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讲 关于被提三种解说的依据(一)

 

(四章十三至十八节)

  我们仍然要看一看,帖撒罗尼迦前书第四章,我们再从那里把关乎被提的经历那几个原则来提一提。我们留意到,头一个我们要留意的就是,复活是最先在被提的次序里发生的,然后第二个就是没有经历死的信徒们,他们在复活的大能当中,有了身体的改变。这个次序不能乱,先是复活,后是身体改变。如果这个次序不掌握住,许多的辩论就是从这里发生出来。如果我们能很准确的掌握这一个次序,有很多的辩论根本就不需要辩,就已经知道那个结果。第三个原则就是一同被提,没有先后的分别,都是一同被提,复活的,和身体改变的一同被提。然后第四个,被提的事发生了以后,神的儿女就永远与主面对面的同在。这是神的话里说到被提经历的四个原则。

  我们提过,在圣经里很明显的讲被提的只有这里和林前十五章,其它很多的地方,你看进去的时候,你可以认定它是讲被提的事,但是只是提到有那么一件事情,却没有对被提这个事实本身有任何的交通,只有这两处地方有讲解。而帖前是比较详细,因此我们看被提这一个事实的时候,我们是以这第四章这一大段的话作为基础的。

{\Section:TopicID=208}关于被提的三个不同主张

  我们提过了,在弟兄们的当中,对于被提有不同的体会,每一种的主张,都有一些属灵的前辈在那里来支持的,都是重量级的人物,所以要跟随人,你就很难找到究竟那一个领会是比较更接近圣经所说的。弟兄姐妹们,大概都知道,一般来说,有三大类。一个就是全教会在灾难前被提,另外一个是全教会经过灾难以后才被提,再有一个就是部份的得胜者在灾难前先被提,然后,剩下的经过灾难以后再被提。大体上就有这三种的主张。当然,你如果要细分一点的话,还可以再分出一些来,但是归纳起来就是这三个大类,这三个大类的里边都有很重要的,属灵的前辈在支持着。我稍微把支持这几个不同见解的弟兄们提出来,弟兄姐妹你就晓得,这个情形不简单。

  我先说到主张全教会会在灾前被提的,其中有达秘,另外一个叫叨雷,再有一个叫做凯瑞,还有慕迪,还有司可福,这些都是主张灾前被提的。弟兄姐妹晓得,这些人是什么人,你就知道了,都是对神的话语有很深的认识,在属灵的经历上面有很深的追求,向着神的心也十分敬虔的。这是我指出来给弟兄姐妹看到的,当然不止这么一些,不过这么一些是弟兄姐妹们应该会知道他们是谁。

  然后我们看看,主张灾后被提的,全教会在灾后被提的,也有很多,但是我就看弟兄们比较熟悉的,我只提两个,一个是慕勒,另外一个就是宣信,宣信就是宣道会的始创人,我们唱‘当我与主同行’的作者,还有‘我与基督一同钉死’的那一首诗歌的作者,还有我们唱的那一首说到祷告的诗歌,‘我们里面的基督向天上的基督’的作者,这些都是很有份量的属灵的弟兄们,他们是主张全教会在灾后被提。

  当然,还有第三个主张,就是得胜者先被提,然后,教会剩下的要经过灾难才被提,那么有些什么弟兄们呢?有很多弟兄,大家比较熟悉的一些人,一个就是戴德生,弟兄姐妹知道他是谁,一个就是西岸聚会第三年,我们在黑门山那边聚会的时候,希曾弟兄所提到的几个见证人当中的一个,那个叫戚布门,还有两个人,如果弟兄姐妹你看过‘工作的再思’的话,你会见过他的名字在那里,一个叫做潘汤,还有一个就是倪柝声。

{\Section:TopicID=209}要紧的是全面的看主的话是怎样的

  弟兄姐妹,你看这些人,都是很重份量的,如果你以人为准,我们看被提这件事,究竟是那一些弟兄们所说的,可以作我们的参考呢?弟兄姐妹,我们说,一个人都不能作参考,你可以看他们主张的根据是什么,但是你不能以那个人作为根据来作参考。最准确的方法,回到神的话里去。

