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摩太后书第二章

 

{\Section:TopicID=1043}二.关于忍耐(二113

  1 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是指靠着衪恩典供应的力量,变得有勇气,忠心地继续在主所厚赐的能力下事奉衪。这能力是透过与衪联合而自然地得着的。

  2 提摩太不但要刚强,他也要使别人的灵魂刚强起来。他从保罗那里领受的属灵教训,有责任再传给别人。保罗很快地转移到另一个情景去。他曾忠心地在许多见证人面前教导提摩太。提摩太自己事奉的日子不算长久,但也应将事工交付给别人,使他们能以师傅的身分继续这事工。

  本节不支持使徒继承的观念,也不支持现今实行的圣职按立礼。但是很明显,主指示教会要由有恩赐的教师来接续事奉。

  有些人经常指出本节包括四代的信徒:

  1.使徒保罗;

  2.提摩太和许多见证人;

  3.忠心的人;

  4.其它信徒。

  经文强调每个信徒传福音的重要。如果每个信徒真正地实行自己的本分,福音便可在一代之间传遍这世界了。可是,这只是一个假设,忽略了人意志的乖谬,和世界各宗教派别的敌对“传道”工作和其它阻碍。然而正确地说,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基督徒能做到比现在更优胜的事奉。

  请注意,提摩太要交托真理给忠心的人,就是那些本身可信靠的信徒。这些信徒也要教导别人真理,这样在教导事工上,我们便能预期有所成了。

  3 有些人指保罗常用一系列的明喻手法,本章形容提摩太是:(1)儿子(1节);(2)精兵(34节);(3)在场上比武的(5节);(4)农夫(6节),(5)工人(15节);(6)器皿(21节);(7)仆人(24节)。

  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提摩太要忍受9痛苦和苦难(保罗自己所忍受的苦难,见林后一一2329)。

  4 本节所描述的精兵,正在忙于执行任务,不但如此,他也是在酣战之中。在此严峻的环境下,没有精兵会将世务缠身的。

  这是否指那些作主事工的人,不应参与世俗的职务呢?肯定不是!保罗本身在传福音和建立教会的时候是一个造帐棚的人,他见证自己用手供给自己的需要。

  本节强调缠身一词,精兵必须不要让世俗的事务成为生存的主要目的。例如他必须不让获得食物和衣服为生命的主要目标。对基督的事奉必须常占有一个显著重要的地位,而与生活有关的事情当只视为一些背景而已。凯理说:“将自己缠于生活的事务上,真正的意思是放弃与世界割离的原则,以一个热心合伙人的形式,参与生命外围的事情”10

  当值的精兵要常准备听候总部的差遣,他的期望是令招他当兵的人喜悦。信徒当然都已被主招募入伍了,而我们对衪的爱应使我们不着紧这世上的事。

  5 比喻转换了,现在是在场上比武的运动员。为了要得着奖赏,他必须遵守运动的规矩,作基督徒事奉的也要如此。有多少人在到达终点之前放弃呢?要被取消资格呢?都因为他们没有完全顺服神的话!

  基督徒事奉的规矩是什么?(1)基督徒必须攻克己身(林前九27);(2)他必定不可用肉体的兵器,而要用属灵的兵器(林后一○4);(3)他必须保存自己洁净;(4)他必须不可争竞,却要忍耐。

  有些人说:“闲暇的基督徒在字义上是矛盾的,基督徒的整个生命应该是在每时每刻每一个生活圈子里,尽全力活出他的基督信仰。”

  6 劳力的农夫,理当先得粮食。根据公平的原则,那些用劳力种植粮食的人,有优先权分享成果。

  这是用来鼓励提摩太的,怕他在为主工作的努力上意志消沈。这些辛劳不会落空。虽然很多人在将来的日子参与收割的工作,但提摩太爱心的劳苦,不会不为人知。事实上,他会先得从他劳力而成的果实。

