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 患难显出基督身体的见证

 

(二章十一节至三章九节)

  我们从帖前这封书信里看到,当时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信主的经历,他们因着保罗把神的话语带给他们,他们接受神的话语,就引来了一些很大的难处。因为他们非常有把握的知道,保罗所传给他们的乃是神的道,因此他们就不因着外面的环境而有所退缩,保罗也给他们稍微提了一下,那些抵挡神的犹太人,惹动神的怒气到了极处。

  这一个到了极处,我们有理由相信乃是指着主后七十年的时候,耶路撒冷被罗马军队围攻的那一件事,也是造成犹太人分散在全地的结果。我们读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神的忿怒,不是说将来要来的,乃是很明显的告诉我们,那个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中文圣经也非常清楚说是已经到了极处,这不是说等在前面要发生的事,而是现在进行中的事,这是我们上一次最末了的时候所提到的。

  我们从第二章末了开始看到另外一方面的交通,从表面看来,这些交通好像只是一些感情上的说话,因为保罗在那里说到他们跟保罗和同工们分离的问题。弟兄姐妹记得,保罗他们在帖撒罗尼迦并没有停留太长的时间,就被赶走了。他们去了庇哩亚,他们在庇哩亚又停留不太久,帖撒罗尼迦的人又到那个地方把他们赶走,所以保罗和同工们就去了雅典。

  我们可以算算这一段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久,我们不知道保罗在庇哩亚有多久,虽然我们晓得,保罗他们在帖撒罗尼迦不到一个月,在庇哩亚有多久,我们不知道,不过相信一定是比一个月要多一些。因为我们读使徒行传的时候,我们看到那里说庇哩亚的人是比帖撒罗尼迦的人好一点,他们甘心情愿的去查考圣经,要寻求明白,究竟圣经上的话准确不准确。因此我们想,他们有一段比较长的时间,不会像在帖撒罗尼迦那么两三个礼拜就被人赶走。

  就算是这样,那也没有太长的一段时间。我们晓得,读使徒行传的时候,保罗在雅典那个时间,是他离开帖撒罗尼迦并不是太长久的事。但弟兄姐妹你注意这里,保罗在前书里,说到他们的离别好像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我们也记得,帖撒罗尼迦书信是保罗写给教会的头一封书信,帖撒罗尼迦是保罗第二次出门的时候所到的地方。在保罗头一次出外的时候,他已走过好多个地方,也碰到很多的难处,但保罗在那段时间没有写任何的书信给教会。但这一次,从离开帖撒罗尼迦以后,保罗里面就有一个很重的负担,他要给帖撒罗尼迦的弟兄们写一封信。

{\Section:TopicID=163}认识属灵的争战

  写这封信的目的在那里呢?我们从这封信的内容里晓得,保罗要劝勉他们,不要在那患难的环境里倒退,同时也因着他们对一些死去了的弟兄姐妹们前面的经历不够明白,保罗就给他们说清楚。但是我们所注意的,还是前面的这一个问题,因为前面这一个问题,保罗用了差不多两章的经文的篇幅写下来,而里面所提到的又好像是人和人中间一些感情的问题。哎哟!我们离开你们了,我们很记念你们,很想看见你们,好像这些都是感情上的问题。感情上的一些问题,值得不值得这样写进要成为圣经的书信里?我们细细来看这一大段话的时候,我们就发觉,在说这些感情上的话里隐藏着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息,这个信息可以分成两方面,一方面是说出神的满足,另一方面是说出,我们信主,接受主,这一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很严肃的属灵的争战。

