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 摸着荣耀福音的灵

 

(一117

  我们还是看提摩太前书第一章开头的话,我们先念几节,“奉我们救主神,和我们的盼望基督耶稣之命,作基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那因信主作我真儿子的提摩太,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神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与你。我往马其顿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也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生辩论,并不发明神在信上所立的章程。但命令的总纲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有人偏离这些,反去讲虚浮的话,想要作教法师,却不明白自己所讲说的,所论定的。我们知道律法原是好的,只要人用得合宜,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乃是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诚和犯罪的,不圣洁和恋世俗的,弒父母和杀人的,行淫和亲男色的,抢人口和说谎话的,并起假誓的,或是为别样敌正道的事设立的。这是照着可称颂之神交托我荣耀福音说的。”

 

属天的关系

  提摩太前书是保罗写的,受信的是提摩太。提摩太跟保罗原来并没有肉身的任何关系。我们从使徒行传里面知道提摩太原来是一个希利尼人的儿子,母亲是犹太人,所以提摩太也就是一个希利尼人。在犹太人眼中看来,他是外邦人。

  感谢神!原来没有关系的这两个人,如今在这一封书信里面,发表了一个非常亲密的关系。对于这一个关系,提摩太也没有感觉难以接受,保罗自己也不觉得过份,他们就是这样自然的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这是什么关系呢?那是父亲跟儿子的关系。当然,这个不是血统的关系,而是一个属灵的关系,因为都是在主里面,提摩太也就成了保罗的儿子。保罗并没有结婚,在他的肉身上面来说,他没有儿子。但是他在这里说,提摩太作他的儿子,并不是作干儿子。他在这里很清楚的说“是真儿子”,实实在在的是一个儿子。

  这一个儿子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呢?最基本的是在基督里都是弟兄,都是在主面前蒙恩的人。但是在属灵的成长上面,提摩太接受保罗许许多多的帮助,也接受保罗许许多多的带领,所以从属灵成长这方面来看,保罗好像是一个属灵的父亲,提摩太是一个属灵的儿子。这个关系是很容易建立,但是这个关系的实际,却是不容易显露的。因为年长的带领年幼的,很自然的就可以有属灵上的关系。但你要让年长的看年幼的如同自己的儿子,这个就不是很容易。让年幼的接受年长的来作他属灵的父亲,这个也不简单。这一个关系的实际,实实在在是有许多的功课要学的。

  有一些聚会的地方,年长的弟兄们都有一个样子,你碰到年长弟兄,好像是见一个大人物一样。我曾经和这些弟兄们常常有点往来,有些时候挂电话给他们,他们接电话的时候,语气很生硬,但是知道我是谁了,他语气就完全变了。有些时候我就想,属灵的、年长的,当然是在神面前蒙恩多一点,应当是多像主一点,多能流露主的性情一点。但是在这些弟兄们的身上,我就是有一个这样的感觉,你不能说他们不属灵,在属灵的知识上面,他们实在是很丰富的。但是在弟兄姐妹们的彼此的关系上面,这些年长的弟兄,都好像是高高的在上面,好像年幼的弟兄们看到他们的时候,都要低着头。我想这不是一个很准确,很正常的关系。

  保罗跟提摩太中间的那一种关系,完全是属灵的关系,叫我们看到一个准确的光景。因为不仅是在这个称呼的上面,也从整个书信里面,你看到保罗教导,劝勉提摩太的时候,灵里面的感觉是怎样的。我们没有从提摩太的书信里看见保罗在那里训斥人,你只看见他很有耐心,很有恩慈的,一步一步的领着提摩太往前行。

 

在慈爱里的训导

  我们实在感谢神,保罗这样表明了他跟提摩太的关系,以下的话就来了。当然是一些祝福的话,说完了以后,就入题了。他说,“我往马其顿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我读达秘的翻译时,我心里很受摸着,就是刚才我说,保罗跟提摩太的关系也是因着这话引起的。中文翻译出来的是说,“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但是在达秘是把它翻成,“我请求你”,“我请求你仍住在以弗所。”

