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摩太后书第四章

 

壹、内容纲要

 

【神的工人当有的志向】

  一、务要传道(1~4)

  二、忍受苦难(5)

  三、甘心被浇奠(6~7)

  四、爱慕主显现(8)

  五、被人离弃(9~13)

  六、但有主同在(14~17)

  七、愿荣耀归给祂(18~22)

 

贰、逐节详解

 

【提后四1“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祂的显现和祂的国度嘱咐你:”

  〔原文字义〕“国度”统治的范围,王权;“嘱咐”郑重、嘱肃地吩咐(加强语气)

  〔文意批注〕“我在神面前,”类似的词组曾在提前和提后两书中一共享了六次(提前二3;五421;六13;提后二14;四1),具有如下的含意:(1)表示在神面前负责;(2)严肃郑重,并不是轻松随便的说说;(3)按着神所给的权柄说话;(4)凭着神所给的启示和亮光而有所教导。

     “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审判’指末世当主再来时的审判;‘审判活人’指当主降临时,要聚集仍活在世上的万民在祂面前施行审判(太廿五31~46);‘审判…死人’指凡没有分于头一次复活(启二十5)的死人,将来都要站在宝座前,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启二十12~13);‘基督耶稣’是神所立定作审判活、死人的主(徒十42;十七31;罗二16)

     “凭着祂的显现和祂的国度嘱咐你,”‘祂的显现’指祂再来时的显现,那时祂要施行审判(太十六27);‘祂的国度’指属天国度完满实现的时候,那时祂要与得胜者一同作王(启二十46)

        本句表示保罗以主的显现和主的国度来激励提摩太,要他为真道站稳、尽忠职事,以便在主再来时能得奖赏,与主一同作王(8节;二12)

  〔话中之光〕()传道人说话的权柄,不是在乎他的学问、口才或地位,乃在乎他是否在神面前说话。

     ()基督徒应一直活在神面前,说话行事都当能向神坦然交代。

     ()传道人认识神和基督越深,所说的话就越有属灵的份量。

     ()倪柝声诗词:‘我今每日举目细望审判台前亮光;愿我所有生活、工作,那日都能耐火。’

     ()天国不是主所给信徒的救恩,乃是主所给信徒的奖赏;我们要在国度的警戒和盼望之下,努力奔跑前面的路程。

     ()主忠心的仆人,惟一能安慰他、激励他、吸引他的,仍是他一生所爱这位主荣美的‘显现’。

 

【提后四2“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原文字义〕“专心”紧急,迫切,随时待命,站在旁边;“劝勉”安慰,劝告。

  〔文意批注〕本节说出‘嘱咐’(1)的内涵:

     (1)内容:“务要传道,”是命令式动词;‘传道’指传扬福音,以及教导神纯正的话语(3)

     (2)时间:“无论得时不得时,”‘得时’指好的时机;‘不得时’指不好的时机;本句是说传道不应受时间的限制。

     (3)态度:“总要专心,”本节的第二个命令式动词;‘专心’意指全人投入,竭力而为。

     (4)手段:“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百般的忍耐’指一切的忍耐,即琝(参林后六6;十二12);‘各样的教训’指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教导各种不同的道理。

     (5)方式:“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责备’含改正错谬之意;‘警戒’指使人醒觉;‘劝勉’指积极的引导;上面这三个都是命令式动词。

  〔话中之光〕()基督徒应准备好随时向人传福音,为主作见证。

     ()因为人是越久越远离真道(3),所以必须及时传道,否则就永不得时了。

     ()我们为主传福音作见证,不应有季节性,更不可受外在环境的影响而断断续续。当知主的圣道乃是‘永远生命之道’(参约六68),本不受时间的限制;所以一直到主再来结束这个世代之前,每天都是我们传道的机会。

     ()无论听道的人数多寡,聚会的场地好坏,与会的人热心或懒散,总要专心传道,不可随便敷衍应付。

     ()为着将来的审判和国度的奖赏(1),若不专心传道,必被主判定为不忠,在国度中无分。

     ()传道的工作不一定马上就有果效,所以需要百般的忍耐。

     ()传道工作绝对不可‘以不变应万变’,乃要随时因应对象的程度和需要,以各种不同的表达方式,提供各种不同的教训。

 

【提后四3“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

  〔原文直译〕“因为时候要到,那时他们不能容忍健康的教训,反而随从自己的私欲,为他们自己增添许多教师,以满足发痒的耳朵。”

