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章  活出身体的见证

 

(四29

  神的奥秘是基督,基督是我们的生命,这生命不单是个别显明在神儿女的身上,使他们成为新人,也把所有神的儿女联结成为一个团体的新人,就是称为基督的身体的教会。因此,基督的生命也是一个合一的生命,凡有这生命的人,都以基督为中心,归为一体,成为一个荣耀的器皿,盛装神的丰盛,也彰显神的丰盛。神永远荣耀的计划,因这器皿的建造完全,满溢了神荣耀的丰富,得以全部的成就,使神的荣耀得着称赞。这个荣耀的身体建造,吸引了保罗,甘心把自己交出来,要在他的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也在历代中许多的圣徒身上,给他们同样的吸引,直到今天,使他们也甘心的进入这身体的建造,活出身体的见证。

  身体的见证是透过神儿女们的交通显明出来的,因着有交通而彼此接待,彼此服事,彼此同心的在主里追求长进,互相扶持。这是很美丽的属灵生活,神不单要个人在祂面光中长成,也要整体在祂面前成熟。神不是要仅仅圣洁的教会,神所要的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教会,一点点皱纹等类的病都不允许存留,不然的话就配不起荣耀的基督。神使基督成为外邦人的荣耀盼望,成为教会全体之首,也可以说,就是为了要使教会成熟这一个目的。

  基督的生命是合一的生命,把许多的个人联结成为身体,显明身体的见证。因此,神的儿女个人长进的结果,定规是进入身体里,这才是正常的光景。也就是说,不管个人如何的长进,若是不进入身体的见证里,这人的长进还是不够完美的,因为并没有完全活在基督作生命的事实里。在身体中一定有交通,在交通中就打掉个人背景的强调,因为交通的基础是生命和真理,任何使生命不能交流,真理受到阻挡的事物,都要受对付,都要从神儿女们的身上除去,使神儿女间的交通可以建立起来,让合一的生命带出身体的见证。

  使徒的教训是把神儿女带进交通的,使徒时代的教会也是活出身体见证的榜样,因为他们都在基督作生命的基础上,追求活出基督的生命。从他们的交通生活中,给我们看见身体的见证,也指出一条活出身体见证的路。

教会祷告的扶持

  保罗劝勉教会要琱祷告,在祷告中儆醒,在祷告中感恩,藉着祷告保守在基督里的地位。祷告的实意是支取基督,承认自己是无有的,要取用基督的所有来填补我们的缺欠,使我们得着基督的所有,而活在神的丰富里。使徒的劝勉不单是对个人的,更重的是对全教会说的,要全教会都一起祷告。个人的祷告是好,但不是最好,个人若缺了教会的祷告,他的祷告的生活就不够完全。并且主给教会的祷告有特别的应许,有更大的权柄,可以释放主所要释放的,捆绑主所要捆绑的。教会祷告的原则虽是‘两三个人’,但却是站在身体的地位上,是身体支取头的丰富的祷告。教会的祷告是进入身体的祷告。

  在教会的各种聚会中,神儿女们聚会祷告是相当重要的一个聚会。可是现今的基督徒,最不喜欢赴的,就是祷告聚会。听道的人很多,祷告的人却很少,在主日应酬主一下的人不少,确实在祷告中支取神的却不多。教会`弱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在这里,一面是缺少向神的支取,一面是没有进入身体,没有看见神的充满是在身体里。这是教会何等严重的亏损!

保罗看自己是在身体里的

  保罗是看见身体的,祂把自己摆进身体里。他是使徒,是神所用的工人,但他在身体里,就是一个肢体,他没有因为作了使徒,就忘记了在弟兄们中间,自己仍旧是一个弟兄。因此,他请求教会为他祷告,他需要身体的供应,需要肢体的扶持。他自己是在罗马,弟兄们在歌罗西,他看见了身体,他越过了地域的限制,去享用身体的扶持。没有因为是作了使徒,就不需要活在身体里,正好是相反的,他更需要活在身体里。一般人是信赖工人的祷告,只该保罗为他们祷告,保罗却不须要他们为他祷告,但保罗是需要教会的扶持,因为他是活在身体里,他和他的同工们都活在身体里,他们都需要教会祷告的扶持。

