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章  弟兄们的交通

 

(四1018

  全书最末了的一段,可以说是问安的话,但又不全是问安,因为在这段问安的话中,夹着许多介绍弟兄的话。我们不要把这些话,很简单的看为是保罗给弟兄们作介绍,我们必须要记得,圣经的作者是圣灵,保罗和其它写下圣经的都是一样,他们只不过把圣灵的意思忠实的记录下来,因此,这些介绍的话,我们要看作是神的记念和数算。这些弟兄们在神面前所作的合神的心意,神就把他们所作的记录下来,写在圣经里,永远的成为神所记念的,也不住的摆在神儿女们的眼前作榜样。若不是神记念他们,这样的介绍就显得多余,因为其中的一些人,原来就是歌罗西教会所熟知的,亚基布就是其中的一个。看见了神的记念,我们心中实在羡慕,巴不得我们也是在神的面前蒙记念。

  从他们的蒙记念,我们实在可以看得见蒙记念的原因,这也可说是蒙记念的路。很显然的,在他们身上,我们仍然看见,一方面是他们凭着基督而活,另一方面是他们活在基督的身体里。我们千万不要把这事看作陈腔滥调,因为这事是神儿女们在生活上所要作的拣选,也是一个琱[的属灵事实,神的儿女们一代过一代的,都要投身进去,才会走在正确的路上,活出神所要得着的见证来。

  在圣经中的问安,不是一般应酬的话,圣灵不会说这样的话。问安就是一种属灵的交通,是身体上的肢体互相记念的发表。弟兄们的互相记念,那是基督作生命的结果,在同一的生命中,生发了超越过时空、人与人之间的真挚感情,这是生命的感情,互相的吸引着。再从另一个角度看,站在身体的立场上,众肢体都向着作头的基督,显出功用,一同事奉神,成为一个完整的见证,彼此都有同一的感觉,我不能没有弟兄,弟兄也不能没有我。这一分深切的属灵感情,透过了问安,进入了交通。有交通,就是身体见证的一种表现,是十分可珍贵的属灵生活,神一定是数算的。

仍然是一批活在身体见证中的人

  每一个有主生命的人,很自然的都向着基督。心意完全归向基督的人,也很自然的会结连在一起,不是因为有共同的兴趣,而是因为是同一个身体。联于基督,定然是进入身体,是基督把众人都联结在这个身体里。本来每一个神的儿女都在身体里,没有一个是例外,但不是每一个神的儿女都活在身体的见证里,因为只有受基督的平安管理的人,才爱慕活在身体的见证里。正因为是这样,能活在身体见证里,就使神的心满意,人也感觉珍贵。身体的见证显出了基督生命的光辉。

  这一批问安的人,真的是在散发基督生命的光辉,但愿这些光辉也感染我们,叫我们也同样的散发出这生命光辉。

亚里达古──摆上自己的人

  ‘与我一同坐监的亚里达古’这简单的一句话,把这位弟兄高贵的生命质量,完全的摆在我们面前。他是帖撒罗尼迦人,是在大争战中接受主的,经历艰苦,仍旧是忠心的跟随主,以后更加入了保罗这一批福音见证人的行列,在各地为主的名呼喊。他陪伴着保罗在以弗所经过大暴乱,他也陪伴保罗经历在地中海上的风暴与漂流,现在又陪伴着保罗一同坐监。这一串的历史事实,说出他是个陪伴弟兄、体贴弟兄、与弟兄表同情的人,他乐意为主摆上了自己,他活出了肢体的可珍贵的关系。

  在法律的观点上来看,受监禁的是保罗,亚里达古是可以置身事外的,尤其是他曾经面对过不少的危险与艰苦,这些事的回忆总是使人战栗不安,他更有理由使自己脱离这种环境,有谁喜欢被监禁的生活呢?但是亚里达古却自愿的把自己放进被监禁的环境中,不是因为他该受监禁,而是他有感动要陪伴弟兄一同受苦。

  若生命不够丰富,一定不会拣选这一样,能忘记自己所要忍受的,而作了陪伴弟兄坐监的拣选,这生命太美丽了,是钉十字架者的生命在他身上流出,在他身上也着实是接受了十字架的破碎,使主的生命在他身上不受阻拦,可以自由的释放。保罗称他为‘亲爱的同工’,他也实在是与神一同作工的人。神不住的在教会的历史中,得着许多像他一样的见证人,盼望神也选中我们,在这时代作这样的见证人,作这世代的亚里达古,使荣耀称赞都归给父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马可──仍旧以主为宝贵的人

