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摩太前书第一章

 

壹、内容纲要

 

【神的工人所该有的认识】

    一、事奉的能源──神的恩惠怜悯平安(1~2)

    二、事奉的警惕(3~11)

          1.不可传讲异端(3)

          2.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4)

          3.不可偏离爱而去讲虚浮的话(5~6)

          4.不可随自己的意思讲说道理(7)

          5.不可自义并滥用律法(8~10)

          6.不可违背神福音的原则(11)

    三、事奉的榜样(12~16)

          1.出于基督的分派并加力──因有忠心(12)

          2.由于基督格外丰盛的恩典──使有信心和爱心(13~14)

          3.蒙了基督的怜悯──使罪魁成了信徒的榜样(15~16)

    四、事奉的目的──尊贵荣耀归神(17)

    五、事奉的使命(18~20)

          1.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18)

          2.打仗的装备──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19)

          3.丢弃良心的鉴戒(19~20)

 

贰、逐节详解

 

【提前一1“奉我们救主神和我们的盼望基督耶稣之命,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

    〔原文直译〕“奉神我们的救主和基督耶稣我们的盼望的命令,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

    〔原文字义〕“使徒”奉差遣者,使节,特使,大使。

    〔文意批注〕“我们救主神和我们的盼望基督耶稣,”‘我们救主神’这个源自旧约的称呼(申卅二15;诗廿四5;一百零六21;赛四十三3;四十五1521;六十三8),在保罗的书信里仅用过六次,且集中在所谓‘教牧书信’(提前一1;二3;四10;多一3;二10;三4),表明神是救恩的源头,而救恩的终极目的乃是为着成就祂的旨意。

                ‘基督耶稣’意指道成肉身的耶稣,就是神的基督(弥赛亚);‘我们的盼望基督耶稣’意指主耶稣所成功的救赎,使我们有分于神的救恩,而这救恩给我们信徒带来‘永生的盼望’(多一2原文),所以基督耶稣自己成了我们的盼望(参西一27)

          “奉…之命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命’指命令;在别的书信中,保罗自称奉神的旨意(参林前一1;林后一1;弗一1;西一1),此处改为‘命令’,含意比旨意更明确,他似乎有意要藉此强调他的教训具有神授与的权柄,和那些出自人的异端教训完全不同。

                ‘基督耶稣使徒’按原文是‘基督耶稣的大使’,是在地上代表基督的人。保罗在这里表明他作使徒的身分,对受信者提摩太来说,似乎没有必要,因为提摩太深信保罗是基督的使徒。不过,从信末问安所用的复数词‘你们’(参六21)看来,保罗有意让提摩太向以弗所教会公开诵读本封书信,因此在此强调他的使徒身分。

    〔话中之光〕()不但那执行救赎大工的基督是我们的救主(提后一10),并且那设计救赎大工的神也是我们的救主。

          ()神是我们的‘救主’,因为神爱我们,将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祂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们的罪,把我们从罪恶中拯救出来。

          ()基督耶稣是我们的盼望,因此我们乐于接受祂的命令,奉祂差遣到各处去(‘使徒’原文意思)事奉祂。

          ()本节说出福音的五大要项:(1)创造并审判万人的‘神’;(2)设计并预备救恩的‘救主’;(3)降世成功救赎的‘基督耶稣’;(4)祂是所有人类的‘盼望’;(5)信徒传扬福音乃因奉祂的‘命令’。

          ()基督徒是奉神和基督之命令而行事的人,所以我们的生活为人,应以完成所托付的使命为目标,并为此甘心付上代价。

          ()许多传道人自己不顺服神的命令,却喜欢强调他们具有从神来的属灵权柄,而要别人顺服他们。这种属灵权柄,只会将人带到错误里面去。

 

【提前一2“写信给那因信主作我真儿子的提摩太。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神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与你!”

    〔原文字义〕“提摩太”尊敬神,荣耀神;“儿子”孩子,孩童。

    〔文意批注〕“写信给那因信主作我真儿子的提摩太,”‘因信主’原文是‘在信仰里’,意指在信仰的领域里,越过了天然肉身的差别,而在属灵的生命上产生了联结的关系;‘真’字表示他们彼此间的关系并非出于形式的认养,乃是出于属灵生命的蕃衍;‘儿子’原文不是采用一般儿子的字,而是指幼儿或孩童,表示保罗对他爱护之情。

                从这句话看来,提摩太应该是保罗传福音所结的果子(参林前四15)

          “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神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与你,”保罗惯用的问安语只提及恩惠和平安(罗一7;林前一3;林后一2;加一3弗一2;腓一2;西一2;帖前一1;帖后一2;多一4;门3),这里特别加插了‘怜悯’,可能与他自己蒙恩的见证有关(1316);‘怜悯’乃指在人的光景不配蒙恩的情形下,却因着怜悯而得到了。保罗的意思是说,若非蒙了怜悯,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得救,也不可能服事祂。

