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 持守见证的道路(一718

 

  在提摩太后书里,我们实在看见保罗说出非常严肃,但又是非常叫人受激励,受安慰的话。提摩太前书特别指出教会该有的持守,提摩太后书就指出个人在混乱的日子里该有的持守。特别是作主工人的,提摩太就作了代表。我们一直的说,虽然是对工人说话,但不是单对工人说话。我们这样说,就能更包括一点,这些话乃是向着神的见证人说的,神的见证人包括神的工人,更包括所有爱慕主显现的人。

  神的见证人在地上走过的年日,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神从来没有这样的应许,仇敌也不会放过对神的见证人的对付,所以神的见证人的路,是满了许许多多的困难。保罗个人固然是走过许多艰难的路,当他在祷告里面记念提摩太的时候,我们特别提到,他提到提摩太的眼泪。提摩太在见证的路走得非常不顺的时候,他里面实在有承担不起的感觉,所以他到神的面前流泪。他有没有在人面前流泪,这个我不敢说,但是他实在是在神面前流泪,也许也在保罗面前流泪。

  他的流泪不是为了自己,他实在是为了神的见证受了一些困扰,他自己又好像在那样的环境里觉得赶不上;他实在不愿意放弃神的见证,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力量能继续在见证的路上往前走,所以他里面很有重担,甚至有灰心,有失望。圣灵用着保罗给他一个非常明确的劝勉,保罗提醒他,神允许你伤心难过,神也允许你流泪,但是神决不允许你改变地位,从见证人的地位上退下来,这一点是神不甘心作的。所以圣灵藉着保罗好像这样对他说,“要流泪就尽管流泪好了,但是你却不要从心里面生发一些黑暗,你觉得难受,你就在那里让这个难受的感觉给你更多的感觉吧。但是你却不能因着这样的感觉,改变你道路的方向。”

  保罗非常明确的告诉他说,“神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保罗提醒他说,“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为耻,总要按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但是问题马上就来了,圣灵提醒提摩太,“你不要以为主作见证为耻”,但是提摩太当时的确是在非常大的软弱当中。你叫他不要软弱,他不是甘心软弱,而是没有办法不软弱,怎么办呢?怎么能继续往前走呢?

 

行走并站立的力量来源

  感谢主,神不是光是在那里说,你不要这样作。神向人说出你该这样作的时候,神也同时向人解开,你们为什么能这样作。你只要按着神所解开的话来跟随,你就可以走上去。我们今天来看,圣灵怎么向提摩太一再的说出他得力的根据在那里。要作神的见证人,圣灵向提摩太解开的头一件事,神要承担你所遇见的一切。

  “你总要按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8节)当然保罗也把他自己摆在里面。保罗在这里面提到,“你总要按着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如果把保罗拿出来,神还作工不作工呢?神还负责任不负责呢?当然负责任,因为神不是因着保罗而作工,神乃是因着祂自己的旨意来作工。保罗站在那里,神作工,保罗就是不站在那里,神还是要作工。因为神作工是根据祂永远的旨意,神用祂的能力来成就祂所要作的。所以保罗马上就让提摩太留意到这一点,你不要因着作一个神的见证人感觉难为情,感觉难受,感觉赶不上。能活出神的见证,并不是人能成为神的见证,人能成为神的见证,乃是神使他成为见证。既然是神使他成为见证,那就是神要作成这一件事,所以神的能力就是那个根据。

  我们感谢赞美主,许多时候,我们的难处就是我们不会支取神的能力。说得更准确一点,我们不知道让神显明祂的能力,我们常常手里抓住的东西,不放手,抓紧到一个地步,连神要作工都没有机会。弟兄姐妹,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我们常常发生的难处,正因为我们越抓得紧,我们就越感觉外面给我们的压力就越难以承担。弟兄姐妹记得,当时提摩太所面对的光景是怎样呢?外面有尼罗皇帝的压逼,里面有一些教会内部的搅扰,提摩太站在里外受压的光景里。在这样的光景里面,如果他要把神的见证一直紧紧的抓在自己的手里,神就没有办法在他的身上显出神要作的。

 

