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  不说谄媚的话

 

经文:帖撒罗尼迦前书二:謘X

 

如果从第一章看起来,帖撒罗尼迦教会应该是一间很有见证的教会,因为他们是合乎使徒保罗所认定的有“信心、爱心、盼望”的教会(参考一:臐^。但是,如果我们从使徒行传第十七章十一节记载,说庇哩亚教会的信徒是“比帖撒罗尼迦人开明。他们热心地倾听信息,每天查考圣经,要知道保罗所说的是不是真实。”这至少表示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徒在研读圣经的功课上,还需要更多的努力。也从这里,让我们看到使徒保罗想与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徒讨论有关基督教信仰中,很重要的问题之一,就是有关耶稣基督再临的问题,这必定和对信仰的认识有密切关系。

我们可以这样说,基督教信仰的基础在圣经,如果对圣经的认识陌生,很容易受到一些能言善道的人所传述的言论影响。早期的教会如此,今天的教会也是一样。我们看到使徒保罗写给教会的书信中,都是在讨论信仰的问题,因为越认真追求,就越会感受到问题越多。

另一方面,从使徒保罗写给帖撒罗尼迦教会的这两本书信中,我们也会看到一个事实,他无论到什么地方去传福音,反对他最力的,就是犹太教和那些民间宗教的领袖。因为他们都深深感受到威胁,因此,犹太教的领袖很喜欢教唆犹太人去他传福音的地方搅局,甚至会派人想要暗杀使徒保罗(参考使徒行传九:F、十四:礡BA、二十:臐^。而外邦人的民间宗教领袖也是一样,他们会感受到传统信仰被破坏,甚至有些人过去倚靠信仰赚钱牟利的,现在因为信徒很多人受洗归向耶稣基督的名,使他们的利益受损。因此,除了想尽办法阻止使徒保罗他们传福音之外,再者,就是故意制造社会动乱,目的是要引起罗马统治阶层的注意,好将使徒保罗等人逮捕入狱,使得使徒保罗和同工被迫只好离开(参考使徒行传十六:A—F、十九:E—W)。

因此,我们可以了解,并不是帖撒罗尼迦教会对使徒保罗传福音给他们有什么意见,这一点我们从第三章六节记载提摩太帖撒罗尼迦教会访问回来之后,带给使徒保罗的消息是肯定的,可看得出来。真正的问题是那些反对使徒保罗犹太人经常会进入该教会中,或是在信徒当中造谣生非,讲些不实的话。使徒保罗想到有必要写这两封书信对一些传闻在他们当中的谣言作些澄清。他强调只想要把耶稣基督拯救的信息传给他们,并不想要从他们得到什么利益。换句话说,使徒保罗想要让信徒们知道,对该教会他和西拉是绝对的诚实,并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心。可见在帖撒罗尼迦城那些反对使徒保罗犹太人,他们对使徒保罗传福音的事工,是极尽污蔑的能事,为的就是要阻止福音的广传。

如果看使徒保罗写给腓立比教会的书信,我们就会看到他确实是把生命都为传福音的缘故献上了。因为在他的信仰告白中很清楚地表达一件事:生命中没有比拥有耶稣基督更为重要(参考腓立比书三:鶠^。其实,传福音的事工对使徒保罗来说,是在还神拯救之爱的债,如果不传福音,他会有很深的罪恶感,他甚至说如果他不传福音,就有“祸”了(参考哥林多前书九:)。这种心境若非身历其境恐怕无法体会出来,除非是从死亡边缘走出来的人才能体会得到。对使徒保罗来说,大马士革的特殊际遇是改变他生命最大的转折点,在那里,他遇见了复活的耶稣基督(参考使徒行传九:謘X鞳^,也在那里,他被呼召成为福音的见证者(参考使徒行传九:)。也因为这样,他拼命地在各地传福音,见证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爱与救恩,他并且强调,如果有什么好夸口的地方,那就是夸耀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救恩。他写给加拉太教会的书信中,说过这样的话:

 

“至于我,我不夸耀别的,我只夸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为,借着这十字架,世界于我已经钉死了;我于世界也已经钉死了。”(加拉太书六:)

 

