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提摩太后书第四章

 

陆 保罗告别的信息 四118

  这是保罗生平最后所写或所说的一段话。根据教会传统,保罗写了这封信以后不久便在罗马殉道。由于他是罗马籍公民,因此没有给送到斗兽场中与野兽搏斗,也没有遭受钉十字架的刑罚,而是斩首处决的。语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保罗虽然一生忠贞事主,自从悔改归正以后,卅多年来,都全心全意为传福音而奔波。他的一言一行都可说是“善言善行”,然而在临终之前所写的一段话,到底有其特别的意义。他虽然唱出了一首得胜的凯歌,因此信中并无“绝望”的情调,可是在字里行间,仍不免流露了一种淡淡的哀愁,至少读信的人难免有这样的感受。这是人情之常。因为尽管保罗在以前所写的“狱中书信”中曾经表示他在“两难之间”:一方面情愿离世与基督同住;另一方面又觉得“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腓一2324),但那时他仍深信有机会获得释放。可是现在他清楚感悟到“我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四6),自然对他所爱的同工和弟兄姊妹有依依不舍之情。特别是想到恶势力之横行,异端邪说之猖狂,更难免令他为众教会弟兄姊妹和福音事工挂心。因此在这最后遗言中,仍再次嘱咐提摩太“务要传道”,然后再向提摩太说出几项私人的请求,并对他提出一项特别的警告。

{\Section:TopicID=550}一 最后的嘱咐:要传福音 四18

  在前面几章中保罗曾经嘱咐提摩太,要把神藉着保罗按手所给他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一6);不要以为主作证为耻,也不要以保罗这位为主被囚的为耻(一8);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又要好好地训练接班人,让他们继续宣扬福音真理(二13);要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二5);要谨防外表敬虔的假师傅(三5);要甘心乐意为福音而受苦(三1112)……如今则嘱咐他:“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Section:TopicID=551}1

  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 在提前五21保罗也曾采用类似的词句去嘱咐提摩太。不过在那儿他还提到“蒙拣选的天使”,同时并没有在“基督耶稣”这名字上加上什么附加语。此处则显然着重在……基督耶稣面前这句话,因此在这名字前后加上好些附加语。这里的句法与提前六13相似。不过,所着重的还是基督耶稣将来审判活人死人这件事。这是十分适切的。因为基督耶稣再来时,提摩太和所有福音使者都得在这位审判主面前交帐。审判活人死人的主基督耶稣这句话不单保罗采用过,在徒十42;彼前四5也出现过。可见,这是初期教会通行的术语,极可能已经成为领受洗礼时的认信条文之一。

  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 显现(epiphaneia)这字可指耶稣基督降世为人(提后一10),也可指他的再来(提前六14;提后四18),在此是指耶稣基督再来。国度是指基督耶稣再来施行审判以后所完成的“天国”;在下文十八节会较详细说明。凭着的意思是根据这种信念。因着深信基督耶稣必要再来审判世人,建立他的国度,因此保罗郑重嘱咐提摩太要按他以下的指示而行。

{\Section:TopicID=552}2

  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 保罗在神和基督耶稣面前郑重嘱咐提摩太要做的事是:务要传道。道,原文是“话语”,也就是“耶稣基督”(约一1),在此也可指全部的福音信息。专心,原文是 ephistemi,意思是预备妥当,随时准备行动。保罗嘱咐提摩太,无论得时不得时,无论外面的环境如何,无论听众喜欢或不喜欢,无论看得见或看不见工作的果效,都要随时准备妥当,尽自己的职分,宣扬基督的福音真理(参传十一46)。

  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保罗在此一连采用三个命令式,吩咐提摩太要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责备是教牧书信中多次提到的(提前五20;提后四2;多一13,二15)。意思是对犯错误的信徒要加以指责,指出他们错误之所在而加以责备。警戒比“责备”更强一点,可能是指带有责罚的一种谴责,警告犯者必须从速悔改,否则便会有更重的责罚。劝勉则是积极方面的鼓励。提摩太除了对犯了错误的信徒要加以责备和警戒以外,还要从积极方面加以劝勉,使他甘心乐意,也有足够的勇气悔罪改过。至于百般的忍耐、则指心态而言;各样的教训、则指方法而言。提摩太在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时,必须有足够的忍耐,并采用多姿多彩的教导方法去引导他们悔改,指示他们当走的道路。

