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章               要得神召我们来得的奖赏

 

(三1221

  基督自己的丰满,和神藉着基督所要成就的那荣耀的心意,叫认识基督的人没法停止去追求得着基督。保罗个人的经历正好给圣灵用上,向属神的人指示出追求的途径,和追求基督的人所该存的心思与态度。基督是目标,一点也没有错,但是追求的人的心思与态度不准确,那人还是不能得着基督。因此,追求的目标要对,追求的人的心思与态度也要对,这样才能照着神的心意走到路终,在那里得着神在基督里所要我得的。

  基督的伟大与丰满是测不透的,接上了基督的人不能不尝到祂的丰满与甘甜。人只要接上祂,就一定享用到从祂那里流出来的恩惠,正如那患血漏的妇人只摸着祂的衣裳襚子,就得了医治一样。人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人若是不够对,就会满足在眼见的享用,而忽略了那作不断供应的源头,很愚昧的停止了继续往前追求的脚步。或是自己骗自己的,以一些粗浅的经历作为已经得着基督了。保罗在启示中认识了基督的所有是人所测不透的,所以他非常郑重的宣告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三12)。每一个真正认识基督的所是和所作的人,都会毫不含糊对保罗所宣告的说“阿们”。

  “我们若果癫狂,是为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林后五13)。保罗对基督的追求好像是癫狂了一样。但这不是他的情感冲动到不能自禁,而是他在理智上充分的掌握了对基督的认识,正如在上一章中所提到的。第一,他认定了基督的所是是他的至宝。其次,他认定了基督的所作是他在神面前成为义的唯一原因。因此就引出第三点:他认定了只有基督是他一切追求的目标。基于这三点的认识,保罗就确定了他追求基督的心思和态度。

追求得着基督,要有准确的心思

  保罗认识基督,所以他确实的知道,没有一个人可以一下子就可以取尽基督的丰满。虽然他在认识基督和享用基督的事上,比许多人都强,但不管强到什么地步,他所享用了的基督仍然不过是祂的丰满中的一点一滴。所以他一再的宣告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只有不认识基督的人才会因尝到祂的一点恩惠,就沾沾自喜,自以为满足。事实上,这一位创造万有,又赏赐生命的主,谁能说对祂已经认识透了,已经享用够了呢?在地上没有一个这样的人。

  因此,在追求得着基督的过程中,建立起一个准确的心思是必需的。心思不准确,路一定是走歪的。路走得不准确,也一定不能得着基督。有不少基督徒,他们的阅读能力很强,吸收知识的能力也很强,多读了一点关于基督的书,对一些所谓学术权威的主张是琅琅上口,就显得有点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了。这是不行的,因为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知识并不等于真知道,更不等于个人所有的经历。没有实际的经历,就不可能有真知道,所发表的只不过是一些空洞的说话,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说话。

  总要记得,我们人这一个器皿,摆放在伟大而丰满的主面前,就显得极其细小;就是把这器皿盛满了,也不过是只得着基督的一点点。所以我们一面求神不住扩充我们这器皿的容量,一面又在圣灵里提高我们对基督的真知道。没有人可以在地上完全得着基督,保罗也没有说他能在地上这样的得着基督。只是每一个爱慕主的人都该有这样的心思,尽量的要多得着基督。人的天然对地有许多的渴求,对天却不觉得自己是贫乏,这样倒转过来的心思,十分需要主的恩手来把它扭转,好使我们不致在地上浪费年日和恩典。

知道自己是极其贫乏的

  在历世历代的圣徒中,没有谁比保罗更知道基督和祂的一切。所以他所宣告的“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我已经完全了”的这些话,大大的震撼着我们,叫我们不能不实在的来到主的光中来看看自己。“得着”在质与量的意义上比“完全”是小的,那差距也可能是很大的。保罗用这两个不同的词语来表达他自己在主面前的光景,是圣灵所认同的,也是我们所该深思的。“完全”可以是圆满的抵达终点,“得着”可能还是在刚开始的阶段。保罗说他还没有圆满的抵达终点,他还是走在刚开始的路程上。这不是他的自谦,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在主荣耀的光中,谁都明白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我们很少计算,或是从来就没有去计算,人在伊甸园的失落中,究竟失去了多少?当然这不是一个可以用数字来回答的问题。但是在概念上,我们也该把这事实找出来。神起初造人的时候,祂在人身上有一套完整的计划,要叫人在祂的荣耀、权能、生命,和丰富上,与祂有完全的联合。所以当人被造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部分有了神所要作在人身上的,然后再让被造的人去接受其余神要作但还没有作在人身上的。当人失落了的时候,神还没有作的固然是没有了,连那已经作了的也一并没有了。从尘土中来的人,除了还保有一点气息以外,什么也没有剩下来的。