  这两方面的事情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不知道神的喜悦是在那里,我们就不知道我们追求的目的和方向。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跟随主本身就是一个属灵的争战,我们也就不会了解跟随主是怎样的一个严肃的事。我们感谢神,保罗按着圣灵的感动,在帖撒罗尼迦前书里,把这一个信息带出来了,把这些交通出来的时候,我们也就受了一点的光照。我们留意,保罗在第二章的十七节说,‘弟兄们,我们暂时与你们离别,是面目离别,心里却不离别,我们极力的想法子,很愿意见你们的面。’这完全是感情上的话,我们盼望看看你们,我们离别了,但是我们心里很渴望见你们。保罗说出这样的一种感觉,也说出了有一两次定意要去看他们,但是他说‘撒但挡阻’。

  弟兄姐妹,刚才我们已经算过,保罗离开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大概是两个多月至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在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在感情上面的反应竟然是这样强烈。但是我们往下念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一件事了,从感情上面来说,他们的确是非常非常的深,但是却不是只有感情那么浅的层面。保罗他们想要看弟兄们的这一件事情,竟然惹动撒但来阻挡。弟兄姐妹,从这一点上你就可以看见,这不是一个纯粹感情上的问题,我们已经触摸得到,这里面已经碰到属灵的争战了。撒但为什么要阻挡保罗去看弟兄们呢?或者翻过来说,保罗为什么那么迫切的要去看弟兄们?因为保罗愿意和弟兄们在一起有点交通,坚固他们在跟随主的事上不退后。

{\Section:TopicID=164}陪伴在争战中感情孤单的弟兄

  弟兄姐妹们,我们如果只是看外面这些问题,这就没有什么大不了,但当我们看到,撒但要在其中阻挡,我们就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属灵的事情从来就是不简单,只是我们不知道它是那样的紧张。

  这个月中,我跟王师母到北欧去了一下。我去北欧好像是很意外的,因为在原来的行程是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安排。只是有弟兄晓得我到了英国,他就极力的劝我到北欧去走一走,因为有弟兄在那里服事主感觉很孤单,你能去的话,到那边去和他们有点交通,可以给他们得一点安慰,有一点的鼓励。我不认识那个弟兄,我也不知道那里的光景,我起初说,只是为了这个目的,好像没有那样的催促。但是那个弟兄就很不放松的一直就是催促着,‘你要去,你要去看看,因为那个弟兄在那边实在是很孤单,很孤单,平常要寻找一个可交通的人都找不到。’

  感谢主,我给说服了,我就去了,到了那边的时候,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觉,虽然我们到那边去只不过是几天的工夫,也没有什么正规的聚会,就是和那些信主的人有一点的交谈,也实在有很多时间和在那边服事的弟兄姐妹交通,他们感觉很受安慰。我们在那边停留只不过前后是四天功夫,如果说工作,我们没有什么工作作出来,我们只是看看弟兄们。但是感谢主!我们真的知道,我们这样走一走,对那些弟兄里面得的鼓励,和里面得的安慰却是很明显。最低限度他们知道他们好像是埋没了自己在那里服事主,但是还是有弟兄姐妹们记念他们。

  我们起初决定去的时候,就订飞机票,我们这次去英国,买到了很便宜的票,四百多块就来回,不到五百块,只是四百五十五块,就来回双程。没有想到,从伦敦飞到丹麦,只不过是一个半小时的航程,飞机票是多少钱呢?三百多块。如果这样一比较起来,不得了。但是在欧洲的飞机票都是这样,如果你要用这样的角度来估计,这样跑到丹麦去,就是这样前后几天又回来,值得不值得?我们没有去以前,我们就觉得,不晓得值得不值得?但去了回来的时候,我们就觉得非常值得,因为我们并不是去那里作什么大事,我们乃是去参加一场属灵的争战。虽然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面对面的争战,但却是在那里让一些弟兄和姐妹在主面前的站立没有灰心,这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Section:TopicID=165}神儿女在争战中能站立就是主的喜乐

