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在日常生活中追求属灵的实际

 

(二115

  从提摩太前书第二章的地方开始,感谢神,因为保罗把他在神面前所看见的,交通给提摩太,他所看见的是环境上的混乱,但他仍然提醒提摩太要把心向神敞开。敞开到一个什么的地步呢?把地上的众人都包括在里面。虽然还有许多人不认识神,但在祷告的服事里,还是求神把这些人都放在祂的记念里。如果不是神的旨意,不允许地上任何的事物发生一些难处,使神的儿女们失去了环境的平安。

  我们感谢神,圣灵使用保罗提到求环境上的平安,不是人在那里享用安逸,乃是让地上能有一个稳定的,可以传福音的环境。让人可以多有机会接触神的福音,正如我们读旧约的时候,我们看到神的灵感动以色列人,让他们知道为耶路撒冷求平安。为耶路撒冷求平安是为了他们安逸吗?不是!乃是让耶路撒冷的人有一个稳定的环境,让神很确实地在祂的百姓中作工,显明神的同在,显明神的荣耀。我们承认很多时候求平安是为了自己的安逸,但神让我们求平安乃是为了祂自己要作的工,和作工的环境没有拦阻。

  现在我们从第八节开始。从字句上面来看,好像是告诉人怎样去度过日常的生活,但里面的内容却是属灵的。你看过去的时候,就发觉在那些生活的指导上,不是像字句的表面那样简单,而是透过字句表面的意思,引到属灵的实际。属灵的实际和教会如何在混乱中仍然维持着安定很有关系。

 

留意属灵的实际

  我们看看开头,那好像是对着男人来说话,那里怎么说?“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弟兄姐妹,不是因为男人容易发怒而说这样一句话,我们承认男人发怒的可能性和机会,一定是比女人高,一下子就光火了。但这里说,“愿男人无忿怒。”绝不是说你不要发脾气!你不要让你的怒气发作出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人就很苦了,因为怒气要发出来,但又不能让它出来,闷在里面,那就要把人闷死了。

  感谢神!祂说这样的话,不是要我们看见那表面的要求,而是把我们引到生命的深处。我可以很简单地对他说,“你不要发怒!”他就跟我说,“我也不想发怒,有些时候没办法不忿怒!”问题就在这里,我们不要忿怒,但又不能不忿怒,在这不能不忿怒的环境里不忿怒,怎能叫这个事实显现出来?接下去是没有争论,人中间常常出现的就是争论。如果没有争论,天下太平,但是你很难找到没有争论的时间和空间,不管是人、事、物都在常常争论。最简单来说,在家里煮食烧个小菜,一个人说要咸一点,另一个人说要淡一点,再有一个人说不能太淡,也不能太咸。

  弟兄姐妹看,这么小的一件事情,就有那么多的话了。你怎么能不争论呢?但是主的话又说,“无忿怒,无争论”。我们就向神问说,“怎样才能无忿怒,无争论呢?”弟兄姐妹们,按着亚当的天然,如果能有一个无忿怒,无争论的人,这人肯定是死掉的人。既然是如此,神说这个话是为什么呢?感谢神,如果神的儿女们不能进到这样的一个光景,神也不向我们说这些话。因为我们有可能被带到这样的光景,所以主就向人说这些话。我们看看争论的小字,小字是作“疑惑”,其实,这是一个事实的两面。你正是因为有了疑惑不能接受,才发生争论。因此我就看到了为什么要有争论呢?我怀疑这个事情没有结果,或者我怀疑你的动机不正确,我怀疑这个办法是不是可行。我在这里怀疑,你在那里坚持,那争论出来了。