  现在我们要留意的,弟兄姐妹们所提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主张,他们都有经文引出来作根据的。但是很重要的乃是有一个观念在那里影响着,那个观念就是,难道我们能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就是追求的基督徒,跟不追求的基督徒,将来去见主的时候没有区别吗?你很热烈的追求主,到主来的时候,你去见主;你马马虎虎,随随便便,拖拖拉拉的作基督徒,主来的时候,你也一样的去见主,这个事实的本身好像不太公平,好像也不能表达神的性情。

  因着这样的一种观念,就影响了一些弟兄们,他们在读经的时候的领会和感觉。但是我们不能不注意一件事,如果我们说,将来我们身体得赎,也是主给的完备的救恩的终结,这一个终结,也是因着恩典。我们就不能不说,救恩给我们所看见的,从开始一直到结束,都是神的恩典和怜悯在作工。既然是恩典和怜悯在作工,那就越过了人实在的光景。弟兄姐妹就会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神的公义在那里呢?弟兄姐妹,我们必须要确定这件事,我们是看在整个救赎的恩典里其中的一点,我们不是看神救赎的计划是怎样安排。正如我们看得救这一个点,你看这个点的时候,你绝对是看见只有恩典,如果你要看神救赎的计划,当然,你就会觉得,光有恩典是不足够的。

  同样的,我们也留意到,在被提这一件事上,我们单独来看被提的这一点,我们如同看得救一样,你不能加上任何的条件,因为这个实在是在救恩里面神所作的工。但是如果你要在神救赎的计划来看,当然,被提只是救赎计划里的一个点,救赎的计划除了被提,还有很多的内容,如果我们要看整个神救赎的计划,我们还得要看基督台前的审判,我们也得要看国度里的实际。我们如果是从整个神救赎计划来看,我们就看到,被提只是整个救赎计划完成的过程里的一个点,这一个点是在神的恩典和怜悯里发生的。

  因此,我们就不那么容易受到一些观念的影响,就好像我们在传福音的时候,接受神救恩的人,他们也会问这个问题,不管那个人那时是怎么认识救恩,只要他一信耶稣就可以得救了?他自己不需要做一点事情就可以得救?弟兄姐妹你留意到这样一种观念,在救恩里也引发了很多的主张在那里,所以对于这一些的事情,我们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的,那就是回到神的话里去,看神的话是怎么说。但是问题在这里,这些都是很有属灵份量的弟兄们,他们的主张都是有经文作根据的,你说回到神的话里去,回到那个复复杂杂的光景里,还不过是只有一个混乱么?

{\Section:TopicID=210}各种主张所根据的经文

  不,弟兄姐妹们,如果我们真是全面回到神的话里去,我们会看到因为有一些解经上的难处,所以才会有这些分歧。不过我们全面回到神的话里去留意,我们会看得出,在这几个主张里,那一个主张是比较接近神的话。我想,这样我就先把一些各种不同的主张跟弟兄姐妹先说一说,看看他们的根据是什么,为什么他们下这些结论。

  如果弟兄姐妹们,你问我的话,我个人是主张全教会在灾前被提的。现在很多和我们有交通的弟兄们的主张都不一样,但是这不是问题。我老早跟弟兄姐妹们提过了,只要承认有被提这回事,那就成了。因为被提这件事情不在乎那个道理,乃是在乎你有没有预备好等候被提。如果你预备好等候被提,无论你的主张是怎么样,都不影响你被提的那一个事实。所以这些是对圣经的解释问题,不是什么太大分歧的问题。

{\Section:TopicID=211}灾后被提的主张

  我想弟兄姐妹,比较容易掌握的那个根据,乃是灾后被提很明显的一个依据,乃是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二章和那里说到,主来以前一定有大罪人显露,那个大罪人就是指着敌基督。主再来到以前,一定有敌基督出现,所以教会就必定要经过灾难。因为敌基督出现的时候,是在大灾难时期,如果敌基督不出现,主自己就不来。