  如果我们在帖撒罗尼迦书往前看下去,我们就看到一个问题来,这个问题的确是很严肃的。如果你从字面上来看,好像保罗只是在那里计算他工作的成绩。弟兄姐妹们,我相信保罗不是在那里计算他工作的成绩,而是在那里说出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实。因为当保罗在那里说,我们准备冒很大的危险回去看看你们,但是撒但挡住我们,不让我们去。为什么撒但要在那里挡着我们?保罗好像没有说出什么理由来,在底下他就说了另外一件事,但是另外的那事情也就是那个答案。

  弟兄姐妹你注意,保罗接下去怎么说呢?他说,‘我们的盼望和喜乐,并所夸的冠冕是什么呢?岂不是我们主耶稣来的时候你们在祂面前站立得住么?因为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我们的喜乐。’弟兄姐妹你注意,你光看这几句话的表面,是不是保罗在那里计算他的工作成绩呢?他好像一直要维持着他工作的成绩不能受损害。但弟兄姐妹们,你注意这一件事,如果保罗真的是在这里计算自己手中所作的,一件事是肯定的,当主来的时候,或是说他去见主的时候,他不会得着赏赐。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为着他自己去作工。保罗在这里给我们看到的,他并不为自己来作工。

{\Section:TopicID=166}确定我们在基督里的事实

  弟兄姐妹,如果我们只注意字面,我们很容易落到这个结论里说,保罗计算自己的工作成绩,因为保罗明明在这里说,‘我们的盼望和喜乐,并所夸的冠冕是什么?是主耶稣来的时候,你们能站立得住么?你们若能站立得住,我们就喜乐了,我们就有冠冕了,我们就有盼望了。’弟兄姐妹们,你们要注意,保罗在这里说这个话,不是为着他自己,因为我们的中文圣经加上了几个字,当然加上那几个字,也不能说加得不对,但是你把这几个字拿掉,那个意义就更明确。因为你把那几个字拿掉的时候,那意思就是将来你在主面前,不是你能不能站立的问题,而是你有没有资格来到耶稣面前的问题。也就是说,当主来的时候,你会不会在祂面前。

  弟兄姐妹们,你看到这一个,没有讲到站立不站立的问题,只是说到,你在神面前的地位是什么。在神的面前,你有没有地位可站?如果你没有地位可站,也就是说在神的面前,你一定不在救恩里,你仍然是撒但的人,你仍然是被撒但所捆绑的。但当主来的时候,你能站立在主的面前,就说出你已经不在撒但的权下,你已经归回到神的面前来。

  弟兄姐妹,这就是这里面所提到的事,撒但牠不喜欢你到主的面前来,就算牠不能阻挡人到神的面前,让人到了神的面前,但牠也不甘心叫神的旨意在到神面前的人身上可以完成。这是撒但抵挡神的工作的原因,当然,牠最盼望没有一个人可以到神的面前来,但是牠没有办法作成这一点,牠也不要神的旨意成全在这些到神面前的人身上,这是从撒但那方面来看这件事。

  现在回到保罗的心思里,保罗说,‘我们的盼望和喜乐,并所夸的冠冕是什么呢?乃是你们在主来的时候可以在主的面前。’我们感谢主,保罗在这里说出这事实的时候,他就再重复的说一个好像类似的话,‘你们能来到主的面前,这就是我们的荣耀,这就是我们的喜乐。’弟兄姐妹,我们要注意,这只是来到主的面前,没有牵涉到怎么来到主的面前。是丰丰富富,荣荣耀耀的来到神的面前?还是仅仅得救的来到主的面前?保罗在这里完全没有碰这件事,只是碰一件事情,就是你能不能到神的面前。你能到神的面前,这是最基本的,不能比这个再小了,如果比这个再小的话,你就是死亡的人。