  人的失落不仅是到了零的地步,而且比零还要小,那是负数,而且是极大的负数。更糟的是这带着负数的人也变成一个不能盛装神的器皿。要把这样的器皿改变为能盛装神的,这就需要许多的恩典作工,使人变回原质,也使人的度量扩充。人的问题太复杂,只能渐渐的改变,才能恢复成为神藉圣灵居住的所在。所以每次恩典大大的作工,能留下在人身上的并不太多,因为人的愚昧使恩典漏失得很大。因此,对着基督的丰满来说,尝过恩典的人还是那样的贫穷。

  要知道自己是贫乏的,这就是在心思上要准确建立的第一步。没有准确的第一步,就不可能有走得对的第二步。

竭力追求

  只有在明确的认定自己在神面前是贫乏的,才会向神有迫切要的心思。在基督徒中间有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就是对神的事是漠不关心的。这些人也许是在得救的事上不够清楚。或者是在得救这一点上没有难处,但对神却少了一点敬畏的心,或者是根本不把神永远的旨意放在心上。他们不敢对上班的工作和朋友间的酬酢采取轻忽的态度,但是对神的事却常常是用要理不理的散漫心情去处理。这样的光景反映出不少的基督徒并没有看见自己的贫乏。

  保罗在遇见了主以后,他明白自己的真实情形,是那样的贫乏可怜,也知道神给人所预备的是何等的丰盛,只等着人去寻找,神就立刻让他们寻见。能否寻见的关键不在神,而在人要不要去寻找。因此保罗里面就有了一个极其强烈的催促──“我乃是竭力追求”(三12)。这一个催促使他在要追求主的心思上,准确的建立了第二步。仅仅知道要追求还没有解决问题,必须从里面有一种迫切要得着基督的渴望,从这种渴望里产生行动,不单是实际去追求,并且是竭力追求。

  竭力追求就是拼上一切也要得着所追求的。不管要付任何的代价,不得着所要追求的就不肯罢休,就是这样锲而不舍的去寻找,总要把所要寻找的寻到。所以要竭力追求,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需要量是太大,另一方面是我们追求的阻力也是十分的大。我们千万不要忽略,撒但是不同情我们追求的,他千方百计的阻挠我们在追求的路上走。他巴不得我们都停下来不再往前走,而我们却又是很容易进入他的网罗,中了他的诡计。因此,我们必须拼上一切的往前走,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或阻挡,就是要往前去。要有这样坚强的心思,才不会在追求的路上退后。保罗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是竭力的追求,我们也同样的需要这竭力追求的心思。

要追求得到我该得到的

  在神起初的定意里,祂是要把祂自己完全的给人。在神那方面来说,“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八十四11)。祂巴不得人能完全的得着祂自己。大卫在灵里看到神这一点心意,他向神响应说:“諡O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諝H外”(诗十六2)。神有这样的定意,人有这样的爱慕,这美事就要成全了。但我们必须要指出,这美事的成全的关键很重要,因为可以完全承受神作好处的,必须是“行动正直的人”,是承认神是他的主的人。用新约的话来说,就是“以基督耶稣为至宝”,因而“竭力追求”,“为要得着基督”的人。

  保罗像大卫一样看到主的心意,所以他竭力的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三12)。中文圣经在这里又一次译了一个“或者”,叫人容易产生误解,以为追求得着基督是不稳定的,连保罗对自己追求的结果都没有把握。绝不是这样的。这里的原来意思完全没有叫人觉得没有把握的意思,反而是给人一个十分明确的指标。我们照原意把“或者”改译作“好使”或“好让”或“好叫”,随意选一个都行,这句话的意思就明朗了。“我乃是竭力追求,好叫我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这样,经文的意思就很明确了,并且也让人得到追求主的把握。

