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章  不可让人……夺去你们的奖赏

 

(二1623

  基督的所是和所作,显明了祂是人与神的关系调和的唯一途径。与基督的关系对了,与神的关系也就对了,与基督的关系不对,无论人作了什么,与神的关系都不可能对,这是非常关键性的问题!神是在恩典中把基督赐给人,撒但就利用人的自尊心,不欣赏恩典的心态,使人拒绝基督的所作,或是在基督的所作里,加入人的所作,总的一句话,就是要打乱基督所作的,然后给人另辟途径,使人抱着寻找神的心思,而脚步却愈来愈远离神。

  撒但也不放过对基督徒的搅扰,把属地的智能所制造出来的道理,在神儿女中间散布,摇动神儿女们对基督的持守。圣灵透过保罗严肃地提醒神的儿女,不要因人所说的,和人所作的,使他们失去他们该有的奖赏。从保罗与歌罗西教会交通的内容来看,他们的属灵认识和学习也有相当深度,但是撒但也不放过他们,仍然在心思上打扰他们。圣灵也使用保罗给他们指出人的方法的错误,从属灵的原则指出走不上来的原因,来保守神的儿女,使他们仍旧紧紧的站稳在基督里,不跟随人的智能,也不跟随宗教的传统,只是照着神的安排,持定基督为元首,倚靠祂,取用祂,以祂为荣耀的盼望。

‘不可让人论断你们’

  习惯与风俗对人所生发的捆绑力,是一种极其坚妒无形力量,尤其是宗教的习惯与遗传,把人限制到一个地步,服服贴贴的随着潮流走。不少神的儿女也常在这种浪潮的冲击下,受不住闲言闲语,或是正面的指摘,因而就不再照着基督而行,向世界妥协,不同程度的接受了世俗进入教会,为要获取世界的同情与谅解。这样的作法,人也许会好过一点,结果只能使神的儿女失去基督。从前的律法怎样阻碍人到主那里,如今基督教的遗传与习惯也是一样的阻挡人进入基督的丰富里。我们很难忘得了主在地上时,对犹太人的一次慨叹的责备:‘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五3940

  习惯所给人的捆绑,是把人隔断在神的恩典以外。人落在习惯里,就不容易接受真理,并且还引出极厉害反对真理的心思。习惯使神以外的事物变成“真理”,使神的真理在人的心里变成“异端”,这是何等可怕的光景,不跟随人,不满足习惯与遗传,难免招致人的论断。我们没有权柄禁止人论断我们,但我们必要认识真理,站在真理的一边,不让人的论断影响我们向主的心志,也不让人的论断改变我们拣选主的道路。

‘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

  犹太人没有认识神的计划,也不体会律法的精意,因此,制造出不少的宗教习惯和仪文,有些是出自律法,有些是出自人的加添,这些都调混在一起,成了犹太人进入神恩典的绊脚石。律法的本意是好的,可是成了仪文,成了宗教的习惯就不好了,因为把律法的精意失落了。人的确可以把属灵的事物变成仪文,现今的基督教也不例外,只重形式,而不重真理,只是维持传统,而不追求活在真理中。献祭是律法上的定规,在律法下去献祭,没有什么不对,但是献祭是预表基督所作的,把人带到神面前去支取基督,若是有了献祭的事,就拒绝基督,这就不对了,因为不明白律法的精意,这就是把属灵的事物变成仪文。我们祷告,这也是属灵的事物,若是把祷告作为聚会的节目内容,这也是把属灵的事物变成仪文。

  神的时候还没有满足,基督还没有到世上来,神给以色列人传下律法,是要藉着律法一面管理他们,一面使他们在律法中认识人的缺欠而寻求神。律法只给他们可以‘活着’的应许,却没有给他们可以面对面见神的路。但是律法上的一切事物和条例,都给他们指出实在是有一条面对面见神的路。所以律法只是一个指导,不是一个目的,犹太人把律法抱死了,律法也抱死了犹太人,叫他们没有法子认识基督。

