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摩太后书第一章

 

使徒的荣耀和权利(一1-7

保罗每逢提及他自己的使徒职分的时候,他常带着坚定无误的语调。对他来说,使徒职分常是包括若干事情在内的。

(甲)他的使徒职分是一种荣誉。他是藉着神的旨意而被拣选的。每一个基督徒也必须看自己是被神拣选的人。

(乙)他的使徒职分是一种责任。神拣选他,因为祂希望与他一同做一些事。神渴望使他成为传新生命喜讯给人的器皿。从来没有基督徒完全为自己的缘故而被拣选;乃是因他能为别人做事而被拣选。基督徒是因为神为他所做的事,而惊奇、喜爱,并赞美不置的人;他心中也因此火热;并告诉别人神能为他们做的事。

(丙)他的使徒职分是一种权利。这是最重要的事。我们看出保罗体验他的责任是把神的应许,而不是警诫带给别人。对他来说,基督教不是定罪的威胁;乃是得救的好信息。我们值得谨记的是,这个世界所见的最伟大布道家和传教士不是传讲一种地狱之火使人畏惧的战惊信息;乃是要感动人因看见神的爱,而惊异顺服接受福音。福音的威力是爱,而不是使人恐惧。

每逢保罗对提摩太说话的时候,他的语调总是带着温暖和挚爱的感情。保罗称他为:‘我亲爱的儿子。’提摩太在信仰上是保罗的儿子。提摩太的身体来自亲生父母;但是他的永生是神藉保罗所赐的。许多人从未有机会生儿育女而作父母,却有这个喜乐和权利成为别人在信仰上的父母;世界上最大的喜乐就是把一个灵魂带到基督面前。

 

给提摩太的激励(一1-7)(续)

保罗写信给提摩太的目的是要激励他并增强他在以弗所工作的力量。提摩太是个青年人,他有一项艰巨的工作,他要遏制异端,和企图危害教会的不良习俗争战。现在,保罗为提高提摩太的勇气,并且使他大大奋力,于是提醒他几件事。

(一)他提醒提摩太他自己对他的信心。给我们最大的激励就是使我们知道有人信任我们。人尊重人常比以惩罚恐吓更有效。当我们怕令爱我们的人失望,便提高警觉,做事会合乎正轨。

(二)提醒他的家庭传统。提摩太有一个优良的家庭传统;倘若他不幸行差踏错的话,不单自己的名誉有损,而且亦有辱家门。优良的父母是神给人最大的恩赐之一。人应该为此而感谢神,切勿使他们的声誉受辱。

(三)提醒他是被分别出来担当这个职分的;并且接受了恩赐。人一旦进入一个具有传统的机构办事,他所做的任何工作皆不单单影响他自己;他也不是单倚靠自己的力量工作。也可以支取传统的力量;并且要维护传统的荣誉。这在教会是特别真确的。凡在教会事奉的人,教会的荣誉在他手中;事奉之人由与众圣徒团契的自觉中而加增力量。

(四)把基督徒教师应具有的质量提醒提摩太。保罗当时所见的有四点质量。

(甲)勇气。基督徒的事奉所应当带给人的,不是怯懦的恐惧,乃是勇气。作基督徒必须常带着勇气;这种勇气藉着时刻清楚基督的同在而获得。

(乙)力量。在真实基督徒的生命之中,有力量去应付。有力量去承担难以抵受的事工;有力量面对使人丧胆的环境而能挺身站立;面对伤心的悲痛和失望,仍有力量保持信心。基督徒的特色乃是经历苦难,胜过苦难。

(丙)爱心。在提摩太的情形之中,这是指对弟兄,对他被主事奉属基督的会众的爱心而说。正是这种爱心给基督教会牧师以其它的质量。他必须极爱他的会众,使他绝不觉得为他们承担太大的劳苦,也不被任何可怕的环境吓倒。人心中若没有爱基督子民的爱心,他绝不应该作教会的牧师。

(丁)自律(中文圣经译作谨守)。这个希腊字是so{phronismos,这是许多个不能直译出来的希腊字之一。有人称它为‘圣者之中的圣者。’福高罗(Falconer)给它的定义是:‘面对惊慌或激情,仍能控制自己。’这种自我控制的力量惟独基督能赐给我们,使我们不至随俗浮沉与逃避。不能控制自己的人,绝不能治理别人。So{phronismos就是神所赐的自我控制,它使人成为治理人的伟大领袖,因为他首先成了基督的仆人,并且能控制自己。

