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坚定的持守真道

 

(一1720

  上次末了我们看到,保罗说出了他在神面前蒙恩的经历,如果我们把上下文连接起来,我们就很清楚看见,保罗在这里说出他经历神恩典的原因。我们记得,保罗一开头就说到耶稣基督是我们的盼望,神是我们的拯救者。在那个时候,以弗所教会发生真道上的难处,保罗就让提摩太留下处理这样的事。

  但是要处理这个事情,实在是并不太简单。因为按着提摩太个人来说,他还年轻,在第四章里我们就看出,在人眼中,他的确是很年轻。现在要处理一些关乎搅乱真道的事情,在各方面看来,提摩太好像还是有点缺欠,在认识上有点缺欠。因为提到一些人,如果真的是像传说所说的是那几个人,那几个人的确是大有来头的。叫像提摩太那么年轻的去处理这个事情,怎么好处理?在真道上也许还不能跟那些人说得清楚。

  但是保罗给他一个劝勉,他说,“不是叫你去跟人家辩论,乃是要叫你去劝勉那些人,不要传讲那些错谬的道理。”你怎么知道人家是错谬呢?圣灵就用保罗说了一大堆的话,说出了一些事情,指明他们所传的别的教训是不合用的。为什么那么有把握呢?因为保罗说,“我是根据荣耀的神所给我的启示来说的。”在真理上没有问题,但是要叫提摩太这个年轻人对着一些年长的怎么说话呢?所以保罗接下去就说出了他蒙恩的经历,从一面看来,好像他是在数算恩典。

  弟兄姐妹看过去,你就体会到有一件事很重要。那一件事是什么呢?是说出像保罗这样的人,神也能改变他,现在那几个人,大概没有保罗在神面前顶撞得那么厉害。保罗说,“像我这样的人,神也能把我整个的改变过来,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但神怜悯我,神就扭转了我。”从这一点来看,虽然那几个传别一样教导的人,也许他们有点势力,但是总不如我保罗所经历的那样复杂吧!在程度上,我保罗比他们顶撞神,顶撞得深得多,并且我顶撞神的时候,在我背后还有整个的犹太教在支持着我。现在这几个人,他们背后支撑的,并没有犹太教那么声势浩大。所以神能怜悯我保罗,定规神也能怜悯那一些人。

 

超越难处看见神

  保罗说到他的经历的末了的时候,他就说,“因为基督要在我这个罪魁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样。”所以在十七节里保罗就有一个祷告,也可以说是一个称颂,“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直到永永远远,阿门。”保罗这样的一个称颂,是要让提摩太也看到一件事。看到什么呢?看到神是一位怎样作工的神。按着神的所是来说,祂是不能朽坏的,就是永远的。祂不仅是永远的,并且祂是君王,祂有权柄,祂是独一的神。

  这样带领提摩太去看见这一个事实,明明就是叫提摩太看到,不要看眼前的环境很困难,要是看眼见的环境,那的确是很困难。但是提摩太必须越过那个环境,看见环境以上的那一位神。弟兄姐妹们,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大问题。我们都知道,当时写提摩太前书的时候,教会是在真道上遇到一些难处,也可以说是碰到好些混乱的事情发生。保罗提到提摩太要这样作的时候,他用他自己的经历来见证神是越过人的眼见来作工的。神既然是越过人的眼见来作工,眼见的事物,在属灵的路上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不必过份注意那些眼见的事物。

  要不过份的去注意眼见的事物必须有根据。明明是一个难处摆在那里,你说,“我不管它”,这个常常会落到自己骗自己的光景里。但是保罗的确是这样提醒提摩太,你要注意作工的神是怎样的一位神,眼见的环境不能限制祂,就算在极其厉害的属灵的混乱当中,神还是在作工。因此跟随主的人,或者说作主工作的人,尽管在眼见的混乱中间,还是要学习让神去作祂的工。这是我体会到保罗说到他经历的原因。从一般的光景来说,我们作工的人,有许多许多的时候,会落到这样的一个困惑里面。困惑就是看见那个难处好像太大、又太重,我们非多化一点力气不成。但是保罗在这里让提摩太去留意一点,作工的是神,必须学习让祂来作工。如果不让祂作工,我们自己要出头作,那样神就不作了,我们就得自己去承担。这是我们常常会碰到的一些实际的难处,因为按着我们的天然的性情,我们的着眼点总是放在难处有多大、有多重,却是没有留意到,在难处上面的那一位神,祂的能力有多大,祂的智慧有多高。

  前两天我得到《又四十年》这本书来看,花了一个半晚上就把它看完。看到神的仆人经过好大好大的难处,特别是王明道师母,我们在里面都叫她婶儿,她在任何极大的难处里面,她就是那么坦然。她头一次从监里放出来,她回到家里头一件事情,就是弹琴唱一首赞美诗。那首赞美诗在她里边很久很久,她在监狱里是不可能唱,所以一回到家里,她就弹起琴来,扬声就高唱。实在是看见主,她不是不经过难处,是真确的经过难处,但是越经过难处,越看见在难处以上的神。所以保罗在十七节那一个称颂里,很明显的是要提摩太看见那一位超越任何难处的神。他说,“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印证神的呼召

