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摩太前书第四章

 

事奉神抑事奉撒但(四1-5

基督教会从犹太人的信仰中承受了一个信念,认为这个世界的事物在未变好之前,必定先变得极坏。犹太人对时间的观念常划分为两个世代。第一个是今世,这是一个全然属恶,完全受恶势力控制的世代;另一个是来世,是属神与美善的完全世代。但从今世转入来世之前,必须经过一段惊天动地的挣扎。在这两个世代之间有一个称为耶和华的日子。到那日,地的根基必然摇动;与邪恶力量必然有最后的最大争战,最后对普世的审判;经过这些事情以后,那个新时代便告来临。

新约作者很自然的借用这幅图画;他们是犹太人,从小就受这种信仰的教育。末世所期待出现的特点之中,有一项是有异端和假教师。‘且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太廿四11)‘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神迹奇事;倘若能行,就把选民迷惑了。’(可十三22)保罗也期望到了末日,‘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反抗神(帖后二3)。

现在那些假教师已经来到以弗所教会。在这段经文中论到他们的错谬教训,我们必须认真思索。那时的人相信邪灵盘据天空,并且伺机择人而噬。这些错谬的教训就是他们而来的,但是却藉着一些人传出来。他们的特点是本身有一种圆滑的虚伪,而且他们的良心被撒但烙上印。关于烙印,我们知道昔日的奴隶有时在身上被烙印,表明他是属于某一个主人。这些假教师的良心上既然有撒但的烙印,标明他们是撒但的产业。

这里见到威胁人类而可怕的事。神时常寻找人在这个世界作祂的器皿;但可怕的事实,就是邪恶力量同时也寻找人供他们使用。这就是人类的极大责任。人可以为神工作或者为魔鬼工作。他们选择替谁工作呢?

 

受人奴役则羞辱神(四1-5)(续)

以弗所的异端份子散播的邪说对生活有非常确定的影响。正如我们已经看到,这些异端是灵智派,他们认为在本质上灵完全属善,但物质则完全属恶。这个立论产生一个结果:有人因此而宣讲与身体有关的一切皆是恶的,并且这世界万物也是邪恶的。这种异端在以弗所铸成两个肯定的错误。第一,这种异端坚持人应禁戒食物,因为食物是物质,所以属恶的;又因为食物用来维持身体,而身体也是邪恶的。第二,他们又坚持人必须禁戒嫁娶,因为身体的本能是邪恶的,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完全抑止。

这是在教会不断重现的异端;在每一个时代中,都有人起来,自视比神还要严格。当他们写使徒法规的时候,他们觉得必须清楚立例订明:‘若有任何监督、祭司或执事,或者在属于祭司名册的任何人,主张禁戒嫁娶、吃肉和饮酒,不是出于禁欲的理由(这就是指接受纪律的说法),只以为这些事情本身是邪恶;他们忘记了万物都是美善,和神起初造男造女的本意,他们就是亵渎和诽谤神的创造原则。这些人必须立即更正他们的立论,否则必须革职,并逐出教会。若有平信徒如此妄作主张,也必须同样处理。’(使徒法规五十一条)到了爱任纽(Irenaeus)的时代,即第二世纪末叶,他曾描写一些有关跟从撒土尼罗(Saturninus)的信徒的事:‘他们主张嫁娶和生育乃是出于撒但。许多人同时主张禁止吃肉,并且利用这种虚伪的节制,诱惑许多人附从他们。’(爱任纽着:反异端论一、二十四,二)这件事到第四世纪又进入一些苦行增侣和隐士的头脑里。他们去到埃及的沙漠过一种与世人完全隔绝的生活。他们过抑制肉体情欲的生活;其中有一个人完全不吃烹调的食物,以他的‘身躯无肉’而闻名,另一个则在夜间站在一块伸展出的峭壁上而不能安眠;有一个以他的身体极脏而闻名;当他走路的时候,忽略了虫从他身上跌下来;还有一个在炎热的夏天,故意吃盐而不喝水。这些人主张一种谬论:‘若有清洁的身体必然表示有不洁净的灵魂。’

我们给这些人的回答,就是指出他们这样行是侮辱神;因为神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当祂创世的时候,祂重复地说祂所造的物都是好的:‘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一31);‘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创九3)‘神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造男造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创一2728