  弟兄姐妹们,我读到这一个地方的时候,我就想到罗马书十二章,“亲爱的弟兄啊!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弟兄姐妹们你看,罗马书十二章是说到神和人当中的关系,这里是保罗跟提摩太当中的关系。神与人这个关系我们都知道,保罗跟提摩太的关系我们也领会,我们姑且笼统的说,都是长辈对年幼的说话。你怎么会以“神的慈悲”劝人?应该是说,“以神的命令吩咐你。”圣灵在保罗里面所给的那个感觉,“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同样的显在这里,“提摩太,我曾请求你,仍住在以弗所。”弟兄姐妹,你实在看见一个非常非常隐藏自己,又谦卑的保罗。如果要夸口,保罗可夸的是可多了。感谢神,保罗在这里很隐藏他自己,虽然是一个年长的对年幼的人说话,他仍然好像觉得他最低限度是与年幼的同辈。我们实在感谢神。

 

属灵难处的真相

  我们留意保罗当时劝提摩太,请求提摩太留在以弗所是什么原因?因为在以弗所发生了难处,我们上一次也轻轻提了一下,在没有看那些难处以前,我不能不和弟兄姐妹们来留意一件属灵的事。我们上次已经提到,以弗所教会是一个非常有属灵份量的教会,所以他们能有条件接受以弗所书的启示。并且以弗所的弟兄姐妹们,在神面前为主站立,也实在是很有基础。现在以弗所发生难处了,这个难处发生到一个地步,保罗要把提摩太留下来处理这个难处。

  这给我们看到一件什么事情?我们常常说,神的工作在那里,撒但的工作也跟着就出现在那里。弟兄姐妹,从整本圣经的历史里,我们实在看到这样的事实。神在那里作工,撒但就跟踪来阻挡。神造人,撒但就来破坏人。神选召以色列人,撒但就要叫以色列人去拜金牛犊。挪亚在洪水里给保存下来,不久你就看见挪亚喝醉了酒,在那里赤身露体,再引出来的事情当然不是太美,原来神要保留这些人作新的起头,结果就引出含和他的儿子受了咒诅。这些事是怎么发生?在新约的时候,我们又看到,最明显的就是我们的主到地上来,祂出来作工以前,撒但就来对付主,三次来试探主,要主离开神的道路。

  弟兄姐妹,如果我们留意了,你一定能从圣经里看见许许多多的记录,记录这样的一件事情,神在那里作工,撒但也跟着在那里作工。正因为是这样,我们在神面前就要有一个警觉,我们求主叫我们不留下破口,让撒但有机可乘。现在我们看,当时以弗所发生什么难处呢?真理上的难处。

 

以弗所教会发生的难处

  我们读以弗所书的时候,看到属灵的启示是到了很高的地步,如果以弗所的弟兄姐妹们,不能承受这样的信息,圣灵也不会向他们说这些话。圣灵既然能藉着保罗说出这些话,也就是说出以弗所的弟兄姐妹们,他们在属灵的领受上,也到了那么高的地步。弟兄姐妹注意,以弗所书的主题信息是说到教会是基督的身体,目的是说到神永远旨意的完成。

  你看这样非常高非常高的信息,以弗所的弟兄姐妹们能领会得过来,如果能领会到神永远的旨意,能领会到基督是一切,是成就神永远旨意的根据,我们蒙召也就是把基督的所有完全承接过来。照理来说,能有这样领会的神的儿女们,应当不会再发生在真理上的难处。但事实上,以弗所教会就发生了难处,所以保罗把提摩太留下来。他告诉提摩太说,“我们现在要去马其顿,主在那个地方有带领。但是现在以弗所发生了难处,我不能留下来,好不好你留下来?你留下来去处理这个事情。”