  现在我们继续从十八节往前去看。到了十八节,保罗就开始带领提摩太去接触实际的问题。所以他说,“我儿提摩太啊!我照从前指着你的预言,将这命令交托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在这里有几件事,我们必须先要澄清,就是提摩太服事主,是根据保罗的预言,是不是?因为看到第四章的时候,又有类似的话出来了。四章十四节上说,“你不要轻忽所得的恩赐,就是从前藉着预言,在众长老按手的时候,赐给你的。”

  弟兄姐妹们,在这两处地方,好像是提摩太出来服事主,作一个主的工人,乃是因着保罗的预言。是不是这样呢?弟兄姐妹们,这不是新约的道理,当然也不是旧约的道理。神从来没有用着预言去显明一个人来服事祂,神要么就不说,一说就是“宣告”,不是“预言”,明明指着那一个人宣告一个事实。但是为什么中文圣经把它翻成“预言”?

  问题就出在希腊文“宣告”这个字上面,我猜他们很简单的说,“宣告”就是“预言”。但这一个“宣告”,在新约圣经里,也翻作“先知讲道”。所以弟兄姐妹,这一点是我们要弄清楚的,我们只能这样说,“从前指着你所宣告的事,”而不是好像先知说预言那样子。弟兄姐妹你记得,提摩太开始跟保罗接触的时候,就已经跟随保罗来服事主,我们读使徒行传就知道这一点。所以提摩太在神面前的服事,不是根据某某人,或是保罗的预言,而是因着他们的交通,给他指出服事的路。

  然后第二件要澄清的,就是保罗说,“我指着从前指着你说的话,就把这一个命令交托给你。”这个命令是什么?这个命令就是上文所提到的那一件事,在第一章里接连出现了三次,一次就是中文翻成“嘱咐”,那是第三节。第二就是第五节那个“命令”,现在十八节这里又“命令”了,是什么命令呢?其实这三件事是一件,不是“命令”,先前已经提到这一点,按着实际的意思来说,那是一个“劝勉”或是“劝戒”。保罗留下提摩太在以弗所,乃是要他去劝戒那几个传别样道理的人,不要再作愚昧的事。

  然后第五节所说的“命令”,乃是指着这一个劝戒。你怎么劝戒呢?你首先要预备好自己,因为这样的劝戒是根据爱出发,又要带回到爱的中间。劝戒不是去骂人,劝戒也不是去责备人,劝戒乃是在爱中挽回人。所以五节就说,“这个劝戒的总归就是爱”。现在到了十八节,保罗就重新提起,我把这样劝戒的事交托给你,我是根据过去对你那些讲论或教导,让你去接受这样的吩咐。你在这一件事上作得合宜,你就会把这一个属灵的争战打得好。

 

向神准确的持守

  弟兄姐妹们,我们实在看见保罗,不仅是告诉提摩太要作什么事,同时也告诉提摩太要怎么作。该怎么作呢?因为提到这一个劝戒,从上文我们就看到,这个劝戒首先是要求作劝戒人的自己,因为这样的一个劝戒,实际的内容乃是道路和见证的持守。你去告诉那些人说,“某某人啊!你的路走错了!”或者说,“某某人,你的见证不太准确。”但是你这样跟别人劝勉的时候,你首先必须要有把握知道,在道路上、在见证上,你并没有站错地位。

  你怎么知道你没有站错地位?所以十九节底下马上就指出持守的方向和根据,一面是让提摩太看到,这样的服事是从他自己本身先开始,然后你才能在交通里把人带回神的光中。怎样来预备好自己呢?他说,“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这两件事,一面是显在信靠主的事上,或者说,信心接受主的所是和所作要准确,同时也实际的跟随主的所是和所作,在人这方面没有亏缺。因为只是讲道理,谁都会讲。但是问题就是,你这个人摆出来的,跟你所讲的那些真道,是不是完全调和在一起?特别是我这个人,在神面前有没有跟神过不去?无亏的良心就是在神面前没有什么与神过不去。我还是拿王明道先生的《又四十年》里面的话来讲。我感觉最宝贝的是,他一点都没有隐瞒他的跌倒、失败和软弱。他在《又四十年》里面说,他足足有八年长的时间在失败、软弱、跌倒里面。详细的事实,弟兄姐妹你拿到书的时候,你自己去看。起初他给抓进去的时候,他给环境吓得几乎破了胆,因为他说从来没有想象会有这个事情发生。并且他也说到他所以落到这个地步,乃是因为他依靠了跟日本人周旋时候的经历,没有直接再依靠神。然后又因为来得突然,他就撒谎。什么撒谎?就是把没有的,不是的事情说成是,所以就拼命为自己制造一些犯错的事情,一直造了十二条大罪。起初只是一点点,但是因为要盖第一件就要说第二个谎言。这话就是他以前劝勉弟兄姐妹们的,你不要撒谎,你撒了一个谎,就要用第二个谎掩盖第一个,接下去就用第三个谎言掩盖第二个,第四个掩盖第三个,就是这样子下去。

