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歌罗西书简介

 

{\Section:TopicID=917  “深入查考歌罗西书,又去思考默示语言所表达出来的默示思想,再让这思想的亮光和能力充满心灵、模造生命,充实一生,直到永琚C”∼蓝斯基

{\Section:TopicID=918}壹.在正典中的独特地位

  保罗许多书信都是写给在大城市或重要城市的信徒的,如罗马、哥林多、以弗所和腓立比。歌罗西是名噪一时的市镇。即使这样,在早期教会历史中,当地信徒还是名不见经传。总括来说,若不是这封写给歌罗西信徒蒙默示的书信,恐怕今天歌罗西一名,只会为研究远古历史的学生所认识吧了。

  尽管地点不具重要性,但使徒保罗写给当地的书信却举足轻重。继约翰福音第一章和希伯来书第一章之后,歌罗西书第一章对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绝对神性,有最精深的阐述。由于这教义是一切基督真理的基础,其价值并没有被高估。

  歌罗西书对人际关系、异端邪说、基督徒生活等,有许多的指示。

{\Section:TopicID=919}贰.作者

  歌罗西书为保罗作品之说,有充分的证据支持,至十九世纪,一直没有人提出质疑。外证尤其充分,那些引述歌罗西书的人,常提作者为保罗,当中包括伊格那修、殉道士犹斯丁、安提阿的提阿非罗、爱任纽、亚历山太的革利免、特土良、俄利根。马吉安的正典和穆拉多利经目都接纳歌罗西书为真确本。

  内证 包括作者三次在信中提到自己是保罗(一123;四18),并且内容与这些陈述相符;阐释教义之后讲述基督徒的责任是保罗一贯的作风。也许最具说服力的证据,说明歌罗西书的真确性,是与腓利门书的紧密联系,而腓利门书是众人承认为保罗所著写的书信。篇幅短小,但所提到的五个人物,也同样出现在歌罗西书中。即使批评家李南曾经怀疑歌罗西书,也为其与腓利门书的类似留下印象。

  反对歌罗西书为保罗著作的论据,集中在用语、基督的道理,和明显提到的诺斯底主义上。谈到用语,歌罗西书用了一些新词汇,代替一些保罗爱用的词汇。十九世纪,英国一个保守学者萨利蒙机智地提出反辩说:“一个人写一篇新作,苦于失去素来风格,必不可采用以往没有用过的用语。这种讲法我不能苟同。”1歌罗西书中的基督论,正好与腓立比书和约翰福音吻合。只有那些想将基督的神性,看为第二世纪从异教发展出来的理论的人,才不接受这教义。

  至于诺斯底主义,自由派苏格兰学者莫法特认为,歌罗西书所展示的诺斯底主义的雏型,很可能在第一世纪已经出现了2

  因此,歌罗西书为保罗著作的论据,立足坚稳。

{\Section:TopicID=920}S.写作日期

  歌罗西书是“监狱书信”之一,可能写于保罗在该撒利亚的两年被囚期间(徒二三23;二四27)。然而,传福音的腓利曾在当地接待保罗。使徒保罗是个有礼谦和的基督徒,似乎没有可能忽略提到腓利的。虽然有人提出写作日期是保罗在以弗所被囚期间,但这个可能性较低。歌罗西书和腓利门书最可能的写作日期,大概是在主后六十年,于保罗首次被囚罗马中期(徒二八3031)。

  幸好,研读这卷书不须依一般准则,要充分知道写作环境才可。

{\Section:TopicID=921}肆.背景与主题

  歌罗西是小亚西亚地区,弗吕家省的一个城市,位于老底嘉东面十哩,希拉波立东南十三哩(请看西四13),距离西面的以弗所约一百哩,在卡米安山脉的峡道口(一个十二哩长的小峡谷)。这是从幼发拉底河往西方的军事路线。路卡斯(意为狼)河经过歌罗西流经老底嘉,向西流入米安达河。希拉波立的温泉水与歌罗西的冷水汇合,流到老底嘉,那里的河水“不冷不热”。希拉波立既是一个繁盛的地方,也是一个宗教中心;而老底嘉则是山谷的都会。歌罗西的地域面积在新约以前时代较大;歌罗西这名很可能与 colossus 一字有关,指石灰岩层的瑰丽地形。