  〔原文字义〕“厌烦”不能包容,不能忍受,不能容纳;“纯正”纯全无疵,健康,无病;“增添”往上堆积,积聚,多余的累积。

  〔文意批注〕“因为时候要到,”‘因为’说出嘱咐(1)的原因;‘时候’指危险的日子来到之时(参三1)

     “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厌烦’指从心里讨厌;‘纯正的道理’指健康的教训(参提前六3)

     “耳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本句前面有‘反而’一字(中文漏译);‘耳朵发痒’指喜欢听那些令人觉得舒服、悦心的话。

  〔话中之光〕()该听的不肯听,不该听的反而喜欢听,世人如此,属肉体的基督徒也是一样。

     ()人的天性中有一样情欲,就是喜欢听新鲜的话(徒十七21),而不管那些话是否合乎真理,因此才会让那些异端教师有机可乘。

     ()异端邪说之所以受人欢迎,乃因为它迎合人的情欲,编制一些新奇的道理,叫人听了之后,能够心安理得的照常我行我素。

     ()传道人固然不可因为人们厌烦纯正的道理,而有所避讳不讲,但也应该尽量改进传讲的技巧,好将真道送入听者的耳朵里面。

 

【提后四4“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

  〔文意批注〕“并且掩耳不听真道,”‘掩耳’指拒绝听取。

     “偏向荒渺的言语,”‘偏向’指急剧地偏离正轨;‘荒渺的言语’指没有根据的话。

  〔话中之光〕()人是先掩耳不听真道,然后才偏向荒渺的言语;所以防备异端邪说的最佳方法,是被神纯正的话语所充满。

     ()世人已经被撒但破坏到一个地步,越是没有根据的故事传说,甚至那些荒诞不经的神话,就越有人喜欢听。

 

【提后四5“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

  〔原文字义〕“谨慎”头脑清醒,谨守,戒备;“传道”宣告好消息;“尽”完成。

  〔文意批注〕“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本句指出传道人在消极方面须知:(1)‘凡事谨慎,’即处处提高警觉,小心防范敌人的攻击;(2)‘忍受苦难,’即无论如何防范,仍难免遭受逼迫和苦难,故须忍受。

     “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本句指出传道人在积极方面须知:(1)‘作传道的工夫,’即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传道(2)(2)‘尽你的职分,’即尽可能取得传道最大的果效。

  〔话中之光〕()尽管人们厌烦纯正的道理(3),掩耳不听真道(4),我们仍然必须作传道的工夫,因为这是我们的职分。

     ()别人排斥厌弃真道,那是他的问题;我们若不尽传道的职分,这是我们的问题,主必究问。

     ()忠心有见识的传道人,并不是在为主受苦之余,把神的道传出去,就算尽了我们的职分;乃是要在忍受苦难之中,仍能获得传道的成果。

 

【提后四6“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原文字义〕“离世”起锚,拔营,解放,解缆开航;“到了”忽然临到,突然来到。。

  〔文意批注〕“我现在被浇奠,”这是借用旧约献祭奠酒的礼仪(民十五1~10),比喻自己生命准备献上给神。罗马公民没有十字架的刑罚,却有斩头之法;他意料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以鲜血浇奠。

     “我离世的时候到了,”‘离世’指肉身死了(参腓一21~22);‘时候到了’此话表示他已预知即将为主殉道。

  〔话中之光〕()没有基督的人,死亡是最大的灾祸,所以人们害怕而拒绝死亡;但认识基督的人,离世得与基督同在,这是好得无比的(腓一23)

     ()世人因为怕死而沦为撒但的奴仆(来二15),基督徒因为不怕死,而甘心乐意为着传道,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罗十六4)

 

【提后四7“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文意批注〕“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美好的仗’原文指各种运动竞赛,此处转指为真道所打属灵的争战(提前六12);‘打过’按原文含有‘我已经受过好的痛苦’的意思。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当跑的路’指摆在每一信徒面前的路程(来十二1)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所信的道’指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3)

     ‘打过、跑尽、守住’这三个动词都是完成时式,表示保罗此刻确信他已经完成了主的托付。

  〔话中之光〕()每一位正常的基督徒,都有三重的任务须要尽职:(1)参与属灵的争战;(2)奔跑属天的道路;(3)持守信仰。

     ()凡我们为主所受的劳苦、痛苦、苦难,都是美好的,都是有价值的。

     ()我们应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十二1)