他在写给哥林多教会有两次提到说,一个信徒如果真的要夸口,就当夸耀神奇妙的作为,而不是夸耀人的能力(参考哥林多前书一:M,哥林多后书十:)。他的这些话,不仅对当时他开拓起来的教会有警惕作用,即使对我们今天的基督徒来说,更是很好的信仰学习功课。

 

现在让我们来看所读这章经文的内容:

 

第一至三节:

弟兄姊妹们,你们自己知道,我们去访问你们并不是没有效果的。鴽A们知道,我们到你们那里去以前,在腓立比已经受了伤害,受了侮辱。可是,我们的神给我们勇气,在激烈的反对下仍然把他的福音传给你们。藃们的劝勉不是出于幻想或不良的动机,也不是想欺诈什么人。

 

在第一章,使徒保罗帖撒罗尼迦教会信徒在信仰上的表现称赞有加,但在这章开始,他就直接指出在他们当中有些问题出现。这些问题是针对使徒保罗而来的。

第一节与第一章九节有密切关系;在第一章九节提到使徒保罗西拉帖撒罗尼迦传福音的时候,他们对福音的信息有很好的响应,这件事大家都很清楚。现在使徒保罗进一步地告诉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徒应该清楚明白,他们得到福音的信息,并且建立了教会,这就是最好的见证,不应该说他和西拉帖撒罗尼迦城的福音事工没有什么效果,说他们是在浪费时间,这样的传言并不正确。因为从没有信徒,到有信徒;从没有教会,到有教会并且有聚会,这就是最好的见证。而且在使徒行传第十七章四节记载说,使徒保罗西拉帖撒罗尼迦城的事工很好,不但得到了信徒,他们当中有人尚且是“希腊人和妇女界的领袖”。

为什么使徒保罗会提出这样的说法?这要从第三节来看才能明白。在第三节使徒保罗提到他和西拉去开拓帖撒罗尼迦福音事工,并“不是出于幻想或不良的动机,也不是想诈欺什么人”。这帮助我们明白,原来在教会当中有些谣言传出,说他们在那儿开拓福音事工,有几个问题:

第一是“不是出于幻想”,这是指使徒保罗在传讲耶稣基督复活的信息。因为这是基督教信仰最重要、也是最基础的信息,就像使徒保罗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中所说的,“除了耶稣基督和他死在十字架上的事以外,什么都不提。”(哥林多前书二:鵅^说耶稣基督,就是指复活的信息,而这也是犹太宗教当局最不希望传出去的信息,特别是撒都该派的人更是这样(参考使徒行传四:鵅B@)。使徒保罗强调耶稣基督的信息不但是真实,而且是神拯救的大能(参考罗马书一:),他甚至说如果耶稣基督没有复活,那么信仰耶稣基督就是“幻想”(参考哥林多前书十五:—)。但我们知道遇见复活的耶稣基督乃是使徒保罗亲身的经历,也是因为这样的经历,才会使他拼命四处见证。

第二是没有“不良动机”。这里所谓的“不良动机”,指的是人内心的心思意念不纯洁,有想要陷害别人的意念。使徒保罗传神在耶稣基督里拯救的福音,这福音乃是为了要拯救人的性命免于灭亡,怎么可能成为“不良动机”呢?所以他说没有“不良的动机”,其因在此(也可参考哥林多后书十:鵅^。

第三是“不是想欺诈什么人”,这句话也反应了当时在信徒当中发生的事,就是有人假冒先知或是“使徒”的身份,为的就是要欺骗别人的钱财,这种情形在哥林多教会发生好多起(参考哥林多后书十一:礡^。他曾很生气地对哥林多教会提出这样的说法:

 

“如果我传福音是出于自愿,我就可以获得报酬;但是,神既然把这任务交给我,我就认为这是一种责任。那么,我所得的报酬是什么呢?就是我有传福音而不叫人花钱的荣幸,就是说不享受传福音应得的权利。”(哥林多前书九:—@)

 

这让我们看出来,使徒保罗并没有因为传福音而得到什么报酬,若说有报酬,就是没有从信徒当中得到什么利益。然而一些犹太人却在背后说他传福音是在诈财,简直就像毁谤他的人格一样严重。