{\Section:TopicID=553}3

  为什么保罗那么郑重地嘱咐提摩太这样做呢?因为时候要到,人心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时候要到,不单表示即将来临,也表示将来的情形会更趋恶化。纯正的道理是保罗在教牧书信中多次采用的说法(提前一10,六3;提后一13,四3;多一913,二8),用以和假师傅所传的“异教”相对。意思是,保罗和提摩太所传的福音真理既是真实无伪的,又是有益于人的灵性健康的。然而,由于人的耳朵发痒,有了一种病态的欲望,喜欢听新奇的东西,结果一方面对保罗和提摩太那有益灵性健康的教训表示厌烦,另一方面又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意思是,喜欢听那些讲自己所喜欢听的话,以及满足自己的幻想和好奇心的假师傅的教训。这实在是十分可哀的事。

{\Section:TopicID=554}4

  不仅如此,这些人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上一节说,他们“耳朵发痒”,不喜欢听纯正的道理,只喜欢听令自己的耳朵觉得舒服的东西。如今又采用另一个有关耳朵的隐喻,就是故意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即趋向那些假师傅引起人们幻想的教训(参提前一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96,Name=4})。这类情形,现在已有f象可寻,将来还会更加厉害。

{\Section:TopicID=555}5

  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 你却要 原文也是 su de,即“但你”(参三1014)。再次号召提摩太要与众(那些假师傅)不同。凡事谨慎也可译为:“在一切事上都保持清醒。”意思是,不受假师傅教训之迷惑,好像给酒弄醉一样。忍受苦难的意思非常明显,即提摩太可能像保罗一样,为福音的缘故受苦。虽然如此,提摩太还是要继续不辍地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在初期教会中很早就已有人被称为“传福音的”,也就是这里所说作传道的(参徒廿一8;弗四11),那是专指到外地传福音的人以及一些没有使徒的身分,但有像使徒一样传福音之任务的人。不过,提摩太身兼数职,既是传福音的,又是牧师和教师,以及使徒的代表,因为这里的作传道的工夫是泛指忠心尽他所领受的各项职分,俾达于最完全的地步。

{\Section:TopicID=556}6

  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保罗自觉他在世的日子不多,因此再三叮嘱提摩太要如何尽忠职守,完成他未竟之使命。依原文,在我字前面应加一个“因”字。这是一个郑重其事的说法,与上节“但你”(你却要)相互应,相平衡。保罗的意思是,因我不能再做什么,所以你要凡事谨慎,忠勤职守。为什么他不能再做什么呢?因为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保罗采用旧约里面奠祭的仪式(出廿九40;民廿八7)作比喻去形容他即将为道殉难流血的感受。正如旧约里面有些祭司在奉献时有把酒浇在坛脚的仪式(有些经学家则认为把酒浇在祭物上),保罗觉得,自己也即将被杀流血,当作祭品,为主献上。这里中文和合本译为现在的希腊字是“已经”(e{de{);虽然事实上保罗还未被杀,但保罗深觉事情已定,他必被杀,因此也可说是“现在已经开始了”。离世的希腊文是 analusis。这字的基本意义是“解开”,可指军人或旅客解开系着帐篷的绳索,也可指解脱脚上的锁炼,又可指解开系舟的缆索。这又是另一个形容即将离世的比喻。因此译为离世未尝不可。在腓一23保罗也采用与这个字同义的动词 analusai,那儿也译为“离世”。