  弟兄姐妹们,主问我们这样的话,那我们怎么能答应主呢?按照天然没有一个人可以答应主。但感谢神,圣灵在这里不是向一般人说话,圣灵是向神的儿女们说话。既然是神的儿女,都是有神生命的,人凭借着神的生命来活,人就能答应神的要求。如果不凭着神的生命来活,人绝对没有可能答应神的要求。因此神的话说,“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也就是提醒属神的人,按着我们的天然,我们不能,但是按着神的生命来进入生活,人看为不可能的事,就成为可能。在底下就立刻指出人“无忿怒,无争论”这个点上。

  整个第八节是个完整的意思,“无忿怒,无争论”是要求,下面所提到的“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是一条路,或者说是完全“无忿怒,无争论”的方法。我们没有看“举起圣洁的手”以前,我们要先澄清一件事,在字句上说得很清楚,“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假若我是一个女人,那我振振有词说,“我可以忿怒,我可以争论!”是不是这样?当然不是,但你说这些字句都是明明指着男人讲的。不错,在字面上是指着男人讲的,但弟兄姐妹须要注意这些事情,这是指着男人最大的缺欠来说的,但却不是说女人可以例外。男人确实在这一点上受提醒,正如在底下对女人说话的时候,那里面的原则也一样用在男人的身上。只是当神说话时是对着男人的最脆弱,最缺欠的那个点,和女人最缺欠的那个点来说话。

 

属灵操练的秘诀

  我们就看,怎么可以“无忿怒,无争论呢”?圣灵接下去就说,“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这一节给我们看到有几点。第一,需要祷告。上文说,“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福。”现在又再提出祷告,为什么要祷告?这是第一点我们要留意的。祷告是一个什么意思呢?从最基本的要求来说就是与神谈话。属灵一点就是与神交通。如果更实际一点的,祷告乃是表示我们向神的信任和依靠。

  但是问题在这里,为什么我们要依靠神?为什么要信托神呢?为什么要和神谈话呢?当我们多问几个为什么的时候,我们就发觉在神面前我们是一无所有,我们在神面前是带着许多的缺欠。需要力量,我们没有力量;需要温柔,我们没有温柔;需要热心的时候,我们却是冰冷;需要有同情的时候,我们里面却又是冰冷的;需要在神面前大发热心的时候,却一点劲也发不出来。我们就看到了事实,在神面前,我们确是一无所有。因此,我们就祷告,我们就到神面前对神说,“神啊!我什么都没有,我现在的指望都在乎諢C我的捆绑很坚实,我要脱出这个捆绑,但没有力气。主啊!如果我要脱离这个捆绑,只有謔虪X諈漱漶A我才有可能。”

  这几天我碰到一个姐妹,她知道自己的需要,但她没有办法从她的困苦里脱离出来。原因在什么地方?很隐藏的,那个姐妹心思里一直感到“我有盼望”。但在她没有把握的时候,在她很隐藏的心思里边,她还是感到“我很有把握”。虽然她说“我什么都不能了。”但隐藏在她心思里,她还觉得“我还是可以”。这个光景实在教她受了许许多多的苦。弟兄姐妹,你想,神给我们看到祷告是我们一个权利。这个权利是根据什么?这个权利的根据不是神会听我们的祷告,肯听我们的祷告,这点是没有难处的。

 

让神有工作的路

  但真正的难处在什么地方?我们觉得我们不需要祷告,因为我们觉得祷不祷告都是一样,反正都是靠着我自己来应付一切。我们好些时候是用着自己来面对一切。在属灵的知识上说,“我不靠着我自己。”弟兄姐妹们,我们不能不回头看我们在救恩入门的时候,我们是怎样进来的。我们刚读完“加拉太书”,在加拉太书里面,有相当一部份很明确的说到恩典。我们是凭恩典入门的。

  什么叫作恩典?许多的时候我们对恩典似懂非懂。我们会说神的恩典,但事实上,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神的恩典!在人的心思里,总是觉得我作好我自己的那一份,神就会用祂的恩典来还报我。我不是说我们需要作的,我们不必作,我们需要作的,我们还是要作。但问题是在什么地方?我们不是靠我们所作的。如果我们以为说我已经作了许多,神不能不怜悯我。弟兄姐妹,不提怜悯还好,你不提恩典还好,一提到恩典和怜悯,你就一定是接触一个事实,就是在人中间什么都没有!因为没有才需要恩典,如果有了就不需要怜悯了,如果我能,我就不需要同情了。