  还要来注意另外的一点。这一点在建立准确的追求心思上是很重要的,就是我们十分有把握的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中文圣经在这里有个小注,“所以得着我的或作所要我得的”。这样一来,整句的意思就是“好叫我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要我得的”。就是说主定规了我要得着的一份,这一份我必须要得着的,也是我应该得着的,因为是主定意要我去得的。我若是得着那一份,我就作对了;我若是得不着那一份,我就是亏负了主。因此,我必须竭力追求,好叫我可以得着祂要我去得的。

  主究竟定规我们要得到什么呢?笼统的说就是要完全得到祂自己。但要具体的说,那就因各人而异了,因为那是根据各人的追求的情形而有不同的结果。“如果我们与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罗八17)。“我们若与基督同死,也必与祂同活。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提后二1112)。是怎样的追求就有怎样的结果。这也就是启示录七封书信中的得胜者的原则。虽然我们不能具体的确实知道主要我得到什么,但我能知道主要把祂自己(包括所是、所作,和所有)给我。因此在追求得着主要我得着的事上,建立起要作一个得胜者的心思,就成了相当重要的一点。不管别的人追求与否,我就是要常提醒自己,要追求作个得胜者。这是保罗的心思,也该是我们的心思。

追求得着基督也要有准确的态度

  心思是存在我们里面的,态度是表现在行动上的。里外一致就成就神看为美的事。在理论上来说,有了对的心思,就自然产生对的态度。但实际上并不如此,因为许多人的难处不是没有心思,而是没有实际的行动。他们的心思没有引发他们的实际行动。有心思而没有行动,就不能接触到态度的问题。因此提及态度是否准确,只能限于有实际行动的人。

  保罗是有实际行动的。他从前不认识基督的时候,他实际追求他自己以为对的事。现今他认识了基督,他完全撇开从前以为对的事,整个人投入了对基督的追求上。他有对的心思,也有坚决的态度,所以他的实际行动也是非常明确的。他深深的明白,那完全丰满的基督,决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得着的。出身在泥土里的人,也不可能一步就活进天上的生活里去。所以他转到追求的态度上来表达他追求主的心思,“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三13)。这对极了,一个真正认识主的人,真正属灵的人,他一定清楚的知道,他在地上的日子是不可能完全的得着基督,完全的得着必须要等到面对面见主的那一天。但他也不会因此而放弃追求,而是认真地追求在地的日子要尽可能多的得着基督,好使他在与主面对面的时候可以完全的得着祂。

  保罗自己明白他还没有完全的得着基督,但是别人却会产生错觉以为他已经得着了,或是以为他是应该已经得着了。这种错觉很危险,不太坏的时候,它会误导人去崇拜人;坏起来的时候,它会激动人放弃属灵的追求。因此圣灵带领保罗宣告追求的态度。他明明的让弟兄们领会,他还是在追求的路上继续往前跑,他不敢在中途停止,他也不可能停止,因为基督的丰满是需要他摆上了一生去追求,就是把一生都摆上了还是不足够的。这实在是十分准确的态度。所以他说,“我只有一件事”(三13)。是怎么样的一件事呢?“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三1314)。目的是“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314节)。

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

  人若真的认识基督就是神的丰满,神把祂自己本性里的一切丰盛都放在基督里,那人对基督的追求既不会自满自足,更不会自暴自弃。基督的丰满就是神自己的丰满,也是神定意要给人的赏赐,但只是赐给那些肯竭力追求的人,因为基督的丰满是无限的,也是测不透的,人若不是竭力的去追求,不以基督为超越过一切人以为宝贵的,不是把基督漏掉了,也是把基督失去了也不自觉。

  保罗是认识基督是至宝的,所以他不肯让基督从他身上漏失掉,他紧紧的把握着每一时和每一刻,就是要得着基督。人不要追求得着基督,不会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人定意要追求得着基督的时候,立刻就有各种各样的事要发生,诸如电话的打岔,门铃的骚扰,心思的游荡,这些都算是小事。从仇敌来的阻挡,莫过于对往事的回忆。得胜的经历会使人飘飘然,失败的经历又会使人丧志。不管是得胜,或是失败,都起了绊住人不想再起步的作用。过去了的已经成了历史,是成功也好,是失败也好,只要有神的恩典加上去,都成了我们得造就的经历。所以对于过去了的事,数算一下恩典是可以的,也是应当的。只是我们不是生活在过去的历史里,我们是生活在今天,我们需要的是今天的恩典,不是沉醉在过去的历史里。我们不能让过去的历史捆绑着我们的脚步,以至不能往前行。所以保罗明确又坚定的表达他的态度,“我是忘记背后”的。