  弟兄姐妹,我们要留意,如果从字句上面来看,这事实的确是如此。但是我们如果把它解释说教会灾后被提,这样,教会在地上的指望是什么?究竟是等候主再来?还是等候敌基督来?你说,敌基督先来,基督后来,没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属于基督。弟兄姐妹们,我们不知道敌基督是什么,所以我们才会说,敌基督先来,基督后来,没有什么区别。不是的,弟兄姐妹们,那个区别好大,你要是碰到敌基督的话,这个情况就太不容易。

  弟兄姐妹,我们读过启示录不太久,应该还有一点印象,你看到敌基督来的时候,根本就不给你生存的空间。如果你要拣选神的话,你没有条件活下去,各种各样的困苦在那里随着你。但是这里明明说的不单是说大罪人显露,弟兄姐妹,我们必须要留意,说到‘主的日子’的时候,我们留意到圣经里说到‘主的日子’的那一个范围是很宽广的。当然你可以说,就是主来的时候。

  但弟兄姐妹,主再来的时候有多久?如果我们看圣经上提到主的日子的时候,那是包括主来到空中这一刻,但是也包括灾难期,同时也包括国度,同时也包括新天新地。所以弟兄姐妹你看到,提到主的日子的时候,它的范围是那样宽广的,因此我们不能看到‘主的日子’的时候,一口咬定就是主来到空中跟教会被提发生关系的那一刻。我们感谢神,教会并不在地上等候敌基督,所以主张灾后被提的弟兄们,他们用着这一段经文作为一个根据是很脆弱的。

{\Section:TopicID=212}从大患难中出来的

  另外一个比较叫我们感觉困扰的,那就是在启示录。我们留意第七章,那里说约翰在天上看见很多从地上到天上去的人,那是有很多的人,身穿白衣,数不过来的,从地上各国各族各民各方上去的。天上的长老就问约翰,‘这些人是谁?’约翰说,‘我不知道’。长老就告诉他说,‘这些人是从大灾难里出来的。’现在我们就掌握两个事实了,一个事实就是,有那么许许多多穿白衣的人,是从地上东南西北来的,这些人都身穿白衣,他们是被羔羊的血洗净的。这就是指教会说的,那么许许多多的人,当然是全教会。他们怎么来呢?从大灾难当中出来。这样看来,全教会要经过灾难又有根据了,因为是经上的话说得那么清楚。

  弟兄姐妹,这是主张全教会经过灾难的人举出的主要的根据之一。但是这是不是能作为一个根据呢?这的确是有一点很不容易解说的。但是有一个参考的地方,就是说到他们‘从大患难中出来’,那是怎么样的一回事?我承认,这一个是最不容易解说清楚的,因为从字面上来看,教会一定要经过大灾难,因为这里是明明这样说。但弟兄姐妹们,我们留意一点去注意的时候,我们就会发觉,这一个‘从大患难中出来’文字是有不同的意义。

  为什么我们这样说呢?因为圣经里记载一件事,就是我们的主钉十字架以后,祂的尸体埋葬在坟墓里,然后人就用大石头封住坟墓的门。我想这一点我要说一说,中东那一带,特别是犹太人,他们的坟墓跟我们的坟墓的观念是完全两回事。我们对坟墓的观念,是挖一个洞,把棺材放下去,就掩盖起来,那个就是坟墓。但在以色列地,他们就不是这样,他们是在一些高出地面的地点,在那里挖一个洞,不是往底下挖。挖了一个洞,然后,就把尸体放进去,然后就用一些对象好像一扇门那样子,把洞口来堵住,这是以色列人的坟墓。

  我们读马可福音书的时候,我们读到主复活的那个早晨,抹大拉的马利亚她们到了坟墓那里,她们看见堵住坟墓门口的那块石头滚开了。弟兄姐妹记得,我们读那一段话的时候,我们就看到那块石头从坟墓那里滚开了。这个滚开,你说它是从坟墓里滚开呢?还是从坟墓的边缘上滚开呢?这个就是我们要留意的地方。如果我们懂得主耶稣埋葬的那个坟墓,我们就晓得,这里说那个石头从坟墓滚开,乃是从它的边缘上滚开。

