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歌罗西书绪论

 

{\Section:TopicID=160}位于尼加斯(Lycus)山谷的市镇

距离以弗所约一百哩,位于尼加斯河的山谷,靠近连接美安达河(Maeander)的地方,屹立着三个重要的市镇──老底嘉,希拉波立(Hierapolis)和歌罗西。初时,它们同属弗吕家省;但到了保罗的时代,它们便转属罗马亚西亚省的市镇。这三个城市非常接近,几可互相瞭望。希拉波立与老底嘉,位于山谷的两旁,而尼加斯河把两城隔开──相隔只有六哩,彼此相望,全城景物可以映入眼帘;歌罗西则跨在河上游较远的地方,但相距亦只不过十二哩。

尼加斯山谷有两个显著特点。

(一)尽人皆知,这个地方是地震区。史策堡(Strabo)给它一相当古怪的形容词:euseistos。这个字译过来就是适宜地震的。在历史上,老底嘉曾多次毁于地震;不过它是一富庶和相当独立的城市,它能够不需罗马政府给予任何经济上的援助,从废堆中重新再建立起来。正如约翰在启示录中所提的:它自以为非常富有,并且一无欠缺(启三17)。

(二)尼加斯河主流和支流的河水含有大量的石灰。这些石灰质积聚在郊区四周,重迭而形成一个天然结构的奇景。赖福(Lightfoot)描述这个地方说:‘古迹被埋在地下;肥沃地土被覆盖;河床堵塞,河道更改;附近的石块由于自然界那奇妙、反复无常,和具有破坏性和创作性的力量,假以时日,鬼斧神工地塑造出许多奇形怪状的石窟、瀑布与石拱门等天然景色。这些对草木具有损毁性的硬壳石块形同一袭石衣,紧紧罩盖着地面。它们在山边看来像冷河般闪烁着,二十哩外的游人也可以目睹。这些独特的美丽的风景,能给人一个很深的印象,实在是别处少见的。’

{\Section:TopicID=161}一个富庶的地区

虽然上述的地理条件似乎有若干限制,但无可否认,这是一个非常富庶的地区──它们发展了两种相关性的商业。火山灰堆起的泥土,通常都是十分肥沃的;那些未被石灰硬壳遮盖的地方,是一片肥美的草原,最适宜畜牧羊批,使这个地区成了世界羊毛业的中心。老底嘉的制衣业是以质量优良而驰名的。与羊毛业相连的另一种商业就是漂染业。这地区的河水内含石灰质,特别适合用来染衣。歌罗西在染衣业中具有领导性的地位,其中有一种染料便是用它的地名作名称的。

所以这三个城市在该区中具有相同的地理环境,而且商业相当发达。

{\Section:TopicID=162}那个不重要的城市

在最初的时候,这三个城市的重要地位是不分伯仲的;但经过多年以后,它们的发展路线便各有不同。老底嘉跃居该地经济首府和行政中心,并且发展成为一个繁荣的都会。希拉波立也变成一个兴盛的商埠,和著名的温泉中心。在这些火山区,地下经常都有许多巨大的沉坑;流出来的矿泉水和沸腾的蒸气是具有医疗功效的;经常有成千上万的人前往希拉波立来享受温泉浴和饮矿泉水。

歌罗西也曾一度与其它两个城市并驾齐驱。加密斯山脉(Cadmus)在它背后高耸。故此歌罗西据守着通往各山间的隘路。昔日薛西(Xerxes)王与古列(Cyrus)王挥军征讨的时候,曾在这个险要据点驻营。希罗多德(Herodotus)称它为‘弗吕家的伟大城市’。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它的光荣历史竟然销声匿迹。这个急剧改变的程度确实惊人,因为到了今天我们仍可以从希拉波立和老底嘉遗留下来的伟大建筑物古迹,清楚辨认它们昔日的遗址;但是歌罗西的一砖一瓦已不复存在!它的遗址在什么地方,我们只可蠡测而已。甚至当保罗写信的时候,歌罗西已经式微;所以赖福说,在保罗所写的一切书信中,歌罗西地位显然属于一个微不足道的城市。