  忘记背后是因为看见前面的,摆在前面的是基督自己,留在背后的是从基督来的恩典。基督的恩典不能代替基督,部分的基督也不等于基督自己。当约书亚领以色列人进入迦南以后,神对他说,“你……还有许多未得之地”(书十三1)。保罗也看见他还有许多未得之地。所以他不能停留,他必须继续的向前,不然他就不可能得着基督。得不着基督是保罗不甘心的,也是我们不甘心的。因此我们也和保罗说同样的话,我们是“努力面前的”。因为基督是在我们的前头,我们只有向前行,才能得着基督自己。不能留在原地踏步,必须继续向前,就成了追求主的人要有的态度。

  前面的路也许不好走,甚至是比以前更难走,但是不能因此就不再走。圣灵曾说:“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十四22)。正如一首诗歌上的话:“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但是要进入神的国,就只有不畏艰难,努力的进入。若是容易进入的就不必努力了,但主是明说“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事实上,什么境遇都不是最艰难,最艰难的是人的自己。叫人不再往前的就是人的自己。所以努力前面的实际,就是不给人的自己得满足,不给属地的荣耀与好处绊住,只是一心一意的往前走。

向着标竿直跑

  忘记背后的事,努力面前该作的,或者说伸展到摆在前面的事物上,这样的态度是对极了,但是还必须有明确的目标,不然那努力面前大有可能变成空跑。中国北方有一句谚语:“推磨断绳,瞎跑一圈”。意思说磨子的绳子断了,不管骡子绕着磨子跑多少遍,结果都是白跑。保罗的追求不是漫无目的的瞎闯,他能高声说:“向着标竿直跑”(三14)。他的标竿不是根据人的爱好,而是根据神的命定。人可以为自己定下一个美丽的目标,也达到了那个目标,满足了自己的幻想。那目标若不是在神的命定中,就算达到了,早晚还是要成空的。因此追求的目标不单是要明确,并且还要在神的命定中。

  目标明确了,追求的态度就一定不能错,若是错了,目标明确也不会有结果。中文圣经译作“向着标竿直跑”实在译得太好了,不止是意思明朗,连追求的神韵也译出来了。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对着目标去追赶”,对着目标追赶也可能会走了弯路,最后虽仍是到达目的地,但却浪费了许多的年日和精力。“直跑”,就连走弯路的可能也给拿掉,只是一直的往前奔跑。事实上,神的旨意从不要人弯弯曲曲的走完,而是要人走直路。

  接上属灵的实际,我们更能领会“直跑”的珍贵。在追求主的路上,从撒但来的诱惑,或是从人的肉体所发动的偏离,都不住的使爱慕主的人离开正路,以别样的事物来代替主。这种情形不是只发生一次就停止,而是一次紧接着一次的发生,务要使爱慕主的人停止对主的追求。在这样充满属灵争战的气氛中,若是没有持定“直跑”的态度,就不容易在追求的路上走完全程。“直跑”的可珍贵就在这里,因为跑的人没有留下一点点的地位给主以外的人,事,物。在他整个的心思里只有主,他眼睛所看的目标是主,他心思的倾向也是只有主,这就使他目不斜视,心无旁骛的向着主直跑。

要得神所命定的奖赏

  保罗说他“只有一件事”,这一件事的内容包括“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这些内容都是为着那一件事的焦点,就是“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三14)。得着神的奖赏就是保罗的那一件事的焦点,所有的动作都是指向这一个焦点。在保罗的心思里除了这一件事以外,再没有别的事可以存留在他的心中,他所有的牵挂就是要得着神的奖赏。

  恩典是白白给的,得救是恩典,所以我们是白白的从神那里得着救恩。奖赏并不是恩典,所以绝没有白白得来的奖赏;白白得来的不能叫作奖赏。奖赏是人完成了一些事情,主持的人感到非常的满意,就在酬劳以外赐给他一些事物作为奖励,这些才是奖赏。保罗的心思好像是很在乎奖赏,当然着眼在奖赏也没有什么不对,但保罗的着眼点却是在透过得奖赏而说明的事实,就是他已经照着神的心意作好他所该作的,也走完了他该走的路,更打过了他所该打的仗,并且他完成这一切都能满足神的心意。这样的意念实在是太美了,也实在是很高超。我们总要记得,什么样的奖赏都不能与主自己相比,就是与主一同作王这事也不能与主自己相比。因此透过得奖赏来表明满足神的心意的意义比奖赏的本身更重要。保罗就是存着这种态度去追求得着基督,透过奖赏来证实他是得着了基督。

