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02}第一讲 属灵混乱中的光

 

  我们今天晚上开始看提摩太前书,在看提摩太前书以前,我们先把提摩太前、后和提多书这几本书轻轻提一下。因为这几本书都是写给个人的,但是圣灵却是把它们收在圣经里。很显然、神是越过个人而对所有神的儿女们来说话。这两个受书信的人,都是神的用人,好像里面提了很多事情,告诉他们说,如何在教会里去作要有的一些带领。所以一般称这几本书为“教牧书信”。但是你真的读进去,我们很容易发觉,里面所交通的内容并不限于“教牧”,因为在里面很主要的一件事,不是怎样去处理问题,而是透过要处理的问题,来遇见那一位教会的主。

  因此我们要留意一件事,特别在提摩太前书里,给了我们一个很明确的提示。我们留意第三章,这里有几句话,是给我们在读这几卷书的时候有启发的,就是十五节。“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我们着重看那一句,“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我们就留意到,为什么会提到“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呢?

  因为在提摩太前书写成的时候,那时教会里已经发生很多的难处。这些难处、一面是因着那些不肯放下律法的人的影响,另外也加上一些异端的兴起,所以就造成教会里有一些难处、混乱。圣灵就用着保罗来写下这些话,表面上看来,好像是碰到一些问题该怎样处理,特别是在建立教会属灵的次序这一方面。混乱就是没有了次序,要在混乱中澄清出来,必须从建立次序来入手。但建立次序不仅是次序要怎么建立起来,要建立次序,必须先遇见教会的主,所以在这三卷称为教牧的书信里,很显然的是把人带到教会的主面前,然后在教会的主的光里面,来看如何建立教会的次序。

  在我们没有看这一卷书以前,我们先要留意一下,这几卷书的一些背景。因为在其它的书信里,我们可以不必重看背景的问题,但是看这几卷教牧书信,多看一些背景是有需要的。

 

写信的人

  我想、首先我们要来看的,当然就是保罗。保罗写信给提摩太,在属灵的关系上,保罗看他如同儿子一样,提摩太看保罗也是一个属灵的父亲。弟兄姐妹都知道,提摩太本人不是犹太人,他母亲是犹太人,他父亲是希利尼人,他很小就认识了主。当然起初他认识主,不是从保罗那里接受的,而是从他外祖母和他母亲的带领下认识了神,所以他从小就是一个敬虔的人。等到保罗作工到他的城里,他们就接受了主,并且不久,他里面也有一个带领,要跟随保罗学习服事主。他跟保罗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起来。

  保罗在那段日子,是经过了很多很多难处,这一卷书不是在保罗坐牢的时候写的,乃是在保罗坐监以后、暂时给释放的时候写的。为了这一点,我们就要看看保罗的历史。保罗在末了那一次上耶路撒冷的结果就是给抓起来,然后又给送到罗马去,在罗马停留了两年多。在那两年多里,他写下称为监狱书信的那几封信,就是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和腓利门。他坐了两年多牢以后,他的事情大概是了结了,他就给释放了。在他给释放了以后,就回到小亚细亚一带。在那一带的地方,他经过革哩底,他把提多留在革哩底,那是提多书里面所提到的。然后他就继续往前行,又到了亚细亚一带,也到了以弗所。提摩太留在以弗所,保罗就继续往前行,没有再带着提摩太同行。

  所以第一章第三节就说,“我往马其顿的时候,就劝你留在以弗所”。为什么留在以弗所呢?等一会我们再看,我们先看保罗他个人在那一段日子的事。保罗往马其顿那边去,他去了以后,就没有什么圣经的历史记载。他再往什么地方去?我们根据一些历史的传说,那些传说应当是可靠的,因为是一些罗马的历史家写下来的。保罗头一次从牢里给释放出来,那是在主后六十三年。当然这个年数是照着当时人所以为是的作依据,因为平常说到主后几年,就是依据主降生以后算的。但是现在有些考据说,主降生的日子实际是比现在公元的计算要早四年。我们先不管这个年数,我们只是按着一般所说的。

