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九、保罗最后的劝告

 

(西四2-18

  简单地说,歌罗西书是讲及下列几件事:

  (一)我们所信的主耶稣是怎样的一位主。

  (二)主所成就的救赎如何。

  (三)如何才能真知道这位主,及真知道祂为我们所成就的救赎。

  我们得知以上三点知识,就不论在任何异端中,都能站立得住。若要在主里真正站立得住,就必须有美好生活的表现。保罗将真理讲完了,有关生活上的劝告也说了;最后他要用他自己的生活来见证。劝勉歌罗西的弟兄姐妹们,应如何过生活。保罗生活的见证十分的宝贵:

  “你们要琱祷告,在此儆醒感恩;也要为我们祷告,求神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能以讲基督的奥秘。”

  保罗劝歌罗西信徒琱祷告,然后又说也要为我们祷告,求神给我开传道的门。按保罗的处境,怎能开一个传道的门呢?在人看来,前面的门都已关了,不但工作门关了;而且更被关在牢狱中。保罗再没有任何机会,可为主工作了,而且,当时他并不知要坐牢狱多久?甚至能否被释放也成问题。然而保罗穧b此情况下,求神开传道的门。试问还有可能的吗?可是若从神的角度来看,传道的门是永远不能关闭的。如同使徒行传中说,神的道不能被拦阻。只要有一个很顺服神的器皿,神能使任何环境,打开传道的门。保罗虽然在罗马的监狱中,但穧角F他为主工作的好机会。在腓立比一章中,保罗从几方面为我们讲述。

  “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锁,就笃信不疑,越发放H传神的道。”(腓一14)而且又说在御营全军都有人信耶稣。在人看来,保罗在监牢中,再没有任何办法可为主工作;但他臕レb监牢的机会,把福音传到御营军里。因他受的捆绑,使别的事奉主的人更加热心和努力。另一方面,因他被囚在监里,他知道歌罗西教会所遭遇的困难,而写了这封极宝贵的歌罗西书。因着这卷书,使历代的教会得无限的帮助。保罗在捆锁中神仍为他打开传道的门,使福音直接传到御营军里。因他的忠心,使别人更加热心,藉他亦使教会得帮助。我们要将这宝贵的真理,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中。也许我们认为在生活中受限制,有缺欠及拦阻,正想为主工作;但觉得各方面的门都关着!我可用什么方式事奉主呢?好像神在拦阻使我不能去作!我要为主去工作,但主禰s我缺欠,身体健康有拦阻,或恩赐上有了限制,或环境的缺欠,许多方面都成为我们的拦阻。在这些拦阻的面前,我们可能会灰心失望!向神发怨言,向人埋怨,并且有许多不满的表现!但在这种困难的环境里,我们也可以藉着这些困难,来寻求神所要为我们打开的路;藉着困难神可以向我们施格外的恩典。在历史上可以看出神如何在困难中,使用他的仆人。藉着保罗在监中,神使一个背叛的亚尼西母,认识耶稣。又在监牢里,曾使狱卒认识主。许多许多这样的事实,在教会历史上都记载了。有一姐妹工作的范围受到拦阻,只能被限制在一地方工作;但就在这一个地方,做了极大的事工。她把整本的圣经,用注音符号写出来,使许多不识字的人,因此能读圣经。有一爱主的姐妹,她眼睛忽然失明,在人看来是何等大的遗憾和损失!但神藉着她的损失完成神特别的计划,她把整本圣经翻作盲人所用的字;因此世上许多盲人,因她的工作而得到祝福。有一姐妹有五小孩,在意外中五个小孩都死去了,在人看来是何等大的损失和痛苦;但她穧b痛苦中看见了传福音的门,在缅甸为神作了奇妙的工作。她没有因痛苦而向神发怨言,而是在痛苦中,问神有何机会可为神工作;因而开办了孤儿院,完成了神的工作。在我们生活中,各有不同的困难,在困难中可以灰心失望。但另一方面,在困难中,也可以转过来向神说:神啊!在这情况下諨n我为諤@何事?在人看为拦阻中,你为我开怎样的传道的门?保罗在监牢中,求神为他开传道的门,神也因此而特别地使用祂。

