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章               要在主里同心

 

(四19

  圣灵使用保罗追求得着基督的经历,向腓立比教会说了许多话,也向众教会说同样的话,要叫神所买赎的人都把心思转向基督,不再给属地的人、事、物捆绑,也不让属地的事物对属神的人发生限制的作用。圣灵说了这些话,为要使听见的人向神敞开他们的心,因此圣灵把话题触摸到腓立比教会的难处去,使他们不是在飘浮的心思中去欣赏基督,和追求得着基督的人的经历,而是很具体,很实际的把自己放在基督荣耀的光中受对付。如果没有实际的受对付,所听见的话就成了宗教性的道理,只有实际的接受基督荣耀的光照和对付,人才真真正正的享用基督,并得着基督。

站稳在主里面

  触摸到实际的难处的时候,人都是感觉到不是味道的,因为人的天然总是使人坚持己见的,也是只看见别人的都错了,只有自己的才是对的。圣灵不与人争辩谁对谁不对的问题,祂只是提醒人留意自己是站在那里。人的地位站对了,就盖过了谁是谁非的问题。人的地位若站得不对,必定是钉牢在谁是谁非的问题上。

  人的天然是非常的倾向是与非,并对或错的结论上,这或许就是人的正义感的功用。但属灵的事却不是这样。这并不是说属灵的事没有标准,属灵的事是有标准的,并且那标准是很绝对的,也是很高的,远超过人的是非衡量的根据。属灵的事的标准是根据人站在那里思想,站在那里作事;事情作过以后,他又是站在那里。我们回想人在伊甸堕落以后,神向人所说的第一句话:“你在那里”(参创三9)。神所要看的就是人站在那里。我们站在自己里去想,去作,神就不能说那是对的;我们作成一些事以后,却不敢站到神面前去,神也不能说那是对的。属灵的事的标准乃是神的自己。在人的经历上来说,那就是我们站在那里;是站在神那里,还是站在神以外。

  意气的争辩没有用处,言词上的优势也没有用处,许多人的同情也一样不发生作用。要紧的是人必须要在神面前站得住。人站对了,他就少有机会走进错误里。人若站得不对,随处随事都会成为他的陷阱。人怎样才能站得对呢?首先是要这个人对,对的人虽然也会作错事,但他不会坚持自己的错,神的光一照明,他就回转。大卫就是这样的人,他犯了许多的错误,但他每次都从错误中出来。不对的人永不认识并承认自己的错失,所以对的事交到他手里,也在他手里变成错失,扫罗就是这样的人的代表。所以人要站得对,必先要这人在神面前活得对。

我的喜乐和冠冕

  人在神面前活得对,就得根据那人是如何的认识自己,并如何的认识神。人有了准确的认识,就在神面前活得对的学习上踏出了准确的第一步。人的自己是很复杂的。要完全的认识自己并不是三两天的功夫就可以解决,而是要穷我们一生的年日才能透切的了解。要等这么长的日子,我们也没有多少年日可以在神面前活得对了。因此圣灵把最主干的一件给我们挑明出来,藉着这一点来检察我们是否活得对。

  “我所亲爱所想念的弟兄们,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四1)。从肉身的关系说,保罗和腓立比人并没有什么亲属的关系。保罗是犹太人,腓立比人是外邦人。从律法的观点来看,保罗绝不可以和他们在生活上有来往的,他们彼此之间都该是陌生人。如今保罗却称他们为“我所亲爱所想念的弟兄们”,这个变化太大了。腓立比人不单是保罗所亲爱所想念的,并且还成了弟兄,打破了种族的观念,超脱了血统的联系,还进一步成了亲密不可分的弟兄。这个新关系的形成完全是根据一同在主里面的事实。这关系比血缘的关系还来得亲密。保罗是这样的看腓立比人,腓立比人也该这样看保罗。腓立比人若能这样的看保罗,他们就是已经超脱世俗的束缚了,因为保罗是超脱了世俗的束缚,才会这样的从心里接受腓立比人。

  世俗的兄弟关系是基于相同的血统而来的,在主里面的弟兄关系也是基于同一的生命而建立的。血统是可以造成许多的独立个体,生命却是把许多的个体联结成一个整体。是生命的凝聚产生了弟兄们当中的彼此亲爱和想念,使个人在整体中不再强调个人,而是关心整体。不仅是在口头上承认弟兄,也在实际的生活中承担弟兄们的重担,感应弟兄们所有的感觉。