  着眼点既是在基督的自己,“神在基督里召我”的意义就是非常的重大了。神救我是在基督里,神召我也是在基督里,神的奖赏也同样是在基督里,因此基督不单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是我们追求的内容,也是我们追求的标志。不管我们在那里,也不管我们在作什么事,我们所该留意的是有没有看见基督,能看见基督就证明我们仍然是循着标志向前走。若是看不见基督,我们就得警觉一点,因为我们的路是走错了。不管我们有多大的理由,我们若是只看见人,看见事,就是没有看见基督,我们已经是偏离了主给我们的道路了。

  坚持以主自己为目标为方向作为追求的态度是十分十分重要的,这一个坚持使我们完成神的心意。没有这一个坚持,我们就很容易在环境中迷失方向。我们必须认定,我们所追求的是主自己,不是主以外的事物,甚至是与主有关的事物也包括在里面。与主有关的事物并不是主自己,不能代替主。只有坚决的持定主自己,我们才能走完我们该走的路直到终点,并且在那里得着基督耶稣自己。

完全人所走的路

  在腓立比书里,圣灵一直使用保罗的经历向人解开追求得着基督的路。那些不是只有保罗才能有的经历,而是每一个经历了主,又爱慕主的人都该有的经历。因为那是生命的经历,是主与人联合以后,主的生命在人里面作引导所产生的响应。主的生命一定是把人引向祂自己的宝座,让人在宝座那里享用主的所有。给带到宝座那里的人,也必然因着宝座上的主而为自己定下要走属天的道路。

  基督的所是是我们的至宝,基督的所作是我们成义的原因,因此基督就成了我们追求的目标,一切的好处都是根源于基督。这样的认识决定了保罗跟随主的道路,也决定了清心爱主的人跟随主的道路。“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总要存这样的心。若在什么事上存别样的心,神也必以此指示你们”(三15)。把心完全贴在基督的身上,对蒙恩得救的人来说,那是完全正常的。若是不把心贴在主的身上,那倒真的是不正常。但问题是究竟谁是完全人呢?是不是很属灵的人才能称为完全人呢?

在救恩里的人就是完全人

  提到完全人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敢承认自己是完全人,完全人在感觉上的标准实在是太高,谁都不敢依攀上去。因为这一个错觉,不少人就找到了理由来为自己的不追求长进作辩护。他们振振有词的说,追求长进是完全人的事,我不是完全人,所以不需要追求。道理好像是说得过去,但问题是出在“完全人”的定义是什么。弄清楚这定义,也就解开了这问题。

  “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五48)。这是主亲自说的话,目的非常清楚。祂要跟随祂的人活出完全人的样式,因为他们跟随主的原故,已经接受了“完全人”的地位,作了天上的父的儿子。“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但不是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这世上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林前二6)。圣灵把“完全人”和“将要败亡的人”作比较,再参照上下文,我们可以非常有把握的说,保罗所指的“完全人”,是指着在救恩里的人说的。他们的生活也许还是带着不少的瑕疵,但他们的地位却已经在基督里,在神的眼中就成了完全人,因为作他们生命的基督是完全到不能再有更高的完全了。

  领会了“完全人”的含义,圣灵在这里所说的话就很清楚了。“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总要存这样的心”。意思是说,你要是真的蒙恩得救了,你就该有要追求得着基督的心意,因为这是正常的。若没有这样的心意,要吗就是基督徒的生活活得不正常,要吗就是那人只是在教会中参加聚会,但还没有得救。神的话给我们看明,每一个在基督里的人,都该是一个追求要得着基督的人。

神在人里面的运行

  蒙恩得救的人要追求成长,那是很自然的事,因为那是生命的自然现象。生命是要生长的,不能生长的就是死亡,所以有生命的东西一定有生长的现象。从得救那一刻起,神是藉着圣灵住在我们里面,祂在我们里面运行,使我们倾向祂的倾向,拣选祂所喜悦的。所以腓立比书二章十三节那里说:“神在你们的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现在又说,“若在什么事上存别样的心,神也必以此指示你们”(三15)。神喜悦我们追求基督,我们若不追求基督,祂就要在我们里面说话了。