  知道马可的历史,就会明白如今的马可是何等的宝贵。保罗(那时还称为扫罗)和巴拿巴头一次从安提阿出去传道的时候,带着马可一同出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青年人太过思家,也许是传道的生活太辛苦,也许是……在离开安提阿不久,他就独自回去了。后来保罗和巴拿巴准备第二次出外时,坚持不能再带马可去,为此和巴拿巴争辩起来,结果造成保罗和巴拿巴在工作上分开。早期的马可,有服事主的热心,但欠缺生命的长成,为弟兄们制造了不少的难处。只有热心,是不能好好的事奉主的,出于人的热心,总是成为弟兄们的难处。那次他在主面前的退下,我相信这事给保罗的心灵留下极大的伤害,因此他不能再接受马可作同工。

  过了好些日子,保罗对提摩太说:‘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的事上于我有益处。’(提后四11)马可在保罗心中的形像变了,不单是可以作同工,而且是不可少的同工。这一个转变,不是年纪大了而懂事的结果,而是因为生命成长了,他不再活在人的热心里,而是随着生命的管理而活,他不再怕接受劳苦的生活,他乐意去服事弟兄,他的生命不住的趋向成熟,到了一天,主还拣选他,记下了马可福音,他成了主所重用的器皿。

  生命在人的里面,不住的引领人到神前。我十分的相信,那一次马可独自回去以后,圣灵在他里面一定是很厉害给他光照,他失去了基督的平安,他逃避了难处,但他却得不到喜乐。在生命的光中,他悔改了,他认罪了,从此,生命上就有了大转机,他认识了自己的愚昧与无知,他也认识了基督的宝贵,配得着他拼上了自己去事奉祂。他回到事奉的路上来,顺服了那带领他的主。在生命的光中,他恢复了基督的平安在他里面作主的事实,他不单个人蒙了大恩,也平复了他给保罗所造成的创伤。

  在基督里的每一个个人,都不能脱离基督身体的关系,在身体里,不是显出好的供应,就是显出坏的影响。因此,身体要给个人保护、安慰,与劝勉,个人也要向身体负责和认同。保罗起初不接受马可作同工,为的是向身体负责,不叫身体受到坏的影响。作同工不比作弟兄,只要有生命就是弟兄,不作也不行,但是作同工必须要同心,要有同一的托付,要有主的差遣,要向主有忠心,同一的心灵,同一的脚踪。同工作不好,就留下坏的榜样,使教会受伤害,所以作弟兄毫无问题,作同工就得看准主的安排,不管恩赐有多大,主没有显明祂的安排,还是不能作同工。

  马可转变了,神也在他的追求和事奉上给他印证了,保罗就不坚持他起先的意思,把马可接纳进他们的同工行列里去,他这样作是尊重主的管理,也是站在身体的立场上,给马可安慰和激励,使这位年青的弟兄,能脱离因从前的失败而留下的阴暗,好使他在主手中成为合用的器皿,又给他保护,使他不在跟随主的路上灰心丧胆。所以保罗一再的吩咐歌罗西的教会,好好的接待马可,不要因他过去的失败而拒绝他,也不要因他年轻而小看他,总要让他能安息在弟兄们中间,用他的恩赐来服事教会。这个安排是根据活在身体里,使众人一同活出身体的见证。马可回到身体的见证里,他的路是对了,他在身体里显出他该有的功用,身体也给了他保护与劝慰,使他继续的在主的路上向前,至终成为主手中合用的器皿,他记录下的福音书,直到如今,还在供应着教会,并且还继续的供应下去,直到主再来。这是何等美的教会生活,有保护,有供应,有劝勉,有扶持,是基督的生命在作管理,叫众人活在基督的平安里,显出身体的见证。