  在希腊文圣经里,说到那个石头从坟墓滚开,和这里这些人从大患难中出来,是同一个写法。如果读英文圣经,你会发觉,如果很准确的把这两处经文来比较,你都能看到。那里就说到,那块石头是从坟墓滚开,和这里所说的‘他们是从大患难中出来’是一样的。弟兄姐妹你留意,因为这两处经文,在希腊文里是用一个特别的前置词,这一个前置词,你只能翻成‘以外’,不能翻成‘在其中’,弟兄姐妹,你现在看到那个差别了,如果说是‘其中’,那是当中,起码在边缘地区内一寸都是其中。但是如果说是‘以外’的话,它根本就不在其中,但却是和它有关系。

  弟兄姐妹,微妙的地方是在这里,所以我们说,我们从字面上去看,就好像你没有办法推却说,教会不需要经过灾难。但是如果你回到圣灵启示的时候所用的那一个记载的方法,你就明明的看见,在这里我们就可以这样说,大灾难要开始以前,这些人就离开了。我们说得更微妙一点,这些人在大灾难的边缘外出来的。这个边缘不是内缘,是外缘。因为如果是内缘的话,那已经是在大灾难里,但是他们是在外缘,所以跟大灾难是没有关系,不过就与它非常接近。所以弟兄姐妹们,如果说全教会要经过灾难是引用这一个地方作为根据,这就很有考究了。

  现在弟兄姐妹你就看到了,为什么我跟弟兄姐妹们说要很准确的掌握被提的经历那个原则?弟兄姐妹你现在可以注意到了,那里说到被提的时候是提到那里去呢?提到‘空中’。你看启示录第七章,说的是提到那里呢?提到‘神的宝座’那里。地点不对,地点对不上来了。所以弟兄姐妹你就晓得,这里所提到的事,跟帖撒罗尼迦前书所提到的事,显然是两件不同的事。虽然一些弟兄说,这些不是全教会,这些是得胜者。弟兄姐妹们,我们等说到得胜者被提的时候,我再提这里。所以主张全教会在灾后被提的,他们所引用的经文,就是这类的经文。你不能说他们没有圣经作根据,但是我们发觉,他们所引用作根据的圣经是用得不准确。

{\Section:TopicID=213}得胜者先被提的主张

  现在来说,说灾后被提的主张的弟兄们,已经是相对的很少,现在比较常常有些不够调和的,还是灾前被提跟得胜者先被提这两样。现在我就和弟兄姐妹看看,主张得胜者先被提的弟兄们,他们又怎么说?我们又要回到神的话里去看。我们翻到马太福音去,先看二十四章三十六节开始,‘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人子也不知道,唯独父知道。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那时,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所以你们要儆醒,因为不知道你们的主是那一天来到。’弟兄姐妹你注意这里,因为特别在这一段话到末了的时候,说到两个人在那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主张得胜者先被提的弟兄就把这里所说的那两个人都看成是基督徒,他们根据下文说如果不是基督徒,祂就不叫他们去儆醒。你要儆醒,因为主来的时候,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好像那结论就是,如果你不儆醒,你没有预备好,你就被撇下。你预备好,那就被取去了。

  同样类似的经文,在路加福音十七章里也提了,我们翻到那里看。路加十七章二十六节,‘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淹了。又好像罗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到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把他们全都灭了。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当那日,人在房上,器具在屋里,不要下来拿,人在田里,也不要回家,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凡想要保全生命的,必丧失生命。凡丧掉生命的,必救活生命。我对你们说,当那一夜,两个人在一个床上,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一同推磨,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底下还有,看小字那里,‘两个人在田里,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这段话又说出同样的事情,‘取去一个,撇下一个’。

{\Section:TopicID=214}‘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真义

  当然,弟兄们也是把这些人看作是基督徒,既然是基督徒,取去一个,撇下一个,那取去谁呢?撇下那一些呢?经文上就提到了,马太里说‘要儆醒’,路加这里就重在你不要把心放在属地的事物上面。无论如何,就是说,你要好好准备,随时见主。如果我们从字面上来看,这些的确是属神的人。你如果不儆醒,不好好预备,你就没有办法能在被取去的范围。