{\Section:TopicID=167}在争战中守住地位

  现在保罗很看重一件事情,就是你必须是一个脱离死亡的人,可以有资格见主。保罗很看重这一点,他说‘如果你们能这样,我们就有喜乐了,我们就有荣耀了。’我们就要问,为什么会是荣耀?为什么会是喜乐?只要他来到主的面前,就是你们的喜乐?就是你们的荣耀?不再需要他们在神面前都可以接受冠冕,只是接受一个蒙恩的地位就足够了?弟兄姐妹,我们必须记住,这一个时候,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他们信主也不过是两三个月的时间,你要提到得冠冕,你要让他们认识追求作个得胜者,也许他们还承接不了,所以保罗没有给他们说到那么高的地步去,只是带他们带到和神的关系正常不正常,如果他们和神的关系正常,那就很好了。为什么是很好?弟兄姐妹们,不是说,你跟神的关系正常了,就等于神所要作的完全了。不是说到这方面,而是说到神要叫人脱离黑暗的权势这一件事情,这件事已经完成了。

  我们留意第一章的时候,保罗在那里提到他们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并且等候那一位救他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弟兄姐妹你看到,这是帖撒罗尼迦教会当时实在的光景,他们对主的认识,他们对主的经历,就是到了这个地步,并没有再往前去得更多更高。只是在神的拯救,或神恢复的计划里,最基本的那件事情就已经作成了。这些人脱离撒但的权势,回到神的家中,他们一直维持活在神的面前,这也就是神的旨意在他们身上有了条件去完成。所以保罗在那里说,他和同工们的盼望和喜乐,就是他们在主来的时候,可以见主的面。

  弟兄姐妹,你不要以为这件事情是很容易,你留意保罗说的这事不是说发生在当时,保罗是说在主耶稣来的时候。主耶稣什么时候来?他们都盼望主来,但祂什么时候来呢?没有人知道,可能需要经过很长的时间。我们的主自己也说,祂什么时候再来,连祂自己都不知道,唯独父知道。因此这一段时间可能是很长,可能是不太长。今天我们读帖撒罗尼迦前书的时候,我们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段时间在人的计算来说是已经蛮长了,已经有一千多年,快两千年过去了,主还没有回来。

  但你留意,保罗在这里说,在主耶稣来的时候,你们站在他面前。也就是说,不管经过多长的时间,不管经过多大的艰难,你们没有难开你们所站的地位,你们没有离开你们所接受的主,你们一直与主之间维持着一个正常的关系。感谢神,保罗说,神的旨意在你们身上,已经有了基本的完成。神的旨意基本完成在他们身上,对我们作工的人来说,那就是我们很大的鼓舞,因为你们认识了主,并没有因着环境而背弃主,你们仍然是能站在主的一边。

{\Section:TopicID=168}神工人们的心思

  弟兄姐妹们,如果我们只是读到第二章的末了,我们就觉得,事情还是很简单,但是当我们一接上第三章的时候,你立刻就发觉,事情没有我们想象那么简单。因为属灵的争战是很复杂的,是很多方面的,是有很多层面的,也常常是我们所估计不到的。但我们估计不到,不等于撒但没有在那里计算。所以我们读到第三章的时候,我们立刻就了解到,保罗在这里所说的话真实的意思是什么。

  保罗说,‘我们一再想到你们那里去看看你们,但是撒但一直挡着我们,叫我们不能去,等到如今,我们就不能再等下去了,虽然我们不能等下去。’‘我们’,弟兄姐妹你注意,那是说‘我们’,那是包括西拉,包括路加,包括提摩太在里面,也许还有其它的同工,他们在神面前有点寻求,他们有点交通,他们就看到,顶好保罗你留在雅典,你不要去,他们去,因为保罗当时要去的话,恐怕还是不太方便。他目标太大了,一到了帖撒罗尼迦,恐怕又会搞出大难处来,所以保罗不能去,因为帖撒罗尼迦的人看他是搞乱天下的,所以保罗不能去。保罗不能去,就独自留在雅典,然后就打发提摩太去。弟兄姐妹注意,打发提摩太去做什么?是不是看看他们有没有生病,只是看看他们生活上有什么难处?不是,打发提摩太去,乃是为着要叫在各样困难当中的帖撒罗尼迦教会有安慰、有鼓励、有劝勉,不让他们在各种各样难处里产生疑惑而停止跟随主。