事实上,当时在歌罗西兴起一种异端邪说。倘若保罗不及时制止而让它滋蔓,基督教的信仰很可能被这种异端毁灭了。

{\Section:TopicID=163}在弗吕家的犹太人

为要把整幅景象绘画出来,我们必须再叙述另一件事实。在这三个城市的一带地方,聚居了许多犹太人。许多年前安提阿古大帝(Antiochus the Great)曾把二千户犹太人从巴比伦和米所波大米(米索不达米亚)平原,迁徙到吕底亚与弗吕家地区。这些犹太人的发展非常繁荣;他们的远乡近亲闻讯后很快便前来,合力经营和分享他们的繁荣。所以移民的犹太人盛极一时;无怪乎那些留在巴勒斯坦的严谨犹太人对他们发出怨言,和批评他们抛弃了祖传家业而换取‘弗吕家的葡萄酒和矿泉浴。’

我们可以从以下的一件历史记载,推测居住在那个地区的犹太人数目。正如上文说过,老底嘉成了该地的行政中心。在公元前六十二年,罗马总督斗卡斯(Flaccus)的私邸就是设在那里。犹太人当时仍然缴纳巴勒斯坦的圣殿税,于是他们源源不绝地把税款运回耶路撒冷,弗卡斯决心阻止他们这样做,于是制定了一项禁令,一概不准私运金钱出外。单在他管辖的地区,已检获数量不少过二十镑准备运回耶路撒冷作圣殿税的黄金。这个黄金数量表示至少是一万一千个犹太人缴付圣殿税的款项。当时的妇人和孩童是免缴圣殿税的,而且还有一些税款必然逃过政府的检查,运了出境,所以我们可以相信当地的犹太人约有五万之众。

{\Section:TopicID=164}在歌罗西的教会

歌罗西教会并不是由保罗亲手创建,而他也未曾到访过。他在信中指出歌罗西与老底嘉信徒并没有与他亲自见面(二1)。毫无疑问的,这个教会是因保罗策画和督导而建立的。保罗曾在以弗所传道三年之久,当时整个亚西亚省的居民,包括犹太人与希腊人在内,也听闻了主的道(徒十九10)。歌罗西与以弗所相隔约一百哩,所以我们不会怀疑当保罗决定扩展教会的时候,同时也安排福音的事工伸延到歌罗西。我们不能确定谁人负责创建歌罗西教会;这个人选很可能是以巴弗(Epaphras)。因为保罗在信中提及他作了保罗的同工仆人,和歌罗西教会的忠心牧者;而且他后来又与希拉波立和老底嘉教会建立了关系(一7;四1213)。倘若以巴弗不是教会的始创人,他也一定曾在该地担当过牧养的职责。

{\Section:TopicID=165}一个外邦人的教会

歌罗西显然是一个外邦人众多的教会。保罗所说的一句话:‘你们从前与神隔绝,因着恶行,心里与祂为敌。’(一21)乃是他经常描写那些曾经一度生活在神应许之约以外的陌生人。此外在一章廿七节中,保罗引述基督的奥秘在外邦人中显明出来──他很明显是指歌罗西人而说的。在三章五至七节中,他又列举他们未成为基督徒之前所犯的罪,而这些恶行都是外邦人特别容易沾染的。我们故此可以肯定,在歌罗西教会中,大部分教友都是外邦人。

{\Section:TopicID=166}威胁教会的事情

这必然是当保罗在罗马系狱的时候,以巴弗把歌罗西的近况和发展的消息带给保罗。他带来许多好的消息。保罗听闻他们在基督里的信心和对众圣徒的爱心,深感安慰(一4);他听闻他们结出了基督徒的果子,心中非常的快乐(一6)。以巴弗再把他们因圣灵所存的爱心告诉了保罗(一8)。保罗又因见他们循规蹈矩,信基督的心也坚固,就欢喜了(二5)。然而在歌罗西教会里面一定存着一些使人烦恼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仍未发展到传染蔓延的地步。保罗当然相信预防胜于治疗;所以他在这封信中,全力拑制这种邪恶的根源,不让它有机会向外扩散。