第二节,使徒保罗特别提到在腓立比城受到的伤害。这资料的背景在使徒行传第十七章十六至四十节有很详细的描述。主要是因为有人利用被鬼附身的女奴诈骗钱财,结果那个女奴被使徒保罗医治好了之后,导致那个女奴的主人损失不少,于是告进官府,说使徒保罗西拉扰乱了规矩,他们因此被罗马官府抓入监牢。但半夜发生地震,监牢囚犯逃跑,只有使徒保罗西拉没有逃走,也因此拯救了顾守监牢的狱卒全家受洗信主。

使徒保罗说在腓立比城受辱,主要是指他原本就是罗马公民,照理,不能没有将事情弄清楚就惩罚他、鞭打他、囚禁他(参考使徒行传廿二:G),但却在腓立比城被罗马兵鞭打和受牢狱之灾(参考使徒行传十七:D—E)。但使徒保罗西拉并没有因为受到迫害,就将传福音的工作放弃,反而是越挫越勇敢。

 

第四至九节:

饁菑浀a,神信任我们,把福音的任务付托我们。因此,我们只说他要我们说的话。我们不讨好人,只求取悦那位察验我们内心的神。穨A们知道,我们从来不向你们说谄媚的话,也没有藏着贪婪的念头;这是神可以为我们作证的。顜们不求任何人的称赞,没有求你们的,也没有求别人的。籈们身为基督的使徒,本来有权要求你们的尊重;可是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我们温柔地待你们,像母亲乳养儿女一般。为了爱你们,我们不但愿意跟你们分享从神来的福音,连我们的生命也愿意给你们,因为你们是我们所疼爱的。鬺怚S姊妹们,你们一定记得,我们怎样日夜辛勤工作,为的是在向你们传神福音的时候,不至于成为你们的负担。

 

第四节,使徒保罗在这里谈到传福音应该有的基本心态,就是只说神要他说的话。他这种说法正像旧约先知应该的职责一样;所谓“先知”,基本上可以用先知米该雅所说的话来认识,他说:“我指着永生的上主发誓,上主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列王纪上廿二:)使徒保罗在这里说,他只说神要他传讲的信息。换句话说,他并不是为了要讨好某些人,就讲那种讨人喜欢听的话。因为他是在传神拯救的信息,因此,是要对神负责,因为传福音就是成为神的仆人,而仆人主要应该是取悦主人,而不取悦别人。这一节也是今天的传道者最需要学习的功课。

第五至六节,在这两节中,使徒保罗说到他和西拉帖撒罗尼迦传福音的时候,有三件事要求很严谨:

一是“不说谄媚的话”。所谓“谄媚”,是指虚假、不诚实,只说让人听起来觉得舒服,但却是虚伪、好听的话,原因就是为了要得到某种利益。心里企图想要获得某种利益的人,才会说这种话。

二是“没有藏着贪婪的念头”。所谓“贪婪”,是指夺取不应该得到的东西,特别是钱财。“贪婪”的内容除了钱财之外,也包括名誉、荣耀、地位等这些东西。要衡量一个人是否会说“谄媚的话”比较容易,但要知道一个人是否有贪婪,恐怕就不是很简单了,因为我们只能看人的外表,而“贪婪的念头”却是隐藏在人的内心中,这就只有神才能知道。也因为这样,使徒保罗在这里特别说他要祈求神替他作证。

三是“没有求取人的称赞”。“求取人的称赞”这是为了荣耀自己的名声,才会有的行为。使徒保罗因为知道自己曾迫害过基督徒,因此,他总是怀着一颗忏悔的心传福音。他一直强调能成为神的仆人就是最大的荣耀,其它的都不重要,甚至都可以抛弃,这当然包括来自人的称赞等这些事物。

请注意第七节“尊重”这个字,在希腊文是“baros”,意思是“重担”,也可当作“重要性”。使徒保罗的意思是指“注意”、“看重”。若是将这一节与第九节结合起来看,就会明白使徒保罗的意思,是说他原本可以要求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徒,应该要“注意”他和西拉生活上的需要,但他并没有这样,而是倚靠自己的能力工作,赚钱养活自己,没有对该教会有任何要求。换句话说,他和西拉帖撒罗尼迦城传福音,并没有从该教会得到什么生活上的支持,纯粹就是为了传福音给他们。

