的身体里。

  “我既是这样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间,且与你们众人同住,使你们在所信的道上又长进又喜乐。叫你们在基督里的欢乐,因我再到你们那里去,就越发加增”(一2526)。“住在世间”是保罗个人的事,“与你们众人同住”是身体见证的实际。保罗不单是活在世间,也活在基督身体的见证里。没有看见身体的见证是基督的心意,就不会想着与众人同住。看见身体的见证而不愿接受十字架对人的雕削,也不能与众人同住。因为人的天然是不能接受别人的,更不能接受众人进入自己的生活圈中。认识神的目的的人,他们甘心自己受约束,而要进入身体的见证中去满足主的心意。“与你们众人同住”实在是一个很重的生命功课,人的生命不受拆毁,神的生命就不能彰显。不活在众人当中,人都以为自己很完美,但神安排身体的见证,把人的自己显露出来。只有进入众人里,人的生命才有可能给拆毁。

  为基督而活着的具体表现是活在身体的见证里,人受了拆毁,就可以活出身体的见证。叫人受拆毁不等于使人受委屈,乃是让人在跟随主的路上又长进又喜乐。神儿女的眼睛不要只看见神拆毁人的手,必须要看见拆毁的手就是输送喜乐的手,也就是培育生命成长的手。这样的看见神的手,在神儿女的生活中就不会有委屈的感觉,又因着人受拆毁,可以进到众圣徒里,那从天而来的喜乐就要充满在当中。因为众人一同在享受基督。这正是保罗所说的,他到弟兄们那里,弟兄们的喜乐就大大的加增,因为在身体里一同享用基督。保罗看重个人得着基督,但他更看重基督的心意,要与肢体们一同享用基督。

坚守身体的见证

  保罗交通出他自己的学习,要激发腓立比的弟兄们进入身体的见证,也让众教会也领会要活在身体的见证中,照着神的心意,所有地上的教会都该活在身体的见证中,各个地方教会就是活出身体见证的基本单位。人的天然都喜欢自己冒出个头来,或是自立为首,或是分争结党,或是各自为政,自行其是。不管人的自己用什么方式出现,那结果都是损害身体的见证。

  基督的福音在人身上所显的果效,以得救为开始,以基督的身体得建立为高k,从个人显明神的恩典,到在基督的身体里显明神的荣耀和丰富。所以保罗交通出他要与众人同住,立即就劝勉弟兄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一27),“相称”就是“配得上”,蒙救赎的人要活出配得上基督的福音的生活。福音是神极其浩大的恩典,基督是神测不透的丰富与无限的荣耀的显明,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表达基督福音的完全和荣美,只有作基督身体的教会这个荣耀的器皿,才能显出配得上基督的生活。

实际的活在见证里

  看见了身体,就该立即的活进身体里去,与众肢体一同配搭好来显出身体的见证。保罗从交通他自己的学习来激励腓立比的弟兄们一同追求进入身体的见证里。腓立比教会当时的难处,就是在于没有看见基督的身体,因此只看重了个人的工作,强调了个人的成就,造成了服事主的人中间的不和协。若是看见了身体,他们中间就不会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因为众人都是把自己的那一份投放进身体里,单单的让基督的荣美显出来。因此,圣灵藉着保罗劝勉他们要实际的活在见证里。

  活出配得上基督的见证来,不是为了满足人,更不是为了讨带领的弟兄的欢喜,而是为了答应神的选召,和成全主耶稣基督的心意。所以这个见证的实际是陈列在神的面前,让神去鉴察和欣赏。也摆明在撒但的前面,使它蒙羞。因此“我或来见你们,或不在你们那里,可以听见你们的景况,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一27)。保罗看见或是看不见弟兄们怎样去活并不是重要的事,重要的是他们真的是实实际际的去活,活出主的荣美。这样,遇见他们的人,也同时遇见了他们所见证的主。

  不管是亲自看见,或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见,保罗所等待的是“要知道你们的景况”,弟兄们只要切实的活在主的心意里,那就够了。确实的说,我们信主并不是要得着今生的好处,并人对自己的赞赏,乃是为着主那荣美的心意因我们的跟随得以成全。所以,实际的活出与基督福音相称的景况是每一个信主的人所不该忽略的。教会的历史给我们显示了一个可怜的事实,就是教会常常给工作代替了主的自己,因此造成了教会落在外强中干的光景中。但愿主多多的怜悯我们,救我们脱离只有工作而没有了主的光景,不使我们成为称为基督徒而又不让基督在我们身上掌权的人。

