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摩太后书第一章

 

{\Section:TopicID=1040}壹.向提摩太问候(一15

  1 保罗在书信的起头介绍自己是基督耶稣的使徒。他是奉荣耀之主的差遣作这特别事奉的。这任命并不是藉人或由人,而是直接从神旨意而来。保罗也讲述他成为使徒,是照着在基督耶稣里生命的应许的。神已赐下应许,凡所有相信基督耶稣的人都得着永远的生命。保罗奉召成为使徒与这应许是和谐一致的。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个应许,就没有需要像保罗这样的使徒了。

  温尼这样说:“按照神自亘古以来的计划,那在基督耶稣里的生命要赐给我们,保罗成为使徒正与这计划一致。1

  费保罗详细解释本书信里生命的五个指向:一1,生命的应许;一10,生命的彰显,二11,生命的参与;三12,生命的模式;和四1,生命的目的。

  2 提摩太被称为亲爱的儿子。这不能确说提摩太真的藉着保罗的传道而悔改,他们第一次有记录的相遇是在使徒行传十六章1节,那时提摩太在保罗来到路司得之前已是一个门徒了。在任何情况下,使徒保罗都以他为在基督真道里的亲爱的儿子。

  像提摩太前书一样,保罗的问安包括恩惠、怜悯和平安。提摩太前书的注释指出,当保罗写信给教会,他特别盼期有恩惠,有平安;当他写信给提摩太,他却加了怜悯这词。金尔认为恩惠是每样事奉都需要的,怜悯是每次失败后所需的,平安是每个景况所需的。另外一些人就这样说:“恩惠是给不当给的人,怜悯是给无助的人,而平安是给不安宁的人。”何义博认为怜悯的意思是:“神自主的和自发的爱和恩慈,使衪用同情和温柔的爱来对待那些可怜和受困苦的人。2

  祝福是从父神和我们主基督耶稣来的,这是保罗另一次尊敬子如同尊敬父。

  3 保罗以他特有的风格,进而说出感谢的话。我们读到这话时,应记着他是在罗马监牢里写信的,他是为传道和福音的缘故被囚,现在又被视为一个普通罪犯。基督信仰被罗马政府积极地压制,很多信徒已殉道了。尽管有这些逆境,保罗在给提摩太的信中以“我感谢神”这几个字开始。

  使徒保罗现在凭一颗清洁的良心事奉神,像他的祖先犹太人所作的一样。虽然他的祖先不是基督徒,但他们都是永生神的信徒。他们敬拜衪又寻求事奉衪的机会,像保罗在使徒行传二十三章6节所说,他们持守“盼望死人复活”,这就是保罗在使徒行传二十六章6节和7节上,再说这事的原因:“现在我站在这里受审,是因为指望神向我们祖宗所应许的。这应许,我们十二个支派,昼夜切切的事奉神,都指望得着。”

  所以保罗讲述他为神的事奉,是按着他列祖的榜样。他用事奉3这词暗示忠心和效忠之意。他承认神是真神。

  接着保罗讲述他在祈祷的时候,不住的昼夜想念提摩太。当这个伟大的使徒在祈祷中对主说话时,他会提到他亲爱的年轻同工,并且将他的名字带到神宝座前祈求。保罗知道他自己事奉的时间快要结束了。从人来说,他知道提摩太会孤单地为基督作见证,也知道他将遇到的困难,所以不断地为这年轻的真道战士祈祷。

  4 提摩太读这些话时会何等感动啊!使徒保罗有慕尔所说的“思乡渴望”想要见提摩太,这肯定是独特的爱和尊重的标志,且滔滔地说出保罗的和蔼、亲切和谦卑。

  或许,在他们最后分离时提摩太大哭起来了,他的眼泪在他的前辈同工心坎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何义博说,这时保罗已被罗马的警·或兵丁4弄得“支离破碎”了,但保罗仍不忘记,现在他很渴望与提摩太再次见面,以至他可以满心快乐。他不因那些眼泪而怪责提摩太,他不认为这是属肉体的,或者认为不应在基督信仰的感情中存在。朱伟慈常这样说:“无泪的心永不能成为爱的使者,当我们的同情心不再砰然跳动时,我们就再不是爱的仆人了。”

  5 保罗曾用不同的方法提醒提摩太关于无伪之信,他的信是亲切的、真实的和不戴假面具的5

  然而,提摩太不是他家族中第一个得救的人,显然他的犹太籍外祖母罗以已经听过救恩的好消息,并且已接受了主耶稣就是弥赛亚。她的女儿友尼基,也是个犹太妇女(徒一六1),是个基督徒。在这样的情况下,提摩太已认识基督真道的伟大真理,而他代表了这信靠救主家族的第三代。圣经没有记载提摩太的父亲是否已悔改信主。

