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98}第一讲 不是胆怯的灵(一18

 

  我们开始读“提摩太后书”,有了前书的领会,再看后书,那就带我们到主更深的意念里。在前书里,我们看到当时教会有真理上的搅扰,叫弟兄姐妹们在属灵的跟随上发生难处。但感谢神,圣灵在那时的讲话,帮助教会学习按主的心意来越过他们所碰到难处,也按主的心思来学习他们在主面前要有的学习。到了后书时,虽然时间距离不是太久,但也不是不久。眼前的环境比前书的时候更差一些,在这时,许多主的儿女给罗马皇帝下到监狱里,遭到各种各样残酷的对待。这是许多留意教会历史的人都注意的大事。

  罗马皇帝在那时,对基督徒发起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对待。罗马皇帝就是“尼罗”,撇开他对神儿女们所作的事,他是一个对建筑有很大天才和兴趣的人。他要把整个罗马城拆掉重建。那时,他虽然是皇帝,但也不能下令把整个罗马城拆掉。但他有办法,他下令放火把罗马城烧起来,把城烧光,然后又重建,这就没有人讲话了。虽然别人没有话讲,但人总觉得那把火起得叫人怀疑,好多人都认定是罗马皇帝放的火,为了转移人的眼目,他就说火是基督徒放的,所以他就下令逮杀基督徒,用很残酷的手段来对待他们。砍头是小事,用箭射杀也是小事,他们会用兽皮裹在基督徒身上,然后把他们扔进斗兽场里,放出猛兽把人撕碎吞食。最残酷的是用松树的脂油,就是松香之类,涂满人的全身,然后晚上在御花园里作灯来点燃,就是这样把基督徒烧死。

  提摩太后书就是在这情景下,圣灵用保罗写出来。保罗是在小亚细亚那边给逮了,送到罗马等候处决。保罗在这种情形下接受圣灵的感动写下“提摩太后书”,好像是单独对提摩太说一些劝勉的话,但实际上是向全教会说的。虽然里面说的话好像是很个人性的,但实际上是教会所要领会的。

  我们稍微了解到后书的历史背景,才能领会在一个真正跟随主的人里面的是什么东西。没有经过试验,基督徒可以说,“我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基督徒!”“我要做一个追求让神心意满足的基督徒!”但是否真的如此?试验一来,基督徒实在的光景就显露出来了。我们都很欣赏和羡慕第四章里保罗见证的那几句话,“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要守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今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不是单单为着我,也是为着那些爱慕主显现的人。”

  我们很羡慕保罗能说这样的话,但我们却不体会保罗当时所站的地位。如果我们体会保罗当时站的地位,也许我们不太敢羡慕保罗这几句话了。但感谢神,这个冠冕神不单是给保罗,也给那些凡爱慕祂显现的人,也就是所有愿意来到主面前的人,主都叫他们在生命里充满了光的光景,因为在那种光景里,人的里面还是那样的明亮。这实在是主在神儿女们中间所寻找的,因为这实在是主的生命带出来的荣耀,也是主自己所走过的路所带来的结果。

 

在神旨意与基督的生命里事奉的人

  我们回到圣经的本文里面去,保罗书信的开头总是介绍他自己,但在每一封信上,保罗对自己的介绍都有圣灵的启示在里面。他不是循例在那里写上几句话。我们不久前在读“加拉太书”的时候,曾经稍微提到他介绍自己的事。但是,在这个地方你看到保罗怎样介绍他自己,并且从当时写信的实际情形来说,他是写给他最亲爱的属灵儿子。他可以不必写这些别人看来是客套的话,但弟兄姐妹千万要记住,不管你读那一卷书,我们不能忽略写作的人是圣灵,所以写出来的人是保罗,但内容是圣灵要写的。我常常强调这点,我不是故意强调,但这事实我们必须要指明,若不指明,许多人就以为可以随便一点。若你看到是圣灵在这里说话,我们就知道那内容是很严肃的。

  保罗在这里介绍他自己说,“奉神旨意”是他在每卷书信都没有缺的话,也就是说保罗很注意这事实,也就是说圣灵也非常注意这点,神的儿女个人也好,团体也好,都不能忽略这个“奉神旨意”。如果不是在神的旨意里,什么都是虚假的,空的。但是照着神的旨意,那就有永远的价值在里面。