  保罗往下说的话更有意思:“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这不是说保罗要依附腓立比人的权势,事实上腓立比人在人中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权势可以让人依附。保罗这话的意思是:他们若是在神面前活得对,他们就是他的喜乐,他的冠冕。问题就出在这里,人必须要看见在主里面的事实,那么保罗是谁呢?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为什么要作他的荣耀和冠冕呢?人若是看见了在主里面的事实,他们就欢然的作保罗的喜乐和冠冕,这实在是对自己的一个大突破。

  往深一层去领会,腓立比人能成为保罗的喜乐和冠冕,因为他们在要追求得着基督这事上满足了神的心意,也同时说明了保罗在他们中间所作的工并没有落空,而是结出了果实来。神的工人和教会都一同满足神的心意,这确实是可喜乐的事,更是叫神得荣耀的事。神把教会的成长作为喜乐和冠冕赐给保罗,这不单是保罗的荣耀,也是教会的荣耀。这个荣耀能否显明出来,全在乎人能否超脱自己,使他们可以在神面前活得对,好显明他们站对了地位。

你们应当站立得稳

  站对了是美事,但必须要站稳该站的地位,并且要继续的站下去。“我亲爱的弟兄,你们应当靠主站立得稳”(四1)。“靠主站立”说出站在那里,“站立得稳”说出怎样去站。这是两个不同的内容,两个内容都需要准确,只要其中一个不准确,就使全盘都成了不准确。所以圣灵在这里是用命令的语气来说出,“你们应当靠主站立得稳”。这就显明这事是极其严肃的。

  “靠主站立”的原意是“站立在主里面”。这是站在那里的问题。站立是对的,但必须要注意站立在那里。站立的位置不对,就是有了站立的姿态,那站立还是不对的。当教会接受外来的势力冲击的时候,这站立的位置更显得重要。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冲击,是来自宗教的也好,来自政治的也好,来自世界的其它管道如文化、风俗、科学、种族……等都好,这些都不是问题。该注意的事实就是我们究竟是站在那里。只有站在主里面,我们才算是站对了地位。

  从得救的那一刻起,我们是已经进到主里面,这是神恩典所作的工。现在圣灵说,“你们要常常站立在主里面”,因为经文的原意是很重的显明“常常”的要求。我们蒙恩得以进到主里面,但是我们的实际生活却不一定是在主里面,我们常是喜欢跑到主的外面去生活。主知道我们的弱点,所以命令我们说:“要常常站在主里面”。是主的命令,我们就当加倍的留意,不叫我们跑到主的外面去。怎样才能知道我们是否常站在主里面呢?感谢主,藉着神真理的话的光照,和恩膏的教训的引导,就是圣灵在我们生命中所显明的平安印证,我们就知道我们是否常站在主里面。

  接上去的就是怎样常站在主里面。我们是可以在主里面站立一下,然后就溜开了,过一会,又回来站一下,再溜走,又回来,如此循环下去。这也可勉强说是站在主里面,因为站的次数确实是很多的。但这不算是常常站在主里面,因为“常常站”并不是又站,又坐,又溜开,又回来站这样的循环不息。而是继续不住的站在主里面,站在原来的位置不离开,这才是常常站。所以经上的话是这样说的:“你们要常常在主里面站立得稳”。这命令明显有两个要求,一个是站在那里,“在主里面”就是答案。另一个是怎样站,“稳”就表达了它所要求的内容。不管发生了什么变化,就是不离开“在主里面”这个位置。这就是“稳”,就是答复了怎样站的要求。

“你们应当如此在主里面站立得稳”

  若是照圣经的原意,把中文圣经漏掉的一个意思再补进去,我们就看到了这命令的第三点要求。照着原意,这句经文要加上“如此”两个字,就是“你们应当如此在主里面站立得稳”。这个如此不仅是指出站立的姿态,并且更是指明怎样站的内容。这样一来,关于站立这件事一共有三个要求了。一是站在那里,其次是怎样站,再有就是站立在所要带出来的结果上。这三样都准确了,整个的站立就准确了,主的命令在我们身上也就成全了。