  处理什么事情呢?他说,“去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也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弟兄姐妹,这里提到三件事,这三件事就造成了以弗所教会的难处,第一、就是有几个人在那里传讲别的教条,中文圣经翻作“传异教”,恐怕是过份了一点。他们并没有离开主,但是却加添了许多教条,这些教条就把基督蒙蔽起来。究竟是什么教条呢?我们先把这三件事情看过,我们再把它在下文归纳看看,难处究竟是根据什么发生的。他们传一些教条,这些教条与神的救恩没有关连的,也与神的应许没有关连的。

  又喜欢讲说和谈论一些荒渺无凭的话语,或者说是喜欢说一些神话。我们既然是来到神的面前,就是要看人和神中间的事,就是看神和人中间的那一位中保基督。但是在那时,以弗所教会就发生一些事,他们喜欢讲论,听从一些神话式的东西,会不会像现在有一些人说,他作了一个异梦,看见有一些异象,就讲说一些神奇的事呢?我不敢说是完全一样,但是原则上是这样。反正是一些希奇古怪的事情,与神没有关系的,与神的工作没有关系的,与神给人属灵的路也没有关系的,这是第二个内容。

 

无穷的家谱

  还有第三个内容,就是无穷的家谱。无穷的家谱就是不着边际的家谱,或者说是无止境的家谱。他们一直在谈论家谱,为什么要谈论家谱呢?有这样的一个可能,因为从下文我们知道,这几件事情,都跟律法有点关系的,既然是跟律法有点关系,那很自然就提到摩西,很自然就会提到以色列人的被召,从亚伯拉罕的历史开始,他们就很着重家谱的问题。事实上犹太人到现在还是很着重家谱的,我们读圣经也知道犹太人是很重视家谱的,旧约有好多好多的篇幅是说到家谱的。在新约也有一些家谱,但那只是主的家谱,没有人的家谱。在旧约里面的就完全是人的家谱,犹太人从律法的观点上,就很注意家谱的问题。

  弟兄姐妹记得,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神曾经吩咐他们数点民数。数点民数其中的一个条件,必需非常清楚说出他的家族世谱,因为一直要一代一代的连上,就是要连到亚伯拉罕。经过了被掳,然后又经过了好长的年日,有好多以色列人的家谱也遗失掉了,或者说有点混乱,因为在以斯拉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祭司的家族找不出他们的源头来。大家都知道,他们是祭司的后代,但是在家谱上就没有办法找出他们的源头。所以在以后更长的日子里面,这个问题就变得更复杂。

  现在这些人出来,他们又回到这样的数算上面,要从家谱的记录里,来寻找出人是否有蒙恩资格的根据。所以保罗特别指出这几件事情,保罗说,“提摩太,你留在以弗所,去处理一下这些事,去劝劝那几个人,叫他们不要再作这样的事,因为这样的事,除了产生辩论以外,并没有在神所定规的信主路程上,有任何显明的作用。”主明明给我们看到,人来到神的面前是凭着信,不是凭着眼见去接受神儿子所作以外的任何的动作。

  人要偏离这个事实,就是人的意见跑出来,人的意见一跑出来,那结果就一定是辩论,因为我有我的主张,你有你的看法,他有他的领会,彼此不相让,那就只好辩论。从前我也很喜欢辩论,现在我就不大觉得辩论有什么意思!举一个例来说,从前我是很不能忍受,别人说教会被提是有条件的,我只是举一个例子来说,当然不仅是在被提的事上是这样。过去跟好些弟兄们辩论这些,辩论得真是可以说是兴高采烈,也可以说是脸红耳赤。后来是主的怜悯,慢慢、慢慢的就领会了,这些事情不是辩论就可以解决。尤其是发觉有一些解经上的问题,你真要到见主的时候,才知道那究竟。