学习让神去作

  当然见证的持守是必须的,底下我们要提到,但不需要用我们的力气去作。我们自己的力气非常非常的有限,没有碰到难处的时候,或者看见别人在难处里的时候,我们觉得我们还是刚强的,因为难处不在我们身上,我们就觉得,主的话是这样说,我跟着走就是了。但是等到有一天,难处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时候,我们才发觉,原来我们自己也是一样的没有力量。在这样的一个时候,我们才会向神说,“神啊!我干不来了,来干吧!”感谢神,什么时候我们手一松开,神就作工,神就显明祂的能力。

  保罗提醒提摩太说,“你总要按着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提醒他,除非你离开福音的服事,你也许没有难处,你若要作福音的见证人,你要受苦难的这个结果是免不了的。但是苦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会去取用神的能力。圣灵再提醒提摩太,不要忧伤过度而离开神的道路,首先就要转过头来,看神自己的能力,和祂的承担。弟兄姐妹们,这是非常准确的事,承受过难处,或是在难处里走过的人都知道,走过了难处的人常会怀疑自己,不是怀疑主,是怀疑自己,我怎么走得过来?我怎么能撑得过来呢?感谢神,的确不是我们自己撑过来,是主托着我们过来,是祂走在我们前头,承担一切的难处,而叫我们轻松的走上祂走过的。

  弟兄姐妹记得,我们的主在约翰福音十章那里不是说吗?祂是那样说,祂就是那样作,祂“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羊的前头走。”感谢主,祂走在羊的前头,有难处来到,祂先承担,祂先去接受。有什么难处能叫我们的主倒下来呢?在祂手里没有难成的事,也没有一个难处是祂不能举起来的。所以学会了让祂来承担,那么在极大的困难中间,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往前行。这是第一点。

 

安稳在神的圣召里

  第二点,神让提摩太看见,他能在仇敌面前脱离出来。那是第九节,“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着我们的行为,乃是按着祂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在第十节里,没有一个字是可以省掉的。当然我们没有办法能每一个字看得那么紧,我把它笼统归纳起来。第一件事,弟兄姐妹你看见,神是以圣召召我们。这个“圣召”太宝贝了,正如我们常常提到的,祂选召我们作什么?祂选召我们来像祂,是祂以圣召召我们。这个圣不是从前中国皇帝圣旨的圣,这里的圣召乃是根据祂自己所发出的那个选召,选召我们像祂。既然神选召我们是要叫我们像祂,这是一件好大的事情。我们是出于尘土的人,我们根本是没有神生命,没有神性情的人,你凭什么能像神?根本没有条件像神,根本没有可能像神。但是神说,祂召我们就是为了要叫我们像祂,所以这一个召,不是根据我们有什么,也不是根据我们是什么。

  弟兄姐妹,这个太宝贝了,如果是根据我们有什么,我们不能不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如果根据我们是什么,我们不能不说,我们是一团泥,我们是一个罪人,我们是一无所知的,祂若以我们的所是来作选召,我们都不能在被召的人中间。但是感谢神,祂说,祂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你刚强也好,你软弱也好,这些都不是神选召我们的根据。你刚强,你刚强什么?你软弱,也不能叫神减少什么?在神选召我们的事上,我们原来的所有和所是,在神那里根本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我们被召,乃是因为祂的旨意和恩典,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叫我们像祂。祂的恩典是什么?祂的恩典就是说,祂把祂自己整个的给我们,根本就不要我们原来所有的。我们所要的,祂完全给我们。我们感谢神,别的事情我们不敢说,因为也许我们属灵的认识经历还不够,但在被召这一点上我们都是有经历的。你凭什么得救呢?你凭什么能接受神儿子的生命呢?什么都没有,就是神白白的赏赐给我们,神这样的赏赐,乃是根据祂的旨意。我们看到这一点,虽然是我们平常很熟悉的一些话语,但是在难处的中间,能进到神这个选召的光里面去,我们的里面就一定明亮。为什么是明亮呢?我从前在神面前什么都不是,神还选中了我,现在我在神面前,虽然不是有很多认识和经历,但是我知道我是神的儿子。从前什么都不是,祂已经看中了我,现在我是作了神的儿子,祂怎么能放弃我?