  7 这三个基督徒事奉的比喻,有比表面更深的意义。提摩太受劝诫,要思想、默念这些比喻。当他这样做时,保罗祈求11主必给他聪明,他会明白基督徒事奉就好像战争、竞赛和耕种。每一个职业都有其责任,也有其奖赏。

  8 这时候,保罗在他一番鼓励年轻提摩太的话语中,来到高峰。他说到主耶稣的榜样,此后再没有别的可比了。衪的榜样是受苦的榜样,随后而来的是荣耀。你要记念耶稣基督乃是大·的后裔、他从死里复活,正合乎我所传的福音。这意思不是叫提摩太记念与主耶稣有关的某些事情,而是记着衪的位格,衪是那位从死里复活的。

  一方面,本节是保罗所传的福音之纲要,关键的一点是这福音是救主复活的福音。何义博这样说:“摆在提摩太眼前的,不是钉死的耶稣的形象,而是复活主的形象。12

  大·的后裔这措辞简单地说出耶稣是基督,大·的子孙,神的弥赛亚的应许应验在衪身上。

  常常记念救主的位格和工作,对所有想事奉衪的人是重要的,尤其是那些面对苦难和死亡的人。记着主耶稣也是透过十字架和坟墓,得着天上的荣耀。他们藉此大受鼓励。

  9 为了宣扬第8节所述的福音,保罗现在被锁在罗马的监狱中,别人都以为他是个犯人,是个罪犯。有很多事令人沮丧,不仅罗马政府设法要处死他,一些自己的基督徒朋友也背弃他。

  然而尽管有这些苦况,保罗喜乐的灵飞升,高于牢笼的四壁。当他记起神的道却不被捆绑时,便忘记了他的忧愁境况。蓝斯基说得好:“使徒保罗生命的声音可能被所流的血覆盖了,但他的主透过他所说的话,仍在这辽阔的世上一吹又一次地重响。”世上任何军队都不能阻挡神的话向前进发,就好像人要阻挡雨或雪从天降下(赛五五1011)一样不可能。夏维说:

  靠着不能阻挡的神的力量,福音凯旋地急速前进,就算·道者下狱和殉难,福音也前进无阻。人死,但基督和衪的福音仍活着,胜利凯歌仍代代奏响13

  10 因为福音有不能被阻挡的本质,所以保罗愿意为选民凡事忍耐。选民这里是指所有被神拣选永远得救的人。圣经确是说神拣选人使人得救,但从来没有说衪拣选一些人叫他们受咒诅。那些得救的人是藉神主权的恩典得救;那些失丧的人是因自己故意的选择而失丧。

  人不能就拣选的道理与神争辩,这道理只不过是说神是神,是那施行恩典、公平、公义和爱的宇宙主宰。衪作事从来不会不公平或不仁慈的,但衪却常对完全不配得的人展示恩慈。

  使徒保罗知道,他藉着为福音受苦,有人的灵魂会得救,这些灵魂有一日会得着基督耶稣里永远的荣耀。罪人藉神的恩典得救,又与基督耶稣一同得荣耀之异象,充足地激励保罗去忍受所有苦难。在受苦上,我们记起敬虔的卢尔德福的说话14

  啊!若有一灵魂从我事奉的城而来

  与我相遇在神的右边,

  我的天堂就是两个天堂,

  在以马内利地。

  11 本节至13节被一些人认为是来自早期的基督徒诗歌。是对是错,肯定也勾划出人与主耶稣基督的关系的一些不变原则。何义博写道:“这些精髓说话的主要真理是这样的:在基督里的信心使信徒在各事上认定衪,但没有信心就使人与衪分离。”15这是保罗给提摩太的信的第四句可信的话。