     ()听道容易,守道难;若要守道,必须认识‘道’是最珍贵的礼物。

 

【提后四8“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

  〔背景批注〕“冠冕,”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得胜者可以获得一个由月桂树枝叶编织成的头环,称之为冠冕。

  〔文意批注〕“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公义的冠冕’比喻神的悦纳与神的满足。

     “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公义’指赏罚公正无私,不但失败者必要受惩罚,得胜者也必得着奖赏;‘那日’指在基督台前受审判的日子。

     “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爱慕祂显现的人’指像保罗一样自觉有得胜的把握,因此爱慕主早日再来的人。

  〔话中之光〕()爱慕主的显现和爱慕主自己,是分不开的。如果我们真是爱主,就必爱慕祂的显现。

     ()我们的心,该离地上升,先去迎接主,先去与主同在。爱慕主的人,都是活在主的再来跟前的,他们的心,不为地上任何的人事物所系住。

     ()我们虽然不能像保罗一样,也受主那么重的托付,也给主那么多的使用;但我们若是一心‘爱慕’主的‘显现’,一直以主最终完满的彰显为标竿而行走在其中,就也能和保罗一样领受主那‘公义的冠冕’。

 

【提后四9“你要赶紧地到我这里来。”

  〔文意批注〕‘赶紧’意指时日无多,应当立即毫不拖延地付诸行动。

 

【提后四10“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

  〔文意批注〕“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底马’在保罗的书信中连此处共有三次提到他的名字(西四14;门24),但从无一次称赞过他,可见他服事主的存心和态度,恐怕从一开头就不是很好;‘贪爱’原文与‘爱慕’同一个字;‘现今的世界’与‘将来的国度’相对,表示他只顾到眼前的现实,而未顾及将来的奖赏。

     “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离弃我’指未征得保罗的同意而离开了他,但并不就表示底马离弃了真道;‘帖撒罗尼迦’在马其顿省境内,靠近腓立比。

     “革勒士往加拉太去,”‘革勒士’新约圣经仅在此处提到他的名字,他大概是保罗的同工之一,奉保罗打发前往加拉太;‘加拉太’是小亚西亚的一省。

     “提多往挞马太去,”‘提多’即《提多书》的受者,是保罗极为器重的同工,衔保罗之命前赴挞马太;‘挞马太’位于马其顿的西北部,是以利哩古的一省,与意大利隔着亚得里亚海相对。

 

【提后四11“独有路加在我这里。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或译:服事我)的事上于我有益处。”

  〔文意批注〕“独有路加在我这里,”‘路加’即《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是一位医生;保罗留他在身旁相伴,大概因为保罗的健康情况需要照顾。

     “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马可’即《马可福音》的作者,又名约翰,曾在保罗第一次旅行布道途中私自脱队返回耶路撒冷(徒十三13),后来保罗和巴拿巴因此发生龃龉而分开(徒十五37~39)。经过一些年日之后,此时马可在巴拿巴和彼得的调教下,已痛改前非,和保罗恢复同工,并且受到保罗的器重。

     “因为他在传道的事上于我有益处,”‘有益处’指有帮助,能分担一些传道事工。

  〔话中之光〕()我们可以从保罗和马可之间的事,学到许多的属灵功课,千万不要一味的定罪某一边,而高抬另一边。

     ()新约圣经里面,最有属灵亮光的当推保罗,而性格最好的当推巴拿巴,这样的两位同工仍会因马可而闹到分开,可见在教会中意见不合的事是难免的,只是不可因为不合而彼此忌恨。

     ()保罗和巴拿巴后来虽然不在一起同工,但仍彼此敬重(参林前九6;西四10);马可跟随巴拿巴事奉主,后来成为忠心有用的传道人,证明巴拿巴当时绝不是因为私心而分争的。

     ()马可因为一时失败,而受到保罗暂时拒绝与他同工的教训;双方并没有因此演变成老死不相往来,可见信徒之间或许因为看法不同而分开,但在主面前仍应彼此记挂。

     ()马可出身富家,从小娇生惯养,不能忍受出外事奉主的劳累,才会中途脱队,但后来被训练成有用的器皿,可见人不能凭一时的表现而定成败,我们绝对不可将任何人归类为不可造就之材。