  “如此”是指着什么说呢?毫无疑问就是指着上文说的。在主里站立得稳,是为着叫神的教会成为作神工作的人的喜乐和冠冕。每一个人的站立都有这样一个眼睛可看见的目的。我们若是叫作工的人担忧,圣灵也一定在为我们担忧;我们不能成为作工的人的冠冕,定然是我们并没有走在主的心意里。因此从真理的原则上来说,这个“如此”就是不离开基督作目标而转向人。或者更广义的把握着基督的所是和所作,作为我们持守的见证内容。毫无疑问的,这样的持守,或是这样的跟随,结果一定是神的儿女成为作神工作的人的喜乐与冠冕。现在不能叫作工的人喜乐,那天也不可能在主面前有喜乐。如今不能让神的荣耀与权柄显出来,那天也不能分享主的荣耀与权柄。

  许多人都羡慕“如此”所包含的内容,但光是羡慕是不够的,必须要把这羡慕成为实际的行动,从心意进入实际。圣灵是使用保罗说话,保罗说的也就是圣灵要说的话。从保罗说出这话的实际光景来看,保罗和腓立比教会的属灵关系实在是好,美得使人不能不低头敬拜神。这话虽是一个劝勉的命令,但却是有实际的根据的。若不是腓立比教会愿意成了保罗的喜乐和冠冕,保罗是说不出这样的话。若不是保罗盼望腓立比教会能成为他的荣耀和冠冕,他也不会向腓立比教会说这样的话。现在保罗是说了,圣灵也印证了。这就显明保罗的心意是对的,教会的心意也是蒙悦纳的。这些对的心意都该进入实际的生活里,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应当如此在主里站立得稳”。腓立比教会该听从这话,众教会也该听从这话。

要在主里同心

  弟兄们一同站稳在主里面,众人的心思里只有基督,只求满足基督的心意,就不该有弟兄彼此间过不去的事发生。若是有这一类的事发生,就显露了教会在主里的学习仍旧是太幼稚,人的活动在教会中的成分还是太重。腓立比教会有这样的困难,所以圣灵藉着保罗说了许多的话,要使教会脱离这样的难处。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弟兄们是组成这身体的肢体。身体会给个别的肢体有保护,而个别的肢体不要成为身体上的破口,也不要给身体制造难处,这就是身体的正常操作。教会最好是不要有肢体间的难处,但不是每一个肢体都是成熟的,所以很难避免没有难处。教会发生难处不一定是坏事,有些时主也允许教会发生难处,好把该拆毁的拆毁掉,使教会得着造就。只是在难处发生时,教会如何同心仰望主的怜悯,使难处变成造就的恩典。不容让难处使教会受创伤,叫神的见证受破坏。

  因此,教会发生难处时,首先要注意恢复同心。不管是什么类型的难处,总是从人看人那里开始。众人都看基督的时候,众人的心都停在基督的身上,彼此间根本没有条件发生不和谐的事。人的眼睛什么时候看着人,什么时候基督徒就变作世俗人。世俗人怎样的争夺权与利,这些基督徒也在争夺权与利。事实上,在教会中有什么权利可争的呢?但是人的肉体就是这样,不为权与利,也要为争一口气。人的肉体一发动,神的见证也就抛到九霄云外去。

  要恢复同心,必须回到主里面,每一个人都肯放下自己,每一个人都把心转向基督,每一个人都承认只有基督是主,我们不过是仆人,是接受神的权柄的人。即或是别人跟我过不去,我就仰望主的怜悯与扶持,不把顶撞放在心上,也不在心里记恨弟兄。人里面要接受这个事实,凡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至少也是经过主允许的,为要叫我得益处。每一个人都存这样的心,教会的同心就不会出现破口。教会的同心是主所看重的,我们可不能把它看作小事。

腓立比教会的具体难处

  腓立比教会究竟发生了什么难处呢?“我劝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里同心”(四2)。这两个姊妹的不和睦,就把难处带进了教会,给教会制造了破口,再加上撒但在背后的煽风点火,“结党”,“贪图虚浮的荣耀”,不再“意念相同”,也不再“爱心相同”,原来有的“一样的心思”没有了,“一样的意念”也不见了。留下来的只是心灵沉闷,不能喜乐,没有办法再喜爱那美好的事。腓立比教会已经临到见证销毁的边缘了。