想想看,使徒保罗为什么要这样说?必定是为了要防止有人散播谣言,说他是为了要赚钱才传福音,或是说传福音成为赚钱的方式。

第八节是接续第七节用慈母养育子女们的爱,使徒保罗用来形容他和西拉帖撒罗尼迦教会信徒的爱,只因为希望他们能获得福音而得救。他说甚至连生命都愿意给他们,这就像慈母为了爱自己的子女,就算是要赔上生命也会愿意舍出一样。

请注意第九节所提到的“日夜辛勤工作”这句话,在希腊人眼中,靠劳力工作的人,就是地位很低贱的人,因为那是奴隶的工作。但使徒保罗却不是这样,他本身就是一个制造帐棚的人,他也倚靠这项手艺的收入维持生活所需(参考使徒行传十八:臐^,并不因为倚靠劳力,就认为卑贱、低俗。

 

第十至十二节:

对你们这些信徒,我们的言行都是纯洁、公正、无可责备的。这一点,你们自己和神都可以作证。孎A们知道,我们待你们每一个人,像父亲待自己的儿女一样。蠽们鼓励你们,安慰你们;我们不断地劝勉你们要在生活上蒙神喜悦—他呼召你们来分享他的主权和荣耀。

 

第十节对所有献身传道的人实在是很重要的一节经文。使徒保罗西拉,在传福音的事工上,确实很尽心、尽力,并且在生活言行举止中,都保持着圣洁的模样,这可就不是一般传道者有办法达到的样式。但也因为使徒保罗西拉确实达到了“纯洁、公正、无可责备”,并且这不是使徒保罗自己说了就算,他让帖撒罗尼迦信徒自己评断是否这样,同时,他也举神的名作证。其实,使徒保罗这样的写法也有另一种意思,就是以发誓的心境在写这封信,才会用这种句型。因此,当他写信给他们所开拓起来的教会时,都成为大家一读再读的书信,也因为如此,这些书信才能被收集在圣经里。

请注意这里提到的三样言行:

一是纯洁,这是指分别为圣。意思是指与一般人有所不同。如果以今天的话语来说,就是不流俗。

二是公正,意思是指有规律,不是随便,而是谨慎的态度。

三是无可责备,意思是指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争端,或是让大家感到为难、不好处理的事。

第十一至十二节,这两节再次重复第七节所提起的,像慈爱的母亲在照顾自己的子女一样。

在这里使徒保罗劝勉帖撒罗尼迦信徒,要以蒙神的喜悦为目标。将第十二节对照第四节来看,就会发现在使徒保罗的看法里,身为基督徒就是分别为圣的人。一个真正分别为圣的人,不是为了争取一般人的称赞,而是要知道神才是我们生命的主宰,是我们生命的主人。因此,基督徒必须努力为了取悦神,因为这样才能成为神真正的仆人,是神的同工,也只有这样,才能分享神的荣耀,这也是第六节所说的,不是来自人的称赞,而是来自神赏赐的荣耀。

 

第十三至十六节:

我们也常常感谢神;因为我们所传的信息,你们听见了,领受了,并不以为是领受人的信息,而是领受那确确实实出自神的信息;因为神在你们信的人当中工作。弟兄姊妹们,你们的遭遇跟犹太地区神的各教会—就是属于基督耶稣的信徒们—所遭遇到的一样。你们受到自己同胞的迫害,正如他们受过犹太同胞的迫害一样。那些犹太人杀了主耶稣和先知们,又驱逐我们。他们冒犯了神,也跟全人类为敌!他们甚至要阻止我们向外邦人传讲那会使外邦人得救的信息。这样,他们不断地累积自己的罪,恶贯满盈;神的义愤终于临到他们的身上。

 

第十三节是很重要的一节经文,可以对照第四节来看,使徒保罗很清楚地表示,他所传的确实是神的福音,并不是属于人的信息。也因为是属于神的信息,因此,不会去考虑谁听了会不喜欢,或是为了某些人的喜爱而讲给这些人听。真正福音的信息,有时会讨人厌,因为福音是神的话语,神的话语,对那些想要离弃神他去的人来说,听起来很不舒服。因为神的话就像双刃的剑一样锋利,甚至会刺透人的骨髓(参考希伯来书四:龤^,使人难以忍受。

