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生根建造

 

经文:歌罗西书26-7

  哥林多后书三章十六节所说的: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着自由。神的灵我就得着自由。我不能忘记的是: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每一次到了礼拜天他就夹着他那本老旧的圣经去教会,走到哪里人家就看就知道礼拜日他是要来做礼拜的。若有人问他今天是礼拜几?他说今天不是拜鬼,我们是拜耶稣。很有意思,他很享受,因为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这使他有自由。所以成为神的子民就是一件很喜乐的事,因为神就是爱,在爱中是没有惧怕的。

  可是我们经常教孩子使他只知道惧怕,我当校长的时候,有一次到了九点多,一个家长才带了个孩子走进校门口,我就问他:怎么那么晚?他就说今天王爷巡境,正好巡到他家,他就想先让孩子去拜拜再上课。我又问他:你为什么让孩子去拜拜呢?他说:人家都这样,我也这样。。我后来带小朋友进去,她又一面哭。她说:校长我好害怕。我赶快停下来问:怕什么?。校长我不敢看那些神,那个神有高有矮,舌头还伸出来的,好可怕。我说:,那不是神哪,真正的神是爱不叫妳害怕的。到了放学时家长来接,他说:校长啊!今天拜拜,请你下班来吃拜拜。我对他说:你教坏小孩,你怎么让他拜拜,那些又黑又高又低舌头伸出来的偶像让她做恶梦,她还以为那是神你竟然使那不是神的神来吓她,来让她在害怕中成长。这家长说:人家都这样,而且我在乡下也有一亩田也要求一下,使这亩田能够丰收。也希望能再生一个男的。我认真地告诉他说:你所求的你都会求不着。因为圣经中雅各四章第三节:你求得不着因为你妄求,而且还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我们已是高就学率的国家,信仰如此高度自由的国家,可是宗教却如此无知。宗教是与神合好,我们什么都与它和好,像石头也跟他和好,大树也跟它和好,宋七力也跟他和好,我们已是高度经济发展的国家,但面对宗教竟然如此无知。

  我有机会去北京大学演说的时候,很好奇地问系主任说:你为什么要请我来,你们不是无神论吗?马克思不是说:宗教是心灵的鸦片,你们为什么还要成立宗教学系呢?原本北大是个思想很自由的地方,五四运动是他们搞的,六四也是,他告诉我说:二十一世纪是人心里空虚的时代,可以预期到人民需要更多宗教,我们为了给下一代判断宗教的能力,就成立宗教学系,请你来发表论文。我很感动,他们已经预期下一世纪是宗教狂热的世纪,所以今天要给孩子判断宗教能力。

  我们的教会开在小区又叫牧邻,虽然大家都知道传道很好,同工很好,在此出入的都是好人;可是要他走进你们这个门有何等的难,人很奇怪纵然隔壁也不会来。人心真是像所罗门王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开端。人要懂得敬畏神才有智慧,智慧叫不认识神的人可以敬畏祂,智慧使基督徒可以遵祂而行,这是很重要的,真正的福音是求祂的国降临,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而且要在主里生根而建造。圣经要我们学习的是落地生根,他这样地传福音造就了北台湾福音非常好的基础。如果不生根来建造,那样是不稳不管是多大的党,你只想落叶归根那样也会倒掉,圣经要我们生根建造,现在教会马上要建造。你们每个人有份于生根建造,神会祝福的。我有机会走过许多教会,从来没有教会是有多少预算做多少事,而是信心有多少,祂就成就多少,神要看你对祂有少信心,借着生根建造的祷告而来,你才会懂得生根建造,我们才能够遵祂而行。

  我们不但要生根建造,还要用诸般的智慧来传扬它,并且要把人完完全全地带到神面前。一个教会的组合本来就是诸般智能的组合,神要用我们不同的智慧,在主名下用生根建造来回应神。有一件事我不能忘记,我经常有机会在台北很大的教会讲道,我习惯提前一点到,在聚会前先上个厕所,那天有个欧巴桑在打扫,扫完才让我进去。我说她扫,得很干净,他说这只是尽本份。等聚会完,牧师才介绍她是某官员的太太,很有名的官太太竟然来教会扫厕所,我要离开的时候对她说:妳这样在最小的地方服事,这在神眼中看为很重要。这样服事是非常美的,一个官太太她家里有多少佣人,但是竟然愿意在教会服事还如此喜乐。她说:这是理所当然,其它服事我不能做,我想一想这个事工最适合我,是我乐意的。弟兄姊妹用诸般的智慧把人带到神面前,不是靠讲道,而是用各种诸般的智慧各种服事来回应神,神给你的喜乐远比你付出得多。

  我以前有机会到大专团契,当中有一人每一次去都因有人叫他去,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但每一次回来他所付出远不及他所获得的,服事神是很奇妙,不是你付出多少而是你会得着超过你所想要的,这就是用事工来回应神,这样你的生命也会不一样。我在黎明教养院要求我们的老师要以神的生命来教养,所以每天早上八点到八点半都有一个晨更,我们读经祷告或为特定学生祷告,所以我对老师讲:你今天来到学校做的是服事,就像丝瓜布一样先滋润一下,如此就让你的生命不一样。有一天晚上半夜十点多一个漂亮的女老师跑来找我,她说:报告校长,我今天好喜乐。原来是有一个学生三天没解大便,但被她用手挖出来了,她竟然觉得好高兴。

  生根建造就是要行神的旨意,使之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并且用诸般的智慧把人完完全全带到神的面前,我们呢!则用事工来回应爱我们的神,特别是有机会碰到建堂,不是每个人一辈子当中可以碰到建堂,这对你来说是福气呢。我的爸爸过世的时候,我们是在台北为他做追思礼拜外,但是他生前吩咐我一件事:就是要回葬到家乡,要在他以前在家乡聚会的教会前先绕一绕才送到山上,为什么他要回到那个圣教会,因为那个教会他有参与建堂,那时候大家都很穷,但还是努力认献了几排位子,当年他在那里生根建造的教会,我当然要让他回去绕一下。当时那些老朋友都来看他,一直引述当年在建堂时有多辛苦,但后来这些都变成了喜乐的回忆。

  弟兄姊妹们,神给我们机会你可以很火热投入建堂或服事之中,那成为你一辈子的享受,你的心在那里,财宝就在那里基督徒奉献不是义务而是权利,我们需要靠着主信心坚定,生根建造在主的里面,祂开始的工作,祂自己必要成就!―― 黄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