  但是我们留意主这样说的时候,祂是把这些事情发生的范围定在基督徒的范围里呢?还是说在全地的范围里呢?如果我们不存有成见的来读,你读进去,你很容易就发觉,这是说到全地的光景,这不是说到局限在基督徒这个范围里。如果我们看到这是说到全地的光景,这‘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那些人的身份,我们很容易就看得清楚。因为在马太福音就提到挪亚,提到挪亚的时候,是用挪亚跟其它地上的人来作比较的。挪亚的一家是被取去,地上的人就被洪水淹掉。所以弟兄姐妹,你非常清楚的看得见,这是属神的和不属神的区别;或者说是信与不信的区别。

  到了路加福音的时候,那个范围就比较宽广一点。但这个范围仍然没有改变马太福音所给我们留意到的,因为在这里又再提到‘挪亚的日子’。提到罗得的日子的时候,弟兄姐妹们,我们注意,这里跟基督徒就应该有比较直接一点的关系,因为罗得的经历是脱离所多玛。如果你真要从比较那方面去看,我们是可以看作是基督徒得了拯救。那毁灭是在所多玛,你脱离所多玛,就是从所多玛那里得救。罗得一家都是从所多玛里边被拯救出来,没有在那毁灭里。但是在这里特别提到一个人,就是罗得的妻子。使者告诉他们说,你们脱离所多玛就一直往山上走,不要回头看。罗得的妻子没有听话,她就回头看,一看,圣经就记录了当时的情形,她立刻就成了一根盐柱在那里。我们看见她成了一根盐柱,我们就说她灭亡了。

  但是在这一个历史的事实表达里,我们不能把罗得的妻子列在灭亡的名单里,因为她是脱离了所多玛的,她是在所多玛以外成了盐柱的。这给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在马太福音是重在国度那一个结局,要么你就能进国度,要么你就不能进国度。能进国度的就在主面前蒙记念,不能进国度的就直接到火湖里。弟兄姐妹,我们读马太二十五章的时候,我们很清楚看到这一点。但是路加福音是说到完全人,现在说到完全人的时候,罗得和罗得的妻子在这里给摆出来,我们就看到罗得算是完全人,他脱离了所多玛。罗得的妻子,也算是完全人,因为她也脱离了所多玛。但是她这个完全是有缺欠的完全,她在神面前是缺少了绝对的听主的话,因为她的心还留在所多玛。人是离开了所多玛,心却还在所多玛,所以她要回头看看。哎哟,所多玛的财产都变成灰了,究竟是怎样的光景?她这样一看,虽然出了所多玛,但是却受了亏损。

  弟兄姐妹,我们看到下文提到,‘取去一个,撇下一个’取去一个,撇下一个。我们看到,取去的人都不是灭亡的,撇下的全是灭亡的,说到将来主来的时候,‘取去一个,撇下一个’,总的来说,这里说的不是说在基督徒的范围的,是说在全地的那种光景里,仍然是信的和不信的区别。如果把它说到全地的光景套在基督徒的身上,而说出你不得胜,你不儆醒,你不听话,你就被撇下,那是套不进去的。

{\Section:TopicID=215}配站在主面前

  因着这一点,我们又要留意到主张得胜者被提的弟兄们的另一个根据。这一个根据也是和这里差不了太多,我想找出来和弟兄姐妹们看,他们是很强很强的说到这一点的。路加福音二十一章的三十四节,‘你们要谨慎,恐怕因贪食醉酒并今生的思虑,累着你们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网罗忽然临到你们,因为那日子要这样临到全地一切居住的人。你们要时时儆醒,常常祈求,使你们能逃避这一切要来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特别是在三十六节,上文是说到主来,三十六节,‘你们要时时儆醒,常常祈求,使你们能逃避这一切要来的事。’什么事呢?我们读下文就晓得,就是说到大灾难。所以要注意能否‘站立在人子面前’。