  但是神给我们看见,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才能看见神的怜悯。我们感谢神,主提醒我们进到一些本来我们不可能的属灵光景里,第一件事要祷告。不是神的儿女们不知道祷告这回事,但是太多神的儿女只知道祷告这件事,但又不实际的相信祷告所发出的果效。不信的人,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只是以为那是信宗教的人的一些宗教仪文。但是我们有主生命的人,经历过主的人,我们知道我们的神作工,什么难处都不能存留。但是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以致神好像没有显出祂作工?乃是人没有让神有路走动。这个事实表达在我们对祷告并不那么信任。

  弟兄姐妹,在神儿女中间有两个很明显的极端,一个就把祷告当成万能药,不管什么事情,你祷告就解决了。我们承认祷告能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不敢说祷告一定能解决问题。为什么这样说呢?你不相信神的大能吗?当然,我们相信神的大能,但是我们的祷告必须是祷告在神的心思里。如果祷告不是在神的心思,不能勉强神去作神不要作的事。有一些神的儿女跑这一个极端,他们不管什么都祷告,凡事都祷告,明明是神不喜悦的事还是去祷告,这是一个极端。

  另外一个极端,就是把祷告看作是属灵生活的点点滴滴。不相信神儿女的祷告能摇动神作工的手。弟兄姐妹,如果我们真的是祷告在神的旨意里,神能不作工吗?我们记得,地上有两、三个人同心祷告,向神求什么,主的应许是说“神必应允”。既然我们的主有这样的应许,祷告能带出果效是一点都不希奇。问题是在是不是祷告在神的旨意里,是不是在祷告里面承认我没有什么可以在神面前得记念,只有仰望神的怜悯来记念。

 

祷告是不受限制的

  弟兄姐妹来看,祷告那两个字好像是那么简单,对我们来说又是那么熟悉。但我们摸到祷告的里面去,我们就看到属灵的功课里的内容是如此的丰富。另外的一点要留意了,在什么地方祷告?这里说是“随处”,这是第二个我们要留意的。我们感谢神,因为祷告是人与神的一个交通,这个交通不是凭着任何的仪文,也不是凭着一些特殊的人作媒介,更不是要藉着在固定的地点才有祷告的可能。都不是!因为祷告是一个属灵的交通,是生命里的交通,是神与人在灵里相遇的时间。既然是在灵里进行的,那就没有任何的人、事、物,可以限制。

  所以神的话说得那么清楚,“随处祷告”。“随时祷告,随处祷告。”因为祷告是在生命里显出功用来。我们感谢神,很多时候我们常常有这个误导,我不是说那事情完全不准确,但是过份强调那一点,就把我们带到不准确里。当然,如果条件许可,我们巴不得有一个安静的时间和安静的地点,我们很坦然的与神有交通,但是特别强调这一个,那就把人带到一个光景,好像非到特殊的时间、地点,就不能祷告。弟兄姐妹不是这样的,我们晓得我们祷告的对象是神的自己,从时间上来说,祂是从永远到永远的。从空间来说,祂是充满万有的。不管你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我们的神都在。你的灵一动,就和神马上有交通了。感谢神!提醒我们随处祷告。不受环境、地点限制的祷告,也不受时间限制的祷告,这是一个非常宝贝的功课。有很多弟兄姐妹们读过《与神同行》的那本书,那本书里就说到那个弟兄的祷告生活。你看到那个弟兄实在是随时随地的祷告,他把祷告的生活调在他日常的生活里,如果你看过这本书,你就晓得他怎样来实行他祷告的生活。