  保罗在这里所强调不是这一点,他强调的是在第二句话,他说,“奉神旨意,照着在基督耶稣里生命的应许,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奉神旨意作使徒,这个已经是很清楚的,但保罗往深处再说了一点话。当然这是圣灵在说神的旨意把他选召出来,召他作使徒。他怎样作呢?神呼召他是要叫他作使徒,但他怎样去作使徒呢?不是说神呼召我作使徒,那我就作了。他怎样作使徒的?圣灵要保罗说出一个非常非常严肃的事,他是“照在基督耶稣里生命的应许”去作。

  弟兄姐妹们,这话也许对我们来说是很熟悉的,“照着生命的应许”,什么是生命的应许?内容是什么?是否说我们接受主,主就把生命赏赐给我们?这是得救的事,在这里说的不是得救的事,乃是事奉的事。既然是事奉的事,这生命的应许是什么?尤其是在“提摩太后书”,在这个凶险的环境里继续服事主,究竟是凭什么呢?前几天我看了一本书叫《上山之钥》,在里面,弟兄交通出一个实际,弟兄是向着一些年轻的要服事主的弟兄姐妹们说些造就的话。里面说的第一件非常强调的,“谁叫你们服事?你来了,又怎样服事主?”这些都是非常不简单的事,“谁叫你来服事主?”是长老、牧师、或者热心的弟兄姐妹把你拥出来,叫你服事主?还是你父母叫你去服事主?他说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主亲自来叫你服事,只有主把你叫出来,主就负责告诉你怎么做!如果不是,你要走歪路,主也许不负你的责任,因为不是祂叫你出来做这些事。

 

生命的应许

  保罗说他是照着生命的应许来服事神,这个生命的应许,我们可以说是事奉与跟随主的把握。这个生命的应许是什么回事呢?说准确一点,应许是永活的,没有死亡的一天,没有会折断的一天,也不能给死亡来拘禁的,并且满有了喜乐和平安,这才是永活的。没有永活的情形,要喜乐也喜乐不来,因为你看不见将来。比方说当时提摩太要遇见难处,这难处叫他看不见前途,苦恼不苦恼?能否喜乐呢?有否平安呢?都没有,因为你看见尽头了,再没有路可以走了,等候的只是咽气那一刻。弟兄姐妹们,这个不是生命的应许。

  生命的应许是永活的,叫我们所看见的是没有尽头的,为什么是没有尽头呢?因为这个的生命乃是神的儿子,祂是从永远到永远,不只是从永远到永远,并且是引进永远的荣耀里去的。弟兄姐妹们,我们就要问了,为什么圣灵给保罗这个感受,他是按着生命的应许来作使徒呢?刚才我们所提的永活的,从永远到永远,带进荣耀里去的事实和保罗当时所处的环境,你就看到那个原因了。保罗当时是在监狱里,等候处决,所以第四章保罗说“我浇奠的日子就要到了,”时候要到了,那就是说,我快要结束我地上的年日了。而且这个结束从人眼光来看是被迫的,不是自然来到的,也不是我甘心来到这个地步,我是被迫的。

  弟兄姐妹,如果你处在保罗当时那个处境,你看到他仍然能站立在主的跟前。他凭什么呢?凭他自己吗?谁有这么的能耐可以承担这样的难处呢?整个都是火炼的环境,谁能忍受?感谢主,我们读提摩太后书时,就看到保罗不但能忍受,并且是在非常喜乐的环境,唱着凯歌那样去接受。他凭着什么?就是凭着这个生命的应许,这个生命的应许是胜过眼见的一切环境,叫保罗坦然地走完他该走的路程,现在就是这样的保罗写信给提摩太。

 

保罗事奉神的路

  提摩太当时没有给下到监里,但是环境给提摩太的压力也是非常不容易,所以保罗就对提摩太说话了。他明明说提摩太是他亲爱的儿子,当然这个儿子是属灵的儿子,提摩太不是保罗血亲的儿子,是属灵的儿子。正因为是属灵的儿子,保罗把他在属灵上所经历到的那些把握、丰富、那位怜悯人的神、那位赐恩扶持人的神,完全毫无保留地倒给提摩太。所以我们就看到写信“给我亲爱的儿子提摩太,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神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与你。”

  保罗说话了,他说,“我感谢神”,感谢的是那一位神呢?就是那一位我祖先曾经服事过的,现在我是接续我祖先来服事祂,但我的祖先服事这位神的时候,他们所作的不是现在我作的。我的祖先事奉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但是他们服事的时候是在外面服事,他们着重律法上的要求去事奉,他们也很注意圣殿的地位的事奉,但我现在被神选召出来作使徒,仍然事奉我祖先所事奉的神,但我不在他们事奉的路上面去跟随,因为我是要照着基督耶稣的应许去服事。这个服事要怎样作呢?要“用清洁的良心去事奉”。我现在服事我的神是用清洁的良心去服事。