  现在不少作工人的人(团体),他们到处请求基督徒在经济上给他们支持,述说神如何托付他们,强调他们的需要如何重大,他们的工作如何重要。他们的眼睛在看人,他们的心思也在盘算着人,这是何等的可悲,没有站在身体里,也不是作在身体里,只是作在工作里,因此眼睛不是看着作头的基督,心中也没有想到支取基督。他们要人的支持,过于主的扶持。保罗没有把自己放在弟兄们以上,也没有站在弟兄们以外,他在身体里,他信靠差遣他的那位作头的基督,他所需要的是灵里的扶持,是生命大能的供应。

教会的祷告为神的工作开路

  ‘求神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能以讲基督的奥秘(我为此被捆锁),叫我按着所该说的话,将这奥秘发明出来。’这是保罗请求教会为他们祷告的内容。叫我们看到了这祷告的生命是何等的美丽,祷告的能力又是何等的大,也看到祷告的人是何等的跟随主生命的引导。太宝贵了,这是基督的生命从人的身上发表出来,叫人体贴神的心意,又活在众圣徒之中。

  站在身体的地位上的祷告,是为神的工作来仰望神,用祷告带出神的工作。不少人在聚会祷告里,人是与众圣徒在一起,祷告却是个人性的祷告,他只管自己的祷告,却不顾祷告的同心,不理会众圣徒能不能同说“阿们”,这不是身体的祷告。身体的祷告一定是摸着神的心意,也摸着众圣徒的心。保罗并不注意他所受的捆锁,但很注意神的计划,很渴想神使用他去讲明基督的奥秘。他不为着传扬基督所带来的捆锁后悔,也不因此胆怯退后,他把自己摆进身体当中,深信身体的祷告能给他足够的扶持,使他能得着该说的话来高举主。他清楚的知道,事奉神不是孤军作战,对付撒但也不能凭单人匹马,属灵的战争是要众圣徒一同上战场,有人在最前线,有人在火线的后方,都是在战场上的。因此,要显出神的作为,摆明主的见证,必须要站在身体的地位上来作,与众圣徒一同作,使教会藉着祷告,给神的工人有足够的扶持,使基督的得胜完全的显明。因为神一切所充满的,是在身体里。

只说该说的

  保罗从教会的祷告中,盼望主使他只说该说的话,好把神的奥秘发表出来。人太喜欢说话,不管是与不是,说了就痛快。但是在属灵的争战中,决不能这样,话说得不恰当,就妨碍了神,是限制了神,甚至是破坏了神的工程,这只是给撒但开门,让他多有机会对付神。保罗深深的明白这一点,他不要说他自己的话,只要说主要他说的话,只有说主要说的话,才能把主透澈的发表出来。‘按着所该说’的说话,这是何等的美,又是何等的强而有力的作主的见证,使仇敌蒙羞。人自己的话多了,就不是在主生命的管理里说话,像彼得多次的说了冒失的话。

  作工的人说的话要准确,神的儿女说的话也一样要准确。因此人的说话必须要受对付,说了不该说的是不对,该说的不说也是不对,透过教会琱薊祷告,把这个说话的恩典带进教会,是十分迫切的需要。神儿女们的说话,也是在见证基督,所以他们的话必须也是出自基督的生命。我们必须抓住机会作主的见证,也必须在生命中追求更大的长成,才能有足够的合宜的话去派用场。这里所说的‘爱惜光阴’,原意是‘赎回机会’,不单是抓住现今的时刻,还要付代价去收回过去所失的时光,切实的作主的见证。不要轻看神儿女说话的问题,说话既是见证,也就是属灵的争战,因此说话的操练,也需在教会祷告中去仰望神的怜悯。