                ‘怜悯’乃是‘恩惠’的根源,而‘平安’则来自‘恩惠’。这里将怜悯放在恩惠和平安之间,说出怜悯不但是恩惠和平安的开端,也是继续蒙受恩惠和平安的因素。

    〔话中之光〕()信徒们彼此在同得一样宝贵的信心(彼后一1)里所带来的关系,远比在肉身情谊里的关系密切,且持续直到永世。

          ()‘尊敬神’(提摩太原文字义)的人才能蒙神敬重,多多赐给恩典、怜悯和平安。

          ()我们今天在基督里所享受一切属灵的福气,都不是我们所配得的,全都是因着神的怜悯临及了我们。

          ()若非神的怜悯,无论我们本身有何条件,也难能成为一个受托付并且忠心到底的事奉者。

          ()保罗一再把基督耶稣与神并列(1~2),在本节又称耶稣为‘主’,可见基督耶稣与神是同等的(腓二6)

          ()基督徒不单在基督里与神相和(罗五1),也在基督里获得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腓四6~7),因此也有责任追求彼此之间和睦同居,平安相处(罗十二18;十四19;弗四3;太五25)

 

【提前一3“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

    〔原文字义〕“传异教”不同的教训,别样的教导,讲说不同的话。

    〔文意批注〕“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马其顿’为罗马帝国一省份,其地理位置在今天的希腊北部。从本句我们推测保罗是在马其顿境内写了这封书信。

          “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以弗所’为小亚西亚省的首府;本句不但暗示提摩太当时正在以弗所,也透露给我们知道,保罗在他第一次被囚罗马获释后,曾到过以弗所访问教会,虽然他曾向以弗所的长老们预言他们不会再见他的面(参徒二十38)。保罗很可能是从以弗所往马其顿去的。

          “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嘱咐’为一军事用语,意指传达命令;‘那几个人’虽然没有指明是谁,但提摩太和以弗所信徒们必然心知肚明;‘传异教’原文是传讲不同的教训;意指传讲与保罗的福音(11)不同的道理。

    〔话中之光〕()保罗对那几个人没有提名道姓,可见他宅心仁厚,仍给他们悔改的机会;我们也当尽可能为别人设想,非到不得已的地步,总要给人留些余地。

          ()神的工人首要任务是为真理打仗,当在教会中发现有违反真理的不当言论时,便须要挺身而起,指明其错误,并禁止继续散发。

          ()‘异教’原文乃是‘别的’,意思并非仅指别的宗教和异端,乃是泛指所有不是单纯、准确的,不以基督为中心的话语和信息。

          ()任何人若传讲与圣经的福音真理不同的道理,就是传异教,是传别的福音,他就应当被咒诅(加一6~9)

          ()有些自大的教会领袖,引用本节经文来指控别人传讲不同的教训,禁止他们在教会中讲话。这是断章取义地引用圣经,不足为训;因为所谓的‘传异教’,是指对信仰有害无益的言论(4)

 

【提前一4“也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生辩论,并不发明神在信上所立章程。”

    〔原文直译〕“…并不能帮助人了解神在信仰上所作的安排。”

    〔原文字义〕“辩论”辩驳,猜疑;“章程”管家职分,安排,分配,分粮。

    〔文意批注〕“也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荒渺无凭的话语’指各种虚构或无法证实的故事和传言,包括含有犹太教色彩的无稽教训,以及含有诺斯底思想的种种神话传说。

          “和无穷的家谱,”‘家谱’原指追溯先祖各代人名的族谱,故有些解经家们认为是指对犹太人列祖家谱的探索及解释,藉以从中建立人的身分及地位,但以弗所教会的成员绝大多数是外邦信徒,当不至于对犹太人的世系感兴趣。保罗的意思或系指犹太教古人的遗传,即一代过一代相传下来的各种传统观念和作法(参太十五1~9)

          “这等事只生辩论,”‘只生辩论’原文意思是:‘只能激发无益的臆测’;传讲上述与福音无关的事,只能激起各样凭空猜想的议论,各执一端,争论不休,永无止境。

          “并不发明神在信上所立章程,”‘发明’原文无此字,是翻译时加上去的助语,意指帮助人了解;‘信’指信仰或信心;‘章程’指在神的家中以信仰为领域的运作和安排。

    〔话中之光〕()基督徒在信仰的知识和见识上应多有追求(参腓一9~10;西三10),但千万不要落入一些穿凿附会、毫无实据的说法里面,因为它们对于基督徒的信仰并无帮助。

          ()今天基督教中的异端和极端运动,多半喜欢虚造一些灵异故事或现象,加上一些揑造的见证,再附以圣经中的只字词组,就把许多信徒骗得团团转,心甘情愿地奉上金钱、时间、才智,甚至自己的身体,以为是事奉神。