  虽然救恩是不能从信主的父母遗传给下一代的,但肯定圣经有一套关于家庭的原则。很明显神喜欢拯救整个家庭,衪的旨意是不遗忘任何一个家里的成员。

  请注意这信被形容为居住在罗以和友尼基心里,不是个偶然的访客,而是个久居在那里的住客。保罗深信这也在提摩太的心里,尽管提摩太面对巨大的信心的试炼,他仍须要保持一个真信心。

 

贰.对提摩太的劝诫(一6∼二13

{\Section:TopicID=1042}一.关于忠心(一618

  6 因为他的敬虔家庭背景和他自己的信心,提摩太被提醒,好使神给他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这里没有告诉我们神给的恩赐是什么,有人认为这是指圣灵,其它人认为是为某种形式的基督徒事工所赐下的一些特别能力,例如传福音、牧师或教师的恩赐。很清楚,提摩太已被呼召参与基督的事工,并且已得着一些特别的才能。这里他被鼓励燃起恩赐成为生命之火,他不应为了周围环境的普遍失败而气馁,也不应以主的事奉为专职而已,养成贪好舒适的习惯。他要更多专心运用恩赐,在日子一天比一天黑暗时更应如此。

  这恩赐是藉使徒按手赐给提摩太的。不要与今天惯用的圣职按立仪式混淆,本节的意思是──恩赐真的在保罗按手时赐给提摩太,使徒保罗就是恩赐赐下的媒介。

  问题立刻出现:“这事今天是否仍会发生呢?”答案是:不会了。作为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蒙赐按手传授恩赐的能力。因为今天我们没有同样性质和意义的使徒存在,所以我们不再有能力行使徒的神迹。

  本节应与提摩太前书一章18节和四章14节放在一起研习。把三节经文放在一起,我们发现以下如温尼所观察的程序。藉先知所说的话,保罗被引导来到提摩太面前,提拔他作特别的事奉。藉着使徒正式的行动,主赐给提摩太恩赐;长老们藉他们的按手,同证主已作的事情。后者的行动不是接立的仪式,藉以授予恩赐或教牧之职6

  或者,像史道克结论说:“恩赐是‘透过’保罗的手,‘偕同’长老们的手一同来的。”

  7 保罗面对自己的殉道,就花了些时间提醒提摩太,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或是懦弱的心。我们不可惧怕或怯弱。

  但神已给我们刚强的心,我们有无穷的力量可以运用。藉着圣灵的能力,信徒可以勇敢地事奉,坚强地忍耐,超然地忍受痛苦。如果有需要的话,光荣地接受死亡。

  神也给了我们仁爱的心,这是因为我们爱神,所以没有惧怕。而且神使我们愿意为基督的缘故献上自己,无论代价有多大。因为我们爱我们的同伴,在忍受各样的逼害时能以恩慈回报人。

  最后,神已给我们谨守的心,或守纪律的心。谨守的心一语不完全表达那意思。这提示基督徒应常常头脑清醒,不要造成精神崩溃或其它精神病。本节常误用来教导,与主亲近的基督徒永不会沾上任何精神疾病,但这不是圣经的教训。很多精神病可能源自内在的软弱,另外也有很多是一些身体状态的结果,与任何个人属灵的生命无关。

  本节所教导的是,神已给我们自制自主的灵,我们要谨慎地运用,不要轻率地、急忙地、愚蠢地作出行动。无论我们的环境是如何的恶劣,我们应保持平衡的判断力和清醒的行动。

  8 提摩太被劝导不要以……为耻。在第12节,保罗说他不以为耻,最后在第16节,我们知道阿尼色弗也不以为耻。

  那时候传福音是一罪行。那些试图公开地为主和救主作见证的人,都备受逼害。但这些事都不应使提摩太畏缩,他不应以福音为耻;就算福音包含了受苦,他也不应以下在监牢里的保罗为耻。事实上,已经有一些基督徒背弃了他,无疑他们怕被认出与他一起会招致逼害,甚至可能丧命。

  提摩太被劝导为福音同受苦难,而且要按神的能力忍受。他不应试图逃避任何与福音有关的羞辱,却要与保罗一同忍受这些羞辱。

  9 使徒保罗一直鼓励提摩太要热心(67节)和有勇气(8节),现在保罗解释为什么这是唯一合理和要有的态度。答案在神以奇妙的恩典对待我们的事实上找到。首先,衪救了我们。这是指衪从罪的刑罚中释放了我们。衪不断地从罪的权势中释放我们,在将来某一天,衪要从罪的面前释放我们;同样衪已从世界和撒但手中救了我们,使我们得着自由。

