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讲 在神的家中学习怎样行

 

(五1725

  我们今天继续在第五章下一半来看,上一半是说到家庭里的一些安排和劝勉,特别是说到在家中如何对待那真为寡妇的。从十七节开始,字句上面好像是转了一个大方向,但实际上仍然是照着家里的事这个方向来说。十七节以前是说到每一个人的家,十七节以后就说到神的家。一说到神的家的时候,也就提到一些很具体的事来。

 

尊重作教会长老的弟兄们

  首先提出来的,就是关乎神的儿女们,如何来学习尊重那些作带领的人。在这里所提到的,就是在教会中作长老的弟兄们。作长老的有两部份,一是管理行政的,另一部份是用神的话语来作教导的。提到了这样的事实,我们就留意到有一些当日实在的情形,我们不能用今天所看见的光景去领会。

  倪柝声弟兄的“工作的再思”里,提到一些服事的弟兄们的身份,说到教会里面工人跟长老的那些职份。他说,教会里有一些弟兄是作长老的,作长老是属于地方教会的。另一些作教会工人的,就不属于地方教会,而是为了众教会。但是在一些特殊情况里,有些长老也是作工人的,反过来,有些工人也作长老。长老作工人,跟工人作长老,不是同一件事情。我不细细去分析倪弟兄当年的交通,不过如果我们细细去读神的话的时候,我们发觉当年倪弟兄的交通,有一些是事实,但不完全是事实。

  读到这里,我们就能体会到,在起初的时候,在教会的服事上,是有工人这一回事,像保罗、像彼得、像提摩太,他们的确是到处流动的。我们也看到一些长老,他们固定在一个地方上,像雅各,耶路撒冷的雅各,我们在使徒行传都看到的,还有一些其它的人,我们就不大熟悉。但是后来我们也看到,彼得也作了长老,约翰也作了长老,这些先是工人,后是长老。然后我们又看到有提摩太,他也是先是工人,后是长老。但先是长老,后是工人的,在使徒行传里并没有看见。但是读到提摩太前书的时候,我们看见了,在这里就提到一些长老,他们实际的服事,就是在一个地方教会里作工人的服事。开头提到的是作管理教会行政的,这个不是。但接下去就提到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这就成了工人。

  其实我们细细的读下去,我们觉得太注意这样的区分,在我个人觉得是不必要的。不过可以肯定的,长老一定是属于地方教会,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但为什么我特别提到这一点呢?弟兄姐妹,你能领会一件事,在使徒的日子,没有很多的工人,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像现在的神学院,那时第一批的使徒,人数也不是顶多的,你就是跟随使徒学习服事,也不是三天两天就可以把一批工人训练出来。所以在教会初期的时候,工人相对来说是非常少,但是在各地建立的教会,虽然和今天来比较还不是算多,但是与当日工人的数目相比就是相当多了。所以只有不太多的工人,要照顾相当多的教会,还要加上继续的开荒建立教会,我们非常有把握的说,不可能有足够的工人作供应。

  所以从使徒行传里,再加上书信上所提到的一些数据,我们能体会得到,在当时许多地方的教会是没有工人的。经过相当时间才有工人来看望弟兄姐妹,来交通一点信息。比方拿保罗来说,他经常在一个很大的区域里流动,他在哥林多这个地方,停留了一年半,算是很久了。然后他在以弗所有三年,那是最久了。在其它的地方,你就没有看到记录。根据这些记录,加上我们的体会,的确在使徒的日子,教会里主要的服事不在工人,因为没有那么许多的工人能够固定停留在某一个地方。这样一来,教会怎么能成长呢?教会怎么受带领呢?我们就看到一件事,为什么保罗头一次出外作工的时候,在回程的路上就开始设立了长老。

  我们很清楚的体会这一点,在使徒的日子,教会带领的责任,行政的责任,就是当地作长老的弟兄们承担起来的。到什么时候才演变到好像一个称为教会的,如果没有工人,教会就不能继续维持下去?我们不知道。如果我们回到起初的时候来看,教会的成长和继续的工作,并不在乎有没有工人,而在乎有没有长老。所以在初期的教会,每一个地方教会的带领,都是落在长老们的肩膀上。慢慢、慢慢的,教会长大起来,长老们要应付的事情多起来了,因此其中有部份的长老也许就放下了工作,专一的来照顾当地的教会。这是当时使徒日子实在的光景,这个光景如果能继续的维持下去,那也的确是很美的一件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条件让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实实际际的在教会中作主。