  我们无法确实知道福音起初怎样传入歌罗西。保罗写歌罗西书的时候,他仍未与那里的信徒见面(西二1)。一般相信,救恩的好消息是由以巴弗带到歌罗西的(西一7)。许多人相信,保罗住在以弗所三年期间,带领以巴弗信主。弗吕家是亚西亚的管辖区,当时保罗在弗吕家(徒一六6;一八23),不是在歌罗西(西二1)。

  从信中我们知道,有一个发展成熟而后被称为诺斯底主义的假教训,正开始威胁歌罗西的教会。诺斯底信徒以自己的知识(希腊文 gnosis)自夸,他们声称自己拥有比使徒更优越的知识,并想造成一个印象,就是人除非得以传授诺斯底宗教的最深奥秘,否则不能有真正的快乐。

  有部分诺斯底信徒否认基督的真实人性。他们说“基督”是从神出来的一股神圣力量,在受洗的时候落在耶稣这个人身上。他们又说,基督在钉十字架时离开了耶稣,结果,依他们的说法,耶稣这个人死了,但基督却没有。

  有一些诺斯底主义的派别倡议,在神与物质之间,有各种不同层面和级别的灵体。他们用这个观点去解释罪恶的源头。罗伯逊解释说:

  诺斯底思想最关心的,是宇宙的起源和罪恶的出现。他们假设神是美善的,但却有罪恶的出现。他们的理论是,罪恶是物质固有的;而美善的神不能创造邪恶的物质,所以他们提出一系列出现在神与物质之间的东西:半神流露体、分神体、灵、天使等。他们主张,一个分神体从神而来,另一个分神体则从这个分神体而来,这样一直下去,直至有一个分神体与神有足够的距离。于是神不受邪恶的物质污染,却又有能力去作工3

  另一些诺斯底信徒相信身体生来是有罪的,于是实行禁欲主义,一种自我否认,甚至是自我折磨的做法,尝试达到更高的属灵状态。有人则走进另一极端,过着放纵肉体情欲的生活。他们说身体是不要紧的,也不会对一个人的属灵生命有丝毫影响!

  诺斯底主义的另外两个错误,迹象可以在歌罗西找到,一是反律主义,另一是犹太教。反律主义说一个人在恩典之下,不需要自我节制;相反,可以尽情渲泄肉体的欲望和情感。旧约的犹太教已变质成为一种宗教仪式,希望藉此在神面前成就义。

  歌罗西当时出现的错误,今天仍然存在。诺斯底主义重现在基督教科学会、神智会、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会、基督教统一派,和其它异端教派中。反律主义,是所有说在恩典之下可以随自己喜好方式生活的人的特征。犹太教本是神所赐的启示,正如希伯来书和新约其它部分说明的,其形式礼仪目的是以预表方式教导属灵的真理。可惜,犹太教沦为一种制度,仪式本身被认为是有功劳的,大部分的属灵意义便常被忽略。今天许多宗教也有同样错误的教训,认为一个人可以藉着自己的善行,取得功德和神的喜欢;而忽略或否认了人犯罪的状况,并惟独需要从神而来的救恩。

  在歌罗西书中,使徒保罗展示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位格和工作的荣耀,巧妙地驳斥这一切的错谬。

  歌罗西书与保罗写给以弗所信徒的书信有明显相似之处。然而,是相似却不重复。以弗所书看信徒是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而歌罗西书则看信徒在地上,基督他们荣耀的元首在天上。以弗所书的重点在于信徒在基督里;歌罗西书则提到基督这荣耀的盼望在信徒里面。在以弗所书,焦点放在教会为基督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一23);因此,强调基督身体的合一。在歌罗西书,第一章广泛地论述基督作元首的身分,并我们必须“持定元首”(西二1819),必须顺服衪。以弗所书一百五十五节经文中,四十四节与歌罗西书的内容相似。

{\Section:TopicID=922}大纲

壹.基督的超越(一∼二)

  一.问候(一12

  二.保罗为信徒感恩祷告(一314

  三.教会元首基督的荣耀(一1523

  四.交付保罗的职事(一2429

  五.基督的全备,与哲学、律法主义、神秘主义、禁欲主义的危险(二123

贰.信徒对居首位之基督的责任(三∼四)

  一.信徒的新生活:脱去旧人穿上新人(三117

  二.基督徒家庭的成员合宜的行为(三18∼四1

  三.信徒的祷告生活和以生活、言语作见证(四26

  四.保罗的一些同工(四714

  五.问安和吩咐(四1518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