{\Section:TopicID=167}歌罗西的异端

到底什么异端会危害歌罗西教会的生活呢?我们相信没有一个人能够肯定的指出来。‘歌罗西的异端’乃是新约学者公认最难解答的一个问题。我们只能做到的,就是查考书信的内容,列出我们找寻出来的特点。然后试看看那一种异端与这些描述吻合。

(一)这种异端显然是攻击基督的完全足够力量和独特权威。在保罗的书信中,没有别的地方能与歌罗西所持的崇高基督论相比──高举耶稣基督的完全与祂的至终决定性。基督是那不能看见的神的像;一切的丰盛居住在祂里面(一1519)。在祂里面隐藏看一切智能与知识的珍宝(二3)。神本性的一切丰盛,有形有体的,都居住在祂里面(二9)。

(二)保罗强调基督在创世中所担当的工作。万有都是靠祂造的(一16),万有也靠祂而立(一17);父神藉祂的儿子创造宇宙。

(三)保罗同时极力强调基督的真实人性。祂藉着祂的肉身而成就了救赎的工作(一22);神的丰盛本性居住在祂里面(so{matiko{s),是有形有体的(二9)。耶稣基督虽有祂的神性本质,然而祂却披上一个真正血肉的躯体。

(四)这个异端可能与占星术的自然力量相关(译按:即风火水土)。按照钦定本的译法,在二章八节中,说尥们照看世上的基本初学(rudiments)而行,又在二章廿节中,保罗劝勉地们脱离世上的基本初学。基本初学的希腊文是,stoicheia;这个字本身有两个不同的意义。

(甲)它可以解作一排事物;例如一排士兵。最普通的用法就是指排列出来的次序──如甲、乙、丙。这个意见再经演变,便解作任何一种科目的初学阶段。钦定本就是基于这个概念而翻译出来的。倘若这个译法没有错的话,保罗说歌罗西人的信仰本来已经应该成熟,但现在却退步──仍然停留在基督教的初学阶段。

(乙)但是我们认为第二个意思的可能性较高。Stoicheia同时可以解作世上自然力(译按:即风火水土)的灵──特别是指星体和行星的灵。古代世界的人逃不出占星术的思想影响;甚至最伟大和最聪明的人,设若未先咨询占星的意见,便不敢对任何事情作出决定。他们深信一种坚强的定命论──一切事物都是藉着星体运行而预定安排;占星术的专门技巧可以向人提供一些玄秘知识,足以替人解除自然力的灵对人的束缚奴役。当时歌罗西的教师认为必须找到一种比耶稣基督更伟大的力量,始能脱离自然力诸灵的束缚。

(五)这种异端又牵连有关魔鬼的力量。我们经常看见执政或掌权的字眼──这两个字就是保罗用来描写这些邪灵的名称(一16;二10;二15)。古代世界的人相信邪恶魔鬼的力量:天空中充满了它们的活动;自然界的力量──风、雷、闪电和雨──各有它们的魔鬼主管。每一个地方,每一棵树,每一条河,每一个湖都有各自掌管的灵。从一方面来看,它们担当神与人的居间媒介;从另一方面来看,它们作了神的障碍,因为它们当中,占了大多数都是对人采取敌对的立场。古代的人就是生活在一个被鬼缠绕着的宇宙当中。歌罗西的假教师很清楚的指明他们必须具有一种比耶稣基督更伟大的力量,始能击败那些魔鬼的势力。

(六)在这些异端中,很明显的看见一种我们称为哲学的因素。这些异端用他们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把他们掳去(二8)。这种明显的论调是要指出必须把一些精细和深奥的知识加在那简单的福音上面。

(七)这种异端存着一种坚持遵守特别节目与仪式的倾向──节期、月朔与安息日(二16)。

(八)这种异端亦显明的混杂着一种苦行主义的可能性。他们对饮食皆有制定的条文(二16);他们的口号就是:‘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二21)扼要言之,这种异端企图坚守各种律法上的规条而削减基督徒的自由。