  主后六十三年,他头一次给释放,然后大概在主后六十五年,六十六年那一段时间他再次被捕。他为什么被抓呢?这里头就有一个教会的历史是我们不能不留意的事实,我们晓得保罗头一次被抓,乃是因着宗教上的原因,那就是犹太教拒绝神的救恩所引起的一些风波。保罗第二次被捕,我们几乎可以说,完全是政治的原因,怎么保罗给卷进政治旋涡里面?原因是这样,主后六十年,罗马的皇帝叫尼罗,他有意要把罗马城从新来建造,但是罗马旧城已经很有历史,怎么能把这一个城一下子拆光,重新来建造呢?他想出一个办法来,他就放火烧罗马城,把罗马城几乎烧成平地。历史上记载说,他自己在他的王宫地方,他还自己弹琴欣赏罗马的大火。当然,他要建造罗马城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不是他放火来烧掉旧罗马,在当时许多人都有这个怀疑,并且有人也找出证据来说是他作的。他要摆脱这个怀疑,他必须要寻找一些代罪羔羊。在那一个时候,最容易成为代罪羔羊的是什么人呢?如果是在罗马贵族的圈子去找,那是不可能。如果要找罗马那些奴隶也是不太合宜,因为这会影响罗马的生产率。那要找什么人最合适呢?这个尼罗王的脑筋一动,他就盯上了基督徒。因为当时的基督徒,一般来说都是比较低下等的百姓,他就放出空气来,说,“是那些信耶稣的人放火烧掉罗马城,因为他们要反对罗马”,这样的空气一放出来,他也就下命令捕杀基督徒,这是罗马头一次逼迫基督徒的那一段历史。我们晓得,罗马帝国对基督教有十次的大逼迫,这个尼罗王作的是头一次,保罗跟彼得也都是在这一次的对付里被抓的。历史上没有记载他们在什么地方被抓,不过按着圣经里面所提到的一些发生的事情,许多研究圣经的人,都认为保罗就是这一次把提摩太留在以弗所,他往马其顿那边去,或者越过马其顿往更远的地区去,就在路上被抓。因为在那样的情形底下,像保罗这样的一个基督徒领袖,是一定很受注意的。所以他大概是在主后六十六年左右被捕的,然后就送到罗马关在监牢里。然后不太长的时间,他就被砍头杀了!

  在那一段时间,尼罗王对付基督徒是非常残酷的,我们都晓得,在罗马有一个斗兽场,是尼罗王对付基督徒的。那段时间,他用着兽皮包在基督徒的身上,把他们驱赶到斗兽场当中,然后就放出许多恶犬出来,就这样把基督徒咬起来,或者是把他们虐待到一个地步,然后就让他们在那里与野兽搏斗,当然也在那里牺牲了!有些根本就用火来烧掉,最残酷的!他们把基督徒抓来的时候,带到他的行宫大道上,把一些油脂淋到基督徒的身上,把他们绑在一个固定的地点,然后就点火,就是这样活活的把基督徒烧死,好像用这个来代替他宫廷大道的灯光。历史上还记载下来说,当他这样点燃基督徒身体的时候,他还坐在他的马车上来回欣赏,他一点没有同情。但是保罗为什么没有被这样对付呢?原因就是因为保罗是罗马人,他是罗马藉民,所以不能用这些对待奴隶的方法来处死他,所以保罗是被砍头,这是保罗在那一段时间的经历。

  提摩太前书是在他第二次被捕以前写下来的,后书是在他被捕关在牢里,等候处死的时候写的。提多书是比较早一点,所以与那次逼迫没有关连。我们留意到保罗的历史,我们也就能从这两封书信里,看到圣灵如何用着保罗,为着教会前面的路有一些启示。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教会就不停的在政治上被践踏,一直到今天,这个原则都没有过去。因此我们看到这些书信的时候,我们不是把它单纯看成教牧书信,我们要进一步看到,这是神让祂的教会在混乱的日子里,如何继续的站立和前行。我们晓得提摩太那个时候是在以弗所,后来人家说,提摩太是以弗所的监督,但是不是监督?这个我们不敢肯定,因为现在一般人讲的监督,另外有它的意义的。现在人一般来看的所谓监督,乃是一个大的教区的头,跟当时所说的监督是两回事。圣经里所说的监督,其实就是当地的长老,长老和监督是同一件事情,我们看使徒行传,保罗最末一次上耶路撒冷,路过以弗所的时候,召来以弗所的长老,跟他们交通的那一段话,我们就看得很清楚,所召集的都是长老们,但是在交通里面他就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弟兄姐妹,你就很清楚的看到,长老跟监督是同一件事情,长老是说到他们属灵上带领上的实际,监督乃是在教会生活的安排上的看管,只是不同的角度来看那个职份。