  况且,神已用圣召召我们,祂不但从摩鬼手中释放了我们,而且给予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所有天上的属灵祝福。基督徒神圣的呼召在以弗所书第一至三章有很详细的叙述。尤其是在第一章里,我们认识到藉着衪的血,我们被拣选、被预定、被收纳成为儿子、被神爱子接纳、被救赎、被宽恕、得着圣灵为印记、被赐下继承产业的确据。(除了这圣召之外,我们也有从上回来的呼召,腓三14;和天召,来三1。)

  这救恩和呼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就是说,是藉神的恩典赐下的。这是指我们不配得着的,配得的刚刚相反;我们不能赚取,也不能找着,是神白白地赐给我们的,不须任何条件或金钱。

  这点可进一步解释:按他的旨意和恩典。为什么神那么爱不敬虔的罪人,以至衪愿意差衪的独生子来为他们死呢?为什么衪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来从地狱中拯救他们,又将他们带往天上,使他们与衪永远同在呢?唯一可能的答案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衪行事的理由与我们无干,衪愿意赐下衪自己的大爱,衪爱我们只因为衪爱我们!

  衪的恩惠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在远古时候,神已经决定了这个奇妙的救赎计划,藉着衪亲爱的儿子之代赎工作,拯救有罪的人。衪定意要凡接受耶稣基督为主和救主的人都得永生。我们藉以得救的方法不但在我们出生之前已计划好了,而且在万古之先已有了。

  10 这个在亘古已设计的福音,在时光流域中表明出来。福音藉着我们救主基督耶稣的显现,才表明出来。衪在肉身的日子,公开传讲救恩的好信息,教导人衪必须死去、被埋葬、从死里复活,以致神可以公义地拯救不敬虔的罪人。

  衪把死废去。但这是什么一回事呢?我们知道死仍然存在。意思是这样,衪宣告了死的无效,或使死的任命不能再有效。在基督复活之前,死亡像一位残酷的暴君统治世人,是个非常恐怖的敌人。对死亡的害怕使人受束缚。但主耶稣的复活是一个信约,保证所有相信衪的人将会从死里复活,不再有死亡,这就是衪宣告了死之无效的意义。衪剥夺了死的毒钩。现在死亡反成了神信息的使者,将信徒的灵魂送到天上;死亡是我们的仆人,而不是我们的主人了。

  主耶稣不但已宣告死亡作废了,衪也藉着福音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在旧约时代,大多数人对死后生命的概念非常模糊不清。他们说死去的亲人会在阴间,简单地说是指分离的灵魂之不可看见的状态。虽然他们有一个属天的盼望为他们存留,但是他们大多数都不甚了解这是怎么样的。

  由于基督的来临,我们在这问题可有较清楚的认识。例如我们知道当信徒死了,他的灵魂会离开身体,与基督同在,这是好得无比的。他离开身体,归回主的家,他在一切的丰富中进入永生。

  基督不但将生命彰显出来,而且也使这生命不能坏。不能坏是指复活的身体。我们读哥林多前书十五章53节,“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我们知道就算身体葬在墓穴里化为尘土,但在基督再来的时候,这样的身体会从墓地复活过来,成为一个与主耶稣基督相似的荣耀的身体。旧约诸圣徒都没有这知识,这是藉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显现,表明给我们看的。

  11 为了宣扬这荣耀的福音,保罗奉派作传道的、作使徒、作(外邦人的)师傅。作传道的是作个使者,他的功能是公开地传讲信息。作使徒是作个由神差遣,由神装备和由神加力量的人。作师傅是作个教导人思想和信仰的人,他以令人易明的方式解释真理,使其它人可以用信心和顺服响应。外邦人的7强调他对非犹太国的特别职事。

  12 因为保罗忠心地履行责任,以致他受牢狱和孤独之苦。他从未曾迟疑去宣布神的真理,也没有因惧怕个人的安全而闭口不言。现在他已经被捕入狱了,他仍没有后悔,他不以为耻辱;而提摩太也不要以此为耻辱。虽然保罗不能肯定他的个人安全,但他却完全肯定他所信的是谁;虽然罗马政府可以处死使徒保罗,但他们却不能触及他的主。保罗知道他所信的是大能的主。衪能做些什么?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评注家就保罗在这里所指的有不同意见。一些人认为是他灵魂的得救,另一些人以为是指福音。即是说,虽然使徒保罗自己可能被处死,但福音是不能受阻的,愈多人试图反对福音,福音就愈兴旺。

  或许我们还是从广义看这句说话。保罗明白整件事都得到最好的关顾,就算他要面对死亡,他也是没有疑惑的。耶稣基督是他的全能主,有衪同在就没有失败,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忧。保罗的得救是肯定的,他在世上为基督所作的事奉最终都必然成功。