     ()保罗不记旧帐,用人惟才,不论对方是否自己的门下,只要有助于主工,便大方重用,他真是一个工头的好榜样。

 

【提后四12“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

  〔文意批注〕保罗写本书信之时,提摩太很可能正在以弗所,故打发推基古携带此信给提摩太,并由他暂留在以弗所代替提摩太的事工,好让提摩太能立刻动身前往罗马会晤保罗(9)

 

【提后四13“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

  〔原文字义〕“加布”手腕(carpus),果实。

  〔文意批注〕“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加布’的中译文似指人名,但有些解经家认为又可译作‘我留在特罗亚的那件附有“加布”的外衣’;通常‘外衣’指圆形无袖的斗篷,长可垂地,仅在中央有一圆洞可供头部穿过,披在肩膀上以御寒冷,而‘加布’则为状如‘手笼’之物,附于斗篷,供包住两只手腕,帮助取暖。

     “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那些书’指蒲草纸制的书卷,可能为各类参考书;‘那些皮卷’指较为珍贵、抄写在羊皮上的文献,可能为旧约经卷。

  〔话中之光〕()‘外衣’是为身‘体’的需要,‘书’是为‘魂’的需要,‘皮卷’是为‘灵’的需要;基督徒须兼顾顾灵、魂、体各方面的需要,平衡且周到。

     ()有些传道人主张除了圣经之外,不必阅读任何书籍,说这种话的人忘了:(1)像保罗这样的属灵伟人,尚且临死仍不忘读书,难道我们比他更属灵吗?(2)传道人自己曾读过许多书,才为他们的读经立下了一点根基,怎可过河拆桥呢?(3)读属灵书和听道乃异曲同工,为什么只能‘听’而不能‘读’呢?

     ()读经与读书从来没有毕业的时候,基督徒应当活到老、读到老,直到见主面。

 

【提后四14“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

  〔文意批注〕“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亚力山大’新约圣经提到这名字的尚有另两处地方(徒十九33;提前一20),但无文件可资左证这三处都是指同一个人;‘铜匠’在当时可能与制造神龛神像的生意有关;‘多多的害我’可能指在法庭审讯保罗时作伪证陷害他。

     “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意指保罗对别人无理的迫害无能为力,仅能将对方交在公义之主的手中,但这并不是说,保罗在咒诅他,或盼望主刑罚他。

  〔话中之光〕()基督徒在面临恶人的迫害,如果政制和法律都不能保护我们时,只好安然交在恩主的手中,祂是宇宙中至高的掌权者,让祂来替我们作主。

     ()任何人在今生所作的事,或善或恶,都必有‘报应’(诗六十二12;箴廿四12;罗十二19)

 

【提后四15“你也要防备他,因为他极力敌挡了我们的话。”

  〔原文字义〕“极力”非常,甚,很。

  〔文意批注〕“你也要防备他,”由此可见,提摩太的罗马之行,危机四伏;亚力山大既然可以作伪证陷害保罗,当然也有可能会陷害提摩太。

     “因为他极力敌挡了我们的话,”本句有两种解释:(1)在法庭上反驳保罗的辩词;(2)传讲异端邪说,抵挡真道(参三8)

  〔话中之光〕()俗语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主耶稣也教导我们要防备假先知(太七15)、防备恶人(太十17)

     ()为主作工,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我们要灵巧像蛇(太十16)

 

【提后四16“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

  〔文意批注〕“我初次申诉,”不是指保罗第一次入罗马监狱时的申诉,而是指他第二次被捕后首次开庭听审时的申诉。

     “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当时有许多信徒因怕被案情牵连而躲开,没有出面帮他辩护(参一15);‘都离弃我’不是指他们都弃绝了信仰,而是指因怕惹祸上身,而不敢公开为他作证。

     “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这和主耶稣、司提反临死前所说的话相似(路廿三34;徒七60),表示完全接受神手的安排,对人没有遗憾或恨意。

 

【提后四17“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

  〔文意批注〕“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表示主的同在乃是他力量的来源。

     “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指他在罗马法庭接受审讯,反而给他机会传扬福音,叫不信主的官员和狱卒得以听见(参腓一12~13)

     “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狮子口’是比喻文字,指极度的危险,因罗马公民不会因犯罪而丢给狮子吃掉;此处‘狮子’的原文是单数,或许暗指撒但。