  提摩太是不是以弗所教会的长老呢?这个肯定是,但是却不是今天人眼光里的监督。或者说清楚一点,不是现在人眼中所看为的主教,因为监督另外一个说法就是主教。在以弗所教会,保罗当时把提摩太留在那里,为了什么呢?我们晓得当保罗末了一次上耶路撒冷的时候,以弗所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实在是非常非常的宝贝,所以你看保罗跟他们交通的时候,也说到他们是非常非常的在主的真道上受教的。然后保罗上了耶路撒冷就坐牢,到了罗马,在罗马的监里写了以弗所书信。从以弗所书里面也真看到以弗所教会属灵的光景是非常的高,他们属灵的悟性也是非常强,所以才能接受以弗所书这一封信。如果没有相当的领会和经历,以弗所书就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但是圣灵用保罗写以弗所书,也就给我们看到,以弗所教会那时属灵的情形实在是很好、也很高。但是我们记得,保罗在那次交通里跟他们说,“你们现在是不错,但是以后在你们中间就会有人起来背弃你们现在所持守的”,所以就告诉他们要当心,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很可惜,大概是到了提摩太前书这一段时间,以弗所教会发生难处了。所以保罗带提摩太一直行走,行走到以弗所的时候,他就觉得要把提摩太留下,来解决当时以弗所教会的难处。当时一般的情形就是这样。

  我们稍微了解当时历史的背景,我们就回到提摩太前书的本文来,圣经的书信有一个很明确的格式,一开头的时候,就说到是谁写信给谁,提摩太前书也没有例外。但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点,写信的人介绍他自己的时候,那些话跟那封书信的内容是非常非常有关系的。我们过去看过好几卷书信,我们都特别提到这一点。现在我们来看提摩太前书的时候,我们看到这个光景也是一样。我们留意第一节,“奉我们救主神和我们的盼望基督耶稣之命,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那因信主作我真儿子的提摩太,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神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于你”。弟兄姐妹你注意,保罗在这里给提摩太一封信,他就不像加拉太书一样,他说,“作使徒的保罗,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乃是藉着神和主耶稣基督”。我十分相信,提摩太对保罗使徒的职份一点难处都没有,所以保罗写信给提摩太的时候,他用不着提这一个。但是他跟提摩太写这封信的时候,你看到他们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他好像是站在一个作属灵父亲的地位上,给一个属灵的儿子来说话。这样说话,如果没有很真实的内容,那就直接了当说,“我保罗现在写信给你提摩太”。事情就是很简单,因为他们当中的关系是这样,特别是属灵的关系,就是父亲跟儿子。在这样的一种关系上面,直接了当就成了。

  但是保罗在这里说了一些话,是关乎他自己的,为什么保罗要说这些话?我们如果要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倒不如要问深一点,为什么圣灵要保罗这样来说他自己?我们就留意到底下整卷书信的内容。刚才我稍微提了一下,因为在前书的时候,以弗所教会发生难处了,她的难处是什么呢?那个难处是,我们先看看第三节,“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也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生辩论,并不发明神在信上所立的章程”。弟兄姐妹,你看这里你就看到,当时保罗要留下提摩太在以弗所,因为以弗所已经发生难处了,一些异端出来了,一些不准确的教导出来了。这些不准确的教导,是把人从主面前带他们偏离的。这种情形不仅仅是一个起头,而且是相当的严重,如果不是严重,保罗也不会把提摩太留下来处理这个。保罗是把提摩太留下来,并且很严肃的告诉他,“你要嘱咐那几个人,你要吩咐那几个人,不可传那些不准确的教导”。弟兄姐妹你晓得,教会的混乱,最要命的乃是在信仰上偏离了主的自己,这样教会也就完了。教会可以保留很兴旺的工作,但是如果教会里没有了主,教会一切的活动不是主作根据,那非常有规模的工作,也等于是没有。当时在以弗所教会已经出现这种光景,我们说,以弗所教会本来在属灵上是很有一点份量的,他们中间也的确是经过许多难处。这一次提摩太在那里也把这个事情处理得蛮好,所以若干年以后,约翰写那七封书信的时候,你也看到以弗所教会在表面上来说恢复了正常。

  他们不能容忍恶人,他们看出那些是假的来,这些都是以弗所教会曾经发生过的难处。启示录上给以弗所的书信上说到他们解决了的那些问题,是不是现在保罗把提摩太留下来的时候所完成的呢?有可能。