犹士都──为神的国争战的人

  因为在福音上服事外邦人的犹太弟兄并不多,犹士都是保罗在这里所提到仅有的三个人中的一个。在当日,犹太人能脱离律法的观念的人并不多,能容忍外邦人一同享用救恩的人更少,在外邦人中为神作工的人更是少而又少。犹士都能在这一方面摆上自己,忍受了道路上的孤单,也忍受了同族的兄弟的不体谅,这实在是不简单的。从他这样的摆上,我们看得出他在生命中有丰富的经历,认识基督的宝贵,乐意为着主摆上了自己,摆上了前途,与保罗等弟兄,不停的奔跑在不受世界欢迎的路上,对主认识少一点,经历少一点,绝不会这样为自己拣选道路。或是反过来说,主自己若不是这样的真实,又是这样的宝贵,他也不会作这样的拣选。他实在经历了主自己,享用了主生命的丰富与平安,他毅然的摆脱了捆绑人多年的律法,把他余下的一生,完全的投进神的国的争战中,专心的高举那释放他从律法中出来的主耶稣,就是那位使他得着荣耀的自由的基督。是基督的所作吸引了他,叫他成为天国的战士。

  我们不只是从他拣选主的经历上,看出他生命的丰富,也可以从他如何活在弟兄们中间,看出他实在是充满了主恩典的人。他又是一位活的见证人,虽然圣经记载他的事情并不多,但是我们听见保罗作见证说,他是保罗的安慰,圣灵也印证这个事实,他活在弟兄们中间,成了弟兄们的安慰,这正是主丰满的恩典在他身上溢流的明证。他与保罗同心,他使保罗受安慰,叫保罗不受孤单的情绪折磨,也叫保罗灵里得着扶持,神这一个配搭,让保罗更专心,更不受地上的人、事、物的牵缠,在事奉主的事上,更多的流出主荣耀的丰富。

  他使保罗得安慰,就是使神也觉得安慰,神在他身上可以自由的充满,也可以自由的流出,他在神的手中,作了合用的器皿,盛装了神的恩典,又输送到弟兄们的中间。在神的家中,神预备了这样的弟兄,神的儿女们是何等的有福,神与人都因着这样的弟兄得了安慰。在工作上,他是非常隐藏的弟兄,保罗不提起,没有人会知道有这么一位弟兄,但是他的功用,却是叫神家中的人都喜乐。教会也真需要更多像他一样隐藏而实际,又是使弟兄们多得服事的弟兄。

以巴弗──为神儿女蒙恩而劳苦的人

  以巴弗也是从歌罗西出来的弟兄,也是保罗的福音队伍中的一员。能从拜偶像的宗教捆绑里得释放,又成为福音的使者,不会比犹太人从律法转入恩典来得轻松,一样经过灵里剧烈的挣扎,最后还是基督释放了他,并且更深的得着他,使他一生为着基督而活,用尽他的生命。从腓利门书中,我们知道他也是陪伴着保罗坐监的弟兄,是基督将他带到这样完全把自己摆在祭坛上。

  认识恩典的人,定规在事奉神的路上献上他自己,和他的所有,也盼望别人和他一样的以主为宝贵。他留在歌罗西的时候,他带领着教会进入真理,一同追求更多的得着基督,圣灵也称他为‘基督忠心的执事’,他也实在为弟兄尽心竭力。神的恩典像火一样在人里面,如火一样燃烧,叫人甘心给烧尽,像金灯台上的灯蕊,发出光与热,虽是一点点,也够叫人看见该走的路。

  他又是用生命去服事弟兄的人,不能面对面服事,就用祷告去服事,用膝盖,用眼泪去服事,为弟兄们向神求恩典,使他们明白神的心意,在神一切的心意上得以完全,站稳在基督的救恩中。我能想象得到,当歌罗西教会在真道上受搅扰的时候,他拼上了他自己,竭力的为教会在神面前仰望,为教会儆醒,他不单是站在工人的立场上祈求,他更是站在身体里去为教会求恩典,他把弟兄们的争战看作他自己的争战,他也把弟兄们的难处看为他自己的难处,他如同自己身受一切的属灵压力而向神呼求。他并不因为是从歌罗西出来的,所以就对歌罗西教会多一分的感情,而是因为他活在身体里,他感觉到歌罗西教会所感觉的。他为老底嘉和希拉波立的弟兄们也是一样的劳苦,更证实了他实在是活在身体里,用生命去服事那些不能面对面相见的弟兄,服事所有神摆在他心里的众弟兄,超过了地方的界线去服事神的众儿女。在他的服事里,他只看见主,在他的工作里,他只看见基督的身体。