  当然,我们说的是正常的情形。如果教会变了质,那就不在这光景里。教会在正常的情形里,作长老的是等候仰望主、寻求主、明白主的意思,然后就在神的儿女们中间来显明。弟兄姐妹,我们很能体会一件事,没有进到服事的岗位和责任里,我们常常会感觉,我们自己属灵的情况,和对主的认识和经历还蛮不错,甚至还会感觉自己是蛮丰富的。但是什么时候我们实在经历一个属灵服事的责任,我们立刻就发觉自己是何等的平凡,我们是何等的缺欠,我们何等的需要更多的等候在主的面前去寻求祂。这是正常的情形。

 

学习尊重作带领的弟兄

  现在我们就回到提摩太前书这里来,圣灵藉着保罗提到在教会里作带领,有服事的年长弟兄,他们在弟兄们中间应当受到尊重,神的话也是教导人学习去尊重那些作带领的。因为这样的尊重,乃是根据这些服事的弟兄们,把主的心意,主的恩典带出来。他们这样在神面前先体会神的心思,甚至他们要放下他们原来的工作,他们是如此的把自己交出来给主,他们看重主的事过于他们自己。像这样的人,神的儿女们就要学习敬重他们,因为他们是把他们自己整个放在神所要作的事上面。

  在这里所提到的事,好像看重在他们生活需用的问题上面,但我个人在这两、三节圣经所看到的,不仅是只有生活上供应的问题。首先要看到的,那是对作带领的人敬重的态度,因为一个在教会里作带领的人,若是没有给弟兄姐妹们尊重,那实际的情形,一个就是这些人根本不称职,所以弟兄姐妹要尊重他也无从尊重,他们好像只是站在那个位置上,但是却没有实际的作用。这是一种情形。另外一种情形,就是那些称为神儿女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敬畏神。他们既然不敬畏神,他们也就自然的不尊重为神作工的人。这两种光景都会有的,但是主的话在这里提醒我们,要从正面去注意这一点,要学习敬重作主工作的人,这是第一方面。

  第二方面,我个人领会过来的才是在生活上的供应问题。因为十八节那里所提到的事,好像是特别突出这一个生活供应的问题。那里是这样说,“因为经上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牠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好像是在这一方面,当然,因着这一方面的提醒,就引出一个问题来。究竟服事主的人,是不是要接受固定的薪水?如果你光是看“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好像是。但这只是说出一个原则,并不是方法。

  因为在这里给我们留意到的是说工人。谁的工人呢?主的工人。既然是主的工人,要给工价该由谁来给呢?只有主给,人不能给,因为这不是人的工人。如果再加上上面所引用的,“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牠的嘴。”你就看到一件事,这个牛要吃那个场上的谷和稻杆的时候,牠是不受牛的主人约束的。弟兄姐妹,如果你看过牛踹谷的时候,你就知道,牠一边在那里团团转,他的头一低下去就咬一口稻杆或是麦杆。那稻杆上的稻子或麦子,还有些是没有打脱的,那牛吃的时候,谷子连稻杆一起吃进去,他很自由的。

  这样连上来看的时候,我们就留意到一件事。教会的工人是不应该接受一个固定的工价的?我们看使徒行传的时候,保罗曾经提到他自己,他是亲手作工的。他这样的工作,不单是供应他自己的需要,也供应给他的同工。他也提到,当然他有权柄从教会那里接受一些供应,像其它的使徒一样。但是他说,“我宁愿不用那个权柄。”从这些记录上面,我们看见,作工的人接受一些供给是可以的,是应当的,但是作为雇工的价钱来看,那是不可以的。

  你看到这里的话很有意思,十七节说,“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我们留意的是那个“加倍”是根据什么?我不知道那个根据是什么,因为在这里都没有说。也许说,这个弟兄原来作工程师的,比方说,他现在完全放下他的工作,专一来服事主,教会就对他有加倍的敬奉。这是不是说,他作工程师的时候,是一千块钱一个月,比方说,弟兄姐妹们就给他二千。是不是这样的加倍呢?我想不是的。那根据是什么?我们的确不知道。