 

值得为它受苦的福音()(一8-11

人若对福音忠诚必然会带来烦恼。保罗当时是从罗马狱中写这封信。所以对提摩太来说,他若忠于保罗的话,他就是向人承认自己效忠于一个罪犯。然而保罗在这里把福音的一切荣耀展示出来,证实福音是值得我们为它受苦的一件事。保罗有时用暗示,有时则直接说明;把福音的荣耀本质一一举出。在新约中,很少经文本身以及从它可以看出这样福音的纯然庄丽的意义。

(一)这是有力的福音。因它所受的任何痛苦,皆有神的力量支持。对古代世界的人来说,福音就是生活的力量。当保罗写这些书信的时候,人们厌世而自杀之风极盛。古代有极崇高生活原则的思想家,就是那些坚忍之士斯多亚派(Stoics);但是当生活难忍的时候,他们有他们的方法中止自己的生命。他们有一句话:‘神赐人生命;但是神更赐人一件大的礼物,就是让他们有权放弃自己的生命。’福音就是力量,昔日如是,今天也如是。这种力量能使人征服自己,控制环境;甚至当生活似乎不能忍受的时候,仍有力量继续活下去;当人想做基督徒,但似乎不可能的时候,仍有力量作基督徒。

(二)这是救恩的福音。神是拯救我们的神。福音就是拯救,把我们从罪中救出来;福音能释放我们脱离恶事的掌握,它能使人击破我们所不能击破的习俗。福音具有拯救坏人变成好人的力量。

(三)这是使人归主为圣的福音。它不单把我们从以往罪中救出来,并且呼召我们行走圣洁的道路。卓云(A. M. Chirgwin)在他所著的普世布道工作中的圣经(The Bible in World Evangelism)中引述两段非常奇妙的事,展示基督改变人生命的大能。

有一个纽约歹徒,最近因暴力打劫罪曾被判入狱。出监后不久,在他前往与从前党羽会合,作另一宗打劫的时候,在第五街从一个男子身上扒了一件东西。他走进中央公园,看看偷了什么,他发现那是他所讨厌的新约圣经。由于他还有余剩的时间,他便懒洋洋地翻开圣经阅读。但不久,他竟然全神贯注在经文里面。结果数小时以后,他和他的旧党会面,并和他们永远断绝。对这个旧罪犯来说,福音是使人过圣洁生活的呼召。

另一个青年阿拉伯人。他在阿纳蒲(Aleppo)和一位旧相识发生口角,他对一位基督教传道人说:‘我恨他入骨,很想报复甚至想杀死他。’他继续说:有一天,我去你那里。你劝我买一本马太福音;我只为讨好你,于是买了。我从来不想读它。当天晚上临睡前,这本小册子从口袋中掉下来。我拾起它,便开始读。当我读到那里:‘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我想起自己心中仍然恨我的仇敌。我不舒服的心情增涨,直到我看见:‘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就在这时候,我不得不呼叫出来:‘神!求你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于是欢乐和平安充满我的心,而仇恨则消失了。从那时开始,我已经成为一个新造的人;而我最大的喜乐就是阅读神的话。

福音能带领纽约的从前一个罪犯和在阿纳蒲要作杀人凶手的人踏上圣洁之路。我们今天的教会所传的基督教,若和这两个例子比较,真是非常惭愧。基督教若不能改变人的生活,就不是真的信仰。认识福音的拯救大能之人,是个被神改变之人,在他的职业、娱乐、家庭、和人格中都应该表现出改变的样式。基督徒与非基督徒在本质上应有分别,因为基督徒已经服从神的圣召,愿意走圣洁的路。

 

值得为它受苦的福音()(一8-11)(续)

(四)这是恩典的福音。它不是我们自己可以努力达成的事;而是我们必须接受的。神不是因为我们圣洁而呼召我们;祂呼召我们是叫我们成为圣洁。倘若我们必须靠己而配得到神的爱,我们的处境便会没有办法和希望。福音是神白白赏赐的礼物,祂不因为我们配蒙祂的爱而爱我们;祂爱我们完全因为祂有一个纯然慷慨的心。