{\Section:TopicID=557}7

  在面临死亡时,保罗以感激的心情回顾以往的事奉,深觉主恩浩大,令他可以面对死亡而无愧于心。他一连采用三个“完成式”的句子去描述他以前的事奉: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在提前六12保罗曾经劝勉提摩太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如今他宣告说他自己已经打过那美好的仗。正如我们在提前六12的注释中提过的,这个比喻虽然基本上是竞技场上角力竞赛的比喻,但也可作战场上打仗的比喻解(参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49,Name=12})。美好的意思不是保罗自夸打仗有好成绩,而是指他所领受的使徒职分和任务是美好的。在三个短句中所着重的是那三个完成式的动词:已经打过,已经跑尽,已经守住。保罗在第二个短句中采用另一个竞技场上的比喻,就是赛跑的比喻。他说: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值得注意的是,保罗在此没有说,他得了第一名:他只说,他跑尽了当跑的路,意思是在事奉的道路上坚持到底。至于第三个短句原文是:“我已经守住了信仰”;中文和合本为了配合上两句而译为: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意思是,保守了传统的使徒信仰,不受“异教”的损伤(参提前六20;提后一1214)。不过这句话也可译为:“我已经忠于给我的托付”,意思是,保罗忠实执行派他作外邦使徒的职分,正如他在亚基帕王面前所宣告的:“亚基帕王阿!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廿六19)。两种解释都可以接纳。也许保罗这句话本来就包含这两方面的意思。

{\Section:TopicID=558}8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 保罗已经打过了那美好的仗,跑尽了当跑的路,守住了所信的道,如今只等候领受给他预备的奖赏。他在此仍旧想及那竞技场中的比喻,因此也便采用得胜者所戴的用长青树枝所编织的“桂冠”作比喻去形容上主要赐给他的奖赏。不过,这冠冕是公义的冠冕。在雅一12和启二10有“生命的冠冕”的名称,意思是带来生命的冠冕,或包涵生命的冠冕。若按这意义去了解,这里的公义的冠冕是指“带来”或“包涵”公义的冠冕,意思是到将来有“完全的义”赏赐给主的忠实门徒。不过,保罗一向以来都强调信徒已经称义,因此这公义的冠冕可能只是“生命的冠冕”之另一说法,即有永生赏赐给他。保罗所以采用公义一词,可能是因为赏赐冠冕的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这位主到了那日,就是到了他再来审判世界的那日,会表扬这位被世上君王判断为“不义”的人为“义”,所以保罗说,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

  不过,为了避免使人觉得保罗有点自命不凡的骄傲气概,因此他立即加上一句: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这赏赐不单是给保罗预备的,任何一位真心渴慕主再来的人也可得着。这又是另一证据表明上面所说“公义的冠冕”,其实也就是“永生的赏赐”或“生命的冠冕”,因为这是每一位真实基督徒都可以得到的。爱慕他显现即渴望主再来的意思。这是基督徒的一个基本信念和盼望(参腓三20;多二13;林前十六22)。

{\Section:TopicID=559}18

  这是保罗对提摩太有关福音事工的最后嘱咐。保罗深觉他即将为道殉难,从此以后提摩太必须独立承担传扬福音,治理教会,栽培信徒灵性的各项责任,因此再次语重心长地郑重嘱咐提摩太: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都要忠心尽责。保罗深觉,目前在教会里面已有的传异教活动,在未来的日子中会更猖狂,因此勉励提摩太要更加谨慎,并要准备为福音的缘故受苦。末了,保罗回顾以往所走过的路程,深觉主恩浩瀚,保守他打过了那美好的仗,跑尽了当跑的路,守住了所信的道,从此以后他可以问心无愧地安然见主,领受主给他的赏赐。他也激励提摩太和其它信徒,叫他们认识,凡真心渴慕主再来的忠实门徒,都会获得主的称许和奖赏。

 