第十四节,这里提到帖撒罗尼迦教会遇到了与犹大地区的教会情形一样,受到严厉的迫害(参考使徒行传八:謘B十一:A、十二:謘^,司提反就是被犹太人领袖设计杀害的。而我们也知道早期使徒保罗也是参与迫害基督徒的主要人物之一,但后来他因为遇见了复活的耶稣基督,才完全改变过来,成为见证耶稣基督复活信息的主要传道者。

第十五至十六节,这是使徒保罗进一步对犹太人的控诉。旧约时代,先知耶利米曾多次控诉当代的以色列人杀害神的仆人先知(参考耶利米书七:G、廿五:鞢X禲B廿六:鞢X礡B廿九:A、三十五:、四十四:鞢X礡^。耶稣基督也曾控诉当代宗教领袖们杀害神的先知(参考马太福音廿三:M—S)。而被他们杀害的司提反则将先知和耶稣基督的受难连结在一起(参考使徒行传七:b)。这说明了历代神仆人经常遭遇到迫害、拒绝,因为罪使人拒绝了神的声音,想要阻止神的呼声传播出来。

使徒保罗说,这种阻止神拯救信息的人,就是神的敌人,如同和全人类敌对一样,也证明做这种事的人,只是在累积自己的罪证而已,这样的人,必定会受到神严厉的惩罚。

使徒保罗这样的说法是在表明一个重要的信仰观念:神爱所有的人,希望所有的人类都获得神拯救的信息。因此,阻挡神拯救信息的传播,等于阻止神拯救全人类工作的进行一样。而每阻挡一次福音的传播,等于累积了一次罪恶的积分一样。但我们知道,神的声音并不是用人的力量可以阻止的,无论人用什么方法想要阻止,只会加强神拯救信息的传扬。也因为这样,才使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到外邦去,特别是帖撒罗尼迦也是因为在腓立比城发生迫害,才迫使使徒保罗西拉离开,他们才将福音带到帖撒罗尼迦城来的。他这样的说法,主要在安慰、鼓励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徒,让他们知道每次受到迫害,就是福音往外推广的一个助力,用这样的角度看受逼迫的事件,就会感受到神恩典的意义。

 

让我们来想想这段经文所带来的信息:

 

一、传福音,是为神作见证,因此,必须忠实于神的信息,不是考虑听者是否喜欢。

 

如果我们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先知的责任,那么先知米该雅所说“上主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的这句话,应该是诠释得最好的一句。这句话说出一个神的仆人,最需要尽到的责任,就是将神的话忠实地传递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历代的先知往往不被他传递信息的对象所喜爱之因,因为神的话总是令听到的人感受到相当难过、无法忍受,有时就像希伯来书的作者所说的,有如“双刃的剑”一般,会刺入人的骨髓里,那种痛,简直令人难以忍受。也因此被杀害的先知不少,甚至连忠实的祭司也难幸免,例如祭司亚希米勒及其家族的人(参考撒母耳记上廿二:@—B)。而有的先知则是向神求死,像先知以利亚(参考列王纪上十九:驉^、耶利米(参考耶利米书二十:—@)。

新约福音书记载一则很有名的事件,就是施洗约翰后来被希律王逮捕、杀害,并且将他的头砍下来放在盘子上,给众人看。这幕镜头确实不好看,甚至会让人觉得心寒惊讶,原因是被当代的人视为先知的施洗约翰(参考路加福音七:H),之所以会被希律王杀死,就是他很直接且多次地谴责希律王做了乱伦的事(参考马可福音六:@),使希律王和他不应该娶过来当妻子的希罗底相当不高兴,终于设计杀害他。施洗约翰当然知道这样谴责希律王,只会带来生命的危险。但他并没有因此就改变态度,照样公开谴责希律王的错误。

这就是真正在传福音信息的人应该有的态度,不会因为有危险就噤若寒蝉,也不会因为不喜欢就拒绝,或是因为对方身份特别而改变应该有的信息内容。没有,神要他传递的是什么,他就照样去传。这就是使徒保罗在第四节所说的:“神信任我们,把传福音的任务付托我们。因此,我们只说他要我们说的话。”

今天的传道者最需要保有这样的使命感,而不是讨好某些有权势、有地位的信徒喜欢,或是为了要继续在自己喜欢的教会牧会,就专门讲那些好听的话给信徒听。传道者必须对神负责,忠实于神就是传道者最基本的责任。