  弟兄姐妹,你能了解得到的,保罗他们当时的心情乃是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信主的年日那么短,他们对主真理的认识又是那么浅,又不够完全,而他们所面对的各种各样的难处又是那样的多,他们能不能撑下去呢?他们是不是可以继续持守着他们起初所相信的呢?这些是保罗心里的重担。保罗对他们的挂心,是挂心在这些事上面。在底下保罗就说得更清楚,就是怕他们在这许多难处中间站不住,他们会退后,甚至是连主都放弃。所以他心里很焦急要去看他们,既然他不能去,就让提摩太去。

  他打发提摩太去,他也同时提醒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他们要明白一件事情,跟随主,拣选主,并不是去拣选福气,拣选地上的好处。拣选主,接受主,乃是为了维持与神有正常的关系,维持与神有正常的关系并不等于就是眼见的福气滚滚而来。保罗在他们中间的时候,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他们,跟随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你跟随主,你一定要碰到各种各样的难处,保罗老早就跟他们说,‘我们受患难原是命定的。’

{\Section:TopicID=169}受患难原是命定的

  弟兄姐妹们,我们中文这个‘命定’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但还是不够强烈。如果你要照着圣经原来的意思,那个意思比‘命定’还要强烈一点。那里乃是说出,‘我们受患难原来就是给安排作成这样的。’命定有些时候是无可奈何,但根本就是安排来给你的,弟兄姐妹,你看到这事情是严重多了!你要就不跟随主,你要跟随主,你要看见有一些患难是特别为你安排的。我们感谢神,神从来没有隐瞒这件事,祂没有告诉我们说,你信主就是天天在那里接受福气。这种接受福气的想法是偶像宗教的观念。你为什么要拜偶像呢?拜偶像就是为了得福气嘛,如果偶像不能给我福气,我拜他干什么呢?任何一个偶像宗教都脱不了这个光景。

  我们的神为我们所预备的救赎,不是为了叫我们承受地上的好处,乃是要叫我们恢复与神正常的关系,让神起初的旨意可以在人的身上成全。既然是这样,弟兄姐妹们,那里说那些患难就是为你而有的安排。为什么是这样?我想弟兄姐妹们,我们简单的提一提就能明白。神拯救我们,神呼召我们,乃是为着恢复祂起初的定意。神起初的定意是什么呢?并不是说你脱离死亡,进入永生。乃是神在起初造人的时候,神所定规的那一个事实,祂所造出来的人要显明神的形像,就是彰显神的荣耀,被造的人要流出神的权柄,这是神的安排。人要与神有完全的联合,接受神的生命,这是神起初造人的时候,神自己明明宣告的。

  因此神在我们这些人身上作恢复工作的时候,祂不单是叫我们脱离死亡的权势,进入祂爱子的国度,祂乃是要把祂起初造人的旨意,完全重新显出在蒙救赎的人身上。并且我们从这一点来留意的时候,我们就晓得,我们蒙拯救了,我们都肯定没有进到神起初的目的。要进到神起初的目的,神就要给我们有造就,一直把我们造就到一个地步,回到原先的那一个定意。

{\Section:TopicID=170}带我们回到神起初的目的里

  弟兄姐妹,提到神的造就,我们必须要明白,有许多的事物是神要在我们身上拆毁的,有许多的事物是神要在我们身上拿走的。要拆毁,要拿走这些事物,对我们来说,都是我们认为是我们不能放弃的。弟兄姐妹你晓得,当我们祖宗堕落的时候。我们这些人也随同一起堕落。这堕落有一个特点,那个特点就是完全以自己为主题,没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都以为自己是很重要,都以为自己很不得了,都以为自己是别人都要来奉承我的。别人受一点损害没有问题,但是我自己的权益不能受一点点的伤害。