(五)这是属于神永琣捕N的福音。在时间开始之前,福音已经计划好了。不要以为神当初是代表一种严苛的律法;只不过到了耶稣在地上并替我们受死,神才开始把那饶恕的爱赐给我们。神的爱从时间开始的时候,便寻找人,而祂的恩典和饶恕亦同时赐给人。爱是神的永琤质的要素。

(六)这是属于赐生命和不朽的福音。保罗深信基督耶稣已把生命和不朽坏的事向人显明出来。古代的世界畏惧死亡;或者,就算他们不畏惧死亡,他们也会相信死亡就是一种毁灭。耶稣带来的信息指出死亡乃是一条引进生命的道路;死亡不是把人与神分隔,它能领人与神更加亲近。

(七)这是事奉的福音。保罗为了这个福音而成了信仰的教师、使徒,和福音的先锋。保罗并没有以为自己得救,此后再不用顾虑,因而存着安逸的感觉。他身上反而背负一种不能逃避的责任,叫他在事奉神和别人的工作上,鞠躬尽瘁。这福音给保罗三方面的任务。

(甲)福音使他成为传道的先锋。这个字就是。ke{rux它有三方面主要的意义,每一方面对基督徒的责任都有提示。ke{rux是要把皇帝的圣旨向人民宣告;ke{rux是当两军对垒的时候,代表军方谈判条件,提出和平或休战办法的使节;ke{rux是一个拍卖商或商户所雇的人,把他的货物向人喊叫,邀请人来购买。因此基督徒便是把福音的信息给人,领人和神和好,叫人接纳神为人所预备的丰盛救恩。

(乙)福音使他成为一个使徒apostols);它的字义就是一个被差遣出外的人。这个字可解作使节大使。一个apostolos不是替自己说话,而是为那差遣他的人。他不是倚仗自己的权柄,而是靠那差遣他的人之权柄而作事。担当基督使节的基督徒必须替祂说话,在人面前作基督的大使,并代表祂。

(丙)福音使他成为一个教师。基督徒和教会最重要的使命就是教导。有一个非常真确的意思,就是教师的职责比布道家更困难得多。布道家的任务是用神的爱向人呼吁,使人面对并作抉择。人可能出于一时显明的情绪激动响应这个呼召。但是还有一段很长的路在他的前头。他必须学习基督徒生活的意义和纪律。那根基虽已立下,但他还需要教育才可以建立起来。随着福音的火焰,必须有基督徒教育的不变火光。很可能有人在最初决志后,因简单却是基本的理由,没有接受基督徒信仰意义的教导而和教会疏远。

传道先锋、大使,和教师──这就是基督徒事奉他的主和他的教会的三重职责。

(八)这是耶稣基督的福音。它是藉着祂的显现,完全表明出来。显现这个字有一个伟大的历史背景。这个希腊字是epiphaneia,犹太人重复用它描写神的伟大拯救的显明,这是当以色列民的敌人存心铲除他们的神的时候,民族英雄马加比(Maccabaean)起来领导人民奋斗的艰苦日子所用的。

当奥拉亚斯(Onias)任大祭司的时候,有一位名叫希里奥多罗(Heliodorus)的人图谋搜掠耶路撒冷圣殿的财宝。当时不论祈祷或哀求都不能阻止他的亵渎神圣的行动。正当希里奥多罗下手抢掠圣物的时候,这件事发生了:‘主的灵和大能的君王使那epiphaneia大大的显现……在他们面前现出一匹马,上面骑着一位形貌恐怖的人……他怒气冲冲朝着希里奥多罗跑过来,并用前脚击打他……那时,希里奥多罗突然跌倒在地上,四面一片黑漆包围着他。’(马加比二书三24-30)我们不知道当时实在发生的事情;但正当以色列人需要救援的时候,神的伟大epiphaneia便临到他们身上。另一次是犹大.马加比率领着一小撮士兵对抗赖根罗(Nicanor)的大军。他们于是祷告:‘主阿,当希西家作犹大王的时候,你曾差遣你的使者杀了西拿基立大军十八万五千人(参考王下十九3536)。现在,求天上的主宰也在我们面前遣派一位好使者,使他们惊惧;叫他们看你大能的膀臂而惊慌,因为他们前来要亵渎你的圣洁子民。’这个故事继续叙述下去:‘那时,赖根罗和他的手下吹号唱歌前进,犹大.马加比和他的军队则向神呼求和祈祷去迎战。他们诚心祷告,奋力争战,杀死敌众超过三万五千人;这是由于神的epiphaneia显现,他们便大大高兴。’(马加比二书十五22-27)我们再一次不明白当时的实情;但是神在他们面前现出伟大的拯救。因此对犹大人来说,epiphaneia就是指神施行拯救的干预。