  说话的操练,看似容易,也看似只是个人的追求,事实上并不这样简单,缺了教会祷告的扶持,我们会很容易倒下去的,也实在有太多的机会让我们倒下去。说话一定有对像,主要的对像多是不信主的外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命若是不够强的话,不要说向他们作见证,恐怕连自己的立场也守不住,就跟随着大伙胡乱的扯谈了。因此需要教会祷告的保护,使我们常有苏醒的灵,守住不该越过的界线。‘用智慧与外人交往’是主定下的界线,‘智慧’不是圆滑耍手段,“圆滑”只是代表“诡诈”的美词,是神儿女们所不取的。圣经上的‘智慧’是“敬畏神”的实意,会敬畏神就是智慧。与外人的交往的界线,就是不能伤害我们与神的关系,一切会生发阻碍我们与神交通的事物,都不是我们要去跟随的。要胜过这种试探,不单个人要祷告支取主的得胜,也需要教会的祷告来保护。

  再进一步,说话准确还不算数,说话也必须要带着恩典。‘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像用盐调和,就可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不是一时的带着和气,是常常的带着和气,不住的带着和气。这里所说的‘和气’,原意就是‘恩典’,说话要常常带着恩典,这真是需要恩典,才能活出这样的恩典。雅各和约翰要主从天上降火烧掉撒玛利亚人,这些话是没有带着恩典;有一位弟兄对拒绝接受福音邀请的人,气愤愤的说:“将来下了地狱,你可不要后悔。”这样的话也没有带着恩典。我们何等需要主的恩典,使我们的话都带着恩典,这就需要教会祷告的扶持,需要活在身体中来接受供应。

  说话带着恩典是生命成长的记号,是在身体中吸取神的丰盛的结果,在个人追求中是永远学习不来,只会产生自欺和自义,惟有在身体中忍受了彼此刺伤的经历,我们才肯不说自己的话,也不敢再凭自己说话。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才会让主在我们里面说话,我们有主的话可说,也只是说主要说的话,这时,我们的话就常常带着恩典。和气不同于恩典,和气只叫人遇见人,恩典是叫人遇见神。话不必说得太多,能叫人遇见神就够了。

  生命的成长,一定要活在身体里,在身体里与众圣徒一同追求,一同吸取主的丰富。个人虽是一样可以取用主,但不要忘记,神的丰富是充满在身体里,不在身体里,只能吸取神量给个人的那一分,在身体里,却是共享众圣徒所有的分。所以要学习活在身体里,进入教会的生活,同心祷告,彼此供应,互相扶持。

活在身体里的榜样

  基督的生命带进基督的身体,活在基督的生命平安里的人,绝不会停止在个人的得释放,一定会进入身体的生活,使神的荣耀有更大的释放。在歌罗西书最后的一大段,多是述说个别弟兄的事,和一些问安的话。在字面上看来,事实确是如此,我们若是进到深处去看,一定会发现不仅是如此,与其说是述说弟兄们的事,不如说是神摆列一些见证人给众人看,用活的见证人去显明神的奥秘,去见证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圣灵一面用真理去对付人的智慧,也一面用活的见证人去印证真理,叫人脱离人的聪明,而转向基督,好享用神历代以来所隐藏的奥秘。

  这些人是基督的见证人,显明了基督的所作,如何改变了他这个人,他们也是基督身体的见证人,显出了基督的一切丰富。在他们的身上,我们可以看见基督所作成的工,也看见基督是如何引导他们,继续的活出祂自己的丰富。在他们的身上,我们不单是看见蒙恩的人,更看见蒙恩的路。圣灵如何引领他们在这路上走,也同样的要引领我们走在这路上。

推基古──忠心的执事

  在歌罗西的弟兄姊妹们,见过保罗的人并不多,但是他们心里十分的记挂着保罗,保罗也知道他们对他的挂念,他也同样的记挂着他们。这一种的弟兄相爱的情形是何等的感人!在血统上,神的儿女彼此有关系的不多,但他们的相爱却是超越过血缘上的关系,是神的生命使他们建立了这个新而亲密的关系,成了‘亲爱的弟兄’。保罗特意打发推基古到歌罗西去,为要叫歌罗西的教会受安慰。圣灵把推基古带出来,就指着他说了好些话,这些话说明了神对他的记念和数算,也说明了像他一样活在神面前的,也一样的被神记念和数算。