  保罗能为以巴弗的服事作见证,这又给我们看到多美丽的生命服事。同工之间在服事主的事上,能彼此的印证,而不是彼此的排挤,因为他们都是确定了主是他们的目的,主也是他们服事的方向,他们自己高举主,也带着神的儿女一同高举主,他们不是服事自己,也不看服事的范围属于自己,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同工,是真实服事主的人。今天多少基督教的领袖,脱不了世俗的影响,虽然不求世界的名利,但却求基督教内的名与利。有一天,在主面前看见了以巴弗,即使主不给他们定罪,他们也会羞愧。

‘亲爱的医生路加’

  在保罗的福音队伍中,一位作医生的弟兄经常随着他们,他就是路加。很自然的,在他们的福音征途上,他在医药上给弟兄们许多的服事,减轻疾病给弟兄们的痛苦,缩短弟兄们康复的时间。从古到今都是一样,医生这一种工作,总是在人世间受人羡慕的职业,医生也是受人敬重的,可是路加放弃了这些权利,也放弃了为自己大量积累财物的机会,却跟着这一批‘世上所不配有的人’长途跋涉,奔波劳碌,感谢神,他不以为是苦,也不以为是损失,他默默的陪伴着神的众仆人,我们可以看得见,在保罗事奉主后半段的年日中,每一次的风险,路加都有分在其中。这些事情没有叫他胆怯退后,反倒更勇往直前,因为在他里面满有喜乐,基督耶稣成为他的至宝,保罗说,他为得着基督而丢弃万事,路加也是在说同样的话,并且是用实际的生活去说这样的话,基督是他的至宝。他作医生的身分,使他多有机会接近社会上层的人,接近有权位的人,好像提阿非罗大人,但是这些生活圈子里的高贵,并没有吸引他的心,他里面所有的,仍然只是基督。

  他心里爱慕主比其它一切的事物更多,他对主的追求,对主所作的一心一意的跟随,叫主不能不选上他记录了新约中的两卷圣经,一卷是路加福音,另一卷是使徒行传。在福音书中,他对主的所是和所作,实在是付上了代价去追求,神的灵也就把主的启示放在他里面。在使徒行传里头,我们也看见了一个灵里非常苏醒的人,跟上了圣灵作工的路。有一点是我们不能忽略的,他记录这两卷书,是要叫地上有权势的人归向基督,宣告地上的一切尊贵都不能与基督相比,他里面实在是满了基督。他为基督甘愿卑微,他以享用基督为最喜乐的事,有了基督,地上一切的好处都可以放弃。路加在他的一生中,用他活生生的生活,向人作了基督为至宝的见证。

主没有忘记的底马

  不照着生命的平安行事,结果定然会从主的路上退去,不能继续在得胜者的行列中前行。主的生命定然是领我们到达祂的丰富,但是我们必须顺服生命的引导,藉着顺服而行完十字架的路程。十字架藉着人的顺服治死人的自己,因此,在十字架的路上要不住的顺服,来支取基督的得胜,好使我们在路程的终点,与主同享荣耀。

  人的眼睛一转向自己,就不可能继续在十字架的路上走,撒但也知道这一个,所以他时刻藉着试探把人吸住,使他们的眼睛从主的身上转向自己,叫人自怜,自怨,自爱,……叫人感觉跟随主太委屈了自己。底马就是这样被引诱,离开了他的服事岗位。这实在是太可惜,也太可怜。

  保罗写歌罗西书时,底马向着主的心还是非常好,他是保罗的‘同工’。可是过了一段的日子,在提摩太后书中,保罗再提起他的时候,说‘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他不再让基督作他的主,他让现今的世界在他心里代替了主。他不是单单离弃保罗,他是离弃主,人若不再让基督的平安作主,他一定从主的路上退去,也一定叫他的奖赏被夺去。我们不知道他以后有没有像所罗门一样,悔改回到主的面光中,重新让主得着作主的器皿,虽然主一定会为他存留这样的恩典,但他已经为自己制造了不少的亏损。