  弟兄姐妹,我们最怕就是落到一个黑暗里面,没有看见神要作什么。如果我们看见神在我们身上要作什么?我们就会看见眼见的一切难处,不过是把神所要作在我们身上的推前一步。为什么我们这样说呢?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祂要按照祂的旨意来选召我们,这个旨意是什么旨意呢?是祂永远的旨意,是祂荣耀的旨意。也就是说,神选召我们的时候,神是把我们选进祂永远的计划里。那选召在我们身上显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跟永远挂了钩,但不是跟永远的死亡挂钩,乃是与神的永远荣耀和丰富挂了钩。这样的一挂,弟兄姐妹们,你什么时候看见,你什么时候里面就发亮。

 

根基在神儿子里

  我们感谢神,我们能说这样的话,不是凭着我们自己一厢情愿,乃是根据神自己的说明。因为这个旨意和恩典,在这里就说,“是神在万古以前”,就是在过去的永远,神在基督里定规下来,到了现在,就藉着基督的救恩,才显明在我们身上。感谢神,这是引到第三件事情,因为提摩太能看到这点,他里面一定不能黑暗。我们也一样,什么时候我们看到了,我们里面也不可能有黑暗。这里提到神的圣召,起头与显明都是在基督耶稣里作成的,不仅是在基督耶稣里作成那起头和显明,也包括那结果,所以我们刚才提说,把我们带进神的永远旨意里面去。

  但问题在这里,神是永远的,没有问题;神的旨意是永远的,也没有问题;但是我们这个人是短暂,我们却不是永远,所以神永远的恩典给了我们,对我们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是神所要作的,没有什么了不起。是神所要作的,的确是很了不起。只是我们这些承受神恩典的人实在是太窝囊了,没有条件去承受这样的永远的福气。感谢神,弟兄姐妹看见,这些神所要作的一切,不是在我们这个人身上找到可以完成的根据;神所要作的事,乃是在祂儿子的里面。既然是在祂儿子里面,我们这些原来很窝囊的人,因为在神儿子里,也就成了像祂儿子一样了不起的人。有什么了不起呢?我们按着肉身来说,我们原来是短暂的人,这就引出第三件事来。

  第三件事就是这一位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第十节的下半,“祂已经把死废去,藉着福音,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10节)感谢主,这些都是我们耳朵能听的话,弟兄姐妹,问题不在我们耳朵能不能听,而在我们能不能去用得上。我们都知道我们的主复活了,我们都知道我们的主是经过死亡,但在我们实际的经历里,这一位复活的主有没有显出?我们感谢神,祂绝对可以显出,问题就是我们有没有看见祂是活的。说来说去,我们人总是太容易被眼见来欺骗,叫我们在一些眼见的事物里,只看见难处,而没有看见那一位死而复活的主。或者看见是看见,但是觉得我现在所面对的艰难比复活的主还要难。这一点,我们嘴吧里却会这样说,但是我们心思里却是有这样的一种味道。

  感谢神,圣灵继续说的时候,祂就说,“我们的主已经从死里复活。”我个人很着重“已经”这两个字,这个“已经”乃是说,这事已经作过了;这事不是将来才作的,有必要的时候才显明的,这事情已经是一个事实,谁都不能改变的。既然这个事实不能改变,我们就在这一位复活的主里面,有什么难处能把我们打倒?感谢我们的主,保罗写提摩太后书的时候,他好像从来没有被难处打倒过的。四面受敌,心里作难,不管从四面八方来的难处,他就是有一条路可以往上走,四面受敌,却不是退却;心里作难,却不是连头都抬不起来;好像是被打倒了,却不是死亡。

  弟兄姐妹们,保罗为什么能这样?有些弟兄姐妹说,保罗后来不是也被砍头吗?就是在提摩太后书四章里,你看保罗怎样迎接这个砍头的事实?他是哭哭啼啼去接受这个事实,还是满有喜乐去接受这个结果?弟兄姐妹们,多少多少时候,我们脑子里头就是会想难处,就是不会从难处出来,不会看看这一位已经复活的主。我常常跟弟兄姐妹交通一件事,一公斤的难处,经过我的脑袋就成了一百斤的难处,那个难处从我们脑子经过的时候,就成了一吨的难处。但是感谢主,你面对面看见这一位复活的主的时候,所有的难处都要变为一公斤。你说最好是变为一安士更好,但就算是一公斤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谁都可以把它拿起来。