  但是在这一个地方,很明显的提出一个学习的原则,乃是神的儿女们,应当学习敬重神所用的人,对那些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是这样。然后底下就说出刚才所说的,牛在场上踹谷,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这就引出一件事来,长时间服事主的人,他们怎么去接受生活的来源呢?这是教会生活里的一个原则,既然说接受固定的薪水不是圣经的教导,他们该怎么做?圣经从来没有给我们说,要这样做、这样做,只是给我们看见一个原则。就是工人用信心去仰望他服事的主,接受服事的人要用爱心去记念神所用的人。这就是我们读经的时候所读出来的一些实行的原则。我们这些年来也是根据这些原则来作,我们就是一同学习作工的人仰望主,也让神的儿女们学习爱心的功课。这是一方面。

 

不称职的长老

  十九节一转,就转到另外一方面去。如果长老不称职,那要怎么办呢?我们先要看一个问题,长老是怎么产生的?我们就要回到第三章去了。我们知道长老不是选出来的,也不是人拥戴出来的。长老的显明,乃是神自己在那里作,也是那个作长老的人在神面前服事的榜样和见证。我们过去已经提到,先是有长老的服事,然后才接受长老的职份。不是先有那个位置,然后才有那个服事,应该先从实际服事开始的。这个服事显出来,神的儿女们能接受,然后才确定那个位份。

  现在问题来了,长老是主把他显出来的,现在他不妥当了,他发生难处了,他不称职了,怎么办呢?过去是神把他显明的,我们不能推翻神的显明。但是弟兄姐妹必须要记住,主显明他是过去的事,那时他实在是好,那时他实在是能给弟兄姐妹们得帮助,那时他实在是能供应神的儿女们,这是那时的事情。现在他发生难处了,是不是因为从前主把他显明,所以我们现在还是不能不接受主的显明?如果是这样的话,长老慢慢的就会发展成教皇。只是我们的主永远不会允许人代替祂的位置,所以有长老出事了,在教会中发生难处了,怎么办呢?弟兄姐妹们就可以向那一个发生难处的长老提出意见来。

  现在问题又来了,我们留意,这一封信,是写给提摩太的。现在有人要控告长老发生难处,指明他不配站在长老的地位上,他要向谁控告呢?如果按照这一封信来说,是不是向提摩太来控告呢?如果从字面上来看,当然好像是。因为保罗跟提摩太说,“有人控告长老,如果没有两、三个见证人,你不要接受那个控告。”这样好像是提摩太地位很高,比众长老都高。弟兄姐妹们,不是这样,如果提摩太当时是以弗所教会的众长老当中的一个,当然,如果他接受这些控告,他是站在以弗所教会的长老这个地位上来接受的,不是站在一个工人的地位上来接受的。虽然看第三章的时候,特别是看到提多书的时候,好像提摩太也好,提多也好,他们在一些地方教会里,长老是他们按手来印证的,所以他们的权柄比当地的长老都大。是不是这样呢?不是的。

  我们看哥林多前书,就看到这个问题来。哥林多教会发生好些混乱的事,有人收了他的继母作太太,当中又有弟兄跟弟兄告状,这些都是很混乱的事情。但是保罗却没有说,“哥林多教会是我建立的,哥林多的长老也是我设立的,现在我就来哥林多教会处理这些事情。”是不是这样呢?你没有看见保罗这样作,你只看见保罗交通给他们说,“你们错了,这些事情你们没有这样作,你们错了!”保罗有没有说,“你们既然错了,我就来代替你们处理这些事情”?没有。保罗只是把这个事情指出来,你们自己去处理。你们如果不处理,我就来处理。是他处理,但不是在行政上处理,他是作属灵上的处理。

  为什么他不在行政上处理呢?弟兄姐妹,你就注意到这一点,地方教会上的行政不在工人的手里。若是提摩太接受对长老的控告,他是站在什么地位上来接受呢?我们晓得那一个时候,提摩太是在以弗所教会里作长老,他只是作为众长老当中的一个,那些控告长老的控告,不是送给工人,是送给众长老的。但是因为那个受控告的长老是长老,你要控告他,你必须要有真实的证据。你不能说,我不喜欢他,我就控告他。不可以,控告任何一个弟兄,也得讲证据。你要是控告一个长老,当然更需要有证据。不仅是有证据,在这里看到的,还必须是书面的控告,不能只凭口说。有两、三个人说“这个长老不对”,这个不成,你指出某某长老有难处,可以向众长老提出书面的控告。