  这两个姊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严重的不和呢?圣经没有明说,但是从这两个姊妹的职事上,我们该能从其中了解一点。保罗说出,“因为她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四3)。也就是说,她们曾是保罗的同工,并且是有一点恩赐的同工。问题恐怕就是出在这里了。有恩赐的人而没有实在的受过十字架的对付,这样的人本身就是难处。两个这样的人碰在一起,那难处就要更大。

  没有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人,恩赐就成了他们分争结党的本钱。人的天然都是要自己为大,不容许别人越过自己。所以恩赐不相同的就互相排斥,恩赐相同的就彼此排挤。这两个姊妹的恩赐是相同的,都是传福音的恩赐,有不少人是因她们的服事而得救。人的天性是喜欢评比的,别人会以她们互作评比,她们私下也会拿自己和另外的一个人来评比。这样的评比自然会比出肉体来。这人心里气愤众人尊重自己及不上尊重另外一个人。那人心里又嘀咕众人对自己的爱心远不如给另外那一个人的。这人又觉得自己的工作能力强,那人又觉得自己的工作成绩高。久而久之,就从心里的一点不佩服变成表面的起冲突。圣经虽是没有明说她们出事的原因,这些话都是推想出来的,但却很可能就是那时的事实。因为人一落在肉体里,一点n毛蒜皮的事都要扩展成大事,不是这一点出事,就是那一点出事。

  更糟的是问题不仅是局限在她两个人身上。因着她们有恩赐,在工作上就产生了一些跟随她们的批众。(不落在肉体里就不会有跟从人的批众。)批众一出现,彼此间的对抗也就扩大,无聊的传言更加深彼此间的裂痕。教会不濒于分裂,也要落在灵里的散漫与昏沉。基督不能在教会得安息,教会也落在属灵的混乱中,外面还好像是平静,里面却是像快要爆发的火山。这该是那时的腓立比教会的难处。

恢复在身体里的和谐

  教会发生这样的纷争绝不是一件美事。这样的事所以会发生,基本的原因是基督的权柄没有受到人的尊重。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在地上彰显基督的荣耀与丰富的器皿。每一个心里爱慕基督,又向往神的见证的人,都不愿意看见教会落到这种光景里。因此保罗就把圣灵放在他里面的负担交通出来,他对腓立比教会清心爱主的弟兄们说:“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这两个女人”(四3)。保罗劝两个姊妹要放弃成见,不让心里再存着嫌隙,要积极的恢复起初的同心。他也同时提醒教会要显明身体扶持的功能,帮助姊妹们脱离肉体的束缚。弟兄们的扶持、劝勉、安慰,甚至是责备,只要是在爱心里作的,都能把姊妹挽回过来的。

  我们留意“真实同负一轭”的意思。同在一个轭的底下,就是一同背负神的见证。圣灵把众人的眼睛带回神的见证里去,叫众人再次想到神自己的名。当我们落在肉体的活动中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是看重自己过于神的,甚至是只有自己没有神。神的名受羞辱可以不管,自己的那一口怨气出不来就不答应。这是我们的本相,一点也没有形容过份。我们非常容易忘记我们是与弟兄们同负一轭的,我们的眼睛只看着人,特别是看以为与自己过不去的人,难得抬起头来看看神。神让我们再去想想同负一轭的事实。我们这此人都是印上了神的名字的,都是神摆在地上的见证人;我背负着神的见证,他背负着神的见证,你也是背负着神的见证,我们都不是为自己活着,而是为着神的名活着。所以我的一口气是小事,神的名蒙羞是大事,我不能因求自己的舒畅,而使神的见证受损害。

  既然是在同一个身体里,就该有使肢体得益处的功用。当教会里发生难处的时候,而众人的身体的感觉又不那么强的时候,通常就会发生两种的倾向,一种是置身事外,另一种是以打抱不平的面貌出现,而实在是在作着煽风点火,在火上加油的行动。两种情绪都只有使难处加深,而不是使人得益处,因此必须要进入身体的感觉。保罗请他们去帮助那两位姊妹,在帮助两个姊妹以前,他们必须先进入身体的感觉,把难处作为自己切身的事,自己并不是站在第三者的立场上去调解,去分辨是非,而是把众人带进身体的感觉里,带到作头的基督那里,叫众人不再争辩是非的问题,而是一同寻求恢复神的见证的路。