  弟兄姐妹,问题在什么地方?问题就在我们的眼睛看难处。如果我们看主,就没有什么重要的问题能把我们压倒;如果不看主的话,一安士的难处也可以把我们压倒。感谢神,祂的儿子已经从死里复活,把死废去,也已经藉着福音,将不能朽坏的生命显明出来。弟兄姐妹,你留意那“已经”是管控这里所说的,一个是废弃死,一个是显明生命,这两件事都是“已经”的。我们感谢神,属灵的事情常常是这样,我们的想法就是属灵的事都好像很玄妙,你能说“是”,但是不是真的“是”?我怎么知道?我们越是这样想,我们越是不知道。

  你要看见,这是属灵的事,属灵的事只有神自己能作。神说,祂已经作了,祂儿子已经作了,我就接过来。就是我们按着神所要求的,把神已经作好的接过来,属灵的事对我们来说是真实得不得了。弟兄姐妹们,圣灵向提摩太说,“不要害怕,不要退后,不要以为主作见证为耻。”你说怎么能?环境那么紧逼,怎么能?能不是在提摩太所有,能是因为神已经作好了,这是第三点。

 

难处是见证人的记号

  圣灵把第三件事情向提摩太说清楚,叫他不要流泪,然后保罗就说到他自己,他用他自己的经历,来让提摩太也能看见一件他应该看见的事。保罗说,我是神所选中的见证人,我作神的见证人,不是我自己要作的,是神要我作的,神既然要我作,那么外面有难处,是可以领会的,我保罗经过很多的难处,我到处被人对付,辱骂、鞭打、也已经坐过一次牢,现在是第二次坐牢,并且等候被砍头。人家就有一点难以明白,你是神的见证人,为什么神不赐福给你,让你不遇到这些。

  这几十年来,我们碰到一些人,特别是从拜偶像转过来信主的弟兄姐妹们身上,常常碰到这样的事。以前在香港新界有一家人,他养猪的,当然不是大猪户,他信主以后,别人的猪没有染猪瘟。他家的猪都染上瘟疫,不单是猪只,连他的孩子也瘟了。人家就说,“你信错了耶稣。你看,你从前都没有发生这些事情,你信了耶稣,你把偶像弄掉了,你看你多倒霉。”人家在那里说,他心里也疑惑起来,事情是不是真的这样呢?这样光景的人不少,一直到现在还有许多类似的事情。

  但是保罗在这里说,“不是这样,正因为我有难处,我就知道我的选择对了,因为神选了我作见证人。如果我是神的见证人,而我没有难处,就说出了我这个见证并不是很准确,因为连撒但都没有觉得我在挡住牠的去路。牠还会在那里说,像这样的神的见证人,更多一些更好。”弟兄姐妹们,保罗在这里说出一个属灵的秘密,人们以为拣选神要得着属地的亨通,但是保罗在这里明确的指出,“作为一个神的见证人,他属灵的路是亨通的,但属地的路却不一定是亨通,翻过来还会承担许多的难处。就算有许多的难处出现,也摸不到我保罗里面的心思。因为我知道,一个见证人的遭遇是这样。

  弟兄姐妹们,保罗在这里说到他自己,所以他说,“我作神的见证人,我受了许多的苦难,但我不以为耻。”这是圣灵让提摩太里面的眼睛要看见的第四件事。见证人的路,不一定是平顺的。

 

知道所信的是谁

  这就引出第五件事来,弟兄姐妹,我们交通到这里的时候,弟兄姐妹已经看见了,刚才所提到那四件,好像是一件扣着一件,一件扣一件,环环相扣的。现在的第五件,又是从第四件事那里引出来的。人说,“那么许多的难处,你为什么不以为耻?”人们感觉你羞耻,你进进出出监牢,你一点都不以为耻?前几天我收到一位弟兄的信。这个弟兄,弟兄姐妹都见过的,都认识,他过去为主真的进进出出劳改场五、六次,妻儿又有难处,但是他里面却不觉得有什么过不来。别人看他也说了,五、六次了,你还不羞耻?五、六次你还不觉得羞耻,别人一生都没有进过监牢,你一生倒是进进出出那么多次。我们的弟兄说他不觉得有什么可羞耻。