  清洁的良心,是什么一回事呢?我们简单的来说,清洁的良心的服事是不靠着任何的仪文,也不需加添任何仪文的,因为到了生命的服事里,所有的仪文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一切的仪文只不过是影儿,让人在其中学习一些属灵的法则,等候那一位真实的来临。如今那位真实的已经来到了,祂就是神的儿子,祂亲自宣告说,“不是在耶路撒冷,也不是在山上,乃是在心灵和诚实里”,准确地说,就是在灵里和真理里服事神。既然在灵里就不在乎物质,既然是按着真理就不按着仪文。

  保罗说到他事奉神的路和他在神面前服事的态度。他说“我用清洁的良心来服事”,我不需要仪文来加添我属灵的成份,我也不要什么规矩,和章程来巩固我的地位。我所留意的是我和神之间的交通没有间断,能维持和神没有间断的交通,乃是因着我存着一个清洁的心活在祂面前。我没有求自己的好处,也不甘心给罪的限制和肉体的捆绑挡住我,我只有一个心思愿意讨神的喜悦,满足祂的心意。

 

不在眼见里事奉神

  既然是这样,就引出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是一个事奉神的人是不看目前环境的,眼见的环境顺利并不叫他觉得这条路上没有难处,很好走。就是外面有许多难处,也不会叫他感觉这个路走不上。在保罗的里面根本不看环境来决定他向神的服事。正因这样,你就看见底下他跟提摩太所说的话了。保罗说他是用清洁的良心来服事这位神,他在祈祷时不住地想念提摩太。

  弟兄姐妹们,这话我们念起来时也蛮轻松的,我们也常常要求弟兄姐妹们,或是自己对弟兄姐妹说“祈祷的时候记念我,我祈祷时也记念你。”好了,这个也成了我们的口头禅,有没有实际呢?当然,有许多弟兄姐妹们有,但我们也不能不说这句话成了许多基督徒的口头话。但保罗在这里说的就完全没有一点虚假,并且给我们碰到一个非常丰盛的生命。弟兄姐妹们可记得保罗当时在什么地方?面对的是什么环境?在监牢里等候处决。在这样的光景里,自怜都来不及了,那里还有什么心情去记念别人!

  弟兄姐妹。我们看看我们自己在情绪上会不会这样?如果不是主的怜悯,我们都很容易落在自怜里,尤其是保罗当时所处的光景。我是忠心跟随主,自从大马色路上到现在,我没有一刻离开主的,但为什么主让我遇到这个难以承担的环境?弟兄姐妹们,我们承认我们里面很容易向神发一个问号“为什么”?正因为我们里面的“为什么”,就很容易把我们带到自怜的里面去。但保罗在这里说,“我祈祷的时候,不住地记念你,我忘记了我自己所面对的环境,我就担心你的路不晓得该如何往前走,我很担心你在重压下没有力气往前。”

  弟兄姐妹们,我这样说是不是想出来的?不是!弟兄姐妹,留意保罗在那里说,“我不住的想念你,记念你的眼泪。”(34节)不是一滴二滴的眼泪,乃是许多的眼泪。有一些读经的人说“这是保罗记念他跟提摩太在特罗亚分离,在以弗所分离的时候,提摩太那份感情激动流的泪。”弟兄姐妹们,如果你们相信他们这样说就上当了,你就没有读到提摩太书的信息里面去了。不错,保罗是在这里说记念提摩太所流的眼泪,提摩太流的是什么眼泪呢?就是在当时那么困难的底下,提摩太感觉他实在没有力气往前走,好像看不见前面的道路了,个人属灵上的和肉身上也好像再没有力量应付这个环境。

  为着跟随主和继续在主的路上走而承受了很重的担子,叫提摩太有很多的挣扎,提摩太不甘心放下主,但是他没有力量去承担环境给他的重压。提摩太这时不是随在保罗身边的年轻人,他还是年轻,但却不是陪伴着保罗,有什么难处来都是保罗先给他承担。这个时候,提摩太不是在这种光景里。用人的话来讲,提摩太当时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年轻工人,那时他作了以弗所的长老了没有,我不知道,但他已经在以弗所教会负起主要的带领责任。当时是跟随保罗的,现在要独当一面,环境又是那么的不容易,他是怎样地往前去呢?撇下主不甘心,跟随主又没有力量。