  这一点是在人的身上,你可以看得很清楚的。如果神要把我们带回祂原来的目的那里去,你说,这些东西要不要拆毁?你自己作为主题这个事实,要不要拆毁?你自己作为标准这个心思,要不要拆毁?一定要拆毁。如果神要拆毁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我们就觉得这个是难处。‘神啊!好好的,你怎么从我身上作这样一件事?你为什么叫那个人在那里践踏我呢?你为什么就是安排一个人在我旁边,天天在那里给我为难呢?’麻烦透的事情!弟兄姐妹,如果我们顺服,神就要把我们造就到祂原来的目的。祂提醒我们要在我们身上有拆毁,我们接受拆毁的时候,我们就觉得那个是困难,那就是难处。

  弟兄姐妹们你看到,保罗在这里说出,我们受患难原是命定的,这话包括了这一个成份,神要造就你,所以你就遇到难处。神要藉着难处来把你拆毁,把你带到一个地步,叫你一点都伸展不出来,你就知道自己不可靠,你就知道自己一无所有。到了这一个地步,神就显明祂作工的目的,要让你知道,祂是你的一切。感谢主,所以神允许我们,甚至为我们制造一些患难,这是一方面。

{\Section:TopicID=171}撒但刻意的阻挡

  另一方面呢,那就是神的对头有动作。弟兄姐妹你留意,我们在神手中受造就,如果我们能给造就成功,也就是说,神的旨意在我们身上成全了。神的旨意在我们身上成全,也就是说出撒但要作的工没有达到牠的目的,牠要在神面前夸口,就少了一点的借口;牠要在神的面前与神过不去,就少了一点根基。所以撒但在我们这些人身上,绝对不甘心让我们进到神的造就里。我们知道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我们不能在基督以外有任何的拣选,我们一直往那个方向走,我们是这样一直走进神的造就里的时候,撒但就光火了,牠就来对付我们。

  弟兄姐妹,你读过约伯的事,你就知道约伯经过很多很多的难处,不是因为他犯罪而引来的,也不是因为他有什么跟神过不去而引发的,乃是因为他不甘心离开神,他要站对在神面前的地位,撒但就来对付他,撒但就来骚扰他。弟兄姐妹你看到了,当我们看到属灵的事实里的真相,一边是神要造就我们,另外一面,是撒但要在那里阻挡我们,无论是那一个原因,在我们身上所产生出来的现象,就是我们要遇到许许多多的难处。既然这个事情是不能避开的,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我们又该怎样呢?

{\Section:TopicID=172}在一切的遭遇里看见神的手

  如果我们里面是明亮的,我们的眼睛不看环境,我们的眼睛就不看我们走进的遭遇,我们的眼睛一直是盯紧在神自己的身上,我们只要看见神的手,我们只在那里接受神手中的工作。虽然是我在人看来失去了许许多多我的自由权利,和好处,但是我知道我经过这一些,我就能让神要在我身上作的工完成。所以我就不管环境是如何,眼见的事物是如何,我是继续的向着主来走。

  当然,这个是我们单方面的领会,因为我们的对手撒但,牠却不是一条笨牛,牠比我们总明多了,牠比我们智慧多了,牠比我们能力大多了。所以牠也有牠的各种各样办法,来一直骚扰我们灵里面的安稳,来骚扰我们魂里的平静,时间久了一点,我们也许就受不了。弟兄姐妹,你看看约伯也是如此,在起初时,他觉得难处是很大,损失也是很大,但是他仍然看见神的手。朋友们来给他说话,并没有摇动他里面的心思;他的妻子也来说不好听的话,你看他对他妻子说,‘你说话就像一个无知的妇人’。他一点都没有让步。