  他说,因为他当时听牢里有些人说,“你拼命认罪,你认得愈多,你释放出去愈快。”所以他就说了很多谎言,并且一直维持那谎言七、八年之久。等到七、八年过去了,神给他一个光照,他看见自己在神面前过不去了,有了有亏的良心,他就苏醒过来。他就向政府那方面说,“我从前说的都是假话。”这样一说,就给他带来很多难处,但是他觉得那是应该的,他说他给关进去,乃是因为他在神面前过不去,所以神就把他关起来,所以不是人关他的,是神关他的。

 

在跟随主的路上不能有破口

  几年过去了,他里面苏醒过来以后,他就坦然的接受那无期徒刑。所以才有后来,人家要释放他的时候,他不肯走。他说,“你们还我清白我才走,你们不还我清白,白白关我二十年,我为什么给关起来?”他在神面前对付他自己,但是他在人面前,他需要清白。弟兄姐妹,你们去看的时候,你会发觉保罗在这里也是这样提醒提摩太,你按着这样的托付服事的时候,很重要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神的面前,你必须紧紧的跟随主,不能在信心上出毛病。如果你在信心上出毛病,你就一定产生有亏的良心。那有亏的良心出来以后,信心就非常的受影响。直到有一天,你把那有亏的良心处理掉,你才能恢复信心。

  圣灵用保罗在这里说这话,是说得很严肃的。因为接下去他就说,“有人丢弃良心”,就是他不管良心里面有亏,或者说是埋没着良心。人落在这样的光景里,在真道上就好像船破了一样。船破了,你就没有办法继续航行,甚至要沉没了。弟兄姐妹们,这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不仅是作主的工作的人是这样,所有神的儿女们都该是这样,不能让我们在跟随主的路上产生一点点破口。只要有一点点的破口,就会扩大到一个地步,用这里的话来说,船破坏了,结局就是沉没了。

  圣灵用保罗提到这事的时候,就引出两个人物来。这两个人物,我们不能完全肯定他们是谁?一个叫许米乃,一个叫亚力山大。亚力山大在提后第四章里又再给提一次,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但是很显然我们就晓得,这里提到的两个人,就是上面所提的传别样道理的一些首领。许米乃是谁?我们不敢确定,因为只是在提摩太前书提过他,在别的地方我们找不到。但是底下所提到的亚力山大,这个可有一点参考。这个亚力山大是谁呢?当然我不敢肯定一定是,但是许多从前读经的人都觉得应该是同一个人。

  不管是与不是,总是一个当时传另外一种教导的首领。当然在人看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究竟他是什么来头呢?如果我们看罗马书十六章的问安,你会发觉,这一个人就是鲁孚,鲁孚是谁呢?他就是替主背十字架的那一个人的儿子。如果是这样,难怪保罗在罗十六章的问安里是那样着重的点到他的名字,“问鲁孚和他母亲的安。”如果是这样,你看鲁孚这个人的确有点来头,你是谁?我是替主背十字架那个人的儿子。

 

看神不看人

  这个人实在是不简单,他作过保罗的同工,但是到了提摩太前书的时候,他就成了神的真道的对头。在提摩太后书第四章,再提到他的时候,保罗这样说,“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弟兄姐妹就看到,像这样有资历、有资格的人,就是保罗对提摩太说,“我把你留下来,就是为要叫你去把这些人劝勉回来。”这不把提摩太吓坏了才怪。因为我们晓得,提摩太是很懦弱的人,按着天然来说,他是非常懦弱的,我们看后书的时候,就能看到这一点。

  保罗对他说,“你要面对一些人物,其中就有这样两个人,所以你必须要自己在神面前没有过不去的事。他们这两个人虽然厉害,但是你也不必害怕,因为你要看见,作工的神是怎样的一位神?是曾经把我这个保罗整个扭转过来的神。所以你去劝戒他们的时候,你不必有任何的恐惧。”因着他们过去一直是这样的抵挡,不肯回转。保罗又说,“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让他们受到一些管教,他们就不再胡乱的说话。”

  弟兄姐妹你注意,有些圣经学者说,保罗是把这两个人革除出教会,因为交给撒但就是革除。我想大概保罗不会作这样的事,因为这个究竟是地方教会的事,保罗不会越权代替地方教会处理事情。这一个处理完全是属灵上的处理,我们看哥林多前书第四章,你就看见同样的事。地方教会的事是当地教会作处理,所以保罗只是站在属灵的立场上作出安排,也让提摩太去挽回背道的人。── 王国显《提摩太前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