  律法原是后事的影儿,是在救赎的方法没有完成以前的过渡时期中,神所用的临时办法,时候到了,律法的条文和原则也就停止了。主与撒玛利亚妇人的谈话,很清楚的指出这一件事:‘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约四2123)‘这山上’是指着人的遗传,‘耶路撒冷’是指着律法,这一切在神面前都要停止,因为这些都是仪文,要敬拜神,只有进入灵和真理里才发出功效。现今,基督教中一个可悲的现象,就是还不能脱离仪文,人也喜欢仪文过于在灵和真理里的敬拜,求主怜悯我们。饮食、节期、安息日、月朔,都是律法上的定规,律法的功用既然停止了,这些就都失去了意义,但是他们却留下一个副作用,使人注意了这些过于主,现今的基督教也是这样,注意了宗教的事物,节日却不注意主自己。

‘那形体却是基督’

  ‘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来八5)‘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儿。’(来十1)‘这些事连那饮食和诸般洗濯的规矩,都不过是属肉体的条例,命定到振兴的时候为止,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来九1011)看见律法是后事的影儿还算是消极的,我们必须更进一步看见这影儿的形体是什么,这样才叫我们有把握不受人的话来牵引,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所站立的根基是什么。律法是影儿,来表明天上的事物,等到天上的美事一显明,什么事都清楚了,不必再倚靠那模糊不清的影儿,看见了实体,就不必再通过影儿去揣测了。

  基督是那真实的形体,是天上事物的显出,圣殿的实体是基督,祭司的实体是基督,祭牲的实体是基督,律法的条例所表明的也是基督,律法的内容指着基督,先知的内容也是指着基督,整本旧约圣经的中心内容是基督。祭物所流的血,不能长久新鲜,祭司的服事也不能长久,因为祭司不只受事奉年日的限制,连祭司自己的年日也受限制,赞美感谢主,祂是律法所指明的将来美事的实体,律法和先知所说的救赎方法就是祂,祂所流的宝血,永久在神眼中是新鲜的,可以彻底洗净人的罪,祂的服事是永远的,因为祂是长远活着为祭司。叫‘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来七25),祂是美事的形体。

  认识了基督就是天上事物的形体,我们找到了祂,我们就找到了天上的事物,只有祂才能把我们带到天上。把握了这一个事实,就任凭别人随意的论断,我们可不必因着别人的论断而放下基督,也不必因着别人的言语钉牢我们,说我们不跟随仪文而偏离基督,因为我们真知道祂是天上美事的形体,我们就紧紧的专一跟随祂。

‘不可让人因着故意谦虚……就夺去你们的奖赏’

  另外的一个提醒,就是别人的生活形像在人的眼中有可羡慕的地方,就吸引我们偏离主的路。有一种危险的想法存在基督徒的心思里,就是不会用真理去衡量人的生活表现和“爱主”的光景,只看见了外形,就肯定那是主的道路和见证。我们不否认有一些没有信主的人,他们个人的修养和品格实在是高,比好些基督徒的表现更好,但是这一种的“好”是出于人自己,性质是属于亚当的,与神的生命毫无关连,并没有解决得了生命的问题。我们佩服这些人的操守,但我们也因着人不能为自己作什么而使自己得救,因此,我们仍然是站在主的一边,仍旧是以主为我们的目的。

  当日高举人的智慧的人,在他们的言行中,给人造出一些错觉,以为他们是很谦卑的,因为他们说人是最败坏的,不能救拔自己,只好藉着天使的帮助,才能脱离败坏的境地。认识人的不行是没有错,可是神没有以为他们有这种体会,就承认他们是不错,反倒指出这些是故意谦虚,是假的,是不真实的,因为他们这些主张,把人引到不是纵欲的地步,就是禁欲的地步,不管是纵欲也好,禁欲也好,若是以它们作为解决属灵问题的方法,那就落在靠自己的原则里,这是一无可取的。天主教倾向禁欲,现代的基督教倾向纵欲,虽然不一定是放纵情欲,但是以满足人的需要为主,以人的所作去解决人的所需,那也是使人渐渐的偏离基督。我们不主张纵欲,也不鼓吹禁欲,我们只要正常的生活,我们所要的只是基督。

‘拘泥在所见过的’

  这话对人的弱点真是一针见血。人的愚昧就是落在眼见里,只凭眼见,能见得到的就是对的,看不到的就不敢说是对的,在人的立场上来说,这也是没有错的,但是眼所能见的范围,只是限于物质的世界,而属灵的事却是超越过物质的范围,所以只根据眼见的原则来接触属灵的事,那就显得愚昧无知了,正如从前有人以摄影机为神拍照,结果当然是拍不到,因此便下结论说“没有神”,这是愚昧,如同苏联的航天员在有限的太空中没有看见神便说“没有神”,是一样的愚昧无知。

