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祷告与宣教

 

经文:歌罗西书四章2-4

 

         这段经文是我个人很喜欢的经文,喜欢的原因是因为这段经文在最近五、六年里,从我的头脑里面变成我的生命。在我当基督徒的二十几年来,我曾听到许多有关祷告和宣教的教导,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好像只把它放在我的头脑里,当作一种属灵的知识。一直到最近的五、六年,我开始认真的祷告,我就发现保罗在这里所说的非常宝贵,特别是祷告跟宣教两者的关系。

         在最近五、六年里,我们的教会派了一位宣教士到泰北金三角附近作福音戒毒的工作。她是一位姊妹,她去的时候,那个地方非常荒凉,可以说杂草丛生,有毒蛇、毒蝎,是没有人喜欢去居住的地方。但是神感动她,就在那个地方买了一个地,因为那地不能种植东西又缺乏水源,所以就很便宜地买到那块地。然后,她就要我们在后方的弟兄姊妹特别为她祷告。我们就照着保罗所吩咐的,恒切地为她祷告。结果,在这五、六年里,我们就发现神的工作怎样透过宣教士以及祷告,在那个地方大大地得到荣耀。譬如,在那里本来没有水源,但是藉由祷告,他们一开挖就挖到了水。他们也开始种了很多东西,不仅种得活,而且长得很多,所以当地的人都觉得很惊讶,说:你们是不是请了农耕队来帮助你们。他们说:我们没有请农耕队,我们请了一个代祷团队,在后方为我们祷告。

         他们那边养猪也养得不好,因为猪都营养不良,所以猪若能生到三、四只就不错了。他们在猪生产的时候,请我们为猪的生活迫切祷告,结果打破了泰北的记录,一只猪可以生到十五只的小猪。我们在后方祷告就非常喜乐,因为看到水挖出来了、看到花长出来了、猪生出来了。

         后来传来一个消息,说她被毒蝎咬到。那个毒蝎只有拇指那么大,却非常毒,一只牛若被叮到就会立刻仆倒在地上。我们的宣教士被这种毒蝎叮到三处地方,就必须紧急送医,因为住得太偏远,送到医院需要花一个半小时,可能在路途中就过逝了。所以我们在后方就为她迫切祷告,很奇妙,送到医院,她也没死,医生为她打了一些针就好了。所以就这样,很多神迹奇事发生在宣教工场。

         五、六年之后,我们再回到那个地方就吓了一跳,因为当初那个地方是个蛮荒之地,没有办法长东西,可是现在却长了很多的芭蕉、木瓜和水果,养了很多的鱼、鸡和猪等等,甚至收容了将近一百多位的戒毒者,还有八十几位戒毒家庭的孩子。

         看到神在那个地方作得很大的工作,我就有很深的感受。我真的有一个很大的感触,教会在宣教一直没有办法有很大的突破或成长,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教会的祷告不够恒切。歌罗西书四章2节说你们要恒切祷告,在此儆醒感恩,保罗在这里是用命令,而不是一种选择,换句话说,我们不是高兴的时候、想到的时候就来祷告,不高兴或情绪不好的时候就不来祷告。保罗说,我们要恒切祷告,是要来遵守的,不是用来选择的。保罗所说恒切祷告又是什么意思呢?它是非常重要的字,是讲到我们在神面前的祷告是一种持续不断,一直祷告下去,到有一些事情发生为止。

         有一次,我去国外参加领袖训练。主日,我到一个教会作礼拜,他们祷告会的名字,我很喜欢,叫做PUSH祷告会:Pray Until Something Happens,就是祷告直到有些事发生,这才叫作恒切祷告。你知道吗?教会的宣教工作不是缺乏策略、缺乏方法或是钱财,乃是缺乏祷告。在过去廿世纪,在全球宣教里面,曾经出现635个非常好的宣教策略和方案,可是到廿世纪结束时,大部分美好的策略和方案是胎死腹中,不是说这些策略、方法不好,也不是说他们没有钱或人才,而是他们没有恒切祷告。所以对教会来说,恒切祷告是很需要学习的祷告。教会的宣教要能够开展,不是我们每天吃饭的时候,简单的祷告几句话就可以的。我们如果看使徒行传,会发现使徒行传里的宣教行动,大部分跟祷告连在一起的,而且这些祷告常常是恒切的祷告、同心的祷告、迫切的祷告、禁食的祷告。你会发现,教会的宣教若要突破,一定要在祷告上下功夫,而且祷告必然是PUSH的祷告,祷告直到有些事发生为止。就好像雅各捉住神说,你若不给我祝福的话,我就不容你去。雅各在雅博渡口所作的摔跤的祷告就是恒切的祷告。

         我相信神要在末后的世代兴起恒切祷告的一种运动,因为神的心是不愿意一人沉沦,乃愿意万人得救。教会的祷告必然是要参与在神的计划里,但是教会如果在祷告方面没有办法恒切祷告,那么就会有很多人是走在灭亡的道路里。所以我们求神帮助我们,让我们从保罗的命令里来学习。

         我们从宣教历史看到,宣教运动与莫拉维亚弟兄会有很密切的关系。回溯到1727年,在德国有位伯爵,他接待三百多位持守圣经真理,不愿意顺从当时天主教的传统。在那里,他们很难和好,没有办法同心祷告。可是,圣灵开始作奇妙的工作,让他们的心越来越柔软和彼此相爱。到了1727年,圣灵对他们说话,要他们为全世界,特别是犹太人的得救来祷告,开始廿四小时的祷告。于是他们顺从圣灵的吩咐,开始一天廿四小时的祷告,弟兄分一组,姊妹分一组,弟兄廿四人、姊妹廿四人的值班,一个人守望一个小时,开始廿四小时昼夜不住且恒切地祷告,这种一天廿四小时恒切祷告居然持续了一百廿年之久。这祷告带来了基督教在许多地方宣教的突破,也让十九世纪成为宣教伟大的世纪,以至于到廿世纪,这种祷告在全球各地不断兴起,所以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廿几个国家里有廿四小时祷告的中心。