二 私人的请求和特别的警告 四918

  保罗对提摩太在有关福音事工方面的嘱咐到四8可说是已经结束了,如今他只提及几项私人的请求,并且给提摩太一个特别的警告,要提防铜匠亚力山大。这是一段属于私人性质的资料。即使否认教牧书信是保罗作品的学者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取材于真正属于保罗的作品。不过,有人觉得这一段的数据与全卷书信似有矛盾之处。因为本段的主要思想是催促提摩太尽早前来罗马狱中探望保罗,而全卷书信都叮嘱提摩太要谨慎小心去对付在以弗所教会日益猖狂的异端。既然以弗所教会的危机那么严重,保罗是否会那么紧急要求提摩太离开以弗所,前来探望他呢?当时交通不便,一来一往最少也需时数月。保罗如果真为教会着想(这一点应该毫无怀疑),那么他必然不会要求提摩太这样做。这样的推想,表面看来十分合理。不过,在本书一4保罗就已提到他渴望见到提摩太;而四68一段虽然提到保罗自觉快将离世,可是根据下文第十六节,保罗只经过初步的聆讯,正式的审讯还不晓得排在何时。因此保罗渴想提摩太在他正式受审前赶紧前来见最后一面,乃是极可以了解的事。再者,本书内容虽然提及异端在以弗所教会日益扩展的情形,但并不表示提摩太一刻也不能离开。保罗对提摩太的嘱咐可说是“长线”的教训,要他准备好自己去应付将要到来的一切混乱和困扰,但没有暗示他要长期坐镇以弗所,片刻不离。何况保罗似乎安排好推基古暂代提摩太的职分(四12)。只要我们略略体会保罗与提摩太之间深挚的“父子情”,只要我们静静思想一位老人在狱中形单影只的悲凉情景,只要我们稍为想象一位自忖必死的囚徒渴想会晤亲人的心情,我们对保罗嘱咐提摩太趧紧前来探望他的要求必然会觉得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

{\Section:TopicID=561}9

  你要赶紧的到我这里来 这也是保罗给提摩太写这封信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提摩太尽早来罗马狱中相见,抚慰他孤单寂寞的情怀。赶紧这个副词一方面表示他迫切要见提摩太的心情,另一方面也表示原则上彼此早已同意这样做,如今只是要求提摩太尽可能赶紧前来。下文第廿一节也提到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

{\Section:TopicID=562}10

  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 为什么保罗那么急切地要见提摩太呢?因为底马……离开我……。我们晓得,当保罗第一次被囚时,底马是保罗的同工(西四14;门24),然而现在却离弃保罗。为什么呢?因为……贪爱现今的世界。这句话的真实意思虽然不很明确,不过显然不是背道那么严重,而是贪爱现今的世界。大概是指底马贪图逸乐,不愿与保罗同受苦难,因此离他而去。当保罗第一次被囚时,情况显然没有那么严重。同时底马那时可能还是初信不久,满有一腔热诚,因此没有离开保罗。可是这一回情势十分险恶,底马起初的爱心又可能逐渐冷淡了(参启二4)。为了避免被牵连受累,底马竟然离弃保罗往帖撒罗尼迦去了。这自然令保罗非常失望,因为这正是保罗最需要人作伴安慰的时候。至于底马为什么往帖撒罗尼迦去,我们不晓得。只能推测说,假如底马不是背道,只是怕冒风险,那么他往帖撒罗尼迦去的原因可能是那处地力比较平静安全,他可能在那里继续传扬福音。不过,有些人觉得底马既然贪爱世界,那么,他可能往帖撒罗尼迦经商贸易去了。

  革勒士往加拉大去 革勒士只在此处出现。不过,依教会的传统,他以后到了现今法国里昂城附近传福音,建立了教会。加拉太若指亚西亚的加拉太则是保罗第一和第二次旅行布道时所到过的地方(徒十三14,十六6)。不过有些抄本则写着“高卢”,即现今欧洲的法国地带。有几位古教父,包括著名教会历史学家优西比乌(Eusebius)都认为是指欧洲的高卢地带。因为第一世纪时,当地也称为“加拉太”。若然,则教会已经渐渐由罗马发展到欧洲西部,而革勒士似乎是从罗马奉保罗差派前往当地去的。

  提多往挞马太去 挞马太位于巴尔干半岛西部,即现今的南斯拉夫地方。按照罗十五9所记,我们晓得保罗曾经在该处传道(该处亦名“以利哩古”)。如今提多显然离开了革哩底。大概是在提多收到保罗给他的信以后,便在那年冬天到尼哥波立与保罗相聚(参多三12),然后北上到挞马太傅福音。以后保罗被捕,解到罗马,提多也跟到罗马。只因保罗挂念挞马太的教会,所以差遣提多回去照顾。保罗在论到革勒士和提多时,语气都有点依依不舍。不过,为了教会的缘故,保罗宁可孤独,还是差遣他们两位走了。