对希腊人来说,这也是一样伟大的字。皇帝登基被称为epiphaneia。这是指皇帝向百姓显现的意思。每一位君王登基的时候,心中都存着一个厚望:被欢呼称颂为一个又新、又宝贵的日子的黎明;从这一天开始,便有伟大的祝福来临。

福音满有耶稣的epiphaneia。这个字展示神伟大而拯救的干预;并向世人显现的。

 

由人和神而来的托付()(一12-14

这段经文用一个非常生动和双重用法的希腊字。保罗谈到他把自己交托神;他又劝提摩太好好地保持神所交托给他的。这两句话都是用同一个希腊字parathe{ke{;它是指交托给别人的信托存款。一个人可以把一些东西储存朋友家中,留给他的儿女或亲爱的人;他可以把他的贵重物品存放在神庙,以保安全,因为在古代世界中,神庙就是银行。在每个例子中,储存的东西皆称为parathe{ke{。在古代世界中,储存的对象若当物主需要的时候,必须物归原主,这是最神圣的责任。

有一个著名的希腊故事,讲到信托被视为如何的神圣(希罗多德六89,朱文诺:讽刺集十三199-208)。斯巴达人(Spartan)是以他们的严谨信誉和忠诚守约而出名的。有一个人来自米利都(Miletus)特别造访一位名叫哥格斯(Glaucus)的斯巴达人。他因为听闻他们能够忠诚守约,所以把自己的家产变卖一半,将所得的金钱交托哥格斯代为保存,希望将来他的后裔可以前来认领。他们作过收授的标记以后分手。经过许多年后,那位米利都人去世;他的儿子们专程前来斯巴达,拜访这位哥格斯。当他们拿出认领的标记,和希望取回那笔存款的时候,哥格斯却说他已经记不起这件事。于是来自米利都的儿子便忧忧愁愁的离开。这时哥格斯立刻跑到位于达裴(Delphi)的著名神庙祈求神谕,指示他应否承认收过托管存款一事。而且根据希腊人的法律,他事实上亦有权发誓说自己完全不知情的。神谕的答复是这样的:

哥格斯阿,你如今最好依着你的心愿去做吧!

你可以发誓使人信服,并且拿金钱作奖赏;

那么,你就起誓──死亡是命中注定,甚至临到从未发错誓的人身上。

然而,那位管理发誓之神却有一个无名,无手,和无脚的儿子;

他带万钧之力施行报应,进行毁灭;

凡发伪誓之人的族人,和家人,皆不存留;

然而,对发誓守信之人,他们的子孙必蒙神赐福兴旺。

哥格斯明白这个神谕的意思;倘若他希望暂时得利,他可以否认托管的金钱,但这种否认必招致永琲损失,他祈求神谕宽恕他所提出的问题;但他所得的答案就是:试探神与做错事一样的坏。于是他连忙派人追回那已经离开了的米利都人儿子;并且把从前托管的金钱如数奉还。希罗多德接着说:‘直到今天,哥格斯没有一个后裔;也找不到称为哥格斯的家族。在斯巴达人中,这个人的根和枝叶完全消失了。所以人将存款放给某人,最好连怀疑是否归还的思想都不可存。’对希腊人来说,托管是一件完全神圣的事。