  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当时以弗所的难处的确是非常的严重,圣灵用保罗写这封书信的时候,圣灵让保罗这样的去介绍自己。弟兄姐妹你注意,头一句,“奉我们救主神”,弟兄姐妹们,这里头我们有一点意思要稍微澄清一下,平常我们说救主,我们多半都定在主耶稣基督身上。但是认真的回到神的话里面去说,救主这一个名称,是包括父和子的,是父起的意,然后子去执行、完成。所以在提摩太前书一开始就说,“奉我们救主神”。如果我们直翻,那个意思就更清楚,“奉神我们的救主”,那就很清楚,神是我们的拯救者。你说这话跟提摩太前书有什么关连?非常有关连,因为教会的被召,神的儿女们得拯救,那起头是起头在神那里。起头在父神那里,父神既然做了起头,祂也一定负责去完成祂所定规的,祂绝对不允许事情在中途发生变化。现在以弗所教会里有了些混乱,这些混乱是偏离主的,偏离主的救赎,偏离主作道路的。这样的偏离也就是说,拒绝那一位生命的主作他们的主。这事情是很大的一件事,因为如果神的儿女们,不让基督的生命作他们的生命,不让基督在他们生命中作主,他们在基督以外重新设立道路,这个结果是不是把神永远的旨意完全打乱呢?如果这个事情能成功的话,那神的旨意就不能成就,神的计划就不可能完成。因此在这里一开始,保罗就说,我作使徒,乃是根据神我们的救主,祂救我们,祂一定救我们到底,祂一定救我们救到祂的目的里。祂不可能在中途变动,把我们撇下,也不会在中途改变祂的定规。因为祂是神,祂是父,祂是一切的源头,祂定规的,事情就要按着祂的定规去成全。我作使徒,是根据这一位主,我的拯救者,这是头一点。

  第二点,弟兄姐妹注意,整本新约的书信里面,这样来说我们的主的,这是唯一的一处。我作使徒,一面是根据父的定意,同时也是根据主耶稣基督的安排。主耶稣基督是谁呢?保罗在这里把圣灵的意思发表出来,“我们的盼望”,如果按照原来字句的次序,“父神,我们的救主,和主耶稣基督,我们的盼望。”你就看到,提到父与子的时候,提到父,“我们的救主”,提到主,“我们的盼望。”弟兄姐妹们,没有在混乱的日子里,我们不会发觉,基督是我们的盼望的重要性有多大,等到我们落在混乱里边的时候,我们的前途好像无所适从了,我们对前面的路该如何走,也好像失去了主意。我们看看这一个弟兄倒下去,我们看看那个姐妹,她也软弱背弃主了,我们看看那一些弟兄和姐妹,他们从前那么热心爱主,现在都用背向着主。这样,我要跟随主?我还有指望吗?我会不会我也是在错误中呢?别人都这样了,他们都错了吗?只是我一个人对吗?或者是他们都对,只是我一个人错?弟兄姐妹,当你落在一个特别是属灵混乱的里面的时候,我们整条属灵的路好像封闭了,没有方向、没有道路、没有内容,你要往前走,你往那里去,你要寻找一个方向,根本就没有一个方向可以给你找到。落在这样的情形里,你里面就产生一个迷惑,我们的主是不是可靠?弟兄姐妹们,这是非常现实的一件事,我们在平安的日子里,不会感觉这一个威胁有多大,但要是遇到一个这样混乱的光景,那时候我们就会发觉,我们的道路在那里?我们追求的目的在那里?我们跟随的是谁?这的确是叫我们感到苦恼的。

  耀生弟兄跟我,都经过大陆上的一段日子,在那段日子里,如果不是主的怜悯,实在不太容易看见道路,实在不太容易看见追求的目的是什么?你看那许许多多称为基督徒的,甚至是基督教的领袖,一个一个的都是那样转离了他们从前所标榜的。年幼的,都是一些没有经历的人,你还要继续往前吗?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困惑。所以那个时候,你看见许多的基督徒说“我不要信主了,我放弃了,我怎么怎么。”一点都不希奇。近的来说,我们看见这十几二十年里面,一些弟兄姐妹们,他们当中发生一些难处,多少神的儿女们,好像完全迷失了。跟随人,不甘心,跟随主,没有路,并且在一些事情经过里,灵里面也很受伤。弟兄姐妹们,这些年间我在外面遇到一些这样的弟兄姐妹们,二十几年过去了,还有相当相当的这些神的儿女们,里头还没有复原,他们要跟随主的心思,没有办法再提得起来。弟兄姐妹们,的确,在非常非常的艰难里,在没有指望里,你怎么决定道路?