  我们承认眼见的原则是最容易为人接受的,眼见的事也是最容易给人“相信”的,没有见过的,就不容易使人佩服,这实在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心思,使人拘泥在所见过的事上。从来没有听说神成为人的事,耶稣怎么会是神的儿子呢?从来没有见过死人复活的事,耶稣怎么可能从死人中复活呢?从来没有遇见过不犯罪的人,耶稣怎么可能是圣洁没有瑕疵,是担负世人罪孽的神的羔羊呢?也从来没有人从永远中回来过,怎么能知道是否真的有永生和永死的事?拘泥在眼见里,人就被捆住在愚昧中,说是智慧,其实是愚昧。

  主在地上曾对犹太人说:‘我从天上降下来,……是叫一切见子(我)而信的人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六3241)犹太人信不来,因为没有见过从天降下来的会成为人中间的一个,若是从天上来的,一定有佳形美容,不像耶稣的面貌憔悴,形容枯槁。拘泥在所见过的事上,就不能认识神的心意,也看不见神的作为,使人不能进入属灵的范围,只能留在失落的人中间。凭眼见就是靠自己,以自己为是,靠自己是背向属天的路,永远走不到神的面前。

‘不持定元首’是天大的错误

  神既然定规了祂的儿子在凡事上居首位,一切都以祂为标准,以祂为归依。人的智慧一出头,人自己一作主,就不是持定元首。什么叫作不持定元首呢?就是用人意来代替主,不让主的权柄自由执行。不是口里说耶稣基督是主,而是实际的承认祂是主,正如有些基督徒明明知道主不喜悦宗派,主不要基督的身体分门别类,但是他们说,透过一些组织系统,可以保持一些真理不失落,可以有效的维持基督教的工作。若是一个持定元首的人,一定不会说这些话,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主。亚伦带领以色列人拜金牛犊,口里并没有离弃耶和华的名,只是以金牛犊作为耶和华。持定元首是一个实际,不是一句口头上的话。一切高举人的智慧的事物,以满足人为基础的心思,都是不持定元首的表现。主叫我们的眼睛张开,我们看见在现今的基督教中实在太多人意的东西,主怜悯我们,我们都要悔改,重新建立持定元首的心意,学习持定元首的功课,不让任何的人、事、物、传统、习惯,和组织来代替主。因为‘不持定元首’是天大的错误。我们可以这样肯定的说,所有异端的产生,它的心思的基础就是不持定元首。

身体(教会)长进的秘诀是持定元首

  元首如何,全体也就是如何,这不仅是属灵的原则,就是一般属地的事物,也是受这原则管理着,作领袖的有远见和魄力,整个团体就充满活力与生气,作父亲的富足,一家人就温饱。神既然定规了基督作头,神的儿女全体作身体,并且互相配搭作肢体,叫基督从父所承受的一切丰富,都输送到身上的每一个肢体,使身体因而大得长进,享用神的丰满,也流出神的丰满。

  身体短缺了肢体,就变成了残废,身体失去了头,那就是死亡,残废不是美事,死亡更不是美事。神定规了身体长进的法则,‘全身既然靠着祂,X节得以相助联络,就因神大得长进’。所以联于基督,持定祂为元首,就是属灵长进的路,也是身体长成的秘诀。肢体不联结起来,就不成为身体,肢体若要和谐的联结,必须接受头的管理和指挥,使肢体的功用发挥出来,互相保护,也彼此接受供应。个人的追求也好,教会全体的长进也好,除了持定元首,和照着基督以外,再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基督的权柄显明在人的身上,神的丰富就因着基督也显明在人的身上。任何偏离元首的事,都是人要出头,自高自大,以人意代替基督,结果一定是给自己堵塞了进到神施恩宝座的路。