  有一件事情,叫我们看见主的宝贵,祂实在是太配得着我们的敬拜。底马后来的失败是事实,但在歌罗西书和腓利门书中的底马,仍然是主所记念的。就以主的全知来说,祂早就知道底马会有这样的失败,而祂仍然把底马的名字写在这两卷书中。这不正就说出了‘我们纵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主么?是的,祂是信实的主,祂责备底马的失败,但祂仍然记念底马为祂所作过的,正如主在启示录中给以弗所教会的信上所显明的,主责备以弗所教会的退后,而祂仍然数算以弗所教会在信心和爱心中向着主所作的一切。主既是这样的主,我们就当从底马的身上得着鉴戒,不叫我们将来站立在主面前的时候,后悔自己的愚昧,看见自己一生后一半的失败,掩盖了前一半的得胜光华。我们不要因自己失败了,而主仍然记念我们曾有过的得胜,便因着过去的得胜而自欺。主记念我们过去的得胜,是主的信实和祂的怜悯,为这一样,我们感谢祂,但主绝不会因我们过去的得胜,而不追讨我们现今的失败。我们还是回到让‘基督的平安在我们心里作主’的功课里,叫我们蒙保守,一直走到路程的终点,面对面的遇见主,一同进入祂的荣耀。

地方教会间的交通

  基督所作的结果,在地上产生了一个新人,就是称为基督身体的教会。基督把祂的所是与所有,都充满在这个身体里,使教会成为彰显祂的荣耀丰富的器皿。这个基督的身体是属灵的,是宇宙性的。因为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在这个身体里是包括了所有在基督里面的人,这正是‘基督是包括一切,也住在各人之内’所指明的事实。

  人是受限制的,地也是有限制的。因此,这个宇宙性的属灵教会在地上显出来,也就受着地方性的限制,而以各个地方的教会的样式,在地上显出来,成为在地上的众教会,如同有歌罗西教会、老底嘉教会、以弗所教会、哥林多教会、香港教会、旧金山教会、伦敦教会、巴黎教会,甚至在各个地方内有范围更小一点的教会,如宁法家里的教会、腓利门家里的教会,和现今分散在各个城市和各个乡镇的众教会。神的儿女们在地上的聚会,虽然因地方的限制,在各地以地方教会的形式出现,但是她们的见证内容是一样,她们在地上显出的目的是一样,在地上的分散,全不影响原是一个身体的事实,更因着在地上的分散,而又一同活出相同的见证,高举基督,把一个身体,一个宇宙性的属灵教会显出来。巴别塔的分散是真实的分散,是各种不同的人根据不同的音语,包括了思想和习惯的不同,采取了不同的立场,为了保护各自的利益,就这样的散开了。教会不是这样,在地上的分散,更显出她合一的事实,她们的音语是基督,她们的立场是基督,她们的目标更是基督,基督是她们的共同内容,她们原来就是合一的,是在同一个身体里。

  分散总是眼见的事实,而人的天性又倾向以自己为中心,因此,要在分散中活出合一的见证,就是透过身上的众肢体,来显出身体的见证,不能缺少神恩典的扶持,使神儿女们可以脱离人的限制,而活出一的见证,不是人的组织上的一,而是联络在作房角石的基督身上的属灵的一。天主教的组织并不是真的一,她里面还是存着无形的宗派。过去,神的儿女多次多方的要藉着组织为方法,使教会合一,结果造成更多的分散,就是宗派的分散,这种分散对一的见证所造成的破坏,远比受地方的限制来得严重。地方不阻碍合一的见证,阻碍身体见证的,永远是人自己,因此,我们必须要舍弃组织的方法,和人一切的办法。教会是属灵的,身体的见证是属灵的,合一的实际也是属灵的,‘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四3),原意是‘竭力保守在圣灵里的合一’,合一不在乎组织,同一组织并不等于是合一,合一的见证是显出在地方教会间的交通,和彼此的接待与扶持。教会的组织是分开的,是地方性的,但教会所有的生命是相同的,在灵里是合一的,在见证上是相通的。