         感谢赞美主,神定意在末后的世代,在祂回来之前,祂要兴起一种恒切祷告的运动。正如保罗所说的你们要恒切祷告,在此儆醒感恩,他很清楚知道我们祷告的两个拦阻,第一个就是我们很容易昏睡,第二个就是我们很容易分心。保罗知道我们容易昏睡,所以他说:你们要儆醒!儆醒代表专注和清醒,清醒的人就不昏睡,专注的人就不分心。一个恒切的祷告必然也是儆醒的祷告,等候主再来。感谢主,因着儆醒祷告,全世界的宣教运动必然在主耶稣再来之前带来属灵丰收。我深深相信,我们的世代在主再来之前,祷告会越来越兴盛,属灵丰收的程度也越来越大,因为主不甘心一个人沉沦,乃愿万人得救。所以,让我们来学习怎样让恒切的祷告带来教会宣教的突破。

         一个恒切的祷告会带来宣教怎样的影响呢?从今天的经文中,我们看出祷告会带来三方面宣教的影响。第一,打开福音的门。保罗说,你们恒切祷告,也为我们祷告,就能打开福音之门。我们一定要在这方面有所认知和经历,祷告确实能够打开福音的门。在现今有许多的国家,譬如回教国家,不能公开地传福音,福音的门是关闭的。那么,要怎样才能打开福音的门呢?我们发现,打开福音之门的钥匙是恒切祷告。保罗就是一个例子,他写歌罗西书时,他是被关在罗马监狱,他在那里恒切祷告,所以神就为他打开福音的门,有很多人去找他,旁边看守他的兵丁也听到了福音。保罗没有说请你们为我恒切祷告,叫我可以打开监狱的门,而是说让我在监狱里能够打开福音的门。让我们弟兄姊妹也能够拿起恒切祷告的钥匙,打开福音的门。

         在我们教会里,也看到奇妙的事因我们恒切祷告而发生。有一个弟兄,她的妈妈是一贯道的讲师。这位弟兄从韩国回来以后,灵命大大复兴,充满祷告的火热,天天为他的母亲迫切、恒切的祷告,求主打开他妈妈福音的门,因为她的门是被中一贯道的钥匙锁住了。所以他就开始祷告,六个月、八个月,一直祷告下去,然后奇妙的事发生在他母亲的身上。他有一天邀请他的妈妈去他的教会看一看,他的妈妈居然没有反对。他的妈妈就跟他来教会作礼拜,我们在唱诗、敬拜神的时候,神的荣耀充满在其中,这个一贯道的母亲居然就流下眼泪,觉得神的同在居然这样清楚。当牧师讲完道呼召时,这位作了四十年一贯道讲师的妈妈居然举手决志了,一个月后受洗归入主的名下。

         祷告与宣教第二个密切的关系是,恒切祷告可以使我们放胆传讲福音。很显然的,我们传福音的时候会遇到很多攻击与挑战。保罗传福音,身上就带着锁炼,因为仇敌不甘心他到处传福音。但是保罗说,虽然我被绑,但是主的道不被捆绑。所以他虽然被绑,仍然在监狱里把福音传开了。这是因为保罗有许多的祷告托住他。在我们教会过去的经验,我们发现当我们教会在拓植的时候,拓植的同在就会受到攻击,不是被车子撞,就是车子无缘无故地被敲破玻璃。很多的攻击要让我们丧胆、惧怕,因为一旦我们丧胆、惧怕,我们就走不出去了,福音就传不开来。但是,只有恒切的祷告能够突破撒旦的诡计,因为我们越祷告,我们的胆量就越大,那些拓植宣教士的胆子也会越来越大。

         第三个祷告与宣教的关系,就是让我们能够解明福音的奥秘。福音是一种奥秘,不是每一个听到福音的人都能够明白福音。我以前在一贯道的里面,有很多人向我传福音,可是我都不明白。虽然我知道耶稣在十字架上死了,可是却跟我无关。我知道内容,却不明白,因为撒旦蒙蔽了我们心里的眼睛,让我们看不见福音的奥秘,让我们不知道耶稣基督的救恩。所以我们要恒切祷告,因为我们恒切祷告,他们的心才能够明白,才能够开窍。心开窍,他们才能接受福音,不然他们就会和我们辩论。福音不是只用辩论就能得着的,福音是靠着圣灵的大能、靠着祷告,才能把人心里的坚固营垒完全拆毁,他们就能明白福音的奥秘。所以保罗,你们要为我祷告,叫我能够按着所该说的话,面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因为他对不同的话有不同的领悟性。面对怎样的人,该说什么话,这需要透过祷告,让圣灵帮助我们,我们就能够说出该说的话。所以恒切祷告可以帮助我们解明福音的奥秘,将这奥秘发明出来。所以,让我们来恒切祷告,到有一天当你对他说话时,他忽然间就明白过来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有恒切祷告吗?我们的教会是恒切祷告的教会吗?让我们一起来学习,朝着这条路上来奔跑。我相信,当我们的教会愿意照着保罗所吩咐的,你们要恒切祷告,在此儆醒感恩,也要为我们祈求,使我们可以打开传讲基督之门,而且能够放胆地,即使受到捆锁或攻击,我们都能够放胆传讲,而且我们能够把该说的话说得清楚。我相信,神在会幕堂要作奇妙的工作。―― 谢宏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