{\Section:TopicID=135}(一)对外人应有爱心。(西四4-6

  “叫我按着所该说的话,将这奥秘发明出来。你们要爱惜光阴,用智慧与外人交往;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像用盐调和,就可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

  保罗在前面曾对歌罗西信徒说:你们脱去旧人,过新人生活。应过着与世分离的生活,这是基督徒应有的生活。我们是圣徒,是与世人分别出来而分别为圣。但与世人的分别,只是在智方面及灵里的生活目标上的分别;是生活动机的分别,而不是空间距离的分别。神不是要我们离开世界,到另一地方去过安舒的生活,我们经常要与世人接触。现今看保罗如何教导我们与世人接触应有的态度。

  (1)要爱惜光阴──这字含有不要浪费光阴之意。但更重要的,是指我们应抓住我们所有的机会,不可放过任何机会为主工作。应爱惜这机会,神将我们放在不同的环境里,都有各人所接触的人。我所接触不信主的人,可能其它的基督徒永远未接触过。我生活的环境,可能别的基督徒永没机会去。那是说:在我们的生活环境中,我所有的特殊机会是别人所无。神既给我这特别的机会,就应抓紧和利用这机会去作见证。我们应该这样地爱惜光阴,不可放过任何机会为主作见证,不可说以后或别人更有机会。

  (2)言语应常带和气──言语常带和气,好像用盐调和。这是极大和试探,我们愈热情或看重于一件事上,心情也愈紧张,也愈急躁。特别我们有一真正火热的心,爱人灵魂的心,看见别人未信主,走向灭亡的道路;我们的心会急迫。也许在这种情形之下,所说的话语没带着和气。或是我们有真诚的爱心,向人讲福音,认为所讲的真理非常合理;但对方不肯接受!或用识诮的话相向我们,或找无理之问题和我们辩论;那时心里忍受不了,于是话语中就失去了和气。保罗说我们言语,要常带着和气,不要失去机会,把真正福音的温柔美好处表达出来。

  (3)知道如何回答各人──这里极难翻译,基本的意思,乃是说我们知道用什么态度去待他。这态度的目的,是要藉此使他们接受福音。保罗在此有一好教训:我们若要领人归主,不是先把神最严励及极重要的真理告诉他,而是先令他觉得神是位可信靠的神。为要使他信这位可靠的神,我们就应使他觉得我们是他可信任的朋友;然后才能与我们一同信这位可信的主耶稣。所以领人归主,不是单是传讲福音而已。许多时候我们忽[了这些,平时与人没有建立可信靠的关系,对人只是表示关心到灵魂,而未有关心到对方的整个人;所以未能真正地得着人心,这是保罗告诉我们的。

{\Section:TopicID=136}(二)对朋友及同工应有容忍的心。

  A 对同工的爱心如同兄弟。

  (1)提摩太──保罗写给歌罗西的信中,提及几个朋友。例如他起初去信歌罗西教会说:“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和兄弟提摩太写信给你们。”提摩太是个青年,是保罗的学生,是保罗带领他信主的;是他属灵的儿子,带领他工作并教导他。但当写这信时,他没有说:我的门徒,我的儿子,而是在主里与提摩太站在同等的地位。

  (2)阿尼西母──“我又打发一位亲爱忠心的兄弟阿尼西母同去。”(西四9)阿尼西母是腓利门的奴隶,歌罗西人都会知道,也许腓利门也是歌罗西人。阿尼西母从主人的家中走了,以为可得自由,在罗马的法律中,这是极大的罪。他不但是逃走,而且可能还偷了主人一些钱财,逃到罗马去。但在主的恩典中,在罗马被带进监牢里,在监中遇见了保罗;因而得保罗的引领信了主,而且真正的悔改了。在腓利门书中可见保罗求腓利门,从新接纳阿尼西母。现在他打发阿尼西母回腓利门家去。既回腓利门家,当然也就回歌罗西教会,(因腓利门大概是歌罗西人)阿尼西母今已信主,当然也回到歌罗西教会去。在此情况之下,保罗大可以说有一个悔改了的奴隶,阿尼西母要见你们。但保罗穧p此说:“我打发一位亲爱忠心的兄弟。”现在他看阿尼西母是在主里的亲爱的兄弟。他见他悔改了,如何在主里忠心,并顺从主命乐意回到腓利门家中。