同有一个心志

  保罗先是说腓立比教会“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你们是同心合意的兴旺福音”,但现今却要“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这并不是说他们曾有过一段日子停止传福音的工作,在他们中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他们一直在传福音。保罗在这里所提的,是要他们端正传福音的心意。他们过去把传福音看作一种工作,虽然都很热诚去作,但却是抱着不同的心意,有的是为了兴趣,有的是为了理想,也有的是为了表现个人的才能,……。如今圣灵要把他们带到一个共同点,要他们摒除一切不准确的心思,建立一个准确的方向。因此,“同有一个心志”就成了这个交通内容的重点。

  “有的传福音是出于嫉妒分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但是都没有接上那最准确的一点。“同有一个心志”确实是个很高的要求,这要求的标准是不能降低的。要达到这个要求,人就得放下自己的意见、作法,和倾向。一点点的保留都能造成一个大裂缝,使同一的心志建立不起来。这个同一的心志就是身体见证的基本内容之一,在不同的肢体里,把他们合宜的配搭起来成为一个身体,必须要各个肢体守住地位,接受头的指挥,发出正常的功用,这样就使那“同有一个心志”的要求作得成功。

  基督是一切工作的内容,高举基督是一切工作的方法,归入基督是一切工作的目的。离开了基督就失去了工作的准确方向,在基督不在其中的工作里,工作越多,错误就越大。因此,基督就成了“同有一个心志”的焦点,所有的心志都是向着基督。这就是合一,也就是教会的见证。神的儿女们的眼睛会停留在基督身上的时候,就不会再有人去争夺人面前的好处,因为这样的争夺只不过是羞耻,而没有荣耀,没有人会欣赏在神的心意以外的建立。

  “同有一个心志”的阻挡是来自人的自己,人的天然总是倾向坚持自己的主张,欣赏自己的主意,那怕是目的相同,而工作方法不一样,也不能彼此兼容。但是归到一个心意里,并不是谁的要保留,谁的要放下,而是一切出于人的,都得放下,留下的只有那些来自神的话的。所以不是谁是谁非的问题,而是选择主的心意的问题。众人都以主的心意为依归,“同有一个心志”的事实就出现了。

甘心为基督受苦

  有了同一的心志,也需要为这心志站稳,这心志是表现在把福音传开,让福音的果效成就在人的中间。福音是神把人恢复到祂的荣耀里去的方法,这方法是撒但所不喜欢的,所以福音在那里开展,撒但的反对也在那里出现。我们总要记得,撒但是这个世界的王,所以它在这世界上兴风作浪是很方便的,并且可以掀起极凶猛的惊涛骇浪。在这样猛烈的反对力量汹涌而来的时候,属神的人该如何去面对呢?坚守着见证,还是退后,妥协,甚至是放弃呢?

  “凡事不怕敌人的惊吓”(一28)。这是腓立比教会该有的反应,也是唯一准确的反应。因为他们不是沉沦的人,而且是在神的救恩中蒙了拯救的人,神作了这样的拯救,也必定作更深的拯救,使他们在难处中更深的经历祂。有了神作陪伴与拯救,只要他们的眼目不离开主,就不会有什么难处是他们担当不起,也不会使他们受惊吓。

  圣灵也提醒他们,他们所以会有惊吓,是“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一29)。信服基督就是接受基督为主,尊祂为大。为祂受苦乃是要人能分享祂的荣耀,因为“我们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罗八17)。神用着受苦的这个方法来造就人,使人在受苦中可以脱离自己,经过受苦的熬炼,也定意要跟从主,受苦就成全了爱主的人,使他们更多的享用基督,也要与基督一同得荣耀,得基督所得的荣耀。

  站立在神的见证上,立时就引来属灵的争战,这事是避免不了的。要单单的拣选主,就要有接受争战的准备和勇气。“你们的争战,就与你们在我身上从前所看见,现在所听见的一样”(一30)。保罗怎样为了主的见证而经历争战,弟兄们也会怎样为了主的见证而经历争战。属灵的争战就是人站在那一边的问题,是站在主的一边,还是站在主以外。这是极重大的问题,实际的显明配得上基督,也承认基督是配,每一个蒙恩的人都在争战中高举基督,也享用基督的得胜。── 王国显《要在主里同心──腓立比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