  为什么呢?就像保罗这里所提到的,“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托祂的,直到那日。”(12节)弟兄姐妹,这是很宝贝的,因为你知道你所信的是谁。祂可靠不可靠,祂能作什么,你都知道。不仅是知道,并且是有经历。所以保罗在这里说到他所信的,他知道所信的是谁。这个知道是太宝贝了,对主的所是和所作,有非常非常的把握,所以他就不计较他个人的遭遇。他所注意的,乃是主要在他身上所作成的。所以他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知道祂能保全我所托付给祂的。”不是一年、两年,乃是直到那一天。是那一天呢?是与祂面对面的那一天。这是一面。

  这句话有另外一面的意思,你们看小字就看到,“也深信祂所交托给我的。”这两个意思在原文圣经里都可以读出来,但是不管你从那一个方面去读,那个意思是一样的。你交托给主的,祂能保全一直到那一天。如果是祂交托给我的,祂更能保全一直到那一天。弟兄姐妹们,这是何等宝贝的一个看见!

  保罗在这里说,“我的一切都在祂手里,既然我的一切在祂手里,有谁能从祂手里来伤害我?”就像约翰福音所提到的救恩的稳固,就是我们进到基督里的人,有两只大手把我们维护着,一只是基督的手,一只是父的手,这两只手把我们扶持着,谁能把我们从父和子的手里夺取?不仅救恩是这样,连我们整个属灵的经历和前途都是这样。我交托给祂的,祂就保全到最末后的时刻;祂所交托给我的,祂更要保全到这个事情成就。

  我们感谢神,保罗在当时的环境来说,正如上次我们提到,如果需要人同情和体贴,最需要的是保罗。感谢神,你在这个地方看见了,不是保罗在那里接受体贴、同情,而是他在那里供应体贴,体恤和同情,再加上劝勉,这是何等宝贝的事!这是第五件事,对于主的所是和所作,有非常的把握。

 

站稳该站的见证人的地位

  然后就再引出第六件,这第六件也可以说是结论。看十三节,“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用在基督里的信心和爱心,常常守着。从前所交托你的善道,你要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牢牢的守着。”弟兄姐妹你看,从第八节开始,一直到十四节一大段的话,不正是回应“你总要靠着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这句话么?也正好是响应了,“你可以流泪,但是你不能倒下去;你可以难过,但是你却不能改变道路。”这是正回应了上面所提到那些话。

  到最末了的时候,保罗就说,“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用在基督里的信心和爱心,常常守着。”那就是说你不要退后,不要再流泪,不要再难过,就是要站起来,站稳在那里。然后呢?重复说这个话,“从前所交托你的善道,你要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牢牢的守着。”这是同一件事情,从两个不同方向来说。从时间上面来说,你要常常的守着,不许有一个时刻偏离;从实际上来说,你要牢牢的守着,不可有一个时候放松。弟兄姐妹你看,如果是这样守着的话,时间上没有一个空洞,实际里,没有一点的放松,这样的守着,就是一个见证人的要求。

  这是单从持守这一方面来留意,但是突出这个“常常”与“牢牢”你就看见到了,基督里的信心和爱心,不是人自己的所有,而是基督里的信和爱。你相信神,你相信主,祂要承担我们一切的难处,我们里面就没有重担。因着爱,我不敢叫爱我的主伤心难过,我应该爱祂,我也不肯放弃从祂那里所接过来的。并且这个在基督里的爱,应该是向着主,也向着那些同在基督里的人。我为了爱他们,我不能成为他们的绊脚石,我不能成为他们心灵受控告的题目,我更不能成为一个叫他们跌倒的坏榜样。所以我必须要常常的守着主自己的真道。