  弟兄姐妹们,如果我们看到这里,我们从另方面看到,这些作长老的弟兄们,仍然是很受人尊敬的,人们控告他们的时候,也不能随随便便,必须要有书面的控状,要有真正的证据。假如真是这样,弟兄姐妹注意,不因为他是长老,就给他网开一面。没有这样的事,如果某某长老发生了难处,事情确是如此,这样,他被控告的事就必须要公开,在教会的会众面前受责备。当然在这里,不单是说到作长老的弟兄受责备,因为这个是原则。圣经原来不是单指个人的,是指所有犯罪该受责备的人都包括在里面,当然也包括长老。

  不因为是长老,所以他可以多得一点恩典。感谢神!主在这里让人学习敬重那些作带领作负责的弟兄们,同时看见神也从来不偏袒那些作带领的弟兄们,错了就是错了!犯罪就是犯罪!该受责备的就受责备!你看到神从来不容让任何一个人,那怕他是大有恩赐的,那怕他对教会的建立很有功劳的,如果他是该受责备,还是要让他受责备。要显明教会的主只是祂自己。

  上一次在这里提还是在别的地方提,我忘了。与倪柝声弟兄在一起的弟兄们从前在中国大陆,他们的聚会称为“聚会处”。后来李常受弟兄到了海外,就把它改成“聚会所”。你可以在他们中间看到有些例子很有意思。现在两位弟兄都不在了,我们可以说说他们的事。在海外的,在聚会所那个范围,以前是没有人敢动李弟兄的。结合这里的话,事实上,他是该受责备的,他就该受责备,结果他就把一些弟兄们撵走,他自己没有受责备。倪弟兄不管有好些人对他有多少的意见,他作错了,他自己会定自己的罪,当年上海的聚会处,也停止过他的交通。弟兄姐妹们,这些例子是确实的。从这些事例你可以看见,神祝福那些弟兄们不是没有原因的,当然有很多的原因,但是其中的一个,就是弟兄们一再的照着神的话来实行。

 

一切都要根据基督

  我们这样读下去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一件事,请看二十一节,“我在神和基督耶稣并蒙拣选的天使面前嘱咐你,要遵守这些话,不可存成见,行事也不可有偏心。”弟兄姐妹你看到了,这样的劝勉非常明确指出,在神家中该怎样行去显明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用另外的一些话来说,你必须要学习永远让基督作教会的主,我们不根据我们自己的爱好和倾向来作决定,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我们承认我们常常会发生属灵上的难处。我们也承认,我们到现在为止,我们整个属灵的生命还不够成熟,在很多事上面,我们还有自己的倾向,还有我们自己的偏爱,结果在一些事情上面,我们有意无意的,没有完全的以主为根基。我们实在感谢神,因为圣灵当年藉着保罗跟提摩太交通这件事,如果我们没有看到那一个大前提,我们在这里只是看见圣灵在引导这个事情怎么处理,这个事情怎么处理,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如果主给我们看见那个大前提,我们就看到,这里面一直就围绕着一个事实,就是不要夺去基督是教会的主的地位,也不要失去作为真理的柱石和根基的见证。

  从二十一节开始,一直到第五章的末了,如果我们不是从这个大前提去看,我们就看到三件零碎的事,就是,第一,“行事的时候,不可存成见,也不可有偏心。”第二,“给人行按手,不可急促,免得在别人的罪上有份,要保守自己的清洁。”,第三,“你胃口不清,屡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点酒。”圣灵提到这三件事,好像是很零碎的事。但是弟兄姐妹,如果主的灵开我们的眼睛,我们在这里就看到,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原则性在这里。

  这个原则性的事实,正好就是今年西岸聚会的主题。这三件事情,每一件事情都说出一个问题。我这样提一下给弟兄姐妹看看,“你要遵守这些话,不可存成见,行事不可有偏心。”这是什么?这是要维持灵里面的苏醒。然后,“给人按手,不可急促,不要在别人的罪上有份,要保守自己的清洁。”这是什么?我先说那个内容,然后再解说,这个是不接受魂的冲动。还有,“你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点酒”来调整你的胃口。这是什么?这是保持身体的健康。正好就是灵、魂、体三方面的一些学习。