名字记在生命册上的人

  保罗劝勉那两位姊妹在主里面同心。人肯回到主里面去,就不可能不同心的。人看见了主的面,就不可能再保留自己,只有看不见主的面的人才会强调自己。这也正是上文清楚的指出,人站在那里为何是那么重要的原因。保罗提醒她们要回到主那里去,因为她们是主所买赎的人,她们又是事奉主的人,所以不回到主那里去是很不合宜的。她们什么时候回到主那里去,就在那个时候,不同心的事就要停止。恢复同心的关键,全在于肯不肯回到主那里。

  回到主那里去并不会使人作难,不回到主那里去才叫人感到为难,因为她们都是主的人。保罗提到这两位姊妹曾是他的同工,并且还是革利免的同工,也是其它与保罗一同作工的弟兄们的同工。提到这些弟兄们的时候,保罗就说,“他们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四3)。这一面是说这些人是有主的生命的,同时也是说出他们是在生命中事奉主的。这些弟兄们与主有这样的关系,这两位姊妹也与主有同样的关系。既然是在生命中事奉主的,为什么还要坚持着主以外的事而失去同心呢?这是极大的提醒。

  在生命中事奉,也就接受生命的丰富作享用,并接受生命的荣耀作赏赐。这生命的丰富和荣耀就是基督,也是神定意赐给我们的。我们从神手中接过的这些奖赏,是属地的事物无一可比的。回到主的面前,再没有人要斤斤计较属地的事物了。人的心思都集中到基督的身上,同心就给恢复了,教会的难处也过去了。弟兄们总要记得,我们的名字是在生命册上的;生命册上有名字的人,只要追求生命的丰富,不要追求与生命无关的事物,免得生命受压以至于萎缩掉。

信靠负责的主

  个人的难处也好,教会的难处也好,我们若是单看外面的现象,我们定规是提不起信心来的。因为我们的眼睛若是不看主的话,难处定然是要在人的心思中膨胀的,那怕它原不过只是一点点,也会使人感觉力不能胜。因此在面对着难处的时候,我们要学习靠着主跨过难处,不容让难处阻挡我们往前行。我们要看准,所有属灵的难处都在主的管理下,若不经过主的手,难处不能临到神儿女的身上。不管那难处是出自神的造就,或是神的管教,甚至是出于撒但的攻击,主若不许,就不能有一丁点的事会发生在属主名下的人身上。

  主的话明明的向我们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八28)。主既这样明说,神所买赎的人就当学习在难处中取用主的恩典,吸取从主来的供应,学好主要我们学的功课。腓立比教会的难处是严重的,从外面看是失去合一的心思,从里面看就是不能在生命中有交通。在生命中不能有交通,结果就是闭塞了神在教会中运行的通道,这样就会给教会制造极大的难处,也破坏神在教会中的建造。

  腓立比的教会虽有这么大的难处,但作教会的头的基督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教会,把腓立比教会的灯台挪移。祂仍旧提醒弟兄们要回到主的面前,信靠祂的负责,也在祂的面前接受光照。众人一同恢复站在该站的地位上,重新让基督在教会中作头,使祂荣耀丰富的供应再显明在教会中,叫主的喜乐再次在教会中涌流。

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

  保罗在上面已经一再提到腓立比的弟兄们要喜乐,并向他们指明,要回转到主里面去恢复喜乐。现在既然把他们失去喜乐的具体原因点明了,就更明显的告诉他们说,“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四4)。他们不单要有喜乐,并且还要常常喜乐,不可以有一个时间失去了喜乐。生命丰富的人是不能忍受失去喜乐的,那怕是一段短短的时间,他们也忍受不了。因为失去了喜乐,就如同生命受了窒息,谁也受不了的。

  圣灵这样反复多次的提及要喜乐,藉着喜乐来验印基督徒与基督的正常关系,让腓立比的弟兄们能用一个严肃而准确的态度去面对教会的难处,不要让难处再拖下去,把教会的见证也拖完了。不能喜乐就要找出原因,喜乐不来就赶紧回到主里面。这才是正确的态度,这才可以恢复教会正常的功用,让教会多得着基督的丰富,多享用基督的丰富。

