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帖撒罗尼迦前书绪论

 

{\Section:TopicID=210}保罗前往马其顿

任何一位读者只要他能细心阅读描述保罗前往马其顿的一段文字记载,必会明白这是使徒行传中最戏剧化的一个故事。路加以最简洁的方法,把整个事件记载在使徒行传十六章六至十节中。全段的描述虽然十分简短,但却能够给人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一连串发生的事件,逐渐引至一个不可避免的高潮。保罗当时经过弗吕家和加拉太,而前面便是希里斯旁(Hellespont);左边是城市密布的亚西亚省;右边就是著名的庇推尼省。当时圣灵竟然要阻止他前往亚西亚或庇推尼传道;保罗似乎接受了一种无情的驱策力,催促他必须朝着爱琴海前进。结果保罗到了亚力山大的特罗亚,当时他不知道下一步要去什么地方;到了晚上,保罗在异象中听闻一个人的叫喊声音:‘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保罗于是启航前往马其顿,这就是福音首次传入欧洲的经过。

{\Section:TopicID=211}整个世界

保罗在此时必然体验到为基督工作并不只限于一个洲陆。他在马其顿着陆,而马其顿就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国土;他曾征服整个世界,而当这个世界再没有任何地方让他攻打的时候,他竟然落下泪来。但是亚历山大是个有使命系身的人,而不只是一个伟大军人。他梦想着一个完全被希腊文化统治和启迪的大同世界。甚至伟大的思想家亚里士多德也曾说过这样的话──众人皆有责任视希腊人为自主的人,而东方人就是奴仆。然而亚历山大却宣称神差遣他担当一项神圣的使命:联合,平和,且协调全世界。他存心向人宣告他的目的是‘把东方和西方互相谛结。’事实上他梦想的那一个世界,不分希腊入或犹太人,野蛮人或西古提人,为奴的或自主的(西三11)。保罗在异象中,意外继承了亚历山大失败的幻想。保罗是从亚历山大的特罗亚启程──这个地方就是以亚历山大自己的名字作地名的;现在他来到马其顿,这个省城就是亚历山大王国的所在地;他在腓立比传道,这个地方是因为纪念亚历山大的父亲腓力而得名的;他再前往帖撒罗尼迦,这个地名也是用亚历山大同父异母的妹子的名字而定名的。整个地域都令人想起亚历山大;故此保罗心中思念着的基督统管的领域,并不是一个国家,也不是一片陆地,而是整个世界!

{\Section:TopicID=212}保罗来到帖撒罗尼迦

当保罗抵达帖撒罗尼迦的时候,基督教伸延扩拓的思想必然空前地加强起来。帖撒罗尼迦是个大城市;原名是帖米(Thermai),意即温泉;它面对的帖米湾就是以‘温泉’作湾名的。希罗多德在六百年前已经称它是个极大的城市;而它亦一向是著名的港口。当时,昔日的波斯王薛西(Xerxes)攻打欧洲的时候,就是利用这个海港作海军基地;甚至到了罗马人的时代,它仍然是一个著名的港口。到了公元前三百一十五年,加山大(Cassander)重建该城的时候,便以他的妻子帖撒罗尼迦的名字定名──她是马其顿王腓力的女儿,亦即亚历山大大帝同父异母的姊妹。帖撒罗尼迦是一个自由城市,因此没有罗马士兵驻守,而可以有自主的尊严,而且自己可以召开他们喜爱的市政大会,和设立自己的地方官。该地人口一度增至二十万,而且曾经有一个时候,人们竟然难以决定应该接受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抑或帖撒罗尼迦为当时世界的首都。甚至到了今天,在称为帖撒罗尼迦(Saloica)的城市中,人口也有七万之众。

其实帖撒罗尼迦的最重要地方在乎它的地理形势──它的位置刚好夸骑那条著名的伊那提安大路(Via Egnatia)。这条路可以说是主要交通的命脉──从亚底亚海(Adriatic)的底拉古琴(Dyrrachium)开始,横伸至博斯普鲁斯海峡(Bosphorus)的君士坦丁堡,然后直抵小亚西亚和东方各地。帖撒罗尼迦的主要大街就是这条大道的一部分。故此它可以直接联络罗马与东方诸地。帖撒罗尼迦可以说是东西方的交汇中心;有人称它是‘罗马帝国宠爱’的一个城市。由是观之,东西方的商业都集中在这个地方。故此有人说:‘只要自然环境没有改变,帖撒罗尼迦必会保持繁荣富庶。’

我们可以断言,当基督教进入帖撒罗尼迦后,对将来的发展必然有重大的影响。只要基督教能够在那里奠基,它必会随着伊那提安大路分别向东西发展──福音必然向东征服全亚西亚,而西方则直达罗马首府。这当然是一个转折点──当基督教传入帖撒罗尼迦后,使基督教变成世界性的宗教。