  那日是保罗喜欢用的措辞,指主耶稣基督的来临,严谨地说是指基督的审判台。那时所有为基督作的事奉都会受到检查,神在衪的恩慈下将会赏赐忠心的人。

  13 本节可从两方面理解。首先,提摩太被激励要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他不仅要对神话语的真理尽忠,也要坚守传达这真理的词句。或者举一个例子可能有帮助。在我们的时代,有时有些人提议我们应该放弃像“重生”或“耶稣的宝血”之类的古老表达方式。人总是想用更有时代感的语言,但这里有一点微妙的危险,就是在放弃圣经模式的词句时,人经常也放弃这些词句所传达的真理,所以,提摩太应守着那健全话语的真正规模。

  但是,本节也可以解作:保罗的话用来作提摩太的榜样或规模。提摩太后来教训人的一切道理,都应与他所领受的在纲要上一致。在执行他的职事时,提摩太要用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爱心行事。信心不仅是指信赖,也指倚靠;爱心不仅包括对神的爱心,也包括对我们同伴信徒和对周围堕落世人的爱心。

  14 善道是指福音。救赎大爱的信息已交托或委付给提摩太了,他不可在其上加添什么,也不可用任何方法改良。他的责任是藉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守着。当保罗写这封信的时候,他觉察到偏离真道的蔓延情况,正在威胁着教会,从不同方向来的攻击要打击基督的真道。提摩太受警诫要守着神的话语,他靠着自己的力量或许不能这样作,但那内住的圣灵会供应所有他作这职事所需的一切。

  15 当保罗提到乌云在教会之上结集时,他也想起在亚西亚的基督徒怎样离弃他。因为写这封信的时候,提摩太可能身在以弗所,他完全知道使徒保罗所写的是什么事。

  显然,当在亚西亚的基督徒知道保罗已经被捕入狱时,他们便与保罗割断关系。他们在他正需要他们时弃绝他,很可能他们的理由是为了安全问题而害怕起来。那时,罗马政府正严密注意那些试图广传基督道理的人,使徒保罗是传播基督信仰著名的表表者之一,任何人胆敢公然接触他,都被实时标记为同情这道的人。

  这里既没有说、也没有暗示这些基督徒离弃了主或教会,但无论如何,在这危急关头舍保罗而去,是懦弱和无信心的表现。

  或者腓吉路和黑摩其尼是与保罗割断关系之行动的代表人,无论怎样,他们都为自己带来了永远的羞耻,并在与基督仆人的关系上也带来了基督的责备。金尔的意见是这样的:“他们不能不沾上丑恶的名,但其实他们应该可以对自己丑恶的性格帮上一个忙的。”

  16 至于阿尼色弗的事,有两派讲法。一些人认为他也离弃了保罗,这是使徒祈求主怜悯他的原因;另一些人觉得他是令保罗畅快的例子,与刚才形容的那些人不同。我们相信后者的观点是正确的。

  保罗求主怜悯阿尼色弗一家的人。根据马太福音五章7节,怜悯要为那些悯人的人作出报偿。我们不知道阿尼色弗怎样使保罗畅快,或许,他带了食物和衣服来到又潮湿又阴暗的罗马监牢。无论怎样,他不以保罗在狱中为耻,个人安全的问题不能阻止他在有需要时帮助朋友。

  朱伟慈很优美地表达这分情愫:

  这是阿尼色弗在性格上很优美的特征,在保罗的说话里表露无遗:“他不以我的锁炼为耻。”……人的锁炼经常将朋友的圈子缩小,贫穷的锁炼使很多人远离,被离弃的锁炼也是如此。当人名气甚高,他的朋友自然多;当他开始戴上锁炼时,朋友便渐渐远离。但清晨凉风的使者喜爱在垂夜的幽暗里登临,他们喜爱在意志消沈的地方服事,在镣铐沉沉地压着灵魂之处事奉,“他……不以我的锁炼为耻。”锁炼真的很有魔力,催促阿尼色弗的脚步,加快他的事奉8

  本节有时误用来支持为死人祈求,论点是这样的。阿尼色弗在保罗写这封信时已经死了,而保罗又求神怜悯他。其实这里一点儿也没有暗示阿尼色弗已死,这说的人是随意胡言乱语,他们拿着一根草就想游往反对圣经的彼岸。

  17 当阿尼色弗在罗马的时候,他最少有三个选择:第一,他可以逃避与基督徒的任何接触;第二,他可以秘密地与信徒交通;最后,他可以放胆地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下,探望在狱中的保罗,这会使他直接地与罗马权力当局碰上。为了永琲漲n处,他选择了最后的方策。他殷勤的找保罗,并且找着了。

  18 使徒保罗祈求,愿这忠心的朋友在那再来之一日得主的怜悯。怜悯这里用作赏赐的意思。如前文说过,那日指进行赏赐的时候,是基督的审判台来临之时。

  在本章的尾声,使徒保罗提醒提摩太,阿尼色弗在以弗所怎样多方的服侍保罗。──《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