1. 一同作主的仆人

  保罗是以色列人,推基古是亚西亚人,他们一个曾经是犹太教的狂热信徒,一个是出身于拜偶像的外邦人,原来是互不相识,在宗教上更是水火不相容的。如今不单是成了亲爱的弟兄,更是一同作主的仆人。是什么原因使他们有这个合一的事实呢?这完全是他们在基督里的经历所做成的。他们经历了主的拯救,享用赦免的恩典,又接受了基督的生命,更接受了主的呼召。虽然他们的文化与宗教的背景不一样,但他们都是经历了同一位基督,这一位基督把他们带进荣耀的指望里,又是这一位基督给他们看见了在神的光明中的前途,他们就把自己摆上了,照着主的拣选,作了主的仆人。

  他们甘心的把自己放在主的权柄下,像当日在奴隶主手下的奴隶一样。作奴隶是不得已的,谁肯甘心一生为别人作劳役呢?他们原是自由人,但他们却甘心把自己交给主,作主的奴仆,服主的管理。因为他们在经历里面,清楚的认识了主是谁;也清楚的看见了,只有在主里面,才可以有永远荣耀的前途。这些认识使他们站对了他们该站的地位。他们是认识主的人,也是认识自己的人。认识主,使他们确认了跟随的道路,认识自己,使他们乐意的接受主的差遣,接受主在他们身上一切的调度。认识主而不认识自己,还没有找到正确的属灵的道路,必须认识主又认识自己,才是找对了属灵的路。因为必须有这两面的认识,人才会完全的联合于基督。

2 忠心的执事

  推基古在事奉主的事上,实在是不辞劳苦,在服事圣徒的事上,也摆出十分美的见证。保罗因他得了安慰,圣灵也见证他是‘忠心的执事’。他在神家中的服事,也许是多在事务方面,但这也是教会所不能缺的弟兄,缺了这样的弟兄,教会的服事就不完整,身体的供应和保护就有了破口。在保罗传福音的途程上,在坐监的日子,推基古常常陪伴着保罗,给他表同情,也分担他的劳苦。

  圣经中的记录,指出推基古常为保罗送信给各地的弟兄,把安慰、劝勉和教导的交通带到各地的教会。他把以弗所书带到以弗所,把本书带到歌罗西,也可能把提多书送到革哩底交给提多。从这些记录中看出,他在事务上的服事量很重,他比较少在属灵的交通上有服事,但他守住自己的地位,忠心的善用他的恩赐,不求在众人面前显露自己,只求在主面前作好他的职事。在当日的水陆交通的情形来说,推基古的奔跑实在是劳苦,甚至常常是一个人孤单的在路途上,默默的奔跑。使神的信息可以带到各地的弟兄们中间,去供应教会灵里和实际见证的需要。他轻看外面的辛劳,仆仆风尘去传递主的话,他不以为苦,他是活在基督的平安中去服事众圣徒。主在天上看见这位在路上奔跑的仆人,祂的心定然是满了喜悦,弟兄们遇见了这一位向主忠心,又满了爱心的弟兄,他们也一定是享用了喜乐与安慰。

3 ‘要将我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

  保罗打发推基古到歌罗西去,要将他的一切事都告诉当地的教会,这事在表面上看来是不足为奇,但看深一层的时候,我们就要敬拜神,祂在生命中把神儿女带到合一的地步。交通是在双方面都进行的,若仅仅是单方面在作,那只不过是“交”,却不能说有“通”。交通定然是双方面一同在进行,把自己交出来给对方,也把对方交出来的接过来,是这样的一同享用神的恩典和丰富。

  歌罗西教会不够明白保罗的遭遇,他们就忧愁;保罗知道歌罗西教会为他背上了重担,他心里也觉得为难。弟兄们里面的感受,是这样的互相关切,互相的牵引着。弟兄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也成了弟兄的事,这种出于生命的联结,显明身体的见证,是何等的美,又是何等的善。‘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林前十二2627)保罗要叫弟兄们卸下心里的重担,一同受安慰,他也要卸下为歌罗西教会受搅扰而背上的重担,他就请推基古到歌罗西走一趟,使分散在不同地方的弟兄们,都同得安慰。