  主要的道理是这样的:我们若与基督同死,也必与他同活。对每个信徒来说这都是真的。从属灵角度看,我们与基督同死的时刻,就是我们信靠衪作我们的救主的时候。我们与衪同埋葬,从死人中与祂同复活;基督死,代替了我们。我们应为自己的罪死,但基督代替我们死了,神就看我们已经与他同死;而我们也必与他同活在天上。

  或者,本节也可以用在那些为基督殉道的人身上;那些至死跟随衪的人,同样在复活里也要跟随衪。

  12 从某角度看,对所有基督徒这也是正确的。他们忍耐,就也必和基督一同作王。真信心总有琱[的性质。在这事上,所有信徒都要忍耐。

  然而,我们要指出,不是所有人都在同样程度上与基督一同作王。当衪来临统治世界,衪的圣徒会与衪一同回来,分享这管治权,但管治权的范围在乎他们今生生命里所表现的忠心。

  那些不认基督的人,基督也不认他们。这里的意思不是在压逼下暂时不认救主,像彼得的例子,意思却是永久的和习惯性的不认衪。这些字句是用来形容不信者──一些从来不以信心来接受主耶稣的人,将来有一日,主不认那些人,不管他们自称多么虔诚。

  13 本节也是用来形容不信者。杨庭道解释说:“神不能与衪自己互相矛盾。如果衪对待忠心的人与不忠心的人都是一样的话,这岂不是衪的矛盾吗?衪的公义是确确实实的,无论我们是怎样的。16

  本节不应用来教导说:神的信实从神支持那些不信的人的事上表明。事情不是这样。如果人不信,他必仍对自己的本性信实,按所定规的待他们。像温岳达说:“衪威严的信实与应许的信实,都是不相伯仲的。17

 

S.忠心相对离道反教(二14∼四8

{\Section:TopicID=1045}一.对基督信仰的忠心(二1426

  14 提摩太要使众人回想这共事,就是第1113节的事。但保罗所指的众人究竟是哪些人呢?他可能概括地指所有提摩太的听众。狭义来说,是指那些介绍奇怪道理的人。这可在余下经文找到证据。他们很显然是一些占有教导和传道岗位的人,所以他们被劝导不可为言语争辩。显然他们当中也有一些人在以弗所,曾就某些字句的专门解释起了争论。他们在神话语的真理上不能建立圣徒,反而损害了一些听见的人的信心。

  杨庭道警告说:

  成为一个神学上偏执的怪人是非常容易的──只要我们专注某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便是了。生命太短暂太匆忙了,不能预留一些空间给浪费精神和心力,又对性格气质没有裨益的事情。

  当世界等候福音得以遍传,我们就不应长久在道理的小路上漫游或狂奔。保持在真道的大道上行走吧!对较重要又真确的事忠心一些吧!着重重要的事,少理不重要的事,不要赶上珊迦和雅亿时代慌忙的人,他们让大道空置,却经行小径18

  15 提摩太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应努力专注成为无愧的工人。这样他便能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这句话是指正确地处理圣经,是“划定界线”或者像欧尔福所说:“完全没有错误地正确对待真理。19

  16 世俗的虚谈是一些无关重要、邪恶和无用的教训,对神的子民毫无益处,是应该扬弃的。提摩太没有受意去与这些教训争斗,却受鼓励以藐视的态度对待,甚至不必稍微注意。

  这些虚谈有一种厉害的东西,就是永不静止,总使人进入不敬虔的地步。各种形式的错谬也有这样的特性。那些教导错误道理的人,必须不断加插错谬。这解释了为什么错谬的宗教体系不断地加入新的教条和声明。不用说,这些教义上的错谬愈膨胀,更不敬虔的事就会发生。

  17 邪恶教训的蔓延的方法犹如毒疮。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得很清楚,这致死的疾病在人体内蔓延得很快,在所到的地方都破坏身体的组织。