  〔话中之光〕()神决不会在我们遭患难的时候置我们于不顾――不管环境如何艰难,情况如何恶劣,神依然会加给我们力量。

     ()神没有应许天色常蓝,花香常漫,但祂却曾应许赐下恩典,使我们能屹立不摇;祂的同在和恩典,足以令我们胜过艰难困苦。

 

【提后四18“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祂的天国。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原文字义〕“阿们”是的,真实可靠。

  〔文意批注〕“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诸般的凶恶’包括:(1)指肉身活在世上所可能遭遇的各种凶恶;(2)指那恶者(太六13)所加给信徒的各种凶恶。

     “也必救我进祂的天国,”‘进祂的天国’指得到国度的奖赏。

     “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荣耀’原文在前面有定冠词,可翻‘那荣耀’,指这荣耀是属神的,是神的荣耀;神自己显出来就是荣耀;‘直到与永永远远’指一代接一代,循环不息的意思。

  〔话中之光〕()我们活在世上,不免常遇诸般的凶恶,这都是从那恶者魔鬼来的。因此我们当常常照主亲自教导的,祷告说,求主‘救我们脱离凶恶’(太六13);也当有保罗一样的信心,相信说──‘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

     ()凡将荣耀归给神的,都该是永永远远地归给神;许多人作事,只是暂时把荣耀归给神,很快便转归给自己。

 

【提后四19“问百基拉、亚居拉,和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安。”

  〔文意批注〕“问百基拉、亚居拉,”这对夫妇随所到之处把自己的家打开,收留同工(徒十八1~3)、供教会聚会(罗十六3~5)之用;此时他们显然又搬回到以弗所去了。

        圣经常将妻子百基拉的名字放在丈夫亚居拉之前,可能是她的灵性较强或者在主工作上的功用较大(有人推测亚居拉较多时间用于织帐棚经商,所得则支持妻子百基拉传道)

     “和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安,”‘阿尼色弗’与保罗的关系至深,保罗对他们一家非常感念(参一16~18)

 

【提后四20“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特罗非摩病了,我就留他在米利都。”

  〔文意批注〕“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以拉都’原来就是哥林多城内管银库的(罗十六24),后来与保罗同工旅行布道,接受他的差遣(参徒十九22);可能在保罗被捕之前,就已把他留在哥林多。

     “特罗非摩病了,我就留他在米利都,”‘特罗非摩’也是保罗旅行布道的同工(徒二十4),在保罗被捕前,正赴以弗所会晤提摩太途中,就在靠近以弗所的米利都生病了,只好把他留在米利都。根据这里的记载,保罗极可能就是在米利都被捕送回罗马,没能见到提摩太。

 

【提后四21“你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有友布罗、布田、利奴、革老底亚,和众弟兄都问你安。”

  〔文意批注〕“你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赶紧’这是第二次的催促(9);‘冬天’因气候关系,不便旅行。

     “有友布罗、布田、利奴、革老底亚,和众弟兄都问你安,”这些弟兄们可能是当时在罗马敢于和保罗站在一起的,难能可贵。

 

【提后四22“愿主与你的灵同在。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文意批注〕“愿主与你的灵同在,”‘你的灵’表示在此险恶时机,保罗非常关心提摩太‘灵’里的情形(参一7原文)

     “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你们’指在以弗所的众信徒。

  〔话中之光〕()求主亲自刚强我们的灵,好叫我们能为祂站立,打那美好的仗。

     ()基督徒的人生,每时每刻都需要神的恩典。

 

叁、灵训要义

 

【务要传道】

  一、因为神和基督正在注视着我们(1)

  二、因为神的话必须被传开(2)

  三、因为背道的时候要到(3~4)

  四、因为作传道的工夫才能尽我们的职分(5)

 

【传道的要领(2)

  一、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

  二、用百般的忍耐

  三、用各样的教训

  四、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人们对真假道理的反应】

  一、厌烦纯正的道理(3)

  二、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3)

  三、掩耳不听真道(4)

  四、偏向荒渺的言语(4)

 

【保罗嘱咐提摩太四样‘带来’】

  一、‘要把马可带来’(11)──帮助传道事工

  二、‘那件外衣…可以带来’(13节上)──帮助身体御寒

  三、‘那些书也要带来’(13节中)──帮助心智增长

  四、‘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13节下)──帮助灵命长进

―― 黄迦勒《提摩太后书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