{\Section:TopicID=213}保罗逗留在帖撒罗尼迦

保罗逗留在帖撒罗尼迦的故事,是记载在使徒行传十七章一至十节里面。对保罗来说,福音在帖撒罗尼迦当时引起的情形实在极重要的。他一连三个安息日都有机会在会堂中讲道(徒十七2)──这句话告诉我们,他在该地逗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礼拜。他的讲道一定收到极成功的果效,因为那些犹太人抵受不住而愤怒起来,随即唆使批众,引起很多麻烦。当时保罗面对着生命的危险,必须秘密离境,前往庇哩亚。他到了庇哩亚后,同类事情也相继发生(徒十七10-12);于是保罗留下提摩太和西拉,然后独自逃往雅典。他的心中必然想念着这件事──他在帖撒罗尼迦只逗留了三个礼拜,而在此短暂期间,基督教能否给人深刻印象,使福音能够根深柢固地建立起来,而不动摇呢?果真如此,基督教征服整个罗马帝国,也不能算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如果情形未如理想的话,他是否应该再继续留在帖撒罗尼迦多几个月,甚至多几年作传道的工作呢?就以这件事情来说,当时很少人真的能预测将来基督教竟能渗透全世界。然而保罗在帖撒罗尼迦的工作就是一块试金石;保罗心里必然非常焦急,希望立刻知道福音长出来的结果。

{\Section:TopicID=214}从帖撒罗尼迦传来的消息

保罗当时实在十分焦急;当提摩太从庇哩亚前来雅典和他相聚的时候,他立即派提摩太返回帖撒罗尼迦打探消息──保罗若没有听闻他们的消息,必然会坐立不安的(帖前三125;二17)。那么,提摩太带来一些什么消息呢?带来的是好消息。帖撒罗尼迦人对保确所表示的爱心仍旧非常强烈;他们亦能在信仰上站立得稳(帖前二14;三4-6;四9-10)。他们真是保罗的荣耀,保罗的喜乐。(帖前二20)。但同时带来一些使人忧虑的消息。

(一)传讲耶稣再降临的道理引起一些不良的反应;有些人停止了工作和放弃一切日常事务,存着一种狂热的盼望,等待基督降临。所以,保罗写信给他们,叫他们必须保持冷静,并且指示他们仍要继续工作(帖前四11)。

(二)他们忧虑那些在主还未降临之前已经去世的人的遭遇。保罗在信中安慰他们,那些在耶稣里面睡了的人,必不会失去主赐给他们的荣耀(帖前四13-18)。

(三)他们有一种鄙视所有合法权力的趋势;这些好辩驳的希腊人经常都会在思想上产生一种过分民主的危险情绪(帖前五12-14)。

(四)他们存着一种道德上倒退的危险──重过以前的不道德生活。他们继承历代以来的生活习惯,要戒除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异教徒世界的影响力叫他们也难于应付(帖前四3-8)。

(五)当时最低限度必然有一些人存心毁谤保罗;他们暗示保罗所传的福音,乃是叫他自己从中取利(帖前二59);并且指出保罗是一位独裁者(帖前二6711)。

(六)当时的教会出现了一些裂痕(帖前四9;五13)。这些问题就是保罗要在信中应付的事情;信中告诉我们一件事──人性彻底的改变不易。

{\Section:TopicID=215}为什么要写两封信?

我们要问:‘为什么保罗要写两封信呢?’这两封信有许多相似的地方,而且前后可能相隔几个星期,或者只有几天。写第二封信的主要目的,是澄清有关基督第二次降临的错误观念。保罗在第一封信里面强调一项教训──认为主的日子会静悄悄地降临,像夜间的贼人偷进来一般,故此教训帖撒罗尼迦人时刻儆醒(帖前五26)。但是这教训竟然产生了一种不良的后果,他们除了儆醒看守和等待之外,什么事也不去做;故此保罗在第二封信里解释主耶稣第二次降临之前,会有一些征兆(帖后二3-12)。我们可以看见帖撒罗尼迦人对这个信仰所造成的错误──他们对基督再临的思想失去了一种均衡的看法。这种情况是任何传道人都曾遇到的;保罗在这方面所讲的道竟然被人误会了──他们只断章取义地去解释,并没有看清楚这句话的上文下理,过分强调某一点;保罗在第二封信里面试图矫正他们的错误观念,然后,把整套有关基督再降临的思想纳入正轨,希望能够平息他们那种近乎颠狂的情绪。不错,保罗在第二封信中,亦趁机复述第一封信所写的若干有益的忠告和责备的话,但是保罗写第二封信的主要目的,乃是安抚他们那种全无意义的兴奋情绪;劝勉他们必须安静等待,而不要终日游手好闲,心情紧张而虚度了时光。保罗鼓励他们必须忍耐和每天要完成应做的工作。我们在这两封书信里面看见保罗如何替一个正在扩展中的教会,解决他们所遭遇的日常难题。──《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