  就着被提来说,灾前也好,灾后也好,灾中也好。或者是全体,或者是局部,这些都是一些解经上的问题,都有神话语作根据的,所以辩来辩去,辩不出结果来。后来主给我们看到一点,这些事不需要辩论。为什么不需要辩论呢?因为如果我们真实的按照主的话来预备好我们自己,主来的时候,不管解经上的领会是怎样,如果我们按着主的话来预备好,你就不必担心你有没有在被提的范围里。如果是全体被提,当然没有问题。如果是局部被提,因为你预备好,所以也在被提的范围里,你仍然是在被提的人中。

 

不必辩论真理以外的事

  感谢赞美主!主给我们看到,有好些事情,我们不必辩论,尤其不是真理上的问题,只是一些解经上的差异,就没有必要去辩论,我守着我所体会的,你守着你所体会的,我们好好的活在神的面前,这就成了。但若是关于真理的,就非要辩论不可,如果不辩论,真理就给埋没了。比方说,得救的路只有相信主所作的,但有人说,“不,反正你活得对就可以。”这个就要辩论。又比方说,我们的主成全救恩是藉着复活来作成的,但是有人说,主并没有真正的复活,这就要辩论,因为这些都是真理的问题。

  我们感谢神,保罗在这里就提到一些,一切在主以外的事物,没有必要去辩论,因为就是你辩论,把别人辩倒了,你也改变不了他。我想这两天很多弟兄姐妹们都会看看柯林顿在北京说什么话,有些话我们都觉得说得蛮得体的。但是问题在这里,中国的领导人会不会因为这样就有所改变呢?长远来说就不敢说,但起码目前来说就看不见。

 

在爱中挽回迷失的人

  感谢神,在属灵的事上面,主给我们看到,真理的确定,不是从辩论出来的,是从启示里面解开的。感谢赞美主!保罗提了在以弗所教会里面出了这几个问题,然后他就告诉提摩太说,“你要嘱咐那几个人。”我们中文翻得蛮严重的,就是英文翻出来也是蛮严重的,因为中英文的意思都差不多,“嘱咐”,“吩咐”,“命令”,但是保罗在这里并没有这个意思,保罗不是说,“真理在我这里,你们现在作的不对。”保罗不是这个意思。保罗在这里怎么说?那是很柔和的,“你去教导他们。”或者说,“你去劝劝他们,不要再作这些事情。”

  保罗当时灵里面的感觉就是这样。我们会说,“以弗所教会已经发生那么大的混乱,还不要紧张一点吗?应当去吩咐他们,甚至是禁止他们。”但是保罗的灵里的确是没有这光景,他说,“我把你留在以弗所,是叫你去劝劝那几个人,不要作这些事,因为作这样的事情,并没有把神给人蒙恩的事实显明出来。”我们怎么知道保罗灵里面的感觉是这样的柔和?请留意第五节,中文的翻译实在不好,“但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英文的翻译也差不多是这样。这里说的“命令”跟上文的“嘱咐”是同一个字,也是同一件事。保罗在这里说,“你留在以弗所,好劝劝那些人。”然后第五节说,这样的劝勉,或这样的教导,那个结果乃是爱,那一个出发点是爱。你去劝那几个人,是因为爱他们而去劝他们,因为爱他们而去教导他们,让他们能回转到正路上来。

  所以弟兄姐妹你看到,保罗的灵在这里实在是很柔和。他告诉提摩太去作这件事,但是不能凭着自己去作,必需要凭借着基督的灵去作。因为作这样的事的出发点和要求,乃是要显露爱。显露什么爱呢?一面固然是显露神的爱,同时也是显露我们弟兄相爱的爱,因为爱弟兄,你才去劝勉他。你所以去劝勉他,因为你爱他,这个爱是在神那里开始的。

 

作在对的灵里

  我们注意,保罗明确的说到爱,你就知道他的灵是如何。“但劝勉的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弟兄姐妹注意这个,这爱是从清洁的心来的。什么叫清洁的心?就是不带着人自己的目的的。我去劝勉一个人,也许我会带着我的目的,什么目的?我要向他显露我这个人,你错了!你没有我公义,你没有我圣洁,你更没有我认识神那么多。但是一个清洁的心,里面没有这些东西。因为他去劝勉人,不是为了他自己出头,也不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