  但是难处没有过去,难处越来越重,从外面的事物进到他自己的身上,叫他实在忍受不了。你就看到了,这一个时候的约伯,里面有一点点的埋怨,但是不敢发作。也许不说他是埋怨吧,起码他有很多不明白,最低限度有这样的心思,像我这样敬畏神,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些难处?我这样坚持自己不离开神,为什么神让我忍受那么长久的痛苦?这种心思在约伯里面偷偷跑出来了。弟兄姐妹你看到了,在属灵的争战里,我们所要看的,不是看短暂的,我们所要看的是看长久的。短暂的,我们绝对可以有把握说,我们能站立。但时间长久了,谁都不敢相信谁,谁也不敢相信自己,保罗当时就是背着这样的担心,在记念帖撒罗尼迦的弟兄姐妹们的时候,他就担心有一天帖撒罗尼迦的弟兄姐妹们,在长久的困苦里也许会退后。所以他很急的要回到帖撒罗尼迦,去看望弟兄姐妹们。

{\Section:TopicID=173}靠主在各样的难处中站立得住

  但是他说,我没有办法来,但是他不能再等。怎么办?让提摩太来代替我去,让提摩太去看看你们的光景怎样,看看你们是不是仍然坚持活在主的面光底下。保罗也很坦白,他明说,你留意第三章的第五节,‘为此,我既不能再忍,就打发人去,要晓得你们的信心如何,恐怕那诱惑人的到底诱惑了你们,叫我们的劳苦归于徒然。’弟兄姐妹你看到吗?保罗了解,长久的难处会磨掉人的信心,所以他很担心帖撒罗尼迦的弟兄姐妹们不能维持下去,所以他自己不能去,他就让提摩太去,要让他到那边有点交通,有点劝勉,有点安慰,让他们继续的持守。

  感谢神,提摩太去了,又回来了,就把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们的光景告诉保罗,说,‘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他们在信心里还是没有软弱,在爱心里还是那样的坚强。’我们感谢神,在这里我们就看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保罗在那里说到他们的光景。他说,第七节,‘弟兄们,我们在一切困苦患难之中,因着你们的信心就得了安慰。’弟兄姐妹你看,保罗在雅典也并不是很好过,你读使徒行传你就知道,他在雅典也是碰到一些难处,虽然那个难处并没有比在帖撒罗尼迦的大,并且保罗他们也看到,在他们继续往前行的时候,前面还有更多的难处等着他们。

{\Section:TopicID=174}灵里得着弟兄们的供应

  但是感谢神,帖撒罗尼迦教会属灵的光景,让保罗他们得了很大的安慰,以至保罗说了那么一句话,第八节,‘你们若靠主站立得稳,我们就活了。’啊!这个话很大,也很费解,如果我们不了解属灵争战,你会说,保罗他们怎么把话说的那么艰难?你们若能站立得住,我们就活了。翻过来怎么说呢?他们若不能站立得住,我们就死了。你说,‘有那么严重吗?’弟兄姐妹们,我们必须要注意,这里所说的话,不是死活的活。这里的话,乃是脱离捆绑而进到灵里很活泼的活。

  弟兄姐妹你注意,我们怎么来留意这件事情?第三章的第一节,‘我们既不能再忍’,第五节,‘我既不能再忍’,弟兄姐妹你留意,‘不能再忍’,不能再忍受下去。有一些译本还说到,‘我既然不能再接受这样的限制’,你就晓得,这完全是灵里面的问题。保罗他们一想念到帖撒罗尼迦的弟兄姐妹们的时候,里面就有了一个重担,这个重担乃是记挂着帖撒罗尼迦的弟兄姐妹们,他们在患难里能不能仍然活在主的面光底下?一天不知道帖撒罗尼迦教会弟兄姐妹们的光景,他里面就背着这样的担子,为着神的儿女们来背上一个重担。我们感谢神,等到提摩太把实际的光景带回来的时候,他们晓得帖撒罗尼迦的弟兄姐妹们还是活在神的恩典里,他们这个重担就卸去了,他们灵里面就得了释放。所以保罗说,我们就活了,我们就喜乐了,我们就感觉好大的安慰,‘活’乃是灵里得释放的说法。