  如果你从这个话来说,你够儆醒,大灾难来了,你就能脱离这个大灾难,你就可以站立在人子面前,平平安安到人子那里去。特别是有一些弟兄,他们引这段话时很强调这节经文,他怎么说呢?他说,‘你们要时时儆醒,常常祈求,使你们能逃避这一切要来的事,叫你们配站立在人子面前。’圣经原来的意思是这一个,我们中文圣经没有翻出来,所以他的结论就是说,你能不能被提就看你配不配。你如果儆醒,你如果常常祈求,主看你配,你就会给接去,不然的话,你就要留下经过灾难。弟兄姐妹,在这里,我个人的体会是这样,这里不是说被提的资格,这里乃是说到被提以后的事情,因为已经站立在人子面前了,所以是被提以后的事情。虽然时间是很接近,一被提就站立在主面前。只是你虽然被提站在主面前,你配不配呢?你可以站在那里,但是你不一定配。主在这里提醒我们,你不单是要能以站在人子面前,你站在那里的时候,主也说你是配。

  我们有很足够的理由来说明这一点是指着被提以后在天上立刻发生的事。弟兄姐妹你晓得,被提以后,教会到了空中,与主相遇没有难处,但是有一件事,我们不能忽略的,就是基督台前的审判立刻就开始。基督台前的审判乃是哥林多前书第三章,哥林多后书第五章,这两个地方所提到的事就称为基督台前的审判,也是彼得前书里所提到的‘审判要从神的家开始’。我们被提的确是到了主的面前,在那里,我们就面对着基督台前的审判。我们在主面前交账了,我们带到主面前的是用金银宝石作的属灵的工程呢?还是土木禾D的那一种工程呢?如果是土木禾D的工程,那就烧掉了。如果是金银宝石作的,那就存留下来。在那一个时候,显明了得赏赐还是亏损的结果。

  所以这段话所说的重点不是在被提前,乃是说到被提后,因为你已经站立在人子面前了。你如果不被提的话,你怎么能站立在人子面前?你虽然站在人子的面前,但是你却没有活出神儿子所要的那种光景,所以在审判的时候,就显出我们的亏欠。因此,我们在这里所注意到的,不是得胜者的被提,而是我们怎样预备见主,必须常常儆醒预备见主,这样,我们见主的时候,我们才不至于受亏损。这是主张得胜者被提的弟兄们所用的一处很强的经文。

{\Section:TopicID=216}免去你的试炼的时间

  还有一处,这处很有意思,三个主张都引用这处的经文。弟兄姐妹你留意到了,怎么同一节的经文会引出三个不同的领会在那里呢?我们常常说,我们读经的时候并不是寻找神说话的目的,我们常常犯的一个毛病,是把我们的倾向和想法读进圣经里去,我们就硬说那是主的意思。只有这种情形才会在同一节经文,产生这么三个不同的主张都是引用它。这经文是在那里呢?在启示录第三章,主所说关于非拉铁非教会的话。第十节,‘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

  我们常说,这是神给非拉铁非教会的一个应许,‘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就是大灾难,‘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既然是这样,当然是普天下人都受试炼,教会也该在其中。但是因为非拉铁非教会在主的面前有一件事很叫主的心满足。所以主就把一个特别的应许赏赐给非拉铁非教会。那就是说,大灾难的时候,你们可以不经过灾难。

  弟兄姐妹们,你细细读这一段话的时候,你会看到,这样的结论是有瑕疵的。我们看,这一个应许是给非拉铁非全教会,不是给得胜者,因为得胜者的话还在后边。这里还没有提到得胜者,而是很普遍的提到整个的非拉铁非教会。所以他们就说,整个非拉铁非教会是一个得胜的教会,因此他们可以不经过大灾难。但是你往下读的时候,你读到非拉铁非教会是有得胜者,但并不是全体都是。非拉铁非教会里那些不是得胜者的,他们是不是也有份在这得胜者里呢?显然就是不可以,若全教会都是得胜者,下文的得胜者就没有意义。下文提到得胜者,就说出不是整个非拉铁非都是在神眼中的得胜者。