保罗说他已把他的托付交给神。他的意思是说他将他的工作和生命交托神保管。他的事业似乎受到阻滞;他在罗马监狱中,很可能以罪犯的名义而结束他的生命;似乎使他前功尽废。但是他已经撒播种子,传讲了他的福音,他把结果交托在神手中。因为他把他的生命交托给神,所以他肯定知道,无论是生或死,他都是安全的。他怎能这样肯定呢?因为他知道他所信的是。我们必须时刻谨记,保罗没有说他知道他所信的是什么。他的肯定不是来自信经或神学知识;它乃是来自对神的亲身认识。他对神有个人的和亲密的体验;他知道神在爱中和大能之中是什么样子;对保罗来说,神绝不会使他失望的。倘若我们忠诚的去做,并且尽力而为,无论这件工作对我们似乎是多么细小,我们可以把它的结果放在神手中。若能与神同在,无论今生或来世,生命皆是安稳可靠的,因为没有任何事能使我们与主基督耶稣的爱隔绝。

 

由人和神而来的托付()(一12-14)(续)

但是,交托这事还有另一方面;这是另一种parathe{ke{。保罗督促提摩太要把神从前交托给他保全的,牢牢地守着,不单是我们把自己的事情交托神;神也把祂的事情交托给我们。神必须倚赖人,这个概念和新约的思想实在是没有差距的。当神希望成就一些事,祂必须找一个人去担当。倘若祂希望教导一个孩子,传一个信息,讲一篇讲章,找回一个迷途的人,安慰一个伤心的人,医治一个病人,祂必须找一些工具去替祂完成这些工作。

神特别交托给提摩太的工作就是监督和启迪教会。提摩太如果真能履行这些托付的话,他必须做若干件事。

(一)他必须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这就是说,他必须极力注意保持基督徒信仰的完全纯洁,不容有错误的,和引人走迷的思想影响。这不是说,在基督徒教会中,不容教义和信仰上有新的思想和发展。它的意思乃是,基督教的若干伟大真理必须永久保持无损。基督教的一个真理,很可能总括在初期教会信经之中,它必须永远不变,那就是:‘耶稣基督是主。’(腓二11);任何一种神学思想在启示和救赎有关的信仰中,若把基督的最崇高位置挪移,而削除祂的独特地位,这种理论必然是错的。基督教教会必须一直复述它的信仰,但重申的信仰必须是信奉基督。

(二)他的信心切不可松懈。这里所讲的信心──它的中心有两个意思。

(甲)它有忠诚的意思。基督徒领袖必须永远对耶稣基督真诚尽忠。他必须绝不以把他事奉的基督告诉别人为耻。忠诚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而最基要的美德。

(乙)但是信心亦存盼望的思想。基督徒对神永远不可失去信心;他切不可失望。正如格尔夫(A. H. Clough)所说:

不要说:奋斗无益,

劳苦和创伤终归徒然;

敌人既没有减弱,也没有止息,

万事依然故我。

正当那疲累的波浪徒然冲击,

似乎连一吋的进展都难以争取,

在那远处,从小溪和海S

静悄悄流出,汇成一道洪流。

悲观的念头,对他自己,或对这个世界,皆不应该存在基督徒的心里。

(三)他必须在爱心上永不松弛。爱别人的意思就是像神看众人一样地看他们。爱除了只寻求为人作最高的美善以外绝不做别的事。它用宽恕去安慰悲伤,用爱心去熔化憎恨,用那不能止息的热爱去消除冷漠的态度。基督徒的爱必须坚持用神爱他们的心去爱别人,因为是神先爱了我们。

 

许多没有信心的人和一位有信心的人(一15-18

这是一段悲喜交集的经文。保罗到了最后,临到他身上的事,正如发生在他的主耶稣身上。他的朋友离弃他,逃跑了。在新约中,亚西亚Asia)不是指亚洲大陆,而是小亚西亚西部,属罗马的一省,它的首都是以弗所。当保罗系狱的时候,他的朋友离弃他──最大的原因是可能出于畏惧。罗马人绝不会以纯粹是宗教的罪名控诉他,犹太人必然尽力挑唆当局指控他是一个危险的滋事份子,和危害公众和平的煽动者。我们不会怀疑,他们到最后是以政治罪名控诉保罗。作一个政治犯的朋友是危险的;所以正当保罗需要朋友的时候,他的亚西亚朋友为了自己的安全,离弃了他。