  毒疮(cancer)也可以变成“坏疽”。20坏疽是指身体部分腐败的肉,将正常的血和养料的供应切断。

  新约其它地方说,邪恶的道理好像酵,如果发散,结果会影响全团。

  有两个人被点名说他们的教训败坏当地教会,就是许米乃和腓理徒。因为他们不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就与其它人一同落在神预备的羞辱之地。

  18 他们错谬的教训在此被暴露了。他们告诉人复活的事已经过去,或许他们的意思是当一个人得救,他在基督里的新生命活过来。道是他唯一可期望的复活。换句话说,他们将复活灵意化,并且嘲笑身体从坟墓里复活的概念。保罗认为这是对基督信仰的真理一个很严重的威胁。

  史咸顿说:

  如果复活已经过去,那么圣徒在世上已经达至他们最终的境界了,结果教会便不须等待主的来临,丧失教会属天结局的真理,并且舍弃是客旅和寄居者的特性。既然失去了属天的特性,教会就立踞在地上,成为世上改革和政府制度的一部分了21

  因为破坏了好些人的信心,这些人便为自己带来悲惨的结局,名字不得写在神的生命册上。

  19 当保罗想到许米乃和腓理徒,并他们的错谬教训时,他重新感到教会的黑暗日子快将来临,不信的人已经加入了当地教会。属灵的生命进入了如此的一个低潮,以致很难分辨谁是真正的基督徒,谁是假冒的。基督教世界成为了混合的群众,而最终的混乱破坏性更大。

  在这样的景况下,保罗从确信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得着一些安慰。意思是说,神已建立的一切,衪自己会维持,不管在挂名的教会里所发生的一切衰败的事。

  就神坚固的根基,曾有很多不同的解释。有些人提议说,这是指真教会;其它人说是指神的应许,基督的真道,或拣选的道理。但这不就是清楚说,神的根基是指一切主所作的事吗?如果主的话已说出,有谁能敌挡呢?史咸顿说:“人的失败不能毁坏神已立的根基,也不能阻止神完成衪已开展的计划……那些属主的人,虽然在群众中被隐藏了,但最终是不会失丧的。22

  神的根基有两个印记,有神的一面,也有人的一面。从神的一面看,主认识谁是他的人。衪认识他们,不仅认出他们,也承认又欣赏他们。蓝斯基说衪以“合宜的和有效的爱”23认识他们。印记中人的那面是说,凡称呼主名的人,应该离开不义24。换句话说,凡自称是基督徒的人,要以他们圣洁的和敬虔的生活,证明他们所宣称的是真实的。真正的基督徒应该与不公义的事毫无瓜葛。

  印记是拥有权的标记,也是保证物和抵押品的象征。所以神根基上的印记,表示衪拥有那些真信徒,并且保证所有已经悔改的人,将会以离开不义来证明他们的新生命的真实。

  20 从这个例证,我们知道大户人家是指基督教世界。广义来说,基督教世界包括了信徒和假冒者──就是那些真正重生的人,和那些只在名义上是基督徒的人。

  金器银器所指的是真正的信徒。

  木器瓦器不是指一般的非信徒,而是特别指那些作恶的人和教导错谬道理,像许米乃和腓理徒(17节)的人。

  请注意与这些器皿有关的一些事。首先,器皿之质地是有其意义的;第二,器皿之用途是各有不同的;最后,器皿最终的结局各有分别。木器瓦器在稍后便被丢弃,但那些金器银器因本身的价值而被保留。

  有作为贵重的,有作为卑贱的两句有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卑贱的简单来说是指较为不贵重的。若然如此,所有器具都代表真信徒,但有些是用来作最高的目标的,有些是用来作最低的目标的。另一些人觉得贵重的器皿是指像保罗和提摩太那样的人,而卑贱的器皿是指像许米乃和腓理徒那样的人。

  21 这段经文的解释在于人怎样理解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中“卑贱的事”之意思。

  卑贱的事是否指木器和瓦器呢?是否指之前在本章已提到的错谬的教训呢?又或者是一般的恶人呢?