  我们追求基督,我们的心意是随着神在我们里面运行的轨道前行,在我们里面就满了融洽与和谐。我们里面没有要追求基督的心意,神的运行和我们的倾向就不在同一个方向上进行,并且是在相对的方向前行,结果就发生碰撞,我们里面就失去了和谐。所以我们不能推说我们不知道要追求基督,我们也不能推说我们不知道自己是否在追求基督,因为我们并没有停止聚会,也没有停止读经和祷告,也参加了教会的一点事奉。我们是否在追求基督并不在乎我们在外面作了什么,而是在我们在里面让给主的是什么地位。基督若不是在我们里面居首位,就算我们在外面作得更多,我们仍旧不是追求基督的人。

  属地的事物会把我们的心思引离基督,而我们的本性又是倾向属地的满足的,所以不一定限于大的事才会使我们背向主,就是极小的事也能使我们的心思背向主。有人给小说迷上了,有人给电视绑住了,有人给朋友绊住了,这些都是小事,比不上财迷心窍,或热衷权位那么严重,但是在我们身上能引动我们的脚步远离主,那就是越出了轨道了。因此当神在我们里面的运行给我们发出讯号的时候,我们赶紧回到主面前,仰望主,调整我们的心思,不使我们失落在神荣耀的旨意以外。

照着我们的实际情形去实行

  “得着基督耶稣所要得的”。或是“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都是很高的目标。基督是完备的,属天的,是高的,神的定意是荣耀的,无论从那一个角度去看神的安排,都是极高的。我们这些属地的,又是活在地上的人,怎么可以达到这么高的地步呢?神安排得这样似是高不可攀的内容,对我们来说,会不会流于空想呢?神不像人那样常常在理想中作梦,祂怎样定规,事情也一定怎样的作成。人也许觉得太高,但神知道祂不是要人去作成这个地步,而是让人去追求,给神有机会把这荣耀的事作在人身上。是神去作,不是人去作,对神来说,没有什么是太高的。

  神把那在荣耀中的基督作我们的目标,为要使我们的眼睛一直看着高处,叫我们的心思升到高处。我们的心思太容易黏在属地的事物上,使我们的眼睛只看低处的事。什么时候看低处的事,我们在追求神的荣耀这事上便会懈怠下来,我们的脚步就会从进入荣耀的路上退去。神要维持我们继续向上的心意,使我们能离地而进到天上去,祂定意要我们注视着那在荣耀中的基督,以祂作我们的奖赏。

  神也明白我们的难处,晓得我们没有条件可以一步就进入天上。所以祂带领我们的眼睛看着基督,却让我们的脚照着实际的光景一步步的往前。“然而我们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着什么地步行”(三16)。这是神给我们在实际生活中的指导。祂要我们注视基督,却不要我们好高骛远。祂要我们脚踏实地奔走,却不要我们凭虚御风,在虚无飘渺中流荡,免得我们因着走不上而退后灰心。神不是要我们照我们的智识去活,我们的智识常是高于我们的实际光景,但神是要求我们按实际来决定我们追求的进度,免得我们背着智识的重担而无法走路,至少不让智识加添我们所受的控告。

  神的引导是最美的,祂以基督作我们的吸引,使我们不至散漫松懈。祂又用圣灵的管理显明祂在我们里面的运行,一步一步的踏实往前。随着年日的增加,我们的生命也长成。直到有一天我们站在祂面前,基督就成了我们的奖赏。

效法追求要得着基督的弟兄们

  圣灵使用保罗交通了他个人对基督的追求,就把这追求基督的劝勉的范围扩大。追求得着基督确实不是保罗个人的专利,而是所有蒙恩得救的人所该作的。因为神不是为保罗一个人预备了基督。基督乃是神为所有同得救恩的人预备的,所以不仅是保罗一个人要追求得着基督,每一个蒙恩得救的人都要一同追求得着基督。

  “弟兄们,你们要一同效法我,也当留意看那些照我们榜样行的人”(三17)。神把保罗放在弟兄们当中,也把提摩太和以巴弗提放在神儿女当中,更把许多清心爱主的人放在历代的教会当中。神把他们的见证作为我们的榜样,激发我们追求主的心。神把基督赐给他们,也把基督赐给我们。神并不偏待人。他们是怎样的得着基督,我们也是怎样的得着基督。所以保罗提醒教会要效法他,效法那些追求要得着基督的人,他们如何走在要得着基督的路上,我们也该如何的走在这追求主的路上。