{\Section:TopicID=563}11

  独有路加在我这里 独有的意思大概不是说除了路加以外,没有别人就近保罗,而可能是指在保罗的亲密朋友中只有路加与保罗在一起。当保罗第一次被囚时路加已与保罗同在(西四14;门24)。保罗称他为“亲爱的医生路加”。保罗虽然没有说明路加为何与他在一起,但除了彼此之间深挚的友谊之外,极可能保罗还需要路加在医药上的照料。

  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的事上于我有益处 从使徒行传的记载我们晓得,马可在保罗第一次旅行布道时曾半途退却,结果在第二次旅行布道时保罗拒绝让马可同行(徒十五38)。不过,这事早已过去。当保罗第一次在罗马被囚时,马可就已再跟保罗在一起,而且得到保罗的称许(西四10)。如今保罗在狱中再次想起马可,嘱咐提摩太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看情形,马可当时可能在以弗所或者附近的地方工作,又或在提摩太到罗马去的必经之路上某一城市传福音,因此有可能把他带来。保罗说因他在传道的事工上于我有益处。中文和合本小字上说:“传道或作服事我”,这两种都有可能。虽然有人怀疑,保罗这次坐牢的情形与第一次被囚时大不相同,是否容许有人进狱中服事他颇有问题。不过,我们认为,即使马可届时不能时刻与提摩太在一起去服事保罗,但每天前往探访,做一些服事的工夫是可以的。不管如何,保罗必然深信马可甘心乐意这样做,否则不会叫提摩太把马可带来。马可的情形恰好与底马相反:前者是保罗首先认为不值得信任的,后来却称许有加;后者则起初与保罗同工,甚至一同受苦,后来却在最需要的时候离开保罗。

{\Section:TopicID=564}12

  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 在保罗的书信中多次提及推基古(西四79;弗六21;提后四12;多三12)。他生于亚西亚;是保罗亲密的同工之一,曾将歌罗西书和以弗所书分别带给当地的教会,又曾陪同保罗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徒廿4)。这封信也可能是由推基古带到以弗所去的。保罗所以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可能是要他暂时代替提摩太的职务(参多三12),好让提摩太可以抽空及放心到罗马来。虽然保罗在此没有说明,不过,保罗和提摩太之间也许早已同意作此安排。

{\Section:TopicID=565}13

  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 保罗曾经多次到过特罗亚(徒十六8,廿6;林后二12),极可能他这次被解往罗马时也曾路经特罗亚。保罗显然相信提摩太前来罗马时也会经过这城,因此叫提摩太把他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带来。依照依斯敦(Easton)的研究,这里所说的外衣(phailone{s),是用一块极厚的衣料制成的“大褛”,没有袖子,只在顶端留一个洞,让头穿过,用以御寒及防风雪。保罗大概在不久以前到过特罗亚,住在加布家中,离开时把那件外衣留下。如今身处囚牢,阴湿寒冷,而且严冬将至(21节),因此嘱咐提摩太把它带来。加布的名字只在此处提及。我们对他的生平毫无所知。不过从保罗曾经在他家中作客,而且把好些东西留下让他保管,可知他是一位得保罗信任的基督徒。

  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 我们不晓得那些书是什么书,也不能确定那些皮卷究竟是什么性质的皮卷。不过,从这句话我们至少可以知道两件事:第一、当保罗在忙忙碌碌的旅行布道期间,仍旧不息地研究阅读;第二、这些书和皮卷保罗都十分爱惜,可知它们必然相当有价值。书可能是用蒲草纸写成的;皮卷则是用“羊皮纸”写的,价格当然比蒲草纸高昂许多,通常用以书写比较珍贵的数据,如法律上的文件或圣经。因此有人推测那些皮卷包含保罗的罗马公民证书以及旧约经文,甚至一部分有关耶稣生平的数据。后两者的可能性较高;至于“罗马公民证书”,相信保罗不会留下让别人保管。