  最正常的意思似乎是指与卑贱的器皿有关的事。提摩太得着指示要将自己与恶人分别出来,尤其是与邪恶的师傅分别出来,例如保罗已提到的许米乃和腓理徒等人。

  提摩太没有得着指示要离开教会,他也没有被劝要离开基督教世界。由于基督教世界包括所有口称的信徒,除非人放弃他的基督徒的认信,否则是无从这样做的。更实在地说,这是与作恶的人分别出来的问题,并且要免受邪恶道理的染污。

  如果人能保守自己免受邪恶染污,就必作贵重的器皿。神只能在圣洁的事奉上用洁净的器皿,“你们扛抬耶和华器皿的人哪,务要自洁。”(赛五二11)这样的人也会成为圣洁,因为他与邪恶的事分别出来了,作神的事工。他将会合乎主用──所有爱主的人所渴慕的质量。最后,他会预备行各样的善事,随时准备在他的主人吩咐之事上尽忠。

  22 提摩太不但要将自己与邪恶的人分别出来,也要将自己与肉体的私欲分别出来。少年的私欲不单是指肉体的欲望,也是指金钱、名利和享乐的欲望,并且包括自我中心、急躁、骄傲和轻浮。就像我们曾提到,提摩太在这时可能只有三十五岁,所以,少年的私欲不一定指那些与少年人有特殊关系的私欲,而是包括一切不洁净的欲望,会常在主年轻的仆人身上出现,又带他偏离圣洁的和公义的道路。

  提摩太不仅有要逃避的,也有要跟随的。这是一个负面和一个正面的行动。

  他应该追求公义。这简单指他处理同辈的事,无论他们是得救的或是未得救的,他也要以诚实、公正和公平为宗旨。

  信德可能是忠实或完全正直的意思。另一方面也包括常常依赖主,何义博下定义说:“真挚而有动力地信赖神。25

  仁爱不但包括对神的爱,也必须包括对弟兄和对世上失丧的罪人的爱。爱常考虑别人的好处,是不自私的。

  和平有和谐并彼此兼容的意思。

  这些美德要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一同遵守。就像第21节所述,提摩太受警告要与恶人分别出来,所以这里他被教导要与在神面前行为圣洁的基督徒走在一起。他不是要独自地实行基督徒生活的美德,而是在教会整体里成为一个肢体,寻求与同伴一起工作,使教会这身体获益。

  23 在提摩太的事奉过程中,他经常要面对一些多余的和愚蠢的问题。这些问题多来自无知的和无学识的心,是不会带来真正好处的。这类辩论应被弃绝,因为这等问题只激发起争竞。毋庸置疑,这些问题与基督真道的基础毫无关系,只是一些白费时间和制造混乱和争端的愚蠢问题。

  24 主的仆人这里在字义上是指主的奴仆,这个称号用在一节强调温和与忍耐的经文会很合适。

  虽然主的仆人必须为真理争辩,但是他必须不爱好争竞,说实在一点,他必须温温和和的待众人,并且用指导人的态度待人,不要只为了争辩得胜。他必须忍耐那些学习迟缓的人,和那些看来不打算接受神话语真理的人。

  25 主的奴仆必须操练温驯,并且以温柔对待那些抵挡的人。一个人拒绝向神的话语屈膝,实在是虐待了他自己的灵魂。这些人需要别人来使他们纳入正道,以免他们继续认同错谬的观念,还以为他们的看法是根据圣经的。

  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首先,这看来似乎有些疑问,就是神是否愿意给这些人赐下悔改的心?事情不是这样。事实上,神正在等候宽恕他们,只要他们来到他面前认罪悔改。神不会从任何人心中收起悔改的心。可是人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呢。

  26 主的仆人可以这样处理犯错的人:他们……可以醒悟,脱离魔鬼的网罗。他们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就是说被他迷惑和毒害了。──《活石新约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