  他是个厨子,所以常常烧火,每次烧火的时候,他在神面前的祷告就出来了。“神啊!叫我心里火热像火燃烧在諨惚e!”他洗衣服,不一定洗衣服,反正是洗手,洗东西也好,他做这些事的时候,他的祷告就出来了,“主啊!叫我在諟蔬控o洁净!”弟兄姐妹,这个弟兄实在是摸到祷告的秘诀,特别是随处祷告的秘诀。

  感谢主!圣灵不只是提醒“不要忿怒,不要争论。”弟兄姐妹留意,如果人的心思和意念常常停留在主的面前,常常停留在神的光中,你怎么能忿怒得起来?你怎么能争论起来?你觉得这些本来是非争不可的,来到神的光底下就没有一点争的价值,那还有什么好争呢?感谢神!这是随处祷告所给我们的一点光,这是第二点。

 

维持在神面前有流畅的交通

  第三点是怎样能随处祷告?我们能随处祷告,必须是和神中间没有间隔,如果我们和神中间有间隔,那就祷告不上来了。你有祷告的动作,却不可能有祷告的畅通。说得准确一点,就是根本没有祷告的实际,只是有一个祷告的样子,但是却没有实际。要维持在神面前的交通不受拦阻,就是这里所提到的,你要“举起圣洁的手。”

  犹太人的习惯,祷告时都举起手来。回教的人祷告也是举起手的,但主的话在这里不是让我们留意举手的动作,乃是留意举起来的是什么的手。如果只是举手,每个人都有一双手,谁都可以举起来。但是问题在这里,你举起手来的时候,神看到你手里有什么东西?如果我们举起手,手里拿的都是神所看为可憎的。弟兄姐妹,这个举手什么意思都没有。手可以举起来,但这并不带进交通。能带进交通的不是一个举手的动作,而是举起来的是“圣洁的手”。我们在神面前是洁净的,神看我们也没有带着不洁,这样,祷告的交通就发生了。

  每次我和弟兄姐妹们读到“圣洁”这一件事的时候,我们无办法不翻来复去的提到这里的要求。我总是感觉我们中文圣经常常把“神圣”翻成“圣洁”,那是一个折扣。因为在神说出“神圣”的时候,里面是包括洁净的,但是并不等于就是洁净。我们必须知道什么是神圣?神圣就是神自己的发表,神圣就是说出像神。不管是神的发表也好,是像神也好。神的发表好像丰富一点,像神就好像没有那么丰富。但是我们先不要去计较程度的问题,我们必须先注意我们究竟有没有这个性质的问题,神所留意的是我们在祂面前的质。

  所以在这里说的“举起手”,不只是洁净的手,更是“像神”的手,可以说是表明神自己的手。说到表明神的自己,那就不是手的问题,而是这个人的问题。如果人在神面前是对的,举起来的手就是一双对的手,这个人在神面前是像神的,他举起手来就有像神的味道。弟兄姐妹,我们留意到,在第八节提出一个要求“无忿怒,无争论”。但是你怎么能进到这个地步呢?你看下半节的时候就发觉,神不是单单要求我们的生活中出现这样的光景,神是要求神的儿女们给要求到一个地步,活在神的眼前作一个对的人。因为只有对的人才会依靠神,才会仰望神。才会单一的拣选神。

 

追求活出生命里的美丽

  接下去看第九节,第九节一直下来讲了许多的话,都好像是对着姐妹来讲的。当然这是对着姐妹最脆弱的地方说话,但是不等于只对姐妹讲话。我们留意“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装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贵价的衣裳为装饰。”这些话是说到外面的问题,一般人都这样讲,爱美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女人对美的要求更多、更高。

  但是有一个问题在这里,人一般的心思所说到的美都是外面的。在美国很容易碰到这种事情,你穿着新衣服,碰见的人都说你的衣服漂亮,很好。当然还有许多的话,贵不贵?在那里买的?是不是只有一件?我也想有一件!当然也不一定完全是这样,但你总看到许许多多的表达,都是说到外面的。哎呀!这个颜色真好啊!料子真名贵啊!这个款式真是很有看头啊!