但我们对神的一切恩赐必须用得其所。

(一)当我们使用的时候,必须谨记它们是神所赐的。有些东西是源源不绝供我们受用的,因此我们有时会以为那是我们应得的,而开始忘记那是神所赐。我们必须记住我们一切所有都是神所赐;没有一件活物能离开神而本身生存。

(二)当我们运用的时候,我们要彼此分享。我们必须禁止那些自私的使用方法。没有人能垄断神的赐予,把它们窃据为专利品;每一个人都应分享神的赐予。

(三)我们要常存感恩的心使用。我们饭前必须谢恩。犹太人惯于谢饭,吃每一种东西会说不同的感谢的话。当他们吃水果的时候,他们说:‘宇宙的君王,我们要称颂你,因你创造了树上的果子’;他们饮酒的时候会说:‘宇宙的君王,我们称颂你,因你创造了葡萄树上的果子’;他们吃蔬菜的时候则说:‘宇宙的君王,我们要称颂你,因你创造了地上的蔬菜’;当他们吃面包的时候,必说:‘宇宙的君王,我们要称颂你,因你叫地上长出做面包的麦子’。我们为一切向神感恩,因为祂所造的都是神圣的;当一件事蒙神的灵悦纳的时候,就连污鬼也不敢插手了。

真实的基督徒事奉神不应该用条例和规则奴役自己;这种做法只有侮辱祂所造的宇宙。他乃以感恩之心,领受神美善的赏赐;并且记念神所造的这世界,一切都是美好的;又要切记要与别人分享神所赐的。

 

给基督使者的提示(四6-10

这段经文充满实际的劝告;不单对提摩太,并且对所有受托担当教会事工或领袖的仆人都适用,这包括:

(一)告诉我们如何指导别人。译作提醒弟兄们希腊字是hupotitheshai;它不是指发出命令,而是一种劝告和提示;它是一个温柔,谦卑和质仆的字;它的意思是教师绝不可用教条武断,而好争论的方式去定下法律。他乃是指:他必须付诸行动,好像以行动来提醒别人所已知的事或示意他们,叫他们的心里发现对的事情而不是从他学习。人若能用温柔的态度去指导,必然比采用强横的高压手段更为有效。人的本性就是欢喜被人引导,而不愿意受驱策。

(二)告诉我们如何面对教导的事工。保罗叫提摩太必须在他所服从的善道上得了教育。人若不先充实自己,怎能教导别人呢?作导师的必须不断地学习。人若以为当了教师便可以停止学习,这与真理相反的。他必须每天寻求更多的认识耶稣基督,然后才能把祂介绍给别人。

(三)告诉我们应该避免的事。提摩太要弃绝那无益的空谈,好像老妇讲给儿童听的荒渺神话。人很容易在无关宏旨的琐屑事情中兜圈子;人必须放宽他的胸怀,培育他的信心,这是伟大真理的核心。

(四)告诉我们所应寻求的事。提摩太被提示基督徒应当操练灵魂,像运动员操练身体一般。身体的健康人不应鄙视的;在基督徒信仰之中,人的身体就是圣灵的殿。当保罗提及这件事的时候,他心里想着若干事情。第一,在古代世界中,特别是在希腊,健身运动场是危险的地方。每一个城市都有健身的场所,因为希腊的青年,从十六岁至十八岁,健身操练是他们教育的主要部分。但是古代世界却存着一个令人难解的同性恋问题,而健身运动场就是培养这种特别罪恶丛生的温床。第二,保罗呼吁信徒对事物有一种均衡的看法。身体操练本身不错,也是必需的;但是它的用途仍然有限。它只能发展人的一部分;只产生短期的果效,因为人的身体是必然毁坏的。但人若在敬虔上操练,他的整个人,包括身体,心和灵都会有进步;而且产生的果效不单是一时的,且是永琲滿C基督徒不是运动场上的运动员;他是神的运动员。希腊人的最伟大思想家清楚体验这点。艾素克拉底(Isocrates)曾说:‘没有一个苦行的人,应该像皇帝操练他的灵魂一般,去锻炼自己的身体。’‘你应该甘心情愿的受辛劳,锻炼自己,以便当艰难的工作临到你身上的时候,你可以忍受得住。’