  从腓立比教会的难处回到主里面,便牵扯到在人与人的关系上受对付,这是最不好处理的事,也是最不容易处理得好的事。但这是属灵的问题,是生命的问题,出了事的人原是可以活在身体中,并没有互相排拒的条件,只要回到主里面,难处就会停止。所以保罗很严肃的表达了主的心意:“我再说,你们要喜乐”。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都好,必须要恢复喜乐,不能让产生难处的原因继续存留在弟兄们中间。

主是在近处的

  怎样才能回到主面前去呢?这在要实行的时候首先所遇到的问题。这是方法的问题,也是心思与认识的问题,但关键却是在人的身上。人要看见主,不要再看自己,也不要再看人。“当叫众人知道你们谦让的心,主已经近了”(四5)。一面是人活得对,另一面是看见主。这是一件事的两面,人若看见了主,就可以活得对。人若是活得不对,就定规是看不见主。

  谦让就是不求自己被高举,也不接受人对自己的高举。难处既是从不肯谦让开始,人就得从学习谦让来作恢复。人不肯谦让就一定是没有看见主,因为看见主的人,他不能不谦让,也不敢不谦让。在主的荣耀丰富的大光中,谁还敢看自己比别人强呢?看见了是主作我们的奖赏,谁还敢夸自己的所有比别人更有价值呢?谁都不能再自夸,要夸就只能夸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基督在人身上显大,人的狂傲也就下去。

  人在主面前谦卑下来,他立刻就发现一件奇妙的事,就是主竟是这样的靠近他。“主已经近了”的原意该是“主是在近处的”。人给自己蒙蔽了眼睛的时候,他所看见的只是自己,他不会发现主就站在近处看着他的,所以就更放肆的张狂。一旦眼睛明亮了,他才看见主是站在那里看着他的。其实主就住在我们里面,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祂的鉴察中。

  另一个意思更宝贵,就是说,我们的主是那么的靠近我们,祂的自己是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享用的。有了主作我们的享用,那比任何属地的事物都更有福,也是更贵重。那里还需要为自己出头,去作你争我夺,和尔虞我诈的事情呢!事实上,没有任何属地的事物可以代替主,任何的代替主的事物只能带给我们亏损,那何必要放下主而去追求主以外的事物呢!主实在是近的,祂在我们的旁边,也在我们的里面。有了祂,我们对属地的事确实是无所求。我们只愿意活在祂面前,不甘心离开祂而得着地上的好处。

将所要的告诉神

  心思不放在属地的事物上,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累着我们的心,叫我们失去喜乐。“应当一无挂虑”(四6)。主既是我们的一切,我们就什么都不缺。即便有时好像感觉有缺欠,那也是主给我们经历祂对我们的一切都负起责任来的机会,叫我们更多的认识祂,更完备的知道祂。

  没有一个重担是重到一个地步,是我们的主担不起来的,祂是“天天背负我们重担的主”(诗六十八19)。又是应许我们可以把重担带到祂那里去,祂就使我们得安息。因此,每一个难处都可以带到祂那里,就像腓立比那样难担的难处都可以带到祂那里,祂都能卸下我们的重担。“只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四6)。人的重担能不能卸下的关键不在于神,而是在于人肯不肯告诉神。人肯告诉神,神就为人卸下重担。神的话既是说凡事都可以告诉神,就可以放心告诉神。信心不够强的就祷告,就祈求,信心足够的就预先感谢神。只要能告诉神,神就有路给人卸下重担。

  祷告的内容偏重与神交谈,祈求的内容重在向神有所要,感谢是因神所作而有所献。但不管是怎样的方式,只要把事情告诉神就好了。人告诉了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四7)。神是信实可靠的。我们所要的是对,祂必成全;我们所要的不对,祂会打岔。虽然是打岔,但祂却使我们在祂所赐的平安里,欣然的走过来。祂不会使求告祂的人越过祂的道路,祂只要看见人活进基督里,祂是可信靠的主。

还有未尽的话

  为了把两个不同心的姊妹带回合一的见证里,也把教会的难处结束,圣灵藉着保罗说了许多的话。这些话都是从不同的角度,把人的心思带向基督的所是和所作里。教会究竟不是地上的一般社团,在教会里不是显露个人的才华与抱负,也不是去追逐人间的名和利,乃是在其中追求认识基督,和高举基督。只有基督的显大才是教会见证的目标与内容。离开了基督,教会就只有剩下一副空架子。