  弟兄姐妹,你常常碰到这种光景。这种话好像是女人常讲的话,但你看到在许多男人中间也是一样。过去你看到男人不会把镜子、梳子带在身上的,但现在许多男人都有这种配置放在公文包里。我们承认爱美是人的天性,我们先不管那美的标准在那里,我们只是说爱美这个观念。有一个非常普遍的情形,人看美只是看外面的。你看这里提到的一大堆话都是说到外面的话,衣裳要正派啊!编发啊!黄金啊!贵价的衣裳啊!这些都是外面的。这些东西美不美呢?在人的眼中有它的美。

  但是一个活在神面前的人,一个在神的光前走过的人,他们明白神所注意的不是外面的怎样。所以第九节开始“又愿女人廉耻、自守”,这就不是外面的东西了,这是里面的东西。如果你穿得非常的漂亮,但没有廉耻,那就没有一点的价值和意思了。你打扮得非常非常的美,但一开口就是粗话,前几十年不是有一部改编小说的电影叫着“窈窕淑女”吗?弟兄姐妹,电影的内容是什么?故事内容是讲一个外表装扮得非常入时的女孩子,但是却不能开口,一开口,本相就露出来了,说的都是粗话。但神在这里让我们看到,祂所注意的是人里面的光景,特别是提到姐妹们在神面前的学习。

  不是说你不能有外面的装饰,这里不是不许你用这些的装饰品。乃是说不需要这些作装饰,或是非要有这些作装饰不可。当然,不能因你作这些就说你作得不对,但是你觉得没有这些就不能活,那就真的是不对了。主的话把人带到深处,一开头就说“廉耻、自守”,接下去就说必须要有善行,这样才与你那身份相称。你说你是一个敬畏神的女人,从什么地方来显明你是一位敬畏神的人呢?不是从你外面的表现来表达出这个事实,而是从人的里面来显露这个事实。神一直把神的儿女们生活上的操练带回里面的实际去。接下去就进一步说女人要很安静的学习真道,学习顺服。

 

活在对的地位上

  在这里我们先要留意了,我们看到主的话是让属神的人去学习守地位的功课。我们必须学习站在对的地位上来活,什么叫作对的地位呢?这个对的地位是根据什么呢?在这里好像只是看见人中间的生活,但是我们透过人中间的生活接触到属灵的生活。弟兄姐妹都知道人在神面前最大的一个难处就是不肯守地位,不肯承认神是神。就算肯承认神是神,但仍不肯接受神的权柄。肯承认神是神,在人中间已经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承认神是神,但仍不接受神的权柄,的确在神的儿女中间是很大很大的难处。但神的话就在这里提醒我们,要学习站在一个对的地位上来生活。在这里提到姐妹们“要沉静地学真道”,这翻译是广东话的翻译,“一味地顺服”就是说你可以什么都没有,只是这一件是一定要作的,这是广东话。意思是你只能学习顺服,不可以在顺服以外做什么?当然这里并不是真的这样说,但这确实指出我们最大的亏欠,因此对神的儿女们很严肃地指出这个事实。

  原谅我这样说,一般说来,姐妹是比弟兄小心眼一点,所以在这里所提到的事上就容易出毛病,圣灵也藉着这个弱点而特别向着姐妹们来说话,让她们知道如何站在一个对的地位上来学习属灵的功课。因为这话说下去的时候,就引出很多的辩论了。我们看十二节就能看出一些辩论来。因为十二节说“女人要沉静地学道,一味地顺服。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你说十一节说沉静,十二节也说沉静,当然是指着一件事情了。这件事情是什么呢?过去在教会里面就有一些弟兄姐妹们根据这里的经文提出了一些主张。那主张就是说姐妹不能讲道。这里也是这样说,问题就来了。

 

究竟姐妹能不能在聚会中讲道?