          ()新约时代神与我们的关系,不问种族,不分出身,乃问我们各人的行为和存心(参罗二628~29);一切肉身的差异,都不可带到教会中来。

          ()‘无穷的家谱’不仅指家世和出身,也指世代相沿的传统观念和作法,它们往往会成为蒙蔽我们心眼的帕子(参林后三14~15),使我们看不见神所要给我们崭新的启示与带领。

          ()要紧的不是‘人’怎么说,而是‘神’怎样讲;不是出于人的学问,而是出于神的圣经。凡是圣经所没有记载或启示的道理,我们都不可贸然采纳。

 

【提前一5“但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

    〔原文字义〕“总归”终极,结局,最后宗旨;“爱”神圣的爱,无私的爱,完全的爱(agape)

    〔文意批注〕“但命令的总归就是爱,”‘命令’与第三节的‘嘱咐’同字,但这里是名词,而那里则是动词。保罗禁止人传异教(3),此项命令的终极目标乃是爱,正如神向人赐下各种命令,其动机乃是因着祂爱世人,其结局也是要叫人得着祂的爱。

          “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心’是魂所在的地方,一个人之魂的表现乃由心发出,故中文又称思想、情感和意志为心思、心情和心志(或心意);‘清洁的心’就是清心(太五8),指动机纯洁,心里没有掺杂,除神之外,别无所求所慕(诗四十二1~2;七十三25)

                ‘良心’就是‘是非之心’(罗二15),是神特意为人创造的一项功能,用来规范人的言行。当人的言行踰矩,良心就发出定罪和不安的感觉;当人的言行中规中矩,良心就有平安的感觉。

                ‘无亏’有二意:一是无缺损、不亏欠,二是敏锐、良好;‘无亏的良心’意指行事为人通得过正常良心的评审,毫无不安或定罪的感觉。

          “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无伪’就是没有虚假;‘无伪的信心’指真信心,不是装模作样的或出于人造的信心,因为主耶稣才是我们信心的的创始成终者(来十二2)

    〔话中之光〕()在圣经中,神对我们的一切命令,其基本原则乃是爱:一面是向我们显出神的爱,一面是要我们更爱神。

          ()任何的道理教训,如果叫我们不能更清楚认识神的爱,也不能引导我们生发爱心,反而激起争论、敌意甚至怨恨的,必定不是出于神的,也不是根据圣经的。

          ()神话语的‘总归’,乃是那位是‘爱’的基督,并祂在人身上的属灵实际──‘清洁的心、无亏的良心和无伪的信心’

          ()‘爱’是基督徒内涵的外证。人内里若有‘清洁的心’,就必将神的旨意放于首位;若有‘无亏的良心’,就必依从神的标准,立志让自己的道德操守受祂的规范;若有‘无伪的信心’,就必能单单倚赖神,真诚信靠。

          ()认识神的路乃在于有清洁的心,因为清心的人必得见神(太五8);我们的心若不单纯,整个人就会陷入黑暗里(太七23),看不见人生的正路,当然也就摸不着那爱之源头的神,也就没有爱心了。

          ()撒但常利用许多的道理和事物来诱惑我们的心,使我们失去向着主那纯一清洁的心(林后十一3),连带也叫我们向着人的爱心越过越冷淡了。

          ()世人常在别人面前夸说他们作事凭着良心,其实他们所凭的良心是有亏的良心、或者根本是丧尽感觉的良心。

          ()基督徒的良心既经过主宝血的洗净,理当有活泼、新鲜和敏锐的感觉;我们若能事事凭着良心的感觉而活,就必能为主作美好的见证。

          ()我们信徒应当养成一种习惯,当发现自己有了过失或错误,总要立即对付掉,好叫良心里面没有一点亏欠和定罪的感觉。

          ()良心什么时候有亏,我们什么时候就不能坦然无惧;因为‘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神坦然无惧了’(约壹三21)

          (十一)我们一不能向神坦然无惧,我们与神的交通,就立即有了隔阂。良心一有亏欠,交通就也亏欠。神乃是按着我们良心的程度,而与我们交通。

          (十二)良心的亏欠,是最会拦阻直觉上与神交通的。因为‘我们的心若责备我们,神比我们的心大’(约壹三20);我们良心所定罪的,神也必定罪。

          (十三)良心是我们信心的机关。无亏的良心和无伪的信心,是分不开的。良心一有亏欠,信心立即衰弱(19)

          (十四)我们属灵的程度增加多少,我们良心的锐利程度也随之而增加多少。如果是良心的感动,只怕不多,不怕太多。良心是神的制动机。它告诉我们以为某地方已经发生毛病了,应当修理后再行。我们如果肯听,就免得后来拆毁更多的工作。

          (十五)当基督徒的灵命长进到一个地步时,就良心所作的见证,和圣灵所作的见证,几乎都是一致的。因为当良心完全受圣灵管治的时候,良心的锐利日甚一日,以致与圣灵所发的声音更为合拍。并且圣灵也就是借着良心向信徒说话――‘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罗九1)