基督是唯一解决属灵难处的方法

  靠自己和靠人所作的,是宗教的精神,藉着人所作过的来自我安慰,这也是人的天然的倾向,以自己的功来遮盖自己的过失。一些称为接受主的基督徒,心思上也存着这样的想法,“得救靠神的恩典,得胜要靠自己”,这是似是而非的道理,因为也给人自己留下了地位,所以也深得人心。这种想法,不只是搀杂,而且是愚昧无知。人的自己在属灵的事上,只会成为阻力,不会成为有用的帮助,只有不认识人自己的本相的人,才会接受这一种错觉,以为不加上人所作的,就是没有诚心诚意去寻求属灵的事,同时也显得不公道,因为是“不劳而获”。我们真的要看清楚,我们说不靠自己,并不等于说我们坐着不动,什么都不去作,“不靠自己”是说出我们所作的是倚靠谁,并且我们所作的又是根据谁,我们是倚靠主的能力去作,我们是根据主的心意去作。得救固然是靠神的恩典,得胜也是靠神的能力。

‘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

  ‘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约三6)这是生命的法则,不能改变的。我们可以用人工改良许多不同的果品,但只能改变它外形的大小,水分的多寡,色与味的增减,却不能改变它的类属,橘子仍旧是橘子,荔枝仍旧是荔枝,樱桃依旧是樱桃。因为这是生命的问题,外面的样式可以变,里面的生命变不掉,出于那一种生命,就是那一种果子。出于那一种生命,就是那一种的生活,我们也可以改良牲畜的优良品种,但总不能使猪变成牛,也不能使猴子变成人。

  生命决定了生活的表现,地上的生命活出地上的生活,亚当的生命也就活出亚当的特性。人既然是堕落了,败坏了,远离了神,生命里再没有神的性情,一切从人出来的东西,都与神的性情无分无关的,行动也好,心思也好,都没有神的成分。人的思想可以很活跃,人的智慧也可以作出各样使人佩服的设计,但绝不可能使这些变成神的事物。哲学的内容、宗教的理论与规条,都可以给人十分有力的说服力,也可以使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但绝无可能解决人堕落的生命,从堕落的生命中拿出来的,仍然是堕落的生命。

  各种的宗教学说,各样的宗教条规,只能在人的心思中引发同情,却不能在属灵生命的难处中生发果效,原因就是在这里。人不能把自己从地上提起来,照样人的所作也不能救人脱离肉体的败坏。禁欲也不能使肉体的情欲停止,纵欲也不能使肉体的情欲消失,谨守宗教的条规,脱离不了禁欲或纵欲这两个大原则,苦修也好,念经打坐也好,行善积德也好,都是倚靠人所作的,结果正像圣经的话所说的,‘这都是照人所吩咐所教导的,说到这一切,正用的时候,就都败坏了。这些规条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谦卑,苦待己身,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事实也正是这样,愈禁止贪念,贪念愈要出来,愈禁止邪情私欲,邪情私欲愈要找机会来大爆发。人不能救自己脱离死亡,也不能救自己脱离败坏,得救不能靠自己,得胜也不能靠自己,人要靠自己脱离属灵的难处,只有愈陷愈深,注定了绝望的结局。

基督才是正确的方法

  属灵难处的根源是人的生命,要这些难处得到完满的解决,必须要从人的生命下手。但是怎样下手呢?这也是一个大难处。保留人的生命,难处的根依然存留,那就根本没有解决难处,若是把人的生命拿掉,人也活不成,依然没有解决难处,这就是人所作的不能解决属灵难处的基本原因。

  ‘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脱离了世上的小学,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这话给我们指出道路来了。与基督同死,人的生命就死了,人的旧性情就结束了,我们不是再活在旧生命中,也不再凭旧性情来定规道路,因此,人的生命就不能再影响我们的脚步,我们所作的也不再是根据人的智能与习惯。人的生命与主同死,主却不是永久留在死里,祂复活过来,因着与祂的联合,我们也活过来,不是活在旧人里,而是活在基督里。我们不单是与基督同死,也是与基督同活。这样一来,人的生命拿掉了,人仍然保留下来,解决属灵的难处就有了根基。

  转换生命是神的方法,祂不改良人,人的生命改不了。我们得救的时候,祂把基督的生命赐给我们,使我们重生,我们追求得胜的时候,祂以基督作我们的生命,使基督的得胜成了我们的得胜。神从我们最根本的地方来解决我们的难处,祂藉着基督解决人的生命,也实在解决了。从今以后,我们不再凭人的智慧,也不再倚靠人的所作,我们一切的追求,和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得着基督,享用基督所作的。赞美主,因为祂是神的方法,是解决属灵难处的正确途径,也是唯一的途径。── 王国显《神的奥秘就是基督──歌罗西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