  保罗所追求的是基督,历代清心爱主的圣徒们所追求的也是基督。虽然他们因着人本性上的限制,不能在他们一生中活到圣洁没有瑕疵的地步,但是他们里面就是渴想着这样的结局,也在信心中支取了基督作他们的一切的恩典。因此,个人的得与失并不是他们所看为最重要的,得没有增加他们什么,失也没有减少他们什么。因为地上的人、事、物的关系变动,丝毫不能影响他们与基督之间的实际。只要基督的显大不停止,世界的事物对他们就没有真正的意义。

  腓立比教会的难处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所以要使这样的难处停止就需要更多的恩典。只是人在昏蒙当中,可以接受许多有关基督的认识,而实际上却看不见基督。因此,保罗把圣灵要他说的话说过了,他里面意犹未尽,巴不得腓立比教会能尽快脱离难处。所以他把话题又转到人的身上,但不是转到一般人的身上,而是转到所有清心爱主的人身上。人看不见主的时候,总还能看见人。说实在的,人还是喜欢看人,尤其是落在昏暗中的人更喜欢看人,好在人的身上找到可以贿赂自己良心的理由。为此,保罗就让他们去看人,也指出他们该看的人。

这些事都要思念

  “弟兄们,我还有未尽的话。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四8)。对于人的倾向,谁是或谁非并不是最重要的。人都喜欢注意是非的问题,但圣灵却让人去注意在神眼中的评价的问题。人可以满有理由去支持个人的主张与倾向。若是这些事物在神眼中的评价是低的,人所恃的理由再好也是空的。

  总要去想在神眼中看为对的事。神看为对的事,圣灵要给它印证;神看为不对的事,圣灵也会给它显明。人不能推诿说不知道,谁敢说失去喜乐是对的呢?谁又敢说弟兄们不同心是美事呢?又有谁能说不再以基督为目的是正确的呢?在教会中分争结党,谁有勇气说这些事是应当受到鼓励的呢?只要在神面前多去想一想,我们就知道我们所该作的事。

  不单是知道什么是该作的事,并且进一步去想活在这些该作的事上的人,他们能持定基督,他们能克服给惹动的肉体,他们能为得着基督而轻看万事,连生命也可以为主交出来。他们也是从亚当的族类中出来的,与我们一样。因此,他们所作的就成了我们的激励,也指出了我们该作的选择。总要记得主说过的话:“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太十二4042)。每个人要承担自己的事,别人的软弱不能成为我们的借口,别人的成功也不能减轻我们的亏欠。因此,要多多的去想神看为美的事。

你们都要去行

  光是去想还不够,还要实际去行。“你们在我身上所学习的,所听见的,所看见的,这些事你们都要去行。赐平安的神就必与你们同在”(四9)。保罗实在是个好榜样。他不是只叫别人去想,他是自己先去想;他也不是只叫别人去行,他是自己先去行。他提醒教会去行的,是众人都可以看见他正在行着的。把所相信的活出来,那就是把神的见证显在人的眼前。人实际的去活了,神的心意就显明了。人实际的去对付了自己,神在教会中的运行就有路,神就给众人看见。反过来,那就是堵了神运行的路,损害了神的见证。因此,实际的把所信的活出来是必须要作到的。

  不要光是欣赏别人活得好,也不要批评别人活得不够好,要紧的是自己要去活。自己不去活,别人活得好与不好都与你不相干的,别人怎样活自有主去审判。请不要忘记,我们自己也是要向主交账的。保罗的心为教会焦急,他心里的未尽的话,实在是巴不得教会都能得着神在基督里召人去得的赏赐,而赏赐的另一面就是亏损,所以他也巴不得教会能脱离亏损,只是现今不脱离亏损,那一天就不能脱离亏损。

  神是赐出人意外的平安的,但人必须是配得平安才行。人不配得平安,就只能得着从脚上跺下的尘土。因此,把一切告诉了神以后,也就是照神所给我们看见的去活。活在神的喜悦里,“赐平安的神就必与你们同在”。出人意外的平安也就来到,失去了的喜乐也因而恢复了。对主眼中看为美的事,要去思想,要去行,平安与喜乐也就在主里充满我们。── 王国显《要在主里同心──腓立比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