          (十六)我们若要向人有无亏的良心,我们就必须先向神有无亏的良心。因为向神的良心一亏,向人自然也有亏了,所以凡要追求属灵生活的信徒,总当求在神面前有无亏的良心(彼前三21)

          (十七)我们不只当求向神无亏的良心,也当求向人无亏的良心。许多的事,在神前是可以作的,但是在人面前是不可以的。良心对人无亏,才能在人前有好的见证。

          (十八)良心有亏,就外面的行为虽好,是没有用处的;良心无亏,就是有人误会或毁谤,也不要紧。因为‘存着无亏的良心,叫你们在何事上被毁谤,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诬赖你们在基督里有好品行的人,自觉羞愧’(彼前三16)

          (十九)基督徒在信心上可能自欺欺人:本来没有信心,却自以为有信心,或使别人误以为自己有信心,这叫作虚假的信心。

          (二十)信心是一切属灵美德的根基。爱心是从信心生发出来的(加五6);当基督因信住在我们的里面时,我们的爱心才会生根立基(弗三17原文)

          (廿一)真信心必然会有信心的行为,而信心行为的表现,乃在于对弟兄有爱心(参雅二14~16)

 

【提前一6“有人偏离这些,反去讲虚浮的话,”

    〔原文字义〕“偏离”不成一排列,没有瞄准目标,偏向;“虚浮的话”空谈,闲言。

    〔文意批注〕“有人偏离这些,”‘有人’指前述的‘那几个人’(3);‘这些’指构成爱心所不可或缺的素质──清洁的心、无亏的良心和无伪的信心(5)

          “反去讲虚浮的话,”‘虚浮的话’指‘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4)

    〔话中之光〕()偏离了正确目标的道理,就是旁门左道。

          ()凡是离弃了属灵的原则──在爱里建造的妙道,而去讲那些似乎高深奥妙,却叫听的人摸不着边际的道理,都是虚浮的话。

          ()凡是缺少启示,专门钻研字句的教训,会引人偏离‘基督是中心和实际’的道路,而进入虚浮飘渺的境界,任凭异教之风吹来吹去(参弗四14)

          ()今天基督教的风气逐渐变成虚浮:传道人为了讲道而讲道,信徒们为了听道而听道;只顾道理是否中听,却漠视道理的实用性。

 

【提前一7“想要作教法师,却不明白自己所讲说的所论定的。”

    〔原文字义〕“讲说”说话,言谈;“论定”断言,切实地讲明,彻底的证实。

    〔文意批注〕“想要作教法师,”‘教法师’指律法的教师,相当于犹太教的文士、拉比(参罗二17~20),他们专门教导旧约律法以及历代相传对律法的解释,特别是注重在何事可作、何事不可作。

          “却不明白自己所讲说的所论定的,”指讲的人自己不知所云,却好像知之甚详,口气非常坚定。

    〔话中之光〕()在教会中,与其作一个字句的教法师,不如作一个凭灵事奉的新约执事;因为字句是叫人死,灵是叫人活(林后三6)

          ()自己在真道上没有扎实的根基,却又不肯下工夫钻研神的话,反而喜欢在众人面前高谈阔论,想要赢得别人的尊敬,结果是瞎子领瞎子,都要掉在坑里(太十五14)

          ()作一个传道人的先决条件,就是要明白自己所讲说所论定的。对圣经一知半解,而凭私意讲解圣经,这是常见的现象。

          ()错谬的教导强调不可知的事情,却忽略那清楚可知的真理(11)

 

【提前一8“我们知道律法原是好的,只要人用得合宜;”

    〔原文字义〕“合宜”合法,按规矩。

    〔文意批注〕“我们知道律法原是好的,”‘我们’不单是指保罗和他的同工,也泛指一切正常的信徒;‘律法’指旧约律法。律法原是神所颁赐的,目的是为规范祂子民的行事为人,使与一般世人有所分别,所以律法原是好的(参罗七12)

          “只要人用得合宜,”‘用得合宜’意指‘合法地使用’,‘按规矩使用’,也就是按照律法的本意,使用在正确的场合。

    〔话中之光〕()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导我们到基督那里(加三24),所以律法原是好的。

          ()一件正确且良好的东西,必须加以正确且合理地使用,否则便不能得到预期的效果,反而有害无益。同样的原则,圣经上的话是属灵且良善的,但若加以误用,也会产生不良的效果。

          ()今天基督教很多极端或异端的教训,都是仅仅抓住圣经上的某些话,而未顾及圣经别处另外平衡的话,或甚至无视圣经的本意,而创造出一些荒谬的道理来。

 

【提前一9“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乃是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诚和犯罪的,不圣洁和恋世俗的,弒父母和杀人的,”