  这样,经文本身就很矛盾,很不容易解决问题。但这还是小事。严格的说,我们要注意,主对非拉铁非教会所说的话,是单给非拉铁非教会的呢?还是给众教会的呢?这是我们要留意的第二个问题。‘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都应当听。’圣灵向非拉铁非教会讲的话,也是向众教会讲的话,所以不能把非拉铁非教会孤立起来说,这是个得胜的教会,里边的应许是单单给他的。这个就和圣经本文里的意思不调和。

  重要的是在什么地方呢?还是在那个条件,那个条件是什么呢?‘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这个是条件,所以‘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我就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弟兄姐妹们,你注意这里,头一件事情,他们所以能不经过大灾难,乃是因为他们遵守主忍耐的道。所以我说这个是条件。但弟兄姐妹你留意,这里的条件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非常非常容易把这里的话读成这个意思,‘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弟兄姐妹留意这话,‘你既忍耐的遵守我的道’跟‘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是不是一件事?完全不是一件事。你既忍耐遵守我的道,是说我们付了代价。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乃是说出主付了代价。

  如果弟兄姐妹你读英文圣经,你就很清楚的看得见,这一个‘道’是关于我的忍耐的,是主的忍耐,是主的忍耐所显出来的那个道。这一个道究竟是指着什么呢?弟兄姐妹们,我们必须要注意主在这里说这个话的完整的意思。我们不能只看第十节,我们必须要从第八节也看下来,我们才知道,什么叫做‘遵守我的道’‘我知道你的行为,你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什么叫做遵守主的道呢?在这一个时候,在这一个地方,主把那个重点放在这一件事上面。

  弟兄姐妹,我们读这卷书的时候,你晓得非拉铁非教会是面对着很多逼迫的,他们在这许多的逼迫里,他们还坚守着我们主的道。怎么表明他们坚守主的道呢?‘没有弃绝我的名。’弟兄姐妹,这是什么?仍然是明明指着你用什么态度对待主作成的救恩。人用背背向主的时候,人都不承认主的时候,人都在那里拒绝主的时候,你仍然是说,主是我的拯救,主为我付了代价,主为我钉死在十字架上,为我预备了通天的路。你仍然在那里持守着主的名。弟兄姐妹,这一切在下文说出,‘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重点乃是重在主所作的一切,你都没有放弃。你没有放弃主的名。

  感谢主!弟兄姐妹们,主说,这个是非拉铁非当时一般的情形,但是这个情形和得胜没有划上等号,因为刚才我提了,得胜的事还放在后边。所以你能坚守主的道,这个还不是得胜,你没有拒绝主的名,这还不是得胜。得胜是要比这一个还要重一点。但是主说,‘那么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那个试炼。’乃是因着你们仍然是持守着主的名。更重要的一点,我们中文圣经也是漏掉,没有翻出来,翻是翻了,但是圣经里边提到两个字,就是翻得有点偷工减料就是。原来的意思应该是这样,‘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受试炼的时候。’你读英文圣经就看得很清楚,那是说出,你根本就与大患难的时间不发生关系,我们感谢神!正因为这样,你才看到,为什么这一节经文,三个主张都引用它呢?完全是在解经上面准确不准确。

  弟兄姐妹们,我们今天晚上只是看了全教会灾后被提的根据,也看了一些得胜者被提的根据。这些是他们基本上的根据,因为有了这样的根据,所以在一些其它的经文上面,他们就用这一个主张来解说其它一些的经文。所以你要是看全教会经过灾难被提,又有道理,你要是看得胜者先被提,也是有道理。但弟兄姐妹,我们现在要注意的,不是有没有道理,我们要注意的,是圣经究竟怎么说。

  我们今天晚上不能说到全教会灾前被提的根据,下礼拜我们把这一个根据都看过以后,弟兄姐妹,你就可以用那四个原则来比较,究竟那一个主张和那四个原则没有冲突,这样就看出对于圣经里面所说的,那一个主张是比较更接近一点。我们感谢主,因为祂把祂的话留下来,祂的话总是我们的根据。祂也提醒我们,要按着正意去分解真理的道。我们现在就碰到一些很实际的例子,怎么能去寻找到正意的解说,叫我们也经历什么叫做用圣经去解释圣经。这是一个很好的实在的例子,我们感谢主!我想今天晚上我们就停在这里。──  王国显《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