  弟兄姐妹们,苦恼不苦恼?所以提摩太在主面前流了好多眼泪。为什么流眼泪?为着自己好像跟不上主的心意而流眼泪?在这样的心情下,人很容易灰心。提摩太有没有灰心我不知道,但提摩太里头背重担,我相信每一个读经的弟兄姐妹都能体会。所以保罗一想到提摩太的时候,他就想到提摩太属灵光景里的困难,他盼望能很快地遇见提摩太,好叫他看见提摩太仍然站立在主一边,他就喜乐了。

  虽然保罗为他很担心,但保罗对他也有点信任。因为提摩太信心的根基非常好,他的信心是非常真实的,他从他外祖母和母亲那里受了很大的影响,他从小就是个拣选神的人,这一点保罗很清楚。在这里,我插上一些题外的话。弟兄姐妹,如果我们盼望我们的下一代能在主的面前很好跟随主,必须先注意我们留下的是怎样的榜样。下一代不用口来说什么的辩论,但他们会用眼睛来看长辈们如何的生活,他们也能从长辈们身上看到神是真实的,还是长辈们口头上讲的。如果做父母没有在这一点上好好要求自己,你也不必存太大的盼望你的儿女会在神的面前走得很正直。

 

挑旺里面的火热

  因着保罗相信提摩太在信心里不会走迷,所以他特意在这里提醒提摩太一件事,你必须把神“给你的恩赐重新挑旺起来。”(6节)弟兄姐妹,这就是保罗记念提摩太的眼泪的事实。提摩太现在好像接近灰心的边缘,或者已经走到惧怕的边缘。所以保罗才从感情上面说了下面许多的话,现在保罗进入正题了。他说就是因着这个原因我要提醒你,神给你的恩赐不要让它熄灭,必须将它重新挑旺起来,因为这是神给你的,不能让它熄灭。神既然给你,里面就包括一些事实,神选召你,差遣你,扶持你,这几件事情是很明确的。为什么神把这个恩赐给你?为什么神不把这个恩赐给别人,单单是给你呢?因为你是被召的,是神差遣的,神要负你的责任的,这是非常明白的事情。所以保罗说你要记念神给你的恩赐,不要让它熄灭,必须要在灵里再挑旺起来。

  保罗说这话时,有一点很容易给人误会的,“你要记念神藉着我按手,”如果保罗不按手,提摩太就没有这个恩赐,所以人要接受恩赐就必须接受前面弟兄们的按手。在基督教里就有这个误解,就有人以为按手是很自然的事。我们也承认按手的确是很严肃的事,但按手从来不能给人得着恩赐。你说这里不是明明说吗?“神藉我按手给你的恩赐”,这个问题非常容易解决,弟兄姐妹们,你把“藉我按手”这几个字拿走,你看到提摩太有没有恩赐?你看到究竟是谁把恩赐给提摩太呢?

  弟兄姐妹们,我们必须留意到教会里一些准确的属灵作法。在教会里,属灵的事都是先有实际才有公开的印证。如果没有实际,任何的安排,特别是在服事上的,名份上的安排都是不真实的。昨天一个弟兄给我一个电话,他问我一件事情,“你那边的聚会有几个长老?”我告诉他我们有几个,他再问说,“长老的设立的程序是怎样的?”我问他“为什么要问呢”?因为是一个很熟的弟兄,他说“我们这里要设立长老,我想看看你们怎样的作法?主要要知道你们设立长老以前,有没有给他们一个考试?”我说,“我们没有,我们因为一些弟兄们已经有了作长老的服事,教会就接受他们的服事,按手给他们一个印证。”

  弟兄姐妹们要留意按手的功用,我们读“利未记”的时候,曾经多次提到这方面。按手有几个功用,一个表明联合,一个表明祝福,一个表明进入交通,这个进入交通里包括有几个小的内容,一个就是印证,一个就是扶持,所谓的差遣,藉着按手告诉受差遣的人说“现在你要出去服事,但你知道不是你一个人出去,全教会都在背后扶持着你,在祈祷,在多方面扶持着你。”弟兄姐妹们,我们看到按手有这些许多多的功用,所以提摩太得着恩赐不是因着保罗的按手,保罗的按手只是在印证神给提摩太这样的恩赐。神既然把恩赐赐给你,神就一定负你的责任,所以眼睛就不能看环境,也不应该看环境。就算是能看,你也不要去看,你要把你的眼睛固定在神的身上,所以就引出以下很明确的劝勉,这是提摩太后书第一章里的一个重点。

 