  我也晓得这样的持守,我要挣扎也挣扎不过来。但是感谢神,圣灵已经住在我里面,我就藉着住在我里面的圣灵,我紧紧的守着。感谢赞美神!从这一段的话,你就看见一件非常宝贝的事,如果圣灵只是说,“你不能流泪,你不能退后,你也不能灰心,失望,你只能往前去。怎么往前去?你自己掌握,你就想个办法出来吧!”这样的话,我们一定是完结了。感谢神,神从来不作这样的事。祂说了,我就照样走,祂就负责供应我能走上去的力量,也指明我们该往前走的路。我们感谢主,祂从前是这样的对着提摩太,今天也是同样的对着我们。

 

在道路上的安慰

  保罗当时的处境的确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所以圣灵也用着保罗的处境,让提摩太来留意一下,好明白跟随主的道路。十五节以后,他说,“凡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开我,这是你知道的,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愿主怜悯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因他多次使我畅快,不以我的锁链为耻,反倒在罗马的时候,殷勤的找我,并且找着了,愿主使他在那日得主的怜悯。他在以弗所怎样多多的服事我,是你明明知道的。”在这段话的里面,我有一点体会,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是这样。这段话很多读圣经的人都说,保罗落到那个光景,也知道亚细亚的人都离开了他。当然从外面来看,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因为十字架的道路,就是孤单的路。

  在这里保罗也给人看见,他是走在十字架的路上。感谢神,在走十字架的道路时,孤单是孤单,但是主也常常及时给他有供应,有劝慰。在这段话里,我们都看得清楚。不过我要提出来的一点,不是这一个,因为这个是很明显的。如果有一个跟随主,作主的见证人,他走的道路是前后给人欢迎的,恐怕那一条不是十字架的路。不过我想提出来的一点,跟这里的信息没有关系,但历史事实是不是应该是这样,才更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形。因为一般读圣经的人都以为,当保罗在罗马等候被处决的时候,整个亚细亚人都离弃了他,这里的确是这样讲。但是我们细细去留意的时候,恐怕所说的不是这样。为什么呢?亚细亚是亚洲最靠近欧洲的部份,我们知道那里有以弗所教会,有别迦摩教会,有撒狄教会,有非拉铁非教会,有老底嘉,还有别迦摩,还有撒狄。弟兄姐妹,到约翰写启示录的时候,这七个教会还是很明显的在那里,这七个教会都是在亚细亚。此外还有好些别的教会。如果说,提摩太后书是主后七十六年写了,启示录大概是写在主后九十四年,在主后九十四年的时候,亚细亚那一带的地方的教会,还是非常蒙保守的。保罗在这里说,“所有在亚细亚的人都离弃他”,这个话恐怕不是过去一般读圣经的人所以为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亚细亚就没有教会了。

  如果不是这样,这话在历史是怎样去领会呢?我有这样的体会,但我不敢说一定是如此,不过对于凡在亚细亚的人都离弃保罗,这个一般的说法,我是有保留的。我是这样说,弟兄姐妹看,是不是有这个可能,但我不勉强弟兄姐妹们一定要这样领会。至于保罗讲的这一段话说的“凡在亚细亚的人”,乃是指着当时在罗马的那些亚细亚的人,因为保罗当时是困在罗马,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形底下,那些人离弃保罗,这些人受不了尼罗皇帝的压力,他们离弃保罗也可以理解。我以为应该是在罗马居住的亚细亚人都离弃他。当然圣经没有这样说,我是从下文里领会过来的。当中有那么两个人,然后就说到,“愿主怜悯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因他多次使我畅快。”这个“多次”,我以为是“一直使我畅快”还干脆,不以我的锁链为耻。从时间上来看,十七节说,“反倒在罗马的时候,殷勤的找我,并且找着了。”然后就说到,“愿主使他在那日得主的怜悯,他从前在以弗所怎样多多的服事我,是你明明知道的。”

  弟兄姐妹,如果这样的看下来,保罗说,凡在亚细亚的人都离弃他,不是指着亚细亚的地理环境,乃是指着当时在罗马的亚细亚人。如果这样是对的,也没有叫十字架的道路是孤单的这个事实有任何的骚扰。十字架的道路是很孤单的,但是感谢主,祂知道什么时候跟随祂的人需要安慰,神就差遣那些叫他们得安慰的神的儿女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实在是一个宝贝的恩典,叫跟随主的人眼睛停留在主的身上,这样就对了。── 王国显《提摩太后书读经札记》