  更叫人里面受感动的,这些活在身体里的弟兄,是实实在在的在身体里,‘要将我的一切事都告诉你们’,和‘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光景’。这两处的经文,都叫我们看见弟兄们当中,都是彼此敞开的。推基古知道保罗的一切事,不是其中一部分的事,而是一切的事,因此,推基古能代表保罗与弟兄们交通,交通出保罗所要交通的话,保罗信任推基古代替他说话。他们两人之间,彼此了解,彼此信任,若不是活在身体里,不可能活出这个合一的见证。不单是作工的人彼此是敞开的,工人向着教会也是敞开的,神儿女中间全是敞开的。活在生命的光中,就没有什么不可以敞开的。当日的教会是照着基督作生命的事实而活,根据基督的平安作主而活,把基督身体的见证活出来。他们是实实在在的活在身体里。现今在神儿女中间,看见身体的人不多,更可怜的,就是在看见身体的神儿女中间,讲身体的多,活在身体里的人少。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爱慕活在身体里。

阿尼西母──亲爱忠心的弟兄

  另一个代表保罗到歌罗西去的,他的名字叫阿尼西母。他原是歌罗西人,是腓利门家中的一个奴隶,他亏负了主人,就从歌罗西逃走到罗马,遇见了在捆锁中的保罗,听见了福音,就信了主,也追求主,也成了保罗所信任的弟兄。知道了阿尼西母的历史,我们不禁要赞美主,祂救人,也改变人,真实在人的身上恢复那造他的主的形像。

1. 亲爱忠心的弟兄

  从腓利门书中,我们可以看见,阿尼西母对他的主人没有益处,他亏负了主人,也欠了主人,结果还私逃到罗马。他品格的低下,为人的愚昧,在人的眼中是太明显了,人多以为这样的人是无可救药了。赞美神,他遇见了主,他得救了。人有了极大的改变,成了保罗在监禁中的帮助,保罗也放心的称他为福音所生的儿子。保罗打发他回到歌罗西,一面是为了向腓利门认罪和赔罪,除去他生命成长的阻碍,一面也是把他摆列在歌罗西人的面前,使他们看看基督的杰作。

  阿尼西母成了保罗的‘亲爱忠心的弟兄’,这也是圣灵所印证的。他是一位活的见证,是凭着基督脱离旧造,又活出新人的见证人,打破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意识。他的改变,不是学习或是模仿来的,而是基督作生命的结果,生命改变了,人也就改变了。没有任何的事物或权力,可以使人彻底的改变,结束旧人,进入新造。只有基督的所作,才能使人成为新造的人。看见了阿尼西母,就看见了基督是人进往神面前的路。阿尼西母如何成为基督的见证人,我们也该一样的作为基督的见证人。

2. 在弟兄中没有间隔,也没有秘密

  推基古是同工,阿尼西母是弟兄,在信主的年日,和在主里的经历,大不一样。这些差别,并没有使阿尼西母不能好好的活在弟兄们的中间,他实在是很好的活在弟兄们当中,因为他也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也许他属灵的效用比不上别的弟兄,但他实在是肢体,也实在活在身体中,他与弟兄们没有间隔,弟兄们向他也没有秘密,保罗和在罗马的弟兄们的事情,他都知道,所以他也能把一切的事告诉歌罗西的弟兄们。他也成了在罗马的弟兄们的代表。

  不是活在基督的生命里,属地的差别再加上属灵程度的参差,人一定是给分成一个小圈,又一个小圈。教会中的分门别类就是这样产生出来。虽然不是唯一的原因,但却是主要的原因。人让基督的平安作主,活在基督作生命的事实里,人所有的一切差别都不发生作用,文化背景不发生作用,社会地位的高低不发生作用,生活习惯的不同也不发生作用,种族的区别更不发生作用。保罗、推基古、阿尼西母,还有许许多多在罗马的弟兄们,都调和在一起,这就是见证,这就是基督身体的显出,因为他们都不凭自己活,而是凭着基督来活,活在基督的平安里。── 王国显《神的奥秘就是基督──歌罗西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