{\Section:TopicID=566}14

  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 我们对铜匠亚力山大的生平以及他迫害保罗的实际行动都没有确切的资料。有一个可能是,他就是保罗在提前一20所提及的亚力山大(至于另一个“亚力山大”的可能性不多──徒十九3334)。保罗虽然已经把他“交给撒但”,希望他受了这样的责备能悔改回头(参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20,Name=20}),可是后来还是怙恶不悛,极力反对保罗,甚至有人推测他可能到罗马去苦害狱中的保罗,而且充当控方的证人之一。此外,有人认为他是铜匠,便把他与以弗所挑唆百姓发动暴乱的银匠底米丢相联(徒十九章),认为他也是制造神龛谋生的,因利益受亏损而反对保罗。这一切都只是推测,并无确实的证据。保罗在此只简单提到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不过保罗并不自谋报复,只按他在罗十二19所教导的,把亚力山大交给主,深信主必照他的行为报应他。这句话与诗廿八4以及诗六十二12的措词很接近。保罗可能凭记忆引用诗篇上的话去应付这件事。

{\Section:TopicID=567}15

  你也要防备他,因为他极力敌挡了我们的话 保罗在此向提摩太提出一个特别的警告,要他防备铜匠亚力山大,意思是要尽量远离他,提防他暗箭伤人。保罗这句话似乎暗示,提摩太这次启程来罗马,可能会遇见亚力山大,因此特别预先提出警告。敌挡我们的话,可能指对抗保罗和提摩太所传的福音,但也可能指保罗在罗马受审时作控方证人,陷害保罗。

{\Section:TopicID=568}1617

  在这两节经文中提到保罗初次申诉的情形及结果:第一、保罗初次申诉时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保罗;第二、这次申诉时有主站在保罗旁边,加给他力量;第三、这次申诉给保罗提供一个很好的见证机会,使福音被保罗传开,叫外邦人都听见;第四、这次申诉获得了相当美好的果效,使保罗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

  有人觉得这里的描述与徒廿三11∼廿六32所记保罗在该撒利亚被囚时的遭遇有许多相似之处,因此认为是指那次的经历说的。不过,那次并不是没有人前来帮助,更不是众人都离弃保罗,因此不可能是指那次的经历说的。

  又有人觉得这里的描述可能是指保罗第一次在罗马被囚的经历,那次受审以后保罗获得释放,再有机会向外邦人传福音。不过,跟上述的情形一样,保罗第一次在罗马被囚时并非没有人前来帮助,也没有众人都离弃他的情形,因此也不应该是指那次经历说的。

  再有人觉得,这里所说的并非保罗真实的经历,而是一位冒名作者捏造的。这更难令人相信。因为一位冒名作者在捏造事实时,必然会十分小心,尽量避免有矛盾之处,以免露出破绽。而这段经文所说似乎与本章六至八节矛盾,因为保罗在那里表示即将为道殉难,可是此处则说,他在初次申辩时得主眷顾,使他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两段经文相隔那么近,竟有这样的矛盾,至少表面看来如此,一位冒名作者必然不会露出那么大的破绽。

  所以,我们还是坚持我们一贯的看法,认为这实在是保罗第二次在罗马被囚时的经历。初次申诉是指“初步审讯”,那是收集数据和证据的时候,可以有人前来为“疑犯”作证,证明他人格良好,并无颠覆罗马政府的野心。然而没有人前来帮助。这并不是说,像路加等人也不肯前来为保罗作证,而是说,一些被罗马政府认为有资格作证的人不敢前来帮助保罗,因为当时的情势实在非常险恶,任何为保罗作证的人都可能给株连,以致有性命的危险。不过,主向保罗显现,站在他旁边,加给他力量,使他有勇气、有智慧、为自己申辩,而且乘此机会、传扬福音,叫在场的外邦人都听见。而且这次的申辩得到美好的果效,事情有了转机,这大概就是保罗所说,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的意思(参诗七2,廿二21,卅五17;但六20),而不是真正获得释放。可惜后来事情再有新的发展,情势越来越危急,因此保罗深觉,到正式审讯时,不会有开释的希望,于是急急写信给提摩太,催促他赶紧到来,见最后一面。本章六至八节的话就是在这情况下写的。