  圣灵那么严肃的提醒我们,因为我们是被主分别出来了的人,所以不要效法世界的风气,要认定我们那属天的身份,和我们所有的属天荣耀的指望。基督徒一般的缺欠是不认识自己的本相,也不认识自己蒙恩的地位。不认识自己的本相,就不会脱离愚昧无知。不认识蒙恩的地位,就漏失神的恩典,转向与世界同流合污。这些都为自己制造出许多的亏损。所以神把一些作榜样的人摆在我们面前,叫我们去效法他们,他们所能的,在神的恩典中,我们也一样的能,因为神喜欢我们照那些榜样行。

属地的人行事的本质

  属地的人活在这世上,没有指望,也没有神。因此他们没有一个是例外的,都是拼命为地上的生活去钻营,要在短促的几十年的时日中尽量的为自己寻求快乐,满足人肉体的情欲。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三1819)。圣灵为属地的人作了这样的写照,并没有一丁点的过分,因为世界人的本质就是这样。追求自己的满足乃是世界的样式。

  基督徒学着世界人的样式是十分不合宜的,和神儿女的身份不相称。活在地上没有指望的人,不能不以自己为生活的中心,因为他们的年日不多,又看不见永远的前途,他们把整个心思放在自己身上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若不抓着今生的日子,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以自己为中心活着的人,自然的就是把神从他们的心中排挤出去。只要有一点神的念头还存在心里,人就不敢放肆。人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不能让神来管理他们,所以人要与神为敌,人要拒绝基督和祂的十字架,人宁愿接受将来的沉沦也不肯放弃现今的罪中之乐。

  活在世界中的人只看见今生,而看不见永远。这一个近视的光景,催促人为自己争夺今生的好处。他们以属地的事物作为满足,他们只看重人的荣耀与权势,他们可以不择手段来作成他们的愿望,对犯罪的事没有反应,也不以罪为耻,反倒以犯罪作夸耀,让属地的事充满在他们的心思里。基督徒若是学着他们的样式去生活,那是十分得罪主,并且是加倍的亏缺神的荣耀。

在救恩里的人的指望

  圣灵在还没有指出腓立比教会的难处以前,祂先把神的儿女带到指望中。让神的儿女切实的认定我们在基督里的所有,叫我们不作舍本逐末的事。“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祂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祂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三2021)。何等荣耀的事实!是神在基督里为我们预备的。我们就是按着字面读出来,我们的心灵也要大大的跳跃。

  我们的身份是天上的国民。我们现今虽是活在地上,但我们永远的家是在天上。谁能有资格到天上去呢?只有我们这些蒙神救赎的人才能到天上去。神悦纳了我们,祂不定我们的罪,祂接我们到天上,叫我们在天上承受产业。天成了我们的居所,我们的心就不停留在地上的一切。我们的前途不在地上,而是在天上,所以我们的指望是在天上。有一天,主耶稣要从天上降临,把我们接进荣耀里去。这才是我们的指望,这指望所带来的荣耀永不过去,也永不衰残。

  人是以人所作的来满足自己,神的儿女却是以神的所作为荣耀的盼望,所以不期待人中间的高位与权势,而是要得着神自己作我们的荣耀。现今越多寻求神的荣耀,那日就要更多的得着神的荣耀,并且更多的彰显神的荣耀。当神的荣耀在我们身上显出的时候,我们卑贱的身体就要起变化,从会朽坏的变成不朽坏的,从会衰败的变成不能衰败的。复活的基督是怎样,我们在复活的大能里也是怎样。外面的形像是荣耀,里面的性质也是荣耀,一切都是荣耀的。

  我们要确实的认定,基督就是我们从神那里所得的荣耀的内容,这一切在主再来的时候,都要成为事实。如今是我们的盼望,那日就成了我们的眼见,这原是神起初的安排,人的失落使神的安排延后实现。虽然神似乎是走了一次很大的弯路,但终竟神把起初的安排恢复了,也执行了。神起初要人成为祂的荣耀,主再来时,人果然成为神的荣耀。神起初就命定人要与神合一,人进入基督里又住在祂里面,人就与神合一了。神是我们的荣耀,是我们的指望,也是我们的奖赏,我们所有的追求只该集中在祂的身上,而不是在属地的事物上。── 王国显《要在主里同心──腓立比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