(五)告诉我们有关整件事情的基础。从来没有人会宣称基督徒的一生是轻松容易的;但是它的目标就是神。基督徒因为明白他的生活就是活在神面前,而且到了终点的时候,更与神接近,所以基督徒甘愿容忍他目前所作的一切。基督徒因为心中有一个伟大的目标,所以他觉得目前的劳苦是有价值的。

 

平息批评的唯一方法(四11-16

提摩太必须克服的一项困难是他的年轻。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少不更事的人,因为他协助保罗传道事工,到现在已有十五年了。译作年轻的希腊字是neote{s,这可以指适于服兵役的年龄,即四十岁以下的人。但是教会通常喜欢比较成熟的信徒担当教会的职务。使徒法规制定一个条例,凡未足五十岁的人,不可以做会督,因为到了这个年龄他才会脱去‘青年时代的不守规则。’当时若将提摩太与保罗的年龄相比,他的确年轻许多,所以有许多人会用尖锐鉴定的眼光注视他。英国政治家威廉.庇特(Elder William Pitt)长老,他三十三岁在下议院演说的时候曾说:‘谈到年轻人的凶暴罪行……我既不想替它作掩饰,也不会否认它。’教会通常对年轻人都会存某种猜疑的态度;所以提摩太必然会受到他们的猜疑。

这里写给提摩太的劝告是最难遵从的;但是,它是唯一可作的劝告。人止谤莫若修身。有一次,柏拉图被人诬告他的行为不名誉。他说:‘是吗?我们必须用自己的生活证实别人的指控是错的。’话语的辩护不能平息别人的批评,惟有行为能。那么,提摩太的品德要有什么标志呢?

(一)第一,要有爱心Agape{)。这个希腊字是基督徒最重要的品德;大致上来说,它是不能翻译出来的。它的真正意思是指一种不能克服的善意。人若有agape{存在心里,无论别人怎样待他,或说他什么话,他除了善待别人之外,不会做别的事。他不会难过,不会忿怒,绝不报复,他永远不会憎恨,也永远不会不宽恕。显然的,这是整个人格达于至善的爱。普通的爱心是我们爱莫能助的;爱我们最亲爱的和最接近的人是人的一种本能。男女之间的爱是不用寻找的经验。通常来说,爱是一种从心中发出来的;但基督徒的爱(agage{)却是属于意志的。人只有克己的意志,才能不计代价地关怀别人。因此,基督徒领袖应具有的第一个真实的标志,就是无论别人怎样对待他,他仍关怀别人。这就是容易被触怒和容易怀怨的基督徒领袖应当时刻思想的。

(二)第二,要有忠诚(中文圣经译作信心)。忠诚是指人无论付任何代价,都必须保持对基督有一种不能消灭的忠诚。当环境顺利的时候,做一个好士兵并不困难。但有真正价值的士兵,是当他身体疲累和饥饿,而且陷于一个似乎失望的境地,自己连争战的动向也不明白的时候,仍能努力战斗的人。基督徒领袖的第二个真确的标志是对基督忠诚,这种品德能帮助他克服环境。

(三)第三,要有清洁。这是对基督标准的不能变易的效忠。当庇尼(Pliny)出任庇推尼省总督的时候,他曾向罗马皇帝图雷真(Trajan)报告有关基督徒在庇推尼省的活动情况:‘他们惯于彼此发誓:不偷窃,不抢劫,不奸淫,永不食言;被召对质的时候,绝不否认自己的承诺。’基督徒的口号是毕生要清洁;基督徒应当有远超过这个世界的准则,可敬、忠实、节制、贞洁、自约和为他人设想。这简单的事实乃是除非基督教能培养出最优秀的信徒,否则这世界对基督教觉得绝无用处。基督徒领袖的第三个真确标志就是依照耶稣基督的标准而生活。

 

基督徒领袖在教会的职责(四11-16)(续)