  保罗不单是看到提摩太,在主里所占的地位及好处;同时也看见阿尼西母的好处。无论何人,保罗都看见他们特有的好处,这显出对同工的爱心,待同工的态度。

  B 对同工谦卑容忍饶恕及爱心。

  “与我一同坐监的亚里达古问你们安,巴拿巴的表弟马可也问你们安。”(说到这马可,你们已经受了吩咐,他若到了你们那里,你们就接待他。)(西四10

  在此提及巴拿巴及马可,我们记得保罗与巴拿巴及马可的关系,这在任何人身上都可说是极大的试探。保罗与巴拿巴是在第一次国外布道时一同去的同工。在同工的工作上,有了些困难,就是巴拿巴的亲戚马可中途离开了他们;保罗对此事感到极失望。故在第二次出外布道时,保罗与巴拿巴同去,但巴拿巴糬n带马可一同行;保罗礞ㄕP意,因此保罗与巴拿巴分手了。这是不快乐的经验,为了私人的感情,或个人的不同看法,结果发生了误会。在误会过了后,保罗自己再思想这问题,并见到马可的改变。这改变是因为巴拿巴在此情况下没有离弃他;且继续用爱心带领他,教导他;结果马可成为神使用的仆人。保罗见及此,一定觉得当初自己坚持的意见是不对的。在律法上看这并不是错,站在正义上也许不是错,但站在爱心及人情上看,则当初的坚持是太严励,知自己过去所做的不甚适当,故现在他的态度改变了。在改变以后,他在人的面前,也将此态度表明。他吩咐歌罗西人要接待马可,因马可是神的仆人,是亲爱的弟兄。过去他所反对的人,现在他向人推荐,显出他对错误有改正的心,有饶恕别人的心。在同工间彼此相处,这是何等重要的事!在有些情况下,站在真理上不能妥协;正义上不能改变,但有时在爱中会改变我们。在改变我们的观点后,能在人前承认在某方面的观点已改变;公开表达这意思,并非容易的事。

{\Section:TopicID=137}(三)因主的缘故胜过自己的情感

  “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西四18

  在前面保罗用几种不同的方式,说及向他们问安的意思。现在又说亲笔问你们安。保罗当时的处境,是在罗马的监中,他从未与歌罗西信徒见过面;也未见歌罗西信徒,对他有什么关心的迹象。甚至其它地方的基督徒,也没表示关心他。保罗为了福音的缘故,为了主的缘故,落在这困难的境地里;好像在这情况下,别人都将他忘记了。没有人关心,在这境况中他的心,应变得何等的痛苦!甚至可用保罗在别卷书中的话说:在里面可以生出一种苦毒的恶心。我在忠心为主工作,如今竟没一人关心,既是如此,又何必关心你们!和关心别人呢?既然如此,那只好听命了!不再理,也不再管,可以就此推搪下去。但保罗并不是如此,他没在这不顺利的环境下,或情感最容易发作之时,而任凭它发作。他仍然表示他与别的基督徒,在灵里的关心,他没有觉得自己可怜,或冤枉而忌恨而反抗。反而认为别人关心他,因此他也关心别人。“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这是何等难得的态度,而也是何等重要的态度。许多时候我们落在困难中,没有人能帮助我们,或在特别情形下,没法表示那种同情。这时,我们心灵里合起了反抗,我如此忠心,努力,现在在此情况;无人同情,无人欣赏,无人称赞,甚至别人离弃我。心里的反抗及痛苦,这时可能憎恨任何的人。在同此情形下,为何不转过来看主,也许没有人明白,没有人同情。别人不关怀也许别有原因,他不明白我们,也许有他的困难。因此我不向他们忌恨,我心里没有反抗;因我知主会明白我,在可能的范围下,我仍对别人关心;仍然表示我在主里与他的交通。

  “你们要记念我的捆锁。”现在我为主的缘故有困难,你们不要忘记我受捆锁的原因,盼望藉此得激励。我为福音受了捆锁,歌罗西信徒也受了捆锁,歌罗西信徒也受到激励,亦更忠心的为福音而努力。── 鲍会园《歌罗西书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