{\Section:TopicID=569}18

  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他必救我进他的天国 前面两节是论到初次申诉的情形,此处则是保罗对将来正式审判的信念。骤然看来,保罗似乎深信审判的结果会获得无罪释放。若然,则与本章六至八节的描述有矛盾。不过,如果我们细心审察,则可看出,保罗的意思并非这样。尽管初次申辩时情形有了转机,但以后情势有了转变,他深觉正式审判的结果会对他不利,他自忖必死,因此才有上文第六至八节的措词。那么,这里所说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句话必须与下一句他必救我进他的天国一同去领会。我们晓得,天国一方面在基督耶稣身上已经来临(太十二28;路十一20),另一方面,天国的完成仍在将来(太八11,廿21;可九1;太六10)。保罗自己也时常勉励基督徒要仰望将来神国的完成(参帖前二12;帖后一410;加五21;林前六9,十五50;弗五5)。可见,保罗在此所说他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是指进入将来属灵的国度,而不是指得释放在地上生活。既然如此,那么上一句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应该从属灵的意义上去体会。意思是,他深信,无论敌人对他如何攻击,也不能动摇他对主的信心,以及他为真理,为福音而受苦的心志(参罗八3539)。如果我们从这方面去了解保罗这两句话,那么会不便觉得他前后矛盾了。

  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每当保罗提及神的权能和恩典时都情不自禁地发出赞美的声音(参罗九5,十一3336;加一5;弗三21;腓四20;提前一17)。如今想到神必然会救他脱离诸般的凶恶,又救他进入祂的天国,他也照样情不自禁地唱出赞美之歌。这句话与加一5完全相同。虽然有注释家认为加一5是对神赞美,但在此则对基督耶稣赞美,不过这种分别是不必要的,因为本节的“主”既可指父神,也可指基督耶稣,何况基督徒一直相信“父与子原为一”呢!

{\Section:TopicID=570}918

  保罗在狱中自忖此次审判结果必难幸免,因此催促提摩太赶紧前来见最后一面。由于好些亲密同工或因“贪爱世界”,或因特殊任务都离开保罗,只有路加在他身边,因此他更渴望提摩太早日前来。保罗似乎早有妥善的安排,差遣推基古前往以弗所暂代提摩太的职分。又请提摩太来的时候把马可带来,这也反映出保罗与马可之间早已尽弃前嫌。保罗特别提到铜匠亚力山大对他的陷害,并警告提摩太小心提防他,可知这人相当阴险。第十六至十八节表面看来与本章六至八节有矛盾,但仔细分析以后可以看出,这“矛盾”只是表面的矛盾,因此不能据此怀疑本书非保罗所写。

 

结语:问候与祝福 四1922

  在结束这封信前,保罗先向几位亲密同工和朋友问安,又提到提摩太所认识的几个人的行踪,再嘱咐提摩太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来罗马见面,然后转达别人对提摩太的问候,最后则给提摩太和众信徒祝福。

{\Section:TopicID=572}19

  问百基拉、亚居拉、和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安 在新约圣经中有六次提到这对夫妇的名字,其中四次都是妻子百基拉排名在先(徒十八1826;罗十六3;提后四19),另两次则丈夫亚居拉的名字在前(徒十八2;林前十六19)。这不是圣经习惯的用法。有人推测,这可能是因为百基拉出身贵族,或者因为她比丈夫更爱主,又或者她的个性比丈夫亚居拉强。这一切都有可能,不过到底仍是推测,并无确切的证据去支持。我们从徒十八23晓得,亚居拉是本都省的犹太人(本都即现今土耳其东北部,靠近黑海地区),以制造帐棚为业,居于罗马。在革老丢皇帝年间,因皇帝驱逐犹太人离境而来到哥林多。当保罗第二次旅行布道来到哥林多时,因与他们同业,就和他们同住作工。后来保罗把他们带到以弗所(徒十八19),在那里曾经帮助过亚波罗(徒十八2426)。当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时,曾与保罗联名向当地信徒问安。以后又再回到罗马(罗十六3)。保罗向他们问候,并且特别申明,他们“为我的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谢他们,就是外邦的众教会也感谢他们”(罗十六4),至于阿尼色弗的名字在一16已经提过,可参该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90,Name=16}

{\Section:TopicID=573}12

  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 在罗十六24出现过以拉都的名字。那里说他是“城里管银库的”,那城大概是哥林多城。在徒十九22又提到保罗差遣提摩太和以拉都二人往马其顿去。这里的以拉都虽然不能证明就是上述两处地方所提到的以拉都或者其中的一位,但有可能是与提摩太共同工作过的那位以拉都,因此保罗才在给提摩太的信中提到他。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这句话似乎暗示以拉都在保罗第二次被捕后,解往罗马时与保罗同行,但路经哥林多时便因某种缘故住下了,没有前往罗马。