教会把某种职责,己经放在这位年轻的教会领袖提摩太身上。他必须专心在会众面前宣读圣经,并且要劝勉和教导信徒。我们在这里看见基督教会的崇拜模式。

我们在犹斯丁(Justin Martyr)的著作中看见有关初期教会崇拜的最早描述。他在公元一百七十年为维护基督教信仰向罗马政府写的。他(犹斯丁:First Apology 1:67)说:‘到了那称为太阳之日的一天,(译者注:就是礼拜日。)住在城中或乡村的信徒便会聚集在一个地方。只要时间容许,他们就把使徒回忆录或先知书读出来;宣读完毕,主席使用话语叮嘱和督促大家仿效这些美事而行。接着我们全体站立,并向神祈祷。’因此,在基督徒崇拜模式中应当有四件事。

(一)应该有宣读圣经和阐释圣经。人们聚会的至终目的不是听传道人的意见,他们聚集是要听神的话。基督徒的崇拜必须以圣经作中心。

(二)应该有教训。圣经是一本难明白的书,因此有释经的必要。基督教的教义虽不容易明白,但人对自己心中所存的盼望必须能说出因由。人若不明白做基督徒的意义,劝他做基督徒也没有用处。基督教传道人在他一生之中,用了许多年才获得向人解释信仰的装备。他辞去以前的职务而得以专心思想,学习和祈祷,冀更好的阐释神的话。教会若没有教导的事工,这个教会的基督徒信仰就不会持久。

(三)应该有劝勉。基督徒的信息应当以自己的行动作结束的。有人说,每一篇讲章到了结束的时候,都应加上一个挑战的问号:‘那么,你自己应如何做呢?’我们单介绍基督教的信息视作可以学习和明白的道理还不够;我们的信息必须变成可以实践的行动。基督教是真理,但这个真理是在行动中展示出来的。

(四)应该有祈祷。这个聚会是在神面前进行;它是藉着神的灵而思想;它发出神的力量。倘若没有神的灵协助,崇拜时的讲道或听道,或这信息进入世人之中,就没有产生行动的可能。

有时我们对照初期教会聚会的模式来检验我们现代的崇拜程序是无害而且有益的。

 

基督徒领袖的个人职责(四11-16)(续)

在这段经文中,基督徒领袖的个人职责,是以一个极鲜明的方法展示出来。

(一)他必须谨记他是被教会分别出来,担当一项特别的事工。基督徒领袖离开了教会,他们的工作便失去意义。他的差派来自教会;他的工作是在教会的团契里面;他的职责是造就别人进入团契。所以基督教会的真正重要工作绝不会由那些旅行传道人(布道家)作成,而是常常由固定的工人做成的。

(二)他必须谨记殷勤思念这些事的责任。他的最大危险就是在知识上怠惰,心志闭塞,疏忽学习;让自己的思想徘徊在陈腐的领域中;而且一切新的真理,新的方法,并且所有试图用现代的词语去重写信仰,在他都认为只是一种烦恼。基督徒领袖必须是基督徒思想家,否则他在传道使命中必定失败;而且作为一个基督徒思想家,他必须要一生之久都作有冒险精神的思想家。

(三)他必须谨记专心的责任。他面对的危险就是把精力分散在与基督教基本信仰无关的事上。人会请他担负许多的责任;面对许多方面的事奉。在旧约中有一个先知来见亚哈王,向他讲了一个比喻。他说在一场战事中,有人把一个战俘带来交给他看管,并吩咐他说,如果那战俘逃脱,他便要偿命;但是他让自己的精神不能集中,而且当他‘正在忙乱之间,那人就逃走了。’(王上二十35-43)基督徒领袖往往生活在‘忙乱之间’,很容易会让那些至要的事情‘不见了’。所以集中思想是基督徒领袖首要职责。

(四)他必须谨记长进的职责。他的长进必须让众人看见。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在长年累月中经常犯同一的错误,经过了多年的光景,仍然停留在同一的地方,毫无进展。基督徒领袖劝别人要更似基督。但除非他自己每天肯仿效他所寻求事奉的主而生活,否则他怎能叫人忠诚的学效基督而增长呢?当贺川丰彦(Kagawa)决心要做一个基督徒的时候,他第一个祈祷就是:‘神阿!求你使我像基督。’基督徒领袖的祈祷首先必须祈求他能够更肖似基督;惟有藉着这个方法,他才能把别人引到祂的面前。――《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