虽然众人离弃他,但是有一个人能忠心到底,他的名字是阿尼色弗,就是有益处的意思。夏里信(P. N. Harrison)把阿尼色弗在罗马寻找保罗的经过,用生动的文笔描写出来:‘在汹涌的人潮之中,我们似乎想瞥见一个露出有人生目的的脸孔;我们以活泼的兴趣,追随这位陌生人从遥远的爱琴海岸,来到罗马首府;穿插在好像八阵图的陌生街道上,敲了多家的门,依照每一个线索查问;别人警告他不要冒被捕的危险去找这一位朋友,但他没有放弃寻觅;最后在一间阴暗的,供囚犯居住的小屋子里,听到一个熟络的问候声;他见到保罗,与在旁看守的一名罗马士兵锁在一起。自从知道了保罗的居所以后,阿尼色弗不以探访他一次为满足。他对保罗不辞劳苦的服侍,真的与他自己的姓名相称,是有益处的。别人早已因这锁炼的羞辱和威胁而畏缩了;但这位访客竟然觉得能有分于甘受十架羞辱之罪犯,为一生最大的权利而自豪。他在罗马的街道上左右穿插,犹如在他的家乡以弗所行走一般。’真的,当阿尼色弗一旦找到保罗以后,他便成了保罗的一位经常访客,这事对他自己的生命十分危险。不住查访一个罪犯的下落是危险的事;去探访罪犯也危险;经常探访罪犯,当然更危险。这是阿尼色弗所做的事。

圣经时常会把一个问题放在我们面前,这个问题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常真确的。许多时候,它以一句简单的话在历史舞台上介绍一个人,或者贬斥他。例如腓吉路和黑摩其尼,我们只知道他们的名字,并且他们出卖保罗,但关于他们其它的事,则完全不知。关于阿尼色弗,我们除了知道他冒着生命危险对保罗尽忠以外,其它事情也不知道。他可能因此丧失了生命。在历史的记录中,腓吉路和黑摩其尼被视为背离者;阿尼色弗是比兄弟更亲密的坚贞朋友。倘若我们将来也用一句话被写在史册上,那会是什么呢?那判词是个卖友的人,抑或是个忠诚的门徒呢?

在我们放下这段经文之前,我们必须注意在一处上下文的特别相连处,是一个争论的中心。每一个人皆应该表达他自己的见解,不过许多人都认为这段经文的含义暗指出阿尼色弗当时已经死了,保罗首先为他的家人祈祷。假若阿尼色弗真的离开了世界,那么保罗就是为离世的人祈祷,愿阿尼色弗在最后的那日得主的怜悯。

关于为已经去世的人祈祷,是一个议论纷纭的问题;我们毋需在这里讨论。不过有一点我们必须指出来──对犹太人来说,替死人祈祷并非不为人知之事。当马加比战争的时候,有一次记述犹大马加比的军队和以土买的总督哥治阿斯(Gorgias)所率领的大军对垒,结果是犹大.马加比得胜。经过这场战役后,犹太人收拾阵亡军人的尸体。他们在每一具尸体都发现‘归箴黎(Jamnites)偶像为圣的东西,这是犹太人律法所禁止的。’这个意思是说这些已死的犹太士兵曾迷信的戴上异教徒的护身符,想保护自己的生命。这个故事指出:凡被杀的人都戴上一个护身符,所以他们实际上是因为迷信而被杀的。因这个缘故,犹大和所有的国人都为这些死人的罪孽祈祷:‘愿他们的罪被神完全忘记。’犹大于是收集捐款为那些阵亡士兵献赎罪祭;因为他们相信将来有复活,现在‘替死者祈祷和献祭’当然不是多余的事。当这个故事结束的时候,犹大.马加比说:‘为离世的人祈祷是一件神圣和美好的事。因他们为死人与神复和祈祷,好使他们可以从罪恶中被救出来。’(马加比二书十二39-45

保罗很显明的是从犹太人的这种信仰中长大,这种信仰看替死人祈祷是好的,而不是令人憎厌的一件事。这个题目经过很长而今人痛心的争辩;但是我们能够、也必须说明这件事──倘若我们全心爱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永远记忆在我们的心思之中,那么我们就不必理会神学家对这件事的任何智慧论调,内心的本能,使我们在祈祷中记念他──无论他在今生或在另外一个世界。――《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