  这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仍然是不带着自己的成份,我这样作绝对没有要把你踩下去的成份。你晓得人的天然里,就是有这一样很讨厌的东西,他要把自己抬起来,就要先把别人踩下去。但是保罗说,“你去劝勉人的时候,不是存这样的心思,不是把人家踩下去,然后高抬了自己。”如果是这样,你的良心上就有亏,你良心上就有过不去的事。还有无伪的信心,无伪的信心就是不是虚假的。“我是真诚的,我是实在盼望你能在神的真道里找到正途,我一点没有虚假的”。弟兄姐妹,你看,保罗当时提醒提摩太去劝勉人的时候,必须先把自己对付好。不要只看见弟兄眼中有刺,却忘记了自己眼中有梁木。必须先在神面前受对付到一个地步,不是带着自己的成份,这样,你的劝勉就是有爱的成份。这样,你的劝勉就能叫人感觉得到神爱他,你也爱他。这样,你就能得着人。

 

律法的实意

  为什么我们这样看到保罗里面的感觉呢?请留意第六节,“有人偏离这些,”偏离什么?就是偏离第五节所说的那些,偏离了爱,结果就去讲一些“虚浮的话”。他为什么要那样讲呢?因为他想要“作教师”,很可惜,他讲的自己都不明白。所以从上下文一作比较,你就看到那个事实是什么一回事。这许多的事情发生出来,那根源是在什么地方呢?那个根源原来又是从律法里跑出来的。所以保罗就说,“我们知道律法原来是好的,只要人用得合宜,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乃是为那些犯罪的人设立的。”底下就说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犯罪的事实。

  他说,律法是为犯这些罪的人来设立的,因为他们不认识什么是罪?神就藉着律法叫他们认识什么是罪。但是律法却没有指出一条路给人走,只是给人知道什么是罪?感谢神!神的救恩给我们指出,接受恩典的路不是在律法,乃是因着信去接受神儿子所作的。既然在信去接受神儿子所作的,这些人就在基督里,这些人就被称为义,神就承认他们是义人。既然他们是义人,律法上的事情就与他们没有关连。

  弟兄姐妹看到,当时在以弗所教会发生的难处,又是和律法扯上关系。律法的原则是什么?律法的原则乃是人凭自己去取得在神面前蒙恩的地位。换一句话来说,人来到神的面前向神夸耀他的所能。但是我们都知道,人来到神的面前,是别无可夸的,没有一点是可以夸的。人来到神的面前,不管他是谁?他只能作一件事,就是要宣告破产,他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有人要再回到律法里面去,那就是要自己出头,要让人出头。所以保罗在这里说,“律法是为犯罪的人预备的,律法不是为义人预备的。”

  保罗说这话的时候,乃是救恩已经显明出来了的时候。现在问题来了,保罗你是谁?你竟敢说那么口气大的话,连摩西当日在神面前接过来的律法,你竟说现在都不能作为根据?感谢神!保罗在这事上,一点也没有留下地步。他说得非常清楚,“我能这样说,不是根据我自己来说的,乃是根据那可称颂之神所交托给我的荣耀福音来说的。神把荣耀的福音的内容启示给我,我明白神为人所作的,我也明白人在神面前什么都作不来,我保罗就是其中的一个人。”

 

荣耀的福音

  所以他就用他的经历来印证这福音的启示。他说,“我说这样的话,乃是根据神荣耀的福音来说的,这一个荣耀的福音,不仅话语是清楚的,并且带出来的经历也是非常清楚的,这一个荣耀的福音,神叫它在我身上显出果效,神也看我对祂这个荣耀的福音有信心。”我想,十二节的“因祂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祂。”把“忠心”翻成“信心”更准确一点。当然,如果他在信心里毫无保留的跟随,那结果也就是忠心。但在这里从上下文的意思来看,那是神看我有信心。