    〔原文字义〕“不法”没有律法,在律法之外;“不服”不在其下,不服从,不受约束;“不虔诚”不敬虔,不尊神为神;“犯罪”不射中目标;“不圣洁”不圣,不分别归神;“恋世俗”凡俗的,行走俗路的,易受引诱的;“弒父母”杀父和杀母的(两个字)“杀人”谋杀人。

    〔文意批注〕“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义人’指循规蹈矩、遵守律法的人。就着一方面来说,世上没有一个义人(罗三10);但另一方面,保罗曾自认‘就着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腓三6),所以本句的意思是指律法不是为那些守法的人设立的。

          “乃是为不法和不服的,”‘不法的’指目无法纪的人,包括不知律法的人;‘不服的’指知法犯法的人,不愿接受律法管束的人。

          “不虔诚和犯罪的,”‘不虔诚的’指对神不信、不敬的人;‘犯罪的’指偏离神旨意的人。

          “不圣洁和恋世俗的,”‘不圣洁的’指不分别出来归神为圣的人;‘恋世俗的’指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人。

          “弒父母和杀人的,”‘弒父母的’指殴打、忤逆父母,伤他们的心的人,包括事实上杀害父母的人;‘杀人的’指谋杀别人的人。

    〔话中之光〕()若是我们已经向主认罪,接受祂宝血的洗净,而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参林后五21),就不必再怕律法的定罪了,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我们可以安然。

          ()律法既不是为我们这些因信称义的基督徒设立的,所以我们已经从字句的律法得着自由了,千万不要再回头去受它们的挟制(加五1);凡是教导信徒要遵守旧约律法的,乃是由于不明白律法本意而有的教训。

          ()基督徒应被神的爱激励(5),而不是单被神的律法驱策。

          ()律法的要求,乃先叫人与神建立正确的关系,然后才及于父母和别人;人对神的存心和态度不正,自然对人也就发生问题了。

 

【提前一10“行淫和亲男色的,抢人口和说谎话的,并起假誓的,或是为别样敌正道的事设立的。”

    〔原文字义〕“行淫”卖淫,男娼,淫妇;“亲男色”同性恋;“抢人口”拐卖人口,人口贩子;“说谎话”撒谎,作假见证;“起假誓”发誓自辩;“正道”健全的道理,健康的教训,纯正的道理。

    〔文意批注〕“行淫和亲男色的,”‘行淫的’指卖淫的男女;‘亲男色的’指同性恋者。

          “抢人口和说谎话的,”‘抢人口的’指拐卖人口、迫其为奴或为娼的人;‘说谎话的’指作假见证以陷害别的人。

          “并起假誓的,”指为着表明自己清白(实际上并不清白)而发誓的人。

          “或是为别样敌正道的事设立的,”‘敌正道’指凡是不符健全纯正的道理教训的,也就是违背真道的;律法乃是为那些犯罪或背道的人而设立的,目的在显明是非曲直,使他们伏在神的定罪之下。

    〔话中之光〕()律法原是为防止发生敌正道的事而设立的,但若用得不合宜(8),反而容易使人从正道上偏离出去,注意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这就成了舍本逐末,效果适得其反。

          ()任何一种道理教训,如果吸引人的注意力,使人从福音正道上偏离出去的,就是不健康的教训,也就是异端(3)

          ()正道和异端的差别在于:一个是健康的道理教训,一个是不健康的;一个能滋润、医治、规正信徒,一个会将死亡的毒素注入信徒里面;一个有益于灵命的健康成长,一个有害于灵命。

 

【提前一11“这是照着可称颂之神交托我荣耀福音说的。”

    〔原文字义〕“可称颂”有福的;“交托”相信,信任,信托,托付。

    〔文意批注〕‘可称颂之神’指祂的所是和所作,配得我们的称颂;‘荣耀福音’指福音的本质乃是神在肉身显现(参三16),亦即福音显明神的荣耀,故称它为‘荣耀的福音’。

          本节说明保罗对律法的界说(8~10),乃是根据神所托付给他的福音的精髓而得出的结论,并不是他自己乱下定义的。

    〔话中之光〕()我们信徒解释一项圣经真理,不可单凭我们个人的意见,乃要根据神所启示福音正道的内涵,小心求证。

          ()福音的内涵──基督耶稣,祂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来一3);福音的对象──众信徒,我们是彰显祂荣耀的器皿(罗九23)。这福音所显明的,真是何等丰盛的荣耀(弗一18)

 

【提前一12“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祂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祂。”

    〔文意批注〕“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那给我力量的’原文为过去式,指在他蒙恩得救之后,已过所有的境遇中加力给他的那一位,就是‘我们的主基督耶稣’。

          “因祂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祂,”‘忠心’意指忠实可靠、值得信任;忠心乃是服事主最基本的条件(林前四2;太廿五2123)。忠心的意思是,不自作主张,对主的话也不打折扣,主怎样说,我们就怎样作。