教会也应该是这样,不会因为这个时代、社会喜欢听什么样的信息,就随着节拍回应。不是这样,也不应该这样,而是要照着圣经的话语,真实地传讲神的信息。努力将神的话语传递出来,就是教会存在最重要的使命。

先知以西结被神呼召出来传信息的时候,神让他知道,他就像一个城池、国家的守望者。然后神告诉他说:

 

“必朽的人哪,我现在派你作以色列国的守望者。你必须把我亲自向你说的话警告他们。如果我宣布某一个邪恶的人一定死,你不去警告他,劝他改过自新,他固然要因自己的罪死亡,我也要向你追讨他的血债。如果你警告那邪恶的人,他不改过,仍旧作恶,他固然要因自己的罪死亡,你却不必负责。”(以西结书三十三:禲X騿^

 

传道者就像一间教会的守望者,而教会就像一个社会的守望者,我们应该都要有这样的认识。

 

二、为传福音受难,就是在为传福音打下更坚定、广阔的根基。我们今天得到福音,就是历代宣教师历经许多生命的苦难,才奠下今天教会的基础留给我们这一代。

 

使徒行传的记载,我们可以知道使徒保罗传福音的过程中,遇到许多苦难;他曾被捕入狱,也被鞭打过,甚至有犹太人为了要杀害他,还特地组成了四十多人的暗杀团,誓言若不杀死他,不吃也不喝(参考使徒行传廿三:龤X)。他曾为了传福音,受过许多冤枉的苦难,就像他自己所描述的:

 

“我的工作更辛苦,坐牢的次数更多,更常受鞭打,更多冒生命的危险。我被犹太人鞭打过五次,每次照例打三十九下;被罗马人用棍子打过三次,被人用石头打过一次,三次遭遇海难,一次在水里挣扎过二十四小时。在屡次旅行中,我经历过洪水的危险,盗贼的危险,来自犹太人和来自外邦人的危险,又有都市里的危险、荒野间的危险、海洋上的危险,和假弟兄姊妹所造成的危险。我又有工作上的劳碌困苦,常常彻夜不眠,忍受饥渴,缺乏食物,没有住处,衣不蔽体。这且不说,我还为各教会的事挂虑,像重担一样天天压在我的身上。”(哥林多后书十一:E—J)

 

这就是传福音工作者的经历,在使徒保罗的身上发生,也一再在每个时代的传福音工作者身上重现。大家在遇到苦难的时候,经常都会记起耶稣基督所讲的一句话:“当别人因为你们跟从我而侮辱你们,迫害你们,说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多么有福啊。要欢喜快乐,因为在天上将有丰富的奖赏为你们保存着;从前的先知也同样受过人的迫害。”(马太福音五:齱X龤^

没错,耶稣基督都已经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了,我们还有什么可比得上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苦呢?同样的,耶稣基督因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却因此而使福音得以广传出来,且越传越广。我们可以这样说,现在福音已经传到天涯海角了,即使在最困难传递福音的回教阿拉伯世界,也有耶稣基督复活的信息在传递着,也会述说神透过耶稣基督所带来复活的生命之信息。

我很喜欢介绍一本最新出版的“为爱航向福尔摩沙”乙书。这本书是在介绍台南神学的开创者,也是台湾教会公报的开办者,同时也翻译罗马拼音台语圣经的籍宣教师巴克礼牧师。在这本介绍他的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是怎样立志献身来到台湾,也可以看到他怎样在极为困境中,在台湾大多数文盲的环境下,让多数没有上过学校读书的人会读圣经、写文字。因为有他和一群宣教师们不顾一切、奋身投入传福音的工作,才有今天我们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的基础。我们应该要感谢神这样大的恩典,也要感谢这些献身至死,且埋葬在台湾这块土地上的福音工作者。因为有他们流出来的血汗,才有我们今天丰硕的收获。

从这里,我们就应该要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今天我们是否有像他们这些早期宣教师在福音事工上,投入血汗的精神?今天的传道者有否像他们那样,毫无所求地为福音献上一切?教会是否也想到要为福音拼命,愿意付出所有的能力?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神,如果没有这样的念头,上一代留下来的信仰遗产,很快就会在我们这一代花费殆尽,这样下一代的子孙就将失去福音的信息,那时,我们将怎样对神交代?这一点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信仰功课。── 卢俊义《帖撒罗尼迦前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