  如果我们灵里面是苏醒的,我们有一些个人的倾向,或是自己的爱好跑出来,我们马上就醒觉了。不会因着自己的倾向,把我们牵着走。这一点我想弟兄姐妹容易领会。给人按手,不是行按手之礼,是给人按手。按手不是一个礼,按手就是按手。弟兄姐妹,如果知道按手是什么意思?你就懂得这个不是礼仪。一般说来,按手有三个意思,一个是联合,这是交通。一个是祝福,还有一个就是印证。平常人家说按手那个重点是表达印证。这里没有说是那一类的按手,但是不管是那一类的按手,交通的按手也好,印证的按手也好,是祝福的按手也好,弟兄姐妹都要注意。

  圣灵说,“给人按手不要急促,”为什么不要急促呢?你必须弄清楚,你按手的对象是不是配得按手?是不是该接受按手?因为那个人是不应该受按手的,而你给他按手就不合宜。因为底下说,若有一个人是犯了一些不可饶恕的罪,你来给他按手,你来给他联合,你来给他交通,甚至你来给他作印证,这样实在是大问题。这样,你就在他的罪上有份了。

  但是问题在这里,他说你不要急促作决定,固然你必须要很清楚,很有把握知道那被按手的对象是可以接受按手的。除了这一样以外,常常会因为我跟这个人交情很好;或者说,我跟这一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或者说,我对他特别有好感;所以给他按手的时候,我就不考虑什么,我就给他按手。弟兄姐妹们,要看见这是魂的激动。这一个人太好了,因为我很喜欢这个人。他来问,“给我按手好不好?”“可以,但为什么要按手呢?”有些人说,“你给他按手,那个受按手的人的灵里苏醒过来就会很爱主。”这个话我不能接受的,一个不爱主的人,你怎么给他按手,他都不会爱主。有人是持这样的道理的,比方说,就是这样的一个光景,他要求按手,我对他很有好感,我说你要爱主,我给你按手,马上就给你按手。弟兄姐妹们,这样是不成的。我们不能凭着我们魂里的冲动来作这样的事,因为按手这件事情,是表达主的意思。

  又比方说,如果按着上文,一直是说到作长老的事。现在教会里要增加一些长老,有一些弟兄说,“某某人可以作长老。”是不是真的可以呢?我们需要有把握。尤其是在近代的基督教里,他们根本就不考虑主的显明,他们只是看人外面有的是什么,就根据他们外面有的是什么决定他作长老吧!人家说,好,好,就让他作吧!就按手让他作长老。“给人按手不要急促”,你懂得这是要藉着按手,去表达神所要表达的,不能根据我们魂里面的一些冲动、激动、倾向,我们就下决定。

  然后就提到身体,这里不是说,你能不能喝酒的问题,能不能喝酒这个问题不是这里说的。你喝一点点,这里说是可以的。但这里的重点乃是身体的健康要保持,我们中文在这里这样翻,就好像不太容易给我们看到那个重点,“你近来常常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但是圣灵用保罗在这里是这样说,“你近来胃口不清,不要单单喝水,你可以喝少量的酒。”但不是酗酒,酗酒是不允许的。只是可以稍微用一点,为着身体的健康,这样作,主也会点头的。

  我们不知道提摩太有什么病,圣灵藉着保罗告诉他,不要单单喝水,你可以稍微喝点酒。弟兄姐妹注意,这个“酒”不是平常的喝酒,这里是作为药来使用的。所以不是酗酒,乃是为了调理好身体的健康,可以用酒来作药使用。弟兄姐妹,你看到了,灵、魂、体在这里都被提了出来。问题是什么呢?问题是我们要维持在神面前的洁净。所以不要看外面的事,在整个属灵的事上,要明白神的心思。

  末了,要留意这里说的,“有些人的罪是明显的,如同先到审判案前,有些人的罪是随后跟了去的,这样,善行也有明显的,那不明显的,也不能隐藏。”当然,常会有这样的事情,但是圣灵用保罗说这几句话,目的不是说明这种现象。这种现象保罗不说,我们都知道,因为人间的俗话不是这样说吗?“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若是未报,时辰未到。”所以圣灵说这些话,不是说明这种现象,乃是叫属神的人不要因着外面发生的事情而受了困扰。学习敬畏神,在一些事上,特别是在神家中作管理的事上,作为一个跟随主的人。我们只要按着主自己的话常受提醒,来维持自己常行在主的光中,在大大小小的事上,都是学习根据主自己的话来决定我们的脚步。── 王国显《提摩太前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