没有胆怯的余地

  我们留意第七节,因为神赐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7节)弟兄姐妹们,这几句话是不是把上面保罗说的那许许多多的话的原因点了出来呢?提摩太流泪,里面有点惊惶,现在的处境非常的不容易,但你必须记住,我们事奉的神是一位作生命源头的神,我们是照着生命的应许去服事祂的,我们是根据我们里面与神不间断的实际来服事祂的,我们是按着神给我们的那份恩赐来服事祂的,所以我们在神面前一切服事的关系,都是直接与神联起来的。

  既然是这样,你必须要看到神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心,流泪可以,但不能忧愁;哭是可以的,但不能伤心。为什么呢?因为神给我们的不是一个胆怯的心,不是叫我们碰到事情就缩手缩脚的。严格的说起来,这不是心的问题,是灵的问题。神给我们的灵不是一个胆怯的灵,神给我们的灵是愿意接受十字架的灵,这样的光景在我们的主身上已经是显明过的,神现在又把这样的灵赏赐给我们,把这样的心思赏赐给我们,所以你可以哭,但你不能自怜;可以流泪,但不伤心,因为神给我们的灵是刚强、仁爱、谨守的。所以你可以难过,但你不能离开地位;你可以感觉你承担不起,但却不能离开神要你站的地位。

  为什么呢?因为神已把可以站立的力量给了你,现在的问题是你的眼睛看环境,没有看神。如果你把眼睛从环境转过来,停留在神的身上,你的眼泪就会干了,你的自怜就会停止了,里面灰心的情绪就会过去了。我们感谢赞美主,因为祂选召我们的时候,祂已经把我们该有的赏赐给我们,我们若是看着神所作的,我们里面就不会灰暗。如果我们不看我们的神和祂所要作的,我们只是看着我们的环境和眼见的事物,我们实在不得不承认,我们没有力量再往前行,我们是赶不上去了。

 

不以作主的见证为耻

  感谢神,神的话语一解开,我们立即就看见我们不能接受这种情绪,这种情绪在我们身上发生是没有根据的,但事实都在我们身上发生了,这怎么说呢?问题就在我们的眼睛停留在那里。停在主的身上?还是在眼见的事物里呢?感谢神,保罗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点题了,那就是第八节,“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为耻,总要按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8节)

  弟兄姐妹,你看见圣灵用保罗说了上面这许许多多的话,说到第八节就点题了。提摩太,你不能退后,必须站住,眼睛不要再看环境,把你的眼睛转到神那里去,你看见神在你身上的托付的是什么,你要作福音的见证,要显明神在人中间所作的事,所以不要因着环境所加的压力,感觉现在不是跟随主的时候。别说我不愿意跟随主,只是在这个浪潮过了的时候再跟吧!

  弟兄姐妹,历世历代的人跟随主是这样跟随的,主的灵在这里说,你要跟随主,不要等到以后什么时候,要跟随就在现在。不要以为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为主作见证永远是荣耀的事,没有可耻的成份,人怎么看是人的事,我们要注意的是神怎样看我。我们的主说,“你在人面前不认我,将来我在父面前也不认你。”主的话说得很清楚,我们实在需要主更大的怜悯。提摩太当时所面对的环境是许多许多年日里,神的儿女常常碰到的,碰到难当的环境,我们是要主还是不要主呢?

  人都愿意走安逸的路,跟随主而有难处,那就对不起了,我不要跟随了。但主给我们看到跟随主我们一定有难处,但不要因为有难处而不跟随主,因为难处只不过是神在那里造就我们的方法,因为神在我们身上的选召不是在我们信主的那一刻开始,而是在过去的永远里面开始。我们感谢神,我们的神既然在过去的永远里面作了拣选的定规,所以我们今天跟随主不是因为我要不要跟随主,而是主要我们在跟随主的路上,主允许我们流泪,但主不允许我们伤心。甚至,主允许我们痛苦,但决不允许我们自怜而退后。主允许我们难过,但主不允许我们灰心,更不允许我们离开地位。

  主的心意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仰望主作我们的力量,来维持我们站立在神的面前。这是提摩太后书第一章开头的那些话所带给我们的一些劝勉。但愿主先给我们看准祂赐给我们的不是一个胆怯的灵,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因此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愿主怜悯我们,虽然我们现在没有这种环境催促我们要不要跟随主,但弟兄姐妹必须记住,硬的环境是没有,但软的环境还是不住地在我们的周围转动。因此我们仍然需要主给我们里面有看见。求主恩待我们!── 王国显《提摩太后书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