  姐妹能不能讲道?照这里的字面来说是不能,但是我们读到哥林多前书十一章,说到蒙头的事,那里和这连起来就发生难处了。林前十一章说“姐妹如果讲道或祷告不蒙头,那就像剃了头”,因为这样就羞辱了她的头。弟兄姐妹们,如果姐妹不能讲道,林前十一章就没有意义了。但是你说姐妹们能讲道,提摩太前书这里又怎么说呢?这里不是明明说“我不许女人讲道”么?如果你连到哥林多前书十四章里去,“女人在会中讲话原是可耻的。”既然是这样,林前十一章又说女人祷告或是讲道必定要是蒙着头的,那是什么意思呢?

  关于这一点,在过去神的家里就有好些不同的主张。有人说姐妹可以讲道,有的弟兄说姐妹不能讲道,究竟能还是不能呢?我个人的领会,姐妹可以讲道,但不一定要讲。这是怎么说呢?因为林前十一章讲到如果姐妹蒙头就可以讲道,正因为是蒙头,所以有弟兄在的时候,姐妹就学习退下来,不要强行出头。让姐妹在教会中学习安静下来,表明教会在神面前的光景。但这并不等于说姐妹不能讲道,如果完全没有弟兄在的时候,姐妹还是要讲道。如果没有有话语恩赐的弟兄,有话语恩赐的姐妹还是要站上去讲的。若是有有恩赐的弟兄在,姐妹就不要要求一定使用她的恩赐。

  但是十二节明明说“我不许女人讲道”,这话怎么说呢?林前十四章说“女人在会中讲话是可耻的”,那又怎么说呢?关于林前十四章的,我今天晚上不碰它,我只是把十二节的原来意思,交通一下。原来十二节这里不是说到在聚会中的讲道,这个“讲道”是中文翻译给人的一个错觉,因为从上文和下文,可以知道这不是在教会中发生的事情,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我们不能说上文是讲到日常生活,下文这里就单单讲到教会的生活。我们读上下文就读到这点,如果我们回到圣经原来的意思,这里不是讲到讲道的问题,这里是说到在生活上作教导的问题。弟兄姐妹,这里讲到姐妹在日常生活里,她们该学习如何守住自己的地位,不要做头,不要去教训人,也不要去辖管人。

  如果我们把这些话接连起来,就有这个意思,因为圣经原来并没有这两个短句,而是一句完整的句子,那就是“我不许女人教导和管辖男人,只要沉静。”要学习顺服,不要去教导,例如说“你怎么这个样子呢?怎么,怎么,你一定要听我的话,怎么,怎么?”在人中间的生活,我们常看到这种情形,但是在神的儿女们中间,神确实让我们在一般人以为平常的事上有学习。人以为这是很平常,都是这个样子。人家还说,“如果你听老婆的话,你一定会发达。那些不发达的人都是不听从太太的”。弟兄姐妹们,虽然一般人都有这种说法,但神的话却让我们学习神的心思,不是学习人的习惯。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在日常生活中,靠近神的目的和神的心思。我们感谢神,因为在这些事上,神不停的提醒我们,如果不守住地位,一定会发生难处。回到人堕落的历史上,神说出一个次序的原则来,“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先受引诱的是夏娃,而不是亚当。”这里都有属灵的功课。我们只是轻轻的点一点,我们再读的时候,再作深入一点来寻求主说话的历史。

  现在我简单地归纳一下我所说过的话,头一件事,是神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无论大小事情都要仰望神。第二件事,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学习爱慕里面的美丽,超过外面的装饰。说清楚一点,就是我们追求更多的像主过于外面的一些装扮。第三件事就是,在日常生活里学习守地位。弟兄也好,姐妹也好,透过日常生活进入实际的顺服的功课里。但愿主怜悯我们!── 王国显《提摩太前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