歌罗西与老底嘉

  从地图上看歌罗西与老底嘉这两个城市,在距离上并不远,是相邻的城市,但是在当日徒步的交通方式,也需要花相当的时间,才能从这一个城市,走到那一个城市。活在身体见证里的教会,不因为地理上的距离,而产生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形,反而藉着彼此的交通,在灵里联结起来,正如坚革哩教会的姊妹非比到罗马去,在地域上的距离是更远了,彼此又从未谋面,从人的角度说,是素不相识的,但是因为有同一的生命,罗马教会接待了坚革哩教会来的姊妹。这也是地方教会间的交通,从而显出一个身体的见证。保罗在给歌罗西教会的信上,就提起,‘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这又是地方教会间的交通,站在身体的立场上,一同去领受作头的基督向身体所说的话。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基督向教会说话,多是先向一处地方教会说话,然后传给众教会。主这个说话的法则,先是显于歌罗西书,以后在启示录的七封书信中,明确的以文字来表达,‘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这虽是向一个地方教会说的话,而事实上是向全教会说的,因为教会是一个身体,一处教会所需要的,也是众教会所需要的,一处教会所发生的问题,也是众教会所面对的共同问题。历代在各地作神儿女的,都读同一的圣经,也就是用事实来承认我们是在一个身体里。也许有些人在观念上还对身体见证相当模糊,但不能改变身体只有一个的事实。

  歌罗西教会接受从老底嘉来的书信,老底嘉也接受从歌罗西来的书信,也承认这些书信对他们的信仰与生活,起着指导的作用,因为它们是圣灵向教会说的话,是基督向祂的教会所启示的真理,地域的限制不能改变神话语的权柄。

真理与生命上的交通

  教会间的交通,绝不该是社交的性质,也不是一种组织关系上的来往,一切属地的关系都不该在教会中出现,甚至是工作上的需要,也不宜透过组织的形式去达成,因为教会是属灵的,教会的见证也是属灵的,教会事奉的目标是为了彰显神的荣耀,教会事奉的具体内容是建立基督的身体。这些全是属灵的事,要把属地的关系,和属地的活动加进去,都不合宜。各个地方教会在各自的地方,照着真理的指导,也接受生命的管理,活出基督身体的见证,这就对了,不需要透过超过地方性的组织关系与活动来作些什么,这些不会给教会加添什么,只会破坏教会的见证。各地的教会只该在各自的地方作主的见证。

  地方教会间虽没有组织的关系,但必须要保有属灵的交通,就是在真理与生命上的交通,这种交通是超越地方性的。在祷告上的互相记念,在爱心上的彼此供应,互相扶持,特别是真理上的交通,像歌罗西教会与老底嘉教会之间,互相交换使徒的书信。基督的身体分散在全地,我们在实行上,不可能与全地每一处教会都有交通,但在我们的灵里面,却一定有要能与众教会有交通的度量,但是在地方教会间的交通内容,必须要守住生命与真理的范围,越过这范围,就破坏了身体的见证。

教会间的交通使人接受破碎

  人天然的败坏,特别显在以自己(人)为中心上,罗马之所以在历史上成为天主教的总部,君士但丁堡之所以成为东正教的中心,都是因为人的因素在历史中突出的结果,不管是道德性的、社会性的,或是政治性的,人的地位一突出,人就代替了神,只看见人,而看不见神。使基督身体的见证受伤害最重的,就是人在教会中代替了神。教会间的彼此不佩服,大教会支配小教会,小教会仰赖大教会,宗派间的壁垒森严,这一类的事,全是人天然的败坏没有受到对付而造成的,教会不以基督为元首,也就不会站在身体的地位上,承认众教会是在同一的身体上,各自作肢体。

  歌罗西教会与老底嘉教会间的交通,在神的眼中实在是美,在神儿女看来,也着实是可珍贵。虽有地域的限制,但限制不了生命的交通,他们中间没有自高自大,也没有自卑,他们也不彼此争大,埋怨保罗在书信中给他们的排名先后,他们更不把属灵的恩典与真理据为己有,他们只看见基督,他们只重视基督的身体长大,能与神儿女共享神的恩典,是他们心中的喜乐。人的生命若不受过对付,不经过破碎,是没有可能活出在身体里的交通。是外邦的众教会,在生活上供应在犹大受饥荒的众教会的需要也好,是歌罗西教会与老底嘉的教会在真理上的交通也好,人的自己不拿掉,身体的见证就出不来。