  感谢神!你看圣灵在这里用保罗说这个话,好像是说给提摩太一个人听,因为当时提摩太的确是面对这些困难,并且还要去解决这些困难。如果他自己个人没有掌握好,他怎么去解决那个难处?但是感谢神,他知道人的需要,他在保罗写这封信的时候,他就是感动保罗,你要说出这个事实来,基督耶稣是我们的盼望。感谢赞美神,这一句话非常有份量,不管环境怎么转变,不管人的表现是如何的变动,神的儿子,祂是不改变的,祂一次作了我们的主,就永远是我们的主。这一个指望是不会改变的,因为我们的主祂本身是不改变的。弟兄姐妹们,如果你站在当时提摩太的地位上来看这一段话,你就能体会到,圣灵用保罗这样说话的意思。

  弟兄姐妹们,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必需要轻轻提一下提摩太的性格,提摩太个人健康并不那么好,人也是比较内向,甚至在人看来,他有点懦弱,所以在后书里面,你看见提摩太的弱点,人性格上的弱点全都显出来。在健康这方面,保罗说,“你身体不好,你最近胃口不清,你稍微用点酒”。你看看!他身体的状况并不太好。然后你看提摩太后书第一章,保罗想到提摩太的时候,就想到他的眼泪来,什么眼泪呢?认罪悔改的眼泪吗?这个保罗用不着去挂念的,喜乐的眼泪吗?这个保罗也不需要挂心,在保罗一想到提摩太的时候,他就记念他的眼泪,什么眼泪呢?在下文你马上就看到,因为环境的压力太重,提摩太灵里面好像承担不起,但是他又不甘心退后,可是又没有力气撑持着。那怎么办?他只有多次多次的来到神的面前,在神面前流泪、祷告,求主怜悯,是这样的情形,叫保罗里面一想到提摩太,就想到他的眼泪来。保罗接着这样说,“神赐给我们的,不是一个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我们读到后书的时候,我们才详细看这个。提摩太是这样的一个人,现在他要承担一个那么重的属灵的任务,他眼所看见的,耳朵所听到的,都是教他感觉无所适从的。但是感谢神,圣灵藉着保罗说话,“耶稣,我们的盼望”。尽管在地上你看不见有光的时候,祂仍然是我们的盼望。尽管你没有办法再看见有路可走的时候,祂仍旧是我们的盼望。我读到这些话的时候,原谅我又提到从前我们的事来,以前在大陆上,环境实在是不太容易,我随时都要准备坐牢。在弟兄姐妹中间有一句话是非常非常普遍的,就是那么两句话,“我们不是等候坐牢,我们是等候主来。”弟兄姐妹,这是当时在大陆上的弟兄姐妹们,一直在持守,站立,他们里面的感觉不就是“基督耶稣我们的盼望”,就是这么一回事!圣灵常常作一个工作,在神的儿女感觉彷徨的时候,当神的儿女没有办法再看见前面的路的时候,神就说话,“基督耶稣,我们的盼望。”感谢神,保罗说,他是“根据神我们的救主,基督耶稣,我们的盼望,祂们的安排,我接受这个使徒职份。”弟兄姐妹们,宝贝的是这里,你留意,圣灵没有让保罗说,“奉神我的救主,基督耶稣,我的盼望。”如果圣灵让保罗这样说,这完全是保罗个人的事。但是感谢神,圣灵说话,的确是每一个字都有意思的,“奉神我们的救主”,也是你提摩太的救主,也是今天我们读提摩太前书的人的救主。基督耶稣,不仅是我保罗的盼望,也是你提摩太的盼望,同时也是我们今天读提摩太前书的人的盼望。

  弟兄姐妹们,虽然保罗在这里是这样的介绍他自己,但是这一个介绍带来何等的恩典,带来何等的指望,也是带来何等荣耀的事实。我们千万要记住,写提摩太前书的时候,教会已经在各种各样的难处里头,并且这些难处都是信仰上的难处。那时政治压力还没有加进来,但是信仰上的难处比政治压力更要命。政治的压力是眼睛看得见的,信仰上的偏离是我们眼睛所不容易看见的,能叫人偏离主的那些道理也一定是说得天花乱坠的,也是满有说服力的,人被骗去了还不会觉得是受骗。感谢神,圣灵在这里说话,要把神儿女们的眼目固定在神和基督的身上。我们跟随主的依据,也是提摩太前书里头说,设立教会属灵的次序的根据在那里?就是根据这两个事实,“神,我们的救主,基督耶稣,我们的盼望。”但愿主今天晚上就把这两句话放在我们里面,“神,我们的救主,基督耶稣,我们的盼望。”提摩太前书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光里发表出来。我们感谢主!当然,这个光如何照明提摩太,我们求主今天也用着这个光来照明我们。── 王国显《提摩太前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