  信心显明在什么事上呢?显明在荣耀的福音显出来的时候,保罗就毫无保留的接受过来。神怎样向他启示,他就怎样跟随。所以神看他有信心,就委托他去服事祂。感谢主!保罗在福音的真理上是明确的,在救恩的经历上更是明确,所以他在这里把他自己这个人在神面前蒙恩的经历说了一遍。这是我们弟兄姐妹熟悉的。保罗说,“从前我是亵渎神的人,逼迫人的,侮慢人的。”亵渎神就是反对神,逼迫人就是践踏跟随神的人,侮慢人就是瞧不起那些拣选主的人。所以在大马色路上以前的保罗,我们看见他作了多少多少的事情,他的确是毫无保留站在与神敌对的地位上。

  保罗继续说,“像我这样的人,像我这样站在神的面前与神作仇敌的人,像我这样残害那些跟随主的人的人,如果神没有怜悯,如果神的福音不是给那些肯相信的人,如果神的拯救一定是需要人作什么,作什么,作到一个地步,才能得着拯救的,我保罗第一个就没有资格。感谢神,我虽然是这样的得罪神,但我还是蒙了怜悯,因为我那时候,我不相信,我也不明白,我就作了许多胡涂事。但主的恩典是格外的丰富,竟然叫我在基督里能信祂,也因着信的原故,也爱祂。我这样大的一个转变,从一个敌对神的人,成为一个为神拼命的人,是怎么来的呢?那就是荣耀的福音所显明的果效。”

  所以他很严肃的说,“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并且是十分可佩服的,因为在罪人当中,我是第一号罪人,我是头号的罪人。感谢神!像我这样的人竟然也能蒙了怜悯,并叫我在祂面前蒙了这样的恩惠,显明神对我的忍耐,显明神对我的等候,也显明神对我的怜恤。我虽然是愚昧的人,但神却是怜悯人的神,神藉着祂儿子所作成的恩惠,竟然在我这个罪魁的身上显得那么清楚。”所以保罗就带出这个敬拜,他说,“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直到永永远远,阿门。”这一段话都是我们熟悉的。

  保罗在这里说这一段话的原因在那里?我们必须要回到以弗所的那一个难处里去。因为在以弗所教会所发生的难处,表面上看来,是一些错误的教训。但是从实际上面来看,乃是拒绝神的福音,败坏神在神儿女们身上的工作。所以保罗把这个事情看得非常严肃,不能让这些混乱蔓延出去。但是要不让这些难处蔓延开来,那要怎么作呢?这一段话就说到怎么作的一方面,这一方面乃是盼望把这些走歪了的弟兄挽回过来。

  根据什么去挽回他们?感谢神!保罗说,他所根据的,乃是神的启示,和在祂的启示里面的经历,要叫人看见,神工作的路是这样的。这里有一个见证人,神在他身上是这样作工,神这样作工,乃是根据祂自己所说过的话。你看见神这样说话,神也就这样作工。在神这样作工的路以外,再没有别的路。所以就让那些传别的教训的人转回,不叫他们再撒播这些死亡的东西。这是解决以弗所教会难处的一方面,这是消极的那一方面。

  当然还有积极的那一方面,就是十八节以后一直到整本提摩太前书的末了,那是积极的一方面,如何在混乱,难处中间,维持在神面前站立。感谢神!蒙恩的人不仅是接受恩典,也需要为着神的恩典见证而站立。怎么站立呢?提摩太前书就给我们看见那一个方向和样式。

  我们今天晚上所交通的都是在消极这方面,这个消极的乃是挽回那些已经走歪了的人。积极的如何保守自己在神面前仍然站立,那是下面继续交通下去的话。提摩太前书读起来不太难,但是你要读到保罗灵里面的感觉,这个是重要的。因为我们今天最短缺的,不是提摩太前书里面所说的话,而是短缺这些话里面的灵。求主怜悯我们!── 王国显《提摩太前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