  特罗非摩病了,我就留他在米利都 特罗非摩也是保罗多年的同工,是以弗所教会的一位外邦信徒。当保罗第三次旅行布道将近结束时与保罗在一起(徒二十4),先到米利都,然后到耶路撒冷去(徒廿一29)。犹太人因为看见保罗和特罗非摩在一起,以为保罗带他进入圣殿,结果引起扰乱,以致保罗被捕,后来解到该撒利亚,又转解罗马,那是第一次在罗马被囚。有人认为,这里所说的就是保罗末次上耶路撒冷时所发生的事。因为觉得事情不会那么凑巧,保罗两次都与特罗非摩路经米利都。这种看法难以接纳。因为我们看到,特罗非摩随即与保罗一同在耶路撒冷出现(徒廿一29)。如果说,特罗非摩很快便痊愈了,立即动程到耶路撒冷去,那么,事情实在比保罗两次与特罗非摩同经米利都更凑巧。再者,如果特罗非摩不是病得相当沉重,保罗也不会把他留在米利都,以后又在信中提及这事。所以,特罗非摩这次留在米利都定然是另一次的事件。很可能保罗第二次被捕时,特罗非摩打算陪同保罗往罗马去,途经米利都时因病留下。虽然米利都离以弗所不远,但提摩太不晓得这事,也不十分出奇。即使他已晓得这事,但保罗远在罗马,当然不能确定提摩太是否知道这事,因此在写信给在以弗所的提摩太时,提及来罗马途中所发生的事,也是十分自然的。

{\Section:TopicID=574}21

  你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 保罗所提到以拉都和特罗非摩都不在身边,部分原因是要使提摩太明了他迫切需要他前来作伴。在此他再催促提摩太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来,因为亚德里亚海在冬天航行十分危险,若不赶紧成行,可能延误,来不及在罗马见面。从这句话可以推测,保罗写这封信时是在夏末秋初(参绪论中有关著作时期之讨论{\LinkToBook:TopicID=279,Name=寫作時期與地點})。有友布罗、布田、利奴、革老底亚和众弟兄都问你安 除友布罗以外,其余都是拉丁名字。这也是一个旁证,证明此书写于罗马。这四个人的名字在新约其它地方都未出现过。不过,根据教会传统,使徒彼得殉道以后,利奴接任罗马主教。有人觉得,保罗在本章十六节说他初次申诉时没有人前来帮助,但此处则提及这四个人以及众弟兄都问你安,似乎有矛盾,其实这是可能理解的。因为第一、这些人在当时可能地位低微,不被罗马政府接纳为见证人;第二、在法庭上为一位犯了“叛国”罪名的人作见证是一回事,在他的信上附带给人请安又是另一回事。总之,也许他们乐意为保罗作证,但因地位低微,无法办到;或者因为过于危险,诚恐株连,而不敢作证,但仍在保罗写信给提摩太时附笔问候提摩太。

{\Section:TopicID=575}22

  愿主与你的灵同在;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前半句祝福语是单数式,是对提摩太而言;后半句则是复数式,包括以弗所教会其它信徒。前半句与加六18以及门25的祝福语十分相近,不过还有“恩”字;此外中文和合本在那两处经文中都把灵译为“心”。后半句则与提前六21相同,可参该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61,Name=21}。如果本书是保罗殉道前所写的最后一卷书信,那么这两句祝福语可能是保罗生前所写的最后两句话,而且多半是他亲笔写的,不是由代笔人所写(参加六11;林前十六21)。

{\Section:TopicID=576}1922

  在这最后几节的问候和祝福语中,我们看到保罗在狱中,面临死亡的威胁时仍不忘对一些同工和朋友以及主内弟兄姊妹关怀,更没有怨天尤人的表现。他是存着信心去面对死亡的威胁。他的祝福不单是为当时的同工和弟兄姊妹的祝福,也是对所有事奉主的忠心仆人和历代忠实信徒的祝福。── 周天和《教牧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