(九)同样,我们看见这种异端最低限度亦存着一种反律法的思想成分。他们有一种轻看基督徒的贞洁生活的倾向──叫人毋须注意身体所犯的罪恶(三5-8)。

(十)显而易见,这种异端最低限度传授一些有关崇拜天使的信仰(二18)。除了魔鬼以外,他们把天使引进来,担当人与神的居间者。

(十一)最后,这种异端似乎存着一种我们称为灵性上与知识上的势利主义。保罗在一章廿八节中把他的目的写出来:是要劝戒各人;用诸般的智慧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的引到神面前。这节经文足以表明保罗的立论,强调各人都应该在诸般的智慧上完完全全。这句话的含义明显的反映出这异端宣传福音只限于若干拣选的人的范围内;并且企图把一种灵性上与知识上的贵族思想带进一个广泛受信众欢迎的基督教信仰里面。

{\Section:TopicID=168}灵智派异端(或称诺斯底主义)

到底有那一种异端思想与这些特色吻合呢?当时有一种所谓灵智派(Gnosticism)。这派对物质有两种基本假设。第一,他们相信惟独灵才是美善;物质必然邪恶。第二,他们相信物质是永琲滿A故此他们反对正统的信仰──宇宙是从无而生有;因此他们主张这个世界是从有瑕疵的物质生长出来。因此这种信仰必然产生一连串后果。

(一)它对创世的教义有一定的影响。假若神是灵,祂应该是完全美善的,所以神决不可以与这个邪恶的物质世界为伍。因此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神发出一系列的放射物,一个放射物比另一个放射物较远离神,排在最末后的放射物,与神的距离甚远,它便可以接近物质了。而这个世界是由这个放射物创造出来。灵智派学者更进一步指出这种放射物是一个比一个远离神,一个比一个不认识神,甚至与神敌对。因此距离神愈远的放射物,愈不认识神,愈与神敌对。换言之,创造宇宙的造物主必然与真正的神对立仇视,而且决不能认识神。保罗为要反击灵智派提出来的创世教义,于是坚持创世的代理人并不是不认识神,或者对神仇视;祂本身就是神的儿子,并完全认识和爱祂的天父神。

(二)它对耶稣基督位格的教义有一定的影响。倘若物质全然是恶的,而耶稣是神的儿子,那么耶稣决不能有血肉之躯──这就是灵智派所持的见解。耶稣只是一种精灵的幽魂。所以灵智派虚构说昔日耶稣在世上行走的时候,是没有足迹留在地上的。这套理论立刻把耶稣的人性观念完全抹杀,这样一来,祂便不可能是人类的救主了。保罗为要反驳灵智派这种主张,于是坚持耶稣是有血肉之躯,并且强调耶稣是藉着祂的肉身而完成救赎人类的大功。

(三)它对生活的伦理观念有一定的影响。假若物质是恶,人的身体也必然是恶。若果人的身体是恶,结果便会产生两种情况。(甲)我们必须忍受饥饿,甚至鞭打和鄙视自己的身体;人必须用苦行的严苛方法去克服己身;每一种欲望和需要都必须抑压。(乙)同样人亦可以采取相反的态度──若果身体是恶,无论人利用身体做什么事情都无关宏旨;至要的就是关怀属灵的事。因此人可以生活放荡不羁,惟求达到满足身体上的需要便够了。

因此,灵智派会产生一种高举苦行主义之行为,希望人能遵守一切律法与规限戒条;或者相反的可以导人坚持反律法主义,认为自己有理由做出各种不道德的行为。事实上我们在歌罗西教会中,已经清楚地目睹那些假教师传讲这些教训。

(四)从这些教训中又产生另一件事情──灵智派在生活和思想上是以极理性为依归。他们既然相信神与人之间存着一系列的放射物;人就必须努力挣扎,爬上一条长梯子,然后可以抵达神面前。为要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获得各种奥秘的知识,秘传的学问,和诡秘的口令。倘若他想修炼一种严格的苦行主义,他就必须先认识这些规则;而苦行主义的规条是非常严格的,当人一旦接受和实践的时候,他便不能抽身同时过着一个普通人应有的生活。所以灵智派学者清楚明白只有一小撮被选上的人,能够进入这种宗教的巅k境界。这种要求人要附属一个理性的宗教团体观念,完全符合歌罗西书所反映的情况。