  我们感谢神,我们把这些话都归总起来,再回头看第二章保罗说,‘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和我们的冠冕’这个话。弟兄姐妹你都看到了,保罗是在计算他们自己的工作成绩呢?还是在那里留意神旨意的成全?如果神的旨意成全了,保罗他们当然喜乐,如果保罗是计算自己的成绩,他就是听见了提摩太把这个好消息带回来,他也没有办法脱离重担。因为现在他们还能站住,若是主来的日子还要长久一点,谁知道他们能不能站立呢?你只要想到他们有可能站不住,你就没有办法卸下那个重担。   但是感谢神,保罗看到一件事情,就是神的旨意成就就是他的喜乐,就是他的盼望,这也就是他的冠冕。我们感谢赞美主,保罗说,‘你们若靠主站得住,我们就活了。’感谢神!好,现在我想和弟兄姐妹们来归纳一件事,保罗没有让提摩太出去以前,他里面很重的记挂着帖撒罗尼迦的弟兄姐妹们,时间和空间,没有减少保罗里面这个负担。提摩太从帖撒罗尼迦回来了,他又说到帖撒罗尼迦的弟兄姐妹们跟我们一样的记挂着我们,跟我们记挂他们一样的记挂我们,这实在是太好的消息。

{\Section:TopicID=175}经历生命的联结—身体的见证

  弟兄姐妹们,你觉得希奇不希奇,你不能忘掉这个事实,保罗跟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们,顶多只有不到一个月的交往,那么这个不到一个月的交往,就把他们的感情倍增得那么深吗?弟兄姐妹们,这在人当中来说是很难想象的。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经历,跟你很能交往的,你的朋友也好,什么关系都好,绝对不是只有一个月左右那一种交往作为基础的。但是很希奇,看到这里有几个人,保罗和他的同工们,那边是帖撒罗尼迦教会,只不过相交不到一个月,他们又有一个不短的地理的距离,又相隔了一段的时间,但在他们里面彼此的记念是那么的深,是那么的切,这是什么?

  弟兄姐妹们,我们不能不回到神救赎的工作在我们身上所成就的那一个点,那就是神藉着祂儿子的救赎,把我们众人都放在这个事实里面,这个事实就叫我们成了基督的新妇。弟兄姐妹们,你留意这段话,接下去的话,你就很清楚的看到,这个完全是在身体里的那个关系所带出来的现象。我们感谢主,这个是神在我们身上所定的旨意,我们感谢主!因为你可以看到,保罗因着弟兄姐妹们的光景,他非常喜乐的在神面前感恩。他也知道,巴不得有一天神把他带到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当中,让他把神托付给他的更多更丰盛的属灵的恩惠与弟兄姐妹们一同享用。

  我们感谢神,这个是身体里的见证,也是身体里的生活。弟兄姐妹们,如果我们能看见神在一个那么年幼的教会里作了这样的工,我们就知道,神在祂的教会里,一定是按着这个原则和方向,来作成祂所要作的。我们常常说到,神拯救我们是一个,一个,一个的,但是神把我们拯救了以后,祂就不喜欢我们仍然留在一个,一个,一个的光景里,因为祂已经把我们放进基督的身体里。因此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神都有一个催促和带领,要叫我们活出那个身体的见证。

  在过去一千多年里边,神在教会中都作这样的带领,我们回顾教会的历史到今天,包括我们自己在里面,能体会神这一点心肠的,好像并没有太多神的儿女们。我们都很会强调说,我们自己在神面前活得好就可以了。但是我们感谢神,你回到神的话里面看神所作的工,从一开始一直到现在,神就是把人带进身体的实际里面去生活。我们读帖撒罗尼迦前书的时候,我们看到,像这样那么幼小的教会,我们的主也是领着他们这样活。既然我们的主是如此的在教会显明祂的心思,我们求主给我们也能在整个属灵争战里确切的体会神的心思。──  王国显《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