    〔话中之光〕()别的宗教对其信徒只有要求,没有供应;但基督教是先有供应,后才有要求。这是基督教与其它宗教最大的不同点。

          ()主不仅在外面派给我们工作使我们服事祂,更在里面加力给我们,使我们能尽职;祂托付工作,祂也成全工作。

          ()主耶稣对待我们,不是替我们除去‘刺’──艰难的遭遇,而是给我们加力──‘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后十二8~10)

          ()神对祂仆人的要求,不是他们的才干或能力,乃是他们的忠心;才干和能力是祂加给的,忠心是我们须要付上的。

          ()真实的事奉应当是出于基督的分‘派’,而不是出于自己。

 

【提前一13“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

    〔原文直译〕“先前我是一个亵渎、逼迫、侮慢的人,然而…”

    〔文意批注〕“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原文并无‘神’、‘人’、‘人’等三个字,是中文翻译时加上去的;‘亵渎’指言语得罪主;‘逼迫’指行动反对主;‘侮慢’指态度傲慢、羞辱主。本句话是指保罗还未信主时,因误解律法的本意,而采取敌对基督徒的立场,在言语、行动、态度上多方为难基督徒(徒廿二4),这在主耶稣看来,就是亵渎、逼迫、侮慢祂(徒廿二8)

                按照希腊原文,‘亵渎’一词通常用于对神,而‘逼迫、侮慢’则用于对人。保罗在这里将他从前毁谤主耶稣的事称作‘亵渎’,表明他相信基督耶稣的神格。

          “然而我还蒙了怜悯,”‘然而’意指超越了正常的因果关系,并未因从前的恶劣情形而得到该得的报应;‘怜悯’意指在对方不配得的情形下仍施以恩慈好待。本句是指保罗承认自己从前罪有应得,本该受神惩罚,但出乎意料,竟还能服事祂(12),原因无他,乃是蒙了怜悯。

          “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不信’原文含有不顺从、不服的意思;‘不明白’指无知。‘不信’和‘不明白’互相关连:一方面是因为不明白,所以才不信;另一方面是因为不信,所以才有这些无知的行为。

                本句是解释保罗为什么从前会那样作,但并不是说神不会过问人在‘不信不明白的时候’所作所为;问题是信徒从前的罪行都已经由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替我们担当了,而不信的人却仍要担负他们自己的罪。

    〔话中之光〕()在神的眼中看来,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并无所谓好人、坏人之分,我们从前都是得罪神的人。

          ()我们没有一个人配得神的救恩,我们都是蒙了祂怜悯的人,因为神有丰富的恩慈,祂愿意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罗二4;提前二4;彼后三9)

          ()人越肯承认自己的罪污,就越能经历主的恩典(14)

          ()一方面说,信道是从听道来的,也就是听见而明白基督的话来的;但另一方面,人若存心傲慢悖逆(不信的原文含义),即便听见了道,仍旧不能明白(罗十17~21)

 

【提前一14“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使我在基督耶稣里有信心和爱心。”

    〔文意批注〕“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格外丰盛’原文是复合词,由‘过于、在上’(over)和‘更多’(more)两个字组成,形容主恩的极度丰足(superabundantoverwhelmexceeding abundant);‘丰盛’含有‘满溢’的意思,指主的恩典并非像快要干涸的河水,乃像洪流般的漫溢。本句是解释他如今所以有完全不同的表现,乃是主逾格的恩典使然。

          “使我在基督耶稣里有信心和爱心,”‘在基督耶稣里’是形容信心和爱心的栽培并活动的范畴领域;‘信心’和‘不信不明白’(13)相对;‘爱心’和‘亵渎、逼迫、侮慢’(13)相对。

    〔话中之光〕()神的怜悯(13)带来主的恩典,而主的恩典使我们有信心和爱心。怜悯和恩典是主的赏赐,信心和爱心是我们信徒的回应;藉此主与信徒之间有属灵的交通来往。

          ()基督徒的信心和爱心,并不是出于自己比别人好或比别人长进,乃完全是由于主特别的恩待(参来十二2;弗三17);我们一切所是和所有,无非都是从主领受。

          ()我们信徒衡量所蒙主恩的程度,不是根据外面所得物质的祝福,也不是根据境遇的平安顺畅,乃是根据信心和爱心的多寡。

          ()在基督耶稣里才有信心和爱心;我们什么时候一离开了主,什么时候信心和爱心就荡然无存。

          ()信心叫我们接受主(约一12),爱心叫我们享受主(约十四2123)。更多的信心,将所接受的基督实化在我们里面(弗三17);更多的爱心,将所享受的基督彰显在我们外面(约十三35)

 

【提前一15“‘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

    〔文意批注〕“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基督耶稣’这词重在指那位是‘神’的基督,成了是‘人’的耶稣;‘基督耶稣降世’意指道成了肉身(约一14);‘为要’指明祂降世的目的;‘拯救罪人’就是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一21)