  地方教会间的交通,是基督身体的见证,也是基督作生命的结果。神在地上,处处有作祂的见证的器皿,神的儿女在地上,处处都有他们属灵的家。

对作主工作的人一点提醒

  在跟随主的路上走,最难受的试探,是众人都以背向着主的时候,自己是否还要不顾环境的变化,依然忠心的向着主,甘心接受孤单的挑战,而仍旧默默的站立在主的一边呢?当主在地上时,拥挤着主的人大批的离弃祂时,主也问过门徒说:‘你们也要去么?’在热潮中跟随主容易,在逆流中跟随主就十分不容易。‘要对亚基布说,务要谨慎,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就是在这种情势下说出来的话。亚基布是在歌罗西教会中事奉的神的用人,神安排他面对这种充满了逆流的境况,他要怎么作呢?迁就环境的趋势么?从岗位上退下来么?还是坚强的站住呢?

  毫无疑问的,作为一个主的工人,绝不应该让环境来决定他的脚步,只有靠着主,在激流中,为自己和神的儿女走出一条路来。潮流可以推动一个人离开正路,不是正路的潮流,怎样也不会成为正路,因此,一个作主工的人,不应该跟随世界的潮流,一切出自世界的东西,都是站在主的对面的,明显的表现固然是敌挡主,隐藏不显露的心思也是一样阻挡主的。不能跟随世界的潮流,是神工人的立场,要作中流砥柱,使神的儿女不迷失方向,可以继续的往前。

  立定了脚跟去保护自己,还要‘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就是为神的家作个忠心的守门人。拒绝一切不是出于主的人、事、物进入教会,站在真理的立场上,揭露撒但的诡计,使教会也得保护。神的工人在逆境中必须先要站住,然后才能叫神的儿女看得见路。一般说来,批众是好新奇的,个人也是贪图安逸的,这些都会影响神的用人不坚守立场,但神在历代所作的,叫我们看见,神的用人站住了,把神家的门看守住了,神的儿女就复兴了。过去是这样,现今也是这样,神的用人绝不能跟随世界的流,只能忠心的守住地位,使逆流转向,从人与世界里归向神。因此,神的用人不是凭眼见的事物决定脚步,而是更要凭基督的生命来守住地位。‘务要谨慎’,注意基督生命的流向。

记念我的(众)捆锁

  最末了,保罗说了两句话,一句是‘你们要记念我的(众)捆锁’(原文的捆锁是众数的),另一句是‘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每句话都有独立意思,但摆在一起,又构成另一个体会,使人里面受光照,的确叫我们看见,出于神的话,就是这样的宝贵。

  如果保罗只说,“你们要记念我的捆锁”,我们很容易就领会,他请求神的儿女为他脱离监禁的事祷告,但他是说‘众捆锁’,这就把他从前的捆锁也数算进去,为什么要这样数算呢?他不是在腓立比书上说起要‘忘记背后’吗?正因为他这样说过,就使我们不得不注意他说‘众捆锁’的原因。我们不会忘记,歌罗西的弟兄姊妹当时受搅扰的情形,人要把他们牵引,使他们离弃基督。保罗使他们回想他的路程,跨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处,忍受了一次又一次的逼迫反对,从一个监牢到另一个监牢,难道他不能及时的逃避这一些么?难道他对苦难的滋味没有反应么?他不爱惜他自己的前途么?不是他不会这样作,而是他不愿意这样作,他知道他这样作是为了什么。为了宝贵的基督,他甘愿放下了自己的权利,不为自己的安舒作选择,大胆的使用他的自由,去走上这一条艰苦的路。用他自己的经历,向神的儿女见证基督的宝贵,他可以舍下一切,但万万不能失去基督。

  有了基督,就有了恩惠,常活在基督里,就常有恩惠。保罗不是在说空洞的祝福的话,他说的是他自己经历过的,他在极其艰困的环境中,但他并不缺短恩惠,一点点恩惠都不缺,因为他常在基督里,所以他也就常享用了恩惠。愈有恩惠,就没有一个难处可以把他击倒,他可能会受伤,但他决不会倒下去,因为常有恩惠与他同在,医治了他的创伤,供应了他的需要,叫他有足够的力量站立在主的一边。

  感谢主,我们也爱慕常有恩惠与我们同在,我们更爱慕常在基督里,因为祂是荣耀无比的主,是神一切的丰满所充满的基督。阿们。── 王国显《神的奥秘就是基督──歌罗西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