(五)还有一件剩下来的事实亦可以放进这幅图画里面。我们很明显的看见有一种足以危害歌罗西教会的,错误的犹太人的思想存在。节期、月朔和安息日这些论调完全充满着犹太人的特有色彩;饮食的条例也就是犹太人的利未律法。然而犹太人怎么会和灵智派拉上关系呢?说来有点奇怪,许多犹太人对灵智派主义都抱着一种同情的态度。灵智派相信天使、魔鬼和精灵。但尤有甚者,他们说:‘我们清楚知道人必须靠着一种特别的知识才可以进到神面前。我们非常明白耶稣和祂的福音实在过于简陋──我们特别需要知道的知识,惟独存在犹太教的律法中。我们的仪式和礼仪、律法,足以供给人进到神面前所需要的知识。’结果灵智派主义经常与犹太教主义互相联盟的怪现象便出现了。我们在歌罗西的确看见这种联盟的景象;而当时犹太人在歌罗西的人数实在非常众多。

这是一种很清楚的事实。歌罗西的假教师的确染上一些灵智派的异端思想。他们试图把基督教改变为一种哲学和智慧的神学。假若他们一旦成功的话,基督教的信仰会被他们破坏了。

{\Section:TopicID=169}歌罗西书的作者问题

还有一个剩下来的问题。许多学者不相信保罗就是这封书信的作者。他们列举三个理由支持此说。

(一)他们说在歌罗西书里面,许多字汇和句法未曾在保罗其它的书信中出现过。这是绝对真确的。但是这个理论亦不能证明什么。事实上,我们不能要求任何一个人时刻都用同样的方法和同样的措辞去写作。在歌罗西书中,我们深信保罗有新的事物要说出来,而他必须用新形式去表达。

(二)他们说灵智派的思想,事实上是在较后期才发展起来的;故此,假若歌罗西书与灵智派的学说有关的话,这封信必定在保罗时代以后的日子才写成。不错,灵智派的重要思想系统著作确是在后期才写成,然而相信属灵和物质两个不同世界的观念,和相信物质是恶的观念早已根深柢固存在犹太人与希腊人的思想里面。虽然我们同意灵智派的思想是在后期才系统化形成,但歌罗西书所记载的实况,完全可以利用久已存在和接近灵智派的古代思想去解释的。

(三)他们说歌罗西书描述有关基督的观点,比保罗其它书信的思想显然进步得多。我们对这点可以提供两个不同的见解。

第一,保罗提及基督拥有那测不透的丰富。当时在歌罗西教会中出现了一种新的情况,保罗必须藉着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始能找出他的新答案。歌罗西书描写的基督论的确比较保罗其它早期所写的书信内容更高深;但是这一点亦不足证明歌罗西书并非保罗所写,除非他真的相信保罗的思想永远保持静止不变。我们可以正确的说,人经常会因环境的驱使,然后反省他所持的信仰;故此当保罗一旦面临新环境的考验,他便把基督的新含义思想表达出来。

第二,其实保罗在歌罗西书描述基督论的珍贵要点,早已存在他的其它书信里面。在哥林多前书八章六节中,他曾说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藉着祂有的,我们也是藉着祂有的。这节经文正好代表他在歌罗西书所说有关基督的一切精髓了。思想的种子早已存在他的心里;只要有新的环境和新的气候,它便随时准备开花结果。

因此我们不必怀疑歌罗西书是保罗所写的一封书信。

{\Section:TopicID=170}伟大的书信

保罗给当时不甚重要的歌罗西城写了一封代表他思想上臻至最高境界的信,这委实是一件奇妙与使人惊愕的事情。保罗这样做,使这封信产生了影响力──能够中止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异端趋势。假若保罗不及时加以制止而让它滋蔓的话,我们深信亚西亚的基督教必然被它破坏,而教会整体的信仰会遭受极严重的损毁。──《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