          “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这话’包括两方面:(1)神子降卑自己,成为人的样式(腓二6~8)(2)降世的目的乃为拯救罪人(太九13;路十九10)。‘可信的’指这事的真实性值得相信,特别重在指耶稣的神性;‘十分可佩服的’指这事的动机和智慧实在令人感佩,特别重在指十字架的救赎。

          “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罪魁’有两方面的意思:(1)最坏的罪人;(2)在罪人中居首位的。保罗在此并非像一般人‘口是心非’地故表谦虚,他确实对自己以往的罪行深有悔悟,承认自己不配蒙此厚恩。

    〔话中之光〕()主耶稣是神成为人,祂具有完全的神性。这是基督教信仰的重心,无可改变的真理。任何对祂神性的贬低或否认,都是出于不信的恶心。

          ()基督徒对于其它无关紧要的真理,可以包容别人有不同的看法;惟独对于主耶稣的神性,坚决不可让步。

          ()神为拯救罪人,甚至肯牺牲祂的独生爱子(约三16),并且设计了如此高超的救赎计划,实在叫人信服且拜服。

          ()任何人如果不是深切痛感自己已往的败坏,恐怕他对于救恩便没有太大的感受,对于救主感激的心也会因此淡薄,对于奔走基督徒的道路也就缺乏积极的动力了。

 

【提前一16“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样。”

    〔原文字义〕“榜样”规范,印出模型,设下先例;“永生”永远的生命,不朽坏的生命。

    〔文意批注〕“然而,我蒙了怜悯,”这是重述13节的话,那里是针对他从前所‘作’的,而这里却是针对他从前所‘是’的。

          “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13节说他蒙怜悯是因那些恶事是在不信不明白的时候‘作’的,这里说他蒙怜悯是因基督要在这‘罪魁’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忍耐’是指忍受人的悖逆顶撞,而不轻易发怒,施行审判(参罗二4~5);‘一切的忍耐’是指历经‘多次多方’的顶撞而仍能忍受。

          “给后来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样,”‘后来’指在保罗信主之后,一直到主再来之前;‘信祂得永生的人’指一切信徒;‘作榜样’指设下罪魁仍可蒙恩得救的先例。

    〔话中之光〕()神怎样能改变保罗这样的罪魁,也照样能改变一切的罪人,只要我们接受祂的怜悯。

          ()主怎样在保罗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而拯救了他,也会照样在后来的人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而拯救我们,只要我们肯像保罗那样悔改相信。

          ()罪人中的罪魁仍能得救的榜样,说出神的怜悯使祂能眷顾罪人,主的一切忍耐使我们仍有机会因信蒙恩。

          ()得着‘永生’──神那非受造的生命,乃是神赐给一切信主耶稣的人最大的恩赐和最高的福分。

 

【提前一17“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文意批注〕“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尊贵’指与对方的身分和地位相等值的敬重;‘荣耀’指与对方的生命和气质相配的荣美。

          “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不能朽坏’指神永存不朽、永不改变的特性;‘不能看见’指神超越一切、非任何受造物所能尽知的特性;‘永世的君王’指神世世代代、永永远远作王掌权;‘独一的神’指除祂以外没有别的真神。

          “直到永永远远。阿们,”‘阿们’指诚心所愿。

    〔话中之光〕()惟有神和主耶稣基督配得尊贵和荣耀(启四11;五12~13);在教会中任何高抬自己或高抬别人的言语和行为,都或多或少篡夺了神当得敬拜。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万事万物都在改变,惟有祂永不改变(来一12;雅一17)

          ()没有人能凭肉眼看见神(约一18),但我们基督徒却能凭信心享受和经历神(林后五7;彼前一8)

          ()基督徒身处混乱的世局中,应当看见神仍坐着为王(诗廿九10);任何人可以在表面上称王一时,但我们的神是永世的君王,永远配得我们的顺服和尊崇。

          ()祂是独一的神。千万不要在祂以外别有敬拜的人事物──马利亚、属灵伟人和其著作等等。

 

【提前一18“我儿提摩太阿,我照从前指着你的预言,将这命令交托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

    〔文意批注〕“我儿提摩太阿,我照从前指着你的预言,”‘预言’指先知在圣灵的感动之下说出将来所要发生的事(参徒十一28;廿一11);从本书和别处经文看不出保罗指着提摩太所说的预言是什么,极可能是在提摩太开始加入保罗的传道工作时(徒十六1~3),保罗曾借着和长老们按手祷告(参四14;提后一6),在圣灵的感动下传递恩赐并说出预言,而预言的内容想必与本书所提为真道打美好的仗有关。

          “将这命令交托你,”‘这命令’照上下文看,应当是指命令提摩太禁止人在教会中传讲异端(3~5)

          “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那美好的仗’指与那些传讲异端教训的人打真理的仗;这种仗之所以称为‘美好的仗’,是因为它合乎神的旨意且对信徒有帮助(请参阅后面灵训要义‘那美好的仗’)

 

【提前一19“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有人丢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

    〔原文直译〕“要持守信心和良好的良心。有些人不顾良心,致使信仰有如破了船。”

    〔原文字义〕“丢弃”推开,摈弃;“真道”信仰,信心。

    〔文意批注〕“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常存’意指从始至终没有缺少过;‘信心’指我们主观的信心,它是属灵争战的基本装备,一切争战的行动,都由信心出发;‘无亏的良心’指行事为人不受良心的控告,它是维持信心所必需的条件,良心一有亏,信心就会漏掉。

          “有人丢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丢弃良心’比良心有亏更严重,乃是置良心于不顾,或者是行事故意违背良心;‘真道’乃指客观的信仰;‘如同船破坏了一般’其结果会导致沉船,也就是信仰破产。

    〔话中之光〕()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是打属灵的仗所不可或缺的装备,并且两者息息相关:坚强的信心能帮助良心的敏锐程度,无亏的良心能帮助持守信心。

          ()基督徒在世上行事为人,如同船只航行在海上,有赖信心和无亏良心的保护,不然基督徒的信仰就会漏掉,结果便与世人无异。

          ()基督徒的信仰,与我们的道德行为是不可分割的:虽然我们的得救不是因着行为,但得救之后的往前和属灵光景,却与行为大有关系(参弗二8~10)

          ()基督徒一沾染罪恶,良心的作用就不正常,信心也就不能刚强;另一方面,发挥良好且正常功用的良心,能帮助我们对付罪恶,又能使信心刚强,打那美好的仗。

 

【提前一20“其中有许米乃和亚力山大;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

    〔文意批注〕“其中有许米乃和亚力山大,”‘许米乃’是讲说复活的事已过的异端教师(提后二17);‘亚力山大’可能是指敌挡真道并陷害保罗的铜匠亚力山大(提后四14~15)

          “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交给撒但’意指保罗运用他使徒的属灵权柄,看他们像外邦人一样(太十八17),使他们落在魔鬼的手里(约壹五19),任令撒但败坏他们的肉身(林前五5)

          “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受责罚’即受到刑罚或管教;‘不再谤渎’表示把他们交给撒但的目的,不是仅为惩罚他们,乃是为使他们知错悔改,不再说那些毁谤、亵渎的话。

 

叁、灵训要义

 

【传真道与传异教的比较】

    一、传真道是奉神之命的(1)──传异教是自己‘想要作’的(7)

    二、传真道能帮助人了解神在信仰上所作的安排(4)──传异教只生辩论(4)

    三、传真道是带领人归结于爱(5)──传异教会使人因‘辩论’(4)而怀敌意

    四、传真道是出于清洁的心、无亏的良心和无伪的信心(5)──传异教是丢弃良心,信心漏掉(19)

    五、传真道是照着神所交托的荣耀福音说的(11)──传异教是讲说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4)以及虚浮的话(6)

    六、传真道的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15)──传异教的却不明白自己所讲说所论定的(7)

 

【年长的同工如何栽培辅导后进同工】

    一、要以属灵父子的情谊相待(2)

    二、或‘劝’(3)或‘命令’(18),态度合宜

    三、指明工作的中心重点(3~4)

    四、解明为何要如此作的理由(5)

    五、解释该如何才能产生正确的工作(5)

    六、点出错误工人的失败所在(6~10)

    七、说明正确道理的根据(11)

    八、摆出自己的榜样(12~16)

    九、交棒式的托付和警戒(18~20)

 

【教法师(传异教者)的错误】

    一、他们传不同的道理教训(3)

    二、他们注意无凭的话语过于造就人(4)

    三、他们激起无益的辩论过于爱(5~6)

    四、他们看重自己的野心过于真理(7)

    五、他们因自义而不宝贵神的福音(8~11)

    六、他们丢弃良心(19)

 

【禁止人传异端的理由】

    一、因为他们的教训只能激发争辩(4)

    二、因为他们的教训不能造就信徒,使他们在信仰上扎根(4)

    三、因为他们的教训不是出于正确的存心,不能建立爱的交通(5)

    四、因为他们的教训只是一些不切实际的空谈(6)

    五、因为他们喜欢教训别人,却未具备应有的圣经知识和资格(7)

 

【称‘那美好的仗’的理由】

    一、打仗的结果有助于神所托付的信仰真道(4)

    二、打仗的动机是出于爱神和爱信徒(5)

    三、打仗的防御性装备是清洁的心、无亏的良心和无伪的信心(5)

    四、打仗的攻击性武器是‘正道’──健康的教训(10)

    五、打仗的目的是为卫护神荣耀福音的纯正(11)

    六、打仗的任务是主所派定的(12)

    七、打仗的补给是主的加力(12)和主恩的格外增多(14)

    八、打仗的终极目标是归尊贵荣耀给神